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学生高手〕〔契约宠婚,温总请〕〔烟锁相思殇红尘〕〔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竹马草莓味〕〔反派今天也很乖〕〔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梅琳传奇〕〔全球示爱慕太太〕〔巷子深深春风暖〕〔重生农女去种田〕〔重生后正派大佬盯〕〔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快穿之反派今天死〕〔重生六零农媳有空〕〔重生之残疾世子丑〕〔拐个野人来种田〕〔无限剑神系统〕〔我家王妃超A的〕〔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30章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阴
    苏越拿到了最新的伪装药剂,随后就离开了秘密基地,聂海钧还要忙着强化冰晶手套,没时间继续闲聊。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靳国堑拜托自己的事情,也已经完成。

    至于他们的计划能不能成功,那也就只能看之后的命运走向。

    但和聂海钧一样,苏越也相信靳国堑。

    那小子看上去浓眉大眼,一脸正气,可看片的时候,还有特异功能。

    明明是打马骑兵,他能看出无码的效果。

    这得是一种境界。

    靳国堑是个人才。

    琐猥的家伙,往往命都比较硬。

    “算了,反正我也有科研院的药,不如也去八族圣地旅游一趟吧,反正也不知道该去哪修炼。”

    走在路上,苏越心里嘀嘀咕咕。

    其实他心里总是有些不放心,倒也不是质疑靳国堑的能力。

    泉火是八族圣地的核心圣物,如果靳国堑毫无波折的能盗走,那才是怪事。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湿境八族也不是脑残,自己有系统,胜算还是比靳国堑大一些。

    有伪装药剂,自己可以伪装成任何种族,所以也就没必要和靳国堑去同一个种族,免得撞车。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苏越也在思考神州的困境。

    有时候,世界就是这样。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根本就身不由已。

    苏越心里清楚,假如美坚国一旦率先掌握泉火科技,那神州会遭遇致命打击。

    到时候,自己会懊悔一辈子。

    他不是军人。

    所以也没必要和靳国堑一样,去严苛的执行命令。

    但苏越是个武者,是神州的武者。

    哪怕他就是个江湖人士,是个闲云野鹤,心里也得有家国天下。

    苏越不想让神州成为世界第二的国家。

    武道争第一。

    我所在的国家,也必须是第一,永远的第一,当之无愧的第一。

    苏越清楚。

    或许自己是又被袁龙瀚套路了一把。

    这老头和狐狸一样,可能早就分析出了自己的性格。

    他将伪装药剂给聂海钧,或许就是专门转交给自己。

    当然,选择权还是在自己。

    但苏越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要出战。

    不是为了军部,不是为了官府,也不是为了荣耀,更不是什么封王和军功。

    袁龙瀚的套路,也与我无关。

    这一次,苏越一个人行动。

    他要为神州的苍生一战,为神州的未来一战。

    不一定要为这次任务去死。

    但苏越必须要做到问心无愧。

    套路不套路。

    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

    任何人都可以为祖国而战,我苏越只是神州的一员。

    “去找燕晨云道个别吧,现在我已经五品,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湿境。终于不用偷偷摸摸了。”

    苏越苦笑了一声。

    燕晨云至今还签署着对自己的看管命令,要从西区湿鬼塔下湿境,乱七八糟的问题太多。

    找他聊聊,正好撤销了这份命令。

    说起来,燕晨云也是个好人,但性格也确实有点古板。

    ……

    燕归军团指挥部!

    几个小时后,苏越就抵达了燕归军团。

    神州七大军团的建筑风格大同小异,都是清一色的严肃建筑,这种风格给人一种庄重和肃穆,甚至连喧哗都不敢。

    验证了身份之后,苏越朝着燕晨云办公室走去。

    正巧,燕晨云今天在指挥部办公,苏越没有跑空。

    指挥部占地面积很广,几乎是百步一岗,偏偏燕晨云的办公室靠里面,一路上苏越已经被验证了三次身份。

    这种级别的审查,也让苏越更加担心靳国堑。

    盟天城的审查,必然要比这里还要严格。

    苏越正在穿过一个操场,转头一看,竟然遇到了一个熟人。

    根本意想不到的熟人。

    潘一正。

    对!

