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真武狂龙〕〔一品修仙〕〔精灵之黑暗崛起〕〔路过漫威的骑士〕〔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级商业帝国〕〔归一〕〔末世神魔录〕〔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末日轮盘〕〔超英的小团子〕〔精灵掌门人〕〔军工科技〕〔农门凰女〕〔星际之全能进化〕〔世界光梭〕〔NBA禁区推土机〕〔老婆的头号黑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329章 阳向族的脏历史
    “这个大螳螂的脑袋,我要当车头,这也太酷了,我杨乐之何德何能,除了帅,除了拥有爱情,现在又来了机车。”

    杨乐之嘀嘀咕咕。

    那些被禁锢在半空中的毒物,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要被红水沾到,就融合成了一种特殊的坚硬材质。

    这材质触感不像是金属,但又比金属还要坚硬,甚至还反射着一种漆黑的哑光。

    很刚毅的颜色,看上去还高级!

    杨乐之在毒虫中挑挑拣拣,正在想办法组成自己的第一辆摩托车。

    这一刻,他竟然有一种组合钢铁战甲的感觉。

    简直爽到飞起来。

    这些毒物千奇百怪,却又棱角分明,有大有小,零件齐全了,就不愁组成一辆很拉风的摩托车。

    几条漆黑的蛇,麻花辫一样盘起来,最终组成了两个车轮。

    座椅没有弹性,美中不足,但毕竟是湿境,想要海绵有些奢侈,硬座就硬座吧,起码比没有座位强。

    对了,后车座得设计的大一些,这样方便载许白雁。

    这个大螃蟹的钳子,很适合当车把。

    这个大龙虾怪的脑袋,当油箱不错,流线很好,可以把机车衬托的更协调。

    也没有浪费多久时间,一辆造型狰狞,处处充斥着嚣张的大摩托,就立在了杨乐之身旁。

    他迫不及待的坐上去。

    可惜,战法只是提示组装坐骑,却暂时没告诉他如何启动这坐骑。

    所以,这摩托还不可以启动。

    这是,让我用脸点着地面跑?

    不对啊,轮胎都不会转,就是个模型啊!

    杨乐之又遭遇了新的问题!

    算了,既然叫坐骑,就不是按常理判断,应该是有其他驱动方式,再等等战法的指示。

    “我这浑身破烂,好像有点配不上摩托车,如果有一套机车夹克,那该多好。”

    杨乐之有些遗憾的感叹了一声。

    机车夹克。

    皮衣、皮裤,皮靴。

    其实皮靴问题不大,杨乐之脚下就踩着特制的皮靴。

    难点是皮裤和皮夹克。

    杨乐之看了眼手里的择兽皮。

    说实话,择兽皮是很不错的材料,不惧腐蚀,通体漆黑,而且还有一定光泽。

    但择兽皮唯一的缺点,就是弹性太好。

    用择兽皮裁剪的皮裤,穿上去像是女孩子的打底裤,大男人穿上,娘里娘气,特别诡异。

    至于皮夹克,那更是一言难尽。

    皮裤和皮夹克,首先得撑起来版型,杨乐之虽然不是裁缝,但小时候无聊,也看过一些裁剪方面的杂书。

    在北武的时候,杨乐之带着廖平修炼,这个小非主流,对时尚的见解很有一套,还在课堂上专门给学生们普及过穿搭,杨乐之记忆蛮深刻。

    “要不,我把那些干枯的蚯蚓虫子,镶嵌在择兽皮底下,让它们把择兽皮给我撑起来?

    “这样,版型就有了。

    “我真是个小聪明蛋,这也聪明了。”

