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泰坦与龙之王〕〔大良医〕〔非凡兵王〕〔我变成了一只雄狮〕〔神级符阵师〕〔止道为仙〕〔联盟之梦回s3〕〔星际工业时代〕〔深爱久久相随霍翌〕〔奕王〕〔万古第一杀神〕〔武极狂神〕〔重生为君〕〔欢喜农家科举记〕〔一胎二宝:总裁的〕〔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环河之主〕〔逆少重归〕〔万能芯片经销商〕〔我真没想重生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98章 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安全
    “哼,费宁宵,你七年前已经被袁龙瀚打成重伤,现在还敢跨越虚空来神州,你这条绝巅的狗命,难道是不要了吗?”

    ……

    苏越刚刚扛起两个伤员,还不等他迈出第三护罩,一道雄浑的声音,就回荡在天空。

    随后,一个身穿红色背心,脚下拖着胶鞋的老者,脚踏第二护罩,突然矗立在虚空,正在冷冷对视着费宁宵的巨脸。

    那张脸就紧贴在第一护罩,组成这张脸的物质,是一层暗红色的血云,显得格外妖异。

    这背心老者长相神似尼古拉斯赵四,说话的时候,嘴角还一抽一抽,在巨脸的下面,老者犹如一只面对狂风骤雨的蝼蚁。

    但这个老者的出现,却又好像能给人一种安心。

    对!

    他的出现,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

    “苏越,立刻走,这是命令。”

    赵庄猿也抬头看着老者。

    虽然有强者增员,但赵庄猿的脸色更难看。

    聂海钧院长出现,事情已经失控,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大战,苏越留在这里特别危险。

    而且他背着的两个伤员,也是科研院的重要专家。

    “好!”

    苏越点点头,转身就就跑。

    虽然接下来可能会很热闹,但苏越现在肩上扛着两个专家,他不能任性看热闹。

    “苏越,谢谢你啊,辛苦你了。”

    由于扛着伤员,苏越不可以全力赶路,他得放慢脚步,否则罡风会吹死这两个二品的气血武者。

    他不怕走错路,虽然没有导航,但在他前面还有不少震秦军团的武者。

    苏越也是佩服这些二品武者。

    好歹二品了啊。

    竟然都不会一个简单的气血盾。

    另一个更气人。

    他明明会操控气血刃,可面对从天而降的石头,他竟然忘了施展,完全被吓的六神无主。

    但苏越也不能抱怨。

    这些气血武者将所有精力都用在了科研上,他们哪里会有时间去修炼战法。

    错就错在异族,是他们造成了灾难。

    “二位老师,你们知道空中那个背心大爷是谁吗?”

    苏越边跑,边好奇的问道。

    那可是个九品武者啊。

    看上去似乎比自己的岳父和干爹还要厉害。

    这两个伤员都比自己岁数大,他不知道怎么称呼,就统一称呼为老师。

    但再想想,好像拍猛片的井苍空都能被称为老师,是不是有些不妥。

    我呸。

    这是什么时候,我在想什么乱七八的事情。

    “他老人家是科研院的第一院士聂海钧,你也可以将他当做是科研院的院长。

    “院长和袁龙瀚元帅岁数差不多,也是和大元帅同一届的武者,当年院长也冲击过绝巅,可惜失败了,最终就留在科研院镇守,他也是神州目前年龄最大的一批武者。”

    其中一个伤员答道。

    至于另一个,目前已经昏迷。

    “他竟然是聂海钧老先生?”

    苏越惊了一下。

    聂海钧这个名字,不光在武大的图书馆出现过,甚至在高中的课本里,这个名字也不陌生。

    人们都知道聂海钧已经退休,没想到他还在暗中守护着科研院。

    第一院士的名号,聂海钧真的是众望所归。

    可聂海钧在书本上的形象,向来西装革履,还打着小领结。

    可这个红背心的老伯,真的不是舞王?

