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为君〕〔女主有个鉴渣系统〕〔赵洞庭颖儿〕〔我是都市医剑仙〕〔江颜林羽〕〔总裁爹地请温柔免〕〔陈惜雯余远恒〕〔重生之神级召唤系〕〔唯有真心换真情〕〔我可能跟了假宿主〕〔林帘湛廉〕〔顾西冽宋青葵〕〔爱情似火你如冰〕〔农民工玩网游〕〔七爷家的人鱼姬〕〔长河逆流〕〔陆军〕〔回到过去变鹦鹉〕〔情归陌路爱已尽〕〔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08章 破石傀,无畏冲锋
    ..,

    轰轰轰轰

    20个沸血石傀联手轰击而来,四面八方,毫无破绽,仅仅是恐怖的气流,都让苏越直接耳鸣。

    而且这些沸血石傀的体型魁梧,普遍都要比人族高几头,有些甚至超过了三米。

    面对这么一群妖魔鬼怪,苏越简直就是在蜉蝣撼树。

    但他义无反顾,一张脸格外平静,根本就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其他情绪,更别说什么畏惧。

    只要是能看到战场的人,全部都秉着呼吸。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聚焦在苏越身上。

    没有一个人可以不紧张。

    咻

    眼看着苏越的巨斧就要和第一个傀儡交锋。

    这一次,是弓菱的箭矢提前穿透而来。

    嗡

    刹那间,率先冲过来的傀儡,直接被定格。

    轰隆

    苏越一脚将这个傀儡踢到傀儡群里。

    傀儡很重,再加上苏越现在增幅了力量,所以它摔回去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砸落在同伴身上,它后面的傀儡,瞬间被打乱了阵型。

    而苏越突进的身形,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衰减。

    大乱之际,也是苏越的杀戮之时。

    他的巨斧,一连砍碎了三个傀儡,直至傀儡破碎,人们才看到了那三斧头的恐怖轨迹。

    终于,其他傀儡恢复了正常,有些被撞倒的傀儡也再次站起身来。

    可惜,他们却迎面迎来了苏越的急速袭杀。

    四个

    五个

    六个

    这一刻,苏越以前所学习的所有攻击战法,都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不论是什么名字,也无所谓什么名字。

    每一种战法,都是苏越呼吸的一部分。

    杀

    苏越瞳孔都没有任何闪烁,他整个人进入了一个玄之又玄的状态之中。

    没有恐惧,没有担忧,甚至没有任何情绪。

    他的眼里,只有傀儡们身上的破绽。

    轰

    轰

    面对接下来的两道轰杀,苏越身躯猛的折叠下去,犹如面团一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杀招。

    回首。

    又是诡异到极限的两斧头,斧刃之锋利,似乎连虚空都可以斩破。

    第七个。

    第八个。

    苏越又结果了两个傀儡。

    这时候,还剩下12个傀儡,它们再次抓住苏越的漏洞时间,以360°无死角的局面,对苏越进行次绝杀。

    天幕之中。

    费宁宵也感觉到了棘手。

    这个四品蝼蚁,是压气环的那种天才。

    说起来,无纹族也是善于研究创新的种族。

    武道文明来自于湿境,但神州武者却发扬光大,甚至连压气环这种极限状态都可以学会,简直该死。

    压气环的四品武者,原本就可以诛杀五品。

    而这个四品,明显比其他压气环的武者还要强很多。

    偏偏他还有克制沸血石傀的手段,这就令费宁宵被动了。

    他所操控的沸血石傀,毕竟是傀儡。

    这些傀儡虽然不惧死亡,也没有任何情绪,但它们身上的短板同样明显。

    傀儡,没有下意识的反应。

    他们冷冰冰,只能靠着自己的指令去行动。

    就比如,之前被苏越一脚踢飞的那个被束缚傀儡,他撞破了费宁宵的傀儡联手,简直就是添乱。

    如果是活生生的武者,一定会想办法闪开。

    但傀儡根本做不到。

    费宁宵哪怕是绝巅,他也只能从上帝视角宏观的查看苏越动作。

    我没办法利用武者战斗中的本能。

    毕竟,他没有亲自参战。

    而且这些傀儡还有一些致命的指点,就是摔倒以后,得花一些时间才能重新站起来,毕竟是建筑碎片凝聚的身躯,和武者肉身有着天壤之别。

    就这样,苏越利用这些漏洞,不到五秒时间,就诛杀了八个傀儡。

    但他也依旧只是螳臂当车。

    剩余的12个傀儡,再一次将苏越困在了必死的杀局之中。

    燕晨云他们三个虽然一脸焦急,但对费宁宵根本就束手无策。

    他们也尝试过九品的禁锢战法,可费宁宵是绝巅,除了最歇斯底里的杀招,这些小手段对他根本就无效。

    人们也只能祈祷。

    但愿在最危险的时候,苏越能离开逃离那里吧。

    ……

    咻

    眼看着下一轮的困杀即将开始。

    这时候,弓菱的箭矢,再一次及时过来。

    第一个傀儡的大刀,几乎已经劈到了苏越面门,但弓菱的箭矢,彻底将其定格。

    “弓菱的箭,还真是让人心安。”

