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潜水鸟与蝴蝶〕〔天网建筑师〕〔我与你的情深似海〕〔都市龙渊战神〕〔我的超级庄园〕〔重生之我要上头条〕〔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重生七零有点甜〕〔至尊小神农〕〔我的人生重置了〕〔何其有幸一生有你〕〔惹火甜妻:宝贝,〕〔九品相婿〕〔电商穿越七零年代〕〔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暖君〕〔北不见南枝〕〔纪少在线撒狗粮〕〔都市之极品灯神〕〔爱恨江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54章 校长,再来浪一波
    咻!

    虚忌河上的掌目族有两个。『→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第一个失败之后,必然会出现第二箭。

    咔嚓!

    果然,第二箭破空而来,速度同样快的惊人。

    可惜,一切枉然。

    第二箭哪怕再快,也依然被牧橙的造化剑点碎。

    这支箭,甚至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它好像是专门撞击在了牧橙的剑上。

    虽然箭矢上附着着气罡的力量,但牧橙施展的可是绝世战法,虽然论声势浩荡,和赵江涛水晶宫降临没办法比较,但破防能力堪称逆天。

    “牧橙,谢谢你啊!”

    苏越喊道。

    女朋友来帮自己,感觉真好,心里暖暖的,就和喝了一杯热可乐一样。

    气死你们一群单身狗。

    “苏越你注意安全,我负责拦截远程攻击!”

    牧橙点点头。

    如果是空中,牧橙没办法踏空行走,但水是载体,她可以站在上面,如履平地。

    “该死,又来一个五品,神州的五品到底是些什么妖怪,为什么连我的穿魂箭都能破开,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远处,一个掌目族气到爆炸。

    不对劲啊。

    穿魂箭可以附着大量的气罡力量,连宗师都可以远距离射杀,一个区区五品,根本就没有打下来的可能。

    她怎么做到的。

    “我更加好奇,她为什么可以提前预判咱们的箭矢轨迹!”

    另一个掌目族也气的肝疼。

    自己可是神箭手啊。

    理论上自己的箭矢在空中会有一个弧度,一般武者根本不可能预判出来,哪怕宗师都难。

    一个五品,更是完全没可能。

    简直是怪事频出。

    “她手里的剑也是宝物,竟然没有被箭射断,为什么神州的五品都这么诡异。”

    第一个掌目族不甘心。

    他抬起手臂,再一次将神弓拉成满月状态。

    他不相信。

    一个区区五品,怎么可能挡住自己的箭矢。

    运气!

    一定是运气。

    我要破了你的气运。

    “穿魂箭不多,你省着点用,一定要瞄准,这个五品很邪性!”

    另一个掌目族叹了口气。

    诸事不顺。

    那么多六品去围攻一个五品奸细,竟然被反杀了一半,说起来都是个笑话。

    简直就是一头头活猪。

    该死!

    那个奸细闪烁的速度实在太快,得很久才能预判他的轨迹。

    明明是个五品,速度堪比七品,掌目族甚至感觉这个世界有点不真实。

    到底怎么做到的?

    一定是绝世战法。

    神州的奸细,真是越来越强。

    ……

    嗡!

    白字青将十根银针甩在苏越身上。

    每根银针,都精准的刺中了苏越的穴位。

    顿时间,源源不断的治疗气血,疯狂被灌输到苏越体内,反正他气穴多,可以承受大量治疗气血。

    他身上的伤口,竟然直接结痂,最后已经有了掉落的迹象。

    特别痒。

    这就使伤口愈合的征兆。

    “白兄,多谢啊!”

    苏越一阵惊喜。

    原来被治疗的感觉,会这么爽。

    原本他负伤有点重,还有点头疼这个无死角的防御网。

    但现在有了白字青的辅助,苏越也就不用在担心伤势,他可以拼着受伤,去将这个防御网直接撕裂。

    外界看似简单,其实苏越也没有那么轻松。

    “苏越,你别太激进,疗伤的速度很慢,你别不小心死了!

