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如果虫虫懂爱情〕〔凤行一世〕〔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又甜又暖小农妇〕〔男神今天又求婚了〕〔镇鼎〕〔赘婿无双〕〔绝代剑侠〕〔重生之灰姑娘奋斗〕〔广漂的那五年〕〔同桌大佬又犯规〕〔华娱从1980开始〕〔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偏偏是巨星〕〔大夏纪〕〔恋爱吗竹马先生〕〔我的萌妃是大佬〕〔界河之祖〕〔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天命修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20章 一鲸落,万物生
    “可惜啊,东都市方圆百里的土壤被感染了!”

    在冯佳佳和弓菱的强制搀扶下,苏越被迫站起来。

    随后,他仰望着头顶猩红的天空,发出一声忧国忧民的感慨。

    其实,他自己可以站起来。

    苏越其实是想,安安静静的坐一会。

    可冯上帝和弓箭神,明显是不理解自己意图,非要扶起来。

    我很疲倦啊。

    其实这声叹息,苏越也有些多余。

    绝巅感染这种事情,哪能轮得到自己一个小小低阶武者来操心。

    天塌下来,还有那么多高个子呢。

    苏越只是被两个同学搀扶着,有些尴尬而已。

    有主的名草,还真是苦恼。

    老天爷也真是公平。

    我得到了这张帅脸,也失去了当舔狗和单身狗的资格。

    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暗恋,什么是单恋,也不知道不敢表白是什么滋味。

    人生的残缺,或许谁都无法避免。

    各个学校的校花,争着跑过来和我说话,她们还为了我争风吃醋。

    人类所谓的感情世界,除了枯燥,又能剩下什么?

    “是啊,东都市的灵气都已经被感染了,以后东武的学生可怎么修炼!”

    果然,冯佳佳的话题被苏越岔开。

    她是东武的学生,这次浩劫,东都市的影响首当其冲啊。

    弓菱也皱着眉。

    虽然费宁宵已经死亡,但这个绝巅留下的灾祸,还远远没有结束。

    同时,苏越也悄悄从两根手臂的制衡中抽离出来。

    太软……不对,太累。

    现在的年轻女孩,发育都这么快嘛。

    我可不是故意吃豆腐。

    嗖!

    这时候,燕晨云他们三个九品掠过来。

    “元帅马上回来,这些诅咒不算太大的问题!

    “苏越,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燕晨云随口解释了一句,立刻将手掌放在苏越肩膀上。

    苏越毕竟被费宁宵的替身冲击了一下,燕晨云担心苏越会受暗伤,又或者被费宁宵施加什么诅咒。

    他得彻彻底底检查一次,才能放心。

    “对了,苏越你知道那个阳向族是怎么回事吗?”

    燕晨云正在检查,王野拓沉着脸问道。

    莫名其妙,就出现了一个低阶阳向族,这也是一个很诡异的事情。

    “不知道,我当时也被吓了一跳!

    “刚准备休息一下,谁知道突然费宁宵的替身就发飙了,我还以为我死定了,谁知道身边突然就冒出来一个阳向族。

    “之后我也没想太多,就抓着阳向族充当肉盾。

    “再之后,阳向族和费宁宵竟然全部都消失了,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苏越一脸茫然的问道。

    他的表情还装着特别茫然。

    其实苏越心里很清楚,蜘蛛侠阳向族,就是应劫圣子。

    至于应劫圣子为什么能逃,那只能问碧辉洞。

    想到这里,苏越心里就把碧劫洞诅咒了一百次。

    我好歹也是个堂堂窃劫邪魔,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骚把戏。

    根本就是区别对待。

    难怪你被碧辉洞压迫了一辈子,没有格局,对后辈不大气。

    “是啊,莫名其妙的来,莫名其妙的离开,问题就在这里。

    “刚刚从奇迹军团传来最新消息,在北战区的真师城,发生了史无前例的爆炸,真师城20万异族,被炸的灰飞烟灭,七品之下,没有一个活口。

    “这个无名英雄,就是费宁宵。”

    王野拓也是刚刚才收到奇迹军团那边的消息。

    说实话,这消息简直和开玩笑一样。

    但却货真价实。

    “什么,费宁宵又回湿境爆炸去了?北战区距离这里多远啊,他怎么做到的?”

