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噬天丹皇〕〔逃大侠〕〔绿茵之主〕〔网游之一梦江湖〕〔风起西川〕〔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我这里有鱼〕〔断鸿归处飞云乱〕〔一执成华〕〔我家别墅穿诸天〕〔从明末腾飞〕〔大家别聊天啦,快〕〔给外星人直播异世〕〔雪域仙迹〕〔医道至尊〕〔我在梦里能修炼〕〔韩娱之崛起〕〔林宜应寒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90章 战国军校的困境
    苏越的身影,终于出现在煞灵断桥上。

    全场一片欢呼,特别是西武的学生,欢呼声尤其响亮,有些多愁善感的学生,已经泪流满面。

    二十一次潮汐。

    苏越不仅仅超越了道门白字青的十七次记录,甚至超越了足足四次。

    何其可怕。

    这简直就是个让人绝望的奇迹,以后谁还能破?

    可能,就会成为永恒吧。

    苏越走下来的时候,牧橙连忙跑上去,用手绢给苏越擦汗。

    虽然,苏越并没有什么汗。

    但身旁有个爱人关心自己,这不就是爱情嘛!

    苏越爽的浑身通透。

    “他创造了记录,为什么还要撒狗粮,我不服气。”

    孟羊叹了口气。

    风头和爱情你全收获了,让我们可怎么活命。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白小龙赋诗了两句。

    “咦,你怎么还会写诗?”

    孟羊诧异的看着白小龙。

    他明明是个又丑,又没文化的文盲才对。

    “网上抄……我在网上找的灵感。

    “此情此景,让我回忆起了我的初恋,她比牧橙还要美丽,那时候,我们在……”

    白小龙嘴角荡漾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时候,在你的小卧室,一台电脑,一包纸巾,十几段小猛片,拉上窗帘,你和你初恋燃烧了无数青春对吧?”

    孟羊嗤笑道。

    你看的猛片,就没有超过三分钟的,因为没必要。

    “你肮脏,你龌龊,你不要碧莲。”

    白小龙瞪了眼孟羊,他决定三天不和孟羊说话。

    “苏越,恭喜啊,又创造了一个记录,我还以为你十九次顶天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你。”

    牧京梁捏着苏越肩膀,笑起来特别温和。

    对这个女婿,他已经满意到没办法再多说什么。

    而牧京梁能感觉到,苏越体内的气血也暴涨了不少,如果没有意外,很快应该就可以冲击五品。

    压气环啊。

    苏越的五品,和别人可截然不同。

    “其实您判断的没错,我的极限应该是十九次,但后来的两次潮汐,纯粹是运气。”

    苏越连忙谦虚道。

    果然。

    二十一次潮汐,已经让整个现场炸了。

    如果再多引动几次,科研院可能就要研究自己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苏越同学,你可真是咱们神州的骄傲啊。

    “我叫李永珺,是咱们科研院的一个副科长,如果有时间,可以来科研院玩耍啊。”

    副科长也连忙上来恭喜。

    他原本的任务只是来给牧橙送兵器。

    本来任务失败,煞灵断桥都不可能开启。

    可惊喜连连,牧橙突破,还得到造化剑,得到绝世战法。

    如今苏越又创造了一个奇迹。

    可喜可贺啊。

    “嗯,有机会我正好去看看我老师严东颜,到时候去兵器科参观一下。”

    苏越点点头。

    其实他也仅仅是参观一下。

    在湿境,苏越有神兵战斧,阳向族状态又有黑水滴,他几乎已经用不到科研院的兵器。

    “苏越,你用造化剑帮科研院完成了任务,我李永珺欠你一个人情。

    “我知道你在湿境有神兵战斧,但神兵战斧在地球没办法用,我一定会帮你打造一把适合在神州使用的兵器。

    “其实神州内部也不太平,有兵器防身是好事。”

    李永珺承诺道。

    “呃,那就多谢李科长了。”

    苏越楞了一下,随后又点点头。

    不要白不要,如果自己一再推脱,也会显得小气。

    “咦,那是……靳国堑?

    “战*校的靳国堑也来了!

    “你们快看,是靳国堑。”

    就在这时候,南武有个学生惊呼了一声。

    靳国堑?