    “我现在来扎异族的穴位,也能让他们头疼,顺便虚弱他们。”

    白字青朝着苏越点点头。

    嗖嗖嗖嗖嗖!

    随后,白字青猛地一甩手,银光乍现。

    犹如甩出去一团暴雨梨花针,银针就是数不清的暗器,直接消失不见。

    苏越刚刚一刀解决了一个六品,随后他一脸诧异。

    有进步啊。

    比起科研院一战,白字青对银针的操控,明显是有了大幅度的进步。

    每一根银针都附着着气血之力,而且速度很快。

    防不胜防。

    “啊……头好疼!”

    果然,一个六品率先中招。

    他原本在防御神出鬼没的苏越,精神力已经接近崩溃。

    所以,他根本没时间去再去防御银针。

    中招!

    银针精准的刺入疼痛穴位。

    头颅剧痛的六品,哪里还有精力去防御苏越。

    一个疏忽之后,那个暗影恶魔,就已经闪烁了一下。

    随后,这个六品脖颈一凉。

    他的头,竟然不疼了。

    但同时,他的肉身,也已经朝着湖面坠落。

    对!

    死亡之后,也就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

    “啊,好痛!”

    “大家坚持,好疼,谁在暗算!”

    “是暗器,大家千万小心。”

    ……

    距离轮回夜刃消失的时间,还剩下不到40秒。

    这时候,剩余的三分之一六品,有一多半中了白字青的暗器。

    他甩出去一把银针,大概命中率60%。

    其实这也是白字青运气,如果是平时,六品宗师不可能被刺中。

    但他们现在已经被苏越压迫到奔溃,哪里还能估计到其他。

    而且这头疼其实不算致命问题。

    堂堂六品,这种程度的疼痛,还可以忍受。

    但适应疼痛,需要一定的时间。

    起码,短短几十秒,不可能彻底适应。

    所以,苏越就抓住机会,更加方便他大杀四方,开启虐菜模式。

    杀!

    杀!

    杀!杀!杀!

    伴随着无数凄厉的惨嚎,一个又一个的六品宗师被打下湖面,远远看去,这简直就是在下饺子。

    异族所组成的防御网,也彻底崩溃。

    还有一些宗师想逃。

    甚至还有几个家伙,企图去偷袭牧橙,解决了牧橙,掌目族的箭矢就有用了。

    但面对苏越的速度,这些偷袭者都是孙子。

    苏越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朋友受伤。

    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

    如果留在原地,还能多活几秒,但只要敢离开核心圈,就绝对是苏越这个恶魔的刀下冤魂。

    这些六品也好奇。

    为什么这个五品的武器这么厉害,妖刀对砍上去都毫发无损。

    白字青一边给苏越恢复伤势,一边看着湖面上漂浮起来的尸体,不由得胆寒。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尸体,简直触目惊心。

    关键,这些全部都是宗师的尸体。

    而始作俑者,就是一个苏越。

    绝世战法,恐怖如斯。

    谁都没有想到,神州竟然有个苏越横空出世。

    而苏越现在格外专注。

    轮回夜刃时间进入倒计时。

    苏越的杀戮还在继续,但也进入了倒计时。

    剩下的几个宗师,已经不足为虑。

    ……

    启夏城的武者们已经被震撼到窒息,每个人都手脚冰冷,甚至有些不相信远处所发生的一切。

    在他们的估计中,苏越能逃回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毕竟没有人可以帮他。

    可谁能想到,他竟然是直接反杀。

    以一敌百,如战神重生。

    靳国堑被惊的大脑发蒙。

    这就是苏越的实力嘛。

    果然,苏越才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

    谁都挡不住他的光彩。

    杨乐之苦笑一声。

    这个小舅子,隐藏的太深。

    “是王千蛋的轮回夜刃,没错,那就是王千蛋的轮回夜刃!

