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神医〕〔甜心玫瑰〕〔乡村小神医〕〔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豪门龙婿〕〔神级狂兵〕〔神豪阔少〕〔鉴宝直播间〕〔重生在90年代〕〔邪王嗜宠鬼医狂妃〕〔一剑飞仙〕〔有你我的兄弟〕〔女总裁的上门狂婿〕〔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开启黑科技时代〕〔丑女种田:山里汉〕〔魔鬼经纪人〕〔神秘生物异闻录〕〔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95章 我的忠诚与信仰
    苏越盯着靳国堑,微微皱眉。

    他根本没有想到,去潜入八族圣地的武者,竟然是靳国堑,要知道,他还只是个学生啊。

    老爸说过,这任务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

    几秒后。

    苏越心里又恍然一笑。

    学生又算什么。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当初袁龙瀚用封王这种代价,来惑诱自己去冒险,如果不是因为白智庸的出现,如果不是老爸的反对,现在这愣头选可能就是自己。

    军部册封的那些虚名,对年轻人真的是有致命吸引力。

    更何况,靳国堑还是战*校的学生,他对军部的勋章比自己更加执着。

    能理解。

    “神州军部和科研院很强,而且我已经把洗星冰晶上交,我还能帮什么忙?”

    苏越平静的问道。

    当初袁龙瀚说的很清楚。

    用洗星冰晶制作成冰晶手套,然后潜入八族圣地,就可以偷走催动灵泉的秘密。

    苏越的任务已经结束,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什么忙。

    “是关于冰晶手套。

    “军部研究机构陷入了一个困境,应该是冰晶手套和我的匹配度有些排斥,如果你能去帮忙研究一下,可能会减弱这种排斥。

    “当然,我也不隐瞒你,假如你参与冰晶手套的研究,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除了一些常规的肉身痛苦外,你可能会有一周到两周时间,不可以接触任何灵气波动,这样一来,就会耽误你的修炼进程。

    “我知道你是天才,但我更相信你的成绩,是靠着日复一日的刻苦修炼而来,没有人能靠纯粹的运气强大,我很抱歉,这个要求会耽误你的修炼。”

    靳国堑有些歉意。

    “是元帅让你来的吗?”

    苏越问道。

    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很复杂。

    “不是,大元帅最近在道门研究一些事情,他日理万机,这些事情都是军部的一个秘密研究室在做。

    “别说大元帅,我来找你的事情,就连负责这次任务的少将都不知道,完全是我在擅自行动。

    “当然,元帅在和我谈话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特殊权限,就是遇到洗星冰晶的难题,可以来咨询你。

    “这是神州的s级任务,保密等级很高,但对你不保密。

    “我并没有违规。”

    靳国堑一脸凝重的说道。

    “呵呵,军部还真是看得起我这个武大学生呢!”

    苏越笑了笑。

    “苏越,你不是军部的正式服役武者,其实根本没必要蹚这趟浑水,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对别人来说,两个星期时间可能不值钱,但你不一样。

    “所以,我这里可以给你一个承诺。

    “如果这次任务能成功,我得到的酬劳,你可以拿去一部分,甚至军功我也可以申请军部分给你,至于拿多少,完全看你的心情。

    “我也没办法,这次任务意义重大,往大了说,可以说关乎神州的之后十年的命运,我并不怕牺牲,但我不想牺牲的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不想留下任何瑕疵。

    “当然,如果我任务失败,那你就当投资失败吧,我也只能对你说一声抱歉,下辈子补偿你吧。”

    靳国堑话落,脸上有些愧疚。

    对普通人来说,两个星期时间,可能只是度个假。

    但苏越不是普通人。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年轻时代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一个武者都至关重要。

    特别是苏越这种毕业前可能到七品,甚至到八品的巅峰强者。

    浪费别人整整两周。

    这其实是特别过分的请求,关键这请求完全是单方面的邀约。

    靳国堑能给苏越的,就只有这一个承诺。

    很苍白。

    但这也是靳国堑所能做到的极限。

    而苏越也一脸意外。

    靳国堑竟然愿意将军功和酬劳分给自己?

    而且任由自己选择的言外之意,就是拿光他都不在乎。

    这么无私?

    “你任务失败了,下辈子怎么补偿过?”

