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被大佬盯上〕〔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农门凰女〕〔天下商魁〕〔快穿之不和BOSS谈〕〔村女重生〕〔快穿:男神,有点〕〔慕少每天都想复婚〕〔神厨辣妈很美很狂〕〔嫡女休夫记〕〔我真的不是太监〕〔天命神符师:君上〕〔魔尊邪婿〕〔探险歪传:粽子笔〕〔反派影后超级拽〕〔上邪〕〔无敌从来到地球开〕〔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帝之至尊〕〔佛系少女不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16章 神州上下的狂欢
    ..,

    触目惊心

    等全场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之后,已经是几十秒之后。Δ书阁ん.『k→shu→.co

    面对这个史无前例的恐怖巨坑,谁都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整个科研院,已经没了。

    所有建筑化为齑粉尘土,所有地面残垣,以及庞大的地下城废墟,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痕迹。

    第二护罩还没有碎,但光泽已经大不如前。

    护罩里的温度很高,甚至里面的空气还是扭曲状态,犹如是一个巨大的烤炉。

    三个九品附着在护罩上的气血脉络,全部溃散。

    盯着热浪,苏越一步步走到巨坑最前方。

    他得到了燕晨云的气血庇护,也是第一个走到第二护罩边缘的低阶武者。

    可怕。

    视线清晰后,苏越心脏疯狂跳动,浑身上下每一根毛孔都在颤栗。

    这到底是一场什么爆炸,怎么可能恐怖到这种程度。

    苏越不知道科研院的具体面积,但绝对要比一个武科大学占地面积大。

    现在,这片土壤里是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巨坑的另一侧,苏越感觉很遥远。

    这就是绝巅的力量。

    还是一个被压制绝巅的力量。

    何其可怕。

    如果不是两个护罩,可能连远处的东都市都可能遭殃吧。

    “气血仪器怎么样了?”

    突然,一个科研院的武者也跑到巨坑边缘。

    他是刚刚被救出来的一批武者,很幸运,并没有负伤。

    就在这个人一脚要跨入第二护罩的刹那,他被王野拓抓住了衣服。

    “现在护罩内温度很高,你想死吗?”

    王野拓训斥道。

    ……

    “哈哈哈哈,结束了

    “可悲的神州,从今天开始,你们将踏上下坡路,你们没有气血科技支撑,会逐渐被地球其他国家超越,甚至被针对,被孤立。

    “你们等着,不久之后,湿境八族的联军就会跨越湿鬼塔而来。

    “神州这片土壤,注定会承受八族惩戒,注定会成为一片罪恶之地,哈哈哈”

    费宁宵的声音又一次在长空响起。

    嘶哑。

    轻蔑。

    嚣张。

    一如既往。

    但同时,人们也能听到一些疲惫的感觉。

    费宁宵很累。

    那张巨脸一闪一闪,就像即将熄灭的蜡烛,给人一种濒死的感觉。

    虽然发生了一些意外,让神州科研人员全逃了,但只要能毁了所有气血仪器,目标就不算失败。

    神州有句老话,叫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没有仪器的科研人员,留着也是累赘,甚至其他国家的官府可能暗中招聘走,还可能反过来再对付神州。

    这样一想,科研人员活着,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

    在这样的爆炸下,那些仪器不可能留存下来。

    地球诸国的历史,也不是那么干净,斗争起来神州比湿境八族还要残酷。

    “燕将军,这个老畜生的眼球还在。”

    苏越突然说道。

    他原本在盯着巨坑深处看,可突然,一颗一闪一闪的光球,缓缓漂浮上来,和足球差不多大小。

    难道这眼球还能炸?

    “苟延残喘而已,这颗眼球现在相当于一个一品武者的实力,仅仅是能替费宁宵再看看世界而已”

    燕晨云他们早就探查过眼球。

    很显然,苏越多虑了。

    费宁宵的气血已经在刚才的爆炸中耗尽,他不可能再翻起什么风浪。

    ……

    第二屏障外的人们开始骚乱。

    难道,气血仪器真的已经全部被摧毁?

    这可怎么办。

    没有气血仪器,神州的科研将被彻底锁死,别说再有进步,就连以前的水平都不可能保持。

    倒退20年,这都是保守估计。

    “爷爷”

    冯佳佳一脸焦急的看着冯老爷子。

    钛甲虫到底管用了没有?

    如果钛甲虫失败,那冯家可就成了神州的罪人。

    她心里前所未有的忐忑。

    其他冯家人也皱着眉。

    到底有没有成功?

    他们也看着冯老爷子。

    冯老爷子是钛甲虫的操控者,只有他才知道钛甲虫的状况。

    “乖孙女,咱们冯家,什么时候让神州失望过?”