    苏越吐出一口浊气。

    他故技重施,又是一脚将这个傀儡踢出去。

    果然。

    聚集起来的傀儡,再次被这个傀儡全部撞飞。

    这一幕,简直像是在打保龄球。

    趁着混乱之机,苏越再次进入杀神模式。

    他巨斧来回冲杀,斧刃劈出的锋芒缭绕,在空中交织成锋利的杀网,两秒结束,已经有三个傀儡被苏越诛杀。

    随后,苏越趁着其他傀儡要爬起来的空隙,又冲过去杀了4个。

    也就几个照面下来,20个来袭杀苏越的沸血石傀,已经只剩下了3个还能活动。

    剩余的三个,已经被弓菱的箭矢所定格。

    仅剩三个傀儡,又怎么可能是苏越的对手,哪怕没有弓菱的支援,苏越也可以很轻松的诛杀三个傀儡。

    “我的极限,应该是可以同时面对六个傀儡,再多一个,恐怕就得负伤。

    “弓菱,你看着计算一下,保证我身旁不可以有第七个傀儡出现。”

    将这批傀儡杀干净之后,苏越歪头朝着衣领,轻声说道。

    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的恶劣。

    有弓菱辅助,这一战或许可以稳了。

    果然,输出确实需要一个辅助。

    不对。

    我又不是adc。

    反正我得要辅助,弓菱是个好辅助。

    ……

    “明白

    “苏越,你自己小心点。”

    弓菱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也歪头朝着领口说了句话。

    就在苏越冲进去之前,他们已经设置了单线联络。

    不得不说。

    在地球战斗就是方便,这些无限设备如果能在湿境也普及,那该多好。

    同时,她也特别担心苏越的安全。

    虽然看上去苏越杀的畅快,但这家伙几乎每一招都是在用自己的命,去换对方的破绽和失误。

    不得不承认。

    这种战斗的方法很有效,但却确实最危险。

    万一苏越被打残,牧橙会不会和他分手?

    应该会吧。

    牧橙天之骄女,看不上一个残废。

    估计到时候冯佳佳也会离开苏越,冯佳佳一定会离开苏越,她是个绿茶婊。

    要不,我稍微失误一下,苏越如果残了,那单身了……我呸。

    不行,以后不可以看宫斗电视剧,太坑人。

    我不是恶毒的女人。

    我很善良。

    呸呸呸。

    ……

    安置点。

    所有人都狠狠松了口气。

    说实话,刚才苏越面对20多个傀儡的围攻,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苏越可以赶紧逃出来。

    能逃出来,就是天大的幸运。

    武腾枫一直在祈祷,口里还念念有词。

    可谁都没有料到,苏越竟然可以做到反杀。

    20个傀儡啊,除了有几个被束缚之外,其余全部屠杀干净。

    震秦军团那些战斗武者心脏狂跳,他们每个人都被苏越的战斗场面震撼到窒息。

    每一招,都是兵行险招。

    每一次交锋,都行云流水。

    他就像是一个在刀锋上跳舞的舞者,虽然看上去刀刃已经贴在脸上,但每一次他又能安然无恙的躲开。

    大家都是战斗武者,都非常清顾这种对战的本能,有多难感悟。

    “苏越的进步好像很大”

    一个五品统领喃喃自语。

    震秦军团收集了不少武者的战斗分析。

    不久前的数据更新,苏越还没有现在的能力。

    “这小子进步速度也太快了,简直就是个妖怪。”

    少将也皱着眉。

    他根本没想到,苏越出手凌厉,且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

    这得大量的尸体去喂招啊。

    一个武大学生,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和苏越对比一下,他们一个个愧疚的想死。

    这么多年,到底修炼了个什么。

    特别是一个个五品统领,他们已经不得不承认,如果和苏越对战,可能十招就会被他斩杀。

    武道,太难了。

    还有弓菱

    这女娃还真是战*校的骄傲。

    论箭法,她真的不输任何人。

    可能,这就是血液里流淌的天赋吧。

    年轻人啊。

    你们成长的好快,老家伙们都没有时间反应。

    ……

    “哈哈哈哈,天赋不错的蝼蚁。

    “本尊很欣慰,能在神州看到这么有天赋的年轻人。

    “但本尊更欣慰,可以顺手就杀了这种年轻人,如果杀了你,想必袁龙瀚那畜生会更痛心吧,哈哈哈”

