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首席的盛婚夫〕〔追求永生路迢迢〕〔最废女婿〕〔异度生存指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早好霍同学〕〔遇见你我无路可退〕〔英雄之诗〕〔鸽力无穷〕〔别把牧师当奶妈〕〔全息DNF之神级辅助〕〔次元墙破碎的世界〕〔深渊公寓〕〔我的枪战梦想〕〔猎魔逆天录〕〔车神代言人〕〔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美女总裁的极品兵〕〔承包大明〕〔神圣罗马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03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战况陷入了僵持,除了费宁宵的狂笑在长空回荡外,全场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哪怕是浑身绷带的伤员,都皆是咬牙切齿,狠狠怒视着沸血族这个畜生,根本就没有喊痛的声音。

    人们似乎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只要喊痛,似乎就输给了异族一样。

    王野拓他们三个九品踏空围困着费宁宵,各个眉头不展,他们在思考着接下来的战斗该怎么打。

    刚才他们收到了来自道门的消息,可能袁龙瀚元帅的一个小时后,才能赶来支援。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能拖延费宁宵一个小时,且尽量保持科研院的安全。

    首先。

    地震无法阻挡。

    费宁宵燃烧绝巅之力,引动了方圆三百里的深层土壤撞击,科研院是震心。

    也幸亏科研院在建成之初,就耗费了数不清的物资加固,原本就防御着天然地震,否则早就塌了,哪怕并不是震中的东都市,现在都在承受着不同程度的余震波及。

    当然,东都市暂时没有人员伤亡,目前只有一些老楼倾斜,不过在侦捕局的维持下,基本的秩序还没有乱。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科研院地下城的设备,还暂时没有损坏。

    地面上的一些泥土坍塌,也只是表面而已。

    地下城有三个入口,现在分别有三个六品少将在守护,每人守护一道入口。

    其实仅仅是地震,三个九品并不是太担心。

    他们刚才之所以不惜一切的疯狂轰击费宁宵,也并不是因为想杀他,毕竟绝巅很难被杀死,三人有自知之明。

    王野拓他们有另一个发现。

    只要费宁宵承受的轰击,超过一个临界点,他引动的地震波动就会减弱不少,可能是有些顾此薄彼,毕竟绝巅也不是神仙。

    如果可以源源不断的轰击费宁宵,那就可以让地下城再坚持差不多一个小时。

    可现在糟糕了。

    由于第二护盾被费宁宵感染,三个九品根本就不敢去轰击。

    地震波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大力度。

    这样一来,地下城连半小时都承受不了。

    进退两难。

    不打!

    地下城迟早会坍塌。

    打!

    第二护盾内的狂风,还会进一步扩大,再过一会,可能第三护盾都会被摧毁。

    而且费宁宵的血液继续蔓延下去,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情。

    到时候,被困在科研院的科研人员,几乎没有人可以活下去。

    第二护盾内,宗师人数只有八人。

    三个六品少将在镇守地下城的三道入口。

    剩余五个宗师,包括赵庄猿在内,还要维持第三护盾的运转。

    没有外来援军的情况下,伤员在血色暴风中根本就不可能被运输出去。

    该死的费宁宵,他到底布局着什么阴谋。

    为什么第二护盾连人族都会阻挡。

    这简直是釜底抽薪,让人绝望。

    那些可以自由出入的低阶武者,战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狂风之中,这些人自身难保,更别说救人了。

    ……

    呼呼呼!

    呼呼呼呼!

    第二护盾内,狂风呼啸,犹如万鬼哭嚎,令人毛骨悚然。

    战场依旧在僵持。

    安置点有白字青和古非子,以及苏越的努力,几乎不可能再有死亡出现,伤员可以安心等待救治。

    第二护盾外。

    所有赶来支援的宗师们都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冲击,所有人都在想办法,都在努力去破开第二护盾的阻拦。

    可恨。

    第二护盾不知道承受着什么样的侵蚀,现在已经失控,成了一道任何人都无法迈过的天堑。

    而第二护盾内,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三个九品不敢冒然轰杀费宁宵。

    所以地震越来越厉害,这样一来,地下城的伤员也越来越多。

    虽然地下城不会坍塌,但很多建筑依然会坠落,科研人员难免会受伤。

    第三护盾风雨飘摇,此刻也在被疯狂的飓风冲击着,摇摇欲坠的状态,让很多人不禁捏了把汗。

    地下城的伤员不敢爬上来。

    第三护盾里的伤员,又运输不出去。

    战局陷入了对人族最不利的状态。

    接下来,科研院似乎只能等着地下城被地震轰破,等待失败的结局。

    “该死,陷入死局了。”

    苏越刚刚救了一个重伤员,趁着休息的空隙,也眺望了一眼远方。

    数不清的援军聚集在第二护盾前,可哪怕人族有再多的人,可根本就进不去啊。

    这种感觉让人绝望。

    而且那层护盾的颜色,也已经越来越深邃。

    从之前的浅红,已经被染成了现在的深红。

    最可怕的,还是护盾里来回呼啸的恐怖飓风。

    这道飓风都夹杂着建筑垃圾,旋转的时候,比绞肉机还要恐怖,简直就是杀人利器。

    “不妙,真的不妙啊!”

