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途璀璨:她比总〕〔神医妙相〕〔总裁撩你上瘾了〕〔第一战神〕〔穿越后,我成了国〕〔第一战王〕〔贴心萌宝荒唐爹〕〔掌家小萌媳〕〔青云端〕〔双世谋妃〕〔奶爸至尊〕〔神医娘亲很凶萌〕〔我修了个假仙〕〔都市最强医仙〕〔最佳女胥林羽〕〔神医帝凰:误惹邪〕〔林羽〕〔我的专属女友〕〔云少的替身娇妻〕〔法医狂妃,别太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455章 致命的心有灵犀
    军部指挥中心。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袁龙瀚和元古子全部站起身来,安雨姗一惊一乍,好几次都浑身冷汗。

    整个办公室里,都充斥着一股紧张。

    虚忌河上的场景,太骇人听闻。

    苏越一个五品,竟然在正面对抗接近100宗师的过程中,全部反杀,以一敌百,尸横遍野。

    这简直就是近几年最大的奇迹。

    也不对。

    仅仅是今年,苏越这小子就已经创造了好几波奇迹,他简直承包了这一年以来,接近一半热点头条。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一个武大学生,为什么会这么强。

    安雨姗想不通。

    简直比当年的苏青封还要厉害。

    说起来,当年苏青封就是她们现在这批大妈的偶像,曾经那么多女孩奋不顾身。

    世事难料。

    曾经的男神,儿子都这么大了。

    袁龙瀚和元古子都能看得出来,苏越在施展着绝世战法。

    其实很多看似偶然的事件,内核却是一种必然。

    论气血量,苏越其实已经不输六品。

    而且他还有无心葫芦,彻底弥补了五品不能飞行的缺陷。

    更何况,苏越手里的兵器,那可是经过时间验证的绝世神兵,号称无坚不摧。

    他开启了绝世战法,再加上他本身的战斗素质过硬,这场厮杀的胜利,其实就是必然。

    还有,这次异族的敌人,也和散星城池的战斗精锐不一样,追兵基本没有什么战意。

    对苏越唯一有威胁的两个掌目族,可却被牧橙死死克制。

    很壮观,也很荡气回肠的一战。

    只要是个人族,就会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真的太爽。

    当然,苏越的果决与勇气,也是值得人人学习的素质。

    而青初洞他们的老脸虽然还在指挥部有投影,但五颗头颅一动不动。

    这种情况,就是他们切断了和神州的联通。

    其实袁龙瀚和元古子能猜得到,这时候沸忠炎可能已经离开盟军营帐。

    在启夏城上空,沸变离的危机,也同样落在袁龙瀚他们眼里。

    所以,他沸血族可能自身不保。

    很明显,这次燕晨云也已经安全,也是万幸,竟然还能遭遇异族联军内讧。

    八泉火归来。

    燕晨云安全。

    苏越归来。

    这根本不是好事成双,而是好事成三。

    “元帅,那帮孩子是不是在胡闹,这种情况竟然还不回来,苏越的分身能扛得住吗!”

    这时候,苏越的影分身炸开,彻底压制了第二批六品。

    与此同时,苏越和牧橙联手,已经干掉了两个七品。

    这也是两个唯二可以自由移动的七品。

    “你别看苏越和牧橙都是五品,可这一对情侣联手的情况下,肯定超越了普通七品。

    “更何况,靳国堑和赵江涛的束缚术,绝对是一流水平,那些七品根本就是靶子,苏越和牧橙只要有气血,他们就可以杀人。”

    元古子解释道。

    他摸了摸胡须,语气不慌不忙,其实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苏越想逃回去问题根本就不大。

    所有人都关注苏越危险,但人们都忽略了苏越的速度优势。

    他如果要全力逃亡,那些六品根本就追不上。

    况且。

    也没有人敢追。

    而且苏越距离启夏城的河岸,也只能下几分钟路程,很容易回去。

    “我知道靳国堑和赵江涛的束缚术一流,可白字青呢?从来没听说过白字青会束缚术啊!”

