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她有一间时空小屋〕〔重生80医世学霸女〕〔逍遥小闲人〕〔一世葬生死入骨〕〔万古第一道祖〕〔偏心眼〕〔最强赘婿〕〔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漫威里的德鲁伊〕〔寻唐〕〔魔眼小神医〕〔待墨上花开可缓缓〕〔女总裁的上门狂婿〕〔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医流武神〕〔我为国家修文物〕〔全球武神〕〔史少太太是裁缝〕〔绝品校花保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06章 苏越的出现
    ..,

    “苏越,你别乱说话,弄的我都心慌”

    武腾枫给了苏越一个埋怨的眼神,随后也忧心忡忡的看着光幕。

    他希望苏越是在开玩笑。

    但他又有点相信苏越的话。

    太恐怖了。

    苏越也没理会武腾枫,他咬着嘴唇,再没有说话。

    他只是死死盯着光幕,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

    厮杀,已经开启。

    果然。

    苏越预判极其精准。

    三个少将虽然都是六品,但他们却处于绝对劣势。

    没办法。

    400多个不受伤,不怕痛,不怕死的傀儡,普天盖斯的袭击过来,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关键这400多傀儡,并不是死板的傀儡,他们身上有着一个绝巅的毕生厮杀经验。

    2.0进化版的傀儡,甚至还可以施展出战法,这更加令三个少将束手无策。

    他们三个背靠着背,目前只能木然的施展防御战法。

    根本没必要去反抗,更没必要去施展轰杀招数。

    没用的。

    如果傀儡数量能减少到100多个,他们或许还可以逐个击破,说到底傀儡也还是五品水准,他们三个还可以施展一部联手轰杀的战法连击,可以发挥出超越六品的程度。

    可那只是幻想。

    100多个傀儡,和400多傀儡,简直就是云泥之差。

    更何况。

    他们三人还要镇守入口,根本不能移动。

    这样一来,三个六品少将的战力,在无形中被剥夺了20%。

    还有。

    傀儡身上有毒,他们不能被擦破皮,顾此薄彼的情况下,又有20%战斗力被压制。

    束手束脚。

    这一战,简直能要了三个六品的命。

    可恨。

    他们并没有修炼过赵庄猿那样的绝世战法。

    否则,三个六品神州都有牺牲的觉悟。

    “兄弟,坚持住,别辜负了赵将军的信任”

    三个少将疯狂阻挡着连击。

    他们虽然还没有受伤,但气血却在疯狂被消耗。

    如果继续保持这样的节奏,失败是迟早的事情。

    ……

    “哈哈哈哈,你们神州的武者,还真是顽强呢,可惜就是太蠢”

    费宁宵的狂笑还在回荡。

    围困在天穹的三个九品,各个都急的浑身冷汗。

    他们又试图去轰击费宁宵,可除了让地面的沸血石傀又多了三个,根本就无济于事。

    燕晨云甚至尝试过去轰击第二护盾。

    但他同样束手无策。

    援军有不少,可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哪怕能再进去三个少将,费宁宵的阴谋也就彻底破产。

    可恨啊。

    第二护盾似乎比之前还要坚固很多。

    最终,燕晨云还是回到了天空,他得继续和费宁宵对峙。

    他们不敢擅自离开,谁都不知道费宁宵这疯子还可能干出什么事情。

    赵庄猿幻化的猿猴虚影已经消散。

    这个八品英雄的所有血肉以及气血,全部融合在了第三护盾里,他虽然死了,但还可以维持第三护盾很久。

    噗

    天幕上空。

    其实保安队的情况也特别糟糕。

    随着费宁宵融化了左眼,他们也被绝巅气血燃烧的够呛。

    三个比较弱的保安,连同王千蛋,都已经有些强弩之末。

    快撑不住了。

    聂海钧身上也燃烧着熊熊火焰,他同样特别辛苦。

    维持第一护盾的运转,根本不可能轻松。

    要知道,曾经元星子可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啊。

    ……

    安置点。

    所有人都盯着光幕里的战况,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呼吸。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只要是上过战场,和异族战斗过的武者都清顾。

    输了

    震秦军团的三个少将,根本就不可能扛得住400多傀儡的联手轰杀。

    这些傀儡没有惧怕,无视伤亡,而且拥有绝巅的战斗意识,无数次的配合,哪怕是人族武者都打不出来,简直是堪比天衣无缝。

    关键三个少将只能站桩输出。

    他们哪怕是可以稍微游走一下,都不可能这么狼狈。

    而且他们连轻伤都不可以有,更加束手束脚,连一个傀儡都无法摧毁。

    在这种肮脏的战术消磨下,三个宗师的落败,已经是时间问题。

    这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苏越早已经拔走了针灸的线。

    其实由于古非子的到来,已经用不着他去救人,再加上第二护罩反噬,已经很久再没有伤员被运输出来,苏越也彻底被腾出手来。

    他也没有将针灸丝线还给道门,就这样装在了择兽腰包里。

    “武腾老师,帮我个忙。”

    这时候,苏越走到武腾枫身旁,用极低的声音悄悄说道。

    “嗯?”

