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神农〕〔邪君的第一宠妃〕〔超级医生俏护士〕〔吞天战尊〕〔霍少的闪婚暖妻〕〔龙魔血帝〕〔迷之森林——鸟〕〔我有一册技能书〕〔我的物品能升级〕〔九转神龙诀〕〔诸天之仙帝归来〕〔重生宠婚:霍少,〕〔弃少归来〕〔最强黑心店主〕〔最强战士〕〔神医倾天下之莫惹〕〔水浒第一大官人〕〔透视邪医在山村〕〔丹武大帝〕〔联盟之我是大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99章 道门白字青,渡命战法
    现场一团乱,医疗工作者正在进行紧张的救治工作,一辆又一辆的救护车不断行驶而来,湛蓝色的车灯疯狂在昏暗的上空闪烁,数不清的简易病床铺开,远处是堆成了小山的医疗物品。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这里甚至已经成了一个小型的医院,甚至紧急外科创伤类的救治能力,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医院。

    要知道,救护车里都是附近市各个医院的顶级设备,医疗人员也是顶级外科医生。

    而苏越左顾右盼,一脸的茫然。

    我该干什么。

    就这么杵着?

    “苏越同学,您可以帮个忙吗?”

    就在这时候,震秦军团一个六品宗师走过来,他似乎是看出了苏越的茫然,心领神会的说道。

    “啊……可以,可以,我正好闲着没事干!”

    苏越连忙点头。

    自己不懂医疗,又没有受伤,想回去救人,可已经答应了赵庄猿,现在回去也不好意思,还是别添乱了。

    他还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候能帮帮忙,也是好事。

    站在这里太尴尬了。

    “这是止痛药,你可以帮着医疗人员去分发一下,顺便用气血帮一下重伤员溶解一下药效,很简单的。

    “伤员太多,条件艰苦,不可能人人都有时间输液,服用止痛药很关键,拜托了。”

    六品少将一脸凝重的将一桶胶囊递给苏越。

    真的是一桶,类似于饮水机上面的水桶。

    当然,每颗胶囊都有各自的小包装。

    “嗯,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苏越点点头。

    用气血帮伤员顺药,这很简单。

    有些伤员重伤昏迷,有些疼痛到无法吞咽,这时候用气血帮着顺药,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让药效在普通人体内扩散开来。

    这是潜能班时候就学习过的知识点,苏越一直都还没来得及用。

    “苏越同学,感谢你的帮忙,你的作用很重要。

    “千万别乱跑,千万要把止痛药送到每个伤员手里,这关系到不少生命的安危。

    “切记,不可以乱跑!”

    少将临走前,郑重的拍着苏越的肩膀,他再三叮嘱,甚至都有些啰嗦。

    “放心吧将军,我知道。”

    苏越一脸坚毅的点点头。

    不就是个送药任务嘛,一品的武者都能干,我堂堂四品,简直就是毛毛雨。

    终于,苏越的任务开始,他领着药桶开始发药。

    真的很简单。

    对于他来说,只要伤员还有一口气,他就可以让止痛药扩散。

    可突然,苏越感觉到了不对劲。

    不对啊。

    其他医疗武者送止痛药,都是一小包一小包,用完了再去领取,为什么只有我拎着一大桶。

    我怎么像是个油漆工啊。

    我是不是被套路了?

    苏越脑海中电光一闪,突然反应过来。

    这个少将专门给自己安排了这么繁琐的任务,会不会就是为了拖延着自己,让自己不去外面乱跑?

    苏越观察了一下,送止痛药的这种工作,真的不缺人,别说医疗人员,就是一些轻伤的气血武者都可以帮着送药,反正他们养伤的过程中也闲着无聊,自己完全多此一举。

    呕心沥血啊。

    苏越佩服震秦军团的心思。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为了让自己规矩点,为了让自己别乱跑。

    苏越突然有一种自己是扫把星的感觉。

    我就这么脆弱吗?

    苦笑一声,苏越也没有辜负震秦军团的任务,既然所有人都不希望自己乱跑,那咱也别给军部添乱,对付绝巅这种事情,自己确实也帮不上忙。

    “咦,李永珺没有出来?”

