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侠士是怎么炼成的〕〔圣手玄医〕〔糖心之恋〕〔神帝归来〕〔刀风镇〕〔七零律政俏佳人〕〔校花的全能教师〕〔我被系统带偏了〕〔万兽朝凰〕〔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锦绣田园:骗个夫〕〔修仙赘婿归来〕〔都市最强赘婿〕〔第一战王〕〔异世成龙记〕〔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地球最后一个炼气〕〔高龄巨星〕〔都市极品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39章 活生生被冤死的红犬
    经过杨乐之一番解释,苏越也终于明白了很多事情。

    原来在泉石之下,还有一个雷世族留下的密道。

    这一点杨乐之可以确认。

    其他种族别说进入,他们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密道的存在。

    许白雁以前给杨乐之输过血,所以杨乐之体内有雷世族的一些气息。

    在进入密道的时候,杨乐之可以清楚的感知到这些血液在涌动。

    至于密道的内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比较干燥,有一些气血气息,但不浓郁。

    密道入口,就在泉石的边缘,一个很偏僻的角落。

    顺着密道走一段距离,杨乐之大概估算了一下,应该有几里路程,就到了尽头。

    隧道尽头,却什么都没有。

    没宝物,没传承。

    什么都没有,空荡荡。

    而且在隧道尽头的上面,还有一股格外恐怖的威压,杨乐之差点吐了血,随后就急匆匆离开。

    他分析到,那应该是绝巅的气息。

    在尽头的地面上,可能是有绝巅。

    但绝巅明显不知道这个地道,否则也不可能让杨乐之混进来,并且密道里没有其他异族的踪迹。

    关于密道,苏越也只能到到泉石附近,才有机会去探索。

    “姐夫,我记得你沙伪术不能移动,你确定可以混进去?”

    苏越不信邪,又问了一句。

    “看到这片树叶没?障目叶,一叶障目的意思!

    “我的沙伪术,再配合障目叶,就可以轻轻移动几步,但可惜,障目叶太少,我都快用完了。

    “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就可以,等阳向族管理泉石的时候,我就可以从这里混进去,你根本不用担心。

    “泉石附近会笼罩一层迷雾,阳向族的五品都会抓紧时间闭目修炼,到时候咱俩就可以偷偷到地道,应该没有人会在意你离开。

    “我去过泉石,你们到时候会相隔很远,还蛮安全的。”

    杨乐之拿出一片树叶,在苏越面前晃了晃。

    “障目叶?

    “还真是个厉害东西。

    “姐夫,那就这么说定了,马上就会轮到阳向族,等我弄死红犬之后,就在泉石那里等你。”

    苏越点点头。

    泉石附近笼罩着一层迷雾,而且五品异族来泉石,目标都是加急多修炼一会,所有五品都会进入修炼状态,没有人会浪费时间。

    苏越离开一会,不可能有人察觉。

    只要杨乐之能混进来就够了。

    之前苏越还担心自己白跑一趟,万一靳国堑任务顺利,自己也就只能免费修炼一会。

    但没想到,竟然能遇到杨乐之,还能找到个密道。

    苏越得到了雷世族神兵的认可,所以他也一定可以进入密道,这毫无疑问。

    “嗯,小舅子,你一切小心啊。

    “你的顺序应该没问题,我听说黑邮脾气古怪,他这辈子最不喜欢意外,只要是排序好的名额,任何人都不可以改变。

    “红犬应该是死定了,他违背了规矩,就是触了黑邮的逆鳞。”

    杨乐之也点点头。

    “嗯,到时候不见不散,保重。”

