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娇妻:厉〕〔乡村透视仙医〕〔江鱼〕〔医武透视至尊〕〔农门辣妻喜耕田〕〔重生之绝顶张狂〕〔奇仙幻神〕〔都市王牌保镖〕〔大道浮图〕〔梦还在等你〕〔反派驾临〕〔重生狂妻,慕少花〕〔萌宝一对一:总裁〕〔爷是病娇得宠着〕〔我是狗策划〕〔大明不可能这么富〕〔从猴子开始吞噬进〕〔宅在随身世界〕〔最强练气师〕〔三哥的拳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43章 风雨欲来,一触即发
    ..,

    苏越在密道,眼睁睁看着青初洞离开。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这个狡猾的老扑街,一定是要去下令,让盟天城的武者都离开。

    “我得赶紧返回到上面去,要不一会可能就走不了了。”

    苏越喃喃自语。

    虽然一肚子焦急,但苏越也没办法。

    饭得一口一口吃,事也得一件一件办,否则他急死也没用。

    可恨的阳向族,比狐狸还狡猾。

    等青初洞离开之后,苏越身上的压力顿时间烟消云散。

    他站起来之后,顺便看了眼系统。

    ……

    可用酬勤值:171250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57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耳聋眼瞎

    气血值:5009卡。

    ……

    嗡

    苏越大脑一个震撼。

    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突然就破了5000卡的红线。

    苏越急忙又感应了一下体内的绝巅眼球。

    果然,眼球里蕴含的气血之力,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几乎已经被消耗到了濒临枯竭。

    “原来在五个绝巅的压迫下,我已经打破了5000卡的限制。

    “果然,险中秋富贵,古人诚不我欺。”

    苏越又感慨了一句。

    但他心里也没有太多喜悦。

    在阳向族的阴谋笼罩下,靳国堑很危险,燕晨云也很危险,甚至聂海钧也有生命危险。

    苏越得想办法改变这一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务之急,是先离开盟天城。

    苏越转头,准备离开这个半成品房间。

    可他刚走两步,身躯又猛地停下。

    苏越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似乎遗漏了什么。

    对

    地下。

    苏越一拍脑袋。

    他用系统窥探过头顶,可还没有窥探过隧道的下面。

    在惯性思维的影响下,苏越甚至都没有留意隧道下的地面。

    万一有什么东西,自己就大赚特赚。

    即便是没有,也不过是浪费2000点酬勤值而已,不痛不痒。

    ……

    酬勤值-2000

    ……

    苏越直接开启系统技能。

    果然。

    在尽头的这个房间下面,还有一个夹层。

    苏越庆幸自己多留意了一眼。

    这个夹层里没有什么宝物,空荡荡,一片漆黑,但在地面,却有一个圆形的大阵,地板上密密麻麻,篆刻着乱七八糟的符文,符文闪烁着很微弱的光。

    符文古朴苍凉,很厚重,明显是被埋藏了很长时间,应该是千年。

    这是雷世族的符文,苏越根本不认识。

    “我先把符文记下来,然后有机会找老姐问问。”

    苏越深吸一口气。

    青初洞下达命令之后,再传递到盟天城,应该还得一会时间。

    既然已经发现了秘密,苏越就不可能放过。

    事到如今,他也没时间去研究这是什么阵法。

    死记硬背啊。

    苏越记忆力早已经被强化,他现在基本能做到过目不忘。

    虽然符文有些古怪,但苏越常年与异族的战法打交道,也没有什么难点。

    大概15分钟后,苏越已经将地道大阵牢记在心。

    临走前,他尝试着去打破地面。

    没效果。

    现在他体内没有任何气血波动,不管是用拳头捶打地面,还是用水滴去割裂地面,都没有任何作用。

    夹层应该在很深的地方。

    “没时间了,我得赶紧走。”

    苏越一肚子遗憾。

    但时间紧迫,他只能将地道阵法记在心里。

    “如果以后还能有机会,我一定要来看看。”

    转身,苏越赶紧朝着地道口跑去。

    “小舅子,你这么久不出来,我以为你死在里面了。

    “刚才里面的绝巅气息又雄厚了不少,你怎么活下来的。”

    杨乐之也在小心翼翼的往尽头探索,他想去救苏越。

    其实之前他已经被绝巅气息压迫到昏迷,否则早该去找苏越。

    但杨乐之要面子,他不可能说出去。

    “没时间解释了。

    “姐夫,你可以提前离开盟天城吗?”

