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侦察兵〕〔武道凌天〕〔明朝第一驸马〕〔末世红警科学家〕〔电竞是碗年轻饭〕〔电影世界大夺宝〕〔网游之高级玩家〕〔二十二点二十分〕〔腹黑BOSS抢萌妻〕〔漫威之超时空战警〕〔沈氏家族崛起〕〔木叶的白眼公主〕〔我能看到世界属性〕〔假装自己非穿越〕〔帝尊〕〔从人类消失开始〕〔我有一间茅草屋〕〔独宠落跑小甜妻〕〔我有全英雄技能〕〔玩家请自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22章 老司机,你带带我啊
    苏越眼睁睁看着几个工作人员离开。

    如果没有意外,他的账户上,现在已经多了一笔庞大的资金。

    没错!

    苏越最终还是签字了,他领取了白智庸留下的这笔遗产。

    其实也不是苏越贪财。

    实在是白智庸这厮太狡猾,他留下一个阳谋,苏越根本就不得不签字。

    严格意义上来说,苏越又被算计了一次。

    这笔巨款寄存在了金融机构,而且合理合法,是神州官府都认可的一笔款项。

    偏偏白智庸还留下几个遗嘱补充。

    他料到了苏越不可能签署这份遗嘱,所以他又补充条款里加了个条件。

    如果苏越拒绝,这笔巨款会在三个工作日之后,全部捐助出去。

    捐助其实也是好事。

    但苏越看到被捐助的机构,几乎是炸了毛,他恨不得再将白智庸抓回来,狠狠殴打一顿。

    美坚国科研大厦!

    对!

    白智庸要捐钱的对象,是美坚国的科研大厦。

    所以,苏越不得不签署这份遗嘱。

    简直是釜底抽薪。

    白智庸料到苏越舍不得,也不可能允许这笔巨款给美坚国,所以他一定会签署遗嘱。

    苏越也仔细核对过。

    款项合法,来路合理。

    神州官府都无法左右捐助对象,毕竟神州也要遵守国际贸易的规则。

    白智庸虽然修炼天赋一般,但他能将酮信集团做到神州官府都不得不并购的程度,这个人的商业天赋是绝顶之资。

    他的安排,滴水不漏。

    只要拿走遗产,不管苏越以后用来干什么,他内心就被迫承认了白智庸的赎罪。

    白智庸的目标,是让苏越放下对袁龙瀚的成见。

    面对这种赎罪,如果再放不下成见,那这个人心胸得多狭隘。

    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白智庸在商场征战了半辈子,他虽然人格卑鄙,做事风格也不折手断。

    但他却能输得起。

    “唉,和解吧!

    “仔细想想,袁龙瀚也只是个普通老头,他也没有故意偏袒白智庸,只是没有严格对待而已!

    “以后我还是我,这件事情,就过去吧!”

    苏越摇摇头。

    水至清则无鱼。

    白智庸利用袁龙瀚的名义去做生意,袁龙瀚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也不可能天天去监视一个生意人。

    换位一想。

    如果有个战友替自己而死,他留下一个孩子,自己又该怎么去对待?

    或许,自己也不可能比袁龙瀚做的更好。

    至于白智庸以死谢罪,那是他的选择,苏越没有逼迫,袁龙瀚也没有逼迫。

    或许,白智庸既不想在监狱里忍受余生的孤独。

    他也不想在异乡漂泊一辈子。

    逃犯的日子更是煎熬。

    死前能报一场恩,也是一种解脱。

    “白智庸,人死账消,咱们两清了。

    “愿你下辈子可以投胎成一个好人。

    “你留下的这笔钱,我就收下了,你放心,这笔钱,一定会有它的用途!”

    苏越喃喃自语了一句,就返回病房。

    祭奠应该快开始了。

    沉重的黑色西服,黑色皮鞋,适合哀悼穿的衣服。

    换好衣服,苏越在出院手续上签字,随后他坐上了前往英灵陵园的车,这是医院安排的。

    ……

    英灵陵园。

    苏越抵达的时候,祭奠还没有开始,但军团的仪仗队已经准备就绪。

    因为赵庄猿是震秦军团的中将,所以仪仗队是震秦军团的武者。

    很压抑。

    随着经历的战争越来越多,苏越也越来越抵触英灵陵园这个地方。

    他真的不愿意看到那么多战友被藏在里面。

    令人窒息。

    “苏越,你身体怎么样,没暗伤吧!”

