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国民的岳父〕〔飞越泡沫时代〕〔我是幕后大佬〕〔快穿守则:黑化男〕〔伏天氏〕〔豪门盗情:她来自〕〔都市少年兵王〕〔仙途剑君〕〔我在江湖当大侠〕〔超凡黎明〕〔广告天王〕〔山泉客栈有点仙〕〔北平说书人〕〔猛兽直播间〕〔从今天开始捡属性〕〔龙魂帝尊〕〔重生六零农媳有空〕〔金粉〕〔赘婿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37章 狗咬狗的凶杀案现场
    蓝全觉得这两个兄弟有点烦人。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才他们三兄弟合体,潇洒的送人丹药,确实也把红犬气的够呛。

    可之后,这两个兄弟也不知道是什么居心,非要时时刻刻跟着自己。

    开什么玩笑。

    系统是以辈树皮的形式出现,怎么可能让你们知道。

    蓝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单独回来。

    他也发现了系统的一个弊端,就是不可以随时随地的出现,每次都出现在床上,很容易被人发觉。

    蓝全也很苦恼。

    听到门外脚步声,苏越连忙进入隐身状态。

    在床上,他已经放了8颗神州气血丹。

    这种翻倍速度,绝对会让蓝全癫狂。

    进门。

    反锁。

    再从窗口审视四周。

    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蓝全第一时间走到床边。

    他很利落的拿走8颗神州气血丹。

    轻车熟路。

    到了现在,蓝全甚至都没有必要去验证真伪。

    气血丹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他急匆匆拿起辈树皮,看清楚第三次任务之后,蓝全得赶紧将辈树皮处理掉,免得被两个兄弟发现端倪。

    这可是属于他蓝全一个人的机缘。

    ……

    :

    状态,已开启。

    系统任务1:在盟天城所有人知道的情况下,让红犬主动邀请你们三兄弟,去他家里赴宴。

    系统任务2:要取得红犬的原谅,限时7小时。

    系统任务3:不得告诉别人系统的事情。

    系统奖励1:奖励三倍奖励神州丹药,总计24颗。

    系统奖励2:系统可以隐藏,丹药可以秘密提取。

    系统奖励3:奖励虚弥空间一个。

    系统奖励4:奖励绝世战法一部。

    提示:不可泄露系统。

    ……

    看着第三次的任务,蓝全手脚冰冷,简直有一种被命运玩弄的感觉。

    开什么玩笑!

    让红犬原谅自己,还要让红犬主动邀请他们三兄弟,去红犬家里赴宴。

    玩呢?

    这系统的心思到底多么歹毒,为什么非要玩弄自己。

    之前将红犬从头到脚嘲讽了个遍,现在又要让红犬原谅自己,还得他主动邀请。

    这任务该怎么做?

    如果不是手里千真万确的8颗神州气血丹,蓝全都有一种被当狗玩耍的错觉。

    这任务到底要怎么做。

    同时,蓝全也发现了三个新的奖励。

    他的一颗心,已经被奖励惊呆,

    气血丹,翻三倍。

    原本下一次奖励是16颗神州气血丹,可直接提升到24颗,又多了8颗。

    系统竟然有了隐藏功能,以后再拿气血丹的时候,终于不用在遮遮掩掩。

    第三奖励,那就更恐怖了。

    蓝全是八族圣地的武者,他当然知道虚弥空间是什么东西。

    这可是九品武者才可以触碰的东西。

    虚弥空间啊。

    我蓝全何德何能,竟然在五品就可以开启虚弥空间。

    这才是天降大喜啊。

    第四的奖励,也格外恐怖。

    绝世战法。

    这系统,简直就是要送自己上天啊。

    原本蓝全一肚子抱怨,觉得系统纯粹是故意玩他。

    可看到奖励之后,他哪里还有一点点不满意。

    爽啊。

    爽到飞起来。

    等学会绝世战法之后,他可能就是同阶无敌啊。

    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蓝全摧毁了辈树皮之后,浑身都是颤抖的状态。

    大气运。

    属于我蓝全的大气运,终于来临。

    很快,我蓝全就可以屹立在八族圣地的巅峰,让你们所有人都膜拜我。

    啪!