    由于来之前要携带大量的准备材料,所以杨乐之买了不少完整的择兽皮,现在材料已经耗尽,那些择兽皮杨乐之也没舍得丢弃,扔了也太浪费。

    组装完摩托车之后,上空还漂浮着不少毒虫。

    如果自己放弃组装坐骑,那些毒物也就浪费了。

    与其浪费,还不如互相配合一下。

    西服的肩膀上,就有衬托版型的海绵垫子。

    杨乐之也完全可以用那些细密的毒虫,将择兽皮的版型撑起来,只要不紧身就可以。

    说干就干。

    杨乐之其实特别聪明,否则他一个没有背景的普通学生,也不可能成为白小龙、孟羊之下,第三个有希望突破到五品的武大学生。

    要知道,四大武院也有排名,明显东武和西武的资源更多。

    杨乐之能从北武走出来,资源量和他俩不是一个等级。

    战法都能很快领悟,更别说区区裁缝。

    再加上杨乐之高中时期,也是个酷爱穿皮裤的鬼火少年,所以他裁剪的时候,也算得上是得心应手。

    很快,皮裤的裁剪成功。

    用毒虫把皮裤撑起来,就不会出现紧绷的感觉,杨乐之用双腿调整了合适的宽度。

    嗯。

    不错。

    虽然和真的的皮裤没法比,但关节处不会有影响,造型虽然略显僵硬,甚至隐隐还能看到皮裤下的衬托痕迹。

    但皮裤也就这样了,在湿境,不能要求太高。

    皮裤解决之后,皮夹克就更容易解决。

    一番犀利的操控之后,杨乐之皮衣皮裤,靠坐在摩托车上,整个人已经帅的飞起来。

    许白雁,像我杨乐之这么帅,又这么专一的美少年不多了,你得珍惜啊!

    “唉,帅这种事情,真是与生俱来,我能怎么办?”

    虽然没有镜子,但空中毕竟悬浮着一层红水,杨乐之勉强可以看到个朦胧的倒影。

    看对面的帅哥,潇洒帅气!

    看帅哥的发型,清新有型!

    太帅,太酷,太拉风。

    根本没办法用言语描述这种帅。

    “脖子上,好像还缺一条金链子,还缺墨镜啊……算了,缺的东西还不少。”

    杨乐之又嘀嘀咕咕。

    ……

    选坐骑的环节,也该结束了吧。

    又过了一会,杨乐之躺在细密的红色砂砾上,有些焦急。

    从前至后,战法只提示自己凝聚坐骑,之后就和哑巴了一样。

    随着越来越多的红水被抽离出来,原本是泥浆的地面,已经成了最干枯的砂砾。

    杨乐之猜测,真正的绝世战法,应该和这些砂砾有关系。

    但他又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等待。

    沙沙沙!

    沙沙沙!

    突然,杨乐之被吓了一跳,他屁股底下的砂砾,竟然开始旋转。

    对,犹如旋涡一样。

    杨乐之连忙站起身来,千万别陷进去,被流沙给淹死,多冤枉,死不瞑目,我可是沙漠之王。

    接下来,杨乐之口干舌燥。

    红色砂砾竟然如蛇一样席卷起来,那些沙子笼罩摩托,沙砾竟然是钻到了摩托车的各个缝隙里。

    由于摩托车是零件组合起来的产品,徒有其表,所以机车零件的缝隙特别多。

    但这些沙子直接就填补了缝隙,这样摩托车看起来更加威武霸气,就如一道道诡异的红色花纹。

    红色砂砾,漆黑车身,配合起来,十分野性,也十分浮夸。

    “原来这些砂砾,就是沙妖术的载体,也算一种妖器。”

    机车根本无法承载所有的砂砾,最终那些没有被填在缝隙里的砂砾,就摊在摩托车下面,犹如一张红色的地毯。

    这时候,杨乐之脑海里,也终于明白了沙妖术的最终施展方式。

    沙妖术,并不是单纯的战法。

    他需要和红色砂砾配合,才可以施展出最终状态。

    这些砂砾,其实并不是砂子,严格意义上,也不是纯粹的妖器,而是一只妖兽的全部骨粉。

    沙妖术的作用,就是彻底操控这些骨粉。

    当然,摩托车的驱动方式,同样要依靠这些骨粉。

    沙沙沙!

    杨乐之抬起手掌,稍微运转了一下沙妖术。

    顿时间,几缕砂砾漂浮过来,在他指尖缭绕,就如一缕缕红色的轻烟。

    而摩托车缝隙里的砂砾,也闪烁出了幽幽的光泽,这是砂砾即将被激活的状态。

    “接下来,我还需要去猎杀一些妖兽,这样才能给砂砾充能。”

    杨乐之喃喃自语。

    砂砾需要气血才可以运转,但并不是靠杨乐之的气血,而是妖兽的气血。

    砂砾会主动吸血,同时主动储存气血,杨乐之只需要操控就可以。

    很便捷!

    “走吧,宝贝,咱们去杀妖兽充能。

    “说起来,我四品巅峰,也该冲击一下五品了。”

    杨乐之表情突然凝重下来。

    他突然就没有了之前的狂喜状态。

    其实驱动摩托车,只是沙妖术的一个小把戏,应该和沙伪术一样,算卓越战法。

    真正的最终状态,杨乐之目前根本就没有资格催动。

    献祭!

