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漫之遗憾补全行〕〔九转神帝〕〔反系统时代〕〔界门打开之后〕〔道爷不好惹〕〔为美好世界带来粮〕〔影后的嘴开过光〕〔从1983开始〕〔总裁的双面娇妻〕〔全球巨导〕〔在不正常的地球开〕〔九爷终于对我下手〕〔丹道独尊〕〔神洲武皇〕〔重生之大唐中兴〕〔兵王弃少〕〔仙道长青〕〔我把BOSS公主抱了〕〔星瀚帝国〕〔我有九个金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32章 委屈的六品宗师
    没有太多废话。

    场地分开之后,双方准备开战。

    潘一正他们在远处观战,心里也格外紧张。

    “苏越,你真的不需要再休息一会吗?刚刚和我打完,气血值不够吧!”

    潘一正还是有些担忧。

    虽说苏越气血值雄厚,而且小手段层出不穷,但现在的年轻人都普遍爱逞能,装毕比活命都重要,一个个虚荣的很。

    谁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潘大哥,放心吧,问题不大。”

    苏越点点头。

    99个气穴全力运转,苏越恢复气血的速度,要比别人快好几倍。

    更何况,他体内压缩的丹药,来自绝巅费宁宵,也是最优质的那种。

    刚才耗费的气血,已经恢复。

    “苏越,你先出手!”

    李进义一脸凝重的盯着苏越。

    刚才苏越和潘一正的战斗,他和燕晨云几乎是全程目睹。

    同时,他心里也在分析苏越的深浅。

    虽说潘一正明显是放水了,但苏越能把他逼迫到天上,这绝对是个很角色。

    而且苏越的气血值,也确实要比自己高。

    李进义唯一的优势,就是气罡!

    轰!

    苏越毫不客气,一声音爆炸响,他的身躯已经如炮弹一样,出现在李进义面前。

    这一次的速度,甚至比之前面对潘一正还要快。

    快的让人窒息。

    他拳头荡开虚空,覆盖在上面的锋芒,也超过了刚才,既然已经清楚气罡这种东西,苏越也就没理由再忐忑。

    打碎即可。

    对于燕晨云的考核,苏越到也不在意。

    但苏越确实想对战一下真正的六品初阶,没办法,以后再想施展影分身,就只能去斩杀六品。

    好艰难。

    而之前潘一正一只脚已经踏入七品,他根本就不算纯粹的六品,参考性不强。

    咔嚓!

    拳风呼啸,劲风扑面而来,李进义衣服紧贴皮肤,宛如飘扬的旗帜。

    在李进义身后,瞬间荡起了满天灰尘!

    果然。

    苏越的拳头,就如轰在了一堵透明的墙壁上,直接定格在虚空。

    “学长,你的气罡挡不住我的拳头!”

    苏越狞笑了一声。

    碎掉气罡之后,苏越转身,他右腿化身为鞭,朝着李进义的裆部袭去。

    高手过招,都是在闪电的瞬间找破绽。

    唰!

    然而,李进义根本就没有和苏越纠缠。

    他之所以硬吃苏越一拳,只是为了去判断苏越拳头的强弱,仅此而已。

    很强。

    不愧是压气环的狠人。

    仅就论拳头的强度与杀伤力,苏越已经超越了自己这个宗师。

    想赢苏越,唯一优势就是空袭。

    啪!

