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我才必有用〕〔罗马尼亚雄鹰〕〔捡个大佬成女王〕〔穷女婿继承千亿遗〕〔权臣贵妻〕〔陆先生的深情不负〕〔天下起风声〕〔玄门妖王〕〔嫁我不吃亏〕〔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一世兵王〕〔异大陆修仙记〕〔我有九个金丹〕〔未来兵王在都市〕〔清穿之四爷不规矩〕〔九品相婿〕〔神级狂婿〕〔老婆,你好甜:隐〕〔神级奶爸〕〔总裁的贴身邪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92章 别墅赠师妹,苏越的绯闻
    “牧橙,你出招吧,别浪费时间,看在咱俩相爱一场的面子上,我不会对你下重手。”

    雪阳利用牧橙逼出了苏越,他现在对牧橙也没有了之前的舔狗德行。

    当然,最贱的毛病改不了。

    赶紧结束这里的事情,得准备准备,去收集下一个绝巅的魂魄。

    根据天圣用千年洞世棺的预言,只要第一个绝巅死亡,那关于域外邪魔的劫难就已经开启。

    在之后的几年内,湿境将开启真正的乱世时代,陆续会有很多绝巅死亡。

    他得赶紧办重要事情。

    洞世圣书再多一个魂魄,雪阳的能力将更上一层楼,他有把握对付苏越。

    牧橙没有说话,也没有因为雪域的最贱而生气。

    她只是平举着手里的木剑,一张俏脸格外的凝重。

    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但一些高手已经感觉到了附近空气的凝固,甚至有些凌厉的气血波动泄露出来。

    其实别说是高手,就是普通学生也能看得到异常。

    在牧橙脚下,地砖都开始崩裂。

    她在酝酿着惊天动地的招式。

    “咦,你们看,牧橙学姐瘦了。”

    突然,一个学生惊呼。

    确实。

    牧橙的身形,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眨眼间,牧橙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颜值巅峰状态。

    刚才的丰满,似乎只是人们的幻觉。

    还好,牧橙的瘦下来,皮肤并没有因此而松散,可能这就是武者的福利,武者的皮肤活性要强很多。

    然而,不等人们开始议论,牧橙的剑,已经朝着雪阳点杀出去。

    速度并不快,但却无比的精准。

    “我的闪避,根本没有人可以破!”

    雪阳一声怒吼,不躲不闪,就这样正面对上了牧橙的剑。

    其实这是很无聊的一次的对决。

    甚至都不如孟羊和雪阳的对战精彩,更别说靳国堑那一次。

    毫无观赏性。

    牧橙的剑,平静的点到了雪阳胸口。

    她甚至点歪了两寸。

    按照之前人们对雪阳的映像,牧橙会点杀到雪阳的残影,然后雪阳露出标志性的歪嘴嘲讽。

    没有任何波澜。

    然而,那些宗师强者,却齐齐的瞪大眼睛。

    不管是九品的牧京梁、班荣臣。

    还是南武的一群校领导。

    没有一个宗师可以平静面对。

    苏越也发现了牧橙这一剑的可怕,对,苏越也被吓的够呛。

    雪域败了。

    他败的彻彻底底,他的闪避根本就没用。

    这是虚空的力量。

    苏越体内拥有虚弥空间,而且他刚刚才断桥里,感应到了碧赟洞的虚空力。

    牧橙这一剑,真的是碎了虚空。

    虽然只有指甲盖那么一点点大,但货真价实是碎了。

    要知道,这可是宗师都做不到的恐怖事情啊。

    ……

    噗!

    接下来,雪阳胸膛破开一道血窟窿。

    他不可置信的被木剑点飞,口吐鲜血,满脸诧异。

    牧橙的剑,破了他的躲闪,更破了他的防御。

    对。

    雪域输了,输的不可思议。

    他的心脏部位,其实有一块防御妖器。

    如果是妖刀,雪阳还可以理解。

    但牧橙用一把破烂的木剑,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妖器,还破了自己的天圣躲闪。

    这怎么可能。

    轰隆!

    雪阳身躯被剑气振飞,沿途撞翻了不少东西,最终撞击在一颗树上。

    几秒后,他捂着胸膛的伤痕,瞠目结舌的盯着牧橙。

    这一刻,雪阳甚至比面对苏越还是震撼。

    这就是造化剑里的绝世战法吗?

