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19章 应劫圣子的结局
    不管这几个绝巅多么愤怒,他们都改变不了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聚集着无数五族精锐的真狮城,彻底是被炸成了一堆废墟。

    方圆十里,只剩下一个触目惊心的炽热巨坑,真狮城以前的所有建筑都化为乌有,甚至都没有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就连二百里范围的丛林,没有一颗完整的树木,没有一块完整的地皮。

    原本潮湿阴冷的湿境世界,第一次这么干燥。

    但这种干燥,附加着地狱属性。

    现场能存活下来的强者,只有那些九品的神长老,还有七品八品的高阶将军,至于六品的营将军,也足足死了一半。

    剩下的另一半之中,大多数甚至还不如死了干脆。

    有些受伤太重的将军,已经没有了治疗的必要。

    还有一些虽然可以活命,但以后想突破七品的路,也已经被斩断,他们的实力会断崖式下跌。

    这一战,真狮城的损失,已经是史无前例的程度。

    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承受这种灾难。

    七品和八品的将军们全部目瞪口呆,各个被吓的魂飞魄散,他们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这简直是一场幻觉。

    刚才还排兵布阵,准备恭迎绝巅归回的20万联军武者,瞬间就被炸成了飞灰。

    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啊。

    多么惨烈。

    简直就是惨绝人寰。

    别说七八品,就是九品神长老都一个个浑身战栗。

    他们修炼了这么多年,能走到九品这一步,一路上也经历过无数的坎坷与磨难。

    但如眼前的惨烈,还真是第一次见。

    关键这可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灾难啊。

    那几个九品神长老也心痛。

    爆炸时机也太巧合。

    一步,哪怕绝巅们再早回来一步,事情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这种巧合,甚至给人一种连苍天,都要灭了真狮城的错觉。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刚才应该是一个低阶阳向族率先出现,而沸血族的绝巅费宁宵,就紧紧搂着阳向族的身躯。

    “之后,就发生了爆炸!

    “那个低阶阳向族,是什么人?”

    这时候,掌目族的一个九品神长老转头,看着阳向族阵营问道。

    由于绝巅们归来,仅存的几个九品和七八品将军,也都站到了各自的绝巅身后。

    五族阵营,也彻底区分开来。

    “哼,掌目族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青初洞气的咬牙切齿。

    明明是费宁宵那个蠢货炸死了20万联军,你掌目族难道还计划嫁祸给阳向族吗?

    简直是可恶。

    “这并不是我血口喷人,掌目族有证据!”

    面对绝巅质问,掌目族这个九品也不慌乱。

    他屈指一弹,顿时间,一颗漆黑的鹅卵石就漂浮在空中,散发着一阵阵的光晕。

    随后,一道光幕出现在众强者面前。

    这是真狮城还没有被炸之前的城门口,20万武者士气如虹,正在等待着绝巅们归来,等待检阅他们的滔天杀气。

    果然,几秒之后,一个衣服破烂,脸上还贴着一块破布的低阶阳向族,直接出现在城门下。

    雪阳脸上戴着的蜘蛛侠面罩,原本就有一定的抗腐蚀能力,虽然他回归湿境,但面罩一瞬间还没有被腐蚀破。

    而费宁宵的替身,就死死缠绕在雪阳身上。

    一个漩涡,莫名其妙引出了两个牛马不相及的人。

    沸血族绝巅。

    阳向族小虾米。

    之后的剧情就比较简单直白。

    光幕里一片刺目之后,就是爆炸的结束。

    “这是我掌目族的记录妖器,比源像石的历史还要悠久,我可以时时刻刻都保持在录像状态,所以才记录到了刚才那一幕。

    “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个藏头露尾的阳向族,到底是什么身份!”

    掌目族的九品继续问道。

    他视线锁定着青初洞,争锋不让。

    “费宁宵,给本尊一个解释!

    “还有沸血族,四族同样需要你们一个解释,为什么费宁宵要杀戮这20万大军!”

    掌目族绝巅死死压抑着火气。

    他不怀好意的看着青初洞,又瞪了眼沸血族的绝巅。

    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牺牲了掌目族妖器,替你们撑开通向神州的空间通道。

    你们倒好。

    费宁宵在神州科研院毫无建树,简直成了湿境八族的耻辱。

    仅这样就算了,他竟然还要返回湿境再次杀戮。

    你泄愤呢?