    李进义刚刚浮空,苏越脚下枯步炸裂,他一个二段跳,紧随其后,根本就不给李进义喘息的机会。

    疾风骤雨,不死不休。

    苏越的武道,向来如此,他甚至都不喜欢花哨的剑,更适合战刀战斧。

    狂龙出海,怒啸天穹。

    ……

    不远处,燕晨云一脸欣赏的看着苏越。

    这小子和苏青封虽然都是压气环武者,但苏越的表现,已经比苏青封年轻的时候更优秀。

    想当年,苏青封狂的要命。

    他刚刚突破五品,就满世界挑战六品宗师。

    结果,当天苏青封就被打成猪头,之后挑战,更是连败。

    直至第七战,苏青封才真正打败了第一个六品。

    要知道,苏青封第七战的时候,气血值已经超越了现在的苏越。

    而现在,苏越青出于蓝。

    他第一个对手就是六品巅峰,虽然是寓教于乐的一站,潘一正也没有认真。

    但苏越能纠缠这么久,足以证明他比苏青封强。

    燕晨云很解气。

    该有个人站出来,治一治苏青封的狂妄。

    虽说苏越是他儿子,但同样解气。

    可苏越能打败李进义吗?

    难!

    旁边的潘一正也被苏越惊了一下。

    这小子进步速度这么快。

    刚才那一拳无论是发力的方式和角度,还是对气血的控制,都几乎是出神入化的掌控级别。

    其实突破到宗师以后,想熟悉用运气罡,就得娴熟掌控气血。

    气血是基础中的基础。

    潘一正可以断言。

    等苏越突破之后,他会瞬间掌握气罡的使用方式,根本不用像别人一样,还得花费时间去专门修炼。

    压气环的狠人,果然不一样。

    可再想想压气环的代价,潘一正又一阵绝望。

    “苏老弟,别留情,千万要赢!”

    潘一正心里祈祷着。

    这个李进义也是个人才,年纪轻轻就能突破到六品,他对气罡的掌控也可圈可点。

    但李进义最大的缺陷,就是气血值太薄弱。

    要知道,苏越的一拳一脚,甚至在空中踩踏枯步,对气血消耗都不算太恐怖。

    但李进义要维持滞空,这就比较耗费气血。

    其他三个五品一脸诧异。

    苏越的境界,他们已经看不懂了。

    难道自己是假五品?

    这悬殊也太大了。

    ……

    轰!

    在枯步的辅助下,苏越跃起的身形,甚至比李进义还要高一些。

    他从高空俯冲下来,犹如一颗陨石,狠狠朝着对手俯冲下去。

    啵!

    李进义目视着苏越的拳风,他再次用罡风挡住了苏越的拳头。

    随着罡风破碎,苏越嘴角也微微一笑。

    果然,李进义还是有些嫩。

    滞空状态下,宗师想继续防御,他就得去操控更多的气罡。

    可李进义道行不如潘一正老辣,他的气罡其实有些勉强。

    并且李进义的气血值确实太弱。

    唰!

    这一次,苏越破招之后,他拳头的力气还都没有消耗空,他的轰击,还在朝着李进义递进。

    这是一次二段击,苏越利用身体的下坠重量,还可以让拳头继续突进。

    嗡!

    李进义被吓的够呛。

    他身躯一个闪烁,才险之又险的闪开了苏越的轰击。

    随后,李进义一脸铁青。

    苏越这家伙,简直太可怕。

    苏越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快,攻击力更是不可思议的强大,气罡根本就挡不住。

    对弱者来说,气罡是铜墙铁壁。

    可对强者来说,气罡那就是一层纸。

    气罡的强弱,要看武者本身的气血值。

    李进义无疑是最弱的那一档。

    “学长,你气血值太薄弱,如果就这种程度,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苏越嘴角动了动。

    六品滞空,限制极高。

    气血薄弱,容易枯竭。

    而以苏越现在的实力,他几乎可以无限用枯步滞空。

    之前和潘一正对战,苏越是想着击落对方。

    但这一次没必要。

    自己只需要不断去消耗李进义,让他一直在滞空状态下躲闪和防御,他气血值就会疯狂被消耗。

    毕竟自己气血值量大,也不算太难。

    没有气血,宗师就没有了任何威胁。

    咦!