    该死。

    又有一个域外邪魔可以破了天圣闪避。

    简直是该死。

    ……

    南武校园,全场震撼。

    牧橙手里的木剑已经粉碎,她额头有虚汗,明显很疲惫,苏越连忙上前,也给牧橙擦了擦汗。

    他检查了一下牧橙的状态。

    气血枯竭。

    刚才那惊鸿一剑,透支了牧橙所有气血。

    “我的天,厉害啊。”

    孟羊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如果没有亲自对战过雪阳,根本不可能理解牧橙那一剑到底有多可怕。

    破了闪避,还能一剑洞穿防御。

    她到底怎么做到的。

    “我要下湿境,我现在就得下湿境,一分钟都不能耽误。”

    白小龙真的坐不住了。

    绝世战法。

    又是绝世战法。

    如果是自己面对牧橙这一剑,很可能就被秒杀了。

    虽然牧橙只能刺出这一剑,但牧橙最大的优势,就是她的剑极其精准。

    “可惜,牧橙并没有认真打。”

    随后,孟羊又一脸可惜的摇摇头。

    竟然刺偏了。

    “你放屁。

    “我敢用我的项上人头保证,刚才那一剑,是牧橙这辈子最认真的一剑。

    “万一她刺偏了,雪阳就会毙命,她为了留下雪阳的命,到底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靳国堑瞪了一眼孟羊,宛如在一看一个弱智。

    雪阳虽然惹人讨厌,但他是漫笛国的王子。

    如果这个王子死在神州,那这个外交事件就特别严重了。

    别说牧橙,就是牧京梁都扛不住。

    牧橙能精准的打破雪阳胸膛,还能避开所有的内脏,你说她得多认真。

    “我的剑,理论上可以破开一切防御,不管是气血防御,还是护盾,甚至是绝巅防御。

    “可惜,40斤的脂肪,只能刺出去一剑,之后我因为大量脂肪离体,会进入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牧橙小声和苏越解释道。

    真的。

    牧橙相信,自己的剑,连绝巅的防御都可以破开。

    当然,至于能不能靠近绝巅,破开防御能不能杀死绝巅,还有绝巅的心脏,到底是不是命门,这都不是牧橙可以关注的事情。

    她只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

    雪阳的闪避,闪不开自己的剑。

    “我相信。”

    苏越捏了捏牧橙的鼻子。

    他当然相信。

    牧橙的剑,直接是穿透了虚空,至于什么气血和护盾,和虚空比起来,又能算得了什么。

    牧橙如果要当一个刺客,那绝对是敌人的噩梦。

    “雪阳的伤没事吧。”

    牧京梁走过来问道。

    这时候,雪阳已经被班荣臣扶起来,他正在用自己的气息帮雪阳疗伤。

    牧京梁是真的后怕。

    万一自己女儿斩偏了,那雪阳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这个外交事件,神州官府会很麻烦。

    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官府看似风光,其实麻烦事一堆。

    “没事,死不了,嚣张了这么久,也该付出点代价了。”

    班荣臣检查了一下。

    不得不佩服,牧橙的剑简直太精准。

    她避开了雪阳所有的内脏,斩在了最不致命的部位。

    也幸亏雪阳的易容术比较高级,会连内脏一起改变,如果是普通的伪装术,刚才那一剑,雪阳就没命了。

    阳向族的内脏,和人族总归是有一点点细微差距。

    如果雪阳死,那班荣臣体内的诅咒会开启,他也会死亡。

    班荣臣真是被吓的够呛。

    “嗯,死不了就好,以后多约束一下漫笛国这个王子。

    “虽说神州不愿意引起什么国际争端,但雪阳和牧橙都是五品武者,他们也是公平挑战,一旦雪阳真死了,神州也占着道理。”

    牧京梁又警告了几句。

    这个雪阳,真的得低调了。

    “嗯嗯,我明白,我先带雪阳去医院!”

    话落,班荣臣朝着众人点点头,火急火燎的扛着雪阳离开南武。

    ……

    郊区野外。

    班荣臣将雪阳扔在泥浆里,一脸的轻蔑。

    “应劫圣子大人,满意了吗?

    “你不是继承了天圣的衣钵吗?为什么神州那么多五品都可以灭了你?

    “还敢来神州嚣张吗?”

    班荣臣踢了踢雪阳的脑袋。

    这家伙被洞穿了肉身,得恢复一会。

    “你为什么要把我扔在泥浆里。”

    雪阳从泥里爬起来,怒气冲冲质问班荣臣。

    你简直是在欺负人。

    我是应劫圣子,你是护道者,你是奴才。

    你是奴才啊。

    “你的老家在湿境,这淤泥里有你故乡的味道,我让你品位故乡,你还敢怪罪我?”

    班荣臣捏着雪阳头顶,又把这颗脑袋按压在了淤泥里。

    噗。

    我呸……呕……

    “班荣臣你别欺人太甚,我湿境的淤泥仅仅是泥,这里是下水道的出口。”

    雪阳气的差点哭出来。

    委屈啊。

    我真的太难了。

    我可是应劫圣子,未来阳向族以及整个世界的太子爷。

    我为什么会这么委屈。

    刚才吐出去个什么东西?

