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夫人很逍遥江〕〔甜蜜的冤家〕〔我真是非洲酋长〕〔匠心〕〔奇门小相师〕〔逆流纯金年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重生媳妇有点甜〕〔老婆比我先重生了〕〔人生阅读器〕〔暴力丹尊〕〔我就是卖猪肉的〕〔重生之我的网络帝〕〔豪门妻约:我老婆〕〔傻妹穿越追玉堂之〕〔嫁给帝尊后我掉马〕〔才女成长策略〕〔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姻缘仙师〕〔逆天狂妃:邪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49章 即将降临的苏越
    “大家好,这里谁是负责人,我刚从盟天城回来,我有消息要告诉军部!”

    稍微恢复了一下呼吸,杨乐之急忙抬头问道。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由于阳向族的奸细太多,他必须得弄清楚谁是长官。

    这时候,牧橙也已经和八品解释了杨乐之的身份。

    与此同时,另外的两个八品也走过来,沉脸看着杨乐之。

    其中一个八品是当年苍疾之战的援军,他也认出了杨乐之。

    当时杨乐之骑着摩托车横跨长空,格外的拉风。

    而且杨乐之不惜断臂来召唤九品沙雕的场面,也让当时参战的武者历历在目。

    想不注意他都难。

    这段时间在湿境磨炼,杨乐之虽然沧桑了一点点,但依然是那个模样,断臂也是他的标志。

    “燕晨云大将在空中对战异族强者,聂海钧院长要操控泉火,我现在是燕归军团的主事人。”

    其中一个八品说道。

    附近牧橙他们也一脸好奇。

    杨乐之神神秘秘跑回来,能有什么情报?

    “我想和袁龙瀚元帅对话,有可能吗?”

    杨乐之又问道。

    他不知道苏越会以什么方式回来,万一苏越拿着八泉火的事情泄露,自己就是害了苏越。

    最起码,首先得让元帅知道。

    “杨乐之,有什么情报你就说吧,我可以转接元帅,但必须的过滤无用信息。”

    中将皱着眉道。

    燕晨云出战,他确实有权直接沟通元帅。

    但元帅统战一切,得有多忙,总不能任何屁事都找元帅吧。

    一个五品武者,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情报。

    “杨乐之,在场都是燕归军团的核心,你就是把情报告诉元帅,等命令下达,他们也还是会知道,别绕弯子了。

    “你直接说吧。

    “如果需要回避,那我和白字青可以回避!”

    牧橙叹了口气。

    杨乐之毕竟和军部打交道的时候不多。

    在场一共五个人。

    三个八品,是实权中将,各个战功赫赫。

    剩下的两个外人,一个是自己,另一个就是白字青。

    话落,牧橙和白字青就准备离开。

    “等等,算了,既然这样,那我就说吧!”

    杨乐之叫住了牧橙。

    她是苏越的女朋友,有知情权。

    至于白字青,其实也没必要隐瞒,道门大师兄,不可能是奸细。

    “第一,我和苏越在盟天城相遇,我俩得到一个大情报。

    “神州密探偷回来的泉火,根本就不能用,异族将泉火分割为八份,每一份都有绝巅的秘术封印。

    “除非将八份全部偷回来,否则结局必然是失败。

    “第二,苏越已经偷到了八泉火,但他现在下落不明,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对了,异族这次的目标,其实是将计就计,准备杀燕晨云大将军还有聂海钧院长。

    “还有,异族内乱,那5个九品应该会内讧。

    “最后,阳向族的目标,是杀了院长之后,从而抢走离灾鼎,他们想统一湿境。

    “现在只有咱们五个知道消息,请立刻沟通大元帅,否则谁都别走,我暂时信不过任何人,谢谢。”

    杨乐之长话短说,一股脑将苏越说给自己的事情,完完整整讲述了个遍。

    直至消息说完,杨乐之心里都发颤。

    虽然杨乐之不知道苏越哪来的情报,但他选择相信苏越。

    “你哪来的这些消息?”

    三个八品目瞪口呆,一个个被吓的血液都有些发凉。

    简直就是开玩笑。

    军部耗尽心血偷回来的泉火,竟然不能用?