    当初在层岩市,潘一正可是苏越修武以来,第一个见到的宗师,也拿了他不少气血丹。

    虽然都是些低阶气血丹,但对当初的苏越来说,那可是意义非凡。

    “咦……苏越,你怎么在这里?”

    潘一正身穿奇迹军团少将军装,身后还跟着三个五品统领。

    他们也准备去燕晨云办公室。

    说起来也怪。

    潘一正的痔疮其实很久没有痛,但见到苏越的脸,就能联想到苏青封的脸。

    痔疮没由来的一痛。

    邪门了。

    “潘大哥,好久不见!

    “对了,你们这是要干啥?”

    苏越一愣,同时他也被问的一头雾水。

    我在西武上大学,我来燕归军团,还不是和回家一样。

    “哈哈,我找燕大将送文件,你小子最近很风光啊,军功赫赫,左拥右抱,光老婆找了三个,我都羡慕你!”

    潘一正走过来,狠狠捏着苏越肩膀。

    他是真的羡慕。

    谁敢相信,两年前的一个6卡高中生,竟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别误会我啊,哪有三个老婆!”

    苏越目瞪口呆。

    都哪来的风言风语,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武道网关于你的帖子太多,都屠版了十几天,很多人分析你三个女朋友的事情!

    “但身为奇迹军团的一员,老哥我得警告你,如果敢辜负牧橙,你会很惨的。

    “话说回来,冯家那个传人,其实也厉害。

    “战*校的弓菱也不错,还是你们层岩市的户口。”

    潘一正皱眉分析道。

    “堂堂一个少将,没事干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引战帖,名声都被传臭了。

    “潘大哥,你状态也不错啊。”

    苏越连忙岔开话题。

    关于女朋友这个谣言,一时半会也估计是洗不清了。

    “和你比起来,我就太平庸了,如果没意外的话,你十年内应该会封王,而且不少人预测过,你会是神州最年轻的封王级强者,老哥我肠子都羡慕成了绿色。”

    潘一正一声感慨。

    “肠子绿,是食物中毒了吧!”

    苏越笑了笑。

    他乡遇故知,心情还真美丽。

    好久没见潘一正,还是那么熟悉。

    “少将已经六品巅峰,很快就会晋升到中将了。

    “苏越,我也来自层岩市,说起来还是你潜能班的学长。

    “你可真是咱们层岩市的骄傲。”

    这时候,潘一正身后的一个五品统领说道。

    这统领脸上有三颗痣,是个有痣青年。

    “哈哈,你好,你好!”

    苏越连忙谦虚道。

    “潘大锅,你厉害啊,竟然就要七品了。”

    随后,苏越转头,又是一声感慨。

    其实这个有痣青年也厉害。

    看上去30多岁,也是五品巅峰的强者,和单身狗状态的白小龙差不多。

    至于他和孟羊那两条狗合体之后,纯粹就是个外挂,不提也罢。

    “厉害个***看就要被你们这群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

    “对了,我听说你很嚣张,明明是四品的实力,却自封自己是宗师之下最强者。

    “要不要和你的学长切磋一下,我也想亲眼看看你的实力,总觉得视频里那些人在放水。”

    潘一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越。

    这次任务并不算紧急,所以他可以试试苏越的深浅。

    让有痣青年去打磨打磨苏越的锐气。

    做人还得谦虚。

    别以为打败几个社会武者就流弊哄哄,得给他上一课。

    “哈哈,别听少将乱说,我哪里能是苏越的对手!”