    战*校的最强者,一年前下湿境闭关,曾经立誓,不破五品,不回神州。

    他竟然也突破到了五品。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靳国堑身上。

    有些学生早知道内幕,他们知道靳国堑回来了,也知道靳国堑并不是刚刚突破五品,他其实已经五品后期。

    而且有些消息传出来,靳国堑在湿境得到了一个大机缘,他的资质,也被洗炼成了最顶级的哪一种。

    之前还有些传说,说靳国堑是破白字青记录的人选。

    至于苏越,那纯粹是个意外。

    其实苏越根本就不该混在靳国堑这批人里。

    靳国堑的对手是白小龙和孟羊。

    可苏越一个大一新生乱入,显得这场武大学生争锋,有些滑稽。

    苏越的对手,明明是杜惊书才对。

    “靳国堑也来了,也对,他回神州,就是在找突破宗师的机缘。”

    南武校长愣了一下,随后又笑道。

    今天还真是神仙打架。

    牧橙,苏越,现在又来个靳国堑。

    他们可都是破纪录的人选。

    “哈哈,我战*校的年轻人也来了,这是好事。”

    牧京梁原本都准备离开。

    可看到靳国堑到来,他又留下,准备看看靳国堑的水平。

    战*校直接给神州七大军团培养预备军官,所以这才是军部的大本营。

    四大武院的毕业生,毕竟只需要进行基础服役。

    以苏越和白小龙的军功,他们的服役期早已经结束,理论上以后根本就不需要去完成军部的强制任务。

    而战*校不一样。

    这里的武者,就是职业军人。

    苏越哪怕现在跑去经商,都没有可以管得了他。

    “将军好。”

    靳国堑走到牧京梁面前,身体笔直,直接就是一个标准的军礼。

    牧京梁也神情严肃的还礼。

    “校长好。”

    随后,靳国堑又朝着南武校长敬礼。

    校长是他的长辈,他来南武也是有求于人,必须要尊敬。

    “年轻人,好样的。”

    南武校长连忙拍拍靳国堑的肩膀。

    果然。

    年轻人才是祖国的未来。

    靳国堑以后一定又是个强将。

    五品后期。

    除了东武和南武之外,现在战*校也有毕业前六品的预备人选。

    这一届的年轻人可怕啊。

    “靳国堑,你还敢回来?有时间再切磋一下?”

    孟羊皮笑肉不笑的走过来,上下打量着靳国堑。

    曾经的手下败将,现在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切磋就不用了,如果你和白小龙联手,我打不过你们。

    “如果是单打独斗,你不是我的对手。”

    靳国堑一脸冷笑,话音里的挑衅意味很重。

    曾经他败给了孟羊,也白给了白小龙,那是战*校之耻。

    靳国堑下湿境,也是被这俩个人刺激到了。

    现在他王者归来,当然不可能太谦虚。

    “虽然好久不见,应该先寒暄几句,但你这句话还是让我想揍你。”

    孟羊一脸苦笑。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膨胀。

    被我孟羊支配的恐惧,你们都已经忘了吗?

    “孟羊,你的脸和猪头一样,还是先消肿吧。

    “我今天来南武,主要目得是煞灵断桥,来日方长,咱们的恩怨慢慢解决。

    “况且,一会我会想办法,让让你看到我的实力。”

    靳国堑没有理会孟羊,对白小龙也仅仅是平淡的看了一眼。

    随后,他在众目睽睽下,很从容的走向煞灵断桥。

    争胜心虽强,但靳国堑还是牢记任务。

    在军部任务面前,一切个人恩怨,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不远处,雪阳加紧恢复着伤势,目前已经愈合了80%。

    “地球武者不愧是域外邪魔,又出来个厉害角色。”

    雪阳虽然没有和靳国堑交过手,但从雪阳的眼神里,靳国堑就可以判断出一些端倪。

    这个年轻的邪魔很厉害,而且意志力和普通武者不一样。

    当然。

    厉害也是针对其他阳向族,对自己无效。

    “该死,孟羊又看我干什么。”

    雪阳原本在眯着眼分析靳国堑,可突然一个瞬间,他看到了孟羊阴森森的眼睛。

    那家伙竟然又在捏手掌。

    在雪阳眼里,孟羊的手掌就是个火辣辣的火山。

    他……他不会再过来欺负自己吧。

    雪阳连忙低下头,祈祷着孟羊别过来。

    可恶。

    班荣臣不允许自己走,否则现在就该溜之大吉了。

    我到底摊了个什么奴才。

    到底谁才是奴才。

    雪阳气的肺都要炸了。

    不对啊。

    我现在已经伤愈,而且苏越也不来打我,我怕孟羊干什么?