    苏越火急火燎的问道。

    同时,他抓着杨乐之的空袖子,就往隧道的入口跑。

    “不行

    “盟天城的大门,有固定开启的时间。

    “我原本计划藏在泔水桶里,和你一起混出去,八族倒垃圾的时间,也是更换驻守武者的时间。”

    杨乐之解释道。

    “苏越,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怪怪的?”

    杨乐之又好奇的问道。

    苏越现在的状态,简直和中了邪一样。

    不会是尽头的房间里,有什么邪祟吧。

    好可怕。

    “姐夫,咱俩从隧道上去之后,你立刻潜伏到盟天城入口

    “盟天城要提前清空城池,你得赶紧出去。

    “对了,你离开城池之后,想办法告诉启夏城一个消息……”

    苏越长话短说,连忙将阳向族的计划,和杨乐之说了一遍。

    “什么,异族要暗算启夏城?

    “可启夏城在哪啊?你在湿境有没有密探?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在八族圣地得很缓慢的行走,否则障目叶容易露馅啊。”

    杨乐之听到消息之后,也被惊吓的够呛。

    异族联军居心叵测,竟然计划困杀燕晨云大将,还想顺便双杀了聂海钧院长。

    不要碧莲啊。

    可杨乐之也无奈。

    他即便是从盟天城逃出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沙伪术最大的缺陷,就是不可以快速移动,他每走一步,都步步惊心,随时可能被异族发现。

    偏偏这是里八族圣地,五品多如狗,六品遍地走。

    即便是自己召唤出沙雕,也没意义。

    八族圣地有九品,有绝巅,一指头就能按死自己。

    传递消息,那得有密探接应啊。

    “唉,我也没有密探。

    “姐夫,分头行动,随意应变吧。

    “你想办法去有人族的地方,我也想办法往回赶。

    “事到如今,只能看运气了。

    “对了,姐夫你注意安全。”

    到了地道入口,苏越捏着杨乐之的唯一一只胳膊。

    这次分别之后,还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小舅子,你也注意安全,我会想办法找到人族。

    “对了,感谢你的丹药,我现在五品大后期,很快就可以五品巅峰,距离宗师不远了。”

    杨乐之点点头说道。

    “嗯,姐夫保重”

    话落,苏越赶紧返回泉石台。

    他转头看了一眼。

    其他五品还在修炼,看来青初洞的命令还没有到泉石台。

    随后,苏越也连忙运转气环。

    一会离开的时候,他表面上得掌控一团泉火,否则很多事情解释不清。

    但以苏越现在的能力,一点点泉火,手到擒来。

    苏越盘膝坐下,他感觉肩膀有东西触碰了一下,但又没看清是什么东西。

    这是杨乐之

    他也离开了地道,现在可能已经想办法再离开盟天城。

    风雨欲来。

    这家伙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啊。

    苏越心脏剧烈跳动着。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

    十几分钟后。

    红镜派黑着脸,亲自来到泉石台。

    “所有五品注意,绝巅下令,立刻离开泉石台,你们运转泉火,来区将军营房前集合。

    “十分钟内,所有五品都必须到场,否则杀无赦”

    红镜声音很响亮,也很愤怒,怒不可遏的那种。

    族尊圣殿突然传来的消息,直接毁灭了红镜的一切计划。

    盟天城这地方,一个武者,一辈子只可以来一次。

    这次离开之后,就没有以后了。

    红镜浪费了在泉石台修炼的机会。

    他的都统椅子还没有坐热乎,就遭遇了盟天城的直接洗牌。

    所有计划,全部泡汤。

    这场盟天城之旅,简直成了一个笑话。

    红镜怎么可能不愤怒。

    外面那些五品,一个个怒到极致,就差去行刺黑邮了。

    要知道,因为这次洗牌,所有等待排序的五品,也都丧失机会。

    天杀的。

    简直能气破肚皮。

    红镜用了黑邮特赐的气血之力,将声音扩散的很刺耳,苏越耳膜都被震的生疼。

    果然,不远处淅淅索索,那些正在闭关的五品睁眼,随后一脸不满。

    闹什么呢

    明明是两天的修炼的时间,这才刚刚过去一天,为什么突然让他们离开。

    太吃亏了。

    苏越却早已经迫不及待。

    “为什么让我们离开?”