    武腾枫一愣。

    都这个时候了,这小子有什么忙要帮?

    “一会制造个意外,帮我吸引一下这个少将,我要回科研院”

    苏越深夜低沉。

    他离开第二护罩的时候,受过伤,所以身上感染了费宁宵的气息,他可以回去。

    “休想,你简直是疯了”

    武腾枫被吓的差点休克。

    果然。

    这个闯祸精名不虚传,哪里危险去哪里。

    “你如果不同意,我就用银针刺破你的菊花,让你便便失禁,这样一来,应该也可以引起少将的注意”

    苏越认真的说道。

    自己现在面临的唯一问题,就是无法从安置点离开。

    但只要离开,一切就好办了。

    少将还要负责安置点的安全,他不可能随意离开安置点,去追逐自己。

    而自己完全可以从另一条路,冲击到第二护罩。

    第二护罩前的武者都火急火燎,他们应该没时间来阻拦自己。

    其实苏越心里也苦。

    假如是其他的少将,他说一说,也可以去科研院冒个险。

    但这个少将一根筋,特别轴。

    最终,苏越只能出此下策。

    等到了第二护盾前,哪怕有宗师来阻拦,也可以谈一谈。

    自己速度快,哪怕有危险也可以跑出来。

    战争已经到了绝境,面对这种情况,自己已经没办法独善其身了。

    “你……你万一死在里面怎么办”

    武腾枫气的咬牙切齿。

    他心里清顾,以苏越的能力,即便不用自己掩护,他也能逃走。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热衷于送人头

    天生喜欢浪?

    “如果我死了,你作为兄弟,可以陪葬嘛,不用愧疚的。”

    苏越道。

    “我可不想死。”

    武腾枫一愣,随后更加气的肝疼。

    别人说遗言的时候,都是我死之后,帮忙照顾我的亲人,帮忙多烧纸点。

    你倒好,直接让我陪葬。

    好狠毒的年轻人。

    “开玩笑的,你立刻制造混乱,我准备跑了”

    苏越又说了一句。

    与此同时,他的脚掌,已经施展了速度增幅。

    “不好啦,苏越跑啦”

    突然,武腾枫一声尖叫。

    他声音凄厉,手臂指着东面。

    果然。

    保护苏越的少将被吓的魂飞魄散。

    他就怕苏越去送死,结果还是跑了。

    根本没有思考。

    少将就朝着东面跑去。

    然而。

    苏越出门后,一转身就返回来,又朝着另一个方向奔袭而去。

    他俩打了个时间差。

    利用少将惯性思维,让少将白跑了几秒。

    因为安置点很乱,少将一时间捕捉不到苏越的身影,他也跑不远。

    “将军,您追反了,那个人影好像才是苏越。”

    这时候,震秦军团一个五品统领追上去说道。

    苏越离开的速度太快,简直和一道黑色闪电一样,一眨眼已经留给人们一个背影。

    “该死,我中计了。

    “苏越跑了,这可怎么办”

    少将一肚子愤怒。

    “将军,苏越又不是囚犯,他去哪里,不是他的自由嘛”

    这个统领一脸不解。

    “你们不清顾,苏越这家伙最喜欢送死,我怕他会去科研院。”

    少将连忙又跑回去,眼睛死死盯着屏幕。

    你可千万别去送死啊。

    浪归浪,可别连累了震秦军团。

    可一切的期望,简直就是奢望,苏越千方百计逃走,不是去送死,又能干什么。

    “苏越去哪了?”

    七师弟也一脸茫然。

    他不理解,苏越跑什么。

    “可能,他要去第二护罩里救人。”

    白字青阴沉着脸说道。

    “他是不是疯了,少将都挡不住的傀儡,他能挡得住吗?”

