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眼通天〕〔医路繁花〕〔凌霄大圣〕〔娇刃〕〔哥哥,不可以〕〔华夏雄师〕〔商鼎〕〔重生之邪医凤九〕〔暗恋成欢,女人休〕〔丹师剑宗〕〔穿越万界的倒爷〕〔带着仓库到大宋〕〔神启者说〕〔横贯九霄〕〔重生之名门嫡妻〕〔孤棋〕〔逆天铁骑〕〔从斗罗开始的浪人〕〔农家小福女〕〔超级护花天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40章 泉石台下的密道
    红犬已经被斩杀。

    红镜亲自主持这次凌迟。

    大庭广众,场面之凄厉,根本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苏越没有到现场。

    但根据紫丐反馈回来的消息,红犬真的是凄惨到极致。

    即便是已经被千刀万剐之后,红犬依然用鲜血在地上写着什么。

    可惜,他意识不清楚,什么也写不出来。

    好像是冤枉吧。

    当时很多武者都不忍心再看。

    同时,他们也佩服红镜的残忍。

    红镜是黑邮的外甥,他考虑的因素有很多,首先就是要用最用残忍的方式弄死凶手,不管红膛和红琅两大家族多么震怒,起码凶手在第一时间已经被严惩。

    至于其他的事情,那就是意外。

    黑邮镇守盟天城,也不是一个软柿子,不可能因为一场意外,就万劫不复。

    首先把态度做出来。

    大清早。

    苏越还正在院子里休息,他已经接到红镜的通知。

    这一批运泉火的人员,果然排序到了苏越。

    杨乐之不知所踪,苏越也没有多问,他相信杨乐之的能力,可能对方也已经做好了去泉石台的准备。

    队伍集结。

    加上苏越,一共是六个五品。

    在外人看来,苏越运气逆天,赶的也巧。

    原定第二批去的五品队伍,全军覆没。

    蓝全三兄弟。

    红琅,还有下一批同样要去泉石台的红犬。

    全死了。

    而红琅本来就是这一批要去的五品。

    苏越正好是取代了红琅的位置。

    “你叫红旦是吗?”

    队伍里,红镜腰间挂着都统刀,走过来问道。

    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幸运儿。

    一个来自散星城池的五品,这个去泉石台的名额,是从红犬手里买来的。

    按理说,一朝天子一朝臣。

    红犬已死,这个名额应该作废。

    但红镜了解舅舅的规矩,所以也没有乱改队伍。

    这个节骨眼,他可不敢再触黑邮的霉头。

    “是!”

    苏越平静的点点头。

    其实红犬发疯这个案子,疑点重重,时间长了,黑邮和红镜一定可以调查出瑕疵。

    但不重要。

    哪怕他们就是神探,也仅仅只能察觉一些瑕疵而已。

    他们根本不可能怀疑到自己头上。

    即便黑邮认为自己有嫌疑,那也无所谓。

    只要能拿到泉火,苏越的任务就算是完成。

    离开盟天城的路上,自己随时可以逃走。

    在虚弥空间的辅助下,苏越根本不担心泉火会暴露自己的问题。

    “你运气不错。

    “听说是你第一个出现,率先发现了红犬发疯?”

    红镜又问道。

    语气不阴不阳。

    “对。

    “当时我和很多武者都亲眼所见,红犬还企图来杀我,幸亏我跑得快。”

    苏越又点点头。

    “你领着人去找红犬干什么?”

    红镜继续追问道。

    “为了这个排序名额。

    “之前红犬找我要了三颗气血丹,但他又反悔,说是因为被蓝全他们三兄弟气着了。

    “我领着一群武者前去,就是准备给红犬出气,我也准备了一颗神州气血丹,要去气蓝全。”

    苏越如实说道。

    “神州气血丹?看来你很富有嘛!”

    红镜上下打量着苏越。

    散星城池的武者,果然都豪气的厉害。

    “被逼无奈。

    “散星城池天天有战乱,又要和四臂族战,还要和钢骨族战,而且现在神州武者天天出征,城池压力很大。

    “我必须得尽快离开盟天城,赶紧回去参战。”

    苏越解释的滴水不漏。

    “你准备给红犬的丹药呢?”

