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神壕〕〔娇妻归来:宝贝叫〕〔傅暖容与〕〔我为国家修文物〕〔天地之棋〕〔逆流纯金年代〕〔都市第一战王〕〔青金龙盾〕〔最强医仙混都市〕〔娱乐爆料主播间〕〔全能武修〕〔神级黄金指〕〔影后的嘴开过光〕〔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穿越财富人生〕〔大国名厨〕〔花瓶女配开挂了〕〔重生之逆世时光〕〔合租房长公主〕〔无敌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11章 来不及说抱歉
    元古子知道白智庸的事情。

    他也知道苏越和苏青封父子,因为白智庸的事情,和袁龙瀚发生了一些隔阂。

    其他武者还好说,他们对袁龙瀚有着一种谜一样的崇拜。

    但这俩父子不一样。

    苏青封当年就是个异类。

    他儿子青出于蓝,不光天赋超越了苏青封,甚至脾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次去八族圣地窃取灵泉,关系着神州下一个十年的命运。

    原本苏越是最合适的人选,但苏青封却直接拒绝。

    袁龙瀚早就悔的肠子都青了。

    “唉,白智庸的爹妈,是为了救我,双双死在我面前,我忘不了曾经的承诺。

    “而且不仅仅是我欠白智庸他父母,就连整个东都市,都是因为两口子主动牺牲,才有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那时候白智庸还没有上幼儿园,可谁能想到,他偏偏资质一般,我也没办法。

    “我让苏越对军部失望了。

    “同时,我也没有教导好那个孩子,是我的失职。”

    袁龙瀚又叹了口气。

    他其实能理解苏越当初的心态。

    当初在竹林,他从苏越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信仰坍塌的悲情。

    可能,自己的存在,在苏越心里一直是个榜样。

    可他没想到,完美的榜样,竟然也会偏袒一个恶棍。

    “你们这些军人,都有一个毛病,就是心胸狭隘,格外护短。

    “你是神州无数武者的榜样,其他人都可以护短,唯独你不可以。

    “算了,你们军部的事情,我也不插嘴。

    “不过苏越这小子也够可以,心胸和格局都很大,这种时刻还敢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

    元古子摇摇头。

    可能是他没有亲自上过战场的原因,所以无法理解袁龙瀚他们心里的护短情绪。

    如果是他,他可能会当场就处理了白智庸。

    毕竟,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规矩那就是规矩。

    但袁龙瀚有时候会偏袒。

    他不光偏袒白智庸,他也偏袒苏青封,更偏袒苏越。

    “是我让苏越失望,又不是科研院让苏越失望,这小子虽然性格执拗,但又不是冷漠的人。”

    袁龙瀚道。

    “该死,轰击又来了。

    “老袁,坚持住,我有预感,掌目族那畜生快撑不住了。”

    正在二人说话的时间,空间再一次疯狂波动。

    在道门山上空,一层庞大的黑云,如硫酸一样腐蚀着天空。

    道门所有弟子都在疯狂催动气血,他们在操控着一件类似于鼎的火焰圣器。

    火鼎内的火焰,也在疯狂炙烤着天空的黑云。

    “哼,青初洞,沸血族那个畜生的计划已经失败,你们三个还不立刻滚回去吗!”

    袁龙瀚一声怒骂。

    轰隆隆!

    轰隆隆!

    顿时间,天空黑云一阵颤抖,里面甚至还出现了一些似有似无的巨大人影。

    “哈哈哈哈,袁龙瀚,你真以为费宁宵只能用一颗眼珠子吗?

    “我们五族这次耗费如此大的心血,如果连你科研院都无法摧毁,那就简直成了个滔天笑话。

    “袁龙瀚,你对神州太自信,简直是自大愚蠢。”

    然而。

    三个绝巅并没有沮丧,甚至在云层里,还传出了青初洞的狂笑。

    他们可能也感觉到了来自虚空的压力,正在歇斯底里的轰击道门护山大阵。

    “哼,你们就是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也不可能毁我神州分毫。”

    袁龙瀚再次怒喝一声。

    “哈哈哈哈,笑话!