    至于异族想杀燕晨云,这根本用不着情报来说。

    明摆着的事情。

    “我和苏越潜伏在盟天城的时候,误入雷世族地道,消息千真万确。

    “你们赶紧汇报给元帅,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让元帅决定!”

    杨乐之催促道。

    “苏越呢?他有危险吗?”

    牧橙急忙问道。

    这个坏家伙,还真是哪里危险去哪里,一点都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潜入盟天城。

    他怎么不飞起来。

    “我离开盟天城的时候,他正混在阳向族内部,我觉得他能逃出来。

    “但具体怎么到这里,我不清楚,大概率也会渡河吧。”

    杨乐之还有些愧疚。

    毕竟,自己虽然回来了,可苏越还在狼巢虎穴。

    “我明白了。

    “小伙子,虽然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情报真真假假,希望你可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八品中将最终还是点点头。

    虽然事情听起来有些荒谬,但宁可信其有,他还是决定汇报给元帅。

    “让元帅自己判断!”

    杨乐之点点头。

    随后,他躺在地上,身体一阵空虚,好像肌肉都被蒸发了一样。

    我太累了。

    ……

    与此同时。

    阳向族队伍里的红镜,也已经将黑邮的情报,汇报给了八品的长老。

    刚才人们一直在奇怪,为什么黑邮没有回来。

    特别是红镜。

    他心里甚至有些忐忑。

    没过多久,红镜身上突然开始燥热,他被吓了一跳。

    要知道,这可是黑邮的专属传音符阵,没有特殊情况,黑邮不可能使用,太耗费心血。

    红镜留了个心眼,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内容。

    也不知道为什么,红镜本能的感觉到一股不想的预感。

    果然,发生了大事情:

    消息内容很简短。

    红镜死死皱着眉,他也在分析着消息。

    什么意思?

    八族泉火全被盗走了?

    如果没意外,那个奸细,应该就是红旦了。

    毕竟,黑邮是和红旦一起失踪,除了死亡的武者,这一批的运火者,也只有红旦不在。

    八族泉火同时失窃。

    还必须告知族尊。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虽然心里不确定,但红镜身为黑邮的外甥,其实也零星听说过一些传闻。

    好像八族泉火同时被偷走之后,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从黑邮不惜施展传音附阵来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就这样,红镜将传音的内容,告知了带队的八品。

    而八品也听说过八泉火的事情,连忙又通知了负责盟天城的九品苍拜。

    苍拜原本还在欣赏神州的无知,可这一道信息,差点吓的他晕过去。

    别人不知道详细内幕,可苍拜作为盟天城的主要负责人,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啊。

    为什么这场战争联军沉稳,根本不担心虚忌河那个奸细。

    就是因为一族泉火,根本屁用没有。

    可现在黑邮告诉自己,又有奸细潜入了阳向区,竟然还同时抢走了八族所有泉火。

    不可能。

    这是苍拜的第一想法。

    他知道夺走泉火的难度,别说八族,就是一族,那都是故意放水,所以这消息的真实性,微乎其微。

    会不会是无纹族散发出来的谣言?

    也不对。

    无纹族明显已经上当,他们拼尽全力去掠夺钢骨族的泉火,就能证明他们不知道八泉火的事情。

    关键,黑邮是真的失踪。

    这件事情,不简单!

    苍拜疑心重,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他要调查清楚。

    当然,苍拜并没有第一时间将消息汇报给青初洞。

    没办法,他没有抓到黑邮,不敢乱汇报,这容易掉脑袋。

    苍拜镇守盟天城,其实一直有个隐藏任务,就是万一八族泉火同时丢失,他要负责把黑邮拿下。

    这是最高指令,比抓奸细还要重要。

    宁可放过奸细,也不能放过黑邮。

    虽然苍拜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只知道,绝巅是下了死命令,违令者杀无赦,哪怕你是九品。

    可他令人暗中调查了一下,黑邮踪迹难寻,理由是去抓奸细。

    该死!

