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简而言之我爱你〕〔凌霄江惜月〕〔一梦来到青春时〕〔宋艺顾行洲〕〔猎赝〕〔绝世兵王之贴身保〕〔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近战保镖〕〔仲夏夜的秘密〕〔无敌传人〕〔带着火影到大唐〕〔超能之王在都市〕〔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家天使萌萌哒〕〔长公主吐槽日常〕〔别歌帝后〕〔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吞噬异界Ⅱ〕〔第一豪婿〕〔快穿之守灯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38 大水冲了龙王庙
    杨乐之原本跟着姚晨卿在苦修,一路上虽然苦了点,但修为却是突飞猛进,甚至都已经到了五品中阶。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然而,两个人想靠近八族圣地挖一种灵药,却不幸中了异族的伏击。

    四个九品围攻姚晨卿,他只能被迫逃离,根据两个人约定好的方案,杨乐之就一个人先伪装着。

    毕竟是绝世战法,杨乐之的沙伪术,几乎是隐匿无敌。

    而且姚晨卿还给杨乐之找来几片障目叶。

    在障目叶的辅助下,杨乐之沙伪术更上一层楼,可以做到移动状态下伪装。

    理论上,只要杨乐之不作死,他就可以慢慢逃出去,再不济还可以召唤沙雕,舍命一搏。

    这也是姚晨卿敢领着杨乐之冒险的原因。

    姚晨卿离开之后,杨乐之就只能伪装成一截木桩子,等待异族追兵离开。

    可恨啊。

    有一批异族要给盟天城运输木材,偏偏杨乐之伪装的木材,是一种可燃木。

    就这样,杨乐之搭着免费的便车,鬼使神差的到了盟天城。

    原本这里会压制气血,杨乐之的伪装也就会暴露。

    可他鸿运齐天。

    在自身没有气血的情况下,当初记载沙雕战法的面具碎片,还可以让杨乐之继续维持沙伪术。

    但面具里的气血,只能用来催动沙伪术,没办法施展战法。

    这就是杨乐之的运气。

    就这样,杨乐之安然无恙的活到了现在。

    在运输的途中,杨乐之也不是没有想着逃走。

    可当时押送木材的队伍里,有三个六品,他暴露身形就是找死。

    来到盟天城,杨乐之就被丢在柴房里。

    随后,杨乐之小心翼翼跑到街上,也通过那些四品武者吹牛逼,逐渐明白了盟天城是什么地方,也知道了这里的规则。

    杨乐之甚至已经规划好了逃跑路线。

    盟天城有吃饭的地方,所以也有厨房泔水。

    他找了个泔水桶,准备这几天就找机会溜走。

    可也是巧了。

    杨乐之在街上看吹牛逼解闷的时候,偶然看到蓝全当众踩踏神州丹药。

    他当时就有些诧异。

    在阳向族,神州丹药可是值钱东西,关键这玩意稀缺,有时候有价无市的。

    如果是自己在北武,去踩碎一颗异族的五品丹药,他可能要被骂死。

    所以,杨乐之本能的感觉到一些蹊跷。

    果然。

    之后更蹊跷的事情出现。

    还是这个叫蓝全的家伙,他竟然叫了两个兄弟,又在糟蹋神州丹药。

    而且一次糟蹋了三颗神州气血丹。

    这就有些诡异了。

    这时候,杨乐之分析到了一个严重问题。

    这么多神州气血丹出现在异族,会不会是神州出现了什么叛徒?

    杨乐之责任心爆棚。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叛徒为祸神州,所以想调查出这个叛徒是谁。

    该死的叛徒,应该被凌迟处死。

    蓝全敢这么嚣张,背后不可能没有依仗。

    如果他身上只有一颗神州气血丹,他绝对舍不得踩碎。

    但如果他有100颗。

    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所以,杨乐之实锤。

    这个叫蓝全的,还有大批量的神州气血丹。

    潜入神州的奸细,着实可恨。

    杨乐之甚至觉得,这是丹药集团的内鬼。

    因为许白雁的关系,所以杨乐之很讨厌丹药集团,毕竟苏青封可是他的老岳父。

    他必须的抓出这个内鬼。

    接下来,事情来了一个大转折。

    蓝全他们三兄弟,和中了邪一样,出尔反尔,一改之前的嚣张跋扈,竟然又要找红犬赔罪,企图和解,还给了几颗神州气血丹。

    神经病。

    闹着玩呢?

