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护花神豪〕〔悠悠情不眠〕〔绝世神医:邪皇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这狗子无敌了〕〔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对你动了心〕〔总裁大人,又又又〕〔护花状元在现代〕〔胜者为王〕〔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君子与鬼〕〔一场繁华一场梦〕〔浪子邪医〕〔木叶之我不会忍术〕〔总裁爹地请温柔〕〔仙侠奇缘之献天缘〕〔强宠撩爱:厉少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八十四章 大波浪(第六更)
    “289招!”

    “299招!”

    “314招!”

    ……

    “351招!”

    “366招!”

    ……

    时间流逝。

    三天后,是神州的新年。

    同时,也是苏越和白兆对战的日期。

    苏越靠着闪躲挪移,已经可以躲闪王伯言几百招,甚至二品武者的轰击,他也可以咬着牙撑住,不会直接倒下。

    “苏越,我再提醒你一句,哪怕就是跑到裁判身后认输,也切记不可以被白兆打成你浮空状态。

    “脚不沾地的情况下,你只有被任人宰割的份。

    “剩下的三天,你自己休息休息,战斗前夕,放松也很重要。

    “至于我,在不下死手的情况下,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苏越终于倒下,但王伯言也累得够呛。

    每个二品武者,都有杀手锏,施展之后,对手非死即残,王伯言没必要对苏越施展。

    “多谢王老师。”

    休息了一会,苏越站起身来,朝着王伯言鞠躬。

    “虽然你和一个月前比,已经脱胎换骨,但白兆也没有放松。

    “昨天我刚得到消息,白兆又挑战了一场a段比赛,虽然最后他输了,但一个二品武者,也受伤很重。

    “那家伙的舌剑,如今速度更快,角度也更加刁钻,你要小心再小心。

    “不过只要避免了浮空,你保命的问题不大。”

    王伯言道。

    苏越点点头,三天后开战,他甚至都已经迫不及待。

    “对了,你现在气血多少卡。”

    王伯言突然问道。

    这小子,每过七八天,实力都会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快的让人心惊。

    “30卡。”

    苏越想了想之后,还是如实说道。

    ……

    可用酬勤点:1887

    酬勤柜台: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7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气血值:30卡

    ……

    这是系统里的数据。

    他一连兑换了三次气血,如今的花费,已经到700。

    第三次的残废,是一只眼失明。

    这并没有影响苏越修炼,反而在单眼失明的状态下,苏越反应速度变慢,重新复明之后,他的反应速度更上一层楼。

    酬勤值依旧没能突破2000大关。

    第一,是因为兑换睡眠赦免。

    第二,是自己熟悉了王伯言的轰击之后,酬勤点涨幅开始缓慢。

    “什么……30卡,这么快,你可以洗骨了。”

    王伯言嘴角都在抽抽。

    嫉妒啊。

    黄金骨象,宗师之资。

    谁能不羡慕。

    如果成长一切顺利,未来的苏越,最次也是一市的提督大人。

    年轻人,果然深不可测。

    “对,我准备洗骨!”

    苏越点点头。

    “洗骨水够不够,我还有点存款,能支援你点。”

    王伯言道。

    “这个,应该够用吧。

    “我当初敲了俱乐部三瓶,教官送来两瓶,现在有五瓶了。”

    苏越道。

    “洗骨开始之后,容不得失败,洗骨水越多越好,我稍后也给你拿一瓶,六瓶才算稳妥。

    “你也不用扭扭捏捏和女人一样客气,现在我帮你,等你发达了,我说不定也有找你帮忙的地方。

    “大战之前,你千万不要去洗骨,洗骨之后,会有几天虚弱期,而且洗骨并不会提升实力,不着急。”

    王伯言说道。

    “我知道,谢谢老师,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越点点头。

    这一个月,他非但没有比赛,反而天天服用气血丹,以前的存款早花光了,孙志威暗中赞助了不少气血丹。

    至于洗骨,苏越也了解过。

    洗骨之前,必将要将浑身气血耗空,这是为了减弱体内力量的抵抗。

    最好的洗骨状态,是虚弱到极致。

    想要虚弱不算难,别人可以帮忙消耗。

    而洗骨之后,确实会有几天虚弱期。

    至于王伯言的帮忙,苏越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说的没错,等自己以后发达了,再加倍奉还。

    “好好休息,三天后,我会亲自去观战。”

    王伯言拍拍苏越肩膀。

    一个未封品的学生,挑战史上最强一品境,真的令人期待啊。

    ……

    “果然,我又突破了1卡。”

    王伯言离开,苏越又休息了一会。

    刚才训练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力量有了小幅度的提升,但王伯言在场,他又没敢确认。

    找到探测器。

    果然,已经31卡了。

    这1卡的气血,是自己苦修的提升,和系统无关。

    “白兆,你威胁我家人,想要置我于死地,我也会给你一个完美的答复。

    “杀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不对,你是恶人,我杀你天经地义,我是在杀一头豺狼。”

