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48章 黑邮落泪(三更、万)
    ..,

    “终于逃出来了,也不知道传送了多远

    “可恶的无纹族,你让我陷入绝境,我一定要让你碎尸万段。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我恨呐”

    看着遮天蔽日的树木,黑邮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但他现在还不能起来,没办法,伤势太重,最多勉强动一动手指头,黑邮必须要恢复一会伤势。

    太惨烈。

    堂堂六品宗师,被一个五品蝼蚁杀成这样,简直就是个笑话。

    黑邮还得祈祷,附近千万别有什么凶妖,否则自己很可能被生吞了。

    几秒钟过去,天地一片死寂。

    黑邮悄悄放松了点心情。

    或许,自己是幸运的,应该是可以活下去。

    “最后一道传音阵,我给红镜传音吧,让他告诉族人,无纹族夺走了八族泉火。

    “至于我,已经回不去了,我这辈子,也只能在湿境当一个流浪武者,一旦被阳向族抓到,我就是一个死。

    “丢失泉火,要剥皮抽筋。

    “不光是我,其他种族的七个区将军,下场都是剥皮抽筋。”

    黑邮嘴里喃喃自语的同时,他手掌在地面也画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图纹。

    这是黑邮掌握的一种传音符阵,但以他现在的伤势,也就能使用一次,虽然不限制距离,而且传音的时间要酝酿很久。

    他将苏越偷走八族泉火的事情,刻画到了传音符阵内。

    可能得十分钟时间,传音符阵才能到红镜身上。

    至于之后的事情,便和他黑邮无关。

    其实,从黑邮感知到苏越虚弥空间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亡命天涯的准备。

    所以,他没有想办法找族人求救,反而是使用了这辈子唯一的一次血阵传送,超远距离,任何人都查不到自己的踪迹。

    无论能不能杀了红旦,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丢失八族泉火,他们八个区将军,全部要承受最残酷的刑罚,这是他们去盟天城之前,就知道的规矩。

    将消息给红镜,黑邮仁至义尽。

    一次疏忽,毁了自己的一生。

    野外的潮湿空气,让黑邮很不舒服,但没有任何办法。

    所幸,他距离七品已经不远,勉强可以在丛林深处存活下去,只能希望有生之年,能突破到九品吧。

    毁了

    我黑邮的前途,已经被彻底摧毁。

    苍天啊。

    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为什么要让我遭遇那个无纹族。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那我的人生,该多么圆满。

    ……

    不远处,冯佳佳三人也在嘀嘀咕咕。

    “杀不杀,这个六品可能是重伤了。”

    冯佳佳给了两个学长一个眼神。

    这是长久一起战斗的默契。

    “不杀”

    白小龙沉着脸,淡漠的摇摇头。

    “你是怂逼吗?”

    孟羊瞳孔圆瞪。

    和这种怂逼组队,孟羊感觉到一种耻辱。

    一个重伤的六品都不敢抓,怂到家了。

    冯佳佳也诧异的看着白小龙。

    按照她对白小龙的了解,对方不该这么怂啊。

    “冯佳佳,用虫子控制这畜生的五官,锁死他的各个关节。

    “活捉”

    然而,他俩都看错了白小龙。

    这么复杂的对话,明显用眼神表达不出来,白小龙手舞足蹈,用战术手势比划了出来。

    冯佳佳被震撼了两秒。

    什么?

    活捉六品?

    这么嚣张嘛

    随后,她又回过神来。

    其实,真的可以试一试。

    反正这六品浑身伤痕,看上去奄奄一息,不抓白不抓,万一还可以拷问出什么情报。

    如果是其他武者,或许还没能力活捉,但自己是蛊虫冯家的传人,被虫子禁锢之后,她能让这个宗师连自杀都做不到。

    “嗯”

    随后,冯佳佳点点头。

    嗡

    她手指一动,顿时间,数不清的虫子,在泥浆里行走,目标就是躺在地上的黑邮。

    孟羊舔了舔舌头。

    白小龙要活捉这宗师,会不会是个肥羊啊。

    距离毕业还有两个月时间,想要在武大毕业前突破到宗师,需要大量的金钱。

    他们都迫不及待的要立功。

    ……

    “该死,哪来的虫子,呸”

