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欲焚天〕〔她来运转〕〔校花的近身王者〕〔庶门风华〕〔刺骨〕〔灿唐〕〔圣手玄医〕〔掌欢〕〔影后常年热搜〕〔爆笑甜妻:冷少,〕〔时间料理师〕〔传媒巨舰〕〔末世之复仇战魂〕〔现代棒球〕〔家里有门通洪荒〕〔帝尊盛宠:全能小〕〔旅行时代〕〔从心之主〕〔李朝万古一逆贼〕〔永恒美食乐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44章 神州有盾,也要有枪(三更、万)
    ..,

    神州为了点燃第一阶段的离灾鼎,这次远距离的传送,原本就是卖给异族的破绽。Δ书阁ん.『k→shu→.co

    这次窃取泉火的任务,分为两段。

    第一阶段,就是顺从着异族的阴谋,将薛金龙传送回来。

    他身上会有异族的阴谋。

    可同样,他身上也会有异族最精纯的气血。

    这是神州不得不面临的一次选择。

    牺牲一个五品。

    虽然说起来轻描淡写,是这是一条沉甸甸的生命。

    袁龙瀚在五品统领的内部,进行过一次筛选,完全自愿报名。

    当时有97个五品武者报名竞选。

    最后,袁龙瀚和燕晨云选择了薛金龙。

    第一,他足够年轻,也足够优秀强大。

    第二,薛金龙中毒,剩余的时间不多,道门也无法救治。

    第三,薛金龙以死相逼,要承担这次任务,毒伤折磨下,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念。

    最终,燕晨云同意薛金龙牺牲。

    对于一个战士来说,为祖国牺牲,也是一种荣耀。

    现在,任务终于要开始。

    能不能夺回泉火,关系着神州未来几十年的发展,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赵江涛,你准备潜入虚忌河吧

    “想尽一切办法,掩护靳国堑回来。

    “因为忌鲨妖的原因,异族联军不可能有超过七品的武者过河,一切,都看你了。”

    光幕内,袁龙瀚一脸凝重的说道。

    “是”

    赵江涛站起身来,脸庞坚毅。

    他修炼的水系战法,可以让忌鲨妖没有敌意。

    虚忌河的安全,由自己守护。

    哪怕付出生命,也得接应靳国堑回来。

    “燕晨云,5个九品,你的压力会很大,但也没办法,苦了你了。”

    袁龙瀚又有些愧疚。

    因为自己是绝巅,根本就不敢随便下湿境,特别是靠近降妖丛林这种地方。

    这次神州不是去搞破坏,而是抢东西。

    绝巅气息,会令整个丛林大乱,到时候一切计划就都毁了。

    所以,只能靠燕晨云一个人扛着。

    在战场的其他战线,异族联军已经虎视眈眈。

    最近五族休战,神州的压力逐渐增大,军部伤亡不轻。

    援军没办法过来。

    “我已经没有突破绝巅的机会,必要的情况下,我可以拖着他们一起死。

    “这次任务,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燕晨云虽然表情淡漠,但他话语里的凝重,已经是前所未有。

    “元帅放心,我虽然无法参战,但一定会让离灾鼎燃烧起来。

    “神州不可以永远被动防御,科研院有能力,也有资格,让咱们神州攻防兼备。

    “神州有盾,也要有枪。”

    聂海钧也严肃的说道。

    “神州的未来,就拜托诸位了。”

    隔着源像石的光幕,袁龙瀚朝着他们深深鞠躬。

    九死一生的任务,谁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次鞠躬,袁龙瀚代表了神州所有百姓。

    “备战”

    燕晨云转身,直接离开营帐。

    赵江涛穿上特质的皮甲,一个人悄悄消失在浓雾中。

    而聂海钧,也来到一个空地。

    在空地中央,有个被择兽皮覆盖的庞然大物。

    军部将离灾鼎运输到这里,也是经历了千辛万苦,真的不容易。

    “这一刻,神州已经等待了太久。”

