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妖娘娘驾到〕〔天降我才必有用〕〔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愿无来生〕〔都市超级医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悲催村女重生记〕〔影后常年热搜〕〔封先生,你的剧本〕〔阡陌上的蓝色妖姬〕〔重生最强毒医圣手〕〔快穿:宿主她有点〕〔巫在回归〕〔每秒都在升级〕〔漫威世界的光之巨〕〔妖徒之旅〕〔诸天我最凶〕〔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我的学姐会魔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47章 山穷水尽的高手
    嗡!

    黑邮头皮一麻,猛地感觉到一股凌冽杀气。Δ书阁ん.『k→shu→.co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红旦在说什么。

    杀宗师?

    还是杀了两个宗师?

    他一个区区五品,凭什么?

    现在的低阶武者,吹牛都不要脸嘛。

    但黑邮对苏越也警惕里起来。

    这股杀念不简单,不像是纯粹的虚张声势之辈。

    散星城池的武者,理论上都沾染过鲜血。

    嗖!

    下一个瞬间,苏越弯腰奔袭,由于速度太快,他脚掌连地面都踩出两个小坑。

    眨眼时间,苏越已经抵达黑邮面前,他身后还留着残影。

    “哈哈,在八族圣地,狂妄的低阶武者有很多。

    “他们可以凭自己的爹狂妄,可以凭自己的背景狂妄,但我从来没见过,谁敢叫嚣杀宗师!

    “以为我黑邮是泥捏的嘛!

    “况且,你即便是蜉蝣撼树,起码也应该拿一柄兵器,而不是出来贻笑大方!”

    面对苏越的袭杀,黑邮格外冷静。

    他满脸轻蔑。

    这个红旦,简直愚蠢透顶。

    如果你有什么绝世妖刀,或许我还会认真的杀你。

    赤手空拳,你就是个笑话。

    嗡!

    黑邮轻描淡写的布置出了气罡。

    他嘲笑着苏越,甚至有些想看看这个蠢货的无奈。

    毕竟,六品和五品,是一个天堑。

    “抱歉,你还真就是泥捏的!”

    然而。

    下一个刹那,黑邮脸上的嘲笑被定格,彻底转化为错愕与不可思议。

    没错。

    自己的气罡,被直接撕裂。

    本该无坚不摧的防御网,简直不堪一击,犹如朽木一般。

    措不及防之下,黑邮都没来得及躲闪。

    噗!

    苏越掌心里的水滴,瞬间割裂了黑邮的胸膛。

    鲜血狂飙。

    可惜。

    苏越划破气罡的时候,轰击已经被抵消了70%,剩余的力量,还没办法重伤黑邮。

    嗖!

    黑邮急忙闪躲。

    即便是眼前的杀招,也将黑邮吓的魂飞魄散。

    幸亏红旦只是个五品。

    如果他也有气罡,刚才那一招,自己就要重伤啊。

    不简单!

    能在盟天城暗杀那么多五品,果然不简单。

    黑邮冷冷盯着苏越的水滴。

    这件兵器,他不理解。

    之前在路上的时候,黑邮已经暗中检查过苏越,他身上没有任何兵器。

    而刚才也没有什么空间波动,这短匕是从而何来?

    黑邮修炼过一种感知战法,哪怕是九品的虚弥空间,他都可以感知到一些波动。

    可这枚武器,确实没有任何征兆。

    诡异!

    格外的诡异。

    这短匕神出鬼没,也是个宝物,得抢过来。

    嗖!

    苏越一招落下,第二招紧随其后。

    他不知道黑邮脑海里闪烁过的念头,他只知道,得赶紧弄死这畜生。

    速度增幅。

    力量增幅。

    玄冰掌准备就绪。

    趁着黑邮还没有浮空,而且对方目前还有些轻视自己,得赶紧弄死他。

    这里距离人群很近,苏越只有一分钟时间。

    “哼,刚才你不过是偷袭得手而已,你还真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快……”

    面对苏越第二招轰杀,黑邮也没有惧怕。

    红旦的杀手锏已经暴露。

    黑邮只需要躲闪开匕首,就可以成功将其镇压。

    六品战五品,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刚才轻伤,是自己太轻敌。

    可这一次,黑邮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他没有料到,红旦的速度竟然会暴涨,简直没有任何逻辑和合理性。

    黑邮急忙闪躲。

    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玄冰掌影响了速度。

    黑邮只是觉得红旦速度越来越快,快到模糊。

    他只来得及布置下气罡,特别勉强。

    撕拉!

