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途璀璨:她比总〕〔神医妙相〕〔总裁撩你上瘾了〕〔第一战神〕〔穿越后,我成了国〕〔第一战王〕〔贴心萌宝荒唐爹〕〔掌家小萌媳〕〔青云端〕〔双世谋妃〕〔奶爸至尊〕〔神医娘亲很凶萌〕〔我修了个假仙〕〔都市最强医仙〕〔最佳女胥林羽〕〔神医帝凰:误惹邪〕〔林羽〕〔我的专属女友〕〔云少的替身娇妻〕〔法医狂妃,别太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三章 脑子楞、胆肥
    奋斗南路。

    环卫工人已经来来往往,在路灯下工作。

    一个城市想要洁净,这些平凡的人,比武者更重要。

    苏越途径一个菜市集贸中心,不少餐馆老板,已经骑着电瓶车来买菜买肉,好不热闹。

    为了比菜市场便宜几毛钱,老板们必须要早起几个小时。

    远处,小俩口揉面点火,预备早点。

    武道时代,平凡人的数量,依旧要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

    老百姓依旧是基石。

    武者掌权,但百姓的生活,和科技时代没有太大差别,甚至要更加安居乐业,除了赋税高一些。

    “这条大街,还是老爸主持修的。”

    奋斗南路缓解了很多城市顽疾,这也是苏越的骄傲。

    老爸出事,他感觉天塌了。

    那时候,苏越游魂一样,在这条街溜达了很久。

    他亲眼看着深夜的烧烤收摊,虽然疲倦,但服务员和老板,还要欢声笑语的吃饭。

    也就在烧烤摊收摊不久,环卫工已经上班,早点摊位开始准备。

    生生不息,就如一个呼吸,一个循环。

    不为人知的角落,每个人生活的都很辛苦,但他们又很快乐。

    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城市便有了温度。

    就是那时候,苏越突然想清楚了。

    他并没有比任何人凄惨,虽然没有老爸照顾,但自己也已经成年了。

    如果继续消沉下去,老爸在监狱里会更心痛。

    苏越听到小贩互相赊账,分期还款,他便厚着脸皮,找校长学费分期。

    无论如何,都要考上武科大学。

    这条奋斗南路,那些渺小又乐观的人,就是苏越站起来的源泉。

    一年时间,苏越早已经改头换面。

    他内心坚强,足以笑对生活。

    ……

    “老弟又这么早啊!一碗卤水面、加蛋、加肠、面硬点,打包?”

    奋斗南路尽头,有家老字号卤水面。

    这是层岩市的传统早餐。

    每天这个时候,早餐铺老板,都能看到一个外卖小哥。

    无论春夏秋冬,这小哥都会风雨无阻的来打包第一份。

    “对!”

    苏越点点头。

    卤水面,永远吃不够的早点。

    他和那个s级通缉犯熊泰光认识,也是因为这碗卤水面。

    ……

    就是苏越刚刚开始送外卖的时候,清晨系统派了一个单子。

    地址偏远,那地方电瓶车没法走。

    看在20块钱的小打赏,苏越接了早点单子。

    也是巧了。

    那一晚熊泰光似乎喝醉酒,苏越放下外卖,好心帮他倒了杯水。

    谁知道,原本一个瘦小的家伙,竟然开始膨胀。

    当时苏越就吓尿了。

    肌肉膨胀还好,有些高品武者神秘莫测,什么事都能干。

    主要是熊泰光的相貌。

    层岩市密密麻麻的通缉令,不是开玩笑。

    熊泰光当时也清醒了。

    然而,这家伙没有杀人灭口,反而是让苏越离开。

    熊泰光甚至平静的开始吃卤水面,狼吞虎咽。

    苏越也是多嘴,他问了一句熊泰光,为什么不杀自己。

    要知道,熊泰光的悬赏金额是10万块钱,那时候还没涨价。

    但10万不是小数字,一般人肯定要揭发举报,

    直至现在,苏越也敬佩当时脑残的自己,如果是别人,肯定拔腿就跑。

    熊泰光当时笑的很轻蔑!