    “袁龙瀚老畜生,你以为靠你的乱叫,费宁宵就会输吗?

    “你想多了,这次,你真的输了!”

    青初洞再次轻蔑的一笑。

    袁龙瀚铁青着脸。

    而古非子却眉头紧皱。

    他心里其实格外的忐忑。

    ……

    科研院战场!

    地震还是没有停息,如果仔细探查下去,就会发现,地震频率似乎比之前还要低一些。

    而人们一直担忧的暴风,也没有再次出现。

    抓住这点空隙,好几百名重伤员都被成功运输到安置点,地下城的伤员也被运输上来不少。

    苏越皱眉盯着费宁宵。

    这老畜生,为什么不笑了?

    难道神经病是间歇性的?

    又或者,这老畜生又在酝酿什么坏事?

    震秦军团那三个少将却没有时间观察这些,他们盘坐在入口,正在不惜一切代价的恢复气血。

    万一狂风再次起来,他们三个得亲自运输伤员离开。

    赵庄猿中将的死,让第三护罩扩大了不少,这也给人们留下不少生机。

    第二护罩外热火朝天,人们已经忙碌成了陀螺。

    而在天空。

    三个九品的脸色却很难看。

    虽然苏越破了费宁宵的傀儡大军,但事情明显没有那么简单。

    费宁宵不说话,也不狂笑了。

    他一定是又在酝酿什么阴谋。

    当然,三人都不希望再出什么幺蛾子。

    如果费宁宵的手段止步于此,那事情就简单了。

    科研院只要不断将伤员运输出去,然后等待袁龙瀚将军降临就可以。

    地下城的各种气血设备,一时半会也不可能被全部摧毁。

    然而。

    事情不可能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圆满。

    也就在几秒之后,费宁宵睁开了仅剩的一只眼睛。

    之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眼眶睁的越来越大,简直和铜铃一样。

    没几秒时间,这颗眼珠子竟然是从眼眶里掉落出来。

    对。

    眼珠子还有几根血管链接着眼眶,就这样笔直的朝着第一护盾坠落下去。

    说不出的的诡异,说不出的恶心。

    甚至,还有一股歇斯底里的味道。

    这一刻,全场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苏越瞪着眼睛。

    这个神经病要干什么?

    拍恐怖片吗?

    三个少将站起身来,全部望着天空,满脸凝重。

    眼睁睁看着一颗巨大的眼珠子在下坠,他们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

    所有人都被吓的够呛。

    惊讶之余,人们更加疯狂的往外运输伤员。

    很多伤员几乎是自己趴着跑了出去。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颗眼珠子绝对不可能简单。

    第一颗绝巅眼球,费宁宵召唤出了恐怖的傀儡军队。

    第二颗,或许比第一次还要可怕。

    ……

    轰隆!

    燕晨云朝着眼球轰出去一招。

    当然,这只是尝试性的一招,并没有使用太多气血,他怕眼球有诈。

    果然。

    眼球不正常。

    它直接吞噬了燕晨云的气血。

    堂堂九品的轰杀,在眼球上连个波浪都没有溅出来。

    顿时间,三个九品面面相觑,都不敢在冒然用气血。

    “本尊是堂堂绝巅,你们能逼出这一招,也足够你们自傲了。”

    费宁宵说话的声音也格外诡异。

    他的嘴,在天空中的巨脸上一动一动。

    而在下沉的眼球,却还特别人性化的蔑视着燕晨云他们三个九品。

    这种惊悚,已经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该死,绝对护罩,挡不住这颗眼珠子!”

    就在这时候,最上空的王千蛋他们怒吼。

    没错。

    原本无往不利的第一护罩,竟然是如水面一样,荡漾开一道波纹入口。

    费宁宵的眼球,就这样毫无阻碍的渗透了进来。

    就像一颗铁球坠入了水里。

    轰隆!