    苏越一惊。

    就连燕晨云和莫其正都被震撼的够呛。

    燕晨云甚至都不相信。

    这根本不可能。

    除了空间跳跃,哪怕是绝巅都不可能一下子就到了湿境北战区啊。

    莫其正阴沉着脸。

    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

    “对啊!

    “恐怖的事情就在这里。

    “费宁宵为什么可以瞬间跨越到湿境?

    “我估计,八成和那个突然出现的阳向族有关系。

    “费宁宵不可能拥有空间跳跃的能力,否则他根本用不着这么费力的承受虚空威压。

    “风雨欲来,我总感觉阳向族不正常!”

    王野拓皱着眉分析道。

    其他两个九品也脸色铁青。

    空间跳跃。

    这可是已经失传的战法,据传曾经是雷世族的秘术,最终被阳向族天圣碧辉洞窃走。

    但阳向族和人族开战的时候,碧辉洞已经死亡。

    而空间跳跃的战法,也同时失传。

    如今空间跳跃再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等元帅回来之后,再研究详细对策吧,一定得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燕晨云长吁一口浊气。

    各种灾祸,各种噩耗,层出不穷。

    神州连喘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苏越也在感慨。

    看来,这个应劫圣子,也不简单啊。

    燕晨云他们也没有料到,在遥远的湿境,那几个刚刚才组成盟约的绝巅,也一个个心怀鬼胎。

    所有绝巅都想到了曾经碧辉洞的空间跳跃。

    但当时谁都没有提起。

    而青初洞是心里最忐忑的一个。

    他回去得肃清一下圣地。

    竟然有人得到了天圣的秘术,偏偏自己却不知道。

    其他绝巅不敢动阳向族,也是考虑到空间跳跃的秘术。

    最终,一群人只能狼狈为奸,将视线锁定在倒霉鬼沸血族身上。

    “元帅回来了!”

    突然,远处响起一声惊呼。

    苏越他们抬头。

    果然,在他们的视线尽头,有一个身躯伟岸的巨人,横跨苍穹,犹如一座金色山峰在移动。

    燕晨云他们三个九品各个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元帅回来,一切就真正尘埃落定了。

    不管是废墟边缘,还是安置点,现在都发出了山洪海啸的欢呼。

    嘭!

    随后,一直在支撑绝对护罩的聂海钧,也笔直的从天空坠落。

    莫其正身躯上浮,连忙将聂海钧抓在手里。

    随后,在莫其正的辅助下,聂海钧才安全落地。

    这个老院长,早已经气血枯竭,他之所以支撑这么久,完全是靠着透支心血和意志力在强撑。

    终于等到袁龙瀚到来,聂海钧的意志也彻底溃散。

    燕晨云刚刚给苏越检查完身体,再一次和王野拓他们联手,连忙给聂海钧疗伤。

    科研院这个老院长,伤势真的太重。

    “咳、咳……苏越,谢谢你!”

    刚刚恢复了一点点力气,聂海钧就朝着苏越一鞠躬。

    虽然聂海钧是长辈,但他是替整个科研院感谢苏越。

    如果不是这个年轻人舍生忘死,现在的科研院,早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甚至都等不到冯家到来。

    他一力挽救了科研院。

    “院长千万不敢当,大家都在拼命,我只是恰巧可以针对费宁宵而已。”

    苏越连忙上前去扶聂海钧。

    可惜,由于他比较弱,三个九品又在医治聂海钧,气血波动很强,苏越被气血给弹开了。

    场面有些尴尬。

    “你真的不用谦虚!”

    聂海钧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可苏越在他的眼里,却看到了深深的悲痛。

    老人家一脸悲痛,一定是对王千蛋他们的保安队心怀愧疚。

    苏越心里也特别的堵。

    不久前还敲诈自己的保安队,突然就全军覆没。

    这简直和做梦一样。

    “苏越,我感觉到了浓郁的气血波动!”