    就在这时候,道门有五六个弟子走过来。

    他们没有穿黑西服,而是道门的一种黑色道袍,应该也是在葬礼上的衣服。

    白字青为首,他走过来,朝着苏越和善的一笑。

    “我没事,谢谢你的渡命战法!”

    苏越点点头。

    他其实更应该感谢白字青的信任。

    “道门是神州的一份子,唇亡齿寒,你同样是保护了道门,别说什么谢不谢的!”

    白字青摆摆手。

    “苏越,我承认,你有那么一点点的强!”

    七师弟插嘴道。

    “我谢谢你!”

    苏越苦笑了一声。

    七师弟明显是一脸不服气,可能嫉妒已经让他质壁分离。

    但无所谓。

    也是个耿直的小男孩。

    “苏越,又见面了!”

    这时候,远处又有个年轻武者走过来。

    战国军校,靳国堑。

    他也是领了军部任务,去八族圣地窃取灵泉泉火的人选。

    虽然只在南武见过一面,但苏越对靳国堑的映像很深刻。

    他修炼了一种类似于影子束缚术的战法,还可以刀插自己,换取敌人的伤害。

    这战法很邪性。

    而且靳国堑还拜托了自己个事。

    盗取泉火,需要洗星冰晶打造的冰晶手套,可当初洗星冰晶是自己从竹林取走,可能还需要自己去帮帮忙。

    其实苏越已经准备去帮忙。

    可能会付出一些代价,但苏越也无所谓。

    “嗯,又见面了。”

    苏越也点点头。

    “赵庄猿是我的老师,可惜这一战我没有回来,那时候我在备战区参战,没能见到老师最后一面。”

    靳国堑又解释了一句。

    其实神州战国七军的将军,都有在战国军校任教的经历。

    但赵庄猿对靳国堑格外看重,所以他们的情谊不一样。

    “你老师是英雄。”

    苏越说道。

    他至今都忘不了赵庄猿牺牲自己,巨猿破天的场面。

    而且赵庄猿和燕晨云是一类人。

    他们看上去古板。

    可内心却特别火热。

    “你也是英雄,我靳国堑佩服你的勇气,心服口服!”

    靳国堑由衷的夸赞了苏越一句。

    这不是假惺惺的客气,靳国堑看过苏越的表现,他是真的佩服这个人。

    毕竟,对方才大一啊。

    “走吧,准备送英烈。”

    突然,大门打开,人群开始往英烈厅汇聚。

    苏越他们随着人群也走进去。

    苏越见到不少熟人,同时也有很多人没有来。

    弓菱和冯佳佳没有来。

    可能她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冯家老爷子也没来,但冯家来了不少其他人,这一战苏越对冯家记忆犹新。

    王野拓也没有来。

    他比陀螺还要繁忙,应该还要调查其他事情。

    但震秦军团能抽空的武者,已经全部赶来,在场甚至还有其他军团的宗师。

    赵庄猿人员不错,战国七军就这么点宗师,很多人和他也认识。

    科研院能来的武者也都抵达,他们得送别保安队成员。

    主持这场哀悼的主持人是聂海钧。

    苏越心里很沉重。

    比起上次见面,聂海钧又苍老了很多,他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身为科研院院长,聂海钧承受的压力太大。

    哀悼会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结束。

    临别的时候,聂海钧特意来到年轻人的人群中!

    “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有朝气

    “逝者已矣,别因为死人而影响心情。

    “开心的笑,大口的吃,多谈恋爱少发呆,人生苦短,除了战争,你们应该享受自己的生活!”

    聂海钧抓着苏越的手,他为了能让年轻人轻松些,所以也在笑。

    “院长,放心吧,我们心态很好!

    “英雄们是替咱们的国家而牺牲,这是最好的归宿,我们晚上就去撸串,不会影响心情!”

    靳国堑连忙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

    “你们以后可以经常来科研院玩,说起来,科研院还没有重建起来。

    “去吧,都忙自己的,有假日就好好享受!”

