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仙帝奶爸〕〔弃妃,你又被翻牌〕〔海贼王之羁绊永存〕〔我成了小乌鸦嘴他〕〔重生毒女:王爷您〕〔爆笑王妃,腹黑王〕〔至尊神医之帝君要〕〔我有无数神剑〕〔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交趾猛人〕〔随身带个狩猎空间〕〔近战狂兵〕〔抢救大明朝〕〔天庭红包群〕〔入骨宠婚:误惹天〕〔骑遇〕〔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超级狂医在都市〕〔三国之极品家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21章 轮回夜刃,十封破
    病房里,苏越一趟就是两天两夜。『→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这似乎已经成了每次大战后的惯例!

    没办法,面对的敌人太强,理论上能活着就不错了,昏迷也是潜意识对身体的一种强制保护。

    从病床起来之后,苏越简单活动了一下关节。

    现在是深夜两点,明天才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很饥饿!

    大半夜,苏越出去找了点吃的,胡吃海喝的一顿。

    武者都有一颗铁打的胃,可以消化任何油腻,反正每天这么大的运动量,也不可能肥胖。

    说起肥胖,苏越想起了牧橙。

    也不知道牧橙修炼的怎么样了。

    她可以随意操控自己的脂肪吗?

    虽然有丹药集团的丹药,但想想也没有那么简单。

    苏越啃了个粽子。

    不知不觉,快端午节了。

    说起来,自己为期一年的武大时光结束,还有一两个月就放假。

    到时候,自己可就是大二的师哥了。

    同时,白小龙和孟羊该毕业了。

    这俩口子神神秘秘,也不知道在湿境搞什么幺蛾子。

    白小龙挂在武道网的帖子,依旧经常被鞭尸。

    武大毕业前突破到宗师,如果做不到就自宫。

    还有帖子公然收购白小龙的宝贝,据说要回去泡酒喝,口味不是一般的重。

    宗师?

    说起来都像是在编神话。

    但苏越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白小龙和孟羊联手,简直就是个两个挂比。

    别人施展绝世战法,需要献祭一些什么。

    而这两口子却没有那些担忧,如果在湿境刷几个月小怪,或许真的可以突破到宗师。

    毕业即宗师。

    可怕啊!

    可能他们牺牲了异性的爱情吧。

    “端午节该团圆一下,明天出院了回趟层岩市吧,也不知道苏健军那小子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靠,说起来也真丧气,苏健军才多大!”

    摇摇头,苏越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医院。

    大晚上也没地方去,苏越只能回医院,虽然他并不喜欢这里的环境。

    病房里各种设备一应俱全。

    甚至还有一台电脑。

    激活电脑,得个人的身份证明,而且公共电脑会抹去一切使用痕迹,不用担心信息会泄露。

    苏越很沉重的插上王千蛋的u盘。

    里面,还有王千蛋计划卖给自己,却没来得及收钱的匕首战法。

    “王千蛋前辈,虽然咱们只有一面之缘,而且战法的钱我也没有给你,但我苏越可以给你保证,我会用这部战法,去杀很多的沸血族,用来祭奠你们的英灵!

    “放心吧,我苏越说到做到!

    “而且我也会让这部战法,在湿境大放异彩,等着我的好消息。”

    深吸一口气,苏越心里下定了决心。

    这是对王千蛋的承诺。

    ……

    u盘里也没有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王千蛋应该是早就做好了卖战法的准备,他总结的很工整。

    苏越大概浏览了一下,就知道这是一部什么类型的战法。

    说实话,很强。

    强到出乎了苏越的预料!

    绝世战****回夜刃】

    修炼成功之后,会在体内形成一团夜刃迷雾。

    施展之时,武者操控短兵器,同时将夜刃迷雾笼罩在身躯之上。

    夜刃迷雾范围10米。

    持续时间三分钟。

    在迷雾笼罩内,武者会进入闪烁状态,可迷惑敌人视力与气血感知,敌人只能看到一团残影,很难锁定武者。

    轮回夜刃一共分十重封印。

    在迷雾状态下,每开启一重封印,就会全属性暴涨10%的战力。

    不管是速度,还是防御,亦或者攻击力,甚至连耐久力,气血值都会暴涨10%。

    每开启一重封印,全属性都会叠加10%。

    如果能开启全部的十重封印,那武者的全属性实力将暴涨整整100%,也就是一倍。

    十封开启,加持迷雾闪烁,武者全属性增幅100%。

    在这种状态下,理论上可以越阶强杀,甚至是以一当十的越阶碾压性屠杀。

    假如苏越现在五品。

    他只要开启轮回夜刃的迷雾,再加上100%的全属性增幅,他可以跑到六品堆里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杀。

