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并不想理你〕〔诸天古卷〕〔不知所云微剧场之〕〔捡到一座废墟城〕〔文明从抽卡开始〕〔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游戏中的老婆〕〔闪婚厚爱:误惹天〕〔婚内有诡:薄先生〕〔剑仙在上〕〔武极神话〕〔启禀九爷,那小妾〕〔笔下的另一个世界〕〔一号狂兵〕〔侠客管理员〕〔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托身白刃里,浪迹〕〔我养的宠物都超神〕〔路边捡到一只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八十九章 一脸惊愕
    搏击以六分钟为一场,中场可以休息一分钟。

    但场次无限。

    无限制自由搏击,除非一方认输或者死亡,否则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理论上,可以打到山无棱,天地合……

    第三回合。

    第四回合。

    第五回合。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缠斗了五个回合。

    普通人都能看得出来,不管是连胜第一的广坤,还是王者白兆,都不是浪得虚名。

    这五个回合,双方都在最大化的削弱对方,并且在创造一个绝杀的机会。

    白兆在寻找一个漏洞。

    只要能抓住这个失误,他就可以将广坤打成浮空状态。

    虽然对方的防守堪比堡垒,且防御力惊人,但他步步紧逼,胜算越来越大。

    ……

    “苏爷,可以认输了,对抗了这么久,已经足够了,他在逼你浮空啊。”

    花熊着急的浑身颤抖。

    廖吉他们掌心里全是汗水,特别兴奋。

    但他们也只是单纯因为战法而兴奋,毕竟自己和广坤不认识,和白兆也不认识,也不知道支持谁。

    但这一场,就是刺激。

    宫菱支持广坤,就因为他出场帅。

    廖平知道真相,他紧张到气短,已经要坐不住了。

    苏越开始力竭,打的畏首畏尾,论气血的持久度,他不可能和白兆一样。

    “如果在一品阶段,我不是他俩的对手。”

    杨乐之叹了口气。

    单纯的搏击,他甘拜下风。

    许白雁也点点头。

    虽然境界弱鸡,但对战法的运用,对搏击的掌握,这两个人真的厉害。

    可称得上是一品无敌。

    ……

    “苏越……原来是你小子!”

    潘一正有了兴趣之后,提督令俱乐部老板,拿来了广坤的资料。

    “怪不得,我总感觉有点熟悉,原来是你小子……深藏不露啊。

    “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留着他的命。

    “该死,这么危险的比赛,他来干什么。”

    潘一正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

    眼前这个广坤,真的是半年前,被自己压在地上,动也不能动的苏越?

    这进步也太快了。

    在潘一正的估计中,苏越最多也就20卡左右,这还是联考18卡的基础。

    气血值高,其实还是其次,毕竟也有很多催生气血的东西,只不过是太昂贵,一般人接触不到而已。

    可他战斗意识也这么精湛,这就可怕了。

    战斗,那可是要真刀真枪修炼啊。

    “将军,这广坤,您认识?”

    提督一愣。

    资料显示,广坤就是苏越,是层岩市的高三学生,其他什么也没提。

    “青王的儿子。”

    潘一正转头,平静的说道。

    “什么……青王的儿子,他……青王不是在第二战场吗?”

    提督目瞪口呆。

    半年前,青王踏足第二战场,回归的第一天,他便以敢死队小兵的身份,单枪匹马,一路杀到四臂族大本营。

    他回来的时候,浑身浴血,且连斩敌军三个宗师,扬人族之威,被湿境传为佳话。

    青王重回湿境,也使得不少高层震动。

    丹药公司虽然憎恨青王,但第二战场本就是囚徒的战场,他们也没办法说什么。

    “再派遣两个裁判,要四品以上的,千万不能让广坤死了。”

    随后,提督连忙下达命令。

    青王的儿子如果死在这里,那自己以后别下湿境了,可千万别被青王给弄死。

    “将军,我听说,青王被捕,当年和丹药公司达成协议,不得参与民间任何事情,他一毛钱也没有,应该连儿子都帮不了吧?”

    提督问。

    “虎父无犬子,不一定谁都要靠爹。

    “很多大家族,或许也能培养出二转骨象,可战斗意识能和苏越比吗?一群气血武者罢了。

    “我反而觉得,年轻人早点经受磨难,是好事。

    “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我相信苏越,他逃跑不是问题。”

    潘一正平静的笑了笑。

    他能看出来,苏越打法刁钻,各种下三路的阴毒手段,层出不穷,他绝对不是为了赢去死的人。

    这小子,滑头得很。

    “这个叫白兆的,是想让苏越陷入浮空状态,从而无法躲闪,然后再以舌剑格杀。

    “以唾液为气血载体,斩出一米长的剑气,也是不错的战法。可惜了,这也是战场的一个好苗子。”

    潘一正看了看白兆的背景,他已经分析出了这一战的关键。

    作为一个军人,潘一正还有些替白兆惋惜。

    毕竟,在白兆身上,他能看到一些军人气息。

    但对方没有回归军部,自己也不便过问,服役结束,就是自由武者。

    ……

    第六回合。

    苏越浑身刺痛,虽然白兆的杀手锏还没有施展出来,但仅仅是罡气拳的轰击,自己已经受伤很重。

    没办法。

    没有封品就是没有封品,气血强度,不可能比对方强。

    但苏越还在咬牙坚持着。

    ……

    第七回合!

