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特种兵〕〔重生豪门:霍少暖〕〔地球求生指南〕〔厉少宠妻入骨〕〔女王幽荧〕〔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我的漫画家攻略〕〔三国之巅峰召唤〕〔朕有帝皇之气〕〔亿万老婆,你好甜〕〔史上最强血脉〕〔都市阴阳师(都市〕〔乡村小郎中〕〔一胎二宝,总裁追〕〔痴鸡大师〕〔魔邪之主〕〔诸天降临现实〕〔爹地你别跑安盛夏〕〔神武变〕〔修真狂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02章 道门援军
    简单的消毒之后,银针继续刺入其他等待救助的伤员体内。

    现在的消毒技术成熟,而且气血本来也有杀菌能力,也不可能感染什么细菌。

    白字青自己体内的银针根本就没有拔。

    唰唰唰唰!

    道门弟子的速度极快。

    不到一秒时间,第二批伤员已经得到了救助。

    “大师兄,你身体扛得住吗?”

    一个弟子皱着眉问道。

    这种强度下,强行运转渡命战法,简直是要命。

    大师兄哪怕是再强,也一定很痛苦。

    “我没事……噗……没事……”

    白字青话落,就吐了一小口鲜血。

    道门弟子们还想说什么,但白字青一个眼神制止了他们。

    说那么多也没用,反正自己不可能停下来。

    还显得道门话多。

    “医生,帮我挂个吊瓶,来点可以补充营养的液体吧,可能有点低血糖了。”

    突然,白字青又说道。

    道门老吃素,持久力有点不够。

    或许也可能是精神力透支的太厉害,白字青还得依靠科学的力量。

    “好!”

    顿时间,五瓶液体挂在白字青头顶。

    果然。

    随着液体进入体内,他那张惨白的脸,恢复了一丝红润。

    输液还是有效的。

    “道门的兄弟,帮我也再链接一个伤员吧。”

    这时候,苏越也开口说道。

    他体内压缩着价值一亿多的丹药,刚才根本就没有浪费多少。

    “苏越,你还能救人?”

    七师弟一脸错愕。

    是不是有些逞能啊。

    没有道鼎的情况下,普通武者体内压缩的丹药,不可能太多。

    能救一个伤员,已经够苏越厉害了。

    虽然七师弟很佩服苏越,但咱们还得实事求是的做事情,不可以逞能。

    “气血还凑合,麻烦了。”

    苏越深吸一口气,同时点了点头。

    回过神来之后,他思维放松了不少,刚才脑袋都差点炸了。

    看来突破极限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确定?”

    七师弟再次确认。

    他到也不是找茬,就是觉得科学一点。

    苏越的行径有些反科学。

    这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合理的。

    “七师弟,从现在开始,苏越让你干什么,你就帮着干点什么吧?可以别说话了吗?没意义的。”

    一旁白字青气的肚子疼。

    这个七师弟怎么就这么固执。

    你已经被苏越打了多少次脸,咋还不信邪呢。

    他既然让你去扎针,就明显是有把握,你非要废话连篇。

    其他人也一脸古怪的看着七师弟。

    确实,这孩子话太多。

    都什么时候了,死马当活马医,质疑这么多干什么。

    “我只是觉得不合理嘛!”

    七师弟嘀咕了一声,随后将链接着苏越穴位的银针,刺向了另一个伤员。

    氤氲亮。

    也就不到一分钟时间,苏越手下的第二个伤员,也彻底伤愈。

    安置点再次响起一阵欢呼。

    七师弟被震撼到哑口无言。

    苏越果然是个反科学的怪物。

    他救治的数量虽然不如大师兄,但速度简直是快的一批,和开了挂一样。

    太反科学。

    “下一个!”

    苏越也没有废话,他瞳孔一闪,直接开口说道。

    说实话,每次全力催动渡命战法的时候,他脑袋都特别沉重。

    果然。

    救人比杀人更难。

    催动这种医疗战法,特别的耗费心神,同时还得小心翼翼,毕竟伤员的经脉还是太太脆弱。

    可即便头疼,自己也得坚持。

    躺在简易病床上的伤员,还是一眼望不到头。

    而且还有一个坏消息。

    第三护罩的位置,已经人满为患。

    甚至震秦军团维持秩序的战斗武者,都已经离开第三护罩,将位置留给了伤员。

    天空中,费宁宵的巨脸还在狂笑。

    三大九品的轰杀连绵不绝,可目前还是没有任何斩杀费宁宵的征兆。

    虽然那张大脸上的伤痕更多,血液也如暴雨一样落下,但他距离死亡还很远。

    “还要继续?你……算了,我不说了。”