    这也是杨乐之一直不想去面对的事情。

    施展绝世战法最终状态,需要献祭。

    杨乐之想到献祭,就一阵头疼。

    “算了,先突破到五品再说,五品之下,连献祭的资格都没有!”

    长叹了一口气,杨乐之一屁股坐在机车上。

    沙驱术启动!

    随着杨乐之运转战法,顿时间,一团类似于火焰的气流,是摩托车的各个缝隙里蔓延出来。

    在摩托车的轮胎下,那一层沙漠地毯也在翻滚着气流。

    远远看去,这简直就是一团火焰在燃烧。

    呼!

    没有马达的轰鸣声,也没有汽油的味道,这是一点点遗憾。

    杨乐之双手握着摩托车的双把,就这样飞了起来。

    对。

    车轮根本不会转,所以只能低空飞行。

    杨乐之操控着砂砾,一路横冲直撞,离开了毒物遍布的澡泽。

    数不清的毒物在翻滚,在撕咬,有些甚至喷射出了毒液。

    可惜,无济于事!

    它们眼睁睁看着空中有一团火焰飘过去,沿途还留下了一条红色匹练,嚣张跋扈,说不出的声势骇人。

    没过了过久,那团火焰直接消失在天际。

    “得低调点。”

    杨乐之坐在摩托车上,研究着怎么才能收敛火焰特效。

    这太嚣张,容易引来怪物啊。

    “许白雁,你等着我,只要突破到五品,我就有资格去惊袅城找你!

    “等着我!”

    杨乐之瞳孔里闪烁着坚定的神色,他勉强已经找到了沙驱术的窍门。

    嗯,这些特效,其实可以控制。

    这下能安全一点。

    过了一段时间,杨乐之终于将特效压制下来,同时他还节省了气血。

    “咦……远处有一队异族,没有宗师,很好,去灭了他们!”

    唰!

    杨乐之从摩托车上跳下来,顿时间,摩托车上一切的光华烟消云散,而机车本体也很随意的散落在地面,犹如一推垃圾。

    杨乐之则伪装成了一颗老树根。

    机车解体,也是杨乐之研究出来的使用窍门,虽然别人无法操控机车,但难免有人会来搞破坏。

    如果散落成一推垃圾,那就没人会注意。

    “这一队钢骨族身上有丹药,运气不错!”

    杨乐之紧紧捏着自己的无刃大宝剑。

    “统领,刚才那个地方有光,可能有宝!”

    “快点,过去抢宝!”

    那一队异族争先恐后朝着杨乐之涌来。

    他们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脚下出现了一些红色砂砾。

    杨乐之的沙驱术,可以简单的禁锢一下异族,虽然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但可以让他们手忙脚乱一下。

    唰!

    五品统领一马当先。

    有宝物,这是自己的运气。

    可突然,他一个踉跄,摔到在一颗树桩子面前。

    “晦气!”

    统领一声怒骂。

    自己竟然摔跤,丢人现眼。

    然而,下一秒,他却看到一根漆黑的大剑,精准的朝着自己嘴里斩进来,快如闪电。

    ……

    苏越跟着墨铠,跨过了一座又一座的丛林,期间被不少九品大妖追逐,但墨铠仗着精通妖兽语言,都一一化解,墨铠甚至还引来过一只绝巅级别的妖怪,幸亏逃的块,而且墨铠态度好,会装孙子,这才逃过一劫。

    一路上,苏越被吓的够呛。

    在湿境,除了湿境八族,这数之不尽的妖魔,才真正恐怖啊。

    也幸亏这些妖怪懒惰,而且和人族没有恩怨,如果它们去侵略地球,估计地球支撑不了一个星期。

    实力到还是其次,关键是妖族的数量,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这根本就连统计的方式都没有。

    一天一夜,苏越觉得自己最少都奔袭了万里,他和墨铠终于抵达了目得地。

    这是一片很陌生的荒芜地带,漆黑的土壤,有些古怪的味道。

    苏越一路上使劲记路,但现在让他原路返回,估计八成还得迷路。

    可恶的墨铠,一路上和奔丧一样,有时候罡风太猛烈,苏越连眼睛都睁不开。

    “徒儿,咱们到了!”