    聂海钧又和众人闲聊了几句。

    之后,参加葬礼的人都纷纷离开。

    “苏越,我先告辞,以后如果有时间,可以来道门作客,我欢迎你!”

    白字青也告辞。

    “嗯,后会有期!”

    苏越点点头。

    随后,道门一群人离开。

    “苏越,我一会去军部有点事,晚上一起撸个串吧,你有钱,你请客。”

    靳国堑说道。

    “额,也可以!”

    苏越点点头。

    他总觉得这个邀约有些怪怪的,这都和孟羊学的毛病?

    他原本计划下午回层岩市,但端午节在明天,他明天回去吃个晚饭就可以。

    而且苏越也想和靳国堑聊聊。

    根据老爸所说,窃取泉火这种任务,十死无生。

    ……

    下午苏越没事干,就随便找了个修炼场!

    结果场馆老板认出了苏越,坚决不收钱,最终苏越只能无奈的享受着最好的修炼房间,除了安静,还免费。

    空余时间,苏越正好修炼一下轮回夜刃。

    这战法难度大,即便是苏越的天赋,也得修炼一段时间。

    同时,苏越也总结了一下自己。

    武器!

    目前有三件。

    神兵战斧只能在湿境使用,而且还得是人族状态,阳向族会露馅。

    其实神兵战斧可以修改状态,也能变化成匕首的样子。

    这样一来,苏越在湿境,也可以在人族状态下,施展轮回夜刃。

    当然,他得压制一下神兵的雷电光泽,否则夜幕状态就鸡肋了。

    第二就是煞灵断桥里弄来的水滴。

    水滴虽然无坚不摧,而且神出鬼没,甚至都不属于这个世界。

    但水滴也只能在阳向族状态使用。

    第三,就是李永珺给自己的骷髅戒指。

    由于戒指的造型太羞耻,所以苏越放在了虚弥空间里。

    他到现在也理解不了李永珺的审美。

    这戒指匕首虽然锋利,但根本不能在湿境出现。

    这是地球专用兵器。

    目前自己所拥有的战法。

    两部绝世战法。

    妖惑:牺牲一颗眼球,可以强制召唤附近的一只九品妖兽,来帮助自己。

    轮回夜刃:牺牲肋骨,可以越阶屠杀敌人。

    其他有用的战法,无疑就是辅助战法三件套,连同玄冰掌。

    月冥真典的基础气穴,也快100个大圆满了,现在是98个。

    魔蛊地狱的影分身也很厉害,但就是条件太苛刻。

    但苏越现在有轮回夜刃,他或许可以多杀一些六品宗师。

    万一以后能召唤出100个六品影分身。

    不行!

    画面太美。

    想想都太刺激,苏越甚至现在就想去湿境杀宗师。

    至于其他如枯步,素质刀法,空气炮一类的战法,已经是辅助的性质更多一些。

    随着他实力越来越强,很多战法必然会被淘汰。

    ……

    可用酬勤值:60101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7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4000卡。

    ……

    境界壁垒还得几天才能打破,苏越的酬勤值说多不多,说少也暂时够用。

    随着自己气血值越来越高,第二个技能,更像是辅助绝世战法的神技,对于修炼的效果大打折扣。

    或许以后有可能升级技能吧。

    苏越很知足。

    虚弥空间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时间苏越也用不上,就这样先留着。

    修炼了这么久,苏越也一直没有好好总结过自己。

    今天也算是一场小总结。

    不知不觉,闹铃响起。

    苏越怕自己陷入忘我状态,所以专门设定了一个提示闹钟,而且修炼室会很人性化的进行叫醒服务,不会和闹铃一样,一惊一乍。

    毕竟是花钱的地方,服务水准那是没得说。

    和靳国堑约定的撸串时间到了。

    告别热情的老板,苏越来到热闹的东都市夜市!

    苏越特别喜欢这种环境。

    烟火气息浓郁!

    人来人往,推杯换盏,这才是人生的意义和美好。

    虽然也有些人发酒疯,但只要不犯法,也没有人太在意,这本身也是夜市文化的一部分。

    “苏越,你迟早了,先罚你喝三瓶可乐!”