    七师弟闻言,刚准备再次质问一句。

    他本就就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也没有什么恶意。

    但看到大师兄警告的眼神,他及时闭嘴。

    我不说话。

    我安静的做事情。

    这样不容易被打脸。

    挑选第三个伤者的时候,七师弟并没有找重伤员,他觉得苏越的气血到了极限,就找了个轻伤,免得苏越浪费时间。

    然而,七师弟再次开始怀疑人生。

    从他插入银针,到伤员伤愈再拔针,一共也就过去了几十秒时间。

    简直快到不可思议。

    “还是先找重伤员吧,轻伤员还可以再支撑一会。”

    苏越皱眉提醒道。

    “好吧!”

    这时候,七师弟也不再质疑苏越反科学了。

    可能在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常理科研。

    不公平啊。

    为什么我就没有这么流弊的能力?

    明明都是人,而且我还比他帅。

    七师弟百思不得其解。

    ……

    不知不觉,又是十几分钟过去。

    苏越和白字青逐渐控制住了救治的节奏。

    经过这段宝贵的时间拖延,医院也研制出了造血能力更强的药剂。

    虽然还是无法对抗感染,但对轻伤有了一定的拖延能力。

    感染只会令人丧失凝血能力,轻伤的失血量,一时半会死不了人。

    安置点重伤的数量也在急剧减少,这段时间也没有最新的死亡报告。

    由于医院拿来了最新的造血药剂,第三护罩里的轻伤员,也可以在护送下勉强出来。

    离开第二护罩,会丧失凝血能力,但为了腾出位置,他们也不得不冒险。

    第三护罩内的空间,得留给更需要的人。

    还有很多医疗人员义无反顾的前方地震中央,去紧急救治重伤员,这些人不惧危险,简直是偏向虎山行的典范。

    无谓之心,令人敬佩。

    “如果局面一直可以维持到这样,那就好了,咱们可以等待大元帅来救人!”

    武腾枫在旁边照顾着苏越,不断给他擦汗,安抚着他的情绪。

    其实苏越除了头疼一点,暂时也没有什么大碍。

    而七师弟已经被苏越震撼到木然。

    他怀疑苏越体内也有道鼎。

    这种实力,毫无逻辑性可言。

    “这里的情况怎么样?”

    就在这时候,远处狂风呼啸,随着一道急匆匆的声音落下,道门一个宗师奔袭过来。

    援军到。

    古非子环顾了一圈,一脸焦急。

    道门被异族三大绝巅联手轰击,元字辈一代的长老和道尊,正面阻挡绝巅,古子辈二代宗师们,都要联手催动护山圣器。

    大概半个小时前,白字青传回消息,让道门来一个精通渡命战法的古子辈宗师。

    道门现在压力太大,最终众人决定,让古非子一个人赶来。

    没办法,实在腾不出人手。

    “伤员被绝巅气息感染伤口,需要用渡命战法救助,师叔,请立刻救人。”

    白字青道。

    看到是古非子前来,白字青暗中吐出一口浊气。

    如果没意外的话,科研院的人命,这次是救下来。

    自己在修炼渡命战法的时候,没少得到古非子师叔的指点。

    他虽然只是七品,实力在古字辈长辈中并不太出众,但论渡命战法,古非子师叔绝对是奇才。

    “嗯,知道了!”

    撕拉!

    话落,古非子盘膝而坐,他没有浪费时间,气血波动立刻浮现出来。

    顿时间,道门弟子不约而同的冲上去,将一枚枚银针刺在师叔穴位之上。

    精准,且毫不留情。

    顷刻间,古非子成了刺猬。

    宗师不愧是宗师,他身上所刺的银针,比白字青还要多一倍。

    顿时间,第二批的200多名伤员,在古非子的救助下,开始恢复伤势。

    “果然,是绝巅的气血感染,”

    “幸好有绝对防御,否则毒性会比现在厉害几十倍。”