    一个五品怒气横生的质问道。

    “没有合理的解释,我不走,让黑邮来找我。”

    另一个五品更加愤怒。

    在他眼里,黑邮就是个叼毛。

    他眼看着就要到五品巅峰,再修炼一天,等离开盟天城之后,就可以突破到宗师。

    现在让他离开,简直就是在摧毁他的修炼计划。

    丧失了泉石台的机会,他得再等几个月。

    “这是族尊殿下达的命令,我只是个传令的。

    “消息我已经告知,区将军也已经斩杀了两个不听话的武者,这次是绝巅的直接命令,不是开玩笑。”

    红镜阴沉着脸。

    别说他们这些五品,就是黑邮都被震撼的够呛。

    这次盟天城洗牌之后,黑邮都面临着被更换。

    他失去了绝巅加持的气血之后,同样会丧失修炼机会。

    这是一次让很多人都痛苦的意外。

    “你是个什么东西?

    “让黑邮来和我说。”

    那个倨傲脸的五品,根本就不屑红镜。

    他爷爷,可是青初洞族尊的其中一个弟子。

    “立刻离开泉石台,这次是绝巅族尊的命令。

    “不光阳向族,其他七族也已经开始撤离。

    “族尊下令,一个小时内,盟天城要成为一座空城。

    “联军和神州开战,泉石台会燃烧,谁敢留下,就是在送死。”

    是黑邮的声音。

    苏越猛地抬头。

    果然,连黑邮都亲自抵达。

    苏越第一个从泉石台跳下来,他得当个表率。

    “黑邮,这种事情你最好别开玩笑。”

    那个五品阴沉着脸。

    他真是舍不得这次修炼机会。

    “这次连我也得走,我有必要骗你吗?再说,我敢假传族尊的命令吗?

    “如果谁不愿意走,我黑邮不会勉强,命令已经传到,生死有命。”

    话落,黑邮转身就走。

    红镜连忙上前跟上,苏越也跟在红镜身后。

    他身上的泉火还在燃烧,等到了守护城池,这泉火还可以使用。

    几秒后,泉石台上的五品,还是纷纷跳下来。

    他们也议论了一下。

    确实,直接离开盟天城,损失最惨重的应该是黑邮。

    他没必要,也不敢欺骗自己。

    就这样,几个燃烧着泉火的五品,也跟着黑邮,朝着城门走去。

    “你叫红旦是吗?”

    去城门的路上,黑邮突然看了眼苏越,他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眼睛里的闪烁,还是让苏越揪心了一下。

    “对,我叫红旦,来自散星城池。”

    苏越连忙说道。

    “红犬发疯的第一现场,是你发现的,对吧。”

    黑邮又问。

    “是”

    苏越点点头。

    “从现在开始,你就贴身跟着我吧。”

    黑邮下令。

    “是”

    苏越一愣。

    随后,他只能点点头。

    该死,这个黑邮,不是在怀疑什么吧。

    屋漏偏逢连夜雨。

    苏越原计划在前往散星城池的路上,就直接隐身逃离。

    如果被黑邮抓在身旁,逃跑难度就大了。

    黑邮不傻,他真的是在怀疑苏越。

    当然,他怀疑的点,并不是人族奸细。

    黑邮怀疑,有族人在暗中搞自己。

    蓝全三兄弟,死了也就死了。

    但问题是红膛和红琅,也被暗杀。

    这明明就是要让自己背锅,去得罪两个大世家的九品啊。

    借刀杀人。

    黑邮分析了一夜,终于分析出来幕后黑手的用意。

    有人要往死里搞自己。

    虽然红犬已经被凌迟处死。

    但五个死者的尸体还在。

    黑邮仔细研究过,有些伤痕看似也是利刃所伤,但其实和都统刀有一些微弱的差距。

    如果不细心,根本就察觉不到。

    偏偏黑邮细心,他察觉到了端倪。

    随后,黑邮就想锁定这个黑手。

    暗中分析了一圈,最终黑邮将目光锁定在这个红旦身上。

    第一个发现红犬的人。

    第一个发现红琅的人。

    唯一连插两次队的大气运者。

    甚至红旦和红犬的关系,也说不出的微妙。

    还有,他来自散星城池,身份背景很难调查。

    如果是单独一个问题,说起来也没什么。

    但所有事情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事情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不过,黑邮也不想打草惊蛇。