    “没想到啊,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轮回夜刃十封启的状态。

    “现在的苏越,杀伤力已经无限逼近七品。

    “不对,轮回夜刃的时间只有三分钟,而赵江涛的水晶宫,也坚持不了太久,苏越不可以恋战,他得赶紧回来!”

    聂海钧感慨了几句。

    随后,他几秒连通赵江涛的耳机,并且提醒苏越立刻回来。

    杀宗师固然重要。

    但与八泉火和苏越的命比起来,异族那些宗师,根本就不值一提。

    不能继续冒险了。

    启夏城天空之上。

    燕晨云他们也在观察着这一幕。

    几个九品也被苏越惊的够呛,当然,沸变离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逃。

    他恨透了自己的队友。

    一个个,阴险狡诈,甚至沸血族都危险了。

    该死的四象锁,已经有三道锁刻到了自己骨髓里,一时间根本就难以摆脱,最少都得驱逐半个月。

    现在沸变离的实力,已经被压制到九品初阶,甚至还要更弱一些。

    而苍毒还在燕葬绝杀阵内被折磨。

    三个九品去杀燕晨云,沸变离就去杀苍毒,他想报仇。

    可三个九品去杀沸变离,燕晨云同样要去杀苍毒。

    最终,他们三个只能一动不动,保持着相互制衡。

    这种情况让人很被动。

    关键苍毒的状态也危险。

    “苏越,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赢!”

    燕晨云虽然笑的很难看,但他还是保持着笑意。

    ……

    “苏越,我快坚持不住了,你别恋战,立刻返回启夏城,听话!”

    苏越已经杀到尾声。

    这时候,他耳机里传来了赵江涛的声音,很急迫。

    “校长,你能不能再坚持30秒!”

    苏越寒着脸问道。

    轮回夜刃的时间,还剩下20秒。

    “勉强可以坚持,但最多30秒。”

    赵江涛答道。

    他不知道苏越还要干什么。

    都到了这个时候,得赶紧回来啊。

    “校长,一会宫殿奔溃之后,你能不能挡住十个七品?”

    苏越又问道。

    “我能挡15个!”

    赵江涛没好气。

    你也太小看我这个七品了,虽然刚刚施展完绝世战法,但我的气血又不会枯竭。

    一共也就30个左右七品,我再用水牢战法禁锢15个,问题不大。

    关键苏越要干什么。

    “嗯,这样最好!

    “校长,30秒后,不管你能不能坚持,都撤去宫殿吧,放了这群六品。”

    苏越道!

    在他眼前,好还剩下最后六个六品。

    他们甚至在空中求饶,早已经没有了宗师的气魄。

    毕竟,眼睁睁看着队友一个个死去,没有人能承受这种压力。

    至于战意?

    早已经被瓦解一空。

    这简直就是浩劫。

    这群乌合之众其实和神州的气血武者一个道理,从小养尊处优,丹药当饭吃,气血值虽然强,但一个个都是怂包,他们并没有上过几次战场。

    而且由于八族圣地的天然修炼条件,这里的气血宗师远远比神州要多。

    如果是散星城池的营将军,苏越还真的不会这么轻松,那些都是亡命徒,而且厮杀经验丰富。

    “苏越,你什么意思,你还想干什么?”

    赵江涛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苏越这小子,明显不是要回去的征兆。

    “校长,记得我的配合。”

    苏越也没有多解释。

    轮回夜刃的时间,进入最后10秒倒计时。

    剩下几个六品正在和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可他们速度简直慢的可怜。

    有一个连飞行都保持不住,想要跳河逃走,但在湖面上,苏越速度更快,而且这次还有个牧橙。

    牧橙也斩杀了一个六品。

    随后,苏越看了眼远处。

    靳国堑也正在风驰电掣的赶来。

    这小子的影子束缚术,也能束缚几个七品。

    苏越又看了眼八族圣地方向。

    异族确实有追兵,但他们太高估了这200多宗师的力量,所以追兵一开始在观望,也没有太紧迫。

    当他们知道苏越暴走之后,已经来不及了。

    从圣地来虚忌河中央,得十几分钟时间。

    而苏越杀人,只用了三分钟。

    其实,苏越想连剩下的100多宗师全杀了。

    但把握不大,成功率只有20%。

    不过可以尝试一下,万一失败,自己也有把握逃回启夏城。

    他的计划,就是从赵江涛的水晶宫破碎开始。

    “呼!”