    红镜突然话锋一转。

    “那是这个凶杀案的证物,我刚准备要上交给都统,差点都忘了。”

    苏越心里冷笑。

    又一个不要脸的贪财家伙。

    劳资以为你察觉到了什么线索。

    你特么铺垫了这么多,原来就是想敲诈自己一颗丹药。

    有够顽皮的。

    说着,苏越拿出来一颗神州气血丹。

    “嗯,这是物证,是该充公。”

    红镜若有所思的看着眼苏越。

    怪不得能买下这个插队名额,还真懂眼色。

    至于丹药,红镜当然是中饱私囊。

    他千兴万苦来当都统,还不是看上了排序这个肥差。

    “出发!”

    拿到丹药之后,红镜举着都统刀,宣布出发。

    ……

    距离泉石越近,苏越他们身上的压迫就越重。

    这时候,其他五品都已经开始吞丹药,苏越也拿出一颗阳向族的普通丹药,免得太特立独行,会引起怀疑。

    “你们站上泉石台的时候,只需要运转气环,泉火就附着到你们身上。

    “两天之后,你们就可以离开盟天城,再去守护城池卸下泉火。

    “这两天,是千载难逢的修炼机会,你们别浪费时间。

    “都进去吧!”

    队伍又走了几步,红镜停下。

    泉火的运输,首先是要附着在武者的气环上。

    红镜还要在盟天城滞留,所以不可以沾染到泉火,否则他就只能离开。

    所以,红镜不再前进。

    再说,泉石台只能允许几个人的存在,红犬如果提前他上去,苏越就没机会了。

    “明白!”

    苏越他们齐刷刷抱拳一拜。

    泉石台就在前面,犹如一个平躺在地上的巨大磨盘。

    果然。

    泉石台上,笼罩着一层很厚的浓雾,基本上两步之外,人鬼不分。

    由于武者没有气血来增幅视线,所以视力也差的一批。

    嗡!

    嗡!

    苏越随着人群前进,最终一个个都踏上了磨盘。

    果然,压力破更加清晰,苏越体内压缩的丹药被急速消融,他的气血值也开始增幅。

    当然,气血值虽然在增幅,但依然是不可以使用的状态。

    同时,苏越察觉到,在他的身上,出现了一团火焰。

    说是火焰,又不像是火焰,黏糊糊一团!

    这玩意根本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其实聂海钧对泉火的描述,也不算太精准。

    苏越发现,气环运转速度越快,泉火凝聚的速度也就越快。

    在科研院的时候,苏越已经通过聂海钧知道,泉火的多少并不重要。

    在这两天时间内,任何武者都会运输足够量的泉火。

    泉火的意义,是作为一个火种,去激活湿境大地的灵泉。

    多少不重要。

    其实以苏越99个气穴的吞吐强度,他现在就可以拿着泉火离开。

    但这根本不可能。

    五品武者呕心沥血到这里,就是要把握时间来修炼。

    而且盟天城也不允许苏越离开。

    “杨乐之所说的位置,就在不远处。

    “嗯,还好,没有被人占领。”

    苏越在泉石台上溜达了一会,和他一起进来的五品,都已经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疯狂修炼。

    他们都是阳向族的精英,所以都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在修炼。

    苏越一转头,已经可以看到不少武者身上,也漂浮出了淡淡的光泽。

    这些五品,同样不简单。

    “如果放在人族里,这群五品的地位,也就相当于白小龙他们了。”

    苏越嘀嘀咕咕。

    阳向族五品很多,在圣地更是多如牛毛。

    但有资格来到盟天城的五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年轻。

    每一个阳向族都特别年轻。

    就是外面那些底层的四品,那个马屁精紫丐,都格外年轻。

    这一批武者,未来就是阳向族的中流砥柱。

    “等有机会,我得再暗杀几个。”

    苏越心里有些遗憾。

    之前在嫁祸红犬的时候,苏越不敢再多杀戮。

    他得保持一个平衡。

    如果将阳向区的武者杀光,那代价黑邮也承受不起,那时候苏越也就完蛋了。

    苏越的目标,是给黑邮造成麻烦就足够。

    “嗯,到了!