    苏越帮着几个重伤员服下止痛药,又扫视了一圈。

    他没有发现李永珺的身影。

    李永珺留下 shou之后,让自己今天来科研院找他,如果没意外,他应该是在地下城上班。

    该死。

    李永珺可能是被困到了地下城里。

    想到这里,苏越眺望着科研院,特别揪心。

    天空中的巨脸一直在狂笑,猩红色的阴云不断翻滚,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

    费宁宵虽然还没有冲破最外层的绝对防御,但脸上的表情很狰狞,也很嚣张,那是一种阴谋已经得逞之后的轻蔑。

    苏越心里总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如果仅仅是摧毁科研院的建筑,那地震确实是很有效的办法。

    但费宁宵身为一个绝巅,真的仅仅只有这一点点能耐?

    不应该。

    所以苏越很忧愁。

    “李永珺老哥,你可千万要逃出来啊,愿摇滚之神保佑你。”

    苏越祈祷了一句。

    回想起这个大肚腩的秃顶老哥一脸骄傲,说自己是摇滚青年的画面,苏越就一阵揪心。

    “尽量别乱动,你的伤不算太重……!”

    苏越目前正在救助的伤员,并不算濒危,起码他还可以活动,只是被玻璃和金属划的大出血而已。

    伤口很多,但明显都已经消毒缝针,而且也喷了凝血药剂。

    再服下止痛药后,就可以安心等痊愈了。

    他的伤口虽然多,但也只有几个触及到了动脉,不至于致命,甚至连疤痕都留不下几道。

    毕竟,以神州现在的医疗水平,这种创伤,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嗯,谢谢,你赶紧去救助其他人,我……噗……”

    然而。

    苏越再次确认了伤员没有大碍,他准备起身离开。

    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

    伤员原本是躺着的状态,他突然弹簧一样坐起来,竟然是一口鲜血喷了老远。

    幸亏苏越闪的快,这才没有被喷一脸。

    突如其来,毫无预兆。

    “对不起,我……”

    苏越连忙说道。

    他下意识就认为是自己的问题。

    难道是自己的气血波动太霸道了?

    可能是自己太马虎。

    可再一看,包裹在这个伤员身上的白色医疗绷带,已经全部被鲜血渗透成了猩红色,触目惊心。

    “痛……我痛……”

    伤员猛的抓住苏越的胳膊,两颗眼珠子充血,除了猩红之外,甚至有一种要在眼眶里炸裂的感觉。

    他的表情,令苏越都一阵胆寒。

    这时候,一股鲜血顺着伤员的胳膊,已经流淌在苏越手上,然后又滴落到地面。

    苏越一脸呆滞,他口干舌燥,大脑一片空白。

    不怪苏越慌乱,他根本就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

    好端端一个伤员,甚至都算不上重伤员,他的伤口已经缝合,已经凝血。

    可为什么突然就浑身鲜血,白色绷带直接被湿透。

    我到底做了什么?

    难道是我的气血有毒?

    苏越第一次这么六神无主,他擅长杀异族,擅长在阳向族的地盘横冲直撞,可唯独没有救助自己同胞的经验。

    “快来人……”

    苏越转头一声大喊。

    他怀疑自己的气血有问题,所以根本不敢继续用自己的气血去帮伤员。

    苏越得赶紧呼叫医疗人员。

    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伤员的生命力在疯狂流逝,如果救助不及时,很可能几分钟内死掉。

    血液流失的速度太快。

    然而,这一回头不要紧。

    苏越彻底被身后的场景,震撼到头皮发麻,整个人都彻底冰冷下来,他有一种坠入十八层地狱的感觉。

    血!

    时间之内,到处都是猩红的血。

    所有伤员都在哀嚎,不管是已经包扎好的伤员,还是捂着伤口,等待包扎的普通人,这一刻全部开始惨嚎。

    之前那些已经缝合的伤口,全部被崩裂。

    医疗人员疯了一样的给伤口喷凝血剂,但根本就没用。

    乱了。

    原来苏越身后的地方,早已经是一片大乱。

    根本就不是他照顾的这个伤员出了问题,也不是他的气血有问题。

    而是所有伤员的伤口都重新崩裂,所有凝血剂都彻底失效。

    看着眼前的世界,苏越犹如坠入修罗地狱,他瞠目结舌,震撼到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怎么会这样。

    神州的凝血剂,已经是世界一流,除了不能往湿境携带之外,在地球的效果绝对有效。

    其实苏越从科研院出来之前,也不小心被天空中落下的金属片擦伤了胳膊,那时候地震刚开始,他并没有用气血去防御,当然只是个小血痕,刚刚刮破皮而已,这种伤痕,在湿境和挠痒痒一样。

    苏越神州都没有察觉道。

    来到救助点,苏越被医疗人员强制喷射了止血剂。

    那时候,他的伤口几乎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就已经愈合。

    这就证明,凝血剂有效。

    咦!