    而且是压倒性的屠杀。

    全属性增幅一倍啊。

    而且还可以和苏越的辅助战法再次叠加。

    这样增幅下来,苏越自己都不敢想象,自己会成为一个什么怪物!

    神州第一刺客?

    全球第一刺客?

    又或者武道界第一刺客?

    刺激!

    一个属于黑夜的残影,穿梭在湿境城池,他头顶迷雾,手起刀落。

    三分钟时间,几十个六品横尸当场。

    这场面太美,根本都不敢细想,太让人向往,苏越怕自己会陷进去。

    简直就是挂比专用神技啊。

    当然,接下来的警告,就又给苏越破了一盆冷水。

    既然叫绝世战法,按照惯例,当然会面临献祭的环节。

    妖惑需要献祭。

    这轮回夜刃,同样需要献祭。

    轮回夜刃的迷雾,会附着在胸口的一根胸骨上。

    在施展轮回迷雾的三分钟时间内,这根胸骨会承受极限压迫。

    开启一封,痛苦一阶。

    开启二封,同时二阶。

    三封,是三倍痛苦。

    如果开启十封,那就是世界上最极致的痛苦,炼狱之痛。

    王千蛋之所以没有打响轮回夜刃的名气,就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修炼到十封极致。

    他这一生的巅峰,就是仅仅开启过第七封。

    那只能算是伪绝世战法。

    仅仅是七封的疼痛,王千蛋就只能坚持十秒!

    整整三分钟的迷雾时间,王千蛋浪费了2分50秒。

    并不是他意志力不强。

    而是这种痛苦,普通武者根本就不可能承受。

    七封破,王千蛋的那根胸骨直接断裂成三节。

    虽然靠着药物最终重新弥补回来,但那种痛苦,已经刻入了骨髓。

    王千蛋想再次施展,可潜意识已经在抗拒。

    如果不是抱着必死的意志,第七封根本就不可能开启。

    这轮回夜刃,也被王千蛋称之为不可能施展的绝世战法。

    废战法。

    难度太高。

    王千蛋也总结了轮回夜刃一些缺陷:

    第一:就是无法避免的痛苦。

    类似于自虐的战法,伤人一百,自损八百,简直就是在以命换命。

    而且理论上这战法七封就是极限。

    第二:轮回夜刃太浪费气血。

    只有开启这三分钟迷雾时间,不管武者体内留存有多少气血,必然会被消耗到枯竭。

    如果不是拼命状态,冒然施展这种战法会很危险。

    第三:轮回夜刃的杀戮时间,还需要深夜的环境。

    其实大白天也可以开启迷雾,但在太阳下的黑雾,闪烁效果会弱很多。

    第四:轮回夜刃对武者本身的反应能力,也是一种严苛考验。

    这战法说到底,其实更像是增幅状态。

    至于如何利用这三分钟进行杀戮,还得看武者自己的战斗本能。

    这三分钟,不可以使用其他攻击战法,只能靠自己的基础格斗技能去厮杀。

    万一刀刀落空,那还不如别修炼这战法。

    第五:轮回夜刃本身的气血运转方式也格外复杂。

    绝世战法,没办法让别人帮忙烙印,只能自己一点点去领悟。

    王千蛋天赋不错,但也不眠不休的研究了整整一年。

    第六: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武者在修炼之前就得想清楚,自己承受痛苦的同时,还能发挥出几分杀戮能力?