    苍拜有一种即将被黑邮害死的感觉。

    你如果能抓到奸细,那一了百了,皆大欢喜。

    如果你抓不到奸细,我首先得抓到你啊。

    “来人,立刻不惜一切代价,把黑邮给我抓回来。”

    “抓到黑邮者,我奖励你们一场机缘。”

    苍拜给所有手下下令。

    就在这时候,苍拜又得到消息。

    阳向族发现了人族奸细的踪迹,目前正在追击,那个奸细要逃往虚忌河。

    “黑邮呢?找到黑邮了没有?”

    苍拜心里焦急。

    他深刻的知道轻重,黑邮比奸细重要。

    绝巅没说过抓不到奸细会如何,但却可以确认,如果黑邮从自己手里逃跑,那自己大概率活不了。

    “没有!

    “我们已经拷问过黑邮的外甥,他是通过黑邮的传音符阵知道的消息,如果没意外,黑邮可能已经到了散星城池。”

    手下汇报道。

    黑邮的传音阵,是超远距离传音。

    “该死!”

    苍拜气的血液都差点沸腾。

    黑邮,这个小畜生。

    他一定是得知了八泉火失窃,知道自己大概率活不下来,所以提前逃命。

    该死啊。

    如果在八族圣地还好说,自己可以悬赏抓黑邮。

    可他一旦逃往湿境丛林,那就是大海捞针,哪怕是派遣出去100个绝巅,都不可能找到黑邮。

    麻烦大了。

    “奸细能抓到吗?”

    苍拜又问道。

    “呃……暂时还没有抓到,我们只是发现了奸细的踪影,没有见到人。

    “这个奸细格外狡猾。”

    面对苍拜的杀气,这个八品被吓的够呛。

    其实他还有些意外。

    明明是无纹族奸细混进来,苍拜为什么不想着赶紧抓人族,反而是盯着黑邮不放手呢?

    但黑邮也不正常,可能他根本就没有抓奸细,直接就逃了。

    好乱。

    还有。

    黑邮到底逃到了哪里?

    他真的到了湿境丛林?

    至于吗!

    奸细还没有抓到,就直接逃亡,你好歹争取个戴罪立功啊。

    “该死,这可怎么办。”

    苍拜站起身来,在营帐里不安的来回走。

    黑邮逃了。

    如果按照青初洞的脾气来看,哪怕自己是抓到了奸细,也难免有杀身之祸。

    毕竟,黑邮确实是逃了。

    更何况,自己现在只知道奸细的影子,根本连真人都没有见到。

    不行。

    不可以这么被动。

    “黑邮有个双胞胎的弟弟,好像叫黑件,他现在在哪里?”

    突然,苍拜眼前一亮。

    “在外面待命,准备去追杀奸细。”

    八品连忙答道。

    “好!

    “通知黑件来见我。

    “秘密通知,别让任何人知道。

    “还有,八泉火丢失的事情,不可以让更多的武者知道,压下去。”

    苍拜想了想,立刻下令道。

    “明白!

    “八泉火事关重大,除了一些宗师,其他武者暂时不知道,我也已经囚禁了红镜。”

    八品点点头,随后又离开了营帐。

    他不知道苍拜抓黑邮的胞弟要干什么,但立刻执行,总没错。

    或许,神长老也遭遇麻烦了。

    八品武者一脸惆怅。

    这么多年,他就没见过苍拜这么慌张过。

    “哼,黑邮你既然逃了,就只能让你的弟弟,来替你抵罪。”

    苍拜虚弥空间一闪,他从里面拿出来一片草药。

    这是一种灵药,也是炼制九品丹药的一种原材料,但却有个缺陷,就是会让人失声耳聋,五感丧失。

    事到如今,苍拜也只能狸猫换太子。

    瞒不住了。

    万一奸细成功踏上绪忌海,他一声乱叫,八泉火被偷走的消息就会泄露。

    到时候,自己如果没有抓到黑邮,下场必然是一个死。

    提前找个替身,也是未雨绸缪。

    “神长老,您找我?”