    苏越来到指定地点,靳国堑已经等得不耐烦。

    由于武者不饮酒,所以只能以可乐罚苏越迟到。

    “你特么良心不会痛吗?三瓶2l装的可乐!”

    苏越简直要疯。

    现在的年轻人真歹毒,这是要占满自己的肚子,害怕抢他的肉串?

    人不可貌相。

    靳国堑貌似老实,还有这种小心思。

    “靳国堑,你领了军部的任务,你心里害怕吗?”

    苏越也没喝可乐,两个人闲聊了一会,主要聊了聊各自武大的特点,以及抱怨了女同学都是恐龙。

    随后,苏越突然压低声音,脸色有些凝重的问道。

    窃取泉火,十死无生。

    靳国堑一定知道风险。

    “当然害怕,毕竟是神州有限的几个s级任务。

    “但我已经做好准备,这是我靳国堑证明自己的一战!

    “我是战国军校的一员,能参加这种任务,是军部和祖国对我的信任,是我这辈子的荣耀。

    “苏越,其实,我应该谢谢你!”

    靳国堑深吸一口气,瞳孔里的神色很坚定。

    虽然大排档鱼龙混杂,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别人也听不到,他们都可以呀气血压制声音。

    “谢谢我?”

    苏越一愣。

    我都还没答应去秘密研究所帮你,你这么早谢我干什么?

    谢我请你小烧烤?

    “不管你帮不帮军部研究所,我都谢谢你!

    “其实我心里清楚,这个任务的最初人选是你,但你并不是军部的人,所以这个任务才能到轮到我!

    “我是军人,我也有我的贪婪,我喜欢这种被信任的感觉,也喜欢争夺所有军功。”

    靳国堑痛饮一杯可乐,他眼神更加炽热。

    “为了这次任务,我已经特训了很久,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迫不及待想下湿境。

    “如果我能成功,这是我靳国堑一生的荣耀,也是我军人生涯的荣耀,我渴望它。

    “如果失败,我也没有辜负神州的培养,也没有丢了神州军人的脸,我依然是英雄。

    “我是个俗人,我渴望那些荣耀和军功!

    “所以我会害怕死亡,但这种害怕和渴望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靳国堑又说道。

    他言语中也特别自信。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朋友,你是个优秀的神州军人,我应该向你学习。”

    苏越一脸钦佩。

    靳国堑的这种赤诚和无私,苏越自问,自己是做不到。

    或许,这就是职业军人,和武大学生的差距吧。

    其实白智庸在赎罪之后,苏越内心已经有些动摇。

    假如靳国堑真的害怕,也真的抗拒这个任务,苏越或许会考虑代替。

    但也仅仅是考虑。

    这得和老爸再商量,毕竟答应过老爸,不去趟浑水。

    可现在看来,靳国堑的意志很坚定。

    这是一个军人证明自己的机会,也是他们的使命所在。

    苏越把代替的话,直接咽在了肚子里。

    假如自己这时候要代替靳国堑出战,那就是对靳国堑的羞辱。

    他不弱。

    靳国堑甚至还修炼着绝世战法,他可能还有自己的机缘。

    自己的好心,可能会被理解为怜悯。

    真正的强者,不需要怜悯,那是一种蔑视。

    苏越没资格藐视任何人。

    而且这是靳国堑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可以改变。

    或许,他的特训,也需要军部配合,自己这时候去打乱军部节奏,也纯粹是胡闹。

    所以苏越彻底打消了替代靳国堑的念头。

    当然,他原本也是犹犹豫豫,并没有坚定的要去。

    老爸八成是不同意。

    “哈哈,其实有好几天,我半夜做噩梦,梦到你抢走了我的机会,我气的想杀了你。”

    靳国堑又大笑着说道。

    “我可没你这么蠢,十死无生的任务还抢着去,而且我爸不让去。”

    苏越也笑了笑。

    听爸爸的话,免得屁股被打花。

    “兄弟,等我的好消息吧。

    “还是那句话,如果我能活着回来,这次的军部奖赏我可以全部都给你,我只要荣耀。

    “冰晶手套是你找来的,功劳有你一半。”

    靳国堑使劲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如果没有冰晶手套,就不可能触碰到泉火,更别提这次任务。

    至于帮忙的事情,靳国堑再没有提起一句。

    这种事情,说一次就够了。

    “哈哈,预祝你旗开得胜,满载而归……干!”