    然而。

    苏越计划踩踏第二响枯步的时候,他一脸懵逼,身躯莫名其妙的下坠。

    这时候,苏越才愕然的发现。

    自己脚下的踩踏物,竟然消失了。

    抬头再一看,原来李进义的手掌里拿着一个弹弓。

    自己布置的踩踏物,遭了李进义的毒手。

    可恶。

    苏越心里一声怒骂。

    没有了踩踏物,他最终就只能一脚踏空,无奈落地。

    远处的几个人也是一愣。

    这是什么骚战术。

    不去打苏越,竟然去打苏越的踩踏物。

    这简直就是断了苏越的浮空路。

    “苏越,忘了告诉你,我辅修远程,这弹弓虽然破坏力不如弓箭,但速度还不错,摧毁你的踩踏物不难!”

    将苏越从天空逼落后,李进义也降落到地面。

    他抽空也得节省气血值。

    “厉害,学长,这就是你曾经打败宗师的依仗吗?”

    苏越皱着眉问道。

    要利用枯步浮空,必须得有踩踏物。

    可李进义弹弓的速度特别快,自己已经被全面压制。

    “也不全是吧!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会立刻去攻击,而不是说废话。

    “宗师恢复气血的速度也很快,虽然不如你,但也不允许你小看!”

    李进义平静着脸说道。

    嗖!

    苏越一个闪烁,身躯再一次朝着李进义掠去。

    这个老学长,看来还真不好对付。

    轰!

    一拳打到空气。

    李进义根本不屑和苏越纠缠,他身躯直接浮空。

    唰!

    苏越早料到李进义会浮空,他的身躯也紧随其后。

    可惜,李进义的预判能力不错。

    他也预估除了苏越的轰击轨迹,提前闪开。

    这时候,苏越就面临着两个问题。

    第一,降落!

    第二,用枯步去追击李进义。

    然而,根本没有什么希望。

    李进义的弹弓已经撑开,他随时可以打碎苏越脚下的踩踏物。

    一个宗师,有这个能力。

    最终,苏越还是无奈落地。

    ……

    燕晨云面色平静。

    潘一正皱着眉,这场战斗,陷入死胡同了。

    如果是其他六品初阶,可能已经被苏越按在地上摩擦。

    可李进义偏偏是个远程。

    他的弹弓可以完美克制苏越的枯步。

    这就尴尬了。

    苏越在地面袭击,李进义可以闪避在空中。

    苏越追上去,李进义可以将他打下来。

    虽然李进义也不敢和苏越正面对撞,但他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

    苏越很被动。

    其他三个五品统领也一脸苦涩。

    这就是质的差距啊。

    为什么六品可以称之为宗师,就是因为对气血的掌控力太强。

    这是一种质变,靠数量根本无法弥补。

    虽然苏越气血比六品强,但他还是束手无策。

    好憋气!

    ……

    轰轰轰!

    苏越不信邪。

    他又去轰击了几招,虽然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阴险,可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李进义格外专注,他的战术又简单又恶心,就是纯粹的消耗。

    苏越不打,他恢复气血。

    苏越打,他就闪到天上。

    苏越上天,他就打下来。

    一套骚操作,直接干废了苏越的蛇皮走位。

    “学长,如果这样的话,咱们只能打成平手啊!”

    苏越气喘吁吁!

    “如果平手,那就算你输。”

    李进义摇摇头。

    “唉,可惜,我还是不想输啊。”

    苏越叹了口气。

    嗡!

    这时候,他举起手里的骷髅戒指,一根阴森森的匕首,从戒指里弹出来。

    阳光下,戒指反射着幽幽寒光。

    “兵器不错,可首先你的能打中我!”

    李进义看了眼苏越兵器,随后眼神闪烁了一下。

    作为一个六品,基本的眼界还在。

    苏越如果在施展兵器和轰击战法的情况下,他或许可以更轻松的穿透气罡护盾。

    所以,李进义更加谨慎。

    “你小子,终于认真了!”

