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迹的召唤师〕〔极品全能狂医〕〔我八岁就无敌了〕〔原来我生而不凡〕〔我的一天有48小时〕〔罪恶无形〕〔嫡女为凰:重生王〕〔明帝国的崛起〕〔农家小福女〕〔逆天妖妃撩君心〕〔穿书后,胖喵儿在〕〔林锐顾潇潇〕〔无敌医圣在都市〕〔都市无双战神〕〔最佳上门女婿胡杨〕〔英雄联盟之神河系〕〔西北战神〕〔护国上将〕〔女总裁的贴身战神〕〔我真是大富豪赵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05章 这一战,不死不休
    没几秒钟,安置点所有人都知道了真相。

    那尊鼓舞人心的魔猿虚影,是八品中将赵庄猿的绝世战法。

    而他这一次是透支施展,直接献祭了自己的生命。

    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震秦军团所有将士都标枪一样,保持着敬礼的姿势,所有人的手掌都是抑制不住的颤抖,根本就无法平息下来。

    这些将士中,不少人都是赵庄猿的部下,可以说是赵庄猿亲自训练出来的军人。

    牺牲了。

    在震秦军团,除了王野拓,又一个神一样的强者,为国捐躯。

    对神州的其他人来说,牺牲的是一个中将,是一个英雄。

    可对震秦军团的将士来说,牺牲的是他们的长官,是他们大哥,是他们的父亲,甚至是他们一直以来学习、追逐的榜样和信仰。

    很多年轻武者泪流满面,一时间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赵庄猿竟然会死。

    那可是堂堂的八品啊。

    苏越坐在地上,手里死死捏着一把塑料袋。

    这是他附近唯一可以抓在手里的东西。

    他心里刺痛的厉害。

    说实话,苏越和赵庄猿第一次见面,论交情,也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但在苏越心目中,他早已经和这群军人打成一片。

    男人间的友谊,有时候就仅仅是一面之缘,就仅仅是咱们有共同话题。

    就如当初的赵千恩。

    可这一次。

    他没有机会和赵庄猿一起吃肉撸串,一起去吹牛。

    这个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驱逐到安置点的中将,就这样死了。

    死在了自己面前。

    武腾枫走过来,他只是抓着苏越的胳膊,也没有说什么话去安慰。

    其实,武腾枫心里也悲痛。

    他并不是认识赵庄猿,但这个中将是替自己而死。

    但他能承受这种悲痛。

    因为,武腾枫曾经经历过,他知道这就是战争。

    战争,从来都是生离死别,从来都是尸山血海。

    战争不可能不死人。

    战争也不是诗人笔下的浪漫英雄故事。

    残酷,冰冷。

    死亡和毁灭,这才是战争的本质。

    “将军明明可以不用牺牲,他完全可以放弃第三护盾,率领其余几个少将去杀傀儡啊。

    “赵将军牺牲的不值!”

    就在这时候,一个在安置点救援的武者皱着眉分析道。

    他很年轻,只有不到30岁,虽然不是军部武者,但脸上也没有什么畏惧。

    通过直播屏幕,其实安置点的人可以看清楚科研院内部的战况。

    当初狂风已经停息,安置点的伤员已经没有危险。

    一个中将,再加上七八个少将,其实完全可以守住三个大门。

    他没必要二话不说就牺牲啊。

    说实话,这个武者认为赵庄猿牺牲的有些鲁莽。

    当然。

    他钦佩中将的牺牲精神。

    只是,这场牺牲有些不严谨。

    “傻孩子,你以为中将没有这么想过吗?

    “你要知道,咱们这次面临的敌人,是一个来同归于尽的绝巅啊。

    “狂风确实是消失了,可谁知道能消失多久?如果狂风再起,那些伤员谁来守护?

    “而且六品宗师的力量,很难斩杀一个傀儡,甚至八品都做不到秒杀,等第三护盾撤离,那些傀儡转头去屠杀伤员,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只有护盾才可以挡住傀儡,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而且赵将军抓住了战争中唯一的机会,他牺牲自己,扩散第三护盾,从而又镇守了两道入口,这样一来,地下城就只剩下一道入口暴露在外面。咱们还有三个少将,绝对可以保护周全。

    “赵将军不可能存心寻思,他只是看到了唯一的胜利曙光,随后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

    “这种胆魄和无畏,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

    青年话落,不远处一个正在敬礼的少将缓缓解释道。

    他也没有生气。

    神州年轻人里,有人愿意去分析战局,这是好事情。

    但他还是要替赵庄猿将军牺牲的一切细节,讲述给人们。

    战争开启,争分夺秒。

    每一个呼吸时间,都可能发生影响大局的事情。

    既然有一线胜机,就必须要把握。

    面对一个绝巅的压迫,赵庄猿用自己的命,加固扩张了第三护盾,瞬间绞杀全部傀儡,只留下一个入口,可以被三个少将保护起来。

    这样一来,地下城起码暂时是安全的。

    他用一个人的牺牲,彻底扭转了战争的走向。

    这已经是一种胜利。

    啪!