    轮回夜刃的状态,终于消失。

    苏越长吁一口气,直接坠落在水面上,他勉强站在无心葫芦上,甚至还得白字青扶一把。

    “苏越,你现在气血枯竭,快服用这颗丹药,能恢复一点点气血,咱们得赶紧回去了。”

    白字青拿出一颗丹药,满脸焦急。

    很明显,赵江涛有点坚持不住。

    “不用,我吃我自己的!”

    苏越笑了笑,随便吞了一颗丹药。

    其实这是个普通的丹药,没有太大效果,纯粹是障眼法,环启战法来自墨铠,不可以随便暴露。

    丹药下肚之后,苏越的气血暴涨,正在按照百分比的快速恢复。

    没错。

    之前苏越被墨铠抓走,强行修炼了一部战法,叫环启。

    环启可以在气血枯竭的状态中,快速将气血值恢复到巅峰,说起来还是墨铠硬塞的。

    而经过刚才的一顿杀戮,苏越气环里的影分身,也已经积攒够了100个。

    五品杀六品,就是积攒影分身的过程。

    100个影分身,也就是苏越最后的底牌。

    难得这里是虚忌河,是个最适合杀戮的场地,在地面还真没有这种条件。

    “畜生,你会死的很惨。”

    被水晶宫困在里面的100多宗师,早已经摩拳擦掌,怒气值被积攒到了极致。

    他们眼睁睁看着同胞被屠杀,早就恨不得将苏越剥皮抽筋。

    那些七品不是傻子。

    他们分析到苏越是靠绝世战法,他的暗影状态,不可能太持久。

    所以,等赵江涛的水晶宫一旦失效,就是这畜生被挫骨扬灰的时候。

    太气人。

    以一敌百,越阶强杀,关键还全杀了。

    又气又恨。

    耻辱啊。

    “苏越,快撤!”

    牧橙又震断两根箭矢,她也做好了撤离的准备。

    等这100多宗师再出来,神仙也逃不了。

    赵江涛也已经力竭。

    “苏越,你……”

    白字青就在苏越附近,他突然发现,原本气血已经枯竭的苏越,突然又恢复到了巅峰。

    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难道是那颗丹药?

    瞬间恢复气血,好厉害的丹药。

    “苏越,龙宫要散!”

    这时候,他耳机里传来了赵江涛的声音。

    赵江涛差点被苏越给气死。

    都这时候了,这家伙为什么还不逃,非要等着送死嘛。

    其实他早说了两秒。

    他想让苏越赶紧逃。

    “好,校长,咱们今天杀个痛快,杀到异族害怕,杀到他们胆寒!”

    苏越脚踏葫芦,再次飞翔到半空。

    魔蛊地狱,100重影分身,散!

    砰!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

    下一秒,全场再次陷入了沉默。

    伴随着空中一团又一团的气浪炸开,一个又一个恐怖的影分身出现。

    密密麻麻,100个面无表情的分身,瞬间就布满了整片天空。

    牧橙狠狠咽了口唾沫。

    她差点忘了,苏越还有影分身。

    白字青也已经被吓懵。

    这个苏越,小手段怎么这么多。

    漫天的分身,每一个都有苏越的气血量,每一个都堪比六品宗师,这也太可怕了。

    “这小子,竟然还要杀。

    “我去,我到底在干什么,简直太疯狂。

    “算了,我今天跟着你也发疯一次吧。”

    赵江涛狠狠一咬牙。

    他早听说苏越浪,也知道苏越爱找死,比当年的苏青封还要浪。

    可他没想到,苏越会浪到这种程度。

    已经到了绝境,竟然还想着极限反杀,这简直是在岩浆上面走钢丝。

    这是赵江涛这辈子最刺激的一回。

    他直接散去了水晶宫,毕竟在水晶宫的禁锢中,苏越的分身也杀不到异族,水晶宫是一种绝对封印,敌我都无法伤害目标。

    随后,赵江涛直接掌控水龙牢,又禁锢了16个七品。

    这已经是他的极限。

    赵江涛心里明白,这些七品,会对苏越造成致命威胁。

    “校长,苏越,我也来助你们!”