    安雨姗又看着元古子。

    道门的人都太神秘,虽然白字青看上去很沉稳,但安雨姗最担心白字青。

    毕竟,赵江涛和靳国堑都是绝世战法,那可都是代表着神州的顶级水准啊。

    当然,靳国堑气血量不足,是个缺陷。

    不过苏越和牧橙在第一时间,就去杀靳国堑囚禁中的七品。

    也就几秒时间,又一个七品饮恨。

    安雨姗都替这些七品憋屈。

    真的和打靶一样,关键他们还遭遇了两个克星。

    普天之下,能轻松破开七品气罡防御的武器也没有多少,偏偏苏越和牧橙手里都有。

    也是倒了血霉。

    “如果说赵江涛和靳国堑的禁锢水平是一流,那白字青就是超一流。

    “我有把握,哪怕赵江涛坚持不住,白字青还可以牢牢禁锢。

    “虽然那并不是绝世战法,但也是我道门的宝物,你就放心吧。

    “只要苏越的影分身不崩溃,只要没有追兵上来,这批七品,大概率是死定了。

    “现在的年轻人,说起来也真是生猛。”

    元古子摇摇头。

    杀了100多六品还不满足,还要把七品都杀干净。

    够贪婪。

    肯定全是苏越那小子的鬼点子。

    白字青性格沉稳,他可没有苏越这种激进的脾气。

    不会学坏吧?

    元古子有些担心。

    “追兵应该没时间,苏越和牧橙的杀人速度很快。

    “这次,咱们应该是赢了。

    “我也没想到,这一批年轻人会这么优秀。”

    袁龙瀚长叹一口气。

    如果没有牧橙,袁龙瀚心里还有点担心。

    毕竟苏越很难秒杀七品,哪怕他有神兵,但也没办法一招破了七品的命脉。

    可牧橙的造化剑,直接是破开一道虚空,将七品的生机毁灭,这是不可逆转的打击,哪怕九品都毫无办法。

    当然,别说九品,哪怕是八品,他们仅仅是运转气罡,就可以将苏越和牧橙振飞。

    但可惜。

    七品的气血,还不足以运转震荡气罡。

    所以,他们战的憋屈,也死的窝囊。

    苏越用神兵利刃去挡在前面,逼迫七品的防御网漏出破绽,然后牧橙一剑补刀。

    两个小年轻心有灵犀,配合起来也是滴水不漏。

    袁龙瀚都感叹这种默契。

    难道两个小家伙,上辈子就是两口子?

    这就扎心了,两辈子都能在一起。

    至于掌目族。

    他们已经不足为虑。

    袁龙瀚太了解掌目族的德行,如果不是刻在骨髓里的吝啬,这个种族也不会这么人少。

    他们生娃都要算来算去。

    普天之下,就没有比箭矢更重要的财产。

    之前已经被牧橙破坏的箭矢,就已经是掌目族的损失极限。

    “也不知道青初洞这群畜生在干什么?很久没说话了。”

    元古子看了看青初洞的丑脸,随后冷漠的笑了笑。

    他觉得异族这群绝巅简直是脑残。

    每次开战,都要不惜耗费气血,在神州汇聚出一个投影。

    其目得,仅仅就是来气袁龙瀚。

    这得多大仇?

    袁龙瀚脸皮多厚,指望气死他?

    根本就不可能。

    “可能,他们是在想办法应对沸血族的反扑吧。

    “如果沸变离死在这里,咱们的敌人,可能会少一族。”

    袁龙瀚深吸一口气。

    八族圣地的恩怨,现在还顾及不到,但如果能保持内讧,这就是好事情。

    袁龙瀚最关心的,还是离灾鼎。

    ……

    八族圣地,联军大营。

    “都回来了吗?”