    还有那个阳向族蝼蚁,也没有那么简单。

    今天这件事情解决不了,掌目族和沸血族没完,他一定要找个公道,要到赔偿。

    “对,沸血族和阳向族,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钢骨族的绝巅也怒气滔天。

    “今天如果不解决这件事情,就准备开战吧!”

    四臂族绝巅脾气爆炸,他的杀气已经笼罩在沸血族绝巅身上。

    “哼,你们也看到了,那个阳向族只是个低阶的蝼蚁,本尊堂堂绝巅,怎么可能会认识一个蝼蚁!

    “本尊分析,很可能是费宁宵临死抓来的替死鬼!

    “沸血族,我青初洞也要一个解释!”

    青初洞也憋着一肚子火气。

    由于他是五族联军的发起者,所以阳向族参战的武者只多不少。

    20万大军被炸死,阳向族损失惨重。

    而且是承受不了的那种剧痛。

    这次大战,青初洞派遣了不少八族圣地的武者来参战。

    这些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啊。

    同时青初洞也一肚子好奇。

    费宁宵从虚空中出现的时候,为什么会搂着一个低阶阳向族。

    没道理啊。

    但那个低阶阳向族一定已经被炸的粉身碎骨。

    死无对证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阳向族,但青初洞一定要一口咬死。

    全部责任都是沸血族的。

    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沸血族身上吧。

    与我无关。

    “哼,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费宁宵一定是受到了什么诅咒,身不由已!而且你们眼瞎了吗?没看到我沸血族的武者,也同样全军覆没吗?

    “我到认为,一定是你青初洞搞的鬼!

    “费宁宵的这个替身,率先就是你青初洞的提议,而且那个形迹可疑的阳向族蝼蚁,你怎么解释?

    “所有人都知道,费宁宵并不懂什么空间跳跃的战法,他明明在神州的科研院,为什么可以瞬间回归真狮城?

    “青初洞,给我一个解释!”

    沸血族的绝巅差点被气死。

    为了这场该死的战役,我沸血族牺牲了一个绝巅的生命。

    到头来,你们一群畜生这是要群体而攻吗?

    当初忽悠费宁宵牺牲的时候,一个个是什么嘴脸,现在又是什么嘴脸?

    普天之下,最不要脸的人,也莫过于眼前这一群了。

    该死啊。

    “青初洞,你到底有什么阴毒计划?

    “我钢骨族这次牺牲这么多勇士,不可能被你们一句话就搪塞过去。”

    钢骨族绝巅咬牙切齿。

    不管阳向族和沸血族怎么互相推脱,这次的责任,一定要由两族承担。

    “哼,我青初洞根本不知道这个阳向族的身份,他就是被费宁宵抓来的替死鬼!”

    青初洞坚持自己的意见,并且态度很强硬。

    让阳向族背锅?

    根本就是开玩笑。

    “青初洞,你这是执意要陷害我沸血族,是吗?”

    沸血族绝巅突然一声大笑。

    他笑的很悲凉。

    论绝巅人数,沸血族最少。

    死了费宁宵之后,目前就剩下了两个。

    一个在八族圣地镇守,另一个就是自己。

    其他种族,目前最少都是三个绝巅。

    他们根本就是在欺负沸血族。

    解释?

    他又不是感觉不到四个绝巅的杀念。

    事到如今,还接是什么?

    还有什么解释的必要?

    费宁宵爆炸,这是无法反驳的实锤。

    青初洞多狡猾?

    他怎么可能承认事情和阳向族有关。

    “沸血族,你们必须要给掌目族一个交待,否则我给族人交待不了!”

    掌目族绝巅深吸一口气。

    掌目族原本就人丁稀少,他们是最承受不起的一族。

    “你们几个,难道都觉得是沸血族的错吗?”

    沸血族绝巅又冷笑了一下,看着其他绝巅。

    他脸上的表情格外悲哀。

    “不是沸血族,还能是谁?

    “费宁宵的气息,我们不可能认错。”

    钢骨族绝巅已经恨不得生吞了沸血族所有人。

    “你们沸血族一年不如一年,八族圣地的土地都被不断蚕食,而且这次由于费宁宵去神州牺牲,所以你们沸血族出战的武者也最少。

    “我明白了,苦肉计吗?