    杨乐之活了这么大,也不是没有见过神经病,但蓝全三兄弟的弱智,世间罕见。

    他们说好,晚上要去红犬家里赴宴。

    这时候,杨乐之认为他的机会到了。

    趁着夜色,杨乐之提前潜入红犬家里,反正阳向族邋遢,房间里乱七八糟都是杂物,所以杨乐之很容易就能找到藏匿点。

    这也是杨乐之的运气。

    如果是人族洁癖的房间,杨乐之可能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耐心等待着。

    终于,红犬率先回来。

    这家伙一天时间经历的刺激太多,脑子有些乱。

    杨乐之也听到了红犬喃喃自语,很明显,红犬也在质疑蓝全三兄弟的丹药来源。

    杨乐之静静潜伏着。

    他觉得自己距离真相越来越近。

    作为运气的儿子,杨乐之确定,自己要立功了。

    然而。

    杨乐之并没有等来蓝全三兄弟。

    是一个很陌生的阳向族。

    再之后,就是差点惊掉了杨乐之眼球的一幕。

    开什么玩笑。

    催眠现场吗?

    红犬莫名其妙就直接晕倒,简直和死了一样,不省人事。

    凶手嫁祸,现场直播。

    红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暗算,他手里有刀,但他都没有机会拔出来

    而且凶手很狡猾,他还知道借用红犬的手,拔出都统刀。

    果然是嫁祸的套路。

    随后,凶手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根布条,然后将布条上的鲜血,涂抹在了都统刀上。

    真的是凶手嫁祸。

    不对。

    当时杨乐之一个激灵。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人族的布条啊,为什么这个凶手身上,会有人族的布匹。

    在湿境,可没有织布的习惯。

    凶手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的催眠术,又到底是什么神秘战法。

    在盟天城,根本不能施展气血才对啊。

    其实杨乐之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幸运。

    他伪装的地点,正好是个通风口,水雾根本就过不去,否则杨乐之可能也同样会昏迷。

    杨乐之被这个凶手惊的够呛。

    可真正的惊骇,还没有真正开始。

    凶手藏在门后面,距离杨乐之很近。

    杨乐之近距离观察着凶手,他头皮发麻,凶手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绝对是被很多生命喂出来的。

    那颗瞳孔格外冰冷,杨乐之的毛孔都有些寒冷。

    就这样,下手左手黑刃,右手都统刀,等来了蓝全三兄弟。

    凶手不愧是凶手。

    杀人手法之歹毒,骇人听闻。

    日后,这绝对是人族的心腹大患。

    快,准,狠。

    刀刀都在致命部位,刀刀都不手软。

    几乎就是眨眼时间,凶手就已经斩了三兄弟,干脆利落。

    他果然和红犬有仇。

    依然是嫁祸。

    凶手将沾满鲜血的都统刀插回刀鞘,不仅如此,他还在红犬的身上,装了整整15颗神州气血丹。

    15颗啊。

    当时杨乐之就被惊的够呛。

    这个凶手到底什么来头?

    难道他就是神州奸细的合伙人?