    在营帐的内部,跪着八个瑟瑟发抖的六品武者。

    钢骨族,四臂族,阳向族,沸血族,虫头族,双角族,刺骨族,掌目族。

    就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前,这八个六品,还在盟天城里一手遮天,还是各个区的区将军。

    可现在,八族区将军全部成了阶下囚。

    虫头族、双角族和刺骨族的区将军,是他们三族亲自送到了青初洞营帐里。

    其他三族和这五族打交道不多,但很多事情还是会配合青初洞。

    区将军的事情,当初都签订过盟约,所以他们得遵守。

    沸血族的区将军被第一时间抓回来,他连逃亡的时间都没有。

    钢骨族、四臂族,掌目族的六品区将军也正常,这些人连逃亡的意识都没有,就已经被抓回来,直到现在还莫名其妙。

    特别是钢骨族的区将军。

    当初让无纹族盗走泉火,不是绝巅授意的嘛?

    我应该立功才对。

    为什么要抓我?

    最后,苍拜也给青初洞带来了阳向族的区将军:‘黑邮。’

    当然,这是个赝品黑邮。

    在苍拜的丹药伺候下,赝品已经神志不清,只知道发抖求饶,他满脸都是惊吓过度表情,简直就是个低能儿。

    “苍拜,本尊对你很失望啊。”

    青初洞叹了口气。

    奸细是从阳向区盗走了八泉火,青初洞责任最大。

    虽然八个区将军被抓回来,但苍拜也难辞其咎。

    错就是错,这抵赖不了。

    “属下知错。”

    苍拜连忙跪下。

    丢失八泉火这种事情,真的会掉脑袋。

    但自己第一时间将八个区将军都抓回来,也算是戴罪立功。

    如今阳向族正在用人之际,绝巅也不可能杀了自己,最多责罚几句罢了。

    “青初洞,当初八族盟约的时候,咱们这几个绝巅说过,如果有哪族弄丢八泉火,负责的九品要自杀谢罪,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还不立刻杀了苍拜!”

    钢骨族绝巅沉着脸说道。

    这苍拜也是个不容小觑的九品强者,以前阳向族和钢骨族开战,苍拜没少杀害钢骨族高手。

    “没错,青初洞你应该将苍拜杀了,以谢天下。”

    四臂族绝巅也附和道。

    好不容易抓住青初洞的手下大将,先报了仇在说。

    四臂族和阳向族的仇恨也不浅。

    苍拜微微低着头,但瞳孔里却是浓浓的怨毒和冷笑。

    这俩个老畜生。

    你们等着,等我苍拜有朝一日突破到绝巅,一定和你们没完。

    苍拜到也不担心自己的命,青初洞一定会保住自己。

    “哈哈哈,你们俩个,还真是鼠目寸光。

    “也难怪神州武者近几年步步紧逼,就你们两个的格局,八族迟早会被你们连累到死。

    “暗杀沸变离的计划失败,沸忠炎如今也回族准备开战,现在是内讧的时候吗?

    “咱们四族占领了沸血族的地盘之后,还有时间在这里内讧吗?沸血族那么大的地盘,平息不了你们的私怨吗?

    “你们现在杀了苍拜,最开心的人是谁?

    “是不是袁龙瀚?是不是沸血族?是不是沸忠炎?你们愚蠢啊。

    “这次的责任虽然在阳向族,但苍拜也及时将所有区将军抓来,他已经戴罪立功,事情也并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罪不至死。

    “你们如果执意要杀苍拜,那我阳向族和你们开战,沸血族的地盘,一拍两散,都别拿!”

    青初洞冷笑了两声,果然不同意杀苍拜。

    简直是开玩笑。

    想杀我阳向族的九品,你们做梦呢。

    “有什么恩怨,都等解决了沸血族再说,眼下咱们四族联军正在用人之际,苍拜也是一大战力,怎么可能说杀就杀!