    他只是个手下败将啊。

    我是应劫圣子我为什么要怕孟羊?

    雪阳心里猛地一个激灵。

    “孟羊,你老看雪阳干什么?爱上他了?”

    白小龙顺着孟羊的视线,最终又锁定在雪阳身上。

    说起来,这雪阳的恢复能力还不错,不愧是漫笛国王子。

    刚才他还和死狗一样,这么一会就又生龙活虎。

    “这畜生毁了我的容颜,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被靳国堑嘲笑,我觉得刚才的辣椒还是不够辣。”

    孟羊咬牙切齿。

    他痛恨猪头这个侮辱性的词汇。

    “你又打不过靳国堑,他嘲笑你很正常。当年你都打上战*校了,多嚣张,现在也只是还债。”

    白小龙冷笑了一声。

    当初的东武孟羊,那可是一号狠人,战*校被他搅的鸡犬不宁。

    可现在靳国堑回来,白小龙真的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

    或许,他和孟羊真的打不过这家伙了。

    “你可以自己怂,别把我带上,我现在依然可以血虐靳国堑。”

    孟羊瞪了眼白小龙。

    什么玩意,长他人志气。

    ……

    哗、哗、哗!

    眼看着靳国堑就要踏上断桥,就在这时候,远处想起了整齐划一的跑步声,没几秒就到了广场内部。

    这是一支30多人的队伍。

    他们到来的时候,学生们也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

    “师哥,我们来给你助威。”

    他们都来自战*校,可能是刚从湿鬼塔归来不久,这群人身上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处理。

    听说靳国堑来了南武,他们也马不停蹄的跑过来。

    战*校的教育方案,和其他四大武院截然不同,他们主要的目得是作战。

    论单兵能力,战*校可能不如四大武院,特别是顶端的武者,曾经更是被白小龙和孟羊甩开三条街。

    至于白小龙这个意外,那更是不提也罢。

    但要论最底层的武者实力,战*校完全可以碾压四大武院。

    特别是小队协同作战。

    和战*校比起来,四大武院的武者队伍,简直弱的就像是过家家。

    如果用木桶理论来对比。

    战*校就是一只完整的木桶,虽然没有特别凸出的绝世天骄,但胜在整体没有弱者,每个武者都是湿境历练出来的悍将,各个骁勇善战。

    但四大武院就有些鱼龙混杂了。

    论强者,有白小龙孟羊,还有冯佳佳和牧橙这种。

    但论弱者,那更是水货丛生。

    虽然大家当初都是优等的高考生,但高考为了应试的武者也不少,而且有些武者天生畏惧战场,一些曾经有天赋的武者,也有可能会沦为气血武者,最终只是混个四大武院的文凭。

    而且四大武院本质上还是学校,学生们并没有军部那种令行禁止的纪律感。

    一盘散沙的状态下,武院的战斗力很差劲。

    “嗯,等我好消息。”

    靳国堑朝着同学们敬礼。

    队伍也集体敬礼,齐刷刷的军礼,显得这支小队很肃杀。

    所有武大的观战学生,都被这个小队的纪律感所触动,他们虽然是一个个武者,但凝聚起来,简直就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

    苏越也点点头。

    这些人,其实才是战场的主力。

    自己终究是个意外,在整体的战场上,各种协同有效的配合,才是战争的主旋律。

    ……

    轰隆隆!

    熟悉的潮汐声响起。

    十次!

    破孟羊记录。

    十一次!

    破白小龙记录。

    十四次!

    破牧橙记录。

    十七次!

    平白字青记录。

    十八次!