    “这就是杨乐之的标记。”

    苏越终于在地面找到了杨乐之留下的标记。

    这就代表杨乐之也已经到了。

    其实苏越真正看到泉石台的面貌之后,也就不再替杨乐之担忧。

    这里太乱了。

    作为八族轮流占领的区域,乱七八糟有很多东西,各种垃圾。

    不得不说,湿境八族,没有一个干净整洁的种族。

    一个比一个邋遢。

    而杨乐之的沙伪术,最怕洁癖,最喜欢混乱的地方,越乱越好。

    他在这地方,简直是如鱼得水。

    “小舅子,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很久了。”

    没多久,杨乐之鬼鬼祟祟的声音,从苏越身后响起。

    同时,杨乐之的狗头,和乌龟一样,从苏越的怀里钻出来,吓了苏越一跳。

    “姐夫,你等一下,我先把泉火偷走。”

    苏越也小声说道。

    同时,他把杨乐之的脑袋移开。

    自己盘腿坐着。

    杨乐之的脑袋,从自己腋下伸过来,眼看着就要扎到自己裤裆了。

    这个姿势太诡异。

    关键杨乐之是那种琐猥的五官,和老苏家祖传的英武俊朗截然不同。

    苏越甚至怀疑,杨乐之可能会凭一己之力,拉低老苏家的整体颜值。

    “偷什么偷,小肚鸡肠的样子。

    “到了泉石下面,八族的泉火任你拿,别浪费时间。”

    杨乐之不耐烦的催促道。

    “呃……嗯。”

    苏越想了想,随后又点点头。

    他也好奇,明明就只有一块泉石,怎么还分八族的泉火。

    随后,在杨乐之的带领下,苏越和他来到泉石台边缘。

    “小舅子,在我前面五步,那块地板看上去平凡无奇,但暗藏玄机,一会你得用头去撞。

    “提前告诉你,撞击的过程中,会有失败率。

    “我第一次是在这里摔到,直接就进去了。

    “可第二次,我撞了几十次,好不容易才进去。

    “苏越,你是我杨乐之的小舅子,争气点,别给你姐丢人。”

    杨乐之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作为一个前辈,杨乐之得给苏越打个样。

    他走到入口前,

    dug!

    清脆的响声,明显是失败了。

    杨乐之杨有点头晕。

    出于要装比的原因,撞太狠了。

    “小舅子,这是一次错误的示范,其实地板会吸收声音,撞击声传递不出去,你不用害怕。

    “还有,通道掉下去的时候,你可以脑袋先着地,到时候闭着嘴,别吃一嘴泥巴。”

    杨乐之又严肃的提醒了一句。

    dug!

    又是一声脆响,苏越嘴唇一麻,

    他感觉杨乐之撞的不轻,应该很疼吧,毕竟大家都是没有气血的普通人。

    “小舅子,看到了吗?没那么轻松,但你姐夫钢筋铁骨,一点都不疼。

    “你别愣着啊,过来一起撞。”

    杨乐之很固执。

    可搐抽的嘴角,还是暴露了他的脆弱。

    同时,杨乐之招呼苏越一起过来。

    “苏越,注意要领。”

    苏越走过来,杨乐之像个老师。

    “来,左边,跟我一起……”

    杨乐之深吸一口气。

    “画个龙?”

    苏越错愕的接话。

    是不是右边还要划一道彩虹。

    我胸口可比划不了郭富成。

    杨乐之的皮夹克,还真有点灯球下的气质。

    “别闹,正经点,我可从来没有蹦过迪,别想在你姐面前告状。

    “快试!”

    杨乐之瞪了眼苏越。

    这小子,不安好心。

    dug!

    杨乐之又一次失败。

    麻痹!

    脑袋有点微微疼。

    不行,不能在苏越面前丢脸。

    我得装作无所谓。

    dug!

