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些日子已在别处〕〔太有钱了怎么办〕〔特战尖兵〕〔至尊女婿〕〔最强神壕〕〔我们的电影时代〕〔美女的极品锦衣卫〕〔最强大神在隔壁〕〔超级特战兵王〕〔笔下的另一个世界〕〔生活系游戏〕〔点歪你的技能树〕〔我只想享受人生〕〔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奇迹的召唤师〕〔四洲传奇〕〔家有王妃初长成〕〔有妖气客栈〕〔狂妻来袭:九爷,〕〔重生奋斗俏甜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46章 故意射偏的箭
    神州,军部指挥中心。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虚忌河上的一幕,同样在这里上演。

    直播影像并不是来自神州,其实传播的源头是异族。

    青初洞他们为了气死袁龙瀚,所以早就已经下令,关于这一战的内容,全部要及时传播到这里。

    神州武者虚伪,向来遮遮掩掩。

    虚忌河战况被汇报到联军大营,最终又及时到了青初洞他们手上。

    看着虚忌河上的追逐,五个异族绝巅各个脸色铁青,好像都是吃了瘪的样子。

    当然,他们都是装的。

    五个绝巅心里都清楚,这团泉火屁用没有。

    但他们还是佩服袁龙瀚的歹毒。

    狗东西,还真会算计。

    竟然使用了连环计来套路他们,如果不是泉火没用,联军差点就上当了。

    “袁龙瀚,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啊!”

    组成青初洞的灰雾一闪一闪,他面色阴沉的盯着袁龙瀚。

    安雨姗猛地站起身来。

    “哼,你们这些畜生,一定被会神州打到灰飞烟灭,等着神州在湿境建立城池吧。”

    随后,安雨姗毫不留情的怒斥道。

    看着靳国堑在风雨里冲杀,险象环生,安雨姗也揪着心。

    “哈哈哈,还真以为这小畜生能回来吗?

    “简直是做梦!

    “你们是不是以为掌目族的弓手都死了!”

    这时候,掌目族绝巅阴森森说道。

    “袁龙瀚,你已经败了。

    “十分钟后,掌目族的弓箭手可以追上去,到时候这个偷窃泉火的蝼蚁,一定会粉身碎骨!”

    青初洞也冷笑道。

    当然,这也只是军部指挥部的情况。

    而在联军大营,青初洞他们早已经笑的前仰后合。

    安雨姗竟然还在高兴。

    想必,袁龙瀚心里也在窃喜吧。

    可惜啊。

    他们的所谓精妙计划,一开始就是一场闹剧。

    确实,掌目族派遣了弓箭手。

    弓箭手已经得到了命令,他们会给靳国堑造成一些麻烦,拖延他回去的速度。

    但弓箭手却不会直接射杀靳国堑。

    这个蝼蚁,还有用。

    要知道,联军这次的任务,是顺着神州的诡计,将计就计,直接斩杀燕晨云。

    这样一来,靳国堑的回归速度,就变得格外微妙。

    假如靳国堑早早回去。

    神州就会知道泉火无效,那时候神州必然会撤军。

    到时候,燕晨云非要逃,他们5个九品也不敢真的追到湿鬼塔,毕竟袁龙瀚那畜生还在。

    所以,掌目族会用弓箭,不断拖延蝼蚁在湖面上的时间。

    而且他们五个绝巅在袁龙瀚面前的惊愕,也只是给袁龙瀚演戏看。

    局中之局。

    你袁龙瀚窥探我湿境的泉火。

    而我,却在酝酿你手下的两个九品。

    特别是聂海钧。

    只要燕晨云一死,这个所谓科研院院长,也将必死无疑。

    沸忠炎也在跟着冷笑。

    可在其他四个绝巅的眼里,沸忠炎现在就是个蠢货。

    对他们四个绝巅来说,斩杀燕晨云和聂海钧,同样是个幌子。

    他们的真正目标,是斩杀沸血族的沸变离。

    四族的九品,都已经悄悄准备好了四象锁。

    但青初洞的目光,却一直关注在离灾鼎上。

    好东西啊。

    这可是阳向族彻底掌握泉火的大宝贝。

    我阳向族,势在必得。

    青初洞有时候都感慨。

    到底是什么样的智慧,才能酝酿出这么精妙的计划。

    别人一箭双雕,一箭三雕。

    可我青初洞,要一箭四雕。

    没有人可以挡住阳向族君临天下的脚步。

    我青初洞是阳向族的伟人,我要超越碧辉洞,成为阳向族新一代的天圣。

    “报,六品宗师箭神,会在三分钟后,抵达虚忌河畔。”