    苏越举起可乐。

    “对了,苏越我问你个事。”

    突然,靳国堑又神神秘秘的说道。

    他压低嗓子,简直和特务接头一样。

    “什么事?”

    苏越皱着眉。

    “你会开车吗?”

    靳国堑声音依旧神秘。

    “开车?我没有驾照。”

    苏越摇摇头。

    这种破事,也值得鬼鬼祟祟的说。

    “不是街上跑的汽车,是老司机的那种车,倭国的特产,两个人打架的那种。”

    靳国堑一脸焦急。

    “你想看那种肮脏的东西?”

    苏越倒吸一口凉气。

    “你也知道,我这次出任务,九死一生,总想在走前,再看一次。

    “上次还是拿白小龙的手机欣赏,可不尽兴,白小龙还坑了我5万块钱。”

    靳国堑一脸苦恼。

    “车钥匙其实我也能找到,但看这些东西,会让你折损福报,也会让你自卑,心烦意乱,而且身体容易空虚,还会有后遗症,比如双眼无神,表情晦涩,甚至连脸上长痘,苦海无涯,我劝你还是回头是岸。”

    苏越一脸圣如佛的表情。

    “真的?这么严重?”

    靳国堑明显被吓了一跳。

    “嗯,千真万确!”

    苏越点点头。

    “好可怕。”

    靳国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脸大彻大悟的表情。

    “那你还看吗?”

    苏越表情更加圣洁。

    “废话,当然看。”

    靳国堑理直气壮。

    “你就不怕折损你的福报?”

    苏越诧异。

    “我乐意啊。”

    靳国堑瞳孔闪烁着光焰。

    “唉,其实那些东西很肮脏,也很丑陋,我最后劝你一次。”

    苏越摇摇头。

    “你找漂亮的演员不就行了吗,别找丑的。”

    靳国堑不依不饶。

    他认定了苏越是老司机。

    这是直觉。

    “手机给我。”

    苏越拿靳国堑的手机,拨通了花熊的号码。

    幸亏自己记性好,差点电话都忘了。

    ……

    一不小心,撸串撸到3点。

    苏越和靳国堑已经称兄道弟,甚至靳国堑还有和苏越结拜。

    两个男人,要想结成铁一样的友谊,分享一些私藏,是最快的办法。

    得到了车钥匙,靳国堑急匆匆跑了。

    他甚至没来得及说再见。

    苏越孤零零吹着冷风。

    这混蛋,果然没有结账的意思。

    最终,苏越刷脸结了账,直接前往车站。

    说起来,也该学学真正的驾照了,否则回层岩市不方便。

    苏越已经决定,等回层岩市过完端午节,就立刻去秘密研究所,帮靳国堑强化一下冰晶手套,毕竟他现在是自己的铁哥们。

    一起开过车的那种。

    中午时分。

    苏越已经返回层岩市。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家乡的氛围。

    苏越朝着宇宙豪邸小区走去。

    ……

    “苏青封的儿子,你总算是回来了。

    “苏青封,你既然不屑我墨铠的礼物,那我就拿你的儿子开刀。

    “我要给你儿子送宝贝,这样一来,我也算间接给了你好处,我的下一份绝巅机缘,一定可以快点到来。

    “苏青封,你没想到吧,我墨铠聪明绝顶,我根本不会当你的奴才。”

    在层岩市车站旁的沙县小吃里,坐着一个面色不善的老人。

    “幸亏五个绝巅和神州开战,我才可以从虚空通道里混进来!

    “可惜,明天早晨我就要被驱逐出去,我得赶紧把苏越抓了,赶紧传功。

    “别说,沙县小吃的鸭腿饭不错。”

    墨铠望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心中盘算着自己的小计谋。

    根据预言,自己只要获得苏青封的认可,就可以得到绝巅机缘。

    他另辟蹊径,撇开苏青封,如果从他儿子入手呢?

    我替你苏青封培养儿子,算不算一种羁绊?

    这值得尝试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