    用过的……

    套子?

    真恶心。

    “就凭你这个应劫圣子的德行,我就觉得碧辉洞的计划一定会失败。”

    班荣臣叹了口气。

    自己还得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摆脱这个该死的诅咒。

    想和袁龙瀚元帅如实汇报都做不到,每次提起千年洞世棺的事情,自己嘴里就胡言乱语和弱智一样。

    万一被泄露出去,自己一定会被神州强者追杀。

    根本没办法解释。

    “班荣臣,如果你再欺负我,我就把你是护道者的事情捅出去,我让你在神州也活不下去。

    “我死了你也会死,可你死了,我却不会死。”

    雪阳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现在恨透了班荣臣,他要换护道者,立刻就换。

    咕嘟嘟。

    班荣臣一脚落下,又把雪阳的脑袋踩在臭泥里。

    “我这辈子最讨厌被人威胁,而且你也没机会。”

    班荣臣拿开脚,一脸不屑的说道。

    老子不能一直跟着你吗?

    再说,这蠢货同样没办法泄露千年洞世棺的事情,他仅仅指责自己是人族奸细,根本就没证据。

    如果他敢用自己当证据,那简直是找死。

    雪阳艰难的爬出泥坑,四脚朝天躺在地上,生无可恋。

    他开始回顾自己的宿命和人生。

    他想起了那天夕阳下的壮志未酬,那是自己宿命开始的曙光。

    可为什么会这样。

    我好难。

    我真的撑不住了。

    为什么我的护道者一点都不合作。

    其实碧辉洞当初的想法,是要用应劫圣子的命,去牵制护道者。

    他俩彼此制约,护道者绝对不敢这么欺负应劫圣子。

    可惜。

    碧辉洞算错了一件事情。

    他没想到,域外邪魔的脾气和阳向族不一样。

    这里的武者,有点不怕死。

    哪怕是现在的班荣臣,也只是在思考如何破局,并没有去加害神州。

    班荣臣唯一阻挡不了的事情,就是雪阳去寻找绝巅魂魄。

    他不可以用气血去制约雪阳,只能用肢体殴打欺负一下,但也不能把雪阳逼的太惨。

    如果这家伙真的生无可恋,那绝对是自己的灾难。

    ……

    南武!

    牧京梁告别众人,又仔细叮嘱了苏越一些事情,随后就领着牧橙离开。

    他要专门给牧橙定制修炼计划,能早一天突破到宗师,就要早一点,可谓是争分夺秒。

    牧橙现在的资质,已经远远超出了牧京梁的预料。

    牧橙也依依不舍的和苏越告别。

    短暂的别离,是为了下一次的相聚。

    南武校领导们也纷纷离开,接下来他也要去制定煞灵断桥的使用规矩。

    当然,还有南武的崛起计划。

    “苏越,我这就回军校复命,先告辞了。不过,咱们很快应该还会见面。”

    临走前,靳国堑又和苏越握了握手。

    “嗯,下次请你撸串。”

    苏越很真诚的说道。

    他挺欣赏这个哥们,战斗的时候很猛,这种套路苏越喜欢。

    “好,一言为定!”

    靳国堑点点头。

    “苏越请客,一般是你掏钱,你开心个屁。”

    孟羊没好气的嘀咕道。

    “别废话了,咱们也赶紧走!”

    白小龙踢了孟羊一脚。

    “去哪?”

    孟羊一愣。

    “当然下湿境,再不努力,你就垫底了。

    “苏越,我们走了,有空再联系。”

    话落,白小龙拎着孟羊直接离开。

    都走了。

    苏越看着整齐划一的军校方阵,陷入了沉思。

    这群军校学生,他们图什么呢?

    白小龙和孟羊投胎一样忙着下湿境受罪,又是为了什么。

    修炼武道又不会长生不老。

    仅仅是为了保家卫国?

    ……

    西武!

    终于回来了。

    这一次,苏越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他迈过西武大门,保安又换了一个,是个小年轻。

    小保安甚至都不认识苏越,还严肃审查了一下,最终还是一个学长将他带进去。

    苏越先回了宿舍区。

    三栋别墅的大门都很干净,应该是经常有人来打扫。

    中间是自己的宿舍,左边是白小龙,右边是牧橙。

    可现在看来,这三栋别墅应该都闲置了很久。

    白小龙已经常驻湿境,并且许下宏愿,不破宗师,不回神州。

    牧橙也在疯狂苦修。

    短时间内,她应该也不会回来了。

    依照他们现在的品阶,别墅区的灵气,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唉,物是人非啊。”

    叹了口气,苏越回到宿舍。

    他计划把别墅送给马小雨,一直空置着也浪费,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值钱东西。

    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宿舍,苏越简单躺了十几分钟,又有些无聊,便洗了个澡。

    他换衣服的时间,别墅外有人敲门。

    苏越简单整理了一下,打开门。

    竟然是军部的人。

    “苏越同学您好,我们是军部后勤,这是您惊袅城一战的奖励,请查收一下。”

    武者将一个盒子递给苏越。

    “呃,谢谢!”