    这时候,掌目族绝巅收到了消息。

    终于来了,好戏开始。

    “传令下去,一切以拖延速度为主。

    “在地球,有一种很有趣的游戏,叫猫抓老鼠。

    “现在咱们掌目族就是猫,好好戏耍那个无纹族的老鼠,切记别杀。”

    掌目族绝巅下令。

    “诸位,在袁龙瀚面前好好演戏,别露馅。”

    青初洞提醒了一句。

    万一被看出来,神州提前撤军,就玩砸了。

    军部指挥所。

    袁龙瀚和元古子一脸紧张。

    五个绝巅也表现的格外凝重,他们好像真的想拦截靳国堑一样。

    ……

    启夏城。

    燕晨云身上已经布满血痕。

    面对5个异族九品,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种实力的证明。

    要知道,燕晨云开场就是王炸,他直接燃烧了绝世战法。

    也正因为绝世战法,5个九品才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冲上来格杀燕晨云,反而是以消耗为主。

    毕竟,燕晨云有能力,随便和他们之中任意一个同归于尽。

    所以,5个九品没办法同仇敌忾,他们都忌惮燕晨云。

    “燕晨云,不如你自尽吧,死的有尊严一些。”

    苍毒皮笑肉不笑,冷嘲热讽的燕晨云。

    这家伙很难对付,甚至可以说是防御到无懈可击。

    老对手了,以前就切磋过。

    “燕晨云,你的防御很不错,我钢骨族已经认可你。所以,我一定会杀死你。”

    钢骨族九品真的有些佩服燕晨云,以一敌五,还能坚持。

    这个无纹族的九品,竟然一点都不怕死。

    他出场就祭出绝世战法,而且直接放弃了所有攻击,将一切气血都汇聚到防御。

    这也是最佳的防御手段。

    面对5个九品,真的没有反杀的可能,还不如放弃。

    燕晨云犹如一座雕塑,就矗立在启夏城的上空,任由他们5个九品去轰杀,从始至终,巍然不动。

    5个九品心里都清楚。

    燕晨云的永燕战法,既可以将燕翼的防御网笼罩在整个启夏城,他还可以随机拖一个九品同归于尽。

    5个九品还有些被动。

    他们只有一条路,就是一路消磨。

    想绕开燕晨云,去提前去斩杀聂海钧,根本不可能,永燕战法的燕翼笼罩范围太广。

    想搏命击杀燕晨云,他们还害怕同归于尽。

    可燕晨云此刻的防御,堪比半步绝巅,他们消磨下来,会耗费很长时间。

    不过燕晨云也不是无敌强者。

    只要消耗到一定程度,他就无法在支撑永燕战法。

    到时候,就是燕晨云全线奔溃的时候。

    “燕晨云,今天你们神州武者一个都活不了,因为我沸变离在这里,你们就都得死!”

    沸变离表情轻蔑,嘴角是一抹倨傲的冷笑。

    其他4个九品一肚子诅咒。

    你流弊,你倒是去杀燕晨云啊,最好你俩同归于尽,我们4个也就轻松了。

    纯粹就是个卖嘴的蠢货。

    叫骂的时候天下最嚣张。

    嘴炮没输过,打架没赢过。

    太狡猾。

    4个九品还得时刻准备着四象锁。

    其实这个沸变离,不比燕晨云好对付,他们也压力很大。

    “你们一个个别废话,想要染指启夏城,先从我燕晨云尸体上踏过去。

    “还有,你们千万要小心,我燕晨云死前,可能真的会拖你们其中一个下水,地狱路上太无聊。”

    燕晨云也不还手。

    他犹如一个斑驳的古城墙,任由狂风暴雨袭来,巍然不动。

    血肉之躯,比肩天堑。

    这就是神州军人,这就是神州将领。

    “可笑!”

    轰隆!

    轰隆隆!

    轰隆隆!