    “唉,虽然院长出手,但我总有一种预感,这次科研院可能是要出大问题。

    “你回头看一眼,笼罩在科研院上空的第二层防护罩,颜色有些不正常,它不该是这种红色。”

    伤员又道。

    “敢问老师您尊姓大名。”

    苏越回头看了一眼。

    果然。

    最外面的一层绝对防御,是很淡的颜色。

    但第二层的防护罩,就泛着一些血光,确实有些不正常。

    但苏越想着聂海钧院长坐镇,应该是问题不大。

    毕竟,院长曾经也是冲击过绝巅的狠人。

    “我姓武,是战法科的一个副科长,你就叫我武老师吧。”

    伤员说道。

    “呀,您是战法科的副科长,您认识严东颜吗?他也是我的老师,我也算是战法科的编外人员。”

    苏越一脸惊喜。

    “嗯,认识。”

    伤员铁青着一张脸。

    他怀疑这孩子有些弱智。

    我是战法科的副科长,我能不认识顶头上司?

    我特么敢不认识?

    “武老师您别怀疑,我真的是战法科的编外人员,我还知道战法科有个叫武腾枫的副科长,别人都叫他武腾老师。

    “据说,武腾老师的父亲,想要让儿子腾飞,在产房外看到什么,就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当时他父亲看到了枫叶,就叫武腾枫,如果是看到蓝天,简直不堪设想。

    “武老师,您认识这个叫武腾枫的老师嘛,我很仰慕……我……”

    苏越和武老师相谈甚欢。

    毕竟都是战法科的同事,天然的有一种亲切感。

    可苏越说着说着,就感觉到一丝诡异。

    “我就是武腾枫。

    “我单姓武,并不是复姓武腾。

    “而且假如我父亲看到蓝天,我也要叫武藤天,那个蓝字,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武腾枫咬牙切齿。

    这个丧气的名字。

    父亲要当初要让自己腾飞,为什么不叫武飞枫,非要叫武藤枫。

    枫也不是大问题。

    关键是这个武腾,太像复姓了。

    “哇,您就是武腾老师啊,久仰久仰,咱们还是真是有缘分呢!

    “严东颜老师说过,您对战法的研究很深,还要让我和您学习呢。”

    苏越连忙说道。

    武腾老师,竟然就在自己背上,好奇妙的缘分。

    “叫我武老师,把腾字去掉。”

    武腾枫气的伤口都一抽一抽的剧痛。

    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尊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当年被我打败的一条小杂鱼,聂海钧你竟然还没有死,哈哈哈!

    “聂海钧,你也真是个废物,这么多年都没有突破到绝巅。

    “我知道了,你的绝巅机缘,被袁龙瀚拿走了,哈哈哈哈,蠢货一个。”

    苏越距离科研院已经有一段距离,这时候,天空中的巨脸,终于开口说话。

    声浪犹如闷雷一样,震天动地,虽然距离很远,但音波依然令苏越耳膜刺痛,甚至大脑都有些发胀。

    噗!

    武腾枫更是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苏越看了一眼,旁边的武者们状态也不好。

    当然,战斗武者也只是被影响了一瞬间,他们很快就可以投入救援工作。

    苏越用气血感知着前面的武者,身躯跟着他的路线去奔袭,而他视线已经转移到天空之上。

    由于离开科研院一段距离,苏越也终于勉强看清楚了费宁宵的头颅全貌。

    这简直就像是坠落在城市上空的一颗丑陋的肿瘤。

    费宁宵的头发很长,甚至有一半似乎还在另一个虚空飘扬,这颗头颅说不出的诡异。

    ……

    “哼,我聂海钧能不能突破到绝巅,与你有何相干。

    “你应该知道,绝巅擅自跨域两界通道,会承受致命的空间压迫,你这个绝巅是不是要步苍疾的后尘?

    “苍疾年轻不懂事,你活了将近130年,难道也活腻了吗?”