    苏越斩了那么多傀儡,可费宁宵却神经病一样,突然狂笑几声。

    随后,他釜底抽薪,从围攻地下城入口的傀儡里,一次就抽调出60多名傀儡。

    这一次,他必须要斩杀苏越。

    其实费宁宵的情况,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良好。

    他确实是可以操控400多傀儡。

    但也有一个操控的极限。

    如果是一窝蜂的围攻一个点,费宁宵可以轻而易举的操控。

    但分裂出一部分,去追杀苏越这种擅长疾跑和闪避的武者,就难上就难了。

    操控傀儡需要精神力。

    越是复杂的对战,对精神力的消耗就越是恐怖。

    傀儡终究是傀儡,不可能和真人一样。

    现在的费宁宵,顾东又顾西,他渗透第一护罩需要精神力,对抗三个九品需要精神力,加固第二护罩也需要精神力,更别说操控400傀儡,那更是极限操作。

    牵制他最大的旋涡,还是源源不断的地震。

    要引起山脉异动,哪有那么容易。

    费宁宵虽然是绝巅,但他冒然跨越虚空壁垒,其实也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绝巅也很难。

    抽离出60个武者去对付苏越,也已经是极限。

    费宁宵心里也特别忐忑。

    他不知道掌目族绝巅还能坚持多久。

    如果袁龙瀚赶来,一切也就前功尽弃了。

    费宁宵目前只能用笑来掩盖心里的不安,否则会显得绝巅没牌面。

    “老东西,你应该替你爹娘痛心,他们生出你这么丑的儿子,可能已经痛心死了吧”

    苏越抬头,轻蔑的看了眼巨脸。

    身处于第二护罩内,他也可以近距离的和绝巅对话。

    话落,苏越脚掌一踏地面,身躯再次朝着远处的傀儡联军冲去。

    60多个傀儡,比刚才多了三倍。

    但苏越眼里依旧没有任何恐惧,在他心里,这一战必须要胜利,绝对不可以失败。

    “苏越,你小心”

    燕晨云忍不住一声大吼。

    这小子真的不要命了吗,这一次可是60个傀儡啊,他应该直接逃到护罩外。

    “哈哈哈哈,好狂妄的蝼蚁,你是第一个辱骂绝巅的小辈。”

    费宁宵又是一声狂笑,也不知道他是喜是怒。

    苏越严重怀疑费宁宵有心理问题,可能是个神经病。

    面对60多个傀儡,所有人都替苏越捏着一把汗。

    当然,人们也不理解,为什么苏越还要去冲杀。

    那些被困在第三护罩里的科研人员,一个个泪流满面。

    苏越这是在冒死救他们的命啊。

    简直就是恩人。

    “哼,人多了不起吗,带你们进入巷战模式”