    黑件抵达。

    他心里其实是有点忐忑。

    黑邮不知所踪,暂时还没有将奸细追回来,还不知道以后弟弟的命运如何。

    可惜了。

    黑邮好不容易从盟天城出来,兄弟两还没有见面,他就摊上了这种事情。

    他正准备去帮黑邮抓奸细,谁知道神长老召见。

    “赏赐你一颗丹药,服用了丹药之后,你应该可以突破到七品。

    “赶紧去找你弟弟,他可能摊上事了。”

    苍拜寒着脸,将一颗丹药递给黑件。

    “多谢神长老。”

    黑件也没有多想,立刻就服用了丹药。

    毕竟,他和黑邮的靠山,就是苍拜神长老,他根本没有怀疑过对方。

    噗!

    “神长老,你……呃呃呃呃呃……”

    然而。

    丹药刚刚入口,黑件体内的气血就开始紊乱。

    他想说话,可嗓子里的声带已经丧失了震动的能力。

    黑件头晕耳鸣。

    他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瞳孔也开始发灰,眼前的世界,突然就失去了颜色,最终开始模糊。

    “服用了毒药,你大脑会被破坏,如同一个痴呆,同时也不能说话。

    “这样一来,别人也就分辨不出到底谁才是黑邮。”

    苍拜眼睁睁看着黑件躺下,又弄了一些细节,最终长吁一口气。

    黑件还在地上搐抽,得等一会之后,他的状态才会平稳,到时候他就是个低能儿,和傻子一样。

    苍拜要糊弄绝巅,必须得抓一个完完整整的黑邮,而不是疯子。

    植物人的状态,才是最佳隐瞒方案。

    “神长老,我们又找到了奸细的行踪,他已经抵达虚忌河畔,可能要跳河。”

    这时候,八品武者又急匆匆在营帐外汇报道。

    束手束脚。

    因为要保密,他们没办法用人海战术去抓奸细。

    偏偏这奸细隐匿能力一流,哪怕八品都很难抓到行踪。

    如果真的被逃到虚忌河上,就麻烦了。

    “别大惊小怪,能抓就抓。如果抓不到,那就去虚忌河上去抓。

    “对了,把那个传递黑邮消息的武者,也一并杀了。”

    苍拜计算着黑件的苏醒时间。

    说实话,奸细的事情,苍拜还真的没多少担心。

    想横渡虚忌河,简直就是做梦。

    之前那个奸细之所以能过去,是因为联军故意放水而已,否则掌目族早就将其斩杀。

    而现在这个奸细,在湖面要面对超过200个宗师,身后还有几十个宗师追兵。

    这就是前后夹击。

    别说他只是个五品的追兵,他就是七品,也十死无生。

    更何况,这次湖面上还有掌目族的宗师。

    苍拜甚至都有些可怜这个奸细。

    脑子都不正常,竟然还想走水路。

    苍拜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黑邮。

    现在黑邮也可以被替代,他已经放松了心态。

    “明白!”

    八品心腹得到了消息,令人去杀红镜。

    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

    但苍拜是他的恩人,他只需要听话就可以。

    “再过几分钟,我就可以把八泉火丢失的消息告诉绝巅,那时候,奸细可能已经在虚忌河被击杀了吧。

    “黑件,赶紧醒来。”

    苍拜又看了眼黑件。

    真是闹剧。

    虚惊一场。

    这时候,一脸懵逼的红镜被杀。

    临死之前,他都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把黑邮的消息传递回来,我应该是功臣,你们为什么要先囚禁我,再拷打我,最后还要杀我。

    ……

    “终于到了!

    “麻痹的,终于到了。”

    远远看到虚忌河,苏越长吁一口气。

    该死的黑邮。

    这畜生一定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阳向族。

    该死的玩意。

    苏越甚至都没必要再伪装成阳向族,没必要了。

    “希望杨乐之能提前回去,否则我这一场可能没命啊。

    “来点援军,成功率还有点。”

    虚忌河畔,苏越望着满天的宗师,肝都在颤。

    关键后面还有追兵。

    他现在像个夹肉饼,就等被异族给剁碎了。

    我特么为什么要插手这任务?

    因为我帅?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圣源武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