    5个九品的轰击继续落下,他们和燕晨云保持着安全距离,一个个心里也很忐忑。

    神州这群九品,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怕死。

    “燕将军,你一定要坚持住!”

    地面上,聂海钧维持着离灾鼎的运转。

    其实苏越分析的没错。

    薛金龙从湿境将异族的气血传送回来,虽然离灾鼎被激活,但气血有时限,而且还需要聂海钧专心运转。

    所以,启夏城的时间并不多。

    而且聂海钧也帮不上任何忙,他虽然是九品,但已经被离灾鼎锁死在这里。

    “靳国堑,你和赵江涛也一定要安全回来。”

    视线从燕晨云身上移开之后,聂海钧又遥望着波涛汹涌的虚忌河。

    这场战争,真的是艰难。

    他只能是虔诚的祈祷着。

    ……

    虚忌河。

    路程已经行进了一半。

    虽然异族的追杀很凶猛,远处蝗虫一样的六七品强者,简直密密麻麻,现在看来,可能已经超越了200个。

    如果是一般的武者,可能会被这种场面给活生生吓死。

    为了追捕靳国堑,异族联军也是下了血本。

    咻!

    就连这时候,一道破空声传来。

    一左一右。

    两道箭矢破空而来,沿途似乎连虚空都已经穿透。

    速度堪比闪电。

    轰隆!

    轰隆!

    箭矢很精准,几乎是贴着靳国堑的脸射击到了湖面。

    另一只箭矢,甚至差点射在泉火之上。

    靳国堑被吓的魂飞魄散。

    该死!

    掌目族来了两个弓箭手,接下来的一段行程,要危险了。

    没办法。

    箭矢移动的速度,绝对要比武者快好几倍。

    而且影子束缚术,也不可能去束缚箭矢。

    以后靳国堑不可能再安逸的逃亡,他还得躲闪掌目族射击过来的箭矢。

    湖面之下,赵江涛也压力骤增。

    他根本没想到,掌目族的速度会这么快。

    咻!

    咻!

    又是两根箭矢破空而来。

    靳国堑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里,他甚至做好了准备。

    必要的情况下,可以用自己的肉身去插箭,一定不能让泉火被破坏。

    然而。

    箭矢还是贴着他的身躯射偏,险之又险。

    两道箭矢,全部射偏。

    虚忌河底,赵江涛虽然被吓的够呛,但他皱着眉,分析到一个问题。

    可能,掌目族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可怕,自己可能是高估了掌目族。

    在虚忌河湖面,瘴气横生,浓雾翻滚,掌目族的视线不可能和陆地上一样。

    他们之所以四箭都没有射中靳国堑,一定是因为准星受到了影响。

    “我只需要将紫莲花的移动节奏打乱,掌目族箭手的误差一定会更大。”

    赵江涛心里暗中盘算着。

    箭手有个很重要的能力,就是预判。

    在恒定的速度下,箭手理论上可以提前预判出未来的轨迹。

    可如果自己毁了节奏,箭手也就吃不准自己。

    想破坏移动速度,就只能时快时慢。

    现在已经是极限的快,想破坏节奏,就只能慢一些,再突然一些。

    所幸,那些普通的追兵,已经被甩开很远距离,他们段时间内也不可能追上来。

    “咦,掌目族的箭,准头似乎不行啊。”

    湖面上,靳国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如果一箭两箭射偏,还情有可原。

    但一连四箭都能射偏,就明显是掌目族自己的问题。

    靳国堑又看了眼灰蒙蒙的天。

    视线被干扰了吗!

    远处。

    数不清的追兵在怒骂掌目族笨。

    一连四箭都能射偏,就这种水平,还敢叫什么神箭手,根本就是不要脸。

    追兵骂的很难听。

    特别是钢骨族追兵,他们是最着急的种族。

    那团被窃走的泉火,竟然闪烁着钢骨族的颜色。

    但可惜,钢骨族擅长防御,却在速度上有短板,他们除了嚎叫和怒骂,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在远处。

    两个掌目族再次弯弓搭箭。

    “我警告你,这次别射那么准,不小心射死目标,你就等着族尊责罚吧,你可以死,别连累我!”