    苏越原本是冲上去的状态,可突然一个折返,身躯朝着另一个方向逃去。

    在几米外,有些还没有彻底坍塌的建筑物,可以替苏越阻挡几秒的攻击。

    在地球,还可以利用地形。

    在湿境就只有数不清的树,到处都是树,一眼望不到头的树。

    果然。

    60多具傀儡跟着苏越的脚步,也转到了沟沟壑壑的战场。

    咻

    眼看着第一批十几个傀儡绞杀过来,弓菱的箭矢及时辅助而来。

    苏越借助被禁锢的傀儡,再次找到一个袭杀的绝佳角度。

    唰

    唰

    唰

    他脚步轻盈,身躯犹如一条蛇一样柔韧,三道斧头的刃光,从三个不同的角度甩出去。

    刹那间,三个傀儡被摧毁。

    这时候,后面的傀儡有些拥挤,苏越一步踏到空中。

    果然,有傀儡要跳到了空中,甚至不止一个。

    整整五个傀儡,跟着苏越跳跃起来,他们要在空中将苏越格杀。

    咻

    咻

    咻

    三支利箭连环出现。

    恐怖的命中率,直接将三个傀儡禁锢在空中。

    啪

    定格的傀儡要坠落,苏越施展枯步,踩着傀儡,使得身躯得以转向。

    唰

    唰

    一连俩斧头,又是两个傀儡丧命。

    与此同时,三个沉重的傀儡坠落在地,不偏不倚的落在傀儡群的中央。

    搅屎棍出现。

    天空中的坠物,令傀儡阵营四分五裂,甚至引发了一瞬间的踩踏事件,偏偏傀儡各个身形巨大,无比魁梧,他们撞击在一起,更加混乱。

    苏越身躯坠地。

    这时候,就彰显了人族身躯的优势。

    苏越在傀儡群中左突又杀,甚至沿途还打出一招招的玄冰掌减速。

    之前傀儡们的速度都太快,苏越甚至都没有机会,也没有意义去打出玄冰掌,但现在是减速的好时机。

    苏越眼里的一切,只剩下了破绽。

    数不清的破绽。

    唰

    唰

    唰

    巨斧歇斯底里的甩出杀戮光芒,随着苏越体内的气血被消耗,他也销毁了无数的傀儡。

    咻

    咻

    咻

    远处,弓菱瞳孔猩红,也在咬着牙支援苏越。

    在她眼里,苏越和疯狗一样,越杀越勇,甚至有点疯狂,这时候他更需要自己帮助。

    不知不觉,弓菱也射出了十几箭。

    墙壁坍塌,大地颤抖,滚滚烟尘,足足弥漫了几层楼那么高。

    外界的人们甚至看不到苏越的身影,弓菱也被迫戴上了热感应的仪器,否则她已经很难瞄准傀儡。

    五分钟后。

    战场安静了下来。

    由于刚刚有一道墙壁坍塌,所以尘埃弥漫的很高,人们甚至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直勾勾的盯着灰尘,所有人都在盼望着一个奇迹。

    弓菱放下弓箭,急忙服用了几颗丹药,随后她又重新拿起弓箭。

    “弓菱,你身体能扛得住吗?”

    在弓菱身后,是一个震秦军团的少将。

    他知道弓菱的位置之后,亲自来守护弓菱安全,现场混乱,万一有阳向族的奸细混进来就完了。

    其实在这段时间,震秦军团已经活捉了不少捣乱的奸细。

    “没事。”

    弓菱点点头。

    虽然她的胳膊已经麻痹,但苏越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她哪里敢放松。

    ……

    安置点。

    武腾枫一屁股坐在地上,两颗眼珠子动都不敢动。

    他觉得自己是疯了。

    那么多傀儡,自己为什么要掩护苏越逃走。

    这简直就是造孽。

    如果是自己冲进去,可能30秒时间,就是一堆碎肉。

    看着光幕里滚滚的烟尘,武腾枫紧张到根本就站不起来。

    其他人也紧张到无法呼吸。

    虽然苏越的战斗方式很骚,但也特别危险。

    毕竟是那么多傀儡围攻,他很难赢。

    “大师兄,这个苏越,有点生猛啊。”

    七师弟正在给白字青喂丹药,同时他小声嘀嘀咕咕。

    苏越看上去一脸人畜无害,可在战场杀起来,怎么和杀神一样,看着怪让人肝颤的。

    “你以后可以尽情嘲讽他,然后你们一起去湿境旅个游……咳咳……”

    白字青打趣道。

    “白字青,你是不是坚持不住了,如果不行,就立刻休息,剩下的伤员我来救”

    古非子皱着眉道。

    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拼命比逞能吗?

    苏越在护罩内和杀神一样在送死,你白字青自己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嘛?

    还在逞能。

    “师叔,我心里有分寸,我想挑战一下自己,而且伤员的伤情耽误不起。”

    白字青摇摇头。

    “看,是苏越,他出来了”

    这时候,突然有人一声惊呼。

    顿时间,安置点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些人都是情不自禁的鼓掌。

    又杀了60多个傀儡。

    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武腾枫躺在地上,狠狠捂着心脏。

    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刺激,他怕自己会晕过去。

    ……

    灰尘之中。

    苏越拎着斧头,一步一步走出来,由于他体表还翻滚着气血波动,远远看去,像是身上燃烧着一团熊熊火焰。

    如果不是被灰尘弄的灰头土脸,他的状态应该还要更炫酷一些。

    还有,就是斧头太干净了。

    由于傀儡没有血迹,所以那种惨烈和血腥的气氛营造不出来。

    但这并不影响苏越引起的欢呼。

    无论是第二护罩外,还是第三护罩内,甚至是藏在地下城的人们,都疯狂的替苏越欢呼。

    他一次消灭了不到四分之一的傀儡。

    入口处,三个少将的压力已经小了一些。

    起码他们可以喘一口气。

    “好小子”

    天幕深处,燕晨云也狠狠捏着拳头。

    谁都没想到,苏越竟然真的能毫发无伤的走出来。

    他简直是在创造奇迹。

    以一敌六十。

    这一战,足以写到教科书里。

    “哈哈哈,不错,人族的蝼蚁,有两下”

    费宁宵依然在狂笑。

    这时候,苏越已经可以确认,这个绝巅绝对是脑残。

    嘎巴

    嘎巴

    苏越扭了扭脑袋,只是轻蔑的看了眼费宁宵。

    随后,他拎着斧头,赫然是朝着最后的入口冲去。

    他还要杀。

    虽然三个少将松了口气,但现在的情况还没有安全。

    入口随时都可能被撕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