    突然,冯佳佳一声惊呼。

    “我也感觉到了!”

    弓菱也急忙说道。

    确实,现在的灵气浓度很高,简直都能抵得上在湿境了。

    与此同时,东都市的整个上空,也被一层浓郁的绿色气雾所笼罩。

    “我为什么没有感觉!”

    苏越使劲呼吸着绿色空气,应该不是什么毒气。

    可自己的4000卡气血坚如顽石,一动不动啊。

    “你现在卡在境界壁垒,能有感觉就怪了!”

    燕晨云没好气的瞪了眼苏越。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抖机灵,还是真的蠢。

    “额,原来是这样,好遗憾!”

    苏越回过神来。

    是啊。

    不知不觉自己又一次到壁垒了。

    既然壁垒没有被打破,他就不可能再吸收到灵气。

    “大将军,这些绿色雾气是什么东西?”

    冯佳佳好奇的问道。

    相对于弓菱的拘谨,冯佳佳在面对九品的时候,相对就落落大方一些。

    这可能是由于家庭的缘故。

    弓菱虽然出生在箭神世家,但家族里并没有九品强者。

    而冯佳佳从小都在拔九品的胡须,所以心里就少了很多敬畏。

    “一鲸落,万物生!

    “元帅用绝巅气血,生生逆转了费宁宵那些诅咒的属性,将所有感染之力逆转成了浓郁灵气。

    “你们看看地面,在绿雾的滋润下,这些幼苗很快就可以生长成藤蔓,到时候,这片土壤将成为难得的修圣地!

    “福兮祸所依。

    “或许,这是费宁宵做的唯一一件好事吧,绝巅肉身滋养大地,这可是只有八族圣地才有的优待!”

    莫其正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闻言,苏越他们低头看去。

    果然。

    原本漆黑的大地,已经有数不清的绿苗拔起而起。

    虽然生长速度也没有特别夸张,但依然比地球上的植物快几十倍。

    有些草木可能是急性子,已经有一指头那么高。

    苏越从这些草木中,确实可以感觉到浓郁的灵气波动。

    “可惜啊,费宁宵大半的身躯,已经在虚空乱流中被粉碎,否则这里的灵气会更加浓郁。”

    燕晨云看了眼上空,眼里还有些遗憾。

    “那以后我们东武的学生,是不是会受益无穷?”

    冯佳佳瞳孔一亮,又连忙问道。

    “嗯对,理论上是这样的!

    “但和南武的煞灵断桥一样,这片地方东武应该是优先使用,不可能被垄断。”

    莫其正黑着脸道。

    现在的小朋友,底盘意识还挺强。

    神州是一个大家庭,不能把你我分的太清楚。

    这是所有人的修炼圣地。

    作为刑部部长,莫其正首先普及公平的概念。

    “呀,南武有煞灵断桥,东武有这座修炼小树林,我们西武还什么都没有呢!”

    苏越一拍脑袋。

    下一届西武招生,不会成了零蛋吧。

    那就尴尬了。

    “你小子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燕晨云也去一脸铁青。

    他掌管西区战场,当然也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用膝盖想都知道,下一届高考招生,南武和东武一定会成为热门武大。

    毕竟,煞灵断桥和这片小树林是致命的卖点。

    “元帅下来了!”

    弓菱喊了一声。

    “元帅好像去安置点了。”

    弓菱又说道。

    她视线好,所以看的远,也不惧天空中的强光,所以可以看到袁龙瀚的大概轮廓。

    “应该是去救治伤员了,这么多伤员,道门的人也支撑不住!”

    王野拓道。

    ……

    确实,袁龙瀚马不停蹄的去治疗伤员。

    他归来之后,首要事情,要解决费宁宵留下的感染。

    这些感染不可以耽误一秒钟。

    虽然在人们眼里,袁龙瀚轻描淡写的逆转了感染的属性,但其中的凶险,也只有袁龙瀚一个人知道。

    不过万幸,时间来得及。

    接下来,袁龙瀚就直接开始治疗伤员。

    和道门的渡命战法不一样,袁龙瀚是将自己的绝巅气血,汇聚成无数的气血针,直接穿透到每个伤员体内。

    在自己的气血逼迫下,费宁宵的感染会自动被排除体外。

    没有了感染,他们的伤口也就只是普通外伤,医疗院就可以全权处理。

    “呼、呼、呼!”

