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恋成欢,女人休〕〔权门贵嫁〕〔建隋大业〕〔大妖血脉〕〔夏墟〕〔大唐侦察兵〕〔众神遗忘的世界〕〔警医夜行〕〔向往的生活之娱乐〕〔祖师爷的无上宗门〕〔王爷的小妾总想干〕〔网文超级写手〕〔全职戏精〕〔钞烦入盛〕〔大夏纪〕〔硬核武神〕〔双世债〕〔诸天世界中的行者〕〔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我绝不当皇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二十三章 利欲熏心
    提督在场,局长在场,梁有信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

    哪怕梁处长是自己的亲戚,他现在也不敢乱说啊。

    梁有信只是个生意人,武道品阶也只有一品,面对这么多大人物,他已经看到了自己万劫不复的下场。

    生意人都不傻,反而是一个比一个精明。

    利用合同来威胁对手的时候,自己的把柄,同样也落到了老王身上。

    这场商战最关键的一环,其实在侦捕局。

    假如老王要反告自己,侦捕局也可以抓人。

    他们这些生意人,流动资金最重要,如果自己接受调查,企业的资金链一定会断裂。

    等自己出来,将无力回天。

    以前自己的依仗是侦捕局,谁能想到,手中利刃,突然就到了敌人手上。

    梁有信想不通啊,一个落网的提督家眷,为什么还能得到新任提督的帮助。

    他们不该是水火不容吗?

    新提督上任也一年了,从来没有听说她关照过苏家。

    “房东叔叔,我给您作证。

    “就是这个坏人,说要让侦捕局抓您,然后明明120万的房子,他非要50万就买下。

    “他还威胁,说让您一辈子从牢里出不来。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用我胸前的红领巾来保证。”

    房东还没有说话,苏健军打破了寂静。

    众人一愣。

    这小孩,真是在用自己的信仰来证明。

    “我是分管层岩市经济案件的处长,如果真的有人靠威胁来不正当竞争,我一定为民做主。”

    梁处长擦擦额头的汗,大义凛然。

    幸亏自己没有插手威胁,也没有收什么贿赂,否则现在连自己赔进去了。

    万幸、万幸。

    至于这个梁有信这个亲戚,只能牺牲了。

    “苏越,我能不能和你说几句话?”

    房东纠结着脸,突然说道。

    “嗯……行吧!”

    苏越点点头,跟着房东离开,他还等着看好戏呢。

    ……

    “回客厅吧。”

    李星佩和王南国没有继续在门口站着,而是回到了客厅。

    梁处长会处理好一切。

    这里的琐事,根本没有湿境的往事有意思,苏健州身上也有很多故事。

    “提督放心,局长放心,我一定公事公办。”

    梁处长连忙郑重着脸。

    梁有信哆嗦着腿,身后几个侦捕员已经拿出了手铐,准备将他抓走。

    ……

    “苏越,这件事……能不能就算了。

    “有了你给我的90万,生意危机可以解除,没必要让老梁家破人亡。”

    房东能看得出来,提督和局长,都是给苏越面子而已。

    “什么?房东,想清楚啊……这家伙用计害你,趁火打劫,弄的你差点万劫不复。

    “饶了他?您可千万别心慈手软啊,这种人,就应该蹲大狱。”

    苏越一脸难以置信。

    这都什么时候,还优柔寡断什么。

    “唉,你有所不知,我和老梁上大学的时候,是上下铺。

    “我结婚的时候,他是伴郎。

    “我买房钱不够的时候,他毫不犹豫拿给我20万。

    “甚至我的生意,也得到了他很多帮助。”

    房东叹了口气,继续道:

    “钱这东西,如果太多,就成了祸害。

    “我都忘了什么时候,我俩之间,突然出现了隔阂,突然间关系就淡了。

    “40年的好兄弟啊。

    “当年在湿境,我这条命都是老梁背回来的,那时候比亲兄弟还要亲。

    “真让我看着他坐牢,我做不到。

    “帮我给局长说说,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话落,苏越一脸无奈。

    这藕断丝连的,叫个什么事。

    “对了,湿境在哪?”

