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小神医苏叶〕〔太古武神〕〔蚀骨宠婚:早安,〕〔重生那些事儿〕〔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洪荒之准提问道〕〔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绝品阔少〕〔顾廷深霍念念〕〔顾少轻点宠〕〔首席通缉令:神秘〕〔锦绣田园之我有锦〕〔极品赘婿〕〔总裁老公惹不得〕〔快穿系统:反派大〕〔家有王妃〕〔伏天帝〕〔我做二哈那些年〕〔农门闲女之家里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51章 苏越,你不厚道
    北战区!

    白小龙小队归来。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其实由于奇迹军团的援军赶到,震秦军团王野拓和牧京梁联手,杀退了异族九品,北区战场暂时休战。

    一眼望去,战场到处都是异族的尸体,横七竖八,犹如一张血色的地毯延伸到天边,根本都望不到头。

    空气中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味。

    由于休战,白小龙他们也安全回到湿鬼塔,同时,他们携带着活捉的黑邮。

    湿鬼塔内,王野拓和牧京梁蹲在地上,仔细研究着黑邮。

    他们已经听冯佳佳讲述了活捉经过,知道黑邮是通过传送到了丛林。

    两个大将可以确认,黑邮就是来自八族圣地。

    他俩一个奇迹军团少将,一个震秦军团少将,都可以分辨出八族圣地那些贵族武者的皮衣。

    虽然破碎严重,但通过一些旁枝末节,还是可以判断出很多信息。

    在阳向族,能施展传送阵的六品武者,那可是凤毛菱角,绝对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黑邮躺在地上,如丧考妣,他知道牧京梁的样子,也知道王野拓的样子。

    自己落入这两个九品手里,能痛快的死去,就已经是上苍的恩赐。

    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至于自己是谁,根本没必要招供。

    不招供,可能稀里糊涂,很快就可以被杀。

    可一旦招供,以自己的身份,免不了要被严刑拷打,根本就是白白受苦。

    被无纹族抓走,活命的可能性已经是零。

    “你到底是谁?在阳向族担任什么职务?你的长辈是谁?”

    牧京梁皱着眉。

    他还是想再多问一点信息。

    “老牧,别问了,这个阳向族的脑袋还在,并没有破相,我已经让震秦军团去阳向族的照片库里比对。

    “咱们已经暗算收集了80%的阳向族宗师照片,理论上可以比对出来。”

    王野拓笑了笑。

    神州情报部门又不是吃干饭的。

    王野拓他们也策反了不少阳向族,有些阳向族也能混到八族圣地。

    让他们去搞破坏几乎没可能,但暗中拍点照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所以,一些八族圣地的主要强者,人族的数据里其实也有记载。

    “将军,咱们的情报部门这么厉害啊。”

    冯佳佳好奇的问道。

    由于黑邮是白小龙他们的战利品,所以牧京梁和王野拓审讯的时候,也没有让三人回避。

    当然,看到三个年轻人的修为之后,两个九品一阵感慨。

    这个妖孽横生的年代。

    一个苏越已经让人频频意外,现在白小龙和孟羊,都已经距离六品,仅仅一步之遥。

    他俩可能会开辟一个时代。

    武大宗师年代。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很多年轻的武者,都可以在武大毕业前,就提前突破到六品。

    想想都激动。

    其实以科研院和丹药公司这几年的进步,再加上人族占领湿境的面积越来越大,未来年轻人的修炼环境已经特别优渥。

    更何况,各种战法也在一代又一代的优化。

    年轻人一代的武者,真的是很幸福。

    地球人物,最擅长整体进化。

    “唉,你们还年轻,也没有经历过那个黑暗的年代,当年阳向族渗透到神州,天天搞破坏,城市里血流成河。

    “咱们神州吃了太多的落后亏,一个国家要想强大,就得事事都走到敌对势力的前面,很多事情,得未雨绸缪,早点做!”