    看着苏越的戒指,潘一正也点点头。

    兵器的作用不言而喻,虽然很可能会失手,但苏越明显也是被打出了火气。

    他之前轰破气罡护盾,可是纯粹的肉体力量。

    燕晨云瞳孔也闪烁了一下。

    唰!

    匕首在空中画出一道黑光,似乎将虚空都已经切割成了两半。

    他的速度快到极致,身后甚至留下了一连串的残影。

    这一次,苏越面前的空气有些寒冷。

    他也催动了玄冰掌的力量。

    可惜,在面对宗师的时候,玄冰掌减速效果可能会打折扣。

    但也是一次奇袭。

    苏越之前和李进义磨蹭那么久,就是让李进义熟悉自己的战斗节奏,让他心里对自己有个刻板意识。

    再次暴涨的速度,可能是克制李进义的关键。

    唰!

    鲜血溅开。

    果然,这次李进义吃亏。

    面对苏越的匕首袭杀,他身躯虽然也漂浮到了空中,但苏越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哪怕是身体已经悬空,可小腿还在苏越的攻击范围内。

    李进义施展了气罡护盾,用来保护小腿。

    可惜。

    有了兵器的斩杀,再加上苏越还有素质刀。

    最终,李进义的气罡,犹如木板一样被撕裂,他的小腿,也被划出一道血口子。

    李进义甚至有一种感觉。

    刚才苏越是留了手,否则他的小腿有可能被斩断骨头。

    最终,李进义还是成功躲到了空中。

    而苏越脚掌一跳,身躯顺势袭杀而来。

    李进义哪里还敢大意,除了布置气罡以外,李进义也连忙再次朝着旁边闪躲。

    他得离开苏越的攻击路径,幸亏苏越的攻击只是一条直线。

    但即便是这样,李进义的衣服也再一次被划破。

    咕咚!

    李进义狠狠咽了口唾沫。

    他从苏越的眼睛里,看到犹如一种刽子手般的冷漠,甚至瞳孔都闪烁着猩红的光。

    这是杀气。

    只有杀戮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进入这种状态。

    这也是一种最专注的战斗模式。

    “他要用枯步!”

    李进义撑开弹弓,死死盯着苏越的脚掌。

    之前苏越用过各种各样的踩踏物品,草根,树叶,石子,无所不用其极。

    但李进义全部破解。

    这一次,他又要用什么东西。

    “咦,那是!”

    苏越用匕首一划,他割开了自己的上衣。

    他要踩自己的衣服?

    果然,苏越衣服飞扬出去。

    李进义算准了苏越的落脚点……咻。

    弹弓精准的穿透了苏越衣服,沿途罡风甚至连衣服都吹拂到远处。

    “小把戏,想以面破点吗?

    “狡猾的小子!”

    李进义冷笑一声。

    他猜到了苏越的小把戏。

    自己弹弓里的石头是个点,但衣服是个面。

    石头穿透衣服之后,衣服理论上还会留在原地,这样也不耽误苏越继续踩踏。

    可惜,苏越想错了。

    弹弓射击出去的石头,本来就带着一股罡气。

    小小的一件衣服,余波就可以带走。

    苏越还是太天真,有些想当然。

    “学长,你输了!”

    然而,也就是衣服被穿透的瞬间,苏越也平静的看着李进义,他嘴角甚至有一股帅气的小得意。

    与此同时,李进义脸上的轻笑,彻底定格。

    啪!

    一声闷响,在空中炸开。

    谁都没有想到。

    苏越的衣服虽然被穿破,但从衣服内部,竟然炸开了一大团小石子。

    对!

    弹弓射击出子弹,携带着一股爆破力。

    爆破力可以带走衣服,但同时也会炸开衣服口袋。

    谁能想到,在苏越的衣服里,他塞了满满一口袋小石子。

    啪!