    苏越拍了拍杨乐之的肩膀,就直接离开小院。

    在自己的院子里,杨乐之也可以安心的休息一会。

    ……

    大街上,苏越找到紫丐。

    他又让紫丐纠集了几个大嘴巴子四品,甚至还叫了个五品。

    这一次,苏越要当众去找红犬。

    他告诉众人,自己已经买下了红犬出售的排序名额,今天是要去谢谢红犬,顺便安慰一下愤怒的红犬。

    至于这群人,是苏越叫着去表忠心的。

    他们甚至扬言要去恶心蓝全。

    红旦表忠心,要替红犬出气。

    这就是苏越此行的目得。

    一路上,几个四品武者议论纷纷,特别是紫丐。

    他听说红犬已经卖了名额,但根本就没有想到,最终竟然还是红旦买走了下一批的唯一一个优先名额。

    土豪啊。

    紫丐已经打听的很清楚,这个红旦是来自偏远的散星城池。

    他的家族,一定和神州武者交战过,否则他不可能这么富有。

    在八族圣地,阶级固化严重。

    但在人人都看不起的散星城池,却又随时有可能崛起一些强者。

    毕竟,散星城池有战争。

    虽然刀口舔血,但确实有发财的可能。

    紫丐一群人乱拍马屁,同时,他们也分析出来,红旦这是要傍大腿。

    红犬其实也勉强算是个大腿。

    先不提红犬在盟天城的滔天权势,哪怕就是在八族圣地,他也有个高阶宗师远亲,其实也算有点背景。

    这些散星城池的武者,都习惯找点背景。

    “都统,您在家吗?我们来拜访您。”

    走到红犬院子里,苏越敲了敲门。

    同时,他释放出精神力,透过大门,解除了红犬的昏迷。

    在苏越身后,紫丐他们格外紧张。

    如果不是红旦愿意带领自己,他们这些四品根本就没资格过来。

    但苏越的目标很明确,要嘲讽蓝全三兄弟,没有围观群众不行,他们就是来撑场面的。

    “咦,门没锁,都统大人还真是粗心大意,难道是知道咱们要来给大人出气?”

    苏越故意推开了房门。

    同时,他转头朝着身后的喽啰笑了笑,嘴里还打趣了一句。

    然而。

    在苏越的眼里,紫丐这群喽啰的表情,从最开始的谄媚,突然就成了不可思议的错愕。

    对。

    苏越将案发的第一眼,留给了紫丐他们。

    “杀、杀……杀人啦……”

    这时候,一个四品尖着嗓子,就是一声大喊。

    苏越好像也被吓到了一样,他也猛地转头。

    房间里的画面,果然很惊悚。

    红犬拿着都统刀,一脸懵逼的站在房间中央。

    他满脸鲜血,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蓝全死了。

    蓝剪和蓝簿,也死在不远处。

    发生了什么?

    我这是在哪?

    做梦吗?

    红犬只记得红旦来找自己,一会还要和三兄弟谈判。

    可为什么蓝全三兄弟全死了。

    而红旦站在门口,在他身后,还有一群四品武者。

    他们来干什么?

    不对?

    杀人……为什么蓝全会死?

    整个盟天城,似乎只有自己有刀啊。

    嗡!

    红犬虽然还是一脸懵逼,但他还是下意识拔出了都统刀。

    刀刃之上,鲜血已经凝固,看上去触目惊心。

    红犬大脑一片空白。

    他根本想不通发生了什么。

    “你们……”

    红犬拿着刀,就要上前质问苏越。

    “杀人啦……都统杀人啦……”

    “救命啊,都统别杀我,都统别杀我。”

    苏越扯着嗓子,贡献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拔腿就跑。

    这一声,估计能惊醒附近院落里的五品武者。

    他得先离开现场。

    万一一会黑邮讯问红犬,自己反正有不在场的证据。

    当然,这案件其实也没有什么疑点。

    毕竟,盟天城的整个阳向区,也只有红犬一个五品可以拔出刀刃。

    死者浑身刀痕,其他人不可能用刀杀人。

    苏越逃窜之后,其他四品也如同被吓破胆的兔子一样,二话不说就逃离院落。

    要知道,在盟天城所有人没有气血,这是他们最弱的时刻。

    面对一个持刀凶徒,谁都可能率先倒下。

    苏越在逃命的过程中,果然有不少武者好奇,纷纷跑过来。

    在看到满地尸体,和浑身鲜血的红犬之后,这些五品也一脸忌惮的逃开。

    红犬是不是疯了?