    黑邮和死人一样躺在地上,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动静,他生怕引来什么凶妖。

    难受

    野外丛林,空气湿冷,地面泥浆也格外冰寒。

    他刚刚才离开圣地,就已经开始怀念盟天城的干燥温度,怀念温暖的火把,怀念每一个武者对自己敬畏的眼神。

    怪不得,散星城池的武者,都疯了一样想占领地球。

    原来生存环境这么恶劣。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

    黑邮暂时动不了,可有不少虫子爬上来。

    不少虫子甚至往自己鼻孔里钻,他只能操控唯一的一点点气血,去驱逐虫子。

    但黑邮想多了。

    十几秒之后,他意识到了大问题。

    这些虫子,开始失控。

    虫子最大的优势,就是数量太多,多到根本就数不清。

    “不会是把我当尸体了吧,滚开啊,连虫子都欺负我”

    黑邮欲哭无泪。

    现在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可千万别被虫子给咬死。

    虫子越来越多,千千万万,密密麻麻,已经爬满了黑邮身躯。

    他唯一能庆幸的地方,就是虫子好像不咬人。

    只要别吃了自己就可以。

    等自己气血恢复一点点,就可以震散这些小东西。

    该死的野外丛林,生活条件这么恶劣。

    以后的漫长流浪之旅,可怎么度过。

    但黑邮根本没有意识到。

    他的浑身关节,已经被虫子锁死。

    他想要恢复实力,根本就是奢望。

    这时候,白小龙他们确定了安全,随后站起身来,小心翼翼走到黑邮身旁。

    “你们……”

    看到冯佳佳三人,黑邮差点被吓破胆。

    无纹族

    又踏马的是无纹族。

    黑邮已经恨透了无纹族,这些畜生,简直就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他想要站起来。

    可黑邮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虫子活埋,他身上仿佛压着一座山脉,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白小龙,你为什么非要活捉他?”

    冯佳佳好奇的问道。

    孟羊也不理解。

    抓着一个累赘,不嫌累吗。

    “细节,你们都不观察细节吗?

    “仔细看这个阳向族,他身上的穿着,和一般的阳向族不一样,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是八族圣地的皮袍。

    “还有他来的时候,是启用了传送阵,你们知道传送阵是什么意义吗?如果不是非富即贵的阳向族,怎么可能会懂传送阵。”

    白小龙蹲在黑邮面前,捏了捏黑邮的鼻子。

    嗯,不错,还活着。

    就是这眼睛有些古怪。

    其他阳向族的眼神,都是格外凶狠和嗜血。

    可这个阳向族的眼睛,怎么有一种在哭的感觉。

    真哭了。

    唉,你别哭啊,我们把你抓回去,不一定杀的,大概率会先严刑拷打,也有可能切片研究。

    好脆弱的六品宗师。

    “哇,白小龙,你可以啊,够博学的。”

    冯佳佳眼睛一亮。

    一个六品阳向族不稀罕,可一个来自八族圣地的六品,那就稀奇了。

    “他怎么哭了?

    “好软弱的阳向族,好可怜啊”

    冯佳佳也观察着黑邮。

    黑邮真的已经被气哭了。

    我这是什么命。

    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为什么这么衰。

    刚从狼窝里逃出来,又落入虎口。

    黑邮生无可恋。

    反抗,没希望了。

    除了气到哭,还能怎么办。

    可怜?

    我堂堂黑邮,用得着你们可怜吗?

    “这么可怜的宗师,咱们要不切了四肢,把他削成人棍吧。”

    冯佳佳又道。

    黑邮呜呜呜,嘴里却发出不什么音调,虫子塞满了口腔。

    你们是魔鬼吗?

    凭什么把我削成人棍,我黑邮不服。

    “算了,先抓回去,万一科研院有用。

    “苏越前段时间不是抓了苍疾的手下嘛,那家伙对科研院很有用,万一这家伙也有价值,咱们就发财了。”

    白小龙摇摇头。

    做人,得有大局观。

    大家都是马上要突破宗师的狠人,智商都在线一点,别动不动丧智。

    “也好,趁着战争大乱,咱们从另一条小路回去。”

    冯佳佳点点头。

    随后,虫子将黑邮包裹起来,就这样在地面运输着他。

    三个五品也小心翼翼往回湿鬼塔潜伏。

    孟羊一路上皱着眉。

    我的风头,好像全被白小龙这牲口给抢走了。

    ……

    虚忌河

    虽然耽误了十分钟左右,虽然一路上九死一生,但到了后期,掌目族的弓箭也逐渐减少,可能他们的气血值也开始不够。

    靳国堑终于距离对岸不远。

    当然,在虚忌河上,追兵已经超过了200个宗师。

    其中大部分是六品,但七品也超过了30个。

    毕竟是八族圣地,六品宗师的比例很高,但这群追兵的实战能力,其实并不如散星城池,他们很多都没有真正上过战场,这次来追击奸细,也纯粹是好奇。

    甚至双脚族、虫头族和刺骨族也有三五个宗师在跟着。

    他们就是浑水摸鱼,纯粹是来看热闹。

    启夏城上空。

    燕晨云被轰击到鲜血淋漓,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

    虽然已经重伤,但燕晨云意志堪比钢铁,根本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他还在亡命坚持。