    这时候,靳国堑及时赶到。

    他直接施展影子禁锢,顿时间,又是7个七品被定格在空中,虽然他们疯狂挣扎,但根本挣脱不了影子束缚。

    这可是绝世战法。

    当然,禁锢七品,比六品的时间会短很多,靳国堑的气血在疯狂消耗。

    这样一来,原本气势汹汹的30个七品,还剩下七个可以去击杀苏越。

    “苏越,我能帮你暂时挡5个,剩下两个,你能对付吗?”

    白字青深吸一口气,满脸无畏。

    同时,他扔出去数不清的银针,最终组成了五个巨大的‘道’字。

    五个七品,就这样被禁锢在道字中。

    白字青毕竟是压气环的五品巅峰,他虽然不懂太多的杀戮战法,但断时间禁锢一下七品,问题不大。

    甚至,白字青比靳国堑还能靠谱一点,毕竟他气血值雄厚。

    可惜,他们所有人都只是段时间禁锢。

    一切还得看苏帅的速度。

    “哈哈哈,简直是天助我也,原本还有点生命危险,现在看来,我想死都难。

    “果然,咱们还得信任伙伴的力量,一个人很难成大事。”

    苏越大笑一声。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别说杀这么多宗师,能回来都得靠祈祷。

    伙伴的羁绊,真的很重要。

    在靳国堑的恢复下,他的伤势已经恢复。

    在对付七品的时候,苏越可以用换命打发。

    苏越知道七品厉害,和六品不是一个档次。

    换命打法,就是苏越最后的癫狂。

    我吃你一刀,我可能不会死。

    但你吃我神兵一刀,你必死无疑。

    而且苏越还有一个杀手锏……醉眠曲。

    这是纯粹的精神力攻击,而且湖面上到处都是水,苏越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操纵。

    虽然不可能彻底让七品昏迷,但只要能影响你一个瞬间,也就足够了。

    其实苏越一开始并没有这么激进。

    他只是想用轮回夜刃杀一批六品,然后就赶紧逃回去。

    但由于有白字青他们的辅助,苏越这个大胆的想法就越来越成熟。

    反正已经刀口舔血,谁还在乎身上多道疤。

    不破不立。

    战争想要胜利,就得是险中求富贵。

    如果能赢,这场战争注定会载入史册。

    如果败……算了,不敢想。

    “狂徒,你纳命来。”

    第一个七品掠到苏越面前,他已经被气的睚眦欲裂。

    这是湿境八族最耻辱的一天,没有之一,他要生吞了这个畜生的血肉,只有这样才能解恨。

    “是吗?欢迎来取!”

    苏越狞笑一声。

    他根本没有躲闪,直接就撞上了异族刀刃,犹如一个疯子。

    噗!

    刀刃插在苏越肋骨下,距离内脏仅有一寸。

    这也是苏越闪躲的水平。

    随后,苏越的神兵短刃,瞬间割断了七品的脖颈。

    其实不怪七品弱,他原本可以轻松的闪开,可谁能想到,苏越附近有醉眠曲的水雾。

    七品被醉眠曲影响,虽然不至于昏迷,但他却恍惚了一瞬间。

    这种时刻,恍惚一刹那,足以致命。

    “哼,想杀我,简直做梦!”

    苏越冷笑一声,缓缓将七品的兵器抽出来。

    疼!