    这时候,一个保安咬牙切齿,他狠狠催动气血,直接施展出战法,朝着眼球轰击而去。

    可惜。

    他的轰击犹如是打在了异空间,对眼球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不对。

    应该是说,眼球似乎是在异空间。

    “该死,这是沸血族的终极秘笈,这是以绝巅心血为代价的术,理论上可以穿越一切空间。

    “费宁宵,你擅自出现在地球,肉身原本就在被威压的状态,为什么还可以施展这个术。”

    这时候,第一护罩下的聂海钧一声怒喝。

    他脸上甚至说不出的惊恐。

    “哈哈哈,聂海钧,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

    “神州科研院对湿境八族的渗透太多,你们越是这样,就越是该死。

    “你既然知道沸岐天崩,那就应该清楚,本尊的眼球并不是突破绝对防御,而是彻底吞噬了一块。

    “接下来,本尊还可以继续吞噬,你们这几个和绝对防御有关联的蝼蚁,可能都要没命了。”

    天空中那张巨脸阴森森的笑着。

    由于没有了眼球,两个眼眶黑漆漆,犹如两个黑洞,这就使得那张脸更加扭曲可怖。

    可比起那张脸,费宁宵语言里的话,才更加令人胆寒。

    吞噬了一块绝对防御?

    他还可以继续去吞噬武者?

    和绝对防御有关联的武者,也只有保安队和聂海钧啊。

    “聂院长,这畜生什么意思?”

    燕晨云一脸焦急的问道。

    “如果我记得没错,费宁宵这颗眼珠子突破绝对防御,应该只剩下了1000分之一的杀伤力。

    “大概计算一下,这颗眼球降落,理论上也只有大概七品的杀伤力。

    “但眼球唯一的可怕之处,就是可以吞噬与绝对防御有关联的武者,这些人面对的眼球,依然是巅峰的绝巅力量。”

    王野拓咽了口唾沫,寒着脸解释道。

    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了空中。

    和绝对防御有关联的武者,除了保安队,就只剩下了聂海钧。

    这样说来。

    这些人有危险?

    地面上,苏越心脏也开始砰砰直跳。

    该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王千蛋他们竟然也有危险。

    这可怎么办。

    这颗眼珠子根本就没有应对办法啊。

    “哈哈哈哈。

    “本尊先吞了这几个蝼蚁,然后再吞噬你聂海钧。

    “你身为科研院的院长,恶贯满盈,本尊不会允许你活下去。

    “那个九品说的没错,本尊的眼球,确实只剩下了七品的爆发力,但如果在地下城炸开,本尊相信,那些罪恶的气血仪器,一定也会彻底失效。

    “拭目以待吧,哈哈哈!”

    这时候,眼球已经彻底坠落下来。

    果然,王千蛋他们的表情很痛苦。

    要操控绝对防御,他们的气血就已经和防御罩牵制在了一起,一时间根本就没办法分开。

    可谁能想到,费宁宵竟然能通过吞噬,最终同化一部分绝对防御。

    简直是该死。

    “兄弟们,千万别让咱们的肉身成了这畜生的养分,直接解体吧。”

    这时候,王千蛋突然说道。

    “对,立刻解体,这样一来,还可以削弱着眼球一些力量,同时保住院长!”

    随后,保安队的队长也附和道。

    ……

    “同意!”

    “同意!”

    “我也同意!”

    “嗯!”

    ……

    顷刻间,上空的保安队达成了协议。

    他们也没有浪费时间,几乎就在话音落下的时候,所有人身上都闪烁出了诡异的猩红色。

    顿时间,科研院每个人都可以嗅到血腥味。

    这是属于人族的那种血腥味,和异族的血液有些区别。

    哪怕是地面伤员很多,但这股血腥气依旧浓郁。

    苏越仰头瞪着两颗眼珠子。

    开什么玩笑。

    保安队每个人都要解体?