    “我同意青初洞的意见,先留下苍拜,让他去杀沸血族,戴罪立功吧!”

    掌目族绝巅开口说道。

    他和阳向族仇恨本来就不深,而且脑子里一直在算计着自己的利益。

    联军能多一个九品,掌目族就可以节省一笔成本。

    傻子才在这时候杀将军。

    “就这么说定了,苍拜之后会戴罪立功。

    “苍拜,四族已经准备灭了沸血族,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一定要冲锋陷阵,别丢了阳向族的脸。”

    青初洞顺着掌目族绝巅的话,又微微训斥了苍拜几句。

    “属下明白。”

    苍拜点点头,同时心里也被震撼的够呛。

    四族联军,竟然要灭了沸血族。

    这还能了得。

    看来,八族圣地是要发生大事情了。

    果然,绝巅们的想法,还真是猜不透。

    太可怕。

    “呸……你们休想灭我沸血族。”

    这时候,被镇压的沸血族区将军怒骂道。

    他原本在回守护城池的路上,可刚刚收到消息,就遭遇了苍拜的亲自缉拿。

    最终,他没能逃跑。

    一个六品,哪里会是苍拜这个九品的对手,更何况对方还是无耻的偷袭。

    现在亲眼目睹四个绝巅算计沸血族,这个六品已经愤怒到爆炸。

    畜生。

    都是一群畜生。

    “沸血族的傻子,脾气太大。”

    青初洞冷笑了一声,随后屈指一弹,沸血族的六品就被废了声带。

    他咿咿呀呀,却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其他几个六品的情况也一样。

    有些在求饶,有些在哭喊,没有一个六品想死。

    青初洞一挥手,所有区将军的声带都已经被废,绝巅们嫌这群蝼蚁太吵闹。

    这时候,苍拜也松了口气。

    能废了赝品黑邮的声音也好,免得他胡言乱语。

    这件事情,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掌目族出工不出力,你们为什么没有增派箭手,我就不信,如果有20个掌目族前往虚忌河,人族那个蝼蚁还能挡得住你的箭。

    “联军这次损失大了!”

    解决完区将军的事情,四个绝巅又将目光看向虚忌河。

    这场战争,简直是一塌糊涂。

    原本200多宗师组成的防御网,已经彻底被一群低阶武者撕裂。

    可现在七品都有保不住性命。

    简直是岂有此理。

    四臂族绝巅甚至想亲自去抓苏越。

    可恨。

    他们派遣出去的援军,却来不及去支援。

    路上就需要耗费一段时间。

    随后,他们开始责备掌目族。

    一场战争,只派遣两个六品,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

    “哈哈哈,简直是可笑,异族联军200多宗师拦不住一个五品,不去从你们自己身上找原因,竟然来怪我掌目族?

    “当初是谁让我掌目族象征性出手,只需要拖延时间?

    “我掌目族有没有拖延到时间?

    “到了现在,竟然怪我?”

    掌目族绝巅直接炸裂。

    你们付出的只是手下的性命,可我掌目族付出的可是神箭啊。

    每一支都价值连城。

    你们谁理解过我的痛苦。

    不可理喻。

    “别吵了,事已至此,吵闹能有什么用?

    “那两个五品几乎要杀光七品,剩余那些乌合之众不管能不能活下来,也没机会去阻拦奸细回归。

    “至于八泉火,他们注定无法点燃。虽然这次不会熄灭,但也是一团死火,没有十年时间,神州的泉火根本不可能使用,咱们还有时间去破坏启夏城。

    “唯一可惜的事情,是燕晨云那畜生还活着,沸变离也活着。

    “等待吧,看看苍毒他们的情况。

    “这一战,真的太糟糕!”