    他知道,红旦肯定只是个喽啰,根本就不重要。

    黑邮要通过红旦,找到那个幕后要搞自己的黑手。

    黑邮在圣地又不少敌人,他得弄清顾,是谁在暗害自己。

    红琅和红膛的家族,已经彻底得罪。

    黑邮比别人更清顾强者的残忍。

    一旦自己离开盟天城,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甚至可能活不过三个月。

    只要找到幕后黑手,就可以转移仇恨。

    对九品来说,自己一个六品,还不如一条狗有用。

    难啊

    像他们这种没有绝巅关系的武者,哪怕是突破到七品,依旧在圣地举步维艰。

    更何况,离开盟天城,自己对绝巅,也就没有了利用的价值。

    当初自己入选区将军,也是因为没有太大的家族利益纠葛而已。

    夹缝之中,生存太难。

    “果然,气氛很压迫。”

    苏越跟在黑邮身后,他们来到城门口。

    这时候,已经有一群又一群的异族武者在撤离。

    八族拥挤在一个城门口,显得有些混乱。

    阳向族身为这一次的占领种族,所以要最后撤离。

    “不行,等离开盟天城,我得赶紧逃。”

    现在没有气血,所以苏越任人宰割。

    但只要离开盟天城,就一定有机会。

    从这里去守护城池,还有一段距离。

    “嗯?呼吸有些异常?

    “哼,果然,这个红旦有问题。”

    黑邮用气血感知着苏越。

    确实。

    苏越气息出现了一些紊乱。

    他也不是专业的密探,漏出破绽很正常。

    ……

    启夏城。

    聂海钧就是传送阵法的启动源。

    和青初洞他们的分析的一样,启夏城确实要依靠降妖一族,来震慑异族。

    同时,这次传送的距离不可以太远,隔着虚忌河,已经是最远的极限。

    燕晨云和聂海钧坐镇在营帐内,正在举着源像石,等待袁龙瀚的通话。

    “将军”

    这时候,营帐里又走进来一个七品武者。

    西武上任校长:赵江涛。

    “坐”

    燕晨云和赵江涛也不陌生,他拍了拍身旁树桩子,让赵江涛坐下。

    嗡嗡嗡

    源像石突然闪烁。

    终于,袁龙瀚的人影出现。

    “最新情报

    “五族联军可能会通过薛金龙的传送,屏蔽降妖兽的感知。

    “在靳国堑横跨虚忌河回来之前,燕晨云你可能会面临5个九品的联手轰杀

    “晨云,你有把握吗?”

    袁龙瀚说道。

    顿时间,营帐里气氛陷入了凝固。

    聂海钧一张脸格外难看。

    赵江涛表情也有些悲痛。

    “元帅,事到如今,咱们哪里还有退路。

    “为了薛金龙的牺牲,我也一定能抗住这5个九品。”

    燕晨云瞳孔坚定。

    “将军,你也别太内疚。

    “薛金龙已经身负奇毒,没有医治的可能,他能替祖国牺牲,也是武者的归宿。”

    赵江涛语言沉重的说道。

    “薛金龙用命带回来的阳向族火种,我绝对不会辜负。”

    聂海钧也说道。

    薛金龙。

    西武毕业两年,有机会突破六品的年轻人。

    偶然有一次,薛金龙不幸中毒。

    他得知军部有牺牲任务,主动承担。

    其实在泉火注入离灾鼎之前,还有一个重要工序,就是得到异族最精纯的气血。

    青初洞利用薛金龙传送,要在启夏城布阵。

    而聂海钧,同样要利用青初洞的布局,来点燃离灾鼎。

    其实,潜入盟天城的密探,有两个。

    其中一个是靳国堑。

    另一个,就是早已经潜伏在八族圣地的薛金龙。

    薛金龙是个引子。

    他故意卖出破绽,目得就是要带着异族联军的阴谋回来。

    同时,他可以利用一族的阴谋布局,从而点燃离灾鼎的第一阶段。

    这是薛金龙的任务。

    第二,薛金龙可以利用一族对自己的故意纵然,制造一些混乱,这样能吸引异族的视线,从而给靳国堑创造逃亡时间。

    作为计划第二阶的靳国堑,同样会开启传送阵。

    但他的传送终点,并不是启夏城。

    聂海钧的能力,只能支撑一次超远距离传送。

    如果第二次依然用超越距离,靳国堑一定会暴露。

    所以,靳国堑有第二套方案。

    他会启动一次短距离传送,不会离开八族圣地。

    靳国堑的终点目得地,是在盟天城边缘,虚忌河畔。

    靳国堑的目标,是奋力狂奔,横跨虚忌河,最终抵达启夏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