    “费宁宵原本就准备了两套计划。

    “他在神州,确实是准备去摧毁神州的科研院。

    “但费宁宵利用我阳向族的替身,还筹备了第二套方案,他还要利用联军聚集的时间,同时也摧毁联军战力。

    “歹毒!

    “好歹毒的阴谋!

    “可费宁宵想的太简单,仅仅靠同时杀戮一些沸血族的垃圾,就想摆脱罪名吗?”

    青初洞突然瞳孔一亮,缓缓分析出了沸血族的目得。

    顿时间,其他绝巅都诧异的看着青初洞。

    “看什么看!

    “你们都分析不到吗?这是很简单的逻辑。

    “这次出战人数,是不是沸血族最少,同时实力也最弱?刚才被炸死的武者,是不是沸血族最少?

    “精明啊!

    “牺牲一个寿元只有一年的费宁宵,沸血族可以做到一箭双雕!

    “怪不得,一向老谋深算的费宁宵,竟然会愿意主动去牺牲自己。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上当了,咱们都上当了啊。”

    青初洞越说火气越大。

    这套连锁分析,他自己都深信不疑。

    果然。

    其他绝巅恍然大悟。

    经过青初洞这么一分析,还真是那么回事。

    歹毒!

    沸血族够歹毒。

    “哈哈哈,青初洞,你阳向族还真是狡猾无耻!

    “我沸血族出战武者这么少,难道不是你们当初给的优待吗?

    “费宁宵主动牺牲,一直都是为了打败神州,毫无二心!

    “没想到,我沸血族最终却落了这么一个骂名!

    “青初洞,你无耻。”

    沸血族绝巅差点被气的吐了血。

    什么狗屁的分析。

    虽然看上去有理有据,但根本就是青初洞胡言乱语。

    如果费宁宵真的有这种计谋,我也是绝巅,为什么我却不知道。

    在绝巅身旁,还有几个沸血族的高阶宗师。

    他们虽然也一脸敌意的看着其他种族,但他们心里,其实也认可了青初洞的精妙分析。

    当然,他们也有些气愤。

    不高明啊。

    费宁宵族尊想一石二鸟,可手段有点不高明,竟然被掌目族察觉到了端倪。

    没错。

    沸血族自己人都信了。

    动机明朗,线索清晰,证据确凿。

    “沸血族,本尊觉得,你们这几个人,应该先自杀谢罪!

    “至于其他的赔偿,你们沸血族应该也一力承担。”

    四臂族绝巅注视着沸血族这几个强者,杀气腾腾。

    轰隆隆!

    轰隆隆!

    同时,斑驳的大地开始震动,这是四臂族绝巅气血即将爆炸的征兆。

    寒冷!

    刻入骨髓的寒冷。

    湿境毕竟是湿境。

    由于爆炸所燃烧起来的热浪,早已经被湿气所冷却。

    现场只有一个巨大的黑坑。

    随着所有强者的杀气越来越浓烈,空气中突然卷起了凌冽的罡风。

    不知不觉,似乎有几个虚空大手,在死死压制着掌目族仅存的几个强者。

    “走!”

    掌目族绝巅没有犹豫。

    他立刻燃烧自己的绝巅气血,同时携带着剩余的几个高阶宗师,直接朝着天际深处爆闪而去。

    由于燃烧的气血太猛烈,绝巅口中连连喷吐着鲜血。

    眨眼时间,他们已经掠至千里之外。

    ……

    “族尊,接下来该怎么办?”

    飞行了一段路程之后,沸血族九品忧心忡忡的问道。

    刚才那一会,他真的感觉到了致命危机。

    如果不是绝巅逃的果断,自己这个九品很可能就死在这了。

    “立刻回圣地,召集散星城池的所有武者全部回归!

    “接下来的三年时间,沸血族所有族人休养生息,不再去扩散散星城池。

    “或许,我们会迎来一场恶战!”

    绝巅睚眦欲裂。

    他心里也明白了青初洞的算计。

    费宁宵到底有没有一石二鸟的计划,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联军大败而归,20万大军被炸死,总得有替罪羊去背罪。

    很明显。

    其他种族的实力都差不多,他们只会找个软柿子去捏。

    这样一来,死了一个绝巅的沸血族,就成了这个以死谢天下的替罪羊。

    争论和解释,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所有绝巅的共同认知。

    真相?