    深吸一口气,聂海钧大臂一挥,盖在离灾鼎上的择兽皮,被轰然掀开。

    启夏城内,离灾鼎犹如一头钢铁雄狮,在眺望着八族圣地方向,杀气凛然。

    在聂海钧身后,是代表神州的国家旗帜。

    狂风之下,旗帜猎猎作响。

    聂海钧虽然一把年纪,但这一刻心潮澎湃。

    在这种时候,这面代表着被鲜血染红的旗帜,可以给聂海钧一种无穷的力量。

    他有一种错觉,祖国的所有人,都站在自己身后。

    这一战,我为祖国。

    嗡

    随后,聂海钧不断打出一道道气血,他在布置传送阵的尽头。

    等找到机会之后,薛金龙就会传送回来。

    其实两军心知肚明。

    薛金龙在传送之前,会很安全,异族甚至还要配合他演戏。

    局中局。

    计中计。

    一场无间的路,谁都分不清你我。

    启夏城并没有驻扎多少武者,这是一场高层间的对战,燕晨云只留了一些中将来做最后防守。

    天空黑压压一片。

    燕晨云仰头无尽乌云,内心一片平静。

    赵江涛已经沉入虚忌河底。

    在启夏城的上空,袁龙瀚隔空相望,时时刻刻关注着这里。

    气氛越来越压抑。

    风雨欲来,整个世界似乎都已经被冻结。

    ……

    钢龙城。

    这是钢骨族的一座守护城池。

    这批运火者,一天前从盟天城离开,现在终于抵达钢龙城。

    在钢龙城,放置着钢骨族存放泉火的妖器。

    薛金龙伪装成一个钢骨族,昂首挺胸走在最前方。

    由于他已经潜伏了一段时间,所以也打拼出了一定的地位。

    钢骨族没有阳向族那么多黑幕,这里拳头大就是老大。

    其实薛金龙知道。

    他之所以这么顺,一切都是异族将计就计的阴谋。

    自己的任务,是将异族的气血,传送回启夏城。

    至于异族要用自己启动什么阴谋,薛金龙不知道。

    他是一个军人,以服从命令,完成任务为天职。

    只要回去,任务就算完成。

    当然,薛金龙已经成功了一半。

    就在不久前,阳向族的两个九品来过,他们看似不经意,其实在自己身上附着了一层气血之力。

    薛金龙现在只等靳国堑发出信号。

    之后,他就可以直接启动传送。

    神州所有的布局,全部都是为了掩护靳国堑而已。

    他才是真的运输泉火的人选。

    靳国堑会利用自己传送时造成的混乱,神不知鬼不觉的启动小传送,随后直接抵达虚忌河。

    他的任务,是横跨虚忌河。

    薛金龙希望靳国堑能成功。

    自己时日不多,看不到神州在湿境建立城池,但后辈们的胜利,有自己参与过的痕迹。

    这已经足够。

    靳国堑操控着泉火,跟在人群后面。

    和薛金龙比较起来,靳国堑就显得不显山不露水。

    他沉默寡言,看上去像个战争机器。

    一个小时前。

    靳国堑悄悄拿到了薛金龙递给自己的冰晶手套。

    从冰晶手套的品质上看,苏越应该是去过了秘密研究院,冰晶手套的品质,比之前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之所以让薛金龙运输冰晶手套,也是因为异族早知道他是奸细,反而没有太严密监视他。

    异族要演戏,所以给了薛金龙机会。

    只要离开钢龙城,泉火就会熄灭,到时候冰晶手套是关键。

    这一个小时,靳国堑要悄悄运转小传送阵的准备工作。

    薛金龙离开的时候,自己也要趁乱离开。

    “呼……成功了

    “薛金龙学长,我一定会带着你的意志,成功把泉火运输回去。

    “神州崛起的脚步,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挡。”

    准备工作完成。

    靳国堑抬起头,悄悄给薛金龙发出一个信号。

    薛金龙收到了信号。

    这时候,走在队伍最前方的钢骨族宗师,早已经不耐烦。

    神州这个奸细磨蹭什么呢,不会是自己露馅吧?

    不可能。

    这几个宗师相信自己的演技。

    “永别了,这个世界。”

    薛金龙深吸一口气。

    原本在队伍最前方的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噗

    薛金龙偷袭了一个五品,直接捏碎了他的心脏。

    ……

    神州军部。

    袁龙瀚坐在总指挥部,正在关注启夏城的一举一动。

    道门道圣元古子也在旁边。

    这时候,军部总参谋长安雨姗走进来。

    虽然战争的伤亡,不该只是冷冰冰的数字。

    但分析数据,是参谋部的工作,安雨姗身为总参谋,她不能缺席这种大战。

    “哈哈哈哈,袁龙瀚,别来无恙”

    也就在安雨姗刚刚坐下,袁龙瀚面前的长桌上,突然出现了一颗黑雾组成的脸。

    “青初洞,你刚刚才被我打回去,还有脸来找骂?”

    袁龙瀚眯着眼,一脸不屑。

    “咦?袁龙瀚你这是在干什么?准备开战吗?”

    这时候,又有几颗人头出现。

    他们这些绝巅都不可以轻易开战,所以时不时来找袁龙瀚嘴炮几句。

    这一次袁龙瀚吃瘪,绝巅们要欣赏袁龙瀚的表情。

    “开战?