    万一他真的疯了,可千万得远离,万一波及自己就坏了。

    苏越已经逃到了街上。

    在紫丐他们这些大嘴巴的扩散下,很短时间内,盟天城的阳向族一片惶恐,几乎所有武者都知道了红犬杀人事件。

    案情其实并不复杂。

    毕竟,每个武者都知道红犬和蓝全三兄弟的恩怨。

    红犬杀蓝全三兄弟,有着足够的动机。

    嗡!

    就在这时候,苏越突然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宗师级威压。

    是黑邮。

    这个镇压着盟天城的阳向族六品宗师,终于被惊动了。

    真好啊。

    苏越抬起头,一脸羡慕的看着空中。

    是绝巅的气息,格外嚣张,和五品气血有着本质区别。

    虽然黑邮还没有彻底出现,但他已经从闭关中清醒。

    这时候,苏越随着人群,连忙也拥挤回院落外。

    用不了过久,黑邮就会抵达。

    唉,可怜的红犬。

    房间内,一脸懵逼的红犬,此时此刻终于回过神来。

    这不是做梦。

    他抽了自己一耳光。

    很疼。

    火辣辣的疼。

    不是梦境,是现实。

    蓝全三兄弟,真的是死在了自己面前。

    都统刀上,确实有暗红色的鲜血,腥味扑鼻。

    “红犬,你还不立刻跪下伏法,简直罪大恶极。”

    在红犬面前,是准备取代他的红镜。

    红镜,区将军黑邮的外甥。

    他就是要取代红犬都统位置的人选。

    原本红镜就看不起红犬,这个家伙吃拿卡要,简直是一手遮天。

    可红镜万万没写到,红犬竟然乱用兵器,乱杀五品。

    毫无规矩。

    当然,红镜距离红犬,还保持有一段距离。

    毕竟都统刀还在红犬手里,他赤手空拳。

    在红镜身旁,还有一些五品,他们都是一脸警惕的包围着红犬,生怕这家伙会突然发疯。

    这简直是阳向区最大的恶事件,必须得等到区将军亲自来处理。

    “红犬,你哪怕就是怀恨在心,也不能在盟天城杀人啊,你知道你会给区将军带来多大麻烦吗?”

    另一个五品也怒骂道。

    他以前也是被红犬欺负过的五品,如今红犬已经成了罪人。

    墙倒众人推,他得急忙去辱骂几句。

    “就是,蓝全在你面前踩碎丹药,那是他的自由,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红犬,盟天城不准杀人,你简直罪大恶极。”

    “恶贯满盈啊,因为嫉妒就杀人,畜生不如。”

    其他五品也纷纷议论道。

    蓝全挑衅红犬的事情,阳向区几乎人人知道,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怀疑红犬的动机。

    “我没有!

    “都闭嘴,我没有杀人,我谁都没有杀害。

    “你们都反了吗……都给我闭嘴。”

    红犬被堵在房间里,大脑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成为一个凶手。

    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干啊。

    疯了。

    红犬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原本大脑就有点沉重,现在又被不少人围攻,他甚至有些丧失理智。

    没道理啊。

    “蓝全他们要给我道歉,我不可能杀他们。”

    “你们都给我闭嘴,谁敢再污蔑我,杀无赦,杀无赦。”

    “畜生,都闭嘴。”

    蓝全举着都统刀,歇斯底里的和众人辩驳。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

    为什么。

    我真的没有杀人。

    然而。

    房间外的众人,却被红犬吓的脸色惨白。

    红镜他们不断闪躲,生怕被都统刀砍在身上,这妖刀太锋利。

    苏越混迹在人群中,一脸的冷笑。

    没想到,他还是有点高估了红犬的心理素质。

    这么一点点质问就扛不住,一会又怎么让黑邮相信你。

    疯了。

    红犬已经疯了。

    或许,自己这场嫁祸局,还有一些瑕疵,可能也会有什么蛛丝马迹。

    但没用了。

    红犬已经被舆论压垮,他的脑子一片混乱,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洗脱罪名的证据。

    效果比想象中要好一些。

    嗡!