    久违的枯步再次炸响。

    苏越化作残影,急速闪烁而来。

    李进义立刻横移身躯,杀气让他喘不过气来。

    可速度再快,还是有些不够。

    他的胳膊,被苏越划开一道口子。

    不行,不能让苏越继续下去,得把他打下去。

    李进义转身,他视线死死锁定着苏越降落的轨迹,随时准备击打苏越脚底。

    啪!

    然而,苏越成功踏出枯步。

    这一次,李进义的弹弓,竟然打偏了。

    为什么会打偏。

    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胳膊被苏越划破,疼痛影响了发挥。

    第二,苏越从裤口袋里拿出了他的手机,然后他用手机屏幕反射出一道光线,闪在了李进义眼睛里。

    就这样,李进义打偏了。

    该死。

    李进义差点被气的吐了血。

    阴比啊。

    竟然用手机的屏幕当镜面,反射强光,用来干扰自己的视线。

    可惜,还不等李进义一个念头闪过,他浑身毛孔都在颤栗。

    随后,一个冰凉的铁片,紧紧贴在他喉咙上,而李进义的身后的温度,也寒如冰山。

    “师哥,你输了,我现在随时可以割断你的喉咙!”

    苏越虚空站在李进义身后,一只手用匕首抵着他喉咙,另一只手,捏着李进义的肩膀。

    他身体的所有重量,都是靠着李进义。

    ……

    操场上又过来几个少将,他们原本是路过,没想到能见到一场大战。

    众目睽睽下,苏越犹如挟持人质一样,抓着李进义落地。

    他赢了。

    不管是燕晨云,还是潘一正,都被苏越的操作,震撼的够呛。

    其他宗师也目瞪口呆。

    苏越这小子的手段,也太多了。

    三个五品更是被震撼到窒息,连阳光反射都能利用得到。

    果然,天才就是天才,战斗天赋不是一般的高。

    “这小子,先亮出武器,吸引敌人注意,然后再出其不意的增幅速度,成功在李进义腿上开了一刀。

    “这时候,李进义已经处于下风,疼痛会分散武者注意力,李进义已经被压制。

    “我都没发现,苏越这小子之前缠斗的时候,一直在悄悄往口袋里塞小石子。李进义虽然破开了他的衣服,但也炸开了满天碎石头,到处都是苏越的踩踏物。

    “之后他划破李进义胳膊,进一步压制敌人,更骚的,就是手机屏幕反射光线。

    “只能说,这是个魔鬼!”

    潘一正分析着战斗的一切细节,越想越后怕。

    这小子对细节的应用,简直是出神入化。

    潘一正料到了苏越会有匕首,也想到了他可能要用疼痛分散李进义的注意力。

    但口袋里包碎石,特别是手机屏幕反光,就骚断腿了。

    潘一正根本就没有想过。

    附近的武者们都摇头感慨。

    流弊。

    简直流弊到没话说。

    一个五品武者,能活捉一个远程宗师,难度真的不是一般大。

    关键李进义可不是普通六品。

    他在五品的时候就是狠人,同样声名赫赫,而且还斩杀过宗师啊。

    ……

    “我输了!”

    李进义长叹一声,最终只能认输。

    不仅是败,还是惨败。

    没想到,最终竟然是被苏越活捉的结局,也是够憋屈。

    但心服口服。

    不论是对战斗节奏的把控,还是应变能力,苏越都已经是个顶级的战士。

    “学长承让了,还不小心弄出了伤口!”

    苏越连忙放开李进义。

    匕首利刃也再次收拢找戒指里。

    这戒指还真是个利器,可惜没办法带去湿境,这是个遗憾。

    “没事,比斗怎么可能不受伤,都是些小伤,很快就恢复了。”

    李进义服用了一颗丹药,随后拍了拍苏越肩膀。

    “长江后浪推前浪,苏越,你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给你爸丢人!”

    燕晨云走过起,狠狠捏着苏越胳膊。

    这小子,小阴招使用的很娴熟,这同样是一种天赋。

    武者最怕不懂变通。

    苏越这一点继承了苏青封的不要脸。

    “运气,运气!