    武腾枫也咬牙切齿的瞪着费宁宵。

    如果再想不到办法,这畜生就真的要摧毁神州的百年科研基础了。

    ……

    “哈哈哈哈,你们三个九品不是很狂吗?本尊今日不还手,欢迎你们来屠绝巅!

    “咦,怎么不敢了?

    “你们之前斩杀苍疾的时候,一个个不是都特别的狂妄吗?为什么现在不狂了?

    “来啊,拿出你们之前的气魄,来杀了本尊。

    “来,谁敢上前,来取本尊头颅。

    “哈哈哈哈,简直是一群懦夫,袁龙瀚养的杂鱼兵,全是懦夫!”

    ……

    费宁宵的狂笑源源不断的回荡,他犹如一个失心疯,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又胡言乱语。

    燕晨云忍无可忍,又朝着费宁宵斩出一刀。

    可下一招,就被王野拓阻拦。

    这一次,他们看得特别清楚。

    燕晨云一刀落下,在费宁宵的脑袋上斩出一刀豁口,后者确实是没有防御。

    顿时间,大坨粘稠的血液,不断滴落砸在第一护盾。

    第一护盾是神州最强的绝对防御,他的催动者是聂海钧和保安队的宗师,所以第一护盾阻拦了大量的鲜血渗透。

    但百密一疏。

    终究还是有不少血雾渗透下去,最终落到了第二护盾。

    费宁宵毕竟是绝巅。

    绝对防御能挡住他降临,已经是很恐怖的成就,这些渗透的血雾,护罩根本就无能为力。

    燕晨云束手无策,被气的浑身颤抖。

    正在与费宁宵对战的所有宗师,都被气的脸色铁青,几乎窒息。

    ……

    “师叔,真的没办法吗?”

    安置点。

    白字青一边在救助伤员,一边忧心忡忡的问古非子。

    通过一些影像资料,安置点也可以清晰的看到天空中的战斗。

    在座都是聪明人,他们都意识到了神州所面临的危机。

    “唉,除了等袁龙瀚元帅回来,没有任何办法。

    “咱们可是在对付一个绝巅啊,能挡住他祸害东都市,已经足够了不起了。”

    古非子苦着脸摇摇头。

    神州最近一段时间节节胜利,似乎已经忘记了失败的滋味,忘记了被异族支配的恐惧。

    其实,战争原本就是胜败各半。

    天下,根本就没有战无不胜的军队。

    特别是面对一个有心寻思的绝巅,对方是来同归于尽的。

    有些失败,你不想承受,但却由不得你。

    苏越咬着嘴唇。

    他也在想解决办法,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死局。

    自己只是个弱小的四品,更是什么忙都帮不上。

    他其实想冲进狂风里,将第三护盾的科研人员运输出来。

    可不行。

    苏越到不是怕自己受伤,而是他根本不可能彻底保护伤员。

    而且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又能救出来多少?

    再说。

    燕晨云不会同意自己去冒险。

    赵庄猿也不会同意。

    “咦,你们看,第二护盾里的狂风停了。”

    这时候,突然有人尖叫一声。

    果然,所有人都顿时一脸愕然。

    “嗯?真的停了!”

    苏越眼珠子一缩,也皱着眉嘀咕道。

    就是一个刹那的时间,第二护罩内,原本鬼哭神嚎的狂风,戛然而止。

    费宁宵停止了大笑。

    飓风不再呼啸。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所有人都一脸呆滞。

    这一瞬间,全世界似乎都被定格在了一张纸上。

    那可是狂风啊。

    说停就停,停的毫无道理。

    就连之前被狂风席卷在天空上的所有建筑垃圾,都一刹那落在地上,毫无动静。

    咚咚!

    咚咚!

    世界寂静了几个呼吸,每个人的心脏都在剧烈跳动。

    ……

    “咱们,赢了吗?”

    安置点,一个不久前才从科研院逃出来的伤员,颤抖着嗓子问道。

    “可能,是赢了吧!”