    左边的掌目族寒着脸警告。

    身为掌目族的六品,就这点距离,这种程度的浓雾,其实根本就影响不到自己。

    但他们得到了一个诡异的任务。

    不可以杀死目标,只需要拖延目标的速度就可以。

    任务太诡异,他俩甚至都怀疑这是假任务。

    但经过确认之后,这确实是绝巅族尊的命令。

    最后,两个箭手虽然一肚子疑惑,还得忠诚的执行。

    “他们速度慢了,嘿嘿,我知道了,无纹族很聪明,他们想改变速度,破坏节奏,从而破坏咱们的预判。

    “够狡猾。

    “可惜,我们根本没想杀你,卑微的蝼蚁。”

    另一个掌目族冷笑一声。

    “该死,你小心点!

    “他们改变了速度,咱俩更得集中精神,千万别杀人。

    “该死,好端端改变什么速度,我们又没准备杀你,徒增难度。”

    前一个掌目族简直气到吐血。

    万一机缘巧合误杀了目标,他俩几乎和自杀一样。

    咻!

    咻!

    又是两道箭矢破空。

    这一次,其中一支箭太准,差点爆了靳国堑的头。

    幸亏靳国堑反应快,脑袋闪躲了一下。

    靳国堑和赵江涛差点被吓的丢了魂。

    追兵一阵怒骂,刚才那一箭,简直太可惜。

    “你能不能别害人。”

    左边的掌目族也差点被吓死。

    让你放水,你竟然朝着脑袋瞄准,你不要命了?

    “我就是想着放水,谁知道他们突然改变方向,莫名其妙就撞上去了。”

    右边的掌目族简直是发疯。

    我专门射偏,你顶着脑袋减速,玩我呢?

    我到底该咋办。

    “好厉害的掌目族,我改变了节奏,他们都可以预判!”

    虚忌河底,赵江涛浑身冰凉。

    这两个阳向族,比想象中还要难对付的多。

    “差点被爆头啊。”

    靳国堑舔了舔嘴唇,他必须全神贯注。

    下一批箭矢,应该是快来了。

    谁都没有发现,就在靳国堑身后的200米左右,有一根朽木在波浪里起起伏伏。

    杨乐之跟着苏越他们混出盟天城,之后就得想尽办法,逃回神州。

    可八族圣地距离神州最近的地点,就是虚忌河。

    耗尽心血,杨乐之终于潜伏到了虚忌河,毕竟有沙伪术,他理论上可以漂浮回去。

    背负着这么大的任务,杨乐之拼了命也得将消息带回去。

    临走的时候,杨乐之看到苏越被黑邮叫走,那时候他就意识到,苏越想逃走不容易。

    不管军部如何做决策,自己必须得把消息带回去。

    靳国堑手里的泉火,根本就不能用。

    真正的八泉火,在苏越身上。

    你们哪怕是等,也得等苏越啊。

    快!

    浪在大点。

    杨乐之没有暴露身份,他不可能再给神州负担。

    漂浮不用桨,全靠浪。

    杨乐之只需要固定方向就可以。

    在杨乐之头顶上空,正好是密密麻麻的异族宗师大军。

    他就像一只混在猫群里的耗子一样,稍微漏出破绽,那就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杨乐之心中感慨。

    果然,每次见到苏越,都没好事发生。

    每次都这么浪,每次都到刀尖上舔血。

    这种刺激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一次啊。

    好刺激。

    好期待。

    ……

    八族圣地。

    黑邮跟着苏越,终于抵达了一个比较僻静点的地方。

    “说吧,幕后黑手是谁,我很快就可以突破到七品,我可以给你一个当奴才的机会。

    “散星城池的武者不容易,我能理解你的渴望,我会让你变强。

    “对了,你很聪明,知道明辨是非。”

    黑邮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越。

    他想看看,这个可悲的棋子,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黑邮也根本没想过饶恕苏越。

    毕竟,这只棋子,让自己陷入被动。

    他已经罪该万死。

    嘎!

    嘎!

    苏越表情凝重,左右扭了扭脖子,骨骼发出了脆响。

    “黑邮大人,你相信吗?

    “我在不久前,刚刚才杀了两个六品。”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并没有解除阳向族状态,毕竟,苏越和靳国堑不一样。

    苏越早已经习惯了阳向族的战斗方式。

    他不会被限制实力。

    机会到了。

    不杀,根本逃不了。

    ……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