    等凶手离开之后,杨乐之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他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这个凶手很强。

    特别是他的黑刃,神出鬼没,如果是自己遭遇这家伙,可能两个照面就也是一具尸体了。

    太可怕。

    确定凶手离开之后,杨乐之解除了伪装。

    他走到凶手面前。

    “这么多丹药,不能便宜了你们阳向族!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杨乐之就替你笑纳了这些丹药,不对,这应该叫物归原主。

    “凶手的目标是嫁祸,他哪怕是事后发现,也不敢声张这些丹药的具体数量。”

    杨乐之走过来,开始翻红犬的口袋。

    这场狗咬狗的好戏,还真是精彩绝伦,比看电影都刺激。

    ……

    门外。

    苏越刚刚离开,突然又有点后悔。

    自己留下了15颗气血丹,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如果黑邮介入这场凶杀案,到时候15颗气血丹都要充公,万一助长另一个五品突破,自己就成了罪人。

    反正嫌疑人只有一个红犬,根本用不着大量物证,其实7颗气血丹也就足够了。

    得拿回8颗来。

    苏越严格掌控着红犬的苏醒时间,他会找个机会,偶然带几个人来发现这案发现场,同时,他可以再让红犬苏醒。

    在自己不出现的时候,红犬短时间内无法苏醒。

    精神力对红犬的作用,比苏越想象中还要强一些,毕竟阳向族从来都没有精神力的练习意识,这也使得苏越游刃有余。

    吱呀!

    苏越返回,推开门。

    与此同时,杨乐之也急忙跑到角落,进入伪装状态。

    差点吓死他。

    好死不死,他手里还拿着红犬身上的六颗气血丹。

    剩余的那些,还没来得及拿。

    “该死,这凶手怎么又回来了。

    “万一发现我怎么办?

    “如果被发现,也只能亡命逃了,我还可以控制一点点沙子,只要能挡得住他一刀,我就可以从房间里逃出去。

    “他是个凶手,他也忌惮,所以他不可能会追出来。”

    杨乐之一脸忐忑,同时也在分析着自己的逃亡路线。

    该死。

    这凶手为什么就不按照套路出牌。

    杨乐之被吓的不轻。

    可苏越走到红犬面前,更是被吓的够呛。

    明明是15颗气血丹,怎么突然就少了6颗。

    我特么。

    整整6颗啊。

    不翼而飞。

    可我离开房间,还没有50秒。

    不可能是自己记错。

    如果是一颗,还可能是因为紧张记错。

    可消失了6颗啊。

    这可不是小数字。

    苏越咽下一口唾沫。

    事情不简单。

    这里是湿境,也不能有什么鬼魂。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房子里,还有什么东西潜伏着。

    苏越被吓的头皮发麻。

    如果自己的计划被泄露出去,那可是掉脑袋的危机。

    但苏越可以确定,偷窥者一定还在房间里。

    他离开之后,房间的门窗没有被打开过。

    “咦,这里的东西,有点不对劲。”

    苏越在房间里仔细审视了一圈。

    随后,他发现了一些异常。

    在房间的角落里,有些杂物莫名其妙塌陷下来。

    这原本只是个小细节。

    但杂物落下来,压到了红犬的皮靴。

    苏越听紫丐说过,红犬是个爱鞋如命的阳向族,他不可能让杂物压着皮靴。

    果然。

    房间里还有人潜伏着。

    可苏越也奇怪。

    为什么自己看不到。

    难道阳向族也有人精通隐身术?

    这就可怕了。

    苏越站在门口,隐隐封锁了偷窥者逃走的路线。

    他浑身毛孔紧缩,眉头也死死皱起来。

    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生命的大事件,容不得开玩笑。

    深吸一口气,苏越微微闭上眼睛。

    他想用耳朵仔细聆听一些细节,或许偷窥者会露出破绽。

    杨乐之锁在角落,同样被吓的发疯。

    凶手好厉害。

    难道是修炼了什么心电感应的技能?