    苏越在一旁皱着眉,他也没有着急用脑袋撞,深吸一口气,他得想办法,去催动召唤神兵的力量。

    当然,在盟天城,苏越没有气血,不可能真的将神兵召唤过来。

    但他体内的雷世族气息,却可以激发出来一些。

    果然。

    眨眼时间,苏越面前的地板,发生了异变。

    这里出现了一个旋涡。

    杨乐之之所以好几次没有下去,是因为没有碰到旋涡的口。

    但只要撞击的次数多,一定可以碰到。

    而苏越可以感知到旋涡,他直接纵身一跃,就跳到了旋涡内。

    这更像是一道传送门。

    没有杨乐之那么狼狈,苏越很轻松的跳下来。

    土壤有些湿润,但并不是黏糊糊的那种淤泥,地面甚至很瓷实。

    杨乐之必须得用脑袋撞。

    苏越分析了一下,老姐给杨乐之输血,估计唯一的一点雷世族气息,全部到了杨乐之脑袋上。

    轰隆!

    果然,杨乐之坠落下来。

    头先着地。

    撞得不轻,苏越都怕他会晕过去。

    所幸,杨乐之命硬。

    他揉了揉脑袋,急忙抬头看去。

    “我那个傻小舅子,不会撞死自己吧。”

    随后,杨乐之龇牙咧嘴,一脸担忧的看着头顶。

    他之前撞得头晕脑胀,还不知道苏越已经下来。

    “姐夫,我可不傻。

    “我有点弄不懂,为什么这里的泉火,是八种颜色。”

    苏越就站在杨乐之不远处,他抬头看着头顶的泉石,一脸郁闷。

    在地面的时候,苏越是脚踩着泉石。

    可现在到了地下通道,泉石就到了他的头顶上空。

    很诡异啊。

    可能是地面有浓雾的原因,苏越之前都没有发现,泉石竟然被分成了八等份,每个等份,都是不一样的颜色。

    这种感觉,就像是蛋糕店那种八种颜色组合起来的圆蛋糕。

    当然,泉石的颜色并没有蛋糕那么泾渭分明,即便是颜色不一样,也只是很淡的区别,只要有浓雾,可能就察觉不出来。

    “苏越,你什么时候下来的,怎么可能比我快!”

    杨乐之吓了一跳。

    他过来看了眼苏越的脑门。

    没包啊。

    为什么苏越没有被磕出包来。

    好遗憾啊。

    “我有神兵战斧,我已经得到雷世族认可,肯定比你轻松。”

    苏越也懒得解释。

    其实杨乐之也不是血脉不灵,只不过入口一直在旋转,他得碰运气。

    下次再来,自己就可以领着姐夫,没必要撞脑门。

    多疼。

    “唉,也对,毕竟你是我小舅子,我把神兵让给你,也是应该的。”

    杨乐之点点头。

    苏越一头问号。

    啥?

    你让给我?

    当初你和白小龙他们,没有去拿神兵?

    你们能拿得起来?

    算了。

    苏越也懒得争辩。

    论脸皮厚,杨乐之也是绝世强者,可能只有孟羊能制衡一下。

    “我之前潜伏的时候,听过一些传说。

    “以前泉石没有任何颜色,但好像是湿境八族在分配盟天城占领时间的时候,发生了分歧。

    “那时候阳向族不要脸,两天时间到了,还赖着不走。

    “最后,八个绝巅同时用气血炼化泉石,所以,泉石有了各个种族的颜色,也有了时间的限制。

    “每隔两天时间,颜色就会改变,到时候,绝巅的隔绝之力被激活,如果阳向族想继续赖着,武者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除了本族绝巅的气血外,其他七个种族的气血,都是毒药。”

    杨乐之解释道。

    具体真假,他也不知道,这都是偷听的。

    “阳向族也真够不要脸,怪不得能和神州战这么久。”