    苏越笑了笑问道。

    靳国堑铁青着脸没说话。

    说实话,他没想过怎么补偿苏越,毕竟是下辈子的事情。

    要不?

    投胎成你爸爸,赚钱给你花?

    但靳国堑没敢说,他怕苏越会杀自己。

    “靳国堑,我想问你个问题。”

    想了一会,苏越突然又道。

    “嗯,问吧,我知无不言。”

    靳国堑凝重点点头。

    总算绕开了下辈子这个问题。

    “你冒着生命危险去当卧底,最后却甘愿让我拿走胜利果实,你的目得是什么?”

    苏越问道。

    “嗯?”

    靳国堑一愣。

    原本以为苏越要问洗星冰晶的事情,他还酝酿了一肚子的回答。

    可苏越的问题有些……古怪。

    “当卧底,是军部派给我的任务,作为一个职业军人,完成任务是天职,我还真没想过目得。”

    靳国堑说道。

    他身躯一直站的笔直,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迟疑。

    “这任务,九死一生。”

    苏越又道。

    “为了祖国和人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我不管官府的首脑是谁,我也不问军部的元帅是谁,我当初向着国旗宣过誓,我会忠于人民,保卫这个国家的安全,不惜粉身碎骨。

    “作为一个男人,当然要信守自己的承诺,更何况,面对国旗,这是我人生中最虔诚的一次承诺。

    “说起来这些话可能有些官方,但这就是我心里所想。

    “你们四大武院的学生有选择,而战*校的学生,从来都没有退路。

    “我们就是真正的军人。

    “忠诚于祖国,就是我们的一切。”

    靳国堑朝着苏越点点头。

    说实话,这一刻苏越头皮发麻。

    他真的被靳国堑的两颗瞳孔所触动。

    苏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粹、清澈且坚定的两颗瞳孔。

    就像是一尊横立在城墙上的巨炮,随时可以为了心中的信仰去燃烧自己。

    靳国堑说的没错。

    这些话,有些官方,从小到大,课本里经常能见到。

    但是从一个同龄人,一个同学,甚至勉强算是熟人的嘴里说来,味道真的和冷冰冰的文字不一样。

    靳国堑所守护的,并不是袁龙瀚,也不是那些勋章。

    他守护的,是自己的信仰和忠诚。

    苏越顺着食堂窗户,看到了飘扬在西武主楼前的国旗。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清楚国家的存在,但却一直没有去深思,神州所代表的意义。

    顺着苏越的目光,靳国堑也看到了飘扬在西武的国旗。

    这一刻,他眼神里的光泽更加坚定。

    那,就是自己的忠诚所在。

    “苏越,我已经申请添加你为好友,如果你愿意帮帮我,就通过好友,然后我把秘密研究所的位置给你。

    “当然,你可以考虑一段时间,大概一周后,我们会进行第二次冰晶手套的试验,你可以思考一周。

    “你不需要有心里压力,即便你拒绝,我也可以理解你。

    “好好修炼,神州能早点再多一个绝巅,比一千万个我们这样的人都有用。

    “加油!”

    靳国堑拍了拍苏越的肩膀,随后转身离开食堂。

    大家虽然都是年轻人,但也都已经成年,每个人都可以替自己做决定。

    靳国堑之所以要以个人的名义来找苏越,他就是不想用军部的大旗去道德绑架苏越。

    一切,都要看苏越自己的决定。

    当然,靳国堑心里相信,苏越会来帮自己。

    从他看国旗的眼神,靳国堑就可以确认。

    大家使用的方法可能不一样,但心里的目标或许是相同的。

    毕竟,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靳国堑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拥有军人的觉悟。

    ……

    苏越平静的坐在食堂里。

    他的包裹已经全部签收完毕,那些珍贵的丹药,他集中放到了择兽腰包里。

    “唉,还真是没出息。

    “我要听老爸的话,不可以去八族圣地送死,但帮帮靳国堑,也是可以的吧?