    一模一样的场景。

    苏越的水滴再一次撕裂气罡,同时,水滴杀招未减,赫然是划开了黑邮的小腹。

    这一次,苏越增幅了20%的攻击力。

    哪怕是破开气罡,依旧有一半的气血力量,还残留在水滴表面。

    噗!

    黑邮口吐鲜血,肚子里的内脏都差点坠落出来。

    幸亏他是六品,还可以用运转气罡,勉强维持肚子表面的伤口。

    可即便这样,黑邮也已经算重伤。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两招,但苏越都是斩杀在了最容易出血的部位。

    常年和阳向族厮杀,苏越对这个种族已经了如指掌,虽然宗师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命门,但阳向族的一些特性,黑邮还是无法避免。

    “畜生!”

    黑邮一声怒骂,两招重伤自己,他已经气的睚眦欲裂。

    这简直是一种耻辱。

    唰!

    黑邮抽出自己的妖刀,直接上前,要去斩杀苏越。

    不可以再轻敌。

    愤怒。

    黑邮已经前所未有的愤怒。

    这个五品不简单,现在就已经有了这种实力,等他也突破到六品之后,那还能得了?

    杀!

    一定要尽快将其诛杀。

    咔嚓!

    下一息,黑邮和苏越短兵相接。

    水滴和妖刀交错的瞬间,就连虚空都开始扭曲,随着音波散发出去,附近几棵树都被拦腰斩断,锋利的波纹哪怕是斩断了树木,依然扩散出去很远,无比锋利。

    “死!”

    黑邮一脸自信。

    这可是自己竭尽全力的一刀。

    5500多卡的气血,对付一个区区五品,简直是手到擒来。

    你一个五品,最大的能力,也就是偷袭而已。

    论正面对战,你连给六品提鞋都不配。

    更何况,我黑邮可是六品后期的强者。

    哐啷!

    然而,黑邮再一次被刷新三观。

    开什么玩笑。

    红旦的短匕,竟然是震退了自己的妖刀。

    虽然他的攻势也已经被消磨,但这可是正面的对抗啊。

    气血和气血的对抗,根本没有取巧的机会。

    我这一招,可是超过了5000卡的轰击,你一个五品武者,怎么可能正面挡得住。

    不可能。

    这根本就不可能。

    唰!

    嗖!

    苏越对自己这一招很满意。

    随着气血超过5000,苏越已经有资格和六品正面对刚。

    除了没有气罡之外,苏越根本就不虚任何六品。

    普通六品,和自己的气血值一样,同样是4000卡-6000卡!

    这就是压气环的强势。

    论战法,六品在苏越面前,更是一群弟弟。

    双方兵刃错开之后,苏越一个转身,水滴再一次朝着黑邮的脖颈斩去。

    刀刀歹毒,招招致命!

    一招连着一招,根本不给人任何缓和的余地。

    哐啷!

    黑邮手忙脚乱,急忙用妖刀挡住了苏越接下来的一招。

    但他同样卖出了一个破绽。

    唰!

    鲜血横飞,黑邮又被苏越斩了一刀。

    哐啷!

    哐啷!

    动如闪电,刀势堪比疾风骤雨。

    苏越利用速度增幅和玄冰掌的速度优势,直接将黑邮压制到了尘埃。

    黑邮并不是没有想过用气罡浮空。

    但浮空也需要一个酝酿的过程,差不多得两秒左右。

    可苏越的轰击太密集,怎么可能会给黑邮这个时间。

    暴风压制。

    这也是苏越这段时间的总结。

    六品虽然有气罡,但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无敌存在。

    仔细思考之下,他们的破绽甚至还不少。

    只要你轰杀的速度足够快,轰杀的点足够密集,六品就没有时间去浮空。

    黑邮不弱。

    但他从一开始就被苏越打乱了战斗节奏,他从始至终都是被压制的状态。

    更何况,在苏越的连番打击下,黑邮浑身是伤,气血外泄,气罡要维持伤口,就已经耗费了他大量心神。

    哐啷!

    突然,黑邮手里的妖刀被震断。

    对!

    在苏越的水滴打击下,黑邮的妖刀竟然断裂。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刀柄。

    世界有点不真实啊。

    虽然不是顶级的宝物,但这可是妖刀啊。

    妖刀做不到永恒不碎,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打碎,根本不可能。

    那短匕到底是什么宝物。

    而且这个红旦,又到底是什么身份。

    黑邮脑海里不断在思考。

    以这种天赋来看,自己那些对手,没有资格驱使。

    他为什么要对付自己?

