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王之妖术师〕〔逆流人生〕〔乡村透视仙医〕〔余生洗耳恭听〕〔错嫁替婚总裁〕〔大佬退休之后〕〔重生之都市仙尊〕〔商梯〕〔重生名门娇妻:厉〕〔邪王盛宠:神医王〕〔江流华笙〕〔透视医圣林奇〕〔江颜林羽免费小说〕〔厉少宠妻入骨〕〔流年不负笙情〕〔亿万老婆,你好甜〕〔谍海猎影〕〔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小妻爱你如初〕〔大魔法师旅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10章 被气到吐血的绝巅
    全场都已经被苏越的操作,震撼到窒息。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不论是科研院内,还是已经逃离出科研院的武者,亦或者是来势汹汹的援军。

    就连天空中,正在阻挡费宁宵的那些强者,都被震撼到满脸僵硬。

    “这小子,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场布局,简直难以置信!”

    莫其正浑身雷光闪烁,他现在看苏越,简直就像是在看一座宝藏。

    “苏越和弓菱配合,一共摧毁了很多傀儡,抛开被弓菱禁锢的傀儡,他最后杀的四个,正好补充了100之数。

    “好小子,原来他从最开始就在布局,是咱们小看了他!”

    看着满天炸开的分身,王野拓也长吁一口气。

    他稍微计算一下,就得到了详细数据。

    苏越的这次爆发,简直是堪称是绝地反击!

    “这样一来,战局就稳了。”

    燕晨云也缓缓露出微笑。

    有弓菱的箭矢禁锢,还有苏越的100个分身拖延,剩余的傀儡,已经不可能再形成什么有规模的轰杀。

    苏越已经替少将治疗好了伤势,他们四个全部都可以出手反击。

    其实,只需要用一个很简单的战术就可以。

    一个少将留下,守护入口。

    另外两个少将给苏越当贴身侍卫,同时他俩也可以用气血拖延傀儡的移动速度,之后,让苏越一个人当主攻手,他只需要无脑输出就可以。

    理论上,三个少将原本就可以对付剩余的傀儡。

    但他们没有有效格杀傀儡的手段,会浪费大量时间,所以还得苏越帮忙。

    “这个臭小子,虽然小手段花里胡哨,但每次都把人吓的够呛。”

    燕晨云又吐槽了一句。

    自从苏越入学西武,他这个掌管西区战场的大将,就没有安稳过一天。

    只要有战争,只要有苏越的地方,这小子绝对要闯祸。

    不管是湿境,还是在地球,这小子从来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当然,因为苏越的屡次胜利,他燕晨云也被大元帅夸赞过。

    可燕晨云宁愿让苏越安全一点。

    太浪了。

    ……

    “呼,吓死我了,还以为这次要守寡……不对,我为什么守寡,他女朋友是牧橙……好气!”

    弓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刚才那一会,她确实被吓的够呛。

    说真的,苏越现在的距离,靠自己的箭矢支援,其实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敌人太多。

    苏越失去了游走的机会,自己的禁锢箭矢,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傀儡数量太多。

    但现在战局已经被逆转。

    苏越变化出来100个分身,瞬间就可以翻盘。

    “弓菱,你说什么?守寡?”

    这时候,弓菱身旁的少将疑惑道。

    “啊,什么守寡?我说我要算卦!”

    弓菱连忙解释了一句。

    好丢脸啊。

    竟然被听到了,简直是不能活命了。

    “年轻人,封迷建信要不得,你要相信武道,相信科学,别整天沉迷与那些神神鬼鬼的玄学,那些东西就是骗无知小女孩的。

    “对了,弓菱你是什么星座,我帮你测测性格姻缘什么的,我有个侄子,在a武当学生会主席,他是金牛座,为人踏实上进,而且理财很有一套,或许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少将放松了心情,还给弓菱上起了课。

    “啊,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星座,我应该是后羿座,嘿嘿!”

    弓菱岔开话题,连忙再次拿起首席玄弓。

    测星座?

    好老套的方法啊。

    “后羿座?

    “有这个星座?”

    少将陷入了自我怀疑。

    难道最近的小伙子们,又研究出来新套路?