    墨铠从天空降落。

    能看得出来,他脸色惨白,也很疲惫。

    虽说九品武者气血雄厚,可以踏空行走,但这也会让他气血逐渐枯竭,墨铠也是拼了命的狂奔。

    更何况,路上还有妖兽追兵。

    “这里……有绝巅机缘?”

    苏越皱着眉。

    他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不会还要让我挖洞吧?

    劳资可不干苦力。

    “徒儿你别着急,你现在实力还低,看不到这里的雾瘴,所以你眼前是一片荒芜。

    “你不觉得这片荒芜没有一个妖兽,很古怪吗?”

    墨铠一副装神弄鬼的模样。

    苏越沉着脸不说话,他在等墨铠接着说,这老畜生说话断断续续,估计想装比,那就让他装一会。

    “咱们来到绝巅秘境,为师也可以正式将木鹦鹉的眼睛给你!

    “这木鹦鹉眼睛,也算是一种配合绝巅战法使用的妖器,但为师不希望你擅自使用绝世战法的最终状态,真的会瞎。

    “切记!

    “徒儿你现在施展疑惑战法,木鹦鹉的眼睛,自然会融合到你体内。”

    墨铠屈指一弹,两个玻璃珠到了苏越面前。

    苏越很凝重的点点头。

    随后,他施展妖惑战法,果然,木鹦鹉的眼球上,散发出两团黑漆漆的氤氲。

    几秒之后,两颗玻璃球一样的眼珠子,直接钻到了苏越头颅里。

    很玄妙的感觉。

    苏越视线似乎清晰了很多,就像是戴了一副特殊的隐形眼镜。

    而且这妖器可以随着苏越的心意,彻底隐藏在体内。

    这时候,苏越终于得到了绝世战法最终的解锁方式。

    只要选择献祭视力,并且承受痛苦,自己一定可以召唤来一只九品妖兽。

    当然,还有一些限制条件,比如妖兽不可以距离你太远,而且以自己目前的实力,真的只有两分钟时间。

    召唤时间,和武者的气血值息息相关。

    可惜,苏越现在不敢召唤九品,仅仅两分钟时间,连墨铠的衣角都抓不住,自己也不可能逃走。

    最终状态,以后再说吧。

    苏越怀疑,应该大部分的绝世战法,都有配合使用的妖器。

    比如弓菱的首席玄弓。

    老爸的锁链妖刀。

    其实妖刀是自己的,配合老爸绝世战法的兵器,是那根锁链。

    其余人,苏越也暂时不了解。

    “徒儿,看到了吗?”

    墨铠问道。

    “嗯,看到一座山!”

    苏越点点头。

    确实,他在荒芜地带,看到了一座不算高耸的山峰。

    而自己和墨铠,就在山脚下。

    很诡异的感觉。

    山峰明明就近在眼前,如果不透过妖器,苏越只能看到一处荒芜。

    苏越还尝试着关闭妖器效果。

    果然,眼前的山脉消失,还是那片荒芜。

    绝巅的力量,简直是神出鬼没。

    “徒儿,你去山洞的门前,用妖语随便说一句话。

    “随后,你就会看到一只气血汇聚成的彩色鹦鹉,这鹦鹉就是绝巅强者死后,留下的残影,专门为了验证后代的身份。

    “那鹦鹉只能用妖惑来交流,上次为师交流失败,所以洞门无法开启。

    “这次,你帮为师打开这山洞大门!”

    墨铠指着不远处的山洞。

    苏越能感觉到,这老畜生说话的时候,语气都有些颤抖。

    “嗯!”

    苏越点点头,独自一人走上前去。

    他发现墨铠并没有跟着自己,可能是山洞门前,有什么特殊机关。

    其实苏越心里也忐忑。

    他怕自己打开山洞之后,真的有绝巅机缘,万一墨铠也突破,那自己就成了神州的罪人。

    所以苏越得随机应变。

    可能,墨铠要得到机缘,也没有那么容易,自己得想办法破坏了这里,毕竟老畜生根本不懂妖惑。

    “徒儿,希望你心里不要有什么坏心眼。

    “其实也无所谓,只要能打开洞门,我就可以闯进去,到时候里面的一切,全部都属于我。”

    看着苏越的背影,墨铠瞳孔有些闪烁。

    但他也没有太多的担忧,一切还在自己的掌控中。

    ……

    山洞前,苏越根据墨铠的指示,果然召唤出一只彩色的鹦鹉。

    鹦鹉很漂亮,也很英武!