    有痣青年连忙摆摆手。

    关于苏越的战斗,他们这些统领都研究过。

    没希望的。

    光是那100个分身,就能吓死人。

    更别说这家伙三系辅助,伤害高的同时,还肉的一批,关键这家伙还是个速度流。

    惹不起。

    其他两个五品统领也尬笑。

    别开玩笑了。

    他们三个一起上,或许还有点机会。

    说起来,也真是心塞。

    面对一个大一学生,三个五品统领竟然这么没把握。

    “看看你们三个怂瓜,一对一单挑不敢的话,那就三个一起上,这是命令,不准退缩,点到即止就行。

    “我潘一正的兄弟,那就是霸气,一打三,输了也不会怂。

    “唉,可惜啊,苏越你还是个四品,我要是出手,那就是欺负你。如果你能突破到五品,老哥我也可以教育你一下子。

    “说起来,苏越你现在多少气血,距离五品还得几年?”

    潘一正给三个统领下了令,又看着苏越问道。

    “苏越,要不咱们就轻微的切磋一下?让我也见识一下咱们层岩市学弟的厉害。

    “不过也惭愧,五品打四品,我们还得三打一,也真够丢人的。”

    有痣青年上前,一脸不好意思。

    其实他心里也想会会苏越,毕竟武道网把苏越传的太玄,他也是常年在湿境厮杀,心里总归是有一点点小质疑。

    另外两个五品也跃跃欲试。

    三打一的话,就不会输的太惨。

    有痔青年还是五品巅峰,气血3900多卡的存在。

    牧京梁大将断言过,有痣青年在一两年内,都可能突破到宗师。

    “那个,气血的话,大概是不到4300卡,前两天刚突破五品。

    “三位统领如果要切磋的话,希望你们手下留情,咱们点到即止,别让我输的太难看,这里毕竟是燕归军团大本营。”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

    潘一正既然问了,那就告诉实情吧,这玩意也没必要保密。

    这也能看出来,潘一正道行还是有点浅。

    苏越虽然隐瞒了突破的事实,但面对聂海钧这种九品,就瞒不过。

    而潘一正只能感觉气血不错,却根本察觉不到一点点异常。

    他还以为苏越是四品。

    这时候,三个五品的体内,已经是散发出了淡淡的气血波动。

    虽然是切磋。

    但毕竟是三打一,如果这样都惨败,那就丢死人了。

    他们三个还是做好了准备。

    然而。

    苏越下一句话落下,气氛顿时就凝固了起来。

    潘一正他们的眼神,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4300卡气血。

    你一个大三学生,你开什么玩笑。

    “那个,还打吗?”

    苏越无奈的笑了笑。

    如果没有压气环,4000卡气血是六品的突破线。

    说起来,苏越其实已经六品。

    而潘一正是六品巅峰,他的气血值大概在6000卡。

    等苏越6000卡的时候,他才可以宗师。

    “我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我想冷静一下。”

    其中一个五品叹气。

    想想自己3000卡的气血量,他甚至想上吊自尽。

    “苏越,你永远是层岩市的骄傲。”

    有痣青年一脸悲凉。

    这也太心塞了。

    说好的四品呢?

    他是坐着火箭在修炼吗?

    原本还想试一试,现在看来,苏越都超了自己300卡。

    还打什么。

    最后一个五品茫然的退下,早已经收敛了气血。

    4300卡的大佬!

    惹不起,惹不起。

    这个该死的世界,简直充斥着浓浓的恶意。

    没法活了。

    “苏越,你没有开玩笑吧。”

    潘一正咽了口唾沫,眼里依旧是不敢置信。

    你说你压气环四品,我也就认命了,毕竟时代在进步,有天赋的青年也多。

    但你一个大一学生,就已经突破到了五品,还是压气环的4300卡。

    这简直就是闹着玩。

    想想自己在苏越那个年代,气血是多少卡来着?

    好像还在呕心沥血,想办法突破一品吧。

    这个世道是怎么了。

    嗡!

    苏越也没有废话。

    4300卡的气血,彻底释放开来。

    顿时间,三个五品统领后退一步。

    突如其来的压迫力实在太强,虽然他们也是五品,但气血差距悬殊,有一个甚至不久前才突破,气血只有2300多卡。

    这一幕,简直是扎心。

    “这……这怎么可能,简直是要命。”

    潘一正深吸一口气。

    没错,是4000多卡的气息,千真万确。

    潘一正再看苏越的脸,他脑海里甚至有些恍惚。

    这是曾经那个苏越吗?