    还是少女们又迷上了新风潮。

    不行,得学习一下,要与时俱进啊。

    ……

    安置点。

    武腾枫躺在地上,强烈要求科研院给他输液,并且还得要吸几口氧。

    受不了了。

    这到底是什么刺激,谁能扛得住。

    你到底有多少底牌,一次性说出来不行嘛,非要吓人。

    心脏都差点被吓碎。

    “大师兄,这个苏越是从封印里逃出去的妖孽吗?”

    七师弟看着屏幕里的场景,已经被震撼到大脑空白。

    不得不承认。

    满天分身炸开的场景,简直是帅到了没朋友。

    关键比自己都帅那么一点点。

    比自己帅就算了,还比大师兄也帅0.1的档次。

    这种妖孽,道门年轻人必须要将其超越。

    “七师弟,还是那句不厌其烦的老话,你别以为身在道门,不需要战争,还比普通武者早修炼几年,就沾沾自喜。

    “咱们道门的低阶武者,真的和战斗武者没法比。

    “就苏越这一个人,就可以打败咱们这一代所有弟子的联手,你信不信?”

    白字青苦笑一声。

    随着伤员逐渐减少,他脸上的银针已经被拔走,所以目前已经可以做一些表情。

    “他救少将的银针都是我的,这次我也有功劳。”

    七师弟嘀嘀咕咕。

    “青王这个儿子,果然非同凡响,甚至比青王年轻的时候还要出色,名不虚传。”

    古非子点点头。

    在道门,苏越在道尊的眼里,评价很高。

    道尊甚至说过,神州下一个十年,可能就是属于苏越的时代。

    如果没有意外,他将是这个时代的引领者,甚至是开辟神州未来的先锋。

    当然,道门很多高层根本就不信。

    神州那么多军队,那么多武者,怎么说都轮不到一个四品的苏越。

    更何况,道门又不是不做贡献。

    但这一战,刷新了古非子对苏越的认知。

    除了本身的实力外,这个少年身上,流淌着一股不屈不挠的热血。

    英勇无畏,有勇有谋。

    而且天赋无双。

    这种少年,迟早会崛起。

    安置点这个少将也狠狠捏着拳头。

    他现在都开始怀疑自己,可能自己是真的走眼了。

    如果不是武腾枫掩护苏越逃走,自己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会将苏越镇压在这里。

    万一自己成功,那自己可能就是害人的凶手啊。

    到底谁对谁错,少将心里已经分不清了。

    ……

    第一入口。

    三个少将已经做好了将苏越扔出去的准备,突如其来的漫天分身,也狠狠吓了他们一跳。

    “三位大哥,你们留下一个镇守入口,剩下的两个,一左一右守护着我的安全,同时将傀儡的速度给我降下来。

    “我体内气血值不多,现在已经无法闪躲,我就负责输出吧。

    “三分钟内,咱们争取清场,让这颗绝巅眼睛,毁的毫无意义。”

    嗡!

    苏越拎起巨斧,满脸狰狞。

    三分钟内,必须要将这里的傀儡彻底犁一遍。

    分身终究是分身,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而且弓菱的箭矢只是束缚,可能也就几分钟时间。

    他们必须在被束缚傀儡挣脱之前,就率先清场。

    苏越的计划,和燕晨云预判的差不多,其实这本就是最佳的办法,不用多考虑。

    “明白!”

    之前负伤的少将留下,其余两个少将一左一右护送着苏越,悍然离开了入口。

    这时候,苏越的分身,已经纠缠着最外层的傀儡,拖延着他们的进攻脚步。

    论头铁,论不怕死,苏越的分身和傀儡是一个等级。

    而且分身有着苏越的气血量,现在几乎是4000卡,这也是一个普通五品巅峰的实力啊。

    傀儡要摧毁一个分身,根本就不容易。

    轰隆!

    轰隆!

    轰隆!

    两个少将,配合着一个苏越,那简直就是狼入羊群。

    苏越负责输出扫荡。

    两个少将每一次都能将20多个傀儡镇压下来,被镇压的傀儡,几乎就是等待被大斧劈砍的木头。

    轰隆!