    古非子感知了一下,顿时皱着眉说道。

    他是宗师,判断的细节比白字青还要精确。

    同时,天空中那张巨脸,也给了古非子极大的压迫。

    也不知道掌目族宗师什么时候失败,科研院的灾祸,只能等袁龙瀚赶过来收拾。

    道门是神州的第一屏障。

    可恨,异族的目标却是科研院。

    神州千算万算,根本没算到,一个沸血族的绝巅,竟然会来选择换命。

    随后,古非子又看到了苏越。

    说实话,他被下了一跳。

    苏越只能操控一根银针,明显只是将渡命战法修炼到了第四层。

    对道门外的武者来说,这已经是极致。

    可苏越对渡命战法的操控简直太娴熟,不提其他的强度,仅仅是论速度,他比自己都不遑多让。

    这是个绝对的天才。

    “青王之子苏越,果然名不虚传。”

    古非子见过苏越的照片,所以轻易就认出了苏越。

    随后,他又由衷的夸赞了一句。

    “运气罢了,多亏白兄的注解,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

    “多谢道门来救人啊。”

    苏越也点点头。

    古非子加上白字青,同时可以救助300多人,这其实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

    这样一来,重伤者的数量就可以极大的得到控制。

    当然,自己也不能放松。

    “震秦军团的朋友,请立刻将第三护罩内的所有重伤员,全部都运输出来。

    “在运输的过程中,费宁宵可能会使用什么把戏,尽量快的运输出来。

    “我总有一种预感,费宁宵堂堂一个绝巅,他的手段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

    古非子又观察了几分钟战场,当机立断的下达命令。

    其实之前白字青的方案是对的。

    将伤者滞留在第二护罩内,可以免去感染暴发。

    但现在他这个援军到来,重伤者就不至于瞬间死去,这些伤者最佳的救助方案,是离开第三护盾。

    同时,地下城上来的武者,也得赶紧进入第三护盾过渡。

    内外需要一个平衡,假如一窝蜂全出来,也不是个好办法。

    谁都没有察觉到,其实第二护盾和第三护盾的夹层里,已经出现了一些旋风。

    这些旋风夹杂着建筑垃圾,随时都可以让科研人员受伤。

    所以现在地下城的人,陷入了两难。

    他们如果爬上来,很可能会被满天飞舞的各种碎石金属击中。

    可继续留在地下城,又随时可能会被坍塌的建筑所掩埋。

    偏偏震秦军团的武者数量不够。

    他们要维持第三护罩运转,还要在地下城的各个入口,维持秩序,以免出现混乱。

    而唯一的一个八品中将,目前是第三护罩的主要能量源,他除了守护,暂时什么都做不到。

    “明白!”

    少将立刻将安置点的情况汇报给赵庄猿。

    能减轻压力,是好事。

    ……

    战场中心。

    赵庄猿扛着整个第三护罩,他气血虽然不至于崩溃,但思想已经扛不住了。

    地下城那么多科研人员被围困。

    第三护罩里的伤员太多,偏偏又不敢运输出去。

    可更恶劣的事情还在上演。

    可能是费宁宵逐渐适应了第一护盾和第二护盾的强度,他的绝巅气血渗透在科研院上空,混乱还在继续往护罩内部渗透。

    之前那些似有似无的诅咒血雾,现在已经更加浓郁。

    第二护罩内的旋风源,就是这些血雾。

    情况越来越糟糕。

    而且随着地震的频率增加,地下城的建筑也在逐渐奔溃,虽然地下城的防震等级极高,但也经不住源源不断的气血冲击,终究是有个极限。

    这简直就是绝境。

    这时候。

    安置点的一个少将,及时传来了消息,原来是道门的援军赶来,安置点外的伤员,已经可以得到有效治疗。

    第三护罩里积压的伤员,终于可以运输出去了。

    这简直是解脱。

    “所有武者都听令,立刻不留余力的将伤员运输到安置点,立刻!”

    赵庄猿一声令下,声浪回荡在第二护罩内,甚至连暴风的声音都已经压制。

    “明白!”

    顿时间,不少武者放下了手头的事情,直接拎着好几个伤员,不顾一切的冲向外界。

    他们内心也是狂喜。

    唰唰唰!

    唰唰!

    一道道身形闪烁出去,甚至留下不少残影,武者们都疯了。

    效率很高,第三护罩内的伤员,大量被运输出去。

    这样一来,被困在地下城的医疗人员,在军部武者们的安排下,也开始井然有序的撤离到第三护罩内。

    当然,还有一些没有受伤的科研人员,也冒着风险,险之又险的冲击出来。

    他们是幸运儿。

    “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赵庄猿看着源源不断的伤员被运输出去,他狠狠呼出一口浊气。

    这种压力,简直能让人瞬间崩溃。

    如果费宁宵不继续作妖,理论上科研院的科研人员,可以最大化的活下来。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地下城快坚持不住了。

    如果一旦坍塌,神州的大量仪器将报废。

    到时候,损失的钱财,可能根本就无法用数字来统计,那会让神州元气大伤。

    而且是无法挽回的那种伤。

    ……

    “情况终于稳定了,但愿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不过有三个九品牵制着,我估计费宁宵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但这畜生一直在笑什么,脑残嘛!”