    如果发挥不了一半,就趁早放弃最难的解封阶段,仅仅学会轮回迷雾就可以。

    虽然没有全属性增幅,但夜刃迷雾也能算一种难得的卓越战法。

    当然,也是有缺陷的卓越战法。

    不破封,在没有全属性增幅的状态下,还限制了施展其他攻击战法的状态下,仅仅是闪烁,也不一定是必胜格局。

    但在深夜,出其不意袭击同阶,还是不错的暗杀手段。

    以上六点,就是王千蛋对轮回夜刃的总结。

    苏越长吁了一口气。

    说实话,这绝世战法,限制确实太多了。

    最好深夜使用。

    只有三分钟时间。

    范围也只有不大不小的十米,幸好迷雾可以跟着武者移动。

    限制使用其他攻击战法。

    消耗所有气血,直接耗空。

    一旦全属性增幅,还要承受极致剧痛。

    而且修炼难度还大。

    还得最优质的短兵器,才可以利落的杀戮。

    一旦三分钟结束,很可能被活捉。

    漏洞百出啊。

    怪不得,很多人都知道王千蛋的绝世战法,但根本就没有人修炼。

    这根本就是一部性价比极低的卓越战法。

    而且还是无法烙印的卓越战法。

    更何况,使用短兵器的武者更是稀少。

    放眼整个神州,也找不出一个比苏越修炼快的武者。

    但在苏越的理解中,轮回夜刃就是绝世战法,而且还是最恐怖的那一类。

    和妖惑一样。

    轮回夜刃同样分为两个阶段。

    妖惑第一阶段,是和妖兽对话,并且引起妖兽好感。

    而第二阶段,就是强制召唤附近一只九品妖兽,代价是一颗眼球。

    当然,这眼球不会爆炸,但会由于疼痛,让武者亲手去抠下来。

    苏越事后想了想,可能让自己抠下来的过程,也是一种疼痛的加持,这样更加残忍,绝世战法的目标,就是让武者疯魔。

    轮回夜刃也一样。

    第一阶段比较简单,就是召唤一个夜刃迷雾。

    甚至七封之前,都算是第一阶段,起码武者不会死。

    而十封的剧痛,应该是让武者亲手掏出自己的肋骨,同时可能会摧毁心脏。

    这绝世战法,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歹毒呢!

    当然,十封开启之后,全属性增幅100%的特性,绝对可以无差别碾压高一阶武者,甚至可以群杀。

    毕竟你的气血值也是翻倍效果。

    这真的可怕到了极致。

    100%的增幅啊。

    “等下次系统时间到了,我尝试一下让胸骨瘫痪。

    “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愿可以吧!”

    苏越喃喃自语。

    他相信王千蛋的话。

    普通人所能忍受的极限,可能真的只是七封破。

    但苏越不满足这样。

    他想要给王千蛋一个交待,毕竟,这是他留在世界上唯一的宝贵财产。

    “等我五品了,或许真的可以轻松屠杀六品宗师。

    “不对啊,我现在四品巅峰,已经可以轻松斩杀五品。

    “我是压气环的五品,真实实力相当于六品……那,我岂不是可以尝试着斩七品?”

    想到这里,苏越心脏突然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宗师。

    曾经多么遥远的境界。

    想当初看到提督李星佩,看到少将潘一正,那些可都是接近于神仙的人物。

    苏越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一个不小心,自己马上就要五品。

    距离真正的斩杀七品,已经不再是遥远的幻想。

    他竟然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

    “不对,冷静一下,现在还不是膨胀的时候。”

    苏越苦笑一声,连忙拍了拍自己的帅脸。

    胸骨到底算不算瘫痪肢体,还得等系统判定。

    说起来,最初苏越厌恶的爱的代价技能,现在竟然成了他施展绝世战法的垫脚石。

    命运,跌宕起伏,有时候就是这么精彩绝伦。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苏越就在加急去理解轮回夜刃的所有气血运转方式。

    真的很复杂。

    哪怕是苏越,也得去修炼一段时间,才可以打通全部烙印。

    在苏越所见过的战法中,轮回夜刃目前能排到第二。

    第一是屠宗师链。

    ……

    三个小时后。

    苏越大脑肿胀,他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终于是消化了轮回夜刃的所有气血运转规则。

    这简直不亚于一场小型厮杀。

    苏越的脑袋,很久都没有这么痛过了。

    “王千蛋前辈,等着吧,等我用轮回夜刃斩杀沸血族之后,再回来告诉你我的战绩。

    “我苏越发誓,绝对不会让轮回夜刃蒙尘。”

    苏越捏碎了u盘。

    气血图已经记录在脑海里,u盘留着也没什么意义。

    而且苏越清楚轮回夜刃的缺陷,起码在这一代的武者当中,还没有人有资格修炼轮回夜刃。

    他也没必要去传承。

    “苏越同学您醒了?