    这应该就是木鹦鹉的本体。

    随后,苏越小心翼翼,用妖惑沟通到了木鹦鹉。

    刹那间,一阵五颜六色的霞光,直接就吞噬了苏越。

    远处,墨铠心脏狠狠一跳。

    成功了,果然,只要彻底掌握了妖惑的武者,才可以得到鹦鹉的彻底认可。

    红锅成功了。

    “徒儿,快快开门。”

    墨铠舔了舔嘴唇,随时准备冲进山洞。

    他心里有数。

    哪怕绝巅将所有机缘留给红锅,他也能直接抢走。

    毕竟是一个死去的绝巅,又怎么可能拦得住自己一个真正的九品。

    可墨铠根本就没有想到,现在的苏越,已经出现在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他的意识,出现在一个没有陌生的幻境中。

    轰隆隆!

    轰隆隆!

    山峰开始震动,地面裂缝丛生,甚至地面都开始大规模的地震。

    “哈哈哈哈,这是山洞即将打开的征兆,我徒儿果然争气!”

    墨铠全神贯注,激动到浑身上下的杂毛都在飞舞。

    他能感觉到,整个山峰都在颤抖!

    “你是谁?”

    彩色虚空里,苏越看到一个很苍老的阳向族!

    他背对着自己,骨瘦嶙峋,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这老骷髅,就是鹦鹉变的!

    “你不用担心外面的护道者,他只是你的仆人,他抢不走你的机缘!”

    苏越观察了一会,突然,空间的四面八方,想起了一道声音!

    说不出年轻,还是苍老!

    也说不是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甚至都不知道源头在哪!

    立体环绕的音效,有点毛骨悚然。

    “前辈,您是在和我说话吗?”

    苏越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你不用开口交流,我并不存在,只是一段指引而已!

    “我说,你听!

    “首先,你不会死,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没有九品护道者,你来不了这里。而护道者,一定是想利用你。

    “然而,护道者仅仅只是奴仆,他不配得到我的机缘!”

    声音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要给苏越反应的时间。

    护道者,想必就是说墨铠。

    苏越现在真是服气了这群老狐狸,真是活的越久,脑子就越贼。

    你把传承山,设置在这么荒凉的地方,没有九品,根本就就不可能找到。

    可流传出去的木鹦鹉,又只能让低阶武者来修炼妖惑,所以排除了一群棒槌,毕竟是绝世战法,不可能随随便便成功。

    可他还料到了护道者一定不甘心当护道者,一定会抢走机缘,原来早就想好了对策。

    这大佬还真是惹不起。

    但幸亏你死了,死的好。

    能少个祸害。

    苏越又跑到空间的另一头,想看看绝巅本体的庐山真面目。

    可惜,他失算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苏越都永远只能看到一个背影,这空间极其玄妙,根本和外界的世界不一样。

    既来之则安之。

    苏越一屁股坐下,也懒得再折腾,一个死人,也没什么好看的。

    这枯瘦老头应该是个播放器,现在要介绍一下传承背景。

    同时苏越也替墨铠悲哀。

    你说你,折腾了这么久,最终却培养出了一个主人,你多亏。

    “老夫名叫碧劫洞,按历法推算,我应该已死八百多年。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阳向族是否还记得老夫!”

    回荡在虚空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些情绪,但也仅仅是一瞬间。

    碧劫洞?

    老东西,你可能要失望,如今阳向族应该是没有你的传说。

    苏越摇摇头。

    他看过零星一些关于阳向族的介绍,他也知道阳向族的绝巅,被封号为洞。

    可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碧劫洞。

    八百年多前?

    历史有点太古老,八百年前,湿境还没有开始侵略地球。

    现在是27世纪初,多年前,是19世纪初。

    根据历史书的记载,那时候神州上下,还在水深火热中。

    这家伙死的够早。

    “阳向族有千年洞世棺,我的大哥,应该还在千年洞世棺里也续命,等待这个千年劫的到来。

    “后辈,你虽然不知道我碧劫洞,但一定知道碧辉洞。

    “他是阳向族的唯一天圣,现在应该还被阳向族传颂着英雄事迹,你们以为他死了,其实他还活着。

    “这个天圣,是我的大哥,也是我的死仇。

    “他是应劫圣子,是注定天圣,可我碧劫洞不服。

    “我自创窃劫魔功,要在阳向族千年劫的节点,抢走天圣的机缘,我也要活千年,我也要夺天机。

    “可惜,最终我还是败了。”