    重要吗?

    毕竟,他们的目得,只是给自己族人一个交待而已。

    “族尊大人,咱们沸血族,会有危险吗?”

    另一个八品宗师也问道。

    他心慌的厉害。

    “不知道,听天由命吧。

    “或许,沸血族的灾难真的已经来临。”

    绝巅一声叹息,连忙加快了返回八族圣地的速度。

    这到底是个什么战争。

    和闹着玩一样。

    死了一个绝巅,神州毫发无伤,偏偏还给沸血族引来祸患。

    绝巅肠子都悔青了。

    当初就不该信青初洞的鬼话。

    结盟?

    这辈子沸血族都拒绝结盟。

    哪怕神州杀上八族圣地,都拒接结盟。

    ……

    “哼,以为逃了就没事了吗?

    “沸血族,你给我等着!”

    钢骨族绝巅准备去追杀,但沸血族有个特征,就是可以在极限状态下,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瞬间力量。

    沸血族如果要逃,他很难追的上。

    而且刚才和神州袁龙瀚一战,这些绝巅也被消耗的够呛。

    哪怕能追上,也不一定能杀了沸血族绝巅。

    “哼,一定要找沸血族要回公道。”

    四臂族绝巅也咬牙切齿。

    这么多武者被炸死,如果不给族人一个交待,他这个绝巅都不好下台。

    而且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竟然被沸血族给利用了。

    “诸位,要报仇雪恨,要讨回公道,仅仅在这里空说话可没用。

    “本尊有个提议,不知道诸位可有什么兴趣吗?”

    突然,青初洞抬起头,阴森森的说道。

    “青初洞,你别以为有沸血族给你擦股屁,你就安然无恙,这次的灾祸,你阳向族手脚也不干净。”

    掌目族绝巅一脸警惕。

    青初洞这厮,向来诡计多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

    其他几个绝巅也一脸警惕的看着青初洞。

    “和人族战争的这么多年,哪个种族死的人数最多,是不是我阳向族?我有必要算计你们吗?

    “我阳向族苍疾,刚刚才战死沙场,尸骨未寒,我青初洞说什么了吗?

    “我阳向族心系整个圣地,你们根本就鼠目寸光。”

    青初洞铁青着脸。

    简直是一帮榆木脑袋。

    如果八族的绝巅都能聪明点,怎么可能放任无纹族壮大到现在这种地步。

    简直就是愚蠢。

    “青初洞,你有屁快放,我还要回去安抚族人。”

    钢骨族绝巅冷冷道。

    “诸位,开战吧!

    “本尊一直觉得,湿境八族有些多余,还不如湿境七族。

    “其余三族面对欧美战场,和咱们五族接壤的地点不多,暂且不谈。”

    “就如当年灭雷世族一样,咱们撇开那三族,仅仅四族联手,就一定可以灭了沸血族。

    “夺了沸血族的地盘,咱们再论功划分土地,这样也可以让四族都富裕点。

    “沸血族现在只剩下两个绝巅,有一个还是刚刚突破的新晋绝巅,眼下是咱们进攻的绝好机会。

    “而且沸血族还藏着几件神兵利器,咱们四族也可以瓜分一下。”

    青初洞说话的时候,瞳孔阴森森的盯着其他几个绝巅,还一闪一闪,绽放着阴谋的光泽。

    绝巅们还没有说话,但身后的几个高阶宗师,都已经被惊的浑身发凉。

    灭一族?

    如果青初洞的计划成功,那八族圣地,以后就只能叫七族圣地了。

    堂堂一个沸血族,真的要面临亡族?

    有两个九品心脏狂跳,甚至还看一脸兴奋。

    特别是掌目族。

    他们唯一的弱点,就是地盘有些狭窄,早就想扩张地盘。

    可惜,八族圣地的地盘就只有那么大。

    但仅仅一族开战,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效果,偏偏掌目族也不擅长冲锋陷阵。

    如果能四族联手,那势必可以灭了沸血族。

    这种混乱之下,最适合掌目族浑水摸鱼。

    “本尊要思考!”