    苏越深吸一口气。

    毕竟是第一次,他还要给自己一些心理暗示。

    ……

    层岩市,汽车站。

    杨乐之下了车,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虽然迟到了半年,但杨乐之还记得,自己是层岩市潜能班的特聘教官。

    该死的北武学生会,非要用这种浪费时间的任务来折腾人。

    理论上,每两个月,他们学生会成员,都要牺牲自己的一周假期,来指点各个市的潜能班学生。

    前半年,杨乐之懒得来,只是和戴岳归打了声招呼,就蒙混过去了。

    北武学生,有一个学分制度。

    层岩市考生高考,如果能考出高分,他杨乐之可以有学分奖励。

    但根据历史上层岩市高考分数判断,这点学分杯水车薪,根本没意义。

    只有黄金骨象或者封品武者,才会奖励一笔可观的学分。

    一般情况下,年纪轻轻,就超过20卡的学生,都想洗骨,可那样就会放弃封品。

    没有封品,你哪怕29卡高考成绩,也没多少油水。

    所以,杨乐之懒得操心。

    这一次实在躲不过了,总归是来看一眼吧,起码知道有几个学生。

    “失恋的感觉,真的痛苦啊。”

    杨乐之背着包,一脸伤心欲绝。

    对。

    前几天,他失恋了。

    莫名其妙,女友爱上了别人,这简直是钻心的痛。

    虽然,自己连女友的手都没拉过。

    ……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

    杨乐之手机响起。

    “咦……会长?找我干什么?难道要给我介绍女朋友,让我忘了曾经的伤痛?

    “不愧是学生会的会长,够意思。”

    杨乐之接起电话。

    “充话费?

    “不好意思,会长。我前女友要结婚了,我得去砸了婚礼现场,没时间啊。”

    杨乐之随意扯了个谎。

    帮你充话费?

    开什么玩笑,我要是有钱,我用得着来层岩市混学分?

    “什么,你们还没结婚?”

    你们?

    “卧槽……那个畜生是你?

    “你个天杀的小三,老子弄死你。”

    这一刻,他恍然大悟,整个世界,天摇地动。

    原来那个抢走自己女朋友的畜生,是学生会会长。

    杨乐之被气的吐血。

    还敢让老子给你交话费,要不要给你寄一张过去的cd。

    可恶。

    过去的cd还没来得及拍,手都不让牵。

    狠狠挂了电话,杨乐之失魂落魄,感觉人生了无生趣。

    自己只是三品,而会长那个畜生,已经四品,这货有望再毕业前五品。

    ……

    夜晚街头,人来人往。

    杨乐之手里捏着一罐啤酒,他需要借酒浇愁。

    “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

    “我tm真傻,竟然忘了问你……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

    “从今往后,走马观花,不谈感情……”

    “南墙,我不撞了!你,我不爱了……余生孤独,不碰爱情……”

    噗!

    杨乐之打开啤酒,可到了嘴边,他突然想起酒精对武者有害。

    “啊……啊……啊……”

    心里一口气憋着,他举起啤酒,狠狠浇在了头上。

    啊……啊……啊……

    苦涩的酒,顺着前额流下,杨乐之有一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

    咆哮着,咆哮着……咆哮着……

    ……

    “哇,武者耶,啤酒浇头,这不是智障才干的事情吗。”

    “武者是实力强,也不排除有沙雕。”

    “我靠,这是几代目的浇头哥。”

    “文明观猴,不要议论。”

    “可这位小哥哥的裤头漏出来了,大红色,很喜庆嘛。”

    后面众人,议论纷纷。

    “老公,假如我走了,你会不会也啤酒浇头,伤心欲绝。”

    一个胖乎乎的女孩,拽着男朋友不依不饶的问道,她眼里挂着清泪,明显是入戏了。

    ……

    发泄完之后,杨乐之心里舒坦了不少。

    他离开人群,找了个公园冷静了一会。

    或许,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不爱就是不爱。

    算了,放手吧。

    先去洗个头,头发黏糊糊还有异味:“来个渣男锡纸烫吧,从今天开始,我杨乐之只喜欢自己,从此选择葬了爱。”

    理发店。

    杨乐之坐下。

    “帅哥,来个什么造型。”

    理发小哥阴森森笑着。

    “来个锡纸烫。”

    杨乐之用哀大莫过于心死的语气说道。

    ……

    “锡纸?那不是夜市烧烤摊上,用来烤猪脑花和金针菇的嘛!”

    ……

    突然,杨乐之听到了一道熟悉又讨厌的声音。

    该死。

    在这种地方,为什么会遭遇许白雁。

    我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杨乐之,刚才街上那个啤酒浇头的沙雕就是你吧。

    “您这是终于想起来上课了?

    “对了,我听说你被绿了,说说呗,什么感觉,刺激不?酸爽不?

    “是不是因为下面金针菇,上面猪脑子!”

    许白雁染着大波浪,一脸嘲弄的看着杨乐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