    轰隆!

    轰隆!

    斧刃疯狂闪烁,三个人横冲直撞,来回冲杀,简直是酣畅淋漓。

    傀儡被摧毁的爆炸声,几乎和过年的爆竹声一样,格外清脆,又无比密集。

    咻!

    与此同时,弓菱的箭矢,也依旧在支援着他们。

    虽然束缚箭也不剩几根,但每一次弓菱都能射击在最危险的关头。

    两个少将可以镇压不少傀儡,但他们也依旧有可能被擦伤。

    为了不让伤口分心,弓菱得保证任何人不能受伤。

    地震隆隆。

    烟尘滚滚。

    第二护罩内,已经成了一片末世战场。

    原本矗立在地表的建筑物,几乎已经被苏越他们荡平,更何况沸血石傀身躯原本就格外魁梧,它们横冲直撞之下,建筑物很难保存下来。

    傀儡越杀越少,苏越甚至操控着分身,直接开辟出一条安全血路。

    藏在第三护罩内的重伤员,也在轻伤员的护送下,源源不断的撤退出去。

    之前一些已经进来过的低阶武者,也赶紧跑进来救人。

    第三护罩腾出了宝贵的位置,地下城那些奄奄一息的武者,也终于可以被运输出去。

    科研院地表的战局,已经基本稳定。

    虽然战斗的声音还在炸向,但谁都明白,这场战争,神州已经赢了。

    而赢的关键,就是苏越。

    唯一入口处。

    负责镇守的负伤少将,不知不觉,压力骤减。

    之前还有很多傀儡在轰击自己,可随着时间流逝,攻击已经越来越少。

    第二护罩外,已经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欢呼声。

    狙击台。

    弓菱蹲在地上,狠狠息喘着,她胳膊已经没有任何知觉。

    而旁边的箭箱子也已经空空如也。

    弓菱的任务结束。

    这一战,她也无数次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同样创造了奇迹。

    “弓菱,这一战的功劳,有你的一半。”

    旁边的少将感慨一声。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很强。

    回想起他们自己三品四品的时候,还得在统领的保护下,在湿境战战兢兢挖药材。

    可弓菱和苏越却已经在对战绝巅。

    感慨啊。

    “功劳是苏越的。”

    弓菱摇摇头。

    ……

    天空之上。

    费宁宵那张巨脸在疯狂扭曲。

    笑不出来了。

    眼看着大量傀儡已经被彻底摧毁,他气的差点当场咽了气。

    开什么玩笑。

    这些傀儡可是他呕心沥血了很久的杀招,竟然被一个四品的蝼蚁这破了。

    自己的一颗眼珠子啊,最终竟然闹了这么一场笑话。

    可恶啊。

    简直是可恶至极。

    哪怕是被一个八品破坏计划,费宁宵都可能没有这么愤怒。

    四品!

    一个自己都不会正眼去看的蝼蚁,竟然坏了自己的计划。

    不可饶恕。

    绝对不可以饶恕。

    “费宁宵,还有什么手段吗?

    “如果你现在离开神州,你还可以回沸血族养老,可如果等大元帅回来,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王野拓冷眼蔑视着费宁宵。

    牺牲了一颗眼球之后,费宁宵的傀儡,已经到了极限,他不可能再有沸血石傀。

    接下来的事情,就对人族有利了。

    目前有三个少将空余出来,哪怕费宁宵再引起什么狂风,三个少将也可以逐渐将重伤员送出第二护罩。

    只要他们三个不离开就可以。

    先救人命。

    至于地下城的科研设备,只能再想办法。

    他们现在也期盼袁龙瀚赶紧能赶过来。

    轰隆!

    还不等费宁宵开口说话,最后的一个傀儡,被苏越高高举起来,随后在众目睽睽下,直接捏成了一团烟花。

    苏越的分身早已经全部消失。

    那些被弓菱束缚的傀儡,也早已经挣脱开来。

    但随着过半的傀儡已经被摧毁,费宁宵已经没有了继续操控的想法。

    剩余的傀儡,很轻易就已经被苏越所摧毁。

    费宁宵不傻。

    他知道靠沸血石傀,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胜算。

    节约点气血,那才是王道。

    “沸血族的丑脸,你还有什么把戏!”