    “你们和乌龟一样,敢开战吗?”

    袁龙瀚嘲讽道。

    这些家伙只是意念过来,袁龙瀚也拦不住,当然,他们会付出很大代价,堂堂绝巅,也不可能来窃取情报。

    纯粹就是来恶心袁龙瀚的。

    在绝巅的眼睛里,只有同样是绝巅的袁龙瀚和元古子,才配称之为劲敌。

    绝巅之下皆蝼蚁。

    哪怕是九品,也都是绝巅的棋子罢了。

    “我们联军不会轻易开战,但只要开始,就会斩杀你们一个九品。

    “袁龙瀚,你猜,这次你们神州会有哪个九品被斩?”

    青初洞阴阳怪气的说道。

    “哼,你们一群败军之将,还不快滚出这里”

    安雨姗气的肝疼。

    这群该死的异族,一个个相貌丑陋,看着就来气。

    “蝼蚁不配说话

    “袁龙瀚,让你手下的狗闭嘴,没大没小。

    “我猜,你是在监视一场大战吧?”

    青初洞懒得理会安雨姗,他继续盯着袁龙瀚。

    这家伙三番五次让阳向族难看,这次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该死的老东西。

    “你们湿境八族,迟早都会灭亡,这是这个时代的天命。”

    元古子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

    “哈哈哈哈,老东西,你还是闭嘴吧。

    “咦,袁龙瀚,你竟然敢暗算我钢骨族,我好愤怒……哈哈哈哈……”

    突然,钢骨族的绝巅一声惊呼,随后,便哈哈大笑。

    “袁龙瀚,把你监视在启夏城的光幕打开吧,别遮遮掩掩,否则你会欣赏不到燕晨云的死。”

    青初洞也阴森森笑着。

    其实根本就不用袁龙瀚打开,这些绝巅,已经幻化出了启夏城的场景。

    没错

    传送阵开启。

    启夏城的中央,突然爆发出一团史无前例的金光。

    “哈哈哈,袁龙瀚,我猜,你是要盗窃八族圣地的泉火吧?

    “传送阵,好大的手笔,想必这个传送阵,也让你神州付出不少代价。

    “可惜,我觉得你不会成功”

    钢骨族绝巅狂笑一声。

    “袁龙瀚,你是不是想靠降妖一族来牵制我们联军的九品?

    “好歹毒的阴谋。”

    “可惜,你可能想多了,你看看启夏城的边缘

    “我要让降妖一族睡个好觉,这段时间,正好让我们的九品,杀了燕晨云。”

    青初洞提醒道。

    嘭

    “你们……卑鄙”

    安雨姗一拍桌面,猛地站起身来。

    从光幕里,她看到一道屏障从启夏城外围漂浮起来,随后朝着降妖丛林笼罩而去。

    这时候,在天际深处,也闪烁出五团刺目金光。

    那是九品划破长空的景象。

    九品速度太快,肉身和虚空会摩擦出大量的火焰,所以会有刺目的光团出现。

    五团光团。

    这就代表着,异族有五个九品赶来。

    安雨姗怎么能不震惊。

    “袁龙瀚,你还真是愚蠢,各种幼稚的小把戏,真是层出不穷。”

    掌目族绝巅嗤笑道。

    嘎嘣

    袁龙瀚望着光幕,手掌狠狠捏在一起。

    他并不是因为绝巅的嘲讽而愤怒,而是因为薛金龙的死。

    又一个年轻人,为国捐躯。

    神州大地,战争到底何时才能平息。

    “咦,袁龙瀚,那个大鼎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你要偷窃泉火的工具?

    “可惜啊,你派遣的密探,已经失败了,他的泉火,早就被我布置禁止,哪怕你能运输回来,也会直接熄灭。”

    青初洞冷笑。

    他目光冷冷盯着袁龙瀚,那轻蔑的眼神,在表达着一个信息:袁龙瀚,你的一切阴谋,我已经了如指掌,你是一个愚蠢失败者。

    当然,泉火需要合体才能使用的秘密,青初洞没有透露出来。

    他喜欢看袁龙瀚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你们的情报,还真厉害。”

    袁龙瀚铁青着脸。

    其实薛金龙将冰晶手套传给靳国堑的时候,他所携带的泉火,就只是一团幻象而已。

    薛金龙骗了异族。

    ……

    启夏城。

    薛金龙回来了。

    但同时,他的肉身开始崩溃。

    薛金龙半跪在地上,死死抓着离灾鼎的一只脚。

    他的任务很重。

    一边,要将异族气血传递到离灾鼎上。

    一边,还要承受异族气血的剧痛。

    同时,传送阵启动的时候,同样是一种撕裂。

    薛金龙虽然看上去还活着,但其实他的肉身,已经和燃烧过的灰烬一样,不过是徒有其表。

    除了皮肤还保持着原样,他体内的五脏六武,经脉血肉,全部成了高温灰烬。

    薛金龙甚至都感觉不到什么疼痛。

    “孩子,神州所有百姓,感谢你。”