    王野拓笑着点点头。

    作为一个前辈,他们这一批老人迟早要退休。

    能看着新一代的强者崛起,这比打了胜仗还令人兴奋。

    “是啊,哪怕是比起四年前,现在的湿境都安全了许多。”

    白小龙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就在短短几年前,他第一次下湿境的时候,城墙外到处都是异族,他们这些低阶武者,就只敢在城墙上铲青苔。

    那时候,天天都有武者牺牲。

    可短短几年时间,随着神州装备越来越成型,各个战场捷报频频,神州军团也已经保证了很多土壤的安全。

    占领丛林之后,就意味着更多的灵药,更好的装备。

    神州是个擅长种菜的国家,实验药田也在研究。

    良性循环之下,武者的实力也就水涨船高。

    现在的武大学生,哪怕大一都可以离开湿鬼塔,去勉强采药,在这种灵压下,武者突破速度会很快。

    甚至,还有一些高中的潜能班,也已经让高中生来湿鬼塔铲青苔。

    这是一种进步。

    一个国家强大,靠一个苏越,靠他们这批天骄,远远不够。

    只要整体武者都变强,国家才能战无不胜,才能和平永驻。

    “来了……查出来了!”

    老少两辈的武者刚刚闲聊了几句,震秦军团的比对数据已经抵达。

    王野拓将比对数据告诉给他们。

    虽然阳向族长相丑陋,但却丑的百屎争艳,特立独行。

    只要70%的重合度,就可以确认身份。

    “区将军?这是个什么官?大不大?

    “在阳向族,六品不都是营将军嘛!”

    冯佳佳好奇的问道。

    同时也好奇这家伙值钱不值钱。

    白小龙和孟羊也一脸渴望。

    诸天神佛保佑,希望这家伙是个宝藏,能不能毕业前到六品,就看这一哆嗦了。

    “其实他和启夏城的战争息息相关,但现在已经是个废物,没用了!”

    王野拓笑了笑。

    三个小家伙也是点背。

    如果启夏城战争没有开启,他们抓一个盟天城的区将军,还有点意义,哪怕黑邮已经退役,他毕竟知道不少情报站。

    可现在启夏城的战争已经接近尾声,靳国堑成功将泉火偷回来,科研院的离灾鼎都成功了一多半。

    现在把黑邮抓回来,真的有些鸡肋。

    “啊……原来我抓了个废物啊。

    “废物,你纳命来。”

    冯佳佳气的肝疼。

    好不容易活捉一个圣地六品,弄了半天,原来是个废物。

    哭。

    你还哭。

    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哭。

    冯佳佳看黑邮眼眶再次湿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黑邮是真的冤。

    我被你们无纹族奸细暗算。

    我被你们三个活捉。

    你杀我,我认命。

    可你为什么还要骂我废物!

    我真的是废物吗?

    我不是废物。

    不是。

    宗师可以惹,五品是真惹不起。

    呜呜呜!

    黑邮发不出了声音,只能无力的反驳。

    我不是废物。

    杀了我,我都不承认。

    “慢!”

    “先别杀,虽然黑邮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但我可以让人送去西战区。等离灾鼎成功,咱们还可以杀一个区将军来祭天,算是一种仪式!

    “你们三个不清楚,这区将军地位其实不低,那都是绝巅亲自选拔的人物,杀了也能震慑异族。

    “况且,我想给你们三个多争取点军功,毕竟活捉黑邮也不容易。”

    王野拓连忙阻拦。

    军部发放奖励,得看功勋和战利品。

    一个*六品,价值最少可以翻三倍,如果意义非凡的话,翻十倍都有可能。

    这些年轻人,果然还是暴露出了经验不足的缺陷。

    如果是苏越那个小狐狸,他应该就不会这么冲动,那小子一定狠狠敲一笔。

    王野拓对苏越最欣赏的一点,就是那小子足够狡猾,比苏青封那愣头强一百倍。

    “好,好!”