    捏碎最后一个傀儡之后,苏越抬头,长空中回荡着他的郎朗质问声。

    在苏越身后,三个少将已经被累的够呛。

    他们每个人体内的气血都接近枯竭,同时也佩服苏越的气环之强悍。

    这恢复气血值的速度,简直就是前所未有。

    其实他们根本不清楚,论气环上的气穴之多,苏越已经是足够笑傲全世界的顶级强者。

    不管是神州,还是湿境。

    没有一个人的气穴能超过苏越。

    甚至苏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恢复气血的速度,已经到了吓死人的地步。

    当然,在苏越的心里,这一切都理所应当。

    这不……战争刚刚才结束,苏越体内压缩的气血丹再一次被气环强力抽取。

    苏越体内的气血储量,又已经恢复到了30%左右。

    他现在就像是网络游戏里的rmb玩家,物品栏里随时装着一个急速回蓝的丹药。

    不管是在战争的状态中,还是在战争结束,别人第一时间是喘气,而苏越却源源不断在恢复气血。

    对其他武者来说,苏越真的就是个挂b。

    ……

    灰尘逐渐落下。

    狼藉斑驳的大地,也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里简直就是末世后的场景。

    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到处都是散落的建筑垃圾,大地沟壑纵横,看上去触目惊心。

    而在战场中央,苏越平静的目视宗师。

    如果不是人们都知道苏越四品,乍一看他甚至有点绝巅的气魄。

    仅仅是装比这个劲,苏越已经不输任何人。

    甚至他身旁的三个少将都有些怪异。

    明明我们才是少将,苏越还没有突破到五品。

    为什么却有一种他才是将军的感觉?

    好怪。

    可站在苏越身旁,根本没有勇气开口。

    怎么办。

    有点怂啊。

    简直就是气质的绝对压制。

    “哼!”

    这时候,天空中的费宁宵也怒喝一声。

    他真的是愤怒。

    简直可恶。

    神州武者,都是些什么畜生。

    你们一群宗师都不说话,竟然派遣一个四品的低阶武者来扬言辱骂自己,这简直就是羞辱。

    前所未有的羞辱啊。

    燕晨云他们微微一笑。

    苏越的状态还真是够气人的。

    你一个四品,插着腰,辱骂着绝巅,这片虚空都快容不下你了。

    你也不怕引来天劫。

    装逼劫?

    ……

    “大师兄,这个苏越这么嚣张,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七师弟愤愤不平。

    大家都是同龄人,凭什么我没有这么好的成名机会。

    辱骂绝巅。

    苏越简直就是低阶第一人啊。

    “别说话,立刻去照顾伤员!”

    白字青根本没时间理会七师弟。

    他甚至都没时间围观苏越装比。

    随着苏越他们犁空傀儡,又有一批伤员被运输过来。

    这群伤员都是重伤,要治疗,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和时间。

    古非子也凝神静气。

    这场战争之复杂,根本就无法用言语表达。

    安置点,同样是战场。

    “继续骂,给我狠狠往死里骂!”

    武腾枫举着拳头叫嚣。

    这一刻,他似乎附身苏越,也在辱骂绝巅。

    爽!

    太踏马的爽。

    一旁的少将满脸铁青。

    明明是苏越在辱骂绝巅,你武腾枫怎么比他还要激动。

    蹭热度呢?

    ……

    道门!

    袁龙瀚和元古子同时松了一口气。

    刚刚从科研院得到消息,苏越一个人力挽狂澜,直接破了费宁宵的阴谋。

    他奋不顾身,以一己之力,清空了费宁宵用眼球激活的傀儡大军。

    这一战,苏越简直是居功至伟。

    “又是这小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

    袁龙瀚一声感慨。

    要知道,刚才科研院战场,已经是绝境啊。

    “可惜,你得罪了这小子。

    “虽然你身为一个元帅,但苏越这小子和苏青封一样,善恶太分明,而且也不怎么怕你。”

    元古子冷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