    七师弟一愣,随后声音都有些嘶哑。

    苏越这小子纯粹就是在找死啊。

    “你可能不了解苏越,他之所以能立下那么多功劳,就是因为这种性格。

    “他其实是个热心人。”

    白字青又叹了口气。

    白字青研究过苏越的性格。

    这个人恩怨分明,甚至还有些极端,他对异族恨之入骨,最大的特征,就是个热心肠。

    其实从苏越执意要修炼渡命战法,就可以看出来。

    他要去支援第二护罩,也是情理之中。

    “但愿苏越别有什么意外”

    古非子也皱了皱眉。

    苏越这个人太特殊,主要是他爸是青王。

    “老苏,你可千万别出问题啊。”

    武腾枫铁青着一张脸。

    少将回过神来之后,已经猜到了是武腾枫掩护苏越逃跑,所以没给他好脸色。

    武腾枫心里慌的一批。

    ……

    安置点距离科研院不算太远。

    但也有一段路程,苏越一路奔袭,还有些疲倦。

    他觉得自己该买辆车了。

    滴滴

    就在这时候,苏越身后响起一道汽车喇叭声,同时还伴随着马达的轰鸣。

    他一转头。

    竟然是弓菱

    她一个人驾驶者一辆银色的敞篷小跑车,就跟在苏越身后。

    唰

    根本不用弓菱开口,苏越直接跳到车上。

    同时,苏越心里特别羡慕。

    又有一个开车的。

    为什么我没有车。

    “弓菱,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越坐下问道。

    还是有交通工具舒服啊。

    四个轮胎,就是省时省力。

    “我们原本在科研院修炼,可最近几天放假,就都回家了。

    “没想到,我们走后,科研院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廖平他们目前都在湿境修炼,我暂时联系不到,就只能自己先过来看看。”

    弓菱戴着墨镜,目视着前方的道路,车速很快。

    她在科研院修炼了很长时间,里面有很多照顾过她的老师,这些人应该还在地下城被围困着。

    虽然没有廖平,弓菱施展不出屠宗师链,但她也想尽一份力。

    “苏越,你这是准备去哪里?也是要去支援科研院?”

    弓菱又问道。

    “呃……对”

    苏越点点头。

    “可惜啊,第二护罩好像发生了异变,咱们根本就进不去,好多援军都被挡在外面。”

    弓菱又抱怨了一句。

    她还不知道苏越之前就在科研院,这是准备第二次回去。

    “弓菱,你这么急匆匆过去,是有什么方法吗?”

    苏越又问了一句。

    首席玄弓就在后座放着,旁边还有个大箱子。

    “第二护罩可以挡住武者进去,也能挡住其他武者的远程兵器支援,但应该挡不住我的箭

    “我最近和一个宗师箭手学了一招束缚箭,利用箱子里的特殊箭矢,可以将一个五品武者束缚几分钟,但愿能管用吧。

    “可惜,箱子里只有一百根箭矢,就算起了作用,也不一定能改变什么。

    “唉”

    弓菱说话的时候,愁容满面。

    她之所以这么有自信,是因为首席玄弓原本就可以破了科研院上空的防护,这是一种压制,科研院在不久前就尝试过一次。

    当时,还有不少科研人员感慨首席玄弓的厉害。

    “原来你还有这种神技,几天不见,我这个老班长可是越来越强了。”

    苏越一愣,随后又由衷的夸奖道。

    想当初,弓菱在潜能班不算出众,甚至去战*校还是特招。

    可一眨眼,她身上曾经那股不自信已经烟消云散。

    现在的弓菱,瞳孔里时时刻刻闪烁着精芒,墨镜都有点挡不住,她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年轻弓神。

    这种气魄,令苏越都有些意外。

    “你可别挖苦我了。

    “对了,听说你和牧橙学姐感情出现了裂缝,还和冯佳佳在一起了。

    “没看出来,你可够花心的。”

    弓菱突然调转话题。

    “哪听的八卦,都是谣言。”

    苏越头疼。

    女孩是不是都特别热衷于这些。

    话题永远都能拐过来。

    “什么时候和冯佳佳分手啊?感性渣男”

    弓菱又诡异的笑了一下。

    “大敌当前,还是别开这些玩笑了。

    “弓菱,一会我会冲进去诛杀那些傀儡,你要以最快的速度,禁锢100个傀儡,而且还要掩护我,应该傀儡会围攻。

    “切记,生死存亡

    “我的这条命,就交代给你了。”

    二人说了几句话的时间,弓菱的小跑车,已经行驶到科研院不远处。

    下车前,苏越捏着弓菱的肩膀,语重心长的交代道。

    “可是……”

    弓菱一脸懵。

    她都没反应过来苏越说什么,后者的身形已经消失。

    你去杀傀儡?