    疼的要命,但这才是厮杀。

    在天幕上空,苏越的分身横冲直撞,还在和一群六品缠斗。

    虽然分身迟早会溃散,但还可以坚持很久,而且个个战斗力惊人,且悍不畏死。

    分身不会飞,但却死死捏着六品的脚脖子,根本不放手,只是靠雄厚的气血去莽撞轰击,异族六品被整的很狼狈,身上挂着一个分身,他们飞不稳,更别说去轰击分身。

    毕竟,分身不怕疼痛,不惧死亡的特征,正是这群乌合之众最惧怕的点。

    甚至有几十个六品宗师成功逃跑。

    他们逃跑之后,反而让影分身空出手来,可以更好的压制剩余六品。

    这是恶性循环。

    也有一些想从湖面游走的宗师,可在湖面上,还有一个牧橙。

    而且他们没有专门修炼过踏水战法,其实和在空中是一个道理,还不如高一点。

    “苏越,小心!”

    苏越刚准备对付下一个七品,可白字青一声惊呼,嗓子都差点撕裂。

    “小贼,以为七品也和六品一样弱吗?”

    苏越根本没想到,被自己砍断了脖颈的七品,竟然耷拉着脑袋,再次以朝着苏越杀来。

    这家伙现在和厉鬼一样。

    电光火石间,苏越也只能被动避开致命部位。

    七品和六品,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境界啊。

    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噗!

    然而,还不等七品的武器落下,对方的胸膛,已经出现了一个透明黑窟窿,同时,还有一截剑刃。

    “苏越,别怕,有我呢!”

    这时候,牧橙从七品的身后走出来。

    终于,我也可以帮到苏越。

    冯佳佳那个绿茶婊,让你再没事干挂帖子。

    “牧橙,谢谢你啊,差点挂了。”

    苏越浑身冷汗。

    这次是自己大意。

    “苏越,你们俩口子赶紧杀,杀了剩下的那个七品,就来杀这些,他们被禁锢着,和木偶一样,这是最好的机会。”

    靳国堑怒吼道。

    该死。

    都这时候了,还在秀恩爱。

    气死我了。

    这么多施展着绝世战法的绝世天骄给你们当辅助,你们还不快点,磨蹭什么呢。

    说起来,也是这群异族倒霉。

    他们虽然自己实力差,但面对的敌人强啊。

    一个个出手之后,都是有资格越阶强杀的绝世战法,平日里遭遇一个都难,今天一次遇到五个。

    关键还是在湖面上,异族机动性大打折扣。

    “苏越小心!”

    牧橙提醒了一句,随后一脚将七品的尸体踢到苏越身后。

    这时候,第二个七品已经杀过来。

    这个七品根本就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可能是掌目族的箭矢已经用完,牧橙终于能腾出手来。

    一个苏越对付七品很难。

    但他们现在两口子联手,就格外简单了。

    苏越的神兵,是克制宗师的利器。

    而牧橙的造化剑,那更是战无不胜。

    就这样,第二个七品,也在屈辱中被苏越和牧橙联手战法。

    真的是屈辱。

    苏越速度太快,他率先就劈断了自己的妖刀。

    随后,牧橙的剑,轻松点碎了喉咙。

    一剑丧命。

    牧橙的剑,每一次都是创造一个黑洞,那根本就不是伤口,更像是直接蒸发血肉,防不胜防。

    七品并不是没想过躲闪。

    但他躲闪的时候才意识到,天空中密密麻麻,似乎到处都是牧橙的剑。

    根本就没有躲闪的地方。

    想远逃。

    可苏越封死了他一切逃亡路线。

    关键脑子还恍惚了一瞬间。

    “苏越,先来杀这个七品,我快顶不住了。”

    靳国堑扯着嗓子吼道。

    “靳国堑,我发现你的影子束缚术很逆天啊。”

    苏越和牧橙同时冲过去。

    他们锁定了一个挣扎最厉害的七品。

    虽然七品不能移动,但却可以在原地防御,想杀也不容易。

    同时,苏越也佩服靳国堑的绝世战法。

    这简直是最佳的辅助战法。

    输出配辅助,简直打的太舒畅。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