    “不好意思,医院的伤员太多,我们都没发现您清醒。”

    天刚蒙蒙亮,病房外走进来几个医护人员。

    “没事,你们忙自己的吧,我过一会就办理出院手续。”

    苏越笑着点点头。

    他其实只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根本就没必要住院。

    “嗯,将军交代过,没必要给您复查身体,您随时可以出院!

    “对了,今天上午是赵庄猿中将和科研院保安队,以及其他牺牲英烈的祭奠日,您方便的话,也可以去参加。”

    医务人员临走前,又通知苏越。

    “嗯,我明白,我一会就!”

    苏越点点头。

    “您的衣服,一会就会有人送来,外面空气不错,您可以去花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临走前,医护人员又交代道。

    “嗯,我明白,衣服的事情,就拜托了!”

    苏越又笑了笑。

    他身上穿着病号服,昨天夜里跑出去吃东西,就引来不少注目礼。

    如果医院能有衣服,那就太完美了。

    “苏越同学放心!”

    医护人员连忙去安排。

    苏越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可是科研院的大功臣,是救星。

    ……

    大清早,苏越也确实不想在病房里窝着。

    反正得等衣服拿过来,所以苏越就到小公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可能是高级病房的缘故,小公园很清静。

    其实苏越住院的地方就足够清静。

    “苏越,你好,我是白智庸!”

    苏越正在看着一朵小花发呆。

    小花接近枯萎,苏越用他一点用都没有的三洗特殊能力,让小花重新绽放开来。

    这时候,他身后突然想起一道熟悉有些陌生的声音。

    白智庸?

    酮信集团那个气血武者宗师,当时在竹林威胁老爸,最后让自己信仰崩塌的气血武者?

    他不是正在坐牢吗?

    他为什么可以来这里?

    苏越皱着眉,缓缓转过头来。

    白智庸当初被袁龙瀚逼迫,深入竹林十里,最终一条腿被撕碎,一条胳膊断裂,仅剩下一条完整的腿。

    他现在坐着一个轮椅。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白智庸的两条腿都复原了,但明显还不能走路,否则他不可能坐轮椅。

    而且苏越发现,白智庸身上的气血,消失的一干二净。

    对。

    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

    “不用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越狱了。

    “毕竟曾经是神州排名前三的纨绔,虽然酮信集团被官府并购,但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我牺牲了浑身所有七品气血,最终请美坚国的医疗专家,帮我重塑了肢体。

    “虽然我已经是个普通人,但过两个月,我就可以重新站起来!”

    白智庸坐在轮椅上,很平静的看着苏越。

    “越狱?

    “好大的能耐啊,神州前三的纨绔,够威风!

    “你越狱跑出来,还在我面前叫嚣,是让我通知侦捕局抓你吗!”

    苏越差点被白智庸这个脑残给气笑。

    如果是个正常人,现在应该在美坚国流亡。

    咕咚!

    咕咚!

    咕咚!

    白智庸打开一瓶饮料,一饮而尽!

    “这是湿境的一种毒药,我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寿命。

    “一个小时后,我就会死,你是武者,能辨认出这种毒药!

    “其实我也没必要骗你,如果我真的要逃,现在已经在美坚国。”

    白智庸晃了晃手里的瓶子。

    这一幕,却活脱脱吓了苏越一跳。

    他确实从瓶子里感觉到了毒药的特征,而且是必死的那种。

    别说白智庸一个普通人,他就是个宗师,都扛不住这种毒药。

    “你别担心,我来医院,也就和你谈话10几分钟!

    “我一会就会走,我会回牢房,然后造成一个畏罪服毒的现场。

    “你不用担心我会连累你,我没必要,而且你也不怕。”

    白智庸嘴里吐着鲜血,依然是平静的看着苏越。

    “你跑到我面前,就是为了寻死?”