    他说侦捕局来的途中,他自己就能改头换面,以另一副样子出现。

    杀一个中学生,他不屑。

    苏越虽然有些受打击,但想想也是。

    自己当面肯定不敢给侦捕局打电话,可出来耽误几分钟,人家就逃了。

    抓不到人,最多几百块线索费,没意义。

    就以肉身缩小的本事,侦捕局就抓不到,最不济,熊泰光还可以换个城市生活。

    最后苏越走的时候,熊泰光给了他2000块钱,让他每天早晨来送一碗卤水面。

    利欲熏心的苏越,竟然为了2000块钱答应了。

    现在回想起来,苏越依旧佩服自己的脑残程度。

    真的不是窝藏罪犯,他实在是不敢揭发。

    万一这家伙食言,再得知自己将他举报给侦捕局之后,要杀自己,怎么办?

    就当没见过真面目吧,反正人家也易容了。

    再之后,两个人一来一回,竟然熟了。

    熊泰光时不时指点一下苏越奔跑修炼方法,甚至还给了他几颗气血丸。

    要知道,气血丸一枚市场价都4000多块钱,赶上苏越半个月工资了。

    而且买气血丸需要武者身份,平常人找找关系,还得加价500。

    不知不觉,苏越送了差不多一年的卤水面。

    “这家伙,天天吃卤水面,也吃不腻,果真是个奇葩!”

    老板打包好卤水面,苏越朝着熊泰光藏身的地方跑去。

    其实熊泰光根本就没有躲藏。

    那是一个很多年前的老小区,年久失修,不是漏水就是停电,只有租户图便宜愿意住。

    甚至侦捕局也去过,熊泰光堂堂正正的拿出了身份证明。

    ……

    咔嚓!

    门没锁,苏越直接开门进去。

    可能是越大的贼,越不怕被抓吧,竟然不锁门。

    “咦,小鬼,气血进步不少嘛。用我一次探测器,敲背按摩一小时。”

    苏越刚刚放下卤水面,迎面来了一顿敲诈。

    以前苏越没有探测器,要用熊泰光的测试。

    “哎呀,这胳膊腕,怎么就这么沉呢。

    “这手表,真沉,讨厌,带着不舒服!”

    苏越亮出胳膊上的探测器,随后轻蔑的看着这个消瘦的中年男人,回以一声冷笑。

    以前,为了探测自己的气血数值,没少白给他按摩。

    堂堂武道男儿,未来的人类栋梁,岂能干这些事情。

    况且,这家伙看上去瘦弱,可本质是个一米九的高品武者,一场按摩结束,苏越腰酸背疼,酬勤值都能被迫涨三点。

    “咦,你小小年纪,这是走上犯罪道路了?说……偷的?还是抢的?”

    “老兄,是借……懂吗?”

    “哦,懂了,是骗来的。”

    “我再强调一次,是借。骗子都说用完了就还,我不还。”

    “那就是抢来的。”

    “算了,不和你狡辩,一个通缉犯,管的比侦捕局还宽。”

    苏越瘫坐在沙发上。

    他将三根银针丢在茶几上,没有了银针压制,很舒服。

    吱扭。

    银针落下,老式的三合板茶几,竟然动了动。

    这三根银针,很沉。

    “这颗气血丸,也不知道该给谁吃,真苦恼……要不打电话叫个上门按摩吧,小卡片说包小姐技术不错,寂寞是毒,让我有点想要犯错。”

    熊泰光趴在地上。

    “哼,探测器威胁不到了,又想要用气血丸收买我?我一个即将要去潜能班的未来武者……还不就是为您服务嘛,您看这个力道还行吧,泰式的手法。

    “叫什么不三不四的包小姐,那些人又不正规。”

    苏越猴子一样窜起来,开始拍拍打打。

    “正规的按摩,无趣啊……想当年,苍浪浪大宝剑……”

    熊泰光眯着小眼睛,满脸陶醉。

    “在一个高中生面前,说的些什么乱七八糟,那么笼统……你倒是具体说说细节啊,大宝剑啥的,主要是细节。武者嘛,都在意细节。”

    苏越一脸不满。

    老不正经,在一个刚刚成年的小伙面前,每次不说具体细节,怪让人好奇的。

    “苏越,你的节操和下限,越来越低了,我很欣慰,你以后会是一个优秀的武者。”

    熊泰光享受着敲背。

    “我会继续探索我的下限,你还是快说说大宝剑的细节吧。”

    苏越固执的问道。

    “苏越,我的通缉犯生涯,要结束了。”

    突然,熊泰光语气有些凝重,果然这家伙没有说大宝剑细节。

    “无罪释放?冤屈平反了?”

    苏越一愣。

    “来层岩市藏了一年,吃了一年卤水面。吃够了,我要走了。”

    熊泰光笑了笑。

    “不对吧,我给你送了330多天,不够一年。”

    老爸被抓还没有一年呢。

    “在你送餐之前,我就已经在层岩市住下,又不是其他外卖员死绝了。

    “你小子,脑子楞、胆肥,所以让你一直送而已。”

    熊泰光说道。

    “那你去哪?”

    苏越问。

    “这就不用你管了,我的悬赏额现在是100万,要不你把我卖了吧。

    “扣了税,你手里还能留60万。”

    熊泰光继续道。

    “税好多啊,如果我是武者就好了,100万能到手90万!”

    苏越掰着手指头计算着。

    “小子,你心肠够歹毒的。”

    熊泰光老脸僵硬,这孙子,都开始计算税了。

    “开玩笑,开玩笑,您哪能才值这么点钱啊。

    “要不,再去干几票大案子,把赏金提一提。咸鱼都有梦想,您的身价,就只值这一百万?”

    苏越尬笑一声。

    “要不,来个震惊层岩市的高二学生碎尸案?不知道能不能提点赏金。”

    熊泰光问到。

    这小子,说的自己都心动了。

    苏越缩着脖子傻笑。

    “好了,赏金100万是上限,再多就超越了普通人的极限,没提升的意义,不开玩笑了。

    “这枚黑钥匙,你拿着吧。等我……算了,等一个礼拜后,你送去侦捕局,应该能领到那100万酬金。

    “我之所以这么值钱,完全是因为这黑钥匙。”

    熊泰光站起来,也不按摩了,他直接将一枚黑钥匙给了苏越。

    “你真的要走?”

    苏越拿过了黑钥匙。

    入手冰凉,很有质感,这应该是u盘一类的东西。

    “黑钥匙关系到神州的一项武道机密,你打不开,也别尝试,直接送去侦捕局。

    “从明天开始,别来送餐了,免得白跑一趟。

    “还有,那个背包里,是我的全部家当,不过气血丹没几颗了。

    “《九针负重》会让你受用无穷,你尽量压制着自己。作为一个武者,最忌讳彻底暴露自己的底牌,这个观念,你要从学生时代就培养出来。”

    熊泰光站起来,屈指一弹,便将茶几上的三根银针,再一次扎在了苏越小腹。

    “你……”

    酬勤点+1

    苏越身体瞬间沉重下来,他看着熊泰光,这家伙,似乎不是开玩笑。

    “背包里,有两盒银针。

    “一盒,是你现在用的10斤版本,九根一共90斤。还剩下六根,尽早全部用了。

    “另一盒,是40斤版本,九根360斤。等你身体能承受的时候,再挑战吧,别轻易冒险。

    “听我一句劝,在成为封品武者之前,尽量将基础气血极限往高了突破,越高越好。”

    熊泰光拍拍苏越肩膀。

    “回去吧,好好上学,争取考上四大武院。

    “现在的人们,修武是为了升官发财,其实他们都错了,武者的使命,终归是保家卫国。”

    熊泰光按着苏越的脑袋,将他送出门。

    “这……”

    从前至后,苏越都没有机会开口。

    “对了,万一……等你将黑钥匙还给侦捕局,应该会有军方的人,会找你问话。

    “帮我转告一句,就说:其实,我早就知道错了,军令如山,我们整个小队,都知道错了。”

    砰!

    话落,熊泰光将苏越赶了出去。

    “莫名其妙的……”

    门反锁了,苏越再没有打开。

    一个s级通缉犯,竟然教育自己,武者是为了保家卫国?

    也对。

    老爸虽然被抓了,但他以前说的最多的话,同样是保家卫国。

    ……

    “哎呀,我的录音笔还在里面呢。”

    外卖公司为了避免外卖员和客户的纠纷,给每人都配发了录音笔。

    无线耳机还在苏越耳朵上,可录音笔他不小心丢家里了。

    为了保证隐私,这种录音笔是无线网和耳机连接,很远都能接收到。

    呼噜噜。

    耳机里,熊泰光居然打起了呼噜。

    这家伙,倒是心大。

    算了,再买一个吧。

    永别了,朋友!

    苏越背着包,有些伤感。

    但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他也不像小孩子那样优柔寡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

    酬勤值+3

    伤感,同样是对苏越的折磨。

    ……

    ps:大家记得收藏一下,推荐票也别吝啬,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