    冯老爷子很溺爱的摸了摸孙怒脑袋。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

    这时候,远处响起了急促的鸣笛声。

    同时,刚刚才平静的大地,再次稳稳颤抖,同时还伴随着低沉的引擎轰鸣。

    忐忑中的众人回头一看。

    是大卡车。

    巨型的工程大卡车,仅仅是轮胎,就超过了五人高。

    由于马路宽度不够,卡车甚至直接碾压着绿化带而来。

    卡车喇叭声很尖锐,也很刺耳。

    ……

    “所有人,让开道路

    “重复

    “所有人,让开道路

    “重复”

    ……

    没过多久,十几辆巨型卡车,就已经行驶到了巨坑附近。

    苏越他们的位置,正好没有卡车过来。

    他看着那些庞大的机械怪兽,再看看巨大的深坑。

    有对比才有伤害。

    那些卡车如果在城市里,绝对可以对人造成压迫。

    可在巨坑面前,其体型根本就不值一提。

    其余人也盯着卡车。

    都这个时候了,大卡车来这里干什么?

    苏越也一脸好奇。

    “卡车之所以现在才来,是担心刚才的震动太激烈,对引擎和轮胎造成损伤。

    “接下来,就看冯老爷子表演吧”

    燕晨云胳膊耷拉在苏越肩膀上,像是哥俩在聊天。

    “钛甲虫真的能抗住这种爆炸冲击?”

    虽然苏越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他还是下意识的问出了一句废话。

    卡车都来了。

    不可能是来拉土方的。

    “小伙子,你还是有些低估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力量。

    “准备欣赏费宁宵气急败坏吧”

    燕晨云望着扭曲的空间,悠悠一声长叹。

    现在这一代年轻人,根本没有经历过冯老爷子叱咤风云的风光。

    苏越接触的蛊虫控制者,是冯佳佳。

    他低估了真正的蛊虫术。

    燕晨云话落,苏越也没有说话,他只是观察着大坑的地面。

    沙沙沙

    沙沙沙

    沙沙沙

    不知道什么时候,第二护罩里突然出现了一些很细密的摩擦声。

    苏越心跳的越来越厉害。

    这时候,在没有卡车停留的地方,护罩外已经战满了忧心忡忡的神州武者,甚至有些拥挤。

    “看,有东西飞出来了”

    突然,一个科研院武者尖叫一声。

    这道声音之尖锐,简直像是在用指甲刮玻璃。

    他的嗓子已经完全撕裂。

    这是被惊讶到极致的表现。

    果然

    漆黑滚烫的土壤,出现了一个小凸起,出现了一个小土包。

    之后,一团青灰色的光团,从土壤里悠悠飞出来。

    如果仔细看去,这光团应该是个三人高的古怪仪器零件,里面还有很弱的气血波动。

    没错

    这是一个气血仪器的零件。

    一个完整无缺的零件。

    升空

    虽然晃晃悠悠,速度也慢。

    但零件确实是漂浮了起来,而且没有任何破损的迹象。

    费宁宵的眼球就悬浮在空中。

    零件也飞跃了他的眼球,而且距离很近。

    随后,零件笔直升空,留下一个懵逼的眼球。

    对

    费宁宵留下眼球,是要等袁龙瀚救回来,欣赏袁龙瀚的绝望。

    然而。

    他如今全程目睹了这一切。

    “沸血族的绝巅,你现在还有能力再次爆炸吗?

    “如果做不到再次爆炸,那不好意思,我神州科研院的气血仪器,就全部运输上来了”

    冯老爷子的声音也回荡在长空。

    冯家所有人的气血,再一次汇聚在冯老爷子身上。

    每个冯家人都极度兴奋。

    这可是冯家闪耀全球的高光时刻,别说神州,甚至整个世界,可能都将重新认识冯家。

    冯佳佳更是泪流满面,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做到了。

    冯家成功守护了神州科研院。

    二次操控,是召唤钛甲虫回归的一种秘术。

    虽然比布虫的难度低一些,但也根本不轻松。

    而且冯家也只能此时此刻,才往回搬运气血仪器零件。

    之前科研人员出来的时候,冯老爷子气血枯竭,冯家人也一个个精疲力尽,他们根本支撑不了召回的庞大气血。

    第二。

    钛甲虫只能找拥有气血波动零件附着,其他普通机器却无法识别。

    可零件和各种机床没有分离。

    如果携带着庞大的普通机床也出来,冯老爷子做不到啊。

    费宁宵的爆炸,摧毁了没有气血波动的普通机床。

    这样一来,零件被剩下,也更加轻便。

    冯家终于可以完成回收。

    仪器中,最重要的是气血零件,其他机床,以地球工业现在的水准,最晚三个月就可以全部恢复。

    这还是保守估计。

    如果激进一些,可能一个月,甚至20天就恢复大部分的仪器正常运转。

    这是一个可以创造奇迹的国家。

    ……

    天幕之上。

    费宁宵的大脸彻底被定格,甚至犹如一团扭曲的坚冰。

    他的轻蔑和嚣张,彻底沦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震撼。

    费宁宵的眼球就在巨坑深处。

    他亲眼目睹了一个零件飞出来。

    十个零件飞出来。

    一百个

    一千个

    到最后所有零件破土而出,简直给人一种黄蜂出巢的感觉,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犹如一团团云彩在升天。