    5个九品阴沉着脸。

    燕晨云这个老家伙,比想象中难对付的多。

    同时,四族九品,也早早在掌心里酝酿着四象锁。

    他们都清顾,燕晨云已经强弩之末,现在支撑燕晨云的信念,也就是无纹族的泉火。

    如果燕晨云知道泉火无效,他情绪会起伏,浑身战意会奔溃一瞬间。

    那一瞬间,就是他们将其诛杀的机会。

    同时,也是四族暗算沸变离的时刻。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只等无纹族那个小畜生上岸,将泉火交给聂海钧。

    “哼,乱吧,战吧,最终的赢家,只有我阳向族。”

    苍毒看了眼启夏城。

    果然,无纹族的武者已经准备好了接应工作。

    苍毒已经能想到,等小奸细上岸的刹那,启夏城一定会欢呼。

    甚至燕晨云脸上的表情都有所变化。

    苍疾冷笑。

    他已经能看到无纹族一会的沮丧。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燕晨云也承受不了这种起起落落。

    聂海钧眺望着越来越近的靳国堑,整个人都在颤抖。

    神州酝酿了这么多年的计划,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战。

    但靳国堑没有辜负军部的希望,他还是成功回来了。

    这孩子,真的承受了太多。

    神州的年轻人,都是好样的。

    一路上有七只箭矢穿透了靳国堑,由于失血过去,他状态很差。

    但他手里的泉火安然无恙。

    岸边,十几个武者已经做好了治疗靳国堑的准备,他负伤太重,耽误下去,可能对方会付出生命。

    嗖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的武者,朝着虚忌河扔下去一根树枝。

    随后,白字青跳下去,踩着树枝,就直接朝着靳国堑掠去。

    对

    是白字青。

    由于一些事情,白字青耽误了一些时间。

    但还好,能来得及。

    嗡

    到了银针范围内的时候,白字青运转治疗战法,立刻用银针给靳国堑恢复伤势。

    “呼

    “援军终于到了。”

    靳国堑长吁一口气。

    差点啊。

    差点就没命了。

    好几次,掌目族的箭矢就要杀了自己。

    历经千辛万苦。

    自己终于是回来了。

    他已经可以看到岸边挥手的人群。

    “能撑得住吗?”

    白字青上前,扶着靳国堑。

    他是五品武者,可以在虚忌河上踏着树枝漂浮,这是一种战法。

    “问题不大,咱们胜利了。”

    靳国堑终于露出了笑容。

    原本还挺讨厌这家伙,毕竟老抢自己风头。

    但现在竟然还有种看到了亲人的感觉。

    靳国堑甚至想拥抱一下白字青。

    磨难让自己开始态变

    “走,我带你一程。”

    白字青点点头。

    他脚踏树枝,在前面带路,同时手掌抓着靳国堑胳膊。

    顿时间,他们回来的速度快了不少。

    湖面之下,赵江涛也长吁一口气。

    自己的任务,也终于是圆满完成,幸不辱命。

    好惊险啊。

    在遥远的上空,两个掌目族还在吵架。

    他们相互抱怨的内容,反正离不开谁箭术差,差点杀了目标任务。

    最终两个宗师甚至要约架,去一决高下,附近还有几个武者在怂恿,一片混乱。

    而一群不明真相的追兵,却各个义愤填膺。

    他们也想追到启夏城去杀个痛快,可三个八品坐镇虚忌河畔,他们这群六七品就不敢上岸。

    毕竟,看似浩浩荡荡200多宗师,其中一半是来看热闹,剩余一半,还有60%没胆子对战八品,根本没有战意,所以这是一群乌合之众。

    当然。

    乌合之众也有一些鲜明的特征。

    他们心里虽然怂的一批,但嘴炮的时候却异常犀利。

    湖面上,杨乐之幻化的木桩子,也距离岸边不远。

    他也疲惫的够呛。

    湖水冰冷,泡的杨乐之骨头疼,不会痛风吧,风湿病啥的,我还这么年轻,这么帅,不能得慢性病。

    唉,这个兄弟,你跑什么。

    着急什么,反正都泉火都不能用。

    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杨乐之心里咆哮着。

    靳国堑蓬头垢面,再加上杨乐之也没有近距离聊过,所以他没认出来。

    对于靳国堑,杨乐之也仅仅是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来自战*校。

    暂时不熟。

    “哼,无纹族的畜生,你们谁敢上来一战。”