    苏越突然问道。

    “呃……上了大学,老师会讲的。”

    房东一愣,立刻转移了话题。

    “都神神叨叨

    “主动权在你,饶了这家伙也行,但他得道歉,还得给我表弟道歉。”

    苏越一肚子窝火,但也不能硬逼着房东去告别人。

    “嗯,我知道,谢谢。谢谢谅解!”

    房东点点头。

    ……

    门口,苏健军被苏健州叫回去做饭了。

    梁处长狠狠瞪着梁有信,他似乎在用意念,无声的训斥后者。

    侦捕局其他人蓄势待发。

    而梁有信带来的手下,一个个满脸茫然,或许是在思考下一步去哪找工作。

    老板应该是凉了。

    苏越和房东回来了。

    “一会去侦捕局写一份报案材料,我这就把梁有信带走。”

    咔嚓。

    银色手铐,在路灯下弥漫着冰冷的光泽,已经考在了梁有信手上。

    今天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梁处长,等一下。”

    侦缉局押着梁有信,都准备上车了,房东突然阻拦。

    “还有什么事吗?”

    梁处长一愣。

    “这件事就算了吧,我也没准备告他。

    “老梁,给我道个歉吧。”

    房东摇摇头,一脸苦涩。

    “你……”

    梁有信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置信。

    “都是老同学,你破产了,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道个歉吧,我心里舒服点。”

    房东看着梁有信,目光很真诚。

    就像他们在大学,第一次进宿舍,一起收拾被褥,一起去食堂打饭,一起掩护撩妹,当彼此的僚机。

    所有人都愣了。

    谁都想不到,原本可以复仇的房东,竟然会选择饶了对方。

    梁有信颤抖的更加厉害,苏越眯着眼,他竟然发现梁有信的眼眶里,有泪花闪烁。

    “对、对不起。”

    突然,梁有信猛地扑在房东身上,他应该是想拥抱房东,可手腕上还戴着铐子。

    “对不起,是我利欲熏心,是我错了,对不起。”

    梁有信眼里的泪珠子,止不住的掉下来。

    “给苏家也道个歉吧,你给人家踩泥了地板,以后懂点礼貌。”

    房东话落,梁有信又连连朝向苏越鞠躬。

    “对不起,是我鲁莽。

    “我现在不方便进去,等改天一定登门给小朋友道歉,对不起。”

    梁有信大难不死,连忙鞠躬道歉。

    呼!

    远处的梁处长也狠狠呼了口粗气。

    皆大欢喜。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照顾老王,和气生财,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才是王道的生意经。

    “梁有信,以后做生意,诚信为本,别再弄这些鬼肠子了!”

    留下一句话,梁处长等人直接开车驶离。

    梁有信连连道谢,也和手下离开。

    “房东,饶了他,你真的甘心吗?”

    人都走了,苏越和房东签合同,他将房产弄在了苏健州名下,自己未成年,不方便落户。

    “苏越,你现在还小,等你到了我这把年纪,就会明白了。

    “离死越来越近,每过几年,朋友就少一个。少一个,就是永远。

    “为了曾经那份单纯的感情,我也不能把他逼上绝路。”

    签完了合同,房东也离开了。

    ……

    客厅里,苏健军已经收拾妥当。

    简单的粥,简单的小菜,干炸馒头片。

    李星佩都赞不绝口。

    “苏越,别纠结了,房东胸襟宽广,是个好人。当初他能不要房租收留咱们,就证明他心善。

    “这样一个心善的人,饶恕老同学,很正常。”

    苏健州见苏越还一脸郁闷,笑了笑说道。

    “谅解比惩戒要难几百倍,这个老先生,确实是个善人。”

    李星佩也笑了笑。

    官府有些工程,需要这样一个生意人来做。

    心善的人,大概率不会偷工减料,不会欺上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