    冯佳佳连忙点头。

    孟羊笑的像个憨憨。

    白小龙也点点头,这些大将军还真是够意思。

    随后,王野拓安排了一个七品,立刻将黑邮运输到西战区。

    从地球开车出发,很快就可以抵达,毕竟震秦军团有专属的道路,一路隧道架桥,有些道路纯粹就是一路直线,有时候汽车速度太快,不小心就会起飞。

    地球的大气层以前被异族破坏过,虽然也有了些许的气血波动,但空气的流动特别不稳定,所以飞机还不如汽车快,甚至还格外危险。

    “老王,你说老燕能扛得住吗?”

    处理了黑邮之后,几个人又关注着启夏城的光幕。

    虽然聂海钧看上去很沉稳,但燕晨云情况不妙。

    视频虽然有点模糊,但他们还是能看得清楚,燕晨云半条命已经被打没了。

    “老燕的绝世战法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就是个乌龟壳子,我分析,他起码还能再坚持半小时。

    “半小时后,聂海钧如果成功,咱们神州就可以放弃启夏城。

    “如果失败,也必然会撤军,燕晨云大概率死不了,但一场重伤免不了,咱们都是杀了半辈子的老兵,说那些干什么,今天你死,明天我死,谁活着,记得上个坟就得了。”

    王野拓平静的笑了笑。

    他的语气格外洒脱。

    对于这些战了一辈子的老将来说,他们早已经见惯了牺牲,而且也随时准备着牺牲。

    无所谓的。

    活着的时候,轻松一点。

    “将军,启夏城的战争,到底有什么用?”

    冯佳佳又好奇的问道。

    他们三个刚刚回来,还有点不太知道细节。

    一座城池,燕晨云以一敌五。

    而科研院的院长竟然亲自坐镇在大鼎下,也不去帮燕晨云。

    远处还有个死人一样的靳国堑。

    启夏城的情况很诡异啊。

    “年轻人,你们真的很幸运。

    “如果聂海钧院长这次能成功,咱们神州,就可以在湿境建立城池,并不是普通的占领,而是异族一样,连灵泉都掌控的那种占领,而且咱们还可以移动灵泉,随意布局城池的占领点!

    “启夏城周围有凶妖出出没,为了安全,只能让燕晨云一个人冒险。”

    王野拓耐心的解释道。

    “建城?

    “我的天,那以后咱们想要补给,是不是就不用再回湿鬼塔,是不是就可以有安全的闭关地点。

    “还有,神州的军队,就可以大量驻扎在湿境。

    “这可是大事情!”

    白小龙一张脸都有些发白。

    神州这次是搞大事情啊。

    “对,所以咱们都祈祷吧。

    “这是利在千秋的大事件,必须得铭记。”

    王野拓笑了笑。

    冯佳佳突然注意到,牧橙在启夏城,而且还有道门的白字青。

    “咦……那个家伙是不是杨乐之?”

    突然,孟羊从画面里找到了一个小细节。

    在牧橙和白字青的不远处,有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他的五官根本就看不清。

    但标示性的断臂,却还是让孟羊找到了一些重合点。

    他就是杨乐之。

    “果然是他,这小子的皮夹克终于破了,不过他为什么会在启夏城?”

    白小龙也好奇。

    “也不知道苏越那小子最近在哪浪,这么有历史性的一战,他却看不到!”

    孟羊又感慨了一句。

    “咦……将军,视角可以调整一下吗?

    “我想看看湖面!”

    冯佳佳眉头猛地一皱,随后大脑袋直接杵在屏幕前,就差钻进去了。

    “可以调整,怎么了?”

    王野拓一愣。

    随后,他令人调整了一下启夏城的源像石角度。

    其实启夏城上空有无数的源像石,每一场战争,参谋部都是收集战争数据和细节。

    以科研院的能力,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做到零延迟传输。

    也就十几秒之后,这一块源像石的视角,切换到了虚忌河的湖面上,甚至还调整了图像距离,这样可以达到一个望远镜的目得。

    而在办公室里,还有好几块光幕,可是同时看启夏城内部的情况。

    “你们看冲浪的那个黑点,有没有很像……苏越!”

