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天子〕〔都市之至尊大帝〕〔不朽凡仙〕〔悠悠笛声沁沐阳〕〔微光暖暖晴方好〕〔仙师无敌〕〔这个王妃莫得感情〕〔全能麟少〕〔超级军工科学家〕〔智慧追寻者〕〔神级透视〕〔总裁的天价穷妻〕〔鲜妻撩人:寒少放〕〔高冷老公驯妻上瘾〕〔逆转重生1990〕〔三国处处开外挂〕〔婚情不渝顾漓〕〔武道凌天〕〔我在异界是个神〕〔摄政王爷欺上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九章 上头有人
    “救我爸?

    “你知道熊泰光在哪?”

    王路峰的眼珠子瞬间亮了,就像是在黑炭上淋了一勺热油,晶莹剔透的。

    “熊泰光已经死了。”

    苏越黯然道。

    尸体应该是被那个叫潘一正的将军拿走了,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祭拜一下。

    “呵呵,有意思吗?

    “都这个时候了,还消遣我?

    “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落魄武二代的下场,虎落平阳,世态炎凉。

    “苏越,作为同学,你落井下石,良心不痛吗?”

    王路峰刚刚提起的希望,被一桶水剿灭。

    也怪自己白痴。

    苏越的话也能信?

    如果熊泰光那么容易被抓,老爸又怎么会被牵连。

    几个市的侦缉局都有人员抽调过来,那么多武者,怎么可能不如一个高中生。

    熊泰光死了?

    那种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消遣我!

    连同学都开始消遣我了。

    苏越这小王八蛋,太恶毒。

    “离我远点,我怕我会打死你。”

    王路峰看了眼苏越,懒洋洋说道。

    心情不好,连打人都没力气。

    ……

    “你说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一下花就会开呀~~”

    王路峰的电话又响了。

    “妈,我知道了,您也别太伤心,我爸被抓,家里还有我呢……”

    “什么……妈,您说什么?三舅说熊泰光死了?”

    “刚死?”

    “熊泰光都死了,为什么还要抓我爸……什么,有个涉案物品没找到?找到就能救我爸?”

    “这大海捞针,去哪找啊。”

    “好了,我知道了,我放学就去三舅家。”

    王路峰挂了电话,失魂落魄。

    三舅也在侦捕局工作,妈妈刚才打来电话,让他别回侦捕局大院了,老爸被抓,那地方再也不是自己的家了。

    三舅还告诉妈妈,熊泰光死了。

    可死了也没用啊。

    东西,什么涉案东西,层岩市这么大,去哪找啊。

    不对!

    苏越,这小子,刚才说要救我爸。

    还有,他怎么知道熊泰光死了?

    王路峰一头冷汗。

    “苏越,你怎么知道熊泰光死了?”

    王路峰急忙问道。

    熊泰光死了还不到一个小时,他三舅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苏越怎么会知道,这也太巧合了。

    “我上头有人,你到底救不救你爸,不救我赶紧上课去……卧槽,胳膊断了……你能不能别拉着我的手,老子最讨厌被男人拉手,恶心。”

    苏越话还没有说完,王路峰紧紧挽着他的手,就往学校大门外狂奔。

    手心里油腻腻的触感,恶心的苏越想吐。

    苏越试图甩开湿手的几秒时间,二人已经跑出了学校大门,门口的保安在风中凌乱。

    现在逃课都这么硬核吗?

    两个孩子手拉手,这是要去私奔?

    可这性别……

    “苏越,你是不是知道那东西的下落。”

    苏越好不容易挣脱了手,王路峰又拽住了自己的袖子。

    “废话!”

    苏越没好气,袖子都快拽破了。

    也不知道以后哪个女孩倒霉,被王路峰拉着手,简直是折磨。

    那手掌也太油腻了。

    “神秘莫测,就知道你小子神秘莫测,劳资的探测器没白给你。”

    王路峰狠狠松了口气。

    上头有人。

    这家伙,果然不简单,不愧是前任提督的儿子。

    “糟糕,还没请假呢,咱俩就这样跑出来,算旷课。”

    苏越突然一愣。

    “不怕,只要能救了我爸,这都是小事,能摆平。”

    王路峰直接跑到公交站前。

    侦捕局距离学校,有一段路程。

    苏越点点头。

    也对,找到黑钥匙,王路峰的老爸,可能就要升官了,毕竟军令状有风险,也有大收益。

    堂堂副提督,一定能摆平旷课的小问题。

    苏越只是有些担忧,万一丁老师再被教务处训,就真的过意不去。

    但事态紧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公交怎么还不来!”

    王路峰焦急的跳脚。

    等哪趟,哪趟偏偏不来,这简直是灵异事件。

    “跑着去吧!”

    苏越皱了皱眉。

    “跑?30多公里啊。”

    “没时间了,公交一站一站停,现在早高峰,也快不到哪去。”

    “也罢,那就跑着去吧,苏越你可跟紧点,别跑丢了,我气血高,跑得太快……苏越,你着急什么,方向不对啊。”

    “跟着我,跑小路!”