    袁龙瀚终于抵达。

    白字青呈大字型躺在地上,他眼睛发黑,除了狠狠喘气,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古非子也拔走了所有的银针,正在靠在地上休息。

    太累了。

    如果再持续一段时间,他可能就要猝死了。

    至于白字青,这小子就是个拼命三郎。

    袁龙瀚降临,安置点顿时安静了下来。

    除了医疗人员在忙碌,再没有人乱说话,刚才欢呼的人群也闭了嘴。

    毕竟是绝巅,袁龙瀚身上的压迫也十分恐怖。

    “你们没事吧!”

    袁龙瀚亲自给白字青加持了一道气血,这小子气血透支的厉害,其实挺危险。

    “我们没事。

    “元帅,道门还安全吧!”

    古非子也连忙问道。

    “嗯,道门没事。

    “我替神州科研院谢谢道门,你们先休息,我去战场再办点事!”

    话落,袁龙瀚一个转身,就已经消失不见。

    “大师兄,元帅干什么去了?”

    七师弟小心翼翼的问道。

    身为这一代的优秀弟子,七师弟也是见过道尊的人物。

    可近距离面对袁龙瀚的时候,他还是心脏狂跳,被压抑的够呛。

    “战场中央还留着费宁宵的一颗眼珠子残骸,那其实是个宝物,不知道袁龙瀚会怎么处理。”

    古非子道。

    “这一战大师兄救了很多人,会不会给大师兄。”

    七师弟连忙问道。

    “道门不可能会要,这是规矩,别想没用的!

    “清心寡欲都不懂嘛!”

    古非子上下打量着七师弟。

    这小子虽然个性机灵,但贪念有点膨胀啊。

    等回了道门,得修身养性一下子。

    袁龙瀚在道门抵抗异族绝巅,也算是无形中救了无数道门弟子,道尊怎么可能再抢这些战利品。

    脸都不要了?

    虽然,袁龙瀚出战道门,也不是专门为了救道门,但毕竟事实如此。

    ……

    一个闪烁,袁龙瀚到了苏越他们面前。

    “元帅!”

    众人连忙立正敬礼。

    袁龙瀚摆摆手,随后走到聂海钧面前,探查着他的身体。

    “院长,身体还行吗?”

    随后,袁龙瀚又问道。

    “放心吧元帅,还能扛得住!”

    聂海钧苦笑了一声。

    肉身的痛苦和气血枯竭,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聂海钧只是心疼保安队那些兄弟。

    “你们做的很好!”

    随后,袁龙瀚又朝着弓菱和冯佳佳点点头。

    两个小辈神情肃穆,这声夸奖比500万还要让人爽快。

    能被大元帅亲自赞赏,全神州能有几个人。

    “苏越,你跟我来一趟!”

    之后袁龙瀚又看着苏越。

    “啊……去哪?”

    苏越一愣。

    其实他和弓菱、冯佳佳不同。

    对于袁龙瀚,他心里早已经没有了那种盲目的信仰。

    他现在看袁龙瀚,甚至还有点小尴尬,毕竟之前发生过不愉快。

    嗡!

    袁龙瀚也没有多说什么,苏越身躯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束缚着,直接浮空而去。

    与此同时,袁龙瀚也虚空渡步,一步步走到爆炸的废墟中央。

    苏越紧随其后,也跟着漂浮了过来。

    “苏越,你能施展出道门的道鼎,应该也了解了道鼎是怎么回事!

    “我这次从道门回来,找道尊要了道鼎的炼制方式,但其实是简陋版,和白字青体内的没办法比!

    “这颗绝巅眼球,你可以将它当做是道鼎使用!