    聂海钧身上蔓延出一层青色的火焰。

    他说话的时候,这些火焰铺散在天穹,拦截了费宁宵的音波震荡。

    虽然距离很远,但苏越能看得出来,聂海钧阻挡的很吃力。

    这时候,苏越也看清楚了王千蛋他们的保安队所在。

    果然。

    保安队是最外层护罩的维持者。

    他们如一朵花瓣一样,各自有各自的位置,每个人身上都燃烧着熊熊的气血火焰。

    这些火焰,犹如根茎一样,润养着护罩。

    ……

    “哼,本尊既然敢用本体降临地球,你觉得本尊还会贪生怕死吗?

    “七年前,袁龙瀚偷袭,本尊体内就已经有了致命伤,本尊的寿命,最多还能活一年。

    “这七年时间,本尊时时刻刻都在思考如何找袁龙瀚复仇。

    “今天,本尊就要用自己的命,来找袁龙瀚复仇,我要让你们神州,血债血偿。”

    费宁宵面目狰狞,巨大的头颅开始扭曲。

    他说到愤怒的地方,整片天空都在颤抖,甚至那些蔓延在异空间的头发,都像是一条黑色河流在扭曲。

    “没用的。

    “费宁宵,你是绝巅,你应该清楚,以你的能力,你根本就不可能打破四大都城的绝对防御。

    “而且你和阳向族设计将袁龙瀚滞留在道门,还不是因为害怕袁龙瀚吗?

    “如果袁龙瀚回来,你只有死路一条。

    “趁着还有一年寿命,滚回去养老吧,何必落一个不得善终。”

    聂海钧又说道。

    他对最外层的护罩,有着绝对的信心。

    苏越狠狠咽了口唾沫。

    原来是这样。

    袁龙瀚被阳向族的绝巅滞留在道门,怪不得他没有及时来救援。

    而且这个费宁宵好像来的特别突然,应该是异族的一次阴谋,而且是谋划已久。

    最可怕的,是这个费宁宵好像带着必死之志而来。

    这下,问题就大了。

    他一个绝巅来送死,不可能仅仅让科研院地震一场。

    “哈哈哈哈,我找袁龙瀚复仇,并不是只有杀了他一个办法。

    “我这次来神州,就是要毁了你神州的科研院,毁了你们神州的国之重器,毁了袁龙瀚100年的心血。

    “你神州并不是没有敌人,我毁了你们的科研院,地球其他国家就会逐步蚕食神州的经济,十年内,神州恢复不了元气,而你们的武者,十年内数量会骤减。

    “我死后,我沸血族儿郎,自然会替我复仇。

    “阳向族,钢骨族,四臂族,还有掌目族,全部都会联合对付你神州。

    “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哈哈哈!”

    费宁宵毫无顾忌的狂笑,天空中乌云翻滚,疯狂摩擦,甚至有数不清的雷光在闪烁。

    哪怕是聂海钧的火焰,也有些挡不住费宁宵的狂笑声波,好不容易平息了一些地面,再次开始史无前例的地震。

    “哼,费宁宵你简直是在做梦。

    “就靠这些可笑的地震,就想摧毁我科研院的根基吗?

    “你贻笑大方。”

    聂海钧毫不留情的嗤笑道。

    ……

    “这个鬼脸沸血族也是个蠢货,他对地球科技的存储技术根本就一无所知。”

    苏越也跟着冷笑了一声。

    先别说他能不能能成功,就假设他可以成功。

    但费宁宵所能摧毁的,也仅仅是科研院的建筑而已。

    这里不是湿境,存储数据根本就用不着辈树皮那种原始的方式,几块硬盘,就可以存储海量的资料。

    而且这里是科研院,一定有更先进的军用存储设备。

    你只能摧毁建筑,根本无法摧毁数据。

    “不,苏越你错了!