    钢骨族绝巅虽然没有立刻就答应,但表示很感兴趣。

    “这是大事,也不急于一时,大家都可以回去考虑一下。

    “机会,是千载难逢的一次。据说,沸血族还有一个天赋不错的九品,很有可能突破绝巅,万一再有一个绝巅出现,沸血族就不好对付了。”

    青初洞面无表情,一脸的老谋深算。

    “在场所有人,谁如果将今天的谈话泄露出去一点,不管你是九品,还是八品,格杀勿论。”

    四臂族绝巅冷冷抬起头,环视着周围所有的高阶宗师。

    这个计划,很有实施的必要。

    “明白!”

    顿时间,在场所有宗师,都连忙点头。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改变湿境八族格局的大事情。

    谁敢大嘴巴往外乱说,纯粹就是不要命的行为。

    随后,四个绝巅又看向了地面。

    在六品的养伤人员中,还有不少落单的沸血族。

    他们刚才没来得及被绝巅带走。

    同时,他们也听到了绝巅们的谈话。

    这些沸血族六品早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

    他们能活下来的几率,已经渺茫。

    在绝巅的压迫下,他们甚至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

    而且身旁这些其他种族的六品,也防贼一样,困着他们。

    沸血族绝巅已经离开,他们面临这死亡绝境。

    可恨。

    到死,都没办法把四族的密谋告知族内绝巅。

    这些六品恨啊。

    “全杀了吧,六品不值钱,更何况是受伤的六品!”

    青初洞蔑视着地面。

    “也好!

    “公平起见,自己杀自己的人,沸血族由本尊来处理!”

    掌目族给身后九品一个眼神。

    “明白。”

    九品咬着牙点点头。

    绝巅的意思很明确。

    他不仅仅要杀沸血族的六品,还要连同本族的六品也杀了。

    确实。

    六品营将军的关系网复杂,难免会走漏风声。

    而且这些六品,全部重伤,确实没有什么留着的价值。

    “你们也去吧,不允许留任何一个活口。”

    其他绝巅也点点头。

    这是心照不宣的潜规矩。

    唰!

    唰!

    唰!

    一个个九品点头,随后沉着脸,降临到六品营将军中间。

    屠杀自己的族人,谁都不愿意。

    但这是绝巅的命令,谁敢不听命。

    含着泪也要落下屠刀。

    天空中那些七品瑟瑟发抖,他们有一种捡了一条狗命的感觉。

    在低阶武者眼里,宗师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可在绝巅眼里。

    六品算什么。

    七品又算什么。

    不过都是蝼蚁罢了,那些六品临死前,还在替绝巅围困着沸血族的六品。

    所谓悲凉,也莫过于此。

    同时这些七品和八品的宗师也清楚,绝巅这是在杀鸡儆猴,是在警告自己。

    进攻沸血族,这是最高机密。

    如果走漏出去,自己也一定会被绝巅诛杀。

    杀戮很快结束。

    没有人在意那些六品营将军的哭喊,也没有人因为求饶而手软。

    甚至都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异族,向来都这么残忍。

    绝巅们再三确认,附近再没有任何活人气息。

    之后,他们才纷纷离开。

    “真是丧气的一战!”

    离开前,青初洞一声感慨。

    浪费了这么多心血,最终神州却毫发无伤。

    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想起袁龙瀚那张臭脸,青初洞就气的几乎窒息。

    为什么总是斗不过袁龙瀚这厮呢。

    问题出在哪。

    “沸血族,你们那件妖器还在不在呢?我真的看神州不顺眼,我要拿着妖器,灭神州一座城,给袁龙瀚好好上一课。”

    青初洞最后一个离开。

    ……

    几分钟后,青初洞他们脚下,一个海螺一样的漆黑小东西,从地底深处钻出来。

    随后,这个东西激光一样,朝着远方飞去。

    “歹毒啊。

    “阳向族竟然利用这次事件,想阴了沸血族,这可是大新闻。”

    班荣臣坐在一颗大树上。

    他扔了雪阳之后,距离人族湿鬼塔已经不远。

    这颗海螺,其实是碧辉洞留给护道者的一个小玩意,可以窃听,绝巅都察觉不到任何气息,原本是让护道者给应劫圣子铲除威胁用的,明显碧辉洞想多了。

    刚才拎着雪阳离开的时候,班荣臣鬼使神差的让海螺渗透到了地底深处。

    “神州是不是也可以反阴一下阳向族?”