    少将话落,这个出言质疑的年轻人,也连忙立正,无比庄重的敬礼。

    果然,自己才是鲁莽的人。

    和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军比起来,自己的眼界简直可笑。

    ……

    第二护罩内。

    天摇地动。

    刚才结束的狂风,果然再一次呼啸起来,鬼哭狼嚎,甚至令人耳朵生疼。

    轰隆隆!

    轰隆隆!

    恐怖的地震,令不少被金属加固的大地,都开始扭曲,地震的幅度甚至比刚才还要厉害好几倍。

    震怒!

    费宁宵气的七窍生烟。

    原本早已经结束的格局,竟然因为一个八品蝼蚁的自我燃烧,全部被打破。

    100多个费雪傀儡,竟然说没就没了。

    费宁宵气啊。

    这是对他这个绝巅的挑衅。

    “哼,你以为你愿意死,就能挡得住本尊的怒火吗?

    “今天本尊说要毁了科研院,那就一定要毁。”

    费宁宵双目凶恶,狠狠瞪着半空中那只巨大的猿猴虚影。

    他知道这猿猴燃烧了一个八品的全部生命力,但这个八品还没有彻底咽气。

    “费宁宵,你不可能成功!

    “我赵庄猿死后,还有千千万万的神州武者,我震秦军团还有其他人,神州绝对会挡住你的阴谋。

    “你……不会得逞!”

    赵庄猿的肉身已经被燃烧成灰烬,但他的声音还在通过猿猴回荡在空中。

    这是一股必胜的信念。

    这是一股令人心安的能量。

    地面的武者们全部一脸悲痛。

    特别是镇守三个入口的三个少将,他们每个人都泪流满面,根本就抑制不住痛苦的情绪。

    他们三人,是率先知道赵庄猿要牺牲自己的人。

    在之前,赵庄猿已经下令,让他们三人集合防御1号门。

    2号和3号,他要用猿狞战法增幅护罩,从而用护罩笼罩起来。

    三个少将劝阻过。

    但他们根本就无法违背赵庄猿的军令。

    最终,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赵庄猿死在自己面前。

    科研院那些伤员已经被震撼到窒息。

    牺牲了?

    一个堂堂八品中将,竟然为了守护他们,真的就牺牲了?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一时间还有些难以置信。

    王野拓眼眶里的泪珠已经在打转。

    他是震秦军团大将,因为震秦军团不上战场,他最近几年每次下湿境,也仅仅是作为援军。

    王野拓已经很久都没有品尝过失去兄弟的滋味。

    今天。

    他失去了自己这个好兄弟。

    燕晨云和莫其正也被震撼的够呛。

    赵庄猿是个真汉子。

    他也是个合格的神州军人,更是个值得人人敬仰的大英雄。

    能在一瞬间时间抓住战局的胜利契机,又毫不犹豫做出最佳反应,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得多么无畏的精神。

    三个大将都微微闭眼了一下,算是送别赵庄猿。

    现在情况紧急,他们也没办法做其他动作。

    “哈哈哈哈,八品蝼蚁,你何必呢?

    “死了自己,成全别人,根本就没有意义,本尊想不通。

    “你和本尊不一样,本尊只剩下一年寿元,睡一觉死,和战一场死意义一样。

    “可你不同,你还有很长寿命,你还有一线机会突破到九品,你就这样死去,你甘心吗?”

    费宁宵声音回荡在天空,他不解的质问道。

    如果不是这个八品用生命启动绝世战法,自己的沸血石傀,现在应该是成功了。

    这场突变,令费宁宵又是愤怒,又是不解。

    他想不通。

    “哼,我是一个神州军人,我保卫我的家园,何必谈什么意义?