    “他说的是真的,你可能对科研院的运转方式不了解。

    “在科研院的地下城,最少有10万科研人员。

    “在地下城里,还有数不清的武道科技设备。

    “这10万科研人员,如果死亡十分之一,可能科研院的很多项目,就会瘫痪最少四年,规模比你想象中的要大。

    “哪怕咱们有资料备份,可培养一个精通一切的科研人员,最少都要四年时间,甚至有些还需要熟练的操作。

    “科研人员是一方面。

    “你可能不知道,地下城里的很多气血类科研机械,是整个地球的孤本,有些机械的驱动源,是几百年来,神州武者冒死才弄回来的宝贝,有些宝贝哪怕在八族圣地也是圣物,想第二次拿到,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还有,神州虽然在各个城市都有庞大的武器和防具,以及丹药工厂,但这些工厂只是在生产一些旁枝末节的零件,真正的核心工厂,其实同样在科研院的地下城。

    “假如地下城一旦被摧毁,神州所面临的打击,绝对是堪称毁灭级。”

    苏越刚刚嘀咕了一句,他背上的武腾枫寒着嗓子说道。

    他说话的时候,苏越明显能感觉到一股寒冷。

    苏越心脏也砰砰直跳。

    好像,问题确实有些严重。

    “科研人员大量死亡,核心继续被摧毁,神州的气血工业,真的会瞬间倒退好多年。

    “而且神州还签署着大量的国外订单,到时候也面临着可怕的赔偿。

    “备份在数据库里的资料,甚至根本就拯救不了神州,毕竟科技要进步,这样才能不被世界甩在后面。

    “地球的其他四个国家,可一刻都没有松懈啊,他们一直想要超越神州。”

    武腾枫又说道。

    “十万科研人员,现在逃出来多少?”

    苏越嘶哑着嗓子问道。

    “应该,还不到三万吧,起码还有五万在地下城的避难处被困着。

    “灾难!

    “这次神州真的遭遇到灾难了,一个绝巅用一条命来对付神州,他们不可能没有布局。

    “环环相扣,这应该只是个开始,真正的杀招应该还在后面。”

    武腾枫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凝重。

    这时候,苏越也已经远远看到了东都市的避难所。

    这里同样距离东都市有一段距离,现在东都市的各个城门都已经进入全面警戒状态,普通人不可以进出。

    医疗人员正在疯狂赶来避难点。

    伤员很多。

    比苏越想象中的还要多。

    有一部分,是军团武者背着,背到这里。

    这部分是重伤,随时可能丧命的那种。

    还有一部分,是冒着坠石和地震的风险,一路上跌跌撞撞,冒死跑到了这里。

    这部分大多是气血武者,他们虽然不懂战法,但胜在体力还不错,但大部分也有轻伤。

    武腾枫说的没错。

    目前能逃到避难点的科研人员,还不到三万人。

    而在科研院庞大的地下城里,竟然还有六七万的科研人员。

    就算还有一到两万正在逃亡,那也还有五万被困啊。

    神州埋藏的这个地下城,到底有多大。

    “唉,神州就不该将一切都聚集在一起,早应该分散开的。”

    放下了昏迷伤员,苏越又扶着武腾枫也坐下。

    昏迷的伤员已经被医疗人员拖走。

    救治的顺序,第一就是昏迷武者,第二是重伤,武藤天只是出血过多,他被排列到第三批次。

    很明显,昏迷的人数太多,一时半会轮不到他。

    “苏越,你还是太天真。

    “科研院研究的重点是气血科技,在神州,有气血波动的地方本来就不多,这座地下城是波动最浓郁的地带。

    “而且神州防御力量有限,根本没办法将核心科技分散出去,更何况还有运输这一环,可谓是步步艰难,你可能还是有些低估阳向教的渗透力。

    “只有汇聚在一起,用神州最强的力量守护着,这才是最优的解决方案,否则被各个击破,神州将输的更惨。

    “咱们身处于战争年代,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安全。”

    武腾枫摇摇头,一声苦笑。

    官府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们根本没办法啊。

    如果科研院上空的第二防御罩可以多几个,他们也愿意将科技分散开来。

    可惜,第二防御罩,神州只有一个,还必须要依赖地下城运转。

    不是不选,也不是不聪明。

    而是根本就没得选。

    “抬走吧,抱歉!”

    这时候,苏越不远处,有个科研人员被担架抬走,他的脸上,覆盖着一层白布。

    苏越叹了口气。

    科研院的普通人太多,这场地震,早已经超越了科技时代的最高地震等级,关键科研院又在建筑密集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