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真武狂龙〕〔一品修仙〕〔精灵之黑暗崛起〕〔路过漫威的骑士〕〔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级商业帝国〕〔归一〕〔末世神魔录〕〔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末日轮盘〕〔超英的小团子〕〔精灵掌门人〕〔军工科技〕〔农门凰女〕〔星际之全能进化〕〔世界光梭〕〔NBA禁区推土机〕〔老婆