    一个钢骨族追到岸边,他气不过,一拳轰击到湖水里。

    好巧不巧,一个巨浪拍下,杨乐之幻化的木桩子,竟然借着浪花,又前进了一段距离。

    就这样,杨乐之很幸运的节省了力气。

    “兄台,你们倒是上岸打啊。”

    杨乐之看了眼空中的追兵,也只能一声感慨。

    都是些什么玩意。

    但杨乐之还是庆幸,虽然许白雁暂时休息,但自己的气运,似乎还没有用完。

    上岸了。

    在白字青的帮助下,靳国堑终于上岸。

    启夏城一片欢呼。

    随后,一个八品武者扛着靳国堑,立刻到了聂海钧那里。

    “院长,幸不辱命。”

    靳国堑将泉火拿过去,满脸笑容。

    任务成功。

    “孩子,辛苦你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聂海钧颤抖着手,拍了拍靳国堑的肩膀。

    他为这一辈的年轻人所骄傲。

    随后,他打开离灾鼎。

    炼化泉火,他需要几分钟时间。

    “别让人打扰我。”

    聂海钧示意靳国堑去休息,同时,他朝着一个八品说道。

    “明白”

    八品中将点点头。

    靳国堑真的是疲倦的够呛,他连忙到一旁休息,同时嘴里大口吞食着丹药。

    突然,他又想起了薛金龙。

    靳国堑心里特别伤感。

    但愿,他在天上,能看到神州的胜利吧。

    “牧橙,看来咱们来的有些多余。”

    白字青走到一边说道。

    其实没有自己的救治,靳国堑同样可以回来。

    他和牧橙同时来启夏城支援,路上正好相遇,没想到来晚了。

    这里是西武战场,牧橙责无旁贷,她刚刚修炼结束,必须要来。

    而白字青,则是有事情耽误了。

    “嗯,能完成任务最好。”

    牧橙点点头。

    她看了眼天幕上空。

    燕晨云的情况很不妙啊。

    院长得快点,否则越拖越不利。

    “牧橙,你最近的伙食……应该不错。”

    随后,白字青还是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明明是个清水芙蓉的美少女,突然就肿了几个码。

    白字青刚见到牧橙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呃,修炼所需,我也没办法。”

    牧橙叹了口气。

    她现在都有点不敢见苏越,这副样子,千万别被苏越给嫌弃了。

    而且冯佳佳那个绿茶,夺我男友之心不死,我腹背受敌。

    至于科研院一战,苏越和冯佳佳手拉手的事情,牧橙到也不介意,她知道苏越战斗所需,一定是冯佳佳那个绿茶从中作梗。

    关键还有个弓菱。

    这女娃子也不得不防。

    好难啊。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聂海钧的结果。

    武者们都已经想好了如何庆祝。

    “咦,岸边有人。”

    这时候,牧橙眼尖,突然说道。

    赵江涛刚才已经回来,按道理说,虚忌河已经不可能再有人回来。

    可牧橙明明看到是个人族。

    他爬上了岸。

    “去看看”

    白字青也发现了人影。

    随后,两个人急忙朝着河畔掠去。

    他们站在这里也挺无聊。

    其实在牧橙和白字青之前,启夏城的八品武者,已经发现了人影。

    那是杨乐之。

    他终于爬到了岸上,沙伪术的伪装,也可以解除。

    回到了安全区,还真是幸福啊。

    “什么人?”

    然而,一股可怕的宗师威压,差点压断杨乐之的浑身骨头,他体内的沙雕都差点跑出来。

    “我是人族,北武杨乐之。”

    杨乐之连忙解释道。

    “北武?

    “你怎么证明?”

    八品中将冷冷道。

    他是南区战场的武者,根本不了解北武。

    “啊?”

    杨乐之一愣。

    我特么还得证明我是我?

    别废话了,我还有情报要说啊。

    “杨乐之?”

    这时候,牧橙跑过来。

    她一眼就认出了杨乐之。

    “这位?”

    杨乐之看着肥胖版牧橙,一张脸已经扭曲。

    牧橙?

    这是克隆失败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