    不对,我的伤口也崩裂了。

    苏越抬起手臂。

    果然,之前那个和猫挠一样的伤口,竟然是重新崩裂开来。

    苏越立刻运转体内气血。

    在湿境没有凝血剂的情况下,苏越可以通过气血去催动细胞活力,达到轻伤瞬间愈合的效果。

    其他人很难掌握这个能力,可对苏越来说并不难。

    然而。

    苏越运转气血,在抵达伤口的时候,竟然遭遇了一些微弱的抵抗。

    对。

    他伤口附近,似乎又什么东西在阻止自己凝血。

    而且这玩意很顽固,哪怕是以苏越的精纯气血,也一下子没有消灭这些东西。

    苏越皱着眉,全力将气血运转到手臂。

    终于。

    在苏越耗费了300多卡气血的时候,那些似有似无的东西,才被气血溶解。

    简直比谁一个五品异族都费劲。

    果然。

    没有了邪祟,在气血的辅助下,苏越的伤口很快就已经愈合。

    有东西在作祟。

    苏越愈合伤口,花费了大概40秒时间。

    这40多秒,他已经分析出一些事情。

    伤员的伤口重新崩裂,根本就不是止血剂和缝合消毒的失效,而是伤员们的伤口里,有很邪性的东西在作祟。

    该死!

    这么多的伤员,该怎么救助。

    苏越皱着眉,一颗心已经陷入绝望。

    他自己身上只有小小的一点点伤口,即便是这样,还耗费了300多卡气血去溶解。

    如果用气血去救助别人,花费的量应该是要超三倍,毕竟个体气环不同,会有相应的抵抗力。

    以苏越的气血量,他或许只能救一些皮外伤的轻伤员。

    自己脚下的伤员已经失血过多昏迷,苏越感知了一下脉搏,还没有死。

    苏越又用自己的气血去探测了一下伤员体内,他要看看邪祟有多少,或许自己可以尝试着救一下。

    然而。

    苏越直接绝望。

    如果说苏越体内的邪祟是一粒米,那伤员体内的邪祟,简直就是一锅米。

    累死他都不可能完全清除。

    苏越转头再一看,救助点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空气中到处充斥着血腥味,所有医疗人员都和疯了一样。

    他们改变医疗方案,尝试着用各种方法止血。

    没用。

    不管是缝合,还是止血喷雾,亦或者压迫法,甚至还火烧和冰冻这种极端的办法都用了。

    可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所有人的凝血功能似乎全部失效。

    伤员在哀嚎,有些昏迷,有些甚至已经死亡。

    医疗人员急的发狂,上级在怒骂下级,下级急的和蚂蚁一样,有两个年轻的医疗人员崩溃,跪在地上哭啼。

    他们一直在神州工作,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

    根本就没用。

    他们用冰qiang冻结了一具尸体。

    可哪怕已经成了尸体,冻结后的伤口,依然在流淌着鲜血。

    哪怕是死亡,都无法让鲜血凝固。

    原本井井有条的救助现场,从刚才的混乱,瞬间就陷入了现在的绝境。

    苏越转头一看。

    武腾枫躺在地上,一张脸和白纸一样,他虽然是轻伤,但一直大出血,身体也根本扛不住啊。

    唰!

    苏越一个闪烁,跑到武腾枫身旁,而后急忙用气血稳固武腾枫的伤口。

    而自己刚才负责的伤员,已经死亡。

    没办法。

    那个伤员是个普通人,而且受伤的部位在动脉,出血也比别人多,再加上他年纪也有些大,生命力也更虚弱一些。

    苏越根本无能为力。

    刚才那一瞬间,苏越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武腾老师,你坚持住啊,千万别晕过去。”

    苏越咬着牙,疯狂将气血灌注到武腾枫体内。

    能救一个算一个。

    武腾枫如果因为一些轻伤死亡,那苏越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我姓武,不是武藤!