    看样子是要感应自己。

    好可怕。

    杨乐之不仅不敢呼吸,他甚至连心跳都死死压制着。

    5秒之后。

    苏越睁开眼睛,他看着墙角。

    特么的。

    什么都没有发现,好尴尬。

    但苏越没时间再浪费,想袭击偷窥者,已经没希望了。

    根本找不到啊。

    “朋友,我已经看到你了,出来吧。”

    苏越看着墙角,从容自信的说道。

    他在吓唬伪装者。

    “蠢货,装什么大尾巴狼呢,我就在你背后。”

    杨乐之差点被苏越给逗笑。

    好低端的激将法。

    还是个蠢萌凶手。

    “如果你不出来,我就会砍碎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到时候你无所遁形。

    “你潜伏在这里,只是为了盗窃。

    “我来找红犬,是为了报仇。

    “咱们进水不犯河水,丹药你可以拿走,我不管你是谁,我都可以当做看不见。

    “做个君子协议怎么样?

    “你发你的财,我报我的仇,哪怕你就是四臂族的奸细,我就可以当做看不到。”

    苏越激将法没用。

    随后,他只能开始谈判。

    这也是无奈之举。

    偷窥者之所以潜伏,就一定是小贼,他不可能是红犬的手下,更不可能是黑邮的手下。

    否则,在自己杀人的时候,偷窥者就应该出来制止。

    而且,偷窥者拿走丹药,就可以证明,他就是小贼心态。

    苏越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偶然得到隐身能力的一个小阳向族。

    他不敢暴露身份,自己也不敢暴露身份。

    他们或许可以达成协议。

    “好。”

    杨乐之站起身来。

    他酝酿着唯一的一团防御沙子。

    虽然自己是人族,但杨乐之相信凶手的协议。

    对盟天城的规矩来说,残杀同族,那是碎尸万段的死罪。

    杨乐在赌。

    他赌凶手不敢对自己出手,他怕自己会乱喊,会声张。

    虽然自己是人族,但利益相关之下,凶手会自己闭眼。

    况且,自己只要走出门,就可以继续隐藏,到时候神仙都找不到自己。

    现身,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杨乐之知道沙伪的缺陷。

    如果凶手真的无差别破坏杂物,他很快就会露馅。

    与其那样,还不如赌一把。

    嗡!

    杨乐之说话的时候,苏越猛的转头。

    当他看到是杨乐之之后,瞳孔猛地收缩,一颗脑袋都嗡嗡作响。

    杨乐之。

    这踏马到底是什么剧情。

    我在八族圣地的核心城市行凶,遇到了正在行窃的人族姐夫。

    关键姐夫还在盗窃自己的东西。

    大水冲了龙王庙。

    开什么玩笑。

    苏越激动到手掌都在颤抖。

    这一刻,他彻底领悟了什么叫老乡见老乡,俩眼泪汪汪。

    特别是在敌人的战壕里,竟然见到了自己的亲人。

    卧槽。

    手脚冰凉,浑身颤栗,我有点受不了。

    “朋友,我有100种办法,可以把你的事情捅出去。

    “井水不犯河水,我虽然是人族,但我只是误入盟天城,我会自己离开。”

    杨乐之盯着凶手。

    他虽然脸上表情平静,可心里慌的一批。

    面对凶手的袭杀,他只有50%的机会能逃出去。

    这是在玩命。

    一步,两步!

    一步,两步!

    终于,杨乐之成功走到门口。

    他暗中松了口气。

    既然能走到门口,就证明自己已经安全。

    凶手没必要再突击自己。

    或许,恰恰是人族的身份救了自己。

    正因为自己是人族,所以凶手知道自己不敢出去乱说,也没有地方乱说。

    至于神州气血丹的来源,已经没必要再问了。

    如果凶手不是脑残的话,他绝对不可能告诉自己。

    能活命,就是万幸。

    “姐夫,不准备聊两句吗?”

    杨乐之一直脚掌刚刚迈出大门,突然,他身后响起了凶手的声音。

    这一刻,杨乐之脑壳一麻,整个人突然就身不由己的颤抖起来。

    姐夫?

    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个人会叫自己姐夫。

    是苏越?

    杨乐之口干舌燥,心脏前所未有的跳动着。

    这怎么可能。

    凶手是苏越假扮的?

    简直难以置信,简直就不敢相信。

    终于,杨乐之一脸惊愕的转过头来。

    他害怕是自己的错觉。

    他害怕是自己听错了。

    “姐夫,关门,我的时间不多!