    “将军,赶紧给我签署命令吧,我也就不耽误你们办公了。”

    苏越笑着说道。

    “李进义,苏越通过了考核,东西给他吧。”

    这时候,燕晨云看着旁边的李进义道。

    “东西?”

    苏越一愣。

    难道还有毕业大礼包?

    这事就太俗套了,多狗血啊,弄的我心里还怪痒痒的。

    李进义刚刚包扎好伤口,正在整理衣服。

    苏越都着急。

    大哥,快去拿东西啊,我这火急火燎的。

    “是!”

    李进义一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他拿着一个足球大小的葫芦走过来。

    “苏越,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可以杀宗师吗?”

    李进义回来后又问道。

    “因为?学长你天赋高,人优秀,是个弹弓奇才?”

    苏越答道。

    想让我尬夸就直说,我脸皮厚。

    “天赋高,优秀,奇才,这只是我其中的一部分闪光点。

    “弹弓也是其一。

    “最重要的,还是这个无心葫芦!”

    说着,李进义将葫芦从中间一分为二。

    葫芦也玄妙,好像本来就该是两瓣一样。

    他又将分开的葫芦,分别捆绑在自己两条小腿上,还不小心触动到了伤口。

    随后,李进义就漂浮了起来。

    除了葫芦发出些淡淡的光,李进义根本没有使用气罡。

    “这是?可以飞行的妖器?”

    苏越一脸诧异。

    “嗯,可以这么理解吧,可惜这种东西在湿境都没几个,人族更少!

    “这是燕晨云将军当年给我的礼物,我原本想传给白小龙,谁知道一直找不到他人,这次就正好给你吧!

    “之所以有刚才的考核,是将军怕你拿着无心葫芦去送命。

    “既然你可以打败我,就可以避免不少危险!”

    落地之后,李进义将葫芦合起来,又给了苏越。

    “学长,这礼物也太贵重了,那我就赶紧收下,别一会你反悔了。”

    苏越客气了半句,连忙将无心葫芦拿走。

    这可是好宝贝。

    李进义一副黑人脸。

    现在的学弟,都这么无耻且现实吗。

    客套都只有半句,一点不掩饰内心的贪婪。

    “学长,刚才你为啥不用葫芦带着自己飞啊?”

    苏越又问道。

    如果有无心葫芦,李进义就可以免去浮空的代价,自己必然输。

    “苏越,你傻不傻,还看不出来吗?这根本就是燕晨云将军安排的送宝局。”

    潘一正捏了捏苏越的后脑勺。

    这傻小子。

    “哈哈,那就感谢将军和学长了。”

    苏越连忙道谢。

    他又将无心葫芦从中间打开,果然,随着气血附着进去,里面产生了一股浮力。

    可惜,要娴熟操控,还需要一些时间。

    “苏越,这葫芦劈开,怎么和个水瓢一样。”

    潘一正也打量了一下无心葫芦。

    “嗯,葫芦在古代,原本就是当水瓢用的!”

    李进义点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

    “用剑的高手,一般叫剑客。用刀的高手,是刀客。行侠仗义的高手,那叫侠客。

    “天天端个水瓢,这该叫什么?”

    潘一正似笑非笑的打趣了苏越一句。

    大家都是成年人,据说苏越还是个老司机,得逗他一下,要不心里太嫉妒。

    “叫……叫帅客吧,毕竟我又帅,又年轻!”

    苏越将无心葫芦绑在腿上。

    他飞起来了。

    “大家再见,我先去浪一圈。”

    苏越挥挥手,就这样从天空飞走了。

    “大将军,到底该不该给他无心葫芦!”

    李进义看着苏越离开的身影,陷入自我怀疑。

    “我也不知道!”

    燕晨云也摇摇头。

    ……

    今天就更这些吧,头疼病又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