    旁边一个震秦军团的五品统领点点头。

    现在看来,似乎也只有这一个解释。

    狂风骤停。

    地震也不再持续。

    甚至费宁宵那张丑陋的巨脸,也定格在空中,难看的可怕。

    第三护盾内的伤员,已经抓紧时间往外冲击。

    有几个轻伤员跑的块,率先离开第二护盾,终于是离开了科研院范围。

    外界的武者虽然还是无法进入,但他们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可苏越皱着眉,死死盯着费宁宵那颗巨大的头颅。

    不对劲。

    眼前的一切,根本就不对劲。

    这一刻,苏越眼前有些恍惚。

    虽然费宁宵那颗头颅依旧挂在天空,但苏越似乎看不到他了。

    这种感觉很诡异。

    犹如是海市蜃楼。

    ……

    “费宁宵,你又在搞什么鬼。”

    王野拓寒着脸,一声怒骂。

    他们三个绝巅也感觉到了费宁宵的诡异。

    这张脸虽然还是绝巅的气息,但确实给人一种丧失了灵魂的感觉。

    但三个九品还是不敢冒然去轰杀费宁宵。

    狂风好不容易停息,现在正是伤员加速离开的时刻。

    别说第三护盾内。

    即便是地下城里面,也有不少伤员被趁机运输出来。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莫其正脚下雷电疯狂闪烁,他心脏狂跳,胳膊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赵将军,咱们赢了吗?”

    第三护盾。

    一个六品少将问赵庄猿。

    其余几个少将也一脸惊喜。

    狂风骤停。

    地震停歇。

    再有十几分钟,地面上的伤员,就可以全部运输出去了。

    然而。

    赵庄猿也紧紧捏着拳头,他眉头紧皱,根本就没有说话。

    谁都没有察觉到。

    赵庄猿的额头,已经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天幕上空。

    聂海钧的手掌也在微微颤抖。

    他冷冷盯着费宁宵的巨脸,心神不宁。

    可能,费宁宵这畜生,又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第一护盾下,保安队每个人的脸色都极其难看,王千蛋由于气血燃烧的太快,皮包骨头,简直已经消瘦到没了人形。

    这就是对抗绝巅的下场。

    强者们的心情,没有一个人能放松下来。

    ……

    安置点。

    已经有不少武者开始欢呼。

    神州赢了。

    那个所谓的沸血族绝巅,看上去其实也不堪一击。

    这时候,又一批伤员被运输过来。

    “苏越,咱们赢了,对吧!”

    武腾枫强行压抑着自己的喜悦,很凝重的看着苏越问道。

    “没有!”

    苏越脸色比之前还要铁青,简直和生锈的秤砣一样。

    他斩钉截铁的摇摇头。

    “不可能吧,如果没有胜利,那为什么费宁宵不说话了?”

    武腾枫被苏越惊了一下。

    苏越现在的表情,简直和上刑场的死刑犯一样。

    你好歹也是在战场上杀过宗师的强者,怎么会被惊吓成这副德行。

    小朋友。

    自信一点啊,别这么丧气。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苏越死死捏着拳头。

    他其实也没有超强的感知力,更没有什么料敌先知的本事。

    直觉。

    一切都仅仅只是直觉。

    苍疾一个刚刚突破的绝巅,就已经那么难杀。

    而费宁宵可是纵横了上百年的恐怖绝巅,他可能这么容易失败吗?

    以苏越对异族的了解,这家伙现在越是平静,所酝酿的阴谋就越是恐怖。

    ……

    轰隆隆!

    果然。

    就在苏越这句话落下,武腾枫还没来得及继续询问的时候,大地再次颤抖起来,毫无预兆,甚至比刚才震的还要厉害。

    原本准备要离开科研院的不少伤员东倒西歪,顿时纷纷摔到,剧烈的地震中,他们身体全部失控。

    这一次,并没有狂风席卷,所以他们只是摔到,并没有生命危险,有些伤员顽强的爬起来,他们爬也要爬出第二护罩。

    稀里哗啦。

    稀里哗啦。

    地面的碎石,玻璃碎片,金属碎片,开始疯狂颤抖,就如簸箕里的黄豆。

    不知道什么时候,空气中飘出一根很细的血色丝线。

    这根丝线,左右穿插,快如激光。

    几个眨眼时间,数不清的建筑碎片就被丝线链接在一起。

    随后,一座足足有三人高的高大巨碑,就直接是缓缓浮起,矗立在科研院的大地中央。

    巨碑原本是各种斑驳的灰色,此刻已经被猩红的血液染红。

    随后,巨碑的中央,出现了八个很丑陋的大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