    苏越眯着眼。

    他已经被白智庸弄的脑袋有点乱。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我来这里,是要和你了解一切恩怨。

    “我这条命,就是了解一切的诚意。”

    白智庸自嘲的笑了笑。

    “有话就说!”

    说实话,苏越被白智庸震撼的够呛。

    这货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

    “端午节了,很多人在吃团圆饭吧!

    “苏越,你小时后,应该挺幸福吧,可以和青王一起过节。

    “我从来没有和亲人过过节。

    “自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是一个人在过节,我特别害怕过节,任何节日我都害怕,每个节日,我都想过去死。

    “你应该知道,我父母死在了战场,袁龙瀚这么照顾我,也是因为我父母的缘故。

    “说起来,我父母可能和你还有一点点典故。

    “他们死的时候,异族所包围的城市里,就有层岩市,那时候青王也是个小孩。

    “我不知道青王有没有被保护,但肯定我父母保护过你的故乡。”

    白智庸从怀里掏出来个黏糊糊的粽子。

    他很费力的拆开,然后小口小口的吞咽着。

    “我想成为一个武者,可我又不想死。我只想安逸的突破,不想和我父母一样,成为别人眼中冷冰冰的英雄。

    “所以,我利用袁龙瀚的关系,想尽一切办法,让酮信集团壮大,我九品的愿望,甚至都要实现,可却被你毁了。

    “成王败寇,我承认我是输家。

    “但我就是不服气。

    “凭什么死的是我父母,而不是别人的父母。

    “凭什么我不利用袁龙瀚。

    “这是他欠我的,是神州欠我的,我拿回来一点点补偿,怎么了?

    “凭什么你们都不允许?”

    白智庸冷笑着。

    “英雄的荣耀,是指引后人继续向前,而不是被你拿来搞特权!

    “神州英雄千千万,如果每个人都向你一样,那世界就乱了。

    “英雄们牺牲,是要守护一个正常的世界,而且不是你们这种人。”

    苏越咬着牙。

    他又想起了刚刚才牺牲的赵庄猿,还有保安队。

    “我不认同,别给我灌鸡汤,我知道我从小没有父母。

    “没有人在乎过英雄子女的感受,没有人在意他们能不能吃到一口热饭,没有人在意他们怎么去过端午节。

    “我被你打败,我能输得起。

    “袁龙瀚收养我长大,他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在意你,但如果你是因为我,而对袁龙瀚有看法,我可以用我的命,来偿还这一切。

    “我白智庸虽然犯法,但已经罪有应得。祸不及家人,罪名我自己一个人承担。

    “对于英雄,我哪怕死后一万年,依然还是憎恨。

    “我希望你们任何人,都不要品尝我的人生。

    “苏越,永别!”

    白智庸推着轮椅,逐渐离开花园。

    苏越愣神了几秒,等他追出去的时候,白智庸的人影已经彻底消失。

    他应该是雇佣了什么高手。

    白智庸匆匆留下几句话,苏越甚至都没机会和他交谈。

    “您好,您是苏越吗?

    “这里有您的一笔30亿遗产,请签收一下。”

    因为白智庸的事情,苏越还在小花园里发呆。

    突然,三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从外面走进来,笑眯眯的看着苏越,同时递给苏越一份文件袋。

    这三个人,也不想是骗子。

    “遗产?谁的遗产?”

    许白雁不是已经全给自己了嘛。

    苏越简直懵逼。

    我爸在湿境,也不可能死。

    哪来什么遗产。

    “我们是保密基金,合同里有一封信,您可以自己看,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知道基金主人是谁!

    “其实,这只是一份委托,连我们机构,都不知道委托人是谁。”

    其中一个中年人说道。

    “信?”

    苏越皱着眉,打开了文件袋。

    还有点扑朔迷离。

    果然。

    里面有一封手写信。

    信的内容很简短,只有寥寥几行字迹。

    “苏越,这是酮信集团仅剩的财产,我把我的命,连同我余生所有的钱,我全部还给你。”

    “祸不及家人!”

    “我犯法犯罪,是我自己的事情,和袁龙瀚无关,他不杀我,也有神州律法作证。”

    “我和青王交易,童叟无欺。”

    “这场恩怨,应该结束了!”

    苏越咽了口唾沫。

    这30亿的资金,是白智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