    第八回合!

    地面的血迹越来越多,甚至前排观众的脸上,也沾染了一些。

    ……

    双方已经战了50多分钟,不论是广坤,还是白兆,都已经出现了力竭的状态。

    全场观鸦雀无声,谁都清楚,是时候要分胜负了。

    而且大概率是白兆会赢。

    “能和我白兆缠斗这么久,已经足够你自傲!

    “那些四品裁判,是准备救你吗?看来你还有些背景。

    “可惜,今日你必死无疑!”

    白兆腥红着眼!

    他犹如一头疯狗,越疯越残暴。

    “魔头,你为祸武林,残杀同胞,我等名门正派,岂能饶你。”

    苏越舔了舔腥咸的嘴唇,有些入戏太深。

    一身正气,使人充满力量。

    “放尼玛的屁”

    咻!

    白兆被气的够呛。

    你特么才是魔头。

    他一个闪烁,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

    “机会……来了。”

    苏越心中默念。

    这一招,他其实可以闪开。

    但却故意慢了一步。

    罡气拳轰落,小腹犹如被铁锤砸中,苏越的身体,瞬间被震飞。

    当然,白兆付出了惨重代价,他明显是用了最后的全力。

    苏越咬牙切齿,他要的,就是这种状态。

    唰!

    顿时间,全场不少人站起身来。

    糟了。

    和白兆对战,最怕浮空。

    要知道,人在浮空的状态下,无法躲闪,就是一个活靶子。

    之前广坤对战的重点,也是在防止被打成浮空状态而已。

    “一个还未封品的蠢货,真以为自己无敌吗?替天行道,你也配?

    “我一直等待这个机会,你已经死了。”

    苏越被一脚踢到五米多高。

    刚才那一脚,已经是白兆歇斯底里的最强一击。

    甚至,他憋出了内伤。

    唰!

    眼看着苏越就要下坠,白兆脚掌狠狠一踏地面,他的身躯,也高高跃起。

    “苏爷,你快认输!”

    花熊忍不住一声怒吼,歇斯底里。

    白兆要出杀手锏了。

    “准备去救广坤!”

    提督皱着眉,小声下令。

    “慢!

    “不用裁判出手,真到了最后一刻,我亲自下场救人!”

    潘一正面沉似水,开口说道。

    现在胜负未分,潘一正可以等到最后一秒出手。

    如果裁判出手,那就算提前打断了比赛。

    潘一正目光如电,一直在观察着苏越。

    虽然处于浮空状态,但他在苏越的眼中,竟然没有看到恐惧。

    甚至,还有一抹嘲弄。

    他总觉得,苏越还有底牌。

    “将军,您亲自出手,不符合律法啊!”

    提督一愣。

    “我奇迹军团调查一个罪犯,不可以吗?

    “我潘一正,长得像不像律法?”

    潘一正问道。

    “像,您和律法一模一样!”

    提督苦笑。

    总督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少将,区区一品搏击赛,又算得了什么。

    ……

    “那个广坤已经输了,没想到,一品境的搏击,还不算太无聊!”

    杨乐之缓缓吐出一口气。

    许白雁没有说话,她从一开始,就是当相声来看。

    “完了,这下完了。”

    廖平坐立不安。

    “苏越,你赶紧认输啊,还有机会活下来!”

    孙志威和王伯言他们咬牙切齿。

    ……

    唰!

    赛场上空。

    白兆吐出舌头,果然,一柄猩红的软剑,已经从他口腔里凝聚出来。

    似蛇信、似血鞭。

    这一刻,白兆犹如一个长舌怪物,触目惊心。

    而舌剑的目标,直指苏越的喉咙。

    出招,就是致命。

    全场骇然,有些人发出了尖叫,白兆也太可怕了,和妖怪一样。

    潘一正瞳孔收缩,他脚下已经汇聚出了气血。

    只要舌剑接触到苏越的皮肤,潘一正就会下场救人。

    这时候。

    谁都没有注意到,苏越掌心里的拳带,已经散落在空中。

    “白兆,你将我逼到空中,而你自己,又何尝不是浮空状态呢?

    “你现在同样身受重伤,如果我先一步落地,再给你一招,你也会死吧!”

    眼看着软剑就要封侯。

    而苏越的瞳孔,陡然冒出一抹寒芒。

    ……

    啪!

    ……

    突然,长空回荡出一道脆响。

    全场寂静的情况下,这声脆响格外刺耳。

    而身躯已经下坠的苏越,赫然是虚空一踏。

    他坠落的身躯,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调转了方向,随后箭矢一般,朝着地面加速坠落而去。

    就如一个跳水运动员,一头扎入水中。

    原本是垂直落地,现在有一个弧度。

    此时,白兆的舌剑,堪堪划过长空。

    距离苏越的脖颈,毫厘之间。

    可惜,他最终斩到了空气,谁能想到,广坤竟然能在空中调转方向。

    ……

    “枯步!”

    原本意兴阑珊的许白雁,唰的站起身来,一脸惊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