    没道理。

    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如果红旦耗费一些心血,他只需要在修炼一段时间,就可以斩杀自己。

    他根本没必要去盟天城冒险。

    红旦,到底还有什么目得?

    妖刀断裂,苏越也被吓了一跳。

    他知道水滴来自域外虚空,可根本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硬,连妖刀都可以震碎。

    碉堡了。

    趁着压制,我得赶紧弄死这畜生。

    苏越的意外也只是一瞬间。

    唰!

    没有了妖刀防御,苏越一个闪烁,黑邮的胳膊被直接斩断。

    苏越的压力小了很多。

    “畜生,你根本不可能杀我。”

    黑邮咬牙盯着苏越。

    他也是个狠人。

    妖刀断裂,黑邮知道自己已经不是红旦的对手。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浮空逃遁。

    所以,黑邮舍弃了自己一根手臂。

    嗖!

    得到宝贵机会,他成功浮空。

    浮空之后,黑邮留下一句话,就二话不说逃亡。

    啪!

    可惜,黑邮今天遭遇的是煞星。

    枯步响起,苏越一刀贯穿了黑邮的背部脊骨。

    如果不是活命的执念强,黑邮可能当场就被轰下去。

    “该死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五品。”

    黑邮心理咒骂了一万次。

    他甚至怀疑自己这个六品是假的。

    这一刀,不至于弄死自己,但这满身的伤痕,足够自己恢复半年。

    黑邮悔啊。

    为什么不在盟天城就弄死这个小畜生。

    啪!

    枯步二响,苏越又斩了黑邮一刀。

    “这是无纹族的枯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黑邮气的灵魂都在颤抖。

    散星城池的族人,还真是手段通天。

    同时,黑邮也使用了一个小手段,直接闪开了苏越的第三刀。

    他知道枯步这种战法。

    红旦虽然也可以跳很远,但他在空中不可能转弯。

    “你追不上我。

    “等着吧,我黑邮一定找人来活捉了你,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目得。”

    眼睁睁看着苏越坠落,黑邮狰狞着一张脸骂道。

    只要这家伙掉下去,就不可能再追上自己,终于是安全了。

    该死!

    被一个五品打成这副德行,简直是丢人现眼。

    黑邮活了半辈子,就没有承受过这么重的伤势。

    “是吗?

    “可惜,你应该是逃不了。”

    苏越打开虚弥空间,拿出了无心葫芦。

    然而。

    这一瞬间,黑邮瞳孔收缩,整个人犹如见到了鬼一样。

    “八泉火,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

    黑邮下意识一声惊呼,因为他被惊吓到魂飞魄散。

    他可以感知到一些空间波动,比如九品打开虚弥空间的瞬间,黑邮就可以有所感知。

    而且黑邮镇守盟天城,对泉火的气息,更是熟悉到了骨头里。

    所以。

    黑邮感知到了苏越的虚弥空间。

    同时,他也感知到了空间里的八种泉火。

    对!

    八族镇守的八种泉火,没有一族缺席。

    和八泉火的事情对比起来,哪怕九品被杀,都可以算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黑邮知道虚忌河一战,神州的目标是什么。

    他心里也清楚,神州抢夺走唯一的一团泉火,根本不可能成功。

    没有八泉火,神州注定徒劳无功。

    所以,黑邮对战况也没多关心。

    可谁能想到,这个红旦,竟然偷走了八族的八泉火。

    这还能了得?

    简直是不亚于天塌地陷的消息。

    脚踏无心葫芦,苏越才刚刚浮空,就听到了黑邮的惊呼。

    他同样被吓的够呛。

    八泉火是自己藏在虚弥空间的东西,黑邮怎么可能发现。

    不行!

    今天必须的弄死这畜生。

    苏越震惊了一下,随后其实也就反应了过来。

    一定是自己拿无心葫芦的时候,被黑邮感知到了虚弥空间里面的东西。

    杀!

    脚踏葫芦,这一刻苏越可以浮空,他已经和六品一样,同样获得了制空权。

    当然,由于是空中追逐,苏越终究是不如在地面游刃有余。

    但斩杀一个重伤六品,问题不大。

    “小畜生,我知道了,你是神州的奸细!