    两年前他还弱的和小鸡一样,怎么突然就快追上自己了。

    扎心。

    太扎心。

    “苏越,你是压气环的武者,如果你没有压过气环,4000卡气血,其实就是六品分界线。

    “这样吧,咱兄弟俩练一练。

    “我正好指导你一下六品的攻击方式,以后你再下湿境,就可以勉强和六品对战一下。

    “说起来,压气环的武者可以去探索一些秘境,比宗师会方便很多,你以后就是个开挂的,我都嫉妒你啊!”

    潘一正捏着苏越肩膀,一脸惆怅的说道。

    “嗯,也好,我正好还没有和宗师对战过!”

    苏越点点头。

    六品是个槛,宗师之所以称之为宗师,就是发生了质的超越。

    最起码,宗师是可以飞的。

    虽然飞不太高,也不持久,但毕竟是可以飞了。

    苏越很眼热啊。

    “苏越,你现在用你最强的杀招来攻击我,不用留手!”

    场地划开。

    潘一正背着双手,平静的目视着苏越。

    “潘大哥,那你小心了。”

    苏越也没客气。

    速度增幅,力量增幅,防御增幅。

    玄冰掌酝酿在掌心。

    辅助套餐,率先到位。

    而且苏越手掌里还捏着几颗小石子,他觉得潘一正一定会滞空,到时候只能用枯步去追逐。

    唰!

    脚掌一踏地面,苏越身躯模糊,刹那间,他已经是闪烁到潘一正面前。

    与此同时,苏越的拳头也已经破开虚空,打出了一连串的音爆。

    苏越可以将气血发挥到淋漓尽致。

    “好快!”

    潘一正瞳孔猛地一缩。

    他只看到一个黑影,然后恐怖的拳风已经压迫过来,他面前的空气都已经被抽干。

    直至苏越身躯抵达潘一正面前,他脚下的地板才迟迟炸开。

    这一幕,也让三个五品浑身冷汗。

    幸亏没有和苏越开战。

    就凭这个起手,他们三个就已经输的一塌糊涂。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那都已经是超越了五品的想象。

    简直快到不可思议。

    轰隆隆!

    苏越没有留情,他手上虽然没有兵器,但这一拳也包含着素质刀法的运气窍门,气血可以发挥到极致。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苏越听到一声清脆的龟裂声,类似于冰层龟裂,又有点像是蛋壳破碎,声音很细微,如果不仔细听,很可能就会被忽略。

    “这是……”

    这时候,苏越才看清楚。

    原来自己这一拳,根本就没有轰击到潘一正身上。

    虽然自己的攻击很猛烈,拳风甚至席卷起一团小型风暴,潘一正的衣服也被高高吹起。

    但苏越的拳头,终究还是没能触碰到潘一正的胸膛。

    他后者面色平静,双手背后的看着自己。

    这一拳,苏越似乎打在了一层透明的墙上。

    “这就是气罡吗?”

    苏越咽了口唾沫。

    他之前查阅过一些资料,也知道宗师武者,会操控一种气罡的能力,变化莫测。

    这是气血值更高级的一种使用方式。

    “对,这就是气罡!

    “宗师和低阶武者最直接的区分,就是可以更加游刃有余的施展气血,形成透明气罡!

    “苏越,你很强。

    “刚才阻挡你拳头的气罡,我使用了5000卡气血,没想到没你一拳轰碎,你的战力不错!”

    潘一正点点头。

    所谓气罡,其实可以想象成一团可以任由揉捏的空气。

    刚才潘一正只是将气罡汇聚在胸膛前,形成了巴掌大的一块防护盾。

    他就是不敢大意,才用了5000卡气血。

    可潘一正根本就没有想到,苏越竟然能轰破自己的气罡,这简直是个魔鬼。

    他爆发出来的杀招,早已经超越了5000卡。

    “苏越,继续!”

    潘一正一动不动。

    这时候,苏越活动了一下手指,他的身形一闪,整个人就犹如一道闪电网,在围绕着潘一正闪烁。

    砰砰砰砰!