    “苏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伤口止不住血。”

    有苏越的气血救助,武腾枫终于是恢复了一点点精神。

    震秦军团的武者虽然也想模仿苏越,但他们对气血的掌控力,和苏越根本没办法比较。

    几个武者用气血帮忙,结果弄巧成拙,反而加速了伤员出血,最终震秦军团严禁战斗武者用气血去救助。

    至于苏越,那是个意外,不提也罢。

    “我也不知道,但我怀疑是天上那个老牲口的把戏。”

    苏越咬牙切齿。

    他转头看着天幕。

    “哈哈哈哈,我费宁宵说你们神州科研院的罪人都要死,他们就一定会死,谁都逃不了,哈哈哈哈!

    “这个罪孽之地,沾满了湿境勇士的鲜血,这里的罪人,全部都该死。”

    费宁宵的狂笑声震天动地,科研院的地震还在持续,甚至有越演越烈之势。

    “费宁宵,你到底干了什么?”

    聂海钧怒吼。

    他虽然亲眼看不到救助点的情况,但通过耳朵里的耳机,已经听到了震秦军团的报告。

    这里是地球主场,他们可以借助一些科技的便利。

    “哈哈哈哈,我费宁宵说要废了你神州科研院,就一定会让这里生灵涂染。

    “现在只是开胃菜,等着吧,等着袁龙瀚来收拾残局,等着袁龙瀚无力回天,哈哈哈!”

    费宁宵的巨型头颅不断在扭曲,他只是在狂笑,并没有回答聂海钧的问题。

    ……

    远处,救助站听到费宁宵的狂笑,更是一片混乱。

    医疗团队又想出不少止血方案,但根本就无效。

    苏越用笨办法帮武腾枫止血,虽然有些效果,但他也被累的够呛。

    这还只是轻伤啊。

    武腾枫感激涕零,并且想和苏越义结金兰。

    这可是救命之恩啊。

    “这是沸血族的一种诅咒毒素,源头在绝巅体内,其作用就是剥夺人族的凝血功能。

    “医疗队别用科技手段了,只会徒增大家的痛苦。”

    也就在这时候,一群统一服装的长发青年走进来。

    为首的青年浓眉大眼,看上去就正气凌然,如雨夜的屋檐一样,让人心安。

    “你们是?”

    wai wei防守的震秦军团武者连忙阻拦。

    “放他们进来。

    “白字青先生,道门有没有什么办法?”

    震秦军团的少将走上前来,忧心忡忡的问道。

    道门的人来了,或许有解决的办法。

    “尽量试试吧,我不敢保证有效。”

    白字青点点头,随后一脸铁青的走到人群中央,同时他还在检查着伤员的伤口。

    “他就是道门的白字青?”

    苏越好奇的转头。

    还蛮帅的,这种帅并不是庸俗的帅,是很正气凌然的那种帅。

    形容不上来。

    他就像是一副山水画,帅的漫不经心,帅的理所当然。

    道门这一代的大师兄,果然名不虚传啊。

    单纯气质上,就已经碾压了白小龙和孟羊。

    比起自己来,也仅仅差一点点!

    苏越坚信,自己是那种惊心动魄的帅,光芒万丈,势不可挡的帅。

    ……

    “震秦军团的将军们,请你们立刻停止从第二护罩里往出运送伤员。

    “科研院上空的第二护罩已经被污染,那些伤员在污染源头内,还可以再支撑一会,如果擅自离开,依然会出现凝血能力消失的状况。

    “如果可以的话,就让他们暂时在震秦军团的第三护罩内躲着吧,那里地震波及不到,现在只有等袁龙瀚元帅和道尊前来,否则伤员冲出来也没用!”

    白字青检查了几个人后,又走到少将面前说道。

    “什么?

    “在第三护盾里才能安全?”