    解体那就代表着死亡啊。

    为什么会这样。

    聂海钧也被惊的浑身虚汗,他大脑甚至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王千蛋,你们所有人立刻给我停下,都停下,这是命令。

    “都是畜生吗,咱们还可以再想办法。”

    聂海钧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兄弟走向死亡,他甚至都没有能力去阻拦。

    其实,此时的聂海钧,已经被费宁宵的眼球所压制。

    理论上,他只能等死。

    对别人来说,这眼球只是个七品的炸弹。

    可对聂海钧他们来说,这颗眼球,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绝巅。

    绝巅杀九品。

    真的是轻而易举。

    “院长,没希望了,而且咱们也没有时间去浪费。

    “兄弟们牺牲这一次,就可以废了这眼球吞噬的能力,这样还能保住一个你。

    “而且我们削弱了这眼球的力量,他现在只有七品初阶的破坏力,根本达不到七品巅峰。

    “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你是院长,科研院还需要你,我们不一样,大老粗而已。”

    王千蛋的声音响起来,他言语里没有恐惧,也没有退缩,只有一股无畏。

    “蠢货啊,你们为什么这么鲁莽。”

    聂海钧瞳孔猩红。

    保安队的人,可都是他一直拼搏的兄弟啊。

    眼睁睁看着他们死,聂海钧心如刀绞,肝肠寸断。

    “院长,神州的年轻人都在抛头颅洒热血,震秦军团的赵庄猿将军也已经牺牲,我们这些老东西又怎么可以逃避责任。

    “如果不解体,就会被费宁宵吞噬肉身,那时候我们就是助纣为虐,他吞噬了我们,增幅力量,到时候您也会死。

    “如果放任他吞噬下去,他的这颗眼球,会达到八品的爆炸力,到了那时候,咱们真的就没有了任何胜算。

    “我们死,这是最优解。”

    另一个保安也说道。

    这时候。

    保安队所有人的身躯,都开始趋于透明。

    而且他们肉身消融之后,所有气血都幻化成了一根根猩红锁链。

    就这样。

    一根又一根的锁链,死死捆在了费宁宵的眼球上。

    果然。

    原本妖异无限的眼球,气息被压制了一份。

    现在这颗眼球的爆炸力,只有七品刚刚出头的水准。

    ……

    “愿神州,永世不朽。”

    “愿神州,繁花似锦。”

    “愿神州,万代和平。”

    “愿神州,战无不胜。”

    “我的债务,终于清了。”

    ……

    保安队临终前,留下了这些话语。

    聂海钧脸色发紫,他弯着腰,一脸苍老的他,这一刻泪流满面,两只手掌的指甲都生生插在大腿里。

    这一刻的悲痛,根本就没办法用言语描述出来。

    眼睁睁看着兄弟死去,这种绝望,足以让人窒息。

    如果不是要继续支撑绝对防御,聂海钧甚至都想去自爆,和费宁宵同归于尽。

    但心里的使命感,还是强迫聂海钧冷静下来。

    费宁宵的脸,目前还在第一护罩上空压迫着。

    聂海钧必须要以自己的气血,去支撑第一护罩运转。

    虽然没有了保安队辅助,但费宁宵失去了双眼,战力也已经是直线下降的状态。

    “费宁宵,你一定会飞灰湮灭。”

    王野拓气的一声怒骂。

    眼睁睁看着那么多强者全部战死,他的愤怒已经抵达临界点。

    可恨。

    就在眼球下沉的时间,费宁宵这张脸就弥漫出了杀气,死死拖延着他们三个九品。

    费宁宵应该是怕九品去破坏眼球,所以不惜一切牵制着他们。

    无奈。

    面对绝巅的压迫,三个九品只能品味绝望,他们什么都做不到。

    “哼,就这种把戏,能奈何得了本尊吗?