    突然,一部气浪轰进来,正在乱挥舞都统刀的红犬,直接就趴在地上,同时嘴里还喷出一口鲜血。

    他手里的都统刀,也被甩在很远的墙角。

    这一瞬间,房间外的武者们也被吓的够呛。

    苏越嘴角一笑。

    唯一的宗师,终于是来了。

    果然。

    众人抬头,区将军黑邮脚踏虚空,刚刚抵达。

    四品武者连忙跪拜。

    五品武者只需要抱拳就可以,这也是阳向族的规矩。

    苏越混在人群里抱拳。

    黑邮这家伙,也被气的够呛啊。

    这张丑脸,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难看,就像死了亲爹一样。

    “区将军,属下冤枉,他们都冤枉属下,您替属下做主啊。”

    见黑邮到来,红犬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连忙哀求道。

    只要区将军相信了自己,那就谁都不敢在辱骂自己。

    特别是带头的红镜,简直就是个畜生。

    黑邮走过去,将都统刀拿起来。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

    “红犬,你到底杀了几个五品?”

    然而,黑邮劈头盖脸问道。

    这一刻,他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简直像是一坨没有融化的坚冰。

    “六品不愧是六品,竟然一瞬间就分析出了五个人的血迹,不简单啊。”

    苏越虽然表现的一脸惊慌,但心里却在冷笑。

    “区将军,属下没有杀人,属下真的没有杀人。”

    红犬依然在嚎叫,他爬过去,还想抓着黑邮的脚踝。

    “畜生!”

    黑邮一脚将红犬踢飞。

    “红镜,立刻调查,除了现场这三个五品,还有没有其他五品死亡或者负伤,速度要快。

    “所有五品院落,全部搜索一遍。”

    踢飞红犬之后,黑邮冷冷下令。

    他咬牙切齿,这句话都是从牙缝里蹦出去的。

    “明白,所有人,分头去找。”

    黑镜一声令下。

    “明白!”

    苏越混在人群中,也去搜寻死亡五品。

    他当然知道谁是死者,他甚至故意引导着武者们去寻找。

    “区教军,您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一个叫红……我……噗……”

    红犬想给黑邮解释一下过程。

    他到也不是怀疑苏越,区区一个红旦,红犬从来都没有看得起。

    他只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在等待蓝全,然后红旦来了,然后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最后事情就成了这样。

    真的想不通。

    他得捋一捋过程。

    起码,得把红旦叫过来,给自己作证啊。

    真的是蓝全三兄弟主动要求和解,自己才在房间里等他们。

    “哼,你还有什么脸说话!”

    啪!

    黑邮虚空扇了一巴掌,红犬整个人狠狠撞击在墙壁上,他嘴里的‘红旦’两个字,都没机会说出来。

    就这一下,红犬五脏六腑碎裂,几乎半条命没了。

    与此同时,一批武者急匆匆赶回来。

    “区将军,不好了!

    “五品红膛,被利刃斩杀。”

    这时候,一群人扛着已经凉透的尸体回来。

    这是苏越跟随的一队。

    在苏越的引导下,他们率先发现了红膛的尸体。

    红膛啊。

    这可不是一般的五品,他来的时候,红犬甚至主动要将都统的职位让出来。

    可红膛根本就看不上。

    要知道,红膛可是九品的后代,地位之高,不言而喻。

    嘎嘣!

    看到是红膛之后,黑邮狠狠捏着拳头。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红犬这个畜生,是真的疯了吗!

    他竟然连红膛都敢杀。

    你的命不值钱。

    可你想死,也别拖累我啊。

    该死!

    虽然黑邮不是凶手,但他也间接得罪了一个九品强者啊。

    “不好了,区将军,大事不好。

    “红琅在房间里被暗杀。”

    还不等黑邮消化了这口恶气,更加令他崩溃的事情,又一次上演。

    红膛他惹不起。

    这个红琅,那就更是惹不起。

    谁都清楚,红琅背后的家族,和绝巅族尊都能扯上关系。

    该死!

    事情闹大了。

    黑邮气的睚眦欲裂,他恨不得活生生剥了红犬的皮。

    这个畜生,和自己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要往死里拖累自己。

    畜生!