    一甩门,蓝全着急去找两个兄弟商量。

    蓝全并不笨。

    虽然找红犬和解有些丢人现眼,但和自己强大比起来,这些屈辱又能算得了什么。

    在必要的情况下,蓝全觉得给红犬下跪都无所谓。

    强者的道路上,有些耻辱可以去承受。

    ……

    苏越解除隐身,又悄悄回去。

    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

    第三次的系统任务,苏越乱七八糟写了很多,反正也不可能兑现,让蓝全临死前再高兴高兴吧。

    说起来,杀人嫁祸这种事情,干起来还是蛮刺激的。

    苏越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还有点犯罪天赋。

    回到自己的小屋,苏越简单平息了一下呼吸。

    他在等消息。

    虽然不知道蓝全到底会用什么方式去忽悠红犬,但苏越相信蓝全的能力。

    这家伙特别狡猾。

    大概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后。

    紫丐又一脸酒气的跑回来,他的表情,好像看到天塌了。

    “前辈,大事件,大事件啊。”

    紫丐边跑边说。

    “又怎么了?”

    苏越虽然已经了解了一切,但还是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他的表情好像在问:能有什么大事件?

    “前辈,你猜蓝全他们三兄弟是不是疯了?

    “他们刚刚才嘲讽了红犬一顿,可转眼竟然当街道歉,甚至还要和红犬结拜。

    “你说可笑不可笑。

    “我们都议论,蓝全他们三兄弟一定是傻了,脑子有问题。”

    紫丐绘声绘色的描写着细节。

    在他的描述中,蓝全已经成了一个人人笑话的小丑。

    蓝簿和蓝剪两人,也只能跟着蓝全去丢人现眼。

    现在整个盟天城的武者,都知道三兄弟疯了,他们要和红犬和解,要取得对方的原谅。

    “你的酒喝完了?”

    苏越皱着眉又问道。

    “美酒醉人啊,可惜就是没喝够。

    “等有朝一日,咱们阳向族一定可以踏平神州,奴役无纹族,到时候这种美酒,就可以天天痛饮。

    “不尽兴啊。

    “等我紫丐突破到宗师之后,一定要去散星城池,一定要去神州参战。我要喝神州的美酒,吞无纹族的心脏。”

    紫丐拍着胸脯,意气奋发。

    喝了酒之后,他膨胀了不少。

    当然,在阳向族吹牛,要去杀无纹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去吧,别告诉别人我给你酒。

    “万一红犬也找我来要酒喝,我可不愿意给他。”

    苏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明白。

    “我和兄弟们说的很清楚,这是蓝全给的,他现在是盟天城最大的土豪。”

    紫丐完成任务,又一转眼离开。

    他得继续去发掘好玩的事情,这个红旦也是个傻子。

    一些破故事就能换就喝,真是天下最美好的事情。

    他希望这种傻子能再多点。

    “是时候行动了。”

    苏越站起身来。

    月黑风高杀人夜。

    他一共要杀五个五品武者,同时要全部嫁祸给红犬。

    蓝全,蓝剪,蓝簿是三个。

    另外两个,苏越也已经锁定了人选。

    其中一个是九品的孙子,天赋很高,距离六品一步之遥,甚至还修炼过绝世战法。

    另一个,据说是绝巅的远亲,是个大土豪,连区将军黑邮都给面子。

    这俩家伙都是神州未来的威胁,苏越得提前铲除。

    其实他们和蓝全的事件没有任何关联。

    但悬案之所以称之为悬,就得有这么一个特征。

    没有任何关联的案件,没有任何关联的人,却同时被杀,这就会混淆人的视线,同时给凶杀案蒙上一层神秘面纱。

    趁着夜色,苏越已经出门。

    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先杀了这两个毫不相关的五品。

    说起来也是便利。

    两个五品流弊哄哄,居住的院落很偏僻。

    这些天骄从小高傲惯了,喜欢安静,也不愿意和普通武者多接触,所以他们的房间,生人勿进。

    苏越披着黑衣,也没有人注意。

    五品院落区本来就武者稀少,四品又不敢进来。

    咚咚咚!

    到了地方,苏越平静的走进院落。

    他敲了敲门。

    “谁?”

    里面的声音很不耐烦。

    “奉区将军之命,赠送您两颗丹药。”

    苏越平静的说道。

    他声音不高,附近也不可能有人能听得到。

    “丹药?”

    里面的五品眉头一皱。

    说实话,他不稀罕这些丹药。

    黑邮一个区区六品,能有什么宝贝丹药。

    但自己毕竟是在盟天城,这个六品的面子,还是得给。

    他也能理解。

    黑邮一定是想和自己结善缘。

    毕竟,离开了盟天城,自己也就是下一个六品。

    这个五品最看不起红犬这种下贱的武者。

    什么破都统。

    在这些武者的眼里,那就是奴才。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听声音,好像不是红犬。

    难道都统换人了?