    声音回荡,充斥着历史的厚重,甚至还有一些史诗感。

    毕竟,这可是千年前的内容。

    苏越心里虽然比较震撼,但也是一头雾水。

    他知道这个碧辉洞。

    这是阳向族的天圣,地位等同于神话体系里,天庭的玉皇大帝,地狱的地藏菩萨,西天的如来佛祖。

    很多地方,都记载有碧辉洞的光辉事迹。

    只要懂一些阳向族语言和文字,一定对碧辉洞不陌生。

    但这个名字,又不会让人太过于重视。

    因为根本就不存在。

    阳向族没有神明体系,而碧辉洞,就是他们的神。

    就像神州流传着孙悟空,或者哪吒三太子的传说,阳向族也知道,但是他们根本不会怕,因为就不存在。

    碧辉洞的道理也一样。

    可听这老家伙所说,碧辉洞竟然还没死?

    一个千年以前的天圣,还能活着?

    哪怕你就是绝巅,也不可能活这么久吧,两百年寿命顶天了。

    千年洞世棺……这个妖器能续命一千年?

    这也太恐怖了。

    “后辈,你可能不清楚什么是千年劫。

    “阳向族繁衍万年,每隔一千年,就会有一次灭族之劫。

    “先祖锻造千年洞世棺,窃取千年劫的信息,从而培养一个应劫圣子,最终可力挽狂澜,让阳向族重燃巅峰。

    “上一个千年劫,是雷世族。

    “先祖定碧辉洞为应劫圣子,他成长起来,率领阳向族联合其余七族,彻底灭亡雷世族,最终让阳向族得了一千年安稳。

    “你既然能来到这里,就证明我的推演没错。千年安稳结束,新一轮的千年劫即将落下。

    “如果没有意外,这次的千年劫,是域外邪魔。

    “我和碧辉洞启动千年洞世棺,看到了一千年后的劫难。

    “域外邪魔起初如蝼蚁,但却数量惊人,且学习能力强大,生命力顽强,又坚韧耐劳,而且极为团结。

    “邪魔注定会成长起来,最终会成为灭亡阳向族的劫难。”

    这次的声音落下,苏越猛地站起身来,他差点吓的眼珠子都掉下来。

    域外邪魔?

    你踏马不是在说地球人族吧?

    脑残?

    劳资咋就成邪魔了?

    你先挑起战争,你先侵略我的国家,残杀我的百姓。

    你自己不争气,最终被我反攻过来,一遍又一遍的打脸。

    现在你怂了,却又说我是域外邪魔,要灭你的族,还成了你的劫难。

    阳向族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谁是反派,心里头没点比数?

    倒打一耙!

    好话歹话,全由你自己说。

    可怜的雷世族,当初就应该灭了你们,我老姐孤苦伶仃的,多可怜。

    可不对劲啊,碧辉洞既然知道地球人是劫难,为什么不早点做准备呢?阳向族四分五裂,这不是在等死吗?

    随后,苏越又皱着眉。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现在湿境八族内乱,阳向族内部同样不团结。

    这根本不是对付域外邪魔的状态。

    而且碧辉洞是天圣,他的话,阳向族不可能不听。

    他就不出来管管?

    指望什么应劫圣子,不是有病嘛!

    “你应该在好奇,碧辉洞为什么不自己站出来应劫。

    “因为天机不可泄露。

    “这个世界上,只有四个人会知道千年劫。

    “碧辉洞!应劫圣子!还有我这个死人!以及,你这个未来的窃机者!

    “千年劫是天机,是宿命与天运的安排,我们能窃取先机已经是逆天而为,又怎么可以泄露。

    “碧辉洞起码500年不可以从棺内出来,他又怎么能影响到阳向族,只有应劫者知道他活着,还无法泄露。

    “你切记,你和别人提起千年劫的时候,别人根本就听不到,觉得你在自言自语的说胡话。

    “而且泄露天机,会让你遭受厄运,甚至横死,切记不可泄漏!”

    这声音似乎是苏越肚子里的蛔虫,立刻就知道苏越在想什么!

    苏越浑身僵硬!

    原来是天机不可泄露,哪怕是阳向族的天圣,也只能一肚子苦水,根本管不了那么多。

    阳向族和自己一样,都以为碧辉洞已经死了。

    这一刻,苏越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