    “我用我自己的气血熔炼之后,你就可以自由的储存气血丹的药效,以后再也用不着找别人去帮忙。”

    二人悬浮在废墟正中央。

    他们的身体三米外,闪烁着一层刺目强光,所以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里面。

    在袁龙瀚面前,费宁宵那颗眼珠子残骸一闪一闪,那些强光,就来自于眼珠子。

    听了袁龙瀚的话,苏越心脏狂跳,同时咽了口唾沫。

    储存气血丹药效的道鼎?

    以后有合适的丹药,自己就可以直接吞下去,暂时储存在道鼎里,然后时时刻刻都有气血丹补充。

    这是个很方便的开挂道具啊。

    “苏越,这个道鼎有些限制,你记清楚!

    “第一,它只可以储存与你同阶的气血丹,不可以越阶储存。

    “第二,由于道鼎有些瑕疵,所以会根据你身体的抗药性,也会形成一层排斥力,如果同一种丹药储存的数量太大,那就没什么效果了。

    “第三,你现在四品巅峰,暂时看不到道鼎里暂存的气血。等你五品之后,就可以彻底激活道鼎,里面已经存了一股很庞大的气血。这些是来自费宁宵的残留,被我顺便净化了一些,正好五品使用!

    “当然,这股气血不足以支撑你突破到六品,你比较特殊。但普通的五品,却足够了。”

    袁龙瀚一边炼制道鼎,一边告知着苏越。

    “元帅,那我还可以服用其他丹药吗?比如高一阶的丹药?”

    苏越好奇的问道。

    如果体内有了道鼎,就剥夺自己服用其他丹药的权利,这就尴尬了。

    “那到不会。

    “道鼎只是个寄存压缩气血的工具,它只是无法帮你压缩非同境界的气血丹而已。

    “但我不建议你超前服用气血丹,容易冲击经脉。”

    袁龙瀚解释道。

    “这样啊,我明白了!

    “对了,元帅,您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外面的人,会不会感觉不公平啊!”

    苏越又问道。

    费宁宵就留下这么个大宝贝,最终被自己独吞了。

    万一别人心里不痛快。

    特别是道门的人也在场,别弄的太难看。

    而且道鼎里还储存了庞大气血,这可是绝巅亲自炼化的宝贝啊。

    足够一个普通五品慢慢去突破到六品,光是气血丹的价值,恐怕超过好几亿了吧。

    “这就是第二个事!

    “虽然这一战你发挥了巨大作用,也应该是首功,但你得到了绝巅眼球,所以其他奖励就没有了。

    “其实也不是军部抠门,接下来神州要重建科研院,正是突击用钱的时候,只能委屈你。

    “至于其他人,他们想拿眼球,也没有这个能力!

    “宗师以上,眼球会抵触。

    “低阶武者,除了你之外,也只有白字青是压过气环的武者,可他明显不需要。

    “你放心吧,没有人会不痛快!”

    袁龙瀚又说道。

    “我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

    苏越连忙说道。

    委屈个啥。

    一个堪比道鼎的绝巅眼球。

    里面还储存了好几亿的气血丹药效。

    知足吧。

    打仗又不是为了发财。

    而且袁龙瀚其实已经偏向自己了。

    毕竟冒死冲杀的又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如果没有其他人辅助,自己冲上去也是个死。

    又过了几分钟,眼球被彻底净化。

    袁龙瀚帮着苏越,彻底将眼球镇压在气环内。

    最后,苏越感知了一下。

    果然,他能在体内感觉到一个宝贝存在,但里面的气血却利用不到。

    应该是自己还没有突破到五品的缘故。

    按照惯例,得需要等几天才能突破。

    习惯了。

    气血满了,境界壁垒还没有反应过来。

    “去医院休息吧!”

    突然,苏越眼睛一黑。

    他眼前最后一个画面,是袁龙瀚拎着自己的脖子。

    袁龙瀚苦笑。

    其实苏越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之所以还能支撑着说话,完全是因为自己根基深厚的缘故。

    如果是普通的五品,早就晕过去了。

    但即便是这样,在熔炼了绝巅眼球之后,苏越也得休息好几天,否则根本缓不过来。

    看着苏越的脸,袁龙瀚心里也不是滋味。

    能多补偿一点,就补偿一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