    噼里啪啦的拳芒,犹如暴雨一样,很密集的轰击在潘一正身上。

    各种歹毒的角度。

    各种猴子偷桃,黑虎掏心,太祖长拳。

    可惜,苏越没有一拳能落在潘一正身上。

    不管拳头轰击在哪里,潘一正体表20厘米左右的地带,都会出现一层气罡。

    苏越没有一次能成功。

    气流肆虐,方圆几十米范围,交织着凌厉的气浪。

    三个五品甚至被迫后退了几米。

    没办法,苏越的轰击实在是在凌厉,简直出离了三个人对五品的判断。

    如果真的和苏越对战,他们三个可能最多支撑10秒吧。

    速度,攻击力,攻击角度,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关键苏越还精通蛇皮走位,下三滥的招式源源不断。

    三个统领的鸟都疼。

    “咦,少将的气罡被打碎了。”

    突然,一个统领道。

    “不对,不是被打碎,是苏越的轰击速度太快,少将的气罡凝聚速度,没有跟得上苏越的速度。”

    有痣青年死死皱着眉。

    ……

    啪!

    果然,苏越的拳头,第一次破入潘一正的防御圈。

    潘一正果断出手,死死捏住了苏越的拳头。

    “潘大哥,你们宗师要凝聚气罡,其实难度也很高吧。”

    两个人的身影定格下来,苏越咧开嘴,嬉皮笑脸的问道。

    苏越疾风骤雨一样的攻击,一直都在寻找潘一正的破绽。

    最终,他发现潘一正的气罡,有时候强,有时候弱,有时候给人一种敷衍的感觉。

    不难分析。

    潘一正的气罡虽然可以如臂指使,但对气环是沉重的压力。

    果然,自己猜测的没错。

    潘一正终究还是漏出了破绽。

    可惜。

    气罡太诡异莫测。

    苏越虽然轰破了气罡盾,却又被潘一正死死捏住了手,他的手掌里,同样附着着一层气罡。

    气罡就是一团可以变化的气。

    它可以充当潘一正的手套。

    “对!

    “凝聚气罡,难度很大,这需要宗师去修炼,而且气罡的承受能力也有限。

    “你想和我势均力敌,现在有两种办法。

    “第一,是速度破极限,快到我来不及凝聚气罡。

    “第二,是力量压制,压制到我的宗师气罡形成,都承受不了你的气血冲击。”

    潘一正很认真人的指点着苏越。

    “力量压制?

    “是这样吗?”

    苏越嘴角阴森森一笑。

    随后,他左手突然捏住自己右胳膊。

    嘭!

    随后,苏越的脑袋,狠狠朝着潘一正的手掌撞击而去。

    咔嚓!

    果然,苏越又听到了那一声熟悉的脆响。

    潘一正目瞪口粮。

    他掌心里的气罡破碎,苏越的拳头被抽离出去。

    这娃是不是彪?

    竟然用头撞气罡!

    可也就在苏越手掌抽回去的瞬间,他又做了个攻击的假动作。

    看上去,苏越明明是拳头要连环击杀,潘一正皱着眉,他运转气罡,准备防御拳头。

    这小子,花里胡哨的小把戏不少,果然够阴险。

    潘一正还很欣慰。

    可谁能想到,拳头只是幌子,苏越纯粹是骗招。

    他的腰和麻花一样扭过去,堪比长鞭的脚掌,已经从另一个刁钻的角度,狠狠抽打而来。

    嘭!

    一声闷响落下,几个人全部骇然。

    对。

    苏越成功了,他脚掌落地,满意的看着潘一正。

    骗走了潘一正的气罡,一脚狠狠抽在潘一正的后腰上,让他倒退了十几米。

    潘一正咬牙切齿,疼的倒吸凉气。

    该死。

    不光腰差点被打断,痔疮都被打出来了。

    苏越的力量,实在是太强。

    而且这小子怎么就这么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奕王〕〔他是病娇灰姑娘〕〔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