    “不对,你神州武者假扮的,你是无纹族。

    “原来如此,狡猾的无纹族,你们不仅潜入到了钢骨族,竟然也潜伏到了阳向族。

    “你居心叵测陷害红犬,就是为了插队,为了早点偷走泉火。

    “畜生,你可真是个畜生!”

    终于,真相大白。

    黑邮脑海里所有疑问全部解开。

    哪有什么对手陷害。

    一切都是无纹族的阴谋,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

    悔恨啊。

    黑邮气的脑子都在搐抽。

    都怪自己愚蠢。

    如果早点能识破诡计,自己又怎么可能陷入今天的绝境。

    “你已经死了。”

    唰!

    苏越又斩了黑邮一刀。

    他能看得出来,黑邮已经强弩之末,再斩两三刀,对方必死。

    “小畜生,能将我黑邮逼迫到这种地步,你是第一个。

    “可惜,你的阴谋不可能实现。

    “抱歉,我已经用鲜血开启了传送阵,你才是要死亡的那一个。”

    然而。

    就在下一个瞬间,苏越都没有料想到的事情,突然上演。

    他根本就没有料想到,黑邮也有他的逃命底牌。

    这家伙在之前的战斗中,竟然悄悄用鲜血布置了一个传送阵。

    就这样,苏越眼睁睁看着黑邮消失不见。

    虽然,临走前苏越又斩了他一刀,但还是没能留下这条狗命。

    “艹!”

    望着一脸狼藉的丛林,苏越一拳轰碎一颗断树。

    就差一点点,到手的肥肉竟然逃了。

    他气的差点吐了血。

    “没时间犹豫,我也得赶紧去虚忌河。”

    苏越平复了一下心情,急忙朝着虚忌河掠去。

    没办法。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越过圣地其他城池,而且时间来不及。

    学靳国堑,横跨虚忌河,这是自己唯一的道路。

    虽然不知道前路是成是败,但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至于八泉火泄露。

    泄露就泄露吧,反正等自己踏上虚忌河的时候,身份肯定是隐瞒不了。

    唰!

    念头落下,苏越疯了一样朝着虚忌河掠去。

    同时,他体内剩余的眼球在疯狂燃烧,刚刚厮杀所消耗的气血值,正在急速恢复。

    可惜了。

    随着气血值突破5000卡,这颗眼球里封印的药效也即将清空。

    其实苏越目前的位置,距离虚忌河并不远,十几分钟路程。

    ……

    北战区。

    今天异族发了疯一样,在朝着湿鬼塔进攻,根本就不惜一切代价,和自杀一样。

    三个九品压迫北战区,奇迹军团大将牧京梁以一敌三,虽然险象环生,但不至于战败。

    战争之残酷,无法形容。

    但现在神州武者的装备大概成型,伤亡比异族少好几倍。

    其实以现在神州的防御能力,军部已经不怎么害怕异族进攻。

    只是压力很大而已。

    牧京梁身为大将,他也知道启夏城的战争。

    同时,牧京梁心里也格外忐忑。

    北战区的战争该结束了,再进行下去,对异族来说就是自杀。

    他们的目得,就是在拖延自己,怕自己去启夏城支援。

    在距离战场很远的一片丛林,三个鬼头鬼脑的年轻人,从淤泥里爬出来。

    “冯佳佳,你身材不错啊。”

    孟羊吐了吐嘴里的泥沙,随后看着冯佳佳,由衷的感慨。

    波涛汹涌的。

    “滚,小心阉了你。”

    冯佳佳瞪了孟羊一眼。

    “你说苏越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我好歹是你的师哥,你嫁给我算了。”

    孟羊一声感慨。

    好端端的一朵鲜花,为什么就抓着牛粪不放手。

    “基佬滚!

    “东西找到了,咱们快回去吧。”

    冯佳佳看了眼白小龙道。

    他们三个组队,来湿境找东西。

    千兴万苦之后,三个人终于找到。

    “嗯,回吧,冯佳佳你的虫子还真厉害。

    “但回去的时候,咱们小心点,前面还在开战。”

    白小龙点点头。

    “小心,快埋伏。”

    就在这时候,冯佳佳布置在周围的虫子暴动,这是危险信号。

    是宗师气息。

    果然。

    就在他们三个面前五米的地方,亮起了一团猩红色的图案。

    图案一闪而逝。

    等光芒消失之后,冯佳佳他们面面相觑。

    一个浑身血痕的阳向族,躺在图案的中央,看上去奄奄一息。

    “邪恶的异族仪式?”

    冯佳佳看着黑邮,满脸不可思议。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