    班荣臣又陷入了沉思。

    他可以将录音转移到其他源像石里,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袁龙瀚。

    这种事情,不涉嫌千年劫的事情,他也不会被碧辉洞的诅咒所消音,可以说出去。

    带着一肚子的纠结,班荣臣终于回归湿鬼塔。

    “老班,你去哪了?没遭遇危险吧?”

    牧京梁连忙问道。

    他刚刚目睹了远处的滔天大爆炸,目前也正是一肚子疑惑。

    “我也不清楚,真师城九品太多,我都已经准本离开,突然就发生了大爆炸,然后我就返回来了。”

    班荣臣一脸平静的说道。

    撒谎的功力日益见长。

    虽然自己知道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不能说啊。

    在别人眼里,他班荣臣一直在北区战场,离开大军视线,也就几分钟而已。

    可牧京梁却根本想不到。

    他已经回了东都市一趟,又空间跳跃回来,还目睹了一次绝巅大爆炸。

    人这一辈子。

    还真是精彩呢。

    也不知道那个倒霉的应劫圣子在哪里。

    应该死不了吧。

    ……

    雪阳从来没有想到。

    他下坠的地点,会是一个大象形状的巨兽的体内。

    对。

    就是体内。

    一头体型比地球大象还大五倍的巨型妖兽,正在朝着天空喷便便。

    别问为什么朝着天空喷便便,因为它是妖兽,特殊癖好。

    而雪阳,不偏不倚落到了大象妖兽的菊花里。

    当时,雪阳就差点被熏的晕过去。

    幸亏下落的时候,他是脚先着地,所以一半头颅在外面,勉强可以呼吸。

    但能呼吸,还不如不呼吸。

    大象妖兽可能感觉到菊花有点痒,还不等雪阳爬出去,就菊花一紧。

    浑身污秽的雪阳,再一次被菊花给塞了回去。

    他想逃。

    可闪避绝巅费宁宵的时候,已经气血枯竭,根本就逃不了。

    雪阳引以为傲的闪避战法,在面对菊花包夹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该死,你松一点,你倒是松一点啊。”

    雪阳疯狂诅咒着。

    可他越挣扎,大象妖兽的菊花就越痒。

    痒了,那就夹的更紧。

    雪阳面临着一个恶性循环。

    这是他一辈子的污点,我可是应劫圣子啊。

    我不会被屎腌入味吧!

    苏越,我恨你啊。

    绝境之中,雪阳又想到了苏越这畜生。

    如果不是苏越抓自己当肉盾,自己怎么可能会被费宁宵抓住。

    如果不被费宁宵抓住,闪避符怎么可能浪费。

    该死。

    人族的畜生都该死。

    班荣臣那个奴才,更是该死。

    “咦,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滚开!

    “天还没有黑,你们两个妖兽,要干什么?

    “洞都不对啊。

    “快离开,快点离开啊。”

    雪阳欲哭无泪。

    这大象妖兽到底是什么族群。

    你们生小象的时候,都不看日子吗?

    都不分洞吗?

    雪阳的脑袋,突然被粗暴的顶回去。

    呜呜呜呜……班荣臣,我恨你。

    啊嚏!

    班荣臣正在和牧京梁闲谈,突然,他狠狠打两个喷嚏。

    “老班,你着凉了?”

    牧京梁一愣。

    “好歹是九品,怎么可能着凉。

    “可能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帅吧。”

    班荣臣揉了揉鼻子。

    也不知道应劫圣子在干什么!

    ……

    神州,科研院!

    苏越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其实也被吓的够呛。

    他心里都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应劫圣子在身旁,自己的结局可能就是飞灰湮灭啊。

    绝巅自爆,那可不是开玩笑。

    “苏越,你为什么这么帅,这种攻击都能化解”

    这时候,冯佳佳连忙跑过来。

    “帅是一方面,还有英勇,果敢,机智,我这个人很复杂!”

    苏越平静的摇摇头。

    钕朲,伱籬誐薳點,名愺魢栯紸ひ。

    “苏越,你没事吧,你刚才特别帅。”

    这时候,弓菱也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

    “我没事!”

    苏越淡淡的笑了笑。

    原来,弓菱也这么肤浅,只注意到了我的颜值,却看不到我的内在。

    ……

    ps:可能是感冒了,这次头疼持续的时间有点长,今天就一更吧。

    对不起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