    “算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去外面聊吧,万一红犬醒来,就麻烦了。”

    苏越话说道一半,又觉得不妥。

    明明可以离开这里,为啥非要在案发现场聊天,简直是脑子有病。

    “苏越,真的是你?”

    杨乐之舔了舔嘴唇。

    没错。

    眼前这个凶手虽然陌生,但声音变了,神州话,确实货真价实的苏越。

    真是足够梦幻的一幕。

    “别愣着了,快走!

    “在阳向族的地盘,谁没事干去冒充你小舅子。”

    苏越再次安排了一下案发现场,便领着杨乐之就走。

    这种地方不宜久留。

    “苏越,真的是你,太好了,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

    杨乐之热泪盈眶。

    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激动。

    真的是太激动。

    随后,杨乐之伪装成一根树干,被苏越拖着回到他自己的小院。

    杨乐之很郁闷。

    他不能动,屁股在地上摩擦的生疼。

    “苏越,你为什么会混到盟天城,这里不能使用气血,很危险的。”

    安全之后,杨乐之急忙问道。

    “军部要窃取泉火,我正好没事干,就过来看看。

    “姐夫,你不是和姚晨卿修炼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苏越也好奇的问道。

    “唉,这就说来话长了。”

    杨乐之感慨了一声。

    随后,他吃着苏越虚弥空间里的肉罐头,简略讲述了一下他遭遇的危险。

    苏越瞠目结舌。

    看来这师徒俩也是够浪,竟然敢跑到八族圣地脚下弄药材。

    这根本就是拔老虎的毛啊。

    “只有五品武者才能有院子,苏越,你突破了?”

    杨乐之突然问道。

    盟天城没有气血波动,所以他也看不出来苏越到底什么实力。

    “嗯,刚突破不久。”

    苏越点点头。

    “我靠,气人啊。

    “你大一还没有结束,就五品了,还是压气环的五品,简直就不是个人。”

    杨乐之嫉妒的肠子疼。

    “侥幸啊。

    “姐夫,你准备怎么逃出去啊。”

    苏越又问。

    “我能伪装,逃出去简单,但你要怎么去偷泉火。

    “你如果想靠近泉石,得排队很久。”

    杨乐之忧心忡忡的问道。

    “对,我只能排队,这就是我杀人的原因。

    “原本只可以排队到下一批,但只要再杀6个五品,我就能排到这一批。

    “军部已经派遣了一个武者,目前潜入在其他种族,他应该要得手了,我也得快点。”

    苏越解释道。

    “不愧是我的小舅子,智慧和我不分高下,英雄所见略同。

    “确实,杀人才是插队的唯一办法,而且嫁祸给红犬,也不用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杨乐之一脸沉重的点点头。

    苏越一张黑人脸。

    你啥时候智慧和我不分高下,一直不都被我碾压吗?

    “可惜啊,这次没有气血,我的伪装没办法带着你一起,否则咱俩可以提前混到泉石底部。

    “小舅子你是不知道,在泉石底部,八族属性的泉火,你都可以拿走。

    “不对啊,我尝试过偷泉火,可根本成功不了,泉火瞬间就熄灭了。”

    杨乐之叹了口气。

    突然,他又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身上有宝物,可以让泉火不灭。

    “姐夫,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什么泉石底部?”

    苏越也紧紧皱着眉。

    “有宝物就好,但咱们也不能偷,这泉火光芒很亮,无法偷偷运输出去,你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吧!

    “泉石底部,是我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入口。

    “上次阳向族区域开启,我趁机混进去,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有雷世族结界的地道。

    “可能是你姐给我输过血的缘故,我勉强可以进去。

    “但我没有偷泉火的宝物,所以没办法偷泉火,而且泉火光芒太耀眼,我想伪装根本做不到,盟天城里有个六品宗师,很厉害的。”

    杨乐之说道。

    “什么……在泉石之下,还有密道?”

    苏越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