    苏越轻笑了一声。

    八族为了平均分配泉火,竟然还能想到这种办法,也真是煞费苦心。

    在散星城池,灵泉有一定的寿命,所以八族一直在争抢泉火,想更掠夺更多的野生灵泉。

    再加上八族相互战争,灵泉的损坏率很高,而且有些城池虽然被占领,但根本不适合居住修炼,所以灵泉直接浪费。

    正因为这样,八族都特别缺乏泉火。

    这种平均分配的方式,其实对八族格外重要。

    “苏越,现在你可以尽情发挥。

    “咱们在泉石下面,你可以运转气环,随便掌控任何一个种族的泉火。”

    说话间,杨乐之运转气环。

    果然。

    他的身上,出现在一团淡粉色的泉火。

    苏越一愣。

    可以啊。

    看来这段时间的修炼,自己这个姐夫的实力突飞猛进,气穴也不少。

    起码,杨乐之掌控泉火的速度,比上面那群阳向族要快不少。

    轰!

    还不等泉火聚集起来,杨乐之又散去了泉火。

    “我身上没有气血丹,体内气血不解,不能频繁催动气环。

    “可恶啊,这么适合修炼的地方,我却没有丹药。”

    杨乐之一脸无奈。

    “对了,小舅子,你准备偷哪族的泉火?

    “我觉得钢骨族不错,金光闪闪,适合你暴发户的土味气质。

    “黄颜色适合白小龙,比较猥琐。

    “绿颜色适合孟羊,我看他有点不顺眼,诅咒一下。

    “紫色适合我们北武的廖平,蛮非主流的。”

    杨乐之抬起头,口中碎碎念念。

    “选择?

    “我选择他个屁,每种颜色我都得要,雨露匀沾。

    “姐夫,以后对我姐好点,我身上所有丹药都给你了。”

    这时候,苏越上前,将一包东西递给杨乐之。

    原有这些丹药用来贿赂阳向族。

    苏越自己已经抵达泉石台,要丹药也没用了。

    正好杨乐之在这里,别浪费了这千载难逢的修炼机会。

    同时,苏越的手掌里,端着洗星冰晶。

    “你哪来的丹药?凭空变出来的?”

    杨乐之被吓了一跳。

    这么多东西,苏越身上也没口袋啊。

    “听说过虚弥空间吗?”

    苏越神秘的一笑。

    “虚弥空间?

    “那不是九品才有的东西吗?”

    杨乐之一张脸更加震撼。

    “你仔细想一下,你岳父是谁?”

    苏越问。

    “青王啊,苏青封。

    “难道,是青王帮你开辟了虚弥空间?”

    杨乐之头皮一麻。

    虽然是一家人,但我还是好嫉妒。

    “作为青王的儿子,总得来点特权不是嘛。

    “不过女婿一般得靠后站,还得看看儿子心情好不好。

    “给我保密,别让别人知道,我老苏家的人都低调。”

    苏越一脸神秘莫测。

    杨乐之是可以信得过的人,关键在这地方,他也没必要隐藏虚弥空间。

    杨乐之又不是傻子,他很快就可以分析出来。

    还不如坦然说出来。

    “小舅子,那个……咱爸,还有虚弥空间吗?”

    杨乐之已经被震撼到麻木。

    能娶到许白雁,我可是三生有幸啊。

    “别和我套近乎,苏青封是我爸,不是你爸。

    “现在我姐失踪,谁知道你啥时候又找个小姑凉。”

    苏越一脸警惕。

    “我是个残疾人,谁能看得上我啊。”

    杨乐之晃了晃空袖口,一脸无奈。

    “你赶紧先冲击六品吧,白小龙和孟羊合体开挂,很快就能超越你。

    “虚弥空间的事情,不着急。”

    苏越笑了笑。

    “这两个家伙,难不成还要抢走我最强五品的称号?”

    杨乐之气的肉都在抖。

    “错了,你现在是次强的五品,我是最强。”

    苏越摇摇头。

    随后,他也懒得闲聊。

    八种泉火,得耗费自己一段时间。

    算算时间,靳国堑可能已经拿走了泉火。

    也不知道他混出去了没有。

    其他种族的方案和神州不一样,靳国堑去守护城池,都需要走一段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