    但无所谓。

    五品站起身来,上前开门,准备拿走丹药。

    然而。

    迎接他的,并不是丹药,而是一道从上到下的黑芒。

    没有气血之力,这个五品也只是稍微强壮点的普通阳向族。

    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脖颈就已经被黑芒划破。

    对。

    毫无反抗能力。

    苏越有备而来,掌心里还有世界上最利的利器,异界水滴。

    五品只是血肉之躯,他哪里能扛得住苏越的突然袭杀。

    没有太多挣扎。

    苏越一脚踢上门,又补了十几刀,将武者杀的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随后,他拿出来一根地球的布条,将鲜血吸了不少,又急忙放回到虚弥空间。

    苏越得让都统刀沾血,不可以等血迹干枯。

    处理好一切之后,苏越离开。

    他脚上包裹着兽皮,也看不出什么脚踪。

    由于这里很少人会来,所以案发现场的很久之后才会被别人看到。

    如法炮制。

    苏越来到另一个五品的家里,三下五除二就直接杀戮。

    这一次的顶风作案,也让苏越明白了什么叫人与动物的区别。

    其实论体力和肉身能力,苏越和这两个五品半斤八两。

    但苏越手里却有兵器,而且是锋利度超越了神兵的异界水滴。

    在兵器的加持下,苏越战斗力简直是碾压两个五品。

    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在苏越面前,五品和孩童一样弱。

    连杀两个之后,苏越的心,也就不再忐忑。

    之前他担心,怕自己不容易杀蓝全他们兄弟三个。

    但现在看来,再来十个,苏越也可以轻松解决。

    武器所带来的强力增幅,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

    红犬在自己的屋子里,皱眉思索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太诡异。

    蓝全三兄弟,这是一个小家族的子嗣,他们之所以能来盟天城,几乎是家族倾家荡产的结果。

    正因为知道三兄弟寒酸,所以红犬之前才暗中插了他们的队。

    这几乎就是公然欺负。

    三兄弟怀恨自己,很正常。

    就是蓝全挡着自己的面,踩碎神州气血丹,红犬也可以理解。

    有些人就是脑残,干出一些过激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可之后,三兄弟全部来找自己,又故意嘲讽一顿,随便将神州气血丹赠送给四品武者,就是为了气自己。

    没道理啊。

    三兄弟难道中邪了?

    别说就他们三个那寒酸样,就是盟天城那两个最强的五品,他们都舍不得这样浪费神州气血丹啊。

    太古怪。

    可还不等红犬回过神来,狠狠嘲讽了自己一顿的三兄弟,竟然又要来求和。

    神经病啊。

    红犬活了这么久,也算见识过不少奇葩事情。

    可如蓝全三兄弟的奇葩,还真是第一次见。

    原本红犬是严词拒绝。

    开什么玩笑。

    和解?

    和解个屁。

    连续两次的羞辱之仇,红犬已经深深记在心里。

    哪怕是离开盟天城,他也得想办法,报了这次的仇。

    但蓝全的道歉又很有诚意。

    他委派了一个中间人,竟然给自己送来三颗神州气血丹,算是第一场赔罪。

    他们三兄弟还要来自己家里做客,进行第二场赔罪。

    蓝全承诺,再给自己5颗神州气血丹。

    一来一回,就是8颗神州气血丹啊。

    一笔横财。

    原本红犬还在发愁,等离开了盟天城,他就不容易再敲诈气血丹。

    这次蓝全的道歉,简直是瞌睡给了个枕头。

    能得到8颗神州气血丹这,他冲击宗师有望。

    命运无常。

    红犬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

    这也太讽刺了。

    大清早来嘲讽自己,中午叫兄弟来嘲讽自己,晚上就来道歉,还带着满满的诚意来道歉。

    神经病。

    这三兄弟,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神经病。

    咚咚咚!

    就在红犬满肚子疑问的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

    红犬站起身来。

    好戏即将上演,自己到底能不能再弄5颗神州气血丹,就看一会对方的诚意了。

    如果真的有丹药,这些恩怨也可以一笔勾销。

    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咦,是你?”

    然而,红犬打开门之后,看到的并不是蓝全三兄弟。

    是红旦。

    刚刚才给自己孝敬了气血丹的新人。

    他来干什么?

    红犬一肚子疑惑。

    “红犬都统,我听说你被蓝全羞辱的够呛,心里气不过,所以给你拿了两颗神州气血丹,让你用来出气。

    “简直欺人太甚。”

    苏越二话不说,就往桌子上放了两颗神州气血丹。

    同时他也注意到,红犬的都统刀,依然是佩戴在腰上,半刻不离身。

    “哦?