    少将一愣。

    震秦军团还在疯狂将伤员运输出来,可第三护盾的空间根本就不够啊。

    “您想多了。

    “并不是绝对安全,是暂时安全。

    “我暂时还不知道这污染到底多厉害,在第三护盾内,也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能多活一秒,就多拖延一秒吧。”

    白字青苦笑着摇摇头。

    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一个人中了箭,别拔箭的情况下,还能多支撑一会,离开第二护盾,就相当于冒然拔箭,死的更快。

    大庭广众之下,他没有再多说细节。

    这次的绝巅突袭,没有那么简单。

    沸血族绝巅负责来摧毁科研院。

    而在道门,阳向族、钢骨族和四臂族的绝巅,已经通过掌目族绝巅破开的临时虚空通道,直接降临道门。

    袁龙瀚他们得在道门阻挡三大绝巅,否则神州将生灵涂染。

    现在神州只能等待。

    虚空通道是临时通道,掌目族绝巅最多坚持两个小时。

    道门所有宗师都在对抗三大绝巅降临,所以也只能是他们这些小杂鱼来救助科研院。

    关于在第二护盾里能获得暂时安全,其实也是白字青纯粹的猜测。

    但愿能管用吧。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把伤员运输出来,死的更快。

    留在里面,还能有一线生机。

    白字青是道门大师兄,所以知道的细节也比较多。

    神州斩杀了苍疾,这其实只是阳向族的仇恨,本不该引起这么多绝巅跨越虚空通道来神州冒险。

    但神州还炸了整个八恒城,这就已经惹怒了整个八族圣地。

    八恒城都是贵族后代,据说八族圣地数不清的宗师,都跪请绝巅出山,去找神州复仇,有些过激的宗师甚至以死明志,他的全部后代都在八恒城被杀。

    这时候,地球其他国家,也已经被其他三族的绝巅在湿境拖延脚步,附近大国的绝巅,根本不可能来神州支援。

    袁龙瀚最近在道门,原本就是在商议防御方法。

    可谁能想到,八族圣地的脚步,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快很多。

    袁龙瀚和道尊更没想到,八族圣地找到了神州的命脉,他们想拔了神州科研院这颗心脏。

    不得不承认。

    牺牲一个即将死亡的沸血族绝巅,能抹平神州科研院,费宁宵也死得其所了。

    神州也是赶到了节骨眼。

    沸血族刚刚有个九品问鼎绝巅,这也坚定了费宁宵来送死的决心。

    只能说命运这次没有站在神州这一边。

    “嗯,我明白,我现在就汇报给赵庄猿中将!”

    少将点点头。

    他没办法擅作主张,最终的命令权,还得等赵庄猿下达。

    “拜托了!”

    白字青点点头,随后他走到伤员的中央地带,找了个空地盘膝坐下,而后直接就扔了上身的衣服。

    古铜色皮肤,身形匀称,肌肉并不夸张,是那种很匀称的线条。

    “道门弟子,先挑选重伤救治,立刻开始渡命针灸。”

    嗡!

    白字青话落,他身上立刻浮现出一层很淡的青色氤氲。

    原本血腥味冲天的救助点,顿时蔓延出一股丛林深处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遵命!”

    十几个道门弟子抱拳一拜。

    随后,他们各自从择兽腰包里拿出一个木盒子。

    咻咻咻!

    咻咻咻!

    眨眼时间,他们便从木盒子里取出针灸用的银针,随后二话不说就插在白字青上身的穴道里。

    再然后,这些弟子纷纷朝着还没有死去的重伤员掠去。

    咻!

    咻!

    咻!

    道门弟子直接撕裂重伤员的外衣,随后又将一根银zhen ci在他们穴道上。

    这时候,苏越在注意到,原来两根银针的中间,还有一根比头发丝还要细的透明丝线。

    一根透明丝线,连接着白字青和伤员。

    不对。

    应该是一个白字青,连接着大量的伤员。

    嗡!

    嗡!

    嗡!

    随着空气中一些细微的蜂鸣声出现,连通着白字青和伤员的丝线上,也蔓延出了很微弱的氤氲。

    道门弟子一个比一个忙。

    他们救助了一个伤员之后,又忙着链接下一个伤员。

    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白字青身上已经bei cha满了针灸银针,一眼看上去,简直就和个刺猬一样。

    而在救助点的地面上,漂浮着上百根的青色丝线。

    现在的白字青,简直就像个变压器,数不清的电线靠着他输出电量。

    全场都镇定下来。

    有效!

    只要被道门银zhen ci中穴位的伤员,伤口终于是再次凝固,不再喷血。

    这时候,医疗人员连忙给伤员注射造血药剂。

    虽然一时间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但也可能是救命的办法。

    噗!