    “等本尊的眼球降落到地面,就是科研院毁灭之时。”

    费宁宵也一肚子火气。

    他根本就想不通,神州的武者都是畜生吗。

    为什么他们自杀的时候,根本都不考虑一下。

    但凡保安队能犹豫两分钟,费宁宵也不可能被解体的力量所削弱。

    但问题不大。

    科研院目前只有三个六品人族,而且一个个还是气血枯竭的状态。

    而自己这颗眼球的爆炸力,会在地震波动的引导下,全部出现在地底深处。

    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地面。

    七品的爆炸力,足可以摧毁一切的气血仪器。

    毕竟,这并不是普通的爆炸。

    ……

    地面。

    苏越眼睁睁看着王千蛋战死,他却无能为力。

    除了愤怒的颤抖,苏越什么都做不到。

    怪自己弱吗?

    没意义。

    在自己这个年纪,他已经做到了极致。

    湿境八族不蠢,他们曾经差点灭亡了整个人族,这是强敌,货真价实的强敌,他们随时可以让地球沦为炼狱。

    这就是牺牲,这就是战争。

    除非彻底将湿境八族从这个世界上抹除,否者这种生离死别就一直不会结束。

    苏越不喜欢这种滋味。

    他恨透了这种死亡。

    赵庄猿,王千蛋,还有保安队的所有人。

    这些人都是今天第一次见面,苏越和他们谈不上什么交情。

    但就是这样的死亡场景,对苏越的冲击更加巨大。

    生命在战争面前,永远都这么脆弱。

    不管你是九品,还是八品。

    说死,那就是阴阳两隔。

    他恨透了战争。

    科研院那些伤员各个泪流满面,每个人都心如刀绞。

    每天从科研院大门进进出出,很多人都和保安队很熟。

    甚至不少人都不知道保安队的意义,他们只知道那群人吊儿郎当,有些碍眼。

    但谁能想到,离别来的这么快。

    平日里看不顺眼的保安队,为了自己就这样牺牲了。

    甚至,都来不及说一声抱歉。

    “该死,根本挡不住这颗眼球下坠。”

    这时候,一个八品中将咬着牙说道。

    第一护罩和第二护罩之间,有着一层间隔地带。

    眼球即将接触到第二护罩。

    这时候,外界一个八品的援军,以及不少六七品的宗师,也纷纷冲上去,要去摧毁这颗眼球。

    哪怕破坏不了,也可以阻止一下。

    可惜。

    束手无策。

    别说破坏眼球,他们连阻挡一秒都做不到。

    “大家注意,这颗眼球将在10分钟左右,降临到地面。

    “抓紧一切时间,转移伤员!”

    聂海钧含泪宣布道。

    这是兄弟们用生命换来的时间。

    如果不是保安队主动解体,这颗眼球可能2分钟就会降落。

    费宁宵是绝巅。

    这个畜生,真的太强。

    ……

    “十分钟吗!”

    苏越咽了口唾沫。

    十分钟,转移这么多伤员,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而且在地下城,还有不少人行动不便。

    远处。

    弓菱也被那颗缓缓下坠的眼球吓的够呛。

    “咦,她怎么来了!”

    突然,弓菱皱着眉说道。

    “谁?”

    旁边的少将原本一脸焦急,他顺着弓菱的眼睛,看向远处。

    “咦,那是驱虫世家,冯家?

    “车队。

    “冯家全族都来了吗!”

    少将心脏猛的一跳。

    一辆辆汽车,在科研院门前停下。

    冯佳佳背着大葫芦,随后一层虫子在她体表,形成一层护甲。

    她从容不迫的走入第二护罩。

    对。

    她是第一个走进护罩的援军。

    “苏越小哥,你遇到难题了吗?和姐姐倾诉一下。”

    冯佳佳风驰电掣,直接跑到苏越面前。

    “你……你怎么能进来?”

    苏越一脸诧异。

    在这里遇到冯佳佳,真的让他意外。

    “我有虫子啊,可以形成护盾,可惜,整个冯家,也只有我可以进来。”

    冯佳佳解释了一句。

    路上,他已经了解了第二护罩的情况。

    苏越转头。

    果然,在护罩外,一群新来的援军,将一只只两人高的大缸,摆放在了护罩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