    费宁宵的眼球在云彩中央,显得那样渺小,那样无力,那样可悲又可怜。

    眼球上甚至滴趟下大坨的鲜血,可人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欢呼

    随着第一块零件落在卡车货箱,全场爆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掌声和欢呼。

    特别是科研院的人。

    有一个科研人员没有负伤,但他却直接晕到。

    他激动到彻底休克。

    成功了。

    气血仪器的零件真的留存了下来。

    这样一来,科研院的各种仪器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

    所有图纸,所有数据,所有资料都有备份。

    只要气血零件能回来,就和没有损失一样,无非是需要一些时间恢复而已。

    问题根本就不大。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数不清的零件在下坠,很多低阶武者在帮着在卡车上摆放气血零件。

    有些轻伤的科研人员都爬到卡车上,亲自去指挥。

    钛甲虫其实也损失惨重。

    但虫子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其繁衍速度。

    这对冯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太大的损失,但即便是损失,冯家也心甘情愿。

    欢呼声越来越响,声浪简直震的人头皮发麻。

    也就在这时候,苏越脑海的窃劫魔典,突然出现了感知。

    应劫圣子?

    苏越心脏都差点窒息。

    对啊。

    一个绝巅死亡,应劫圣子可能会来完善他的洞世圣书。

    而苏越刚才已经忙碌到几乎发疯,他甚至都差点忘了洞世圣书这件事情。

    而且这里是神州。

    苏越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应劫圣子竟然敢跑到地球来找绝巅魂魄。

    这圣子兄弟有点浪啊。

    要知道,应劫圣子哪怕是伪装成了人族,但他在施展洞世圣书的刹那,阳向族状态都会现身。

    这家伙不要命了吗?

    但再仔细想想,苏越又叹息了一声。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应劫圣子啊。

    他身上有天圣碧辉洞无数的宝贝,之所以敢来地球,就一定有逃亡的办法。

    上次苏越可是见识了应劫圣子的逃逸能力。

    简直和空间跳跃一样。

    “唉,又要去揍人了。”

    苏越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巨坑边。

    窃劫魔典要窃取洞世圣书的魂魄,自己就得和应劫圣子切磋一下。

    说起来,应劫圣子也是个悲剧。

    宿命就是被自己殴打。

    “苏越,你去哪?”

    见苏越突然离开,燕晨云转头问道。

    “太吵,我去休息一会”

    苏越说道。

    ……

    雪阳其实一直就在不远处。

    阳向族的状态,也已经恢复,雪阳已经不再是漫笛国那个皇子。

    得益于洞世圣书出现波动,他可以再次开启绝对隐身状态。

    但雪阳很谨慎。

    洞世圣书在吞噬绝巅灵魂的时候,他的身形会暴露一瞬间。

    虽然之后就可以空间跳跃回湿境,但毕竟很多人族可能会看到自己。

    所以,雪阳在恢复阳向族状态时,头上戴了个蜘蛛侠面具。

    虽然自己伪装技术一流,但眼神或者一些其他的微表情,可能会出卖自己。

    这个面具黑漆漆,可以严密掩盖一切。

    毕竟,雪阳以后还会再次回来地球,他还要找苏越报仇雪恨。

    “域外邪魔,果然是厉害。”

    雪阳隐着身,目睹了科研院的一切。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料到了神州一定会赢。

    虽然降临者是沸血族的绝巅,但根本就没用。

    域外邪魔崛起,势不可挡。

    神州君临天下,这是这个国家的国运。

    可雪阳还是被惊的够呛。

    在他心目中,他以为会是袁龙瀚回来拯救一切。

    毕竟,神州的绝巅很强。

    可雪阳根本就没有想到,域外邪魔的实力已经如此恐怖。

    面对一个绝巅的降临,根本连绝巅都不需要出手,就可以让绝巅的计划完败。

    可悲的是,费宁宵目得格外简单,他就仅仅想杀一些普通人,摧毁一个地下城。

    理论上,费宁宵易如反掌。

    可惜,面对一个没有绝巅的神州,费宁宵竟然败的一塌糊涂,甚至普通人都没有杀了几个。

    要知道,他还是突袭啊。

    史无前例的耻辱。

    虽然不是一个阵营,但雪阳依旧气的血吐血。

    废材

    沸血族太废,或者说湿境八族都太废。

    一个个,简直和脑残一样。

    “苏越,你继续蹦跶,迟早我会扒了你的皮”