    “我这一生,能死在神州的土地上,我能为国为家而死,就是最大的意义。

    “费宁宵你想毁了我神州的根基,我告诉你,你根本就是做梦。”

    赵庄猿所幻化的猿猴猛的抬头,随后愤怒的对峙着那盘踞于空的绝巅。

    虽然是猿猴的脸,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赵庄猿表情里的固执与愤怒。

    这一刻,天空中积压的云层,都被赵庄猿的愤怒引起一道巨大的旋涡。

    他嘴角是一抹狞笑。

    他从来都没有畏惧过牺牲。

    赵庄猿撕裂着嗓子,几乎朝着绝巅怒吼道:

    “几百年来,我们受了多少苦,死了多少人。

    “我们踏着祖辈用命闯开的路,踏着祖先的鲜血,终于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作为神州一个兵,我怎么可能允许你,随随便便就摧毁这一切。

    “别说你只是个绝巅,你就是个神仙,我都不允许。

    “你们就该滚回去。”

    赵庄猿的话落落下,所有被困的科研院人员,都纷纷抬起头,全部怒视着费宁宵的巨脸。

    一颗颗瞳孔无比猩红。

    每个人都恨不得生吞了费宁宵的血肉。

    赵庄猿说的没错。

    在科研院的地下室,埋藏着神州祖辈用鲜血夺回来的科技。

    谁都没资格夺走。

    神州能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

    如果真的被异族轻易摧毁,他们对不起祖先,对不起先烈。

    “这一战,不死不休!”

    三个镇守1号入口的少将咬牙切齿,他们握着兵器的手掌表面,凸起一根根青筋。

    如果接下来还有什么苦难。

    就由他们三个来承担一切。

    安置点所有人都强行抑制着哽噎,所有人都被赵庄猿最后的宣言所感染。

    没错。

    科研院不是任何一个人的科研院。

    那是先辈用一滴滴鲜血所铸造的科技长城,任何异族,任何强者,任何绝巅,都没有资格来夺走这一切。

    先辈留下来的东西,我们用生命捍卫。

    白字青轻轻闭着双眼,他的脸颊已经有两道泪痕.

    古非子也一脸悲痛。

    虽然道门和官府是截然不同的两条修炼道路。

    但大家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神州这片土壤可以繁荣昌盛,可以永远和平。

    唇亡齿寒。

    如果神州官府的力量倒退,那道门的处境,也不可能继续像今天这样悠然。

    七师弟他们也被震撼到哑口无言。

    从小在道门成长,他们很少能接触到这种冷冰冰的战场。

    即便是道门里有长辈离去,也只是驾鹤西去的通知。

    这种眼睁睁看着强者自我牺牲的惨烈,这种用生命最后一口气,还要去怒吼的悲壮,将他们震撼的不轻。

    ……

    道门!

    袁龙瀚也收到了赵庄猿的死讯。

    他深吸一口气,只能是不惜一切,尽快将三个畜生驱逐出道门。

    否则,神州将生灵涂染。

    可恨啊。

    赵庄猿是袁龙瀚比较欣赏的一个晚辈,其实他有机会突破到绝巅的。

    甚至那部猿狞战法,也被自己指点过。

    袁龙瀚气的咬牙切齿。

    他真的不想任何一个后辈死在自己前面。

    “袁龙瀚,你最好冷静点,道门防御力量不算强,咱们的反击随时可能崩溃,千万不可以分心。

    “快了,我有预感,掌目族那个孽障快撑不住了。”

    元古子道。

    一个八品牺牲,对袁龙瀚的冲击肯定很大。

    但现在还不是分心的时候。

    “你们三个畜生等着,等这件事情结束,我袁龙瀚一定会找你们讨回公道!

    “还有沸血族,我让你们血债血偿。”

    袁龙瀚的声音在天幕上空翻滚。

    “哈哈哈,袁龙瀚,你还是多担心自己的安全吧。

    “你神州没有了科研院支撑,距离奔溃还有多远?

    “我们这群人这次联手,就一定会断了你神州的命脉。

    “一个区区八品,就想挡住费宁宵,你们神州还是太乐观,哈哈哈!”

    阳向族绝巅在狂笑。

    他们也知道一个八品牺牲,挡住了费宁宵绝杀的事情。

    但他们却根本没有担心。

    堂堂一个绝巅,又怎么可能只有一种攻击方式。

    元古子的脸色很难看。

    袁龙瀚更是死死皱着眉。

    这群畜生,到底还有什么手段。

    ……

    “哈哈哈哈,可笑,荒唐。

    “你本是一只蝼蚁,又能改变什么!”