    青初洞无奈的摇摇头,满脸苦涩。

    这就是自己率领的队伍。

    内讧不断,各个自私自利,没有任何组织纪律。

    青初洞甚至幻想过。

    如果是自己坐在袁龙瀚的位置上,可能湿境八族早就被无纹族攻陷。

    青初洞一直认为他的智慧和谋略,远超袁龙瀚。

    阳向族之所以被压制,是因为无纹族整体的崛起意志太坚决。

    至于那个奸细?

    袁龙瀚还有最后一个布局。

    其实,哪怕他能杀光所有六品,也不一定能回去。

    或者说,他根本不可能回去。

    留在湖面上的无纹族,都该死。

    也都会死。

    “哼,该死的沸变离,为什么还要反抗,简直是畜生,你应该自杀。”

    钢骨族绝巅又怒骂一声。

    青初洞转头看了一眼,随后又转回来,最终一切的忧愁,只能汇聚成一声叹息。

    就这种智商,我青初洞一个人,拿什么去力挽狂澜。

    袁龙瀚面对四族联手,是一打四。

    我青初洞呢?

    我在一打五。

    这些猪队友,绝对比袁龙瀚难对付。

    他们的智商,有时候让人难以理解。

    沸变离反抗,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你凭什么让沸变离自杀?就凭你是个绝巅?

    脑残玩意。

    ……

    虚忌河上。

    苏越和牧橙已经结果了所有七品。

    随着两个人配合越来越默契,他们斩杀七品的速度也是格外迅捷。

    靳国堑的任务完成之后,气血枯竭,他率先回归启夏城,免得在这里添乱。

    之后,苏越和牧橙又去解决赵江涛的压力。

    白字青的态度很明确,他还可以支撑很久。

    而在赵江涛禁锢下的七品,杀起来更简单,毕竟赵江涛本身就是个七品,而且虚忌河还是他的主场,被他压制的七品,连防御气罡都聚集不出来,苏越和牧橙更像是两个补刀客。

    等赵江涛彻底腾出手之后,他们才去解决了白字青那里的七品。

    至此,前来追击的所有七品,全军覆没。

    白字青急忙将治疗银针,刺在牧橙和苏越体内。

    刚才在杀七品的时候,这对情侣也有不同程度的负伤。

    “牧橙,你的气血还能扛得住吗?如果不行,就让白字青送你回去!”

    杀死最后一个七品之后,苏越擦了擦牧橙脸上的鲜血。

    今天这一战,两个人的感情也更加浓烈。

    “苏越,七品都杀完了,你还不回去?”

    牧橙还没开口,赵江涛被吓的够呛。

    祖宗。

    天上还有七八十个六品,您留在这里,就是送菜啊。

    你的分身,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校长,好不容易有次机会,多杀几个吧,以后这种场景不会多。”

    苏越笑了笑。

    “苏越,非要赶尽杀绝嘛,先回去,先回去好不好。”

    赵江涛几乎要哭出来。

    他甚至想给异族求求情,这大佬今天是杀上瘾了。

    “苏越,我不走,我还能坚持。

    “你如果去天上杀六品,我就在湖面,替你防御掌目族的箭。

    “等结束之后,我要你抱着我回去,公主抱!”

    牧橙很固执的说道。

    “你们两个的感情虽然很让人嫉妒,但咱们这次的目标不是杀六品,而是八族泉火!

    “苏越,你要以大局为重!”

    白字青忍不了爱情的酸腐之气。

    他胃酸。

    “校长,老白,再给我30秒时间,我能杀几个,就杀几个,十秒之后,绝不恋战!”

    苏越点点头,也不等他们同意,便直接踏着无心葫芦浮空而起。

    30秒时间,也是影分身消失的节点。

    这一次虽然没有轮回夜刃的效果,但在隐分身的作用下,剩余六品连30%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他们只要敢落如湖面,还有牧橙和赵江涛他们补刀。

    千载难逢的杀戮契机,苏越怎么可能随便放弃。

    假如是在地面,自己根本就没有这种机会。

    唰!