    聂海钧就在薛金龙身旁不远处。

    他刚刚启动了传送阵,哪怕是九品,也虚弱的很。

    眼睁睁看着薛金龙牺牲,聂海钧心里刺痛,难受到根本无法呼吸。

    对一个长辈来说,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凌迟。

    “呃……呃、呃……”

    薛金龙已经说不出话。

    在传送回来的时候,他恢复了人族的样子。

    终于,离灾鼎有了气血活力,算是第一阶段启动成功。

    薛金龙勉强转头,朝着聂海钧微笑了一下。

    他的生命,进入倒计时。

    随后一秒,薛金龙狠狠转身。

    立正。

    这是他最后的力气。

    他朝着不远处的国之旗帜,坚定的敬礼。

    我薛金龙这一生,虽然武道止于五品。

    但我无愧神州之血,无愧神州之魂,无愧神州山河。

    神州的锦绣未来,有我薛金龙的一滴血。

    我是武者。

    我是军人。

    我是一个神州人。

    祖国

    请在未来,一直向前。

    呼

    一股风吹来,薛金龙的整个身形,直接被吹散。

    就如香坛里的灰烬,瞬间就无影无踪。

    聂海钧看着那个消瘦的背影,瞳孔里死死憋着两行热泪。

    这就是神州年轻的缩影。

    这就是神州屹立六千年不倒的脊梁。

    这就是神州的魂。

    年轻人继承了神州之魂,聂海钧骄傲,他替这个伟大的国家和民族骄傲。

    异族九品还没有到来。

    燕晨云率领启夏城所有武者,都向薛金龙消失的地方敬礼。

    战友。

    你留下的山河,我们继续来守护。

    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燕晨云,速来受死”

    这时候,5个湿境异族赶来。

    最前方的九品,正是沸血族的沸变离。

    他浑身燃烧着熊熊火焰,远远就令乌云翻滚,给人一种魔神降临的错觉。

    意气风发,天生孤傲。

    沸变离是公认的圣地最强九品,他曾经战败过苍疾,战败过无数九品。

    他之所以迟迟没有突破到绝巅,差的只是一些机缘罢了。

    费宁宵的死,神州武者全是凶手。

    “哼,魑魅魍魉,有什么资格大吼大叫。”

    燕晨云狠狠一咬牙,一个闪烁,就矗立在虚空中央。

    他的手里,是一柄黑色长刀。

    类似于青龙偃月刀。

    五团金光笼罩下,燕晨云的身形有些渺小。

    但谁都不知道,那个身影里,蕴藏着多么可怕的破坏力。

    “燕晨云,以一敌五,你今日有死无生”

    第二个到来的九品,是阳向族的苍毒。

    他其实可以和沸变离一样快,但这次带着两重任务,苍毒专门让了让沸变离。

    启夏城外,虚忌河底,赵江涛也朝着启夏城的方向,敬了个礼。

    他知道薛金龙那孩子已经牺牲。

    作为薛金龙曾经的校长,曾经的老师,他心如刀绞,但也只能敬一个礼。

    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启,谁会是第二个死亡的武者,谁又能知道。

    或许是燕晨云。

    或许是聂海钧。

    又或者,是自己。

    “靳国堑应该快到了。”

    赵江涛深吸一口水,顿时将感知力扩散开来。

    对。

    在泥沙浑浊的虚忌河底,赵江涛可以向鱼儿一样呼吸。

    他所修炼的绝世战法,起始于海,汇聚于海。

    ……

    钢龙城。

    谁都没有料到,薛金龙突然暴起杀人。

    他连杀了三个五品钢骨族。

    这些都是很快就可以突破到宗师的强者,他们根本没料到薛金龙会突然发难。

    随后,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薛金龙身上出现一道刺目金光,同时一股威压令人透不过气。

    场面瞬间混乱。

    等众人回过神来之后,已经是一分钟之后。

    除了地面躺着三具尸体外,薛金龙已经不知所终。

    “咦,队伍里怎么少了一个五品武者?”

    钢骨族领队的宗师突然皱眉。

    作为领队,随时清点人数,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他甚至都没有刻意去看。

    但确实少了一个。

    抛开被杀的三个废物,抛开奸细薛金龙。

    还少了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疾控档案〕〔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