    冯佳佳在说话的时候,语气都有点气不稳。

    她感觉自己是看错了。

    “我去……真是那小子,他在找死吗?”

    众人观察了一会,白小龙惊呼一声。

    他认出来了。

    虽然看不清脸,但白小龙可以大概判断出苏越的身形。

    是。

    就是这小子。

    启夏城在打仗。

    在启夏城外,聚集着200多异族六品,他竟然从后面冲上来,这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苏越这是活腻了?

    “不对,你们看,苏越的后面,还有追兵!”

    孟羊也惊呼了一声。

    “他一定是浪到了八族圣地,然后被异族追杀,无奈跳下虚忌河,可他根本没想到,虚忌河现在正在开战,他纯粹是找死啊。”

    白小龙简单分析了一下。

    冯佳佳和孟羊皱着眉,心脏疯狂跳动。

    这可怎么办。

    他们已经知道了虚忌河的情况,神州武者根本不可能下水救人。

    面对那么多异族围杀,苏越很可能会被剁成饺子馅。

    “完了,有三个异族察觉了苏越,他们已经返回去了!”

    冯佳佳有惊呼道。

    他们现在是上帝视角,几个人能清晰的看到整体画面。

    苏越在虚忌河中央冲浪,虽然一路起伏,格外潇洒,乍一眼和御剑飞行一样。

    可在他前面,是200多宗师。

    在他后面,也有十几个追兵。

    全部能飞,全是宗师。

    就在这时候,200个宗师里面,有三个看热闹的宗师,无意中发现了苏越。

    他们悄悄掉头,可能是想活捉苏越。

    前后大概也就一分钟的路程,苏越很可能就会被弄死。

    茫茫湖面,他虽然已经突破到五品,但毕竟不是六品,苏越不会飞,他的下场还用说嘛。

    死定了。

    牧京梁和王野拓也寒着脸。

    他们暂时不知道袁龙瀚的计划,也不知道苏越正在带着八族泉火回来。

    他俩同样在震撼。

    苏越这家伙,为什么这时候跑出来捣乱。

    真的不要命了嘛!

    ……

    “苏越,有三个宗师好像要来拦截你,需要我出手阻拦吗?”

    赵江涛感知到了三个宗师。

    说来也是巧合。

    这三个宗师纯粹是酱油党,他们感觉这场戏没意思,就准备回去,毕竟圣地还有自己的任务。

    可没想到,他们刚刚返程了一段距离,赫然发现个大事。

    原来在虚忌河上,还有个无纹族的武者。

    五品?

    一个区区的五品。

    招摇过市,无法无天,该杀!

    三个六品立刻就要来杀苏越。

    “校长,这三个宗师是水货,我自己解决!

    “但咱们杀了这三个畜生之后,身份必然会暴露,到时候就会面对200多宗师的反扑。

    “准备大战吧,您的目标,是帮我拖延100多宗师,别在这种垃圾身上浪费时间。”

    苏越舔了舔舌头。

    经过这么长时间和异族六品对战,他也总结出一些规律。

    从飞行的平稳程度,苏越就可以判断一个六品的水平。

    就眼前这三个六品,明天是水货中的水货,可能都是六品的气血武者,他们对气罡的操控很差,都可能随时坠湖,苏越甚至都替他们捏一把汗。

    “无纹族的大胆小贼,还不速速受死!”

    一个四臂族率先冲杀过来。

    可惜,他操控气罡飞行,已经勉勉强强,轰出来的招式,力度不够,而且很可笑。

    咔嚓!

    一道闪电落下,紫色电光打通天与地的距离,苏越手掌高高举起,神兵短刃,出现掌心。

    从远处看去,虚忌河上出现了一团雷芒。

    与此同时。

    不少在前面看热闹的宗师,也被雷芒惊动,不少异族纷纷回头。

    这一看不要紧。

    谁能想到,竟然还有个五品无纹族在湖面上飘着。

    等着挨刀吗?