    你靠吹牛杀嘛

    先别说你不可能进去,你就是进去,也破不开傀儡的防御,你得找到傀儡的命门啊。

    粗心马虎。

    连敌人的状态都搞不清顾,就冒冒失失冲过去。

    但说来说去,苏越已经和疯狗一样跑了,弓菱又追不上。

    她立刻从后座拿下来一切工具。

    护目镜。

    战术手套。

    只要在地球,射击环境就可以好几百倍。

    当然,弓菱也没有使用电子的瞄准辅助仪器,毕竟她还要下湿境,不可能一辈子就留在地球。

    随后,弓菱找了个稍微坚固点的制高点,准备拉弓射箭。

    她已经看到了苏越的身影。

    果然。

    这家伙永远都令人意外。

    他竟然真的冲进去了。

    而且他手里还拎着个大斧头。

    “苏越,这次就由我来保护你吧,不管你能不能杀了傀儡,我都不会让你受伤,一定可以掩护你逃出来。”

    弓菱深吸一口气。

    回想起苏越的德行,她心脏就忍不住跳动。

    ……

    对

    苏越冲进去了。

    他在安置点的时候,就锁定了好几个手持大斧头兵器的武者。

    这些援军虽然着急,但又进不去。

    亮明身份后,苏越成功借来一柄大斧。

    其实应该说是抢。

    那个武者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地球专用武器,硬度以及锋利度,都是一流中的一流,应该很昂贵,可惜就是无法下湿境。

    拎着斧头,苏越找了个空隙,一马当先的朝着入口冲去。

    以后再想办法赔偿吧,关键时刻,没时间解释。

    速度增幅。

    力量增幅。

    防御增幅。

    玄冰掌就绪。

    这一刻,苏越的状态已经到达巅峰。

    嗡嗡嗡

    虽然不是神兵战斧,也没有电光火石的特效,但手感还算可以,比较趁手。

    眨眼时间,苏越和第一个傀儡的距离,已经不足50米

    ……

    “糟糕,是苏越,这小子怎么冲进去了”

    天幕中,原本和费宁宵对峙的燕晨云,一脸惊愕。

    其他三个大将也看到了苏越。

    果然。

    这小子竟然也来蹚浑水。

    他怎么进去的。

    神出鬼没,简直和神仙一样。

    “该死,苏越怎么回来了”

    燕晨云他们不清顾,可王千蛋这些人知道,苏越原本就逃离不久。

    “苏越根本不知道傀儡的弱点,他去了就是送死啊”

    莫其正也忧心忡忡。

    “嗯?又一个蝼蚁?

    “不过是送死而已”

    费宁宵冷笑一声。

    他也没有大意,毕竟苏越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普通五品武者太多。

    这可能是硬骨头。

    他派遣了五个沸血石傀去诛杀苏越。

    ……

    短兵相见。

    沸血石傀杀来,苏越的身影也及时赶到。

    这一刻,苏越掌心里的大斧微微颤抖,他原本急速跳动的心脏,却突然就平静下去。

    苏越有一种感觉。

    老子回家了。

    诛杀异族的时候,苏越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仿佛自己的意义就在这里。

    唰

    第一个沸血石傀高高跃起,随后从天而降,犹如一块坠落下来的巨石。

    而苏踹一个转身,大斧随着身躯而旋转,他速度极快,大斧的斧刃,甚至在空中旋转除了一道恐怖圆弧。

    这一刻。

    所有人的心脏,都悬在了嗓子眼里。

    刚才,人们已经认出来那是苏越。

    不管是第三护罩里的伤员,还是第二护罩外的援军,亦或者是安置点的人。

    只要能看到苏越的人,都紧张到无法呼吸。

    他根本就是送死。

    谁都清顾,在找不到弱点的时候,沸血石傀近乎于无敌啊。

    少将都奈何不了傀儡,苏越还只是个四品。

    ……

    咔嚓

    轰隆隆

    然而,下一个瞬间,苏越给了全场一个震撼人心的结局。

    一斧落下,一个傀儡瞬间被劈到支离破碎。

    而且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甚至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再次劈到了另一个傀儡脸上。

    同样。

    还是力劈华山,一斧碎裂。

    两招。

    两个沸血石傀丧命。

    “哼,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支撑这些傀儡的源头,就是感染的力量。

    “用渡命战法的气息,就可以完美克制着些傀儡”

    这就是苏越一直以来的猜测。

    “苏越小心”

    燕晨云一声大吼。

    他都来不及替苏越开心,因为还有三个傀儡,已经从三个致命的角度,朝着苏越合击而来。

    如果是两个还好说。

    三个傀儡,苏越必然要受伤。

    根本没有逃亡的空间。

    咻

    也就在这时候,苍穹有一道破空声响起。

    一根穿云箭。

    已经划破乌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