    靳国堑终于还是破了道门白字青的记录。

    ……

    当靳国堑身形出现在煞灵断桥的时候,全场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特别是战*校的学生们,他们身躯站的笔直,远远看去,和一排排钢铁铸造的长枪一样,可此刻他们的眼里,全部都是激动的泪水。

    这么多年,靳国堑终于给战*校正名。

    虽然战*校整体实力强劲,但一直都没有一个标志性的人物出现。

    在武道网,有些脑残带节奏,经常讨论战*队有没有资格和四大武院相提并论。

    这些键盘侠搬出一套又一套的依据。

    其中最大的论点,就是战*校没有一个标杆人物。

    偶像效应在武者世界同样存在。

    所有人都会盯着几个绝世天骄来崇拜,他们知道白小龙,知道孟羊,更知道苏越。

    可知道靳国堑的人不多。

    普通人会根据一两个厉害的学生,就去判定一个学校的强弱。

    这是偶像效应。

    因为这个短板,战*校承受的非议已经太多。

    靳国堑的出现,将彻底粉碎那些键盘侠的言论。

    战*校不弱。

    比整体战力,战*校可以碾压地球上所有的学校。

    不管是美坚国的麦克瑟军校。

    还是烈颠国的孔雀军校。

    神州的战*校没有输过。

    现在,战*校也终于出现了一个标杆级强者。

    ……

    “你嚣张吗?人家潮汐了十八次,比白字青都多一次,只比苏越少三次。”

    白小龙用肩膀撞了一下孟羊。

    他虽然脸上嘲讽孟羊,可心里却也被震撼的够呛。

    靳国堑这家伙,这一年在湿境到底经历了什么?

    当初他资质根本不如孟羊。

    这一刻,白小龙也感觉到了很紧迫的危机意识。

    曾经,他是武大第一人。

    可现在,已知杨乐之超越了自己,靳国堑超越了自己,孟羊实力未知,苏越不提也罢。

    不知不觉,在顶级天骄这个圈子,自己有可能垫底啊。

    这简直是惊悚事件。

    “运气而已。

    “苏越原本是十九次潮汐的水平,因为运气,他创造了二十一次。

    “靳国堑和我一样,原本都应该是十七次的水平。

    “可靳国堑运气不错,引起了十八次潮汐。

    “我运气不好,所以十次就结束了。

    “都是运气。”

    孟羊面无表情,说出了一个让白小龙想杀人的论点。

    你特么咋什么事都能赖皮到运气上?

    你是个魔鬼吗?

    你踏马哪来的十七次水平?

    “靳国堑下来了,你赶紧去挑战他。”

    白小龙怂恿道。

    “看在靳国堑正在意气风发的时候,今天就饶了他吧。

    “战*校来了那么多人,我给他一点脸面,你也知道,靳国堑脸皮薄。”

    孟羊说话的时候,虽然很镇定。

    但他心里慌的一批。

    靳国堑下来了。

    他朝着牧京梁敬了礼,和南吴校长打过招呼,和苏越相互点了点头。

    然后。

    他家伙笑眯眯,犹如一个笑面虎一样,竟然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完犊子了。

    靳国堑如果真的挑战自己,那可咋办。

    赢不了。

    可又不能输。

    多丢人现眼啊。

    “你好,你就是漫笛国的雪阳王子吗?

    “我听说你踢坏了战*校十扇大门,在战*校很嚣张。

    “我想和你切磋一下,交流交流两国的武道。”

    然而。

    孟羊想多了。

    靳国堑错开了孟羊,竟然走到雪阳身旁。

    同时,他朝着雪阳,提出了挑战。

    “呼,幸亏不是挑战我,这几天我得去湿境避避风头,免得靳国堑打到东武来。

    “咦,不对……靳国堑要挑战谁?

    “雪阳?

    “你特么疯了?”

    孟羊原本还在暗喜,随后猛地转头。

    没错。

    靳国堑竟然要挑战雪阳这个怪物。

    这时候,所有人都转头,齐刷刷看向靳国堑。

    特别是那些曾经被雪阳打败过的学生,更是震惊。

    靳国堑贸然挑战,他能再一次创苏越的奇迹吗?

    要知道,雪阳的伤势眼看着就恢复了啊。

    “哈哈哈,我雪阳从漫笛国南下,一路在神州未尝一败,说实话还真的有点寂寞。

    “你既然要找死,那我雪阳就送你上路。

    “我刚才败给苏越,只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已,你们神州的食物有毒。”

    雪阳当场懵了一下。

    随后,他就跳出来。

    我被苏越克制就算了,难不成还能被你这个小小五品克制?

    ……

    今天先一更吧,请个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