    “我不是帮军部,也不是帮袁龙瀚去养活蛀虫。

    “我是帮朋友。

    “对,靳国堑是我的朋友,我帮帮朋友,不算过分的。”

    苏越拿起包裹,离开了食堂。

    关于冰晶手套,苏越决定帮靳国堑,哪怕是耽误突破五品。

    虽然心里有不少怨恨,但苏越做不到冷眼旁观。

    我可以对袁龙瀚失望。

    但我不可以对神州失望,因为我也是神州的一员。

    至于会不会有点圣母,苏越懒得管那么多。

    我帮的又不是白智庸。

    ……

    下午。

    苏越乘车来到距离西都市400公里的一个城市。

    他现在是有钱人,已经可以花钱租车。

    当然,这次苏越为了司机能收自己的钱,故意戴了帽子和口罩,这样司机就认不出自己的身份。

    苏越来这座城市,是找李永珺介绍的那个压缩气血丹的大师。

    自己有李永珺预约的推荐信,应该问题不大,无非就是些钱的问题。

    他计划先把所有气血丹的药效,全部寄存在身体里,这样就可以慢慢去熔炼,也用不着一课一颗的嗑,特别麻烦。

    关键气血丹的味道不光苦,还特别酸。

    至于学匕首战法的强者,明天再去拜访,那个强者在科研院,而科研院的大本营,在东都市。

    苏越很快就找到了大师。

    很容易找,大师不会轻易动手,都得预约,苏越赶来的日子不错,今天大师正好要出手,用不着等待。

    大师应该是很出名,不少呕心沥血的家长都想让大师帮忙压缩一下丹药,就连载着苏越过来的司机都听说过这个大师。

    其实压缩丹药,除了可以让武者更方便的吸收药效外,还可以承受一些无时无刻的压迫力。

    当然,苏越常年在湿境修炼,他早已经忽略了这一点点的压迫。

    但对普通武者,特别是气血武者来说,真的是特别重要。

    这些也是苏越在排队的时候才知道。

    对。

    苏越在乖乖排队。

    虽然他有推荐信,但也不能插队啊。

    所幸,大师在一栋办公楼里工作,众人排队等待的环境还可以,有糕点和茶饮,还有按摩椅。

    排在苏越前面的,是一对父子。

    可能是等待的时间太闲,这队父子就和苏越攀谈起来。

    “小伙,我看你实力不错,是不是a武的?我儿子虽然是b武学生,但在学校是学生会会长。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得努力,这样才能对得起父母呕心沥血的养育啊。”

    谈起对儿子的教育,父亲言语之中尽是感慨。

    “确实,父母也不容易。”

    苏越点点头。

    虽然老爸在深楚城的日子似乎很悠哉,但他一定也在关心自己。

    至于眼前这个父亲,苏越能感觉到他的沧桑。

    找这个大师压缩丹药,真的不便宜。

    刚刚从里面走了一对父子,消费了300多万。

    如杜惊书那样的大户家庭还好说,如果是一般家庭,300万还真是一笔巨款。

    “爸,您为了我的修炼,卖了家里的房子,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这位来自b武的同学,看上去就特别努力。

    他紧紧抓着父亲的手,眼眶里闪烁着热泪。

    父子俩四目对视,甚至还有一股悲壮的情绪。

    为了修炼,不惜卖房子?

    这得多么果决。

    简直是釜底抽薪啊。

    苏越心里一酸,他这个多愁善感的美少年,被眼前的悲壮父子情所触动。

    这个父亲的头上,甚至有了不少白发。

    苏越悄悄从择兽腰包里拿出一颗丹药。

    相逢就是缘。

    虽然自己和这俩父子也不熟,但他被感动的不轻。

    送他们一颗丹药吧,出门在外,所有人都不容易。

    这一刻,苏越的同情心已经泛滥,根本收势不住。

    自己本质上也是个多愁善感的美男子

    “你们卖了房子,以后住哪里啊?”

    赠丹药之前,苏越关心的问了一句。

    “我家有80多套房子,我们只能搬家了。”

    儿子抹了抹眼角的泪花,特别感动的看着父亲。

    而苏越连忙将准备赠送的丹药收起来。

    对不起。

    我拖后腿了。

    我没有资格感动。

    80套房子的大佬,苏越表示惹不起。

    他甚至有一种想劫了这对狗大户的冲动。

    你家80套房子,就卖了一套,还是个地主阶级,你在这上演什么苦情戏。

    害我白白感动了半天。

    果然,只有我是穷苦人。

    咦,不对,我好像现在也不穷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