    苏越盯着上空的巨脸,喃喃自语。

    随着古非子到来,第二护罩内的宗师们,也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不断将伤员运输出来。

    古非子和白字青的救人速度很快,苏越自己也可以救人。

    再加上科研院的造血药剂,应该不会再有伤员死去。

    随着第一批伤员到来,安置点的医疗人员开始疯狂忙碌。

    所有人都忙的热火朝天,这场发生在神州内部的战争,令很多从不上战场的武者,都有了一种致命的紧迫感。

    同时,也给了很多气血武者极大的压迫。

    原来,世界并不太平。

    哪怕不为国家,也得为自己再修炼修炼。

    关键时候救命啊。

    “咦,我怎么回不去了!”

    突然,远处一个宗师喊道。

    “我也进不去!”

    第二个宗师也惊呼道。

    苏越猛地抬头看去。

    果然。

    运输伤员的宗师回到第二护盾的时候,竟然是无法穿透那层变了颜色的防御。

    在东都市上空,笼罩着最大的绝对防御,目前所有人都在绝对防御内。

    而第二护盾,就罩在科研院上空。

    目前所有的宗师,都被卡在这里,根本就回不去。

    那层守护着科研院的护盾,突然连人族都开始拦截。

    一个又一个宗师少将返回去,可他们全部无法突破护罩。

    “我们可以进去!”

    随后,一些低阶武者顺利穿越护罩。

    “我为什么进不去?”

    然而,还有一些五品武者,同样无法穿越护罩。

    顿时间,第二护罩前大乱。

    宗师们着急要回去,他们得继续维持地下城的安全。

    可想尽办法,谁也回不去。

    虽然低阶武者可以回去,但他们实力终究是不够。

    当然,还有一些低阶武者被卡在门外,他们同样进不去。

    没多久,人们总结出了规律。

    那些可以穿梭护盾的低阶武者,是之前就已经在里面的武者。

    无法进入的武者,是之前从来没有踏入过护盾,是新来的支援武者。

    “第二护罩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安置点的少将也一脸焦急。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掉落,他浑身那个毛孔都在颤抖。

    这可能是灾难的开始。

    苏越通过武腾枫的联络器,也了解了所有事情。

    确实。

    第二护盾出问题了。

    宗师武者,全部无法进入科研院内部。

    低阶武者,有一批人可以进去。

    这批人,是之前从科研院离开的武者,他们可以返回去,可能是身上沾染了费宁宵的气息,护盾没有阻拦。

    而新来支援的低阶武者,和宗师们一个待遇,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果然。

    费宁宵没有那么简单。

    他一肚子坏水,不知道在酝酿什么,该来的灾祸还是会来。

    由于刚才不少宗师送伤员出来,现在的第二护盾内,只剩下了五个宗师在维持第三护盾的运转。

    他们五个人,几乎和雕塑一样,根本就不能移动。

    仅仅是一些低阶武者,很难维持地下城的秩序,更别说防御地下城被撕裂的入口。

    面对越来越恐怖的狂风,这些低阶武者甚至自身难保,有些武者自己都受了些轻伤。

    ……

    “哈哈哈哈!

    “你们三个九品,继续轰击本尊吧。

    “之前本尊的血要渗透第二护盾,还有点艰难,但现在本尊伤口里混合了你们神州的气息,这样一来,你们的第二护盾,就已经被本尊侵蚀了一部分。

    “怎么样,援军进不去的滋味,很绝望吧!”

    正在震秦军团一筹莫展的时候,天空回荡起了极度轻蔑的狂笑。

    顿时间,正在疯狂输出的三个九品,立刻制止了轰击。

    莫其正他们看着颜色越加深红的第二护盾,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确实。

    费宁宵这畜生,可能利用了自己的九品气息。

    原本他的鲜血没有这种穿透性。

    “来啊,继续杀,本尊今天来神州,只求一死。”

    费宁宵讥笑着三个九品,笑声回荡在苍穹,激起一道又一道的波纹。

    而第二护盾内的狂风,彻底失控。

    王野拓他们简直要发疯。

    现在的费宁宵,简直成了一坨大便。

    你稍微碰一下,就会溅你一脸。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