    绝对是个畜生。

    “区将军,我冤,我冤枉……我冤枉……”

    红犬从墙角爬回来。

    他是真的冤枉,所以一定要给区将军解释清楚。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自己可能是被算计了。

    可惜。

    红犬五脏六腑被轰裂,他现在说话都不利索,发出的声音格外嘶哑,别人都听不清楚。

    “哼,红犬,你这个恶棍。

    “你杀蓝全他们三兄弟就算了,可你为什么还要杀红膛与红琅。

    “你知道他俩的身份和地位吗?你疯了,你简直丧心病狂。

    “如果不是及时揭发你的罪行,你是不是还准备连我红镜也杀了。”

    红镜走上前去,狠狠捏着红犬的脖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根本以为红犬只是个阿谀奉承的卑鄙小人。

    可没想到,他简直就是个疯子。

    丧心病狂的疯子。

    “冤枉……冤……”

    红犬还是要解释。

    他甚至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苏越。

    就是这个红旦。

    一定是他。

    就是因为他来找我,我才昏过去。

    我再醒来的时候,就死人了。

    一定是这个畜生搞的鬼。

    “红……红……红……”

    红犬瞳孔猩红,他想要指认苏越。

    他要让区将军去调查红旦。

    这个家伙不正常。

    果然。

    红犬在红旦的眼里,看到了一道很轻蔑的眼神。

    在红旦的眼睛里,他红犬已经成了一个死人。

    红旦在嘲笑自己。

    他在嘲笑自己啊。

    “哼,你还敢狡辩,你还敢叫冤。

    “整个阳向族区域,只有你红犬有都统刀,这都统刀,也只有你和区将军才能拔出来。

    “你说你冤枉,难不成是区将军杀了人?

    “死不悔改。”

    轰隆!

    红镜抓着红犬的头颅,狠狠砸在地上。

    他简直恨透了红犬。

    红镜是黑邮的外甥,如果黑邮因为这件事情被高层责罚,那对他们家族是致命打击。

    “红镜,将红犬押送到大街上,当众凌迟处死!

    “对了,明天是更换种族的时间,运泉火事情别耽误,死人的空缺,由后面人顶上。

    “从今天开始,都统刀由红镜掌管。

    “都散了吧。”

    黑邮铁青着一张脸,最终下达了命令。

    他已经被气到手脚冰凉。

    至于红犬这个畜生,根本就没有任何值得怀疑。

    那么多证据摆在面前,还能怀疑什么?

    在盟天城,确实只有红犬可以拔出都统刀。

    这畜生,就是个疯子。

    黑邮现在最后悔自己看错了人。

    简直是眼瞎啊。

    “难道,是有人要借红犬的事情,来给我树敌?”

    在回去的途中,黑邮也在皱眉思考着。

    他是比较年轻的六品,而且也有不少敌人。

    红犬的性格黑邮了解。

    这畜生突然发疯,没有那么简单。

    但证据已经摆在明面上,黑邮必须要第一时间处决罪犯,这是给外面的强者看。

    他哪怕是想调查一下红犬,也没有机会,他会被强者认为包庇红犬。

    强者的后代死在盟天城,这是滔天大事,甚至会影响以后阳向族对盟天城的信任。

    他黑邮只有第一时间去处决罪犯,以儆效尤,越残忍越好,越快越好,谁敢耽误。

    而且红犬这件事情,证据太明确,根本都没有调查的必要。

    但黑邮心里总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可能,这是一场阴谋。

    针对自己的阴谋。

    但不管怎么样,运输泉火的任务最重要。

    至于这个阴谋,等以后自己再慢慢调查吧。

    ……

    红镜押着红犬离开。

    红犬和死狗一样,被两个五品武者拖着。

    他路过苏越身旁的时候,企图去抓着苏越的脚掌。

    红犬一张嘴破裂,已经说不出话。

    但他还要是想指控红旦,你们要调查这个畜生啊。

    可惜。

    伤势太重,他无奈晕过去了。

    苏越面无表情。

    明天我就会进入泉石内,红犬已经是个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