    雪阳最憎恨的人,无疑还是三番五次殴打过他的苏越。

    这一战苏越的表现,简直可以说是惊世骇俗。

    这也给了雪阳一点点压力。

    但压力也仅仅是一点点。

    “苏越,可惜这次没时间和你切磋一下,我已经从天圣的宝藏里,解锁了一道闪避符咒

    “这符咒连九品的轰杀都可以闪开一次,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我一定让你好看”

    雪阳又喃喃自语。

    其实他拿出闪避符,也并不是为了防御苏越。

    雪阳是为了防御地球的其他九品。

    自己毕竟会现身一瞬间,万一不巧被神州的九品给抓住,得用这道闪避符逃命。

    可惜。

    符箓只是一次性用品。

    不到非不得已,其实雪阳也舍不得使用。

    他总觉得,等洞世圣书融合了第二个绝巅灵魂,自己实力再次暴涨之后,完全可以虐杀苏越。

    嗡

    隐身中的雪阳,双上展开,洞世圣书顿时间悬浮在他面前。

    “费宁宵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

    雪阳神情肃穆。

    “哼,班荣臣,你这个不听话的护道者,这一次捕捉魂魄,你没有在我身旁护道,洞世圣书就会认为你已经背叛了我,你会受到天圣的制裁。

    “我就知道你会乱跑,真是天助我也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更换一个听话的护道者。

    “班荣臣,你不识抬举,根本就不配跟着我去开辟一个时代。”

    雪阳一脸讥笑。

    自己目前很安全。

    身旁只有几个虾米在忙碌。

    九品距离自己很远。

    现在的他,想死都没机会。

    班荣臣的作用,就是在洞世圣书启动之后,也进入隐身模式,在身旁辅助应劫圣子。

    这一次,班荣臣在神州有任务,他并没有跟着雪阳过来。

    雪阳心里有个秘密,一直也没有告诉班荣臣。

    洞世圣书开启,如果班荣臣没有在应劫圣子身旁守护,就会被定义为叛逃。

    班荣臣会遭受天圣诅咒。

    他死定了。

    “班荣臣,永别了,可悲的奴才,连忠诚都不懂”

    洞世圣书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泽。

    雪阳脸上的笑容很轻蔑。

    一石二鸟。

    收拢第二个绝巅魂魄的同时,还能灭了不听话的奴才。

    普天之下,也只有我雪阳的智慧能够做到。

    比智商。

    我雪阳完胜任何一个人。

    “雪阳,你想多了,我又来收拾你了

    “对了,我忠诚尼玛的比。”

    然而。

    身旁熟悉的声音响起,雪阳的表情被定格。

    他抬头一看。

    班荣臣。

    这畜生正在阴森森的朝着自己笑。

    他就像一个屠夫,在看着一个待宰的年猪。

    雪阳也被吓的脸色铁青。

    “这些规则,我都懂,之前只是有点事情而已。

    “猪脑子”

    班荣臣脚底在雪阳脑袋上蹭了蹭,他刚才不小心踩了个嚼过的泡泡糖。

    如果不是有诅咒限制,他现在就想弄死这小东西。

    竟然还想暗算自己。

    之前班荣臣只是在湿境参加战争而已,那是他的任务。

    可刚才异族大军已经撤退,班荣臣就以追击残军为由,直接离开大军视线。

    随后,他利用洞世圣书开启的隐身和空间跳跃,直接出现在雪阳身旁。

    确实。

    他没有守护雪阳,会被诅咒袭杀。

    但碧辉洞也给了护道者一些特权。

    比如这个空间跳跃。

    只要雪阳祭出洞世圣书,班荣臣就可以不限地点,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想靠这个名义暗算护道者,雪阳根本就做不到。

    “你别碰我”

    雪阳已经被气的有些丧失丽理智。

    这瘟神简直是阴魂不散。

    “你也别和我置气,有这时间,看看你前面吧

    “呵……呸,装比麻痹的蜘蛛侠”

    班荣臣叹了口气,又朝着雪阳的脸上吐了口痰。

    藏头露尾,估计是害怕被苏越认出来。

    说起来也是缘分。

    苏越竟然一脸茫然的走过来,算不算冤家路窄呢。

    看样子,苏越是累了,他似乎是想一个人静静。

    可他的方向,竟然是雪阳。

    说来也是巧合,这里确实人少,而且也比较安静。

    闻言,雪阳猛地抬头。

    随后,他咬牙切齿,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颤抖。

    只见苏越皱着眉,漫不经心的朝着这里走来。

    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气的雪阳够呛。

    “苏越,你最好离我远点,否则休怪我这次弄死你”

    雪阳喃喃自语。

    “不吹牛比能不能死?一天天的。”

    班荣臣蔑视了一眼。

    明明心里被吓的和狗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