    当然,这群异族也没有着急过来杀苏越。

    毕竟已经有三个宗师冲过去,自己再赶过去,舔血都赶不上一口热的。

    直到。

    苏越一口气斩杀了三个宗师之后,种群乌合之众才真正大惊。

    对!

    苏越脚掌一踏无心葫芦,他仅仅用枯步就破空而起。

    轮回夜刃。

    一封启。

    二封启。

    三封启。

    速度增幅。

    攻击增幅。

    防御增幅。

    当苏越捏着神兵出现在了宗师面前的时候,他的全属性力量,已经暴涨。

    突然而来的人影,差点吓晕这个宗师。

    他确实是气血武者,而且是个纨绔货色,这次纯粹是来看热闹。

    这种货色,早已经被苏越的杀气给震住。

    异族一时间慌了神。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一个渺小的无纹族五品武者,竟然会主动冲上来杀自己。

    你不是应该在湖面上躲闪,然后被我直接诛杀嘛!

    和预想中的情节不一样。

    他只能本身的甩出兵器,去格挡苏越的神兵短刃。

    太可怕。

    光是这一路火花闪电的特效,就已经吓得异族大脑空白。

    桄榔!

    随后,他听到一声武器断裂声音。

    低头一看。

    断裂的兵器,是自己的兵器。

    紧接着,这个异族就感觉到脖颈一凉。

    他脑袋以一个诡异的角度下垂,仅仅还连着一层皮。

    由于要操控气罡飞行,这个六品连基本的防御都来不及进行。

    而他面对的苏越,已经开启了一半的轮回夜刃状态。

    噗通!

    第一个武者笔直的坠入湖水中。

    啪!

    苏越一脚踏在尸体上,身躯又暴突了一段。

    第二个异族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苏越的神兵利刃贯穿了喉咙。

    噗!

    苏越一甩手,利刃从六品的左脖子切割出来,他仅仅还有右边的脖子有肉。

    同样是没有防御。

    脖子几乎被切断,六品也就没有了活命的机会

    噗通!

    第二个阳向族坠湖。

    第三个宗师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

    不正常。

    这个五品的家伙,他根本就不是正常的无纹族。

    逃!

    他转身就逃,毫不犹豫。

    不远处还有200多宗师,他只要逃回去,就安全了。

    该死。

    当初就该好好待在队伍里,跑出来找什么死。

    可惜。

    他低估了苏越的速度。

    此时此刻的苏越,除了不会飞行以外,他的气血值,已经堪比六品巅峰。

    更何况,苏越掌心里的神兵利刃,还是雷世族曾经的神兵,在割裂出伤口的同时,神兵还会废了六品的生机。

    噗!

    这个阳向族心脏一凉。

    他再低头一看,原来苏越的利刃,直接贯穿了自己的心脏。

    “你……”

    这个阳向族气的发疯。

    我好不容易汇聚出最后一点气血,好不容易才护住脖颈。

    你为什么要捅我的心脏。

    你不厚道啊。

    撕拉!

    苏越手掌一转,利刃划出三条弧度,将阳向族开膛破肚。

    在阳向族坠落湖面的时候,苏越还补了一刀。

    咻!

    这时候,无心葫芦及时出现在苏越脚底,将他的身躯托住。

    潇洒飘渺,反掌夺人首级。

    从前到后,不到三秒钟时间,苏越斩了三个六品宗师!

    虚忌河下,赵江涛被吓的头皮发麻。

    苏越这小子,实力突飞猛进的太快。

    哪怕是三个气血宗师,也不该被这么轻易秒杀啊。

    ……

    奇迹军团指挥部。

    冯佳佳和孟羊他们站起身来,已经被苏越吓的浑身发冷。

    白小龙死死捏着拳头。

    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的心情。

    三刀。

    三个六品的命。

    关键苏越还能飞,他脚下的葫芦,不仅能冲浪,还能让他飞。

    王野拓拍了拍牧京梁的肩膀。

    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羡慕牧京梁有个好女婿。

    “该死,聂海钧失败了!”

    然而,这时候牧京梁猛地站起身来,却观察着另一块光幕。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