    苏越打开盒子。

    亮闪闪,整整齐齐码放着很多军部勋章。

    苏越观察了一下,自己打开盒子的时候,那几个送东西的武者,眼睛都在发光。

    那是羡慕到极致的光。

    “您这次战争的金钱奖励,是900万学分,折合金钱九亿,款项已经汇入您的武道网账号。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先回去复命了。”

    几个武者又简单介绍了一些奖励的细则。

    这是他们的任务。

    可苏越听的意兴阑珊。

    之前他很在意这些事情,可随着自己实力增强,他内心也越来越复杂。

    当初得到一枚军部勋章,自己就能开心三天三夜的初心,已经不知不觉被磨灭。

    看到这些勋章,苏越感觉到了一股浓浓讽刺。

    根本就救不了老爸。

    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送别了军部武者,苏越又回到客厅。

    他随手将盒子放下,之后坐在沙发上发愣。

    苏越脑海里突然想起一个人。

    熊泰光。

    这是自己当初送外卖,认识的第一个陌生武者。

    这个为了给死去战友正名,不惜放弃前途,甘愿当逃兵的愣头,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这些勋章,到底代表了什么。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

    打开久违的手机,点开武道网页面。

    果然。

    自己的账目信息,出现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的零。

    900万学分,一分都没有少。

    苏越现在也没心情修炼,他离开宿舍,来到司马玲玲的别墅。

    不巧。

    司马玲玲不在。

    但马小雨在修炼。

    这个小师妹虽然对修炼不感兴趣,但出奇的突破到了二品。

    虽然在苏越眼里,二品武者和蝼蚁一样。

    但要知道,马小雨大一,他在整个西武的大一学生里,已经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甚至收到了学生会的邀请函。

    这是一种荣耀。

    “师哥,你又帅了不少啊……

    “师哥,你和牧橙学姐分手了吗?

    “师哥,传说你和东武冯佳佳闹绯闻,她真的怀了你的孩子?

    “师哥,你对女朋友到底有什么要求?其实我觉得吧,二婚带娃的成熟男性,也挺有魅力的。”

    马小雨一连串灵魂夺命问,问的苏越差点崩溃。

    “师妹,你能不能说点重点,老是关注这些八卦,小心导师骂你。

    “对了,我一会把我别墅的钥匙给你,你以后就去我宿舍修炼吧,那里灵气稍微浓郁点。”

    苏越弹了一下马小雨的脑袋。

    他来之前,已经在西武买了一间小宿舍,永久产权,但却没有什么灵气,也很偏僻。

    这宿舍,相当于自己在西武的一个归宿吧,而且能存放一些杂物。

    苏越自己都有些叹息。

    自己一路上跑的这么快,和亡命狗一样,到头来似乎连学生时代的纯真都没有体验过。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强大的同时,似乎也失去了很多。

    “耶,我要举办一个宴会,我要邀请学生会所有人来参观我的新宿舍。

    “我要把墙壁全部刷成粉色的。”

    马小雨狂喜。

    整个西武,谁不垂涎苏越他们那几栋别墅。

    可世界上终究是普通人居多,靠自己的能力,怎么都得在大三才能买得起。

    “导师呢?”

    苏越问道。

    他看着马小雨狂喜,脸上只能是一声苦笑。

    在马小雨心目中,学生会可能是个光辉无限的组织,学生会的使命,是给学生争取最大利益,甚至可以直接和教育部官员对话。

    这本身就有一股使命感。

    “呀,我差点给忘了,今天傍晚,右安大厦就会被推平,导师他们去送右安大厦上路,我都差点迟到了。

    “师哥,你回来的正好,右安大厦见证了辅助系的兴衰,咱们所有辅助武者都去送它,咱俩也走!”

    马小雨风风火火。

    她拉着苏越就跑。

    “右安大厦不是早拆了吗?”

    苏越一头雾水。

    之前陆锡良他们就搬到了西武。

    “之前是师叔他们腾地方,右安大厦要做一些拆迁前的准备工作,今天是正式的拆迁日。”

    路上,马小雨风风火火解释道。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