    手起刀落,一个六品身躯坠落。

    “咦,轻松很多!

    “我知道了,我刚才在和七品战斗,所以战斗意识突飞猛进,现在再回来杀六品,就简单了很多。”

    苏越喃喃自语。

    可惜,他已经不能再次开启轮回夜刃,好怀念刚才的杀神模式。

    但砍了一半全属性的苏越,其实也不弱。

    唰!

    唰!

    唰唰唰!

    身躯乱舞,一道道寒芒在空中来回交织。

    这一次,苏越也懒得在压制神兵利刃的闪电模式,短短10秒时间,苏越已经在空中画出一道恐怖的雷网。

    就如一张雷魔的巨脸在冷笑,再蔑视苍穹。

    蓝色闪电所到之处,六品纷纷命丧黄泉。

    没有一个例外。

    不管你在求饶,还是在反抗,亦或者想逃跑,没有一个能逃脱苏越这个杀神的追捕。

    赵江涛他们在湖面上满脸错愕,同时牧橙也零星的补几个刀。

    确实有很多异族坠落下来,他们也企图从水面上逃走,但下面其实比上面更危险。

    “这小子,杀异族的速度是越来越娴熟,可惜我气血量不够,回去的时候还得保护你们,否则我都想上去再杀一顿。”

    赵江涛喃喃自语。

    “校长今天的表现,也足够震撼世人。”

    白字青由衷的夸赞了一句。

    “不敢当,不敢当,未来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赵江涛笑的很谦虚,但又很享受。

    确实,今天他赵江涛出名了。

    “苏越,时间不多了。”

    牧橙抬起头提醒道。

    六品已经被杀了一半,其实苏越这一次的杀戮,甚至比轮回夜刃的优势还要大。

    他每杀一个六品,就会有一个影分身腾出手来。

    然后,就会有一个六品,面临两个影分身的照顾。

    此消彼长之下,剩余的六品,平均都分配了两个影分身来折磨,异族手忙脚乱,苏越杀戮速度可以更快。

    但时间真的不多了。

    “嗯,我知道,可惜,还剩了十几个六品,便宜你们了!”

    苏越三刀结果了两个六品,然后身躯笔直下坠。

    这时候,天空那些影分身,也逐渐开始淡化透明,这是即将消失的征兆。

    影分身没有痛感,不会负伤,但却有时间限制。

    而且苏越的气血也逐渐不支。

    哪怕是5000卡的气血,也扛不住这样消耗。

    “赶紧会,追兵快来了。”

    赵江涛一声惊呼。

    闻言,苏越他们转头一看。

    果然,在湖面的尽头,异族联军的援军,已经出现了朦胧的身影。

    援军数量,超过了300个宗师,而且七品很多。

    这一次,苏越就是有包子胆也不敢再恋战。

    逃!

    毫不犹豫的狂奔。

    “奸细,你站住!”

    果然,原始追兵们的谩骂,已经隐隐约约能传到耳朵里。

    能听得出来,他们很愤怒。

    然而,苏越他们已经一骑绝尘,朝着启夏城掠去。

    十几个从苏越刀下逃走的幸运儿,头也不回的朝着八族圣地飞去。

    他们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哪里还敢留下来恋战。

    没有经历过这场杀戮的武者,根本就想象不到那种恐惧。

    “快了,这一次,圆满完成任务。”

    苏越望着越来越清晰的启夏城,嘴角漏出了微笑。

    赵江涛热泪盈眶。

    终于成功回来,幸不辱命啊。

    ……

    苏越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在虚忌河的河底,漂浮着一颗七品的头颅。

    嗡!

    这时候,七品头颅猛地睁开眼睛。

    “哼,我青初洞只要散发出九品气息,虚忌河下的忌鲨妖就会苏醒,到时候谁都逃不走。”

    这颗头颅竟然发出了青初洞的声音。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