    “难得你还有这份心……咦,眼怎么花了……怎么了……”

    红犬刚刚捏起两颗气血丹,这时候,他看到苏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随后,红犬感觉眼前的世界有些花。

    醉眠曲。

    这是西武校长赵江涛,教给苏越的小把戏。

    和气血无关。

    用意念蒸发一杯水,如果有人呼吸了这些水雾,就会昏睡过去,和死人一样。

    红犬的注意力一直在气血丹上,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越的手里,其实还拿着一个竹筒。

    竹筒里,是一杯高度烈酒。

    醉眠曲用烈酒,效果更佳。

    扑通!

    就这样,堂堂一个都统,在苏越面前直挺挺的倒下。

    “醉眠曲果然厉害,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嘛!”

    苏越低声嘀咕了一句。

    随后,他尝试去拔都统刀。

    果然,拔不开。

    紫丐说的没错,都统刀上,有一层气血禁锢,以他现在这种气血枯竭的状态,根本就没办法破开禁锢。

    随后,苏越又抓着红犬的两只手。

    嗡!

    终于,都统刀被拔了出来。

    其实气血禁锢类似于一种锁,只要破开了锁,这把刀的使用权,也就无所谓是谁了。

    苏越捏着都统刀,挥舞了俩下。

    重量不足,但却很轻便。

    而且都统刀也格外锋利,这是附着的气血能力,但也仅仅是可以让刀更锋利。

    苏越打开虚弥空间,从里面取出刚才沾满血的布条。

    他仔细将鲜血涂抹在都统刀上。

    而且苏越手握刀柄的时候,也是撕下了红犬一块皮衣边角,反正也看不出来。

    收起两块布条之后,苏越站在门后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就等三兄弟上当了。

    ……

    也就十几分钟后。

    门外想起了敲门声,红犬趴在桌子上,好像睡着了。

    苏越将门虚掩着。

    果然,没有人应答,蓝全自己推门进来。

    “咦,红犬都统,您这是睡着了?”

    三兄弟一脸好奇的走进来。

    “红犬都统日理万机,还真是操劳。”

    蓝剪连忙恭维道。

    他不理解三弟到底是什么思维,但看在神州气血丹的面子上,他只能帮三弟。

    吱呀!

    就在三兄弟彻底走进来之后,大门突然关闭。

    唰!

    说时迟那时快。

    蓝簿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五品。

    苏越就藏在门背后,关门的瞬间,苏越朝着蓝簿的背部一挥手,统刀落果断落下。

    一道寒芒乍现。

    蓝簿的后背,顿时间被劈出一道血口子,鲜血横飞。

    没有斩到命门,他还没有死。

    蓝簿诧异的转头。

    他看到了苏越。

    蓝簿甚至都不认识苏越这个人,毕竟红旦是新来的。

    “你……”

    蓝簿大脑一片空白,他根本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等待他的,是都统刀再次挥落下来。

    一刀毙命。

    蓝簿的脖颈被斩开一多半,脑袋以一个很诡异的角度扭曲着。

    蓝全和蓝剪大惊。

    他们认出了都统刀,但想不通,为什么红犬却趴在桌子上。

    这个武者,他又是谁。

    但蓝簿已经死了。

    “三弟,别愣着!”

    蓝剪反应速度很快,他冲上前,狠狠抓如了苏越的都统刀刀刃。

    “蓝全,快制服他。”

    蓝剪清楚的知道,只要控制了唯一的兵器,那他们就可以活下来。

    “好!”

    蓝全也跑过来,企图压制苏越。

    然而,蓝剪再一抬头,他只能看到一道黑芒。

    是水滴。

    蓝剪两只手血淋淋,抓着刀刃。

    可惜,他却根本想不到,苏越的另一只手,还有异界水滴。

    蓝剪被一击毙命。

    最后,就只剩一个蓝全。

    蓝全也不蠢。

    他二话不说就要逃跑,可惜苏越的速度更快,早已经提前拦在门前。

    “系统好用吗?”

    苏越轻蔑一笑。

    唰!

    都统刀落下,割开了蓝全的胸膛。

    与此同时,水滴也从另一个角度,破开蓝全脖颈。

    “你……”

    临死前,蓝全嘴里只能吐出这一个字。

    其实蓝全之前还算冷静,可就在苏越说出系统二字,他的心态彻底崩塌。

    “还算顺利。”

    苏越将沾了血的都统刀,又插回刀鞘内,放在红犬腰上。

    随后带上门,迈步离开。

    案发现场,已经被布置的很完美。

    ……

    苏越刚出门。

    房间角落的一堆杂物,突然动了动。

    杨乐之已经被苏越惊的头皮发麻。

    机缘巧合下,杨乐之被迫到了盟天城,他一直用沙伪潜伏着,没想到却目睹了苏越行凶的全过程。

    狗咬狗啊。

    当然,杨乐之也不知道那是苏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