    突然,白字青一口鲜血喷出去。

    苏越心里咯噔了一下。

    道门这个帅哥可能是气血透支过渡,支撑不住了。

    要知道,他身上可是插着超越百根的银针,每一根都在疯狂吞噬他的气血。

    其实在50根的时候,苏越就察觉到白字青有些痛苦。

    能撑到100多根,这家伙根本就是在玩命。

    可苏越也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啊。

    白字青吐血,全场医疗人员和军团武者都惊了一下。

    这个救星可千万别再出什么问题啊。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事!”

    白字青睁开眼睛,只是很平静的摇了摇头。

    他望着远处几具尸体,眼睛里只有惭愧,这种悲天悯人的状态,令人动容。

    可白字青不满足。

    虽然有自己的救助,但依然还是死了几个伤员。

    “道门弟子,继续找穴位。”

    随后,白字青又道。

    “师兄,已经到极限了,你哪怕是渡命体,也坚持不住了。”

    这时候,一个道门弟子寒着脸喊道。

    苏越心里也格外赞同。

    真的扛不住了,虽然苏越不知道这个渡命体是什么东西,但白字青压气环五品,气血也就在5000卡左右浮动,压气环武者没有那么容易突破,不管外界传言的多么神,甚至还有传言白字青五品巅峰。

    这根本不可能,苏越一眼就能看穿本质。

    他终究不是宗师。

    这种极限的压榨,简直是要命。

    “再扎十针,能多救一个算一个。

    “只要20分钟,我就可以彻底驱逐第一个伤员的诅咒感染,慢慢都可以救回来。”

    白字青摇摇头,坚持自己的话。

    每个伤员的感染程度不同,所以白字青驱逐诅咒的时间也不同。

    只要一个能痊愈,他就可以抽出手来,救助下一个。

    多扎十针,就是十条命。

    所幸,医疗队也找到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可以暂时望梅止渴。

    他们用激活血液的注射剂,维持着伤员的心跳。

    但这种方法也就最多坚持十几分钟,时间再长点,伤员甚至死的更快,这其实是一种透支生命的赌博。

    假如白字青能全救了,就皆大欢喜。

    救不了。

    就只能登记为烈士了。

    “遵命!”

    道门的礼法很严苛。

    虽然弟子们一万个不愿意扎针,但在白字青的命令下,他们又不得不从命。

    由于身上穴位不够,这次的银针,直接针灸到了白字青的脑门上。

    苏越在远处看着都渗人。

    但他又佩服白字青这哥们的无私无畏。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苏越心里清楚,白字青稍有闪失,他自己都可能会丧命。

    这真的是在刀尖上奔跑。

    “武腾老师,你知道什么是渡命体吗?”

    苏越小声问道。

    “渡命体是道门的一种战法,救死扶伤用的,这需要从小就泡在药缸里修炼。

    “医疗战法,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难的战法,咱们普通武者根本就学不会,哪怕是清心寡欲的道门,这一代也只有白字青能精通。

    “医疗战法和科技医疗不一样,是通过针灸术,用自己的渡命气血,直接去驱逐别人体内的毒素。”

    武腾枫解释道。

    “有这么难吗?”

    苏越皱着眉。

    他有点不信邪啊,可惜,自己别说修炼,甚至都没有接触过医疗战法。

    “难不难先别提,你在湿境也混了这么久,听说过那个湿境武者懂医疗战法吗?”

    武腾枫没多解释,直接是反问了一句。

    闻言,苏越一愣。

    确实!

    似乎是没有。

    这句话,真的是问到了苏越的灵魂深处。

    对啊。

    武道文明是从湿境而来,可异族武者,为什么从来不修炼医疗战法。

    想来想去,可能只有一个原因。

    太难了。

    “武腾老师,我能帮什么忙吗?”

    一桶止痛药没了效果,苏越也驱逐了武腾枫体内的诅咒,他一时间又闲了下来。

    看着白字青这哥们这么努力,苏越也坐不住啊。

    “你可以兼职一下保安。”

    武腾枫道。

    “震秦军团这么多人,用不着我啊。

    “武腾老师,科研院有没有渡命体战法的资料,我想看看。”

    苏越突然神神秘秘的说道。

    ……

    今天就一更吧,也接近万字了,懒得分章。

    高武27世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六宫凤华〕〔穿梭时空的侠客〕〔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