    “趁着你的意识还没有彻底消亡,本尊就用你无法理解的力量,告诉你一个绝望的事实。

    “你的所谓抵抗,你的所谓牺牲,在本尊的眼里,根本就……不堪一击。”

    天空中的巨脸再次狂笑起来。

    而第二护罩内的狂风,突然又诡异的停息下去。

    由于第三护罩扩张,其实飓风已经没有任何杀伤力,毕竟已经没有伤员继续在第三护盾外活动。

    哒!

    哒!

    哒!

    随后,比之前还要大几十倍的血液,从费宁宵那颗巨大的头颅上滴趟下来。

    是眼眶里的鲜血。

    而且费宁宵的左眼,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融化。

    果然。

    那些滴趟在第一护盾上的血液,已经从最开始的鲜红,到后来的深红,最终,甚至成了一种漆黑的猩红。

    聂海钧他们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哪怕他们再用力的阻挡,可一层又一层的黑雾,还是穿透了第一护盾,最终渗透到第二护盾的上空。

    “该死,这到底又是什么东西!”

    聂海钧咬牙切齿。

    这次的血雾,似乎比之前的还要妖异。

    费宁宵的左眼,竟然是瞎了,成了一个黑漆漆的大窟窿。

    王野拓他们三个也被震撼的够呛,但他们又不敢冒然去出手。

    “蝼蚁,你以为你能杀了本尊的第一批沸血石傀,就可以高枕无忧吗?

    “本尊现在可以告诉你,在本尊的左眼里,还封印着几百只石傀蛆。

    “虽然护盾外只剩下了最后一道入口,我倒要看看,三个六品的蝼蚁,如何能挡得住我400沸血石傀。

    “哈哈哈哈,原本还不愿意赔上本尊的左眼,你这只蝼蚁,其实也有点本事。”

    费宁宵的巨脸在扭曲。

    能看得出来,他其实也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毕竟,他的一颗眼珠子都一点一点被融化。

    说不痛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痛,他一个必死之人,或许上来就会直接融化眼球,又何必等到现在。

    “哼,费宁宵你无耻。

    “沸血族最大的耻辱,就是自残身体,更何况是自己的眼睛。

    “你费宁天亲自毁了自己的眼睛,能配得上你绝巅这个名号吗?

    “你简直不配当一个沸血族。”

    聂海钧怒斥。

    他了解一些沸血族的风俗习惯。

    在沸血族,很注重死亡后的尸体完整。

    能保持完整下葬,也是一种荣耀。

    自残。

    可以说是沸血族的禁忌。

    除了要承受痛苦。

    费宁宵拖延到现在才融化眼睛,一定也是忌惮这些传统禁忌。

    “哼,你太小看我费宁宵,我是绝巅,所有的规矩,都由我来制定。”

    费宁宵脸色难看。

    他可能也是被聂海钧说到了痛处。

    ……

    不管聂海华和费宁宵如何争论,第二批的费雪傀儡,已经是势不可挡的出现。

    确实。

    数量比之前多了好几倍,密密麻麻的傀儡从地面爬起来,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

    全场骇然。

    虽然这些傀儡都在第三护盾外面,但谁都清楚,这些傀儡的目标,绝对是仅剩的最后一个入口。

    这时候,所有人目光,全部汇聚到三个少将身上。

    任何人都不愿意面对的灾祸,终于降临。

    虽然他们三人可以联手,但外面的傀儡却多了好几倍。

    而地下城的科研人员依然还滞留着大半。

    哪怕是扩充过的第三护盾,也不可能装得下所有伤员。

    之前外界有狂风。

    现在外界的土地已经站满了沸血傀儡。

    伤员根本一个都运输不出去。

    “三个六品,根本就挡不住本尊用眼睛操控的沸血石傀。

    “这400多傀儡虽然和之前的实力相近,但它们脱胎于本尊的眼球,所以本尊操控起来可以更加随心所欲!

    “现在这400傀儡,就是本尊的400个分身,三个可笑的六品,最多抵抗10分钟。

    “哈哈哈,迎接恐惧吧,蝼蚁!”

    嘭!

    嘭!

    嘭!

    随着费宁宵话音落下,一个个沸血石傀顿时复活。

    顿时间,他们蝗虫一样,疯狂朝着最后的入口轰杀而去。

    ……

    “果然,这次的傀儡,比上一批还要灵活,攻击招式也要更加凌厉多变,甚至还有不少在使用简单的战法。

    “三个六品,这哪里能顶得住,别说10分钟,7分钟都悬!”

    苏越凝视着光幕,两颗瞳孔也在疯狂闪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