    苏越号称层岩市的肉导航,就没有他找不到的小路。

    十分钟后。

    “苏越,你等等我啊,累死我了,你怎么跑这么快,不科学啊,明明我的气血那么高。”

    “别废话了,快点跑。”

    “苏越,你真的只有6卡的气血,不科学啊。”

    “大家都开始练武功了,你跟我讲科学?再快点,慢吞吞。”

    ……

    “将军,附近没有黑钥匙的线索。

    “熊泰光挑选的藏身地,正好是监控盲区,而且位置最隐秘,就连楼上的邻居,也大多是老人,他在易容的情况下,任何人都察觉不到问题。”

    潘一正将熊泰光的尸体安置好后,三人开始勘察熊泰光的住址。

    可惜,一无所获。

    潘一正点点头,作为奇迹军团的传奇人物,熊泰光要隐藏,一定不会留下蛛丝马迹。

    放眼整个军方,可以易容的侦查员,都找不出来十个。

    易容术,传承太困难,需要天赋,没有天赋,宗师都无法做到。

    “将军,熊泰光会不会将黑钥匙弄到了境外?”

    “不可能,熊泰光犯罪,只是因为心中的怨气,他不可能叛国。”

    潘一正摇摇头。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勘察价值了。

    “等等吧,可能黑钥匙很快就会出现,我相信他不会耽误科研院的大事。”

    见二人有些焦急,潘一正笑了笑。

    “将军,第九战场的湿鬼塔开始异动,咱们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啊。”

    “我知道,可既然来了,就是军令,再勘察一次,就准备回侦捕局吧。找东西和杀人不一样,人多力量大。”

    潘一正叹了口气。

    他也不愿意在层岩市浪费时间,可黑钥匙事关重大。

    ……

    侦捕局会议室。

    众目睽睽下,王南国制服上的肩章,已经卸下。

    总督江复严向来雷厉风行,就在这会场,王南国已经被上了铐子。

    他被剥夺了官位,并且被逮捕。

    会场气氛一片死寂,所有侦捕局的人都口干舌燥,呼吸不畅。

    “王南国,我给了你一年时间。

    “如果你能找到黑钥匙,我会让你去隔壁宏园市当副提督,是你自己不争气,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江复严冷着脸。

    他也知道王南国没什么大错,但没办法,杀鸡儆猴,在所难免。

    “是我无能,毫无怨言。”

    王南国面无表情。

    “想开点,最多坐三五年的牢,总督没把你扔到第四战场已经够仁慈了。”

    李星佩拍了拍王南国肩膀,也只能安慰一句。

    闻言,王南国苦笑。

    第四战场?

    我只是渎职,又不是被判了死刑。

    第四战场的湿鬼塔最难守,在那里人命就是肉盾牌,尸体都快堆成山了,只有死刑犯才会去。

    王南国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地狱,但如果有,一定是第四战场。

    “散会吧。”

    总督摆摆手。

    ……

    “躲开,我要找我爸,我爸人呢?”

    “开什么会,我要找我爸!”

    ……

    会议室大门刚刚打开,门外一阵喧嚣。

    “是谁在喧哗?”

    总督黑着一张脸。

    侦捕局越来越没规矩了。

    “爸,他们怎么把你拷起来了,你们快给我爸松开。”

    这时候,两个高中生跑进来,后来还跟着几个侦捕局的人。

    没办法。

    王路峰是王南国的儿子,门卫并不知道王南国被抓,他们也没办法强行制止王路峰。

    “王路峰,你来干什么,快回学校去!”

    见到自己的儿子,王南国下意识将双手往袖子里缩。

    被儿子看见自己戴手铐,简直是酷刑。

    “爸,你都一年没回家睡觉了,又不是没有努力过,头发都白了,凭什么说抓就抓你。”

    王路峰气的脸红脖子粗。

    看着手铐,他嗓子都气哑了。

    堂堂侦捕局局长,怎么可以戴手铐。

    “总督,这是王南国的儿子,事情太突然,让他们叙叙旧吧。”

    李星佩心里有些不忍。

    “哼,侦缉局会议室,说闯就闯,还有没有一点规矩。

    “李星佩,你的能力,也堪忧啊。”

    江复严军方出生,最讨厌别人破坏纪律。

    “抱歉,我会整改。

    “我现在就让他儿子离开。”

    李星佩低着头,连忙说道。

    “算了,父子俩叙叙旧吧。”

    江复严摇摇头,来都来了,说几句话,也无伤大雅。

    “对了,有时间去相相亲,别和我一样,一辈子单身,连个儿子都没有。”

    突然,总督语重心长的提醒着李星佩。

    “我要向您学习,一辈子奉献给国家。”

    李星佩头大,我大小是个提督,怎么又被逼相亲了。

    “别找借口,我单身是因为性格倔,是活该。你别学我,如果有心报效国家,就为国家生儿子去。”

    总督语重心长。

    啥?

    为国生儿子?

    那也得有人要我啊!

    李星佩不想说话,选择了沉默。

    ……

    “爸,他们不能抓你,军令状一年期还不到。

    “你要找的东西,我知道在哪里。”

    这时候,王路峰突然尖着嗓子喊道。

    “别胡说八道。

    “儿子,你不是小孩了,有些话别乱说。

    “立刻去学校,以后好好照顾妈妈,过个三五年,我就回来了。”

    王南国直接一声训斥。

    都怪自己工作忙,疏于管教,这种事情也敢乱说。

    江复严和李星佩也面面相觑,王南国这个儿子,莫不是个弱智?

    什么话都乱说。

    “我没有胡说八道,我同学知道那东西的下落。”

    王路峰抓着王南国的胳膊,转头看向苏越。

    这时候,人们才注意到,王路峰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这张通缉令,有100万悬赏额。有人让我拿着这个钥匙,来领100万的赏金。”

    终于轮到自己说话了,苏越轻咳了一声。

    随后,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皱巴巴的通缉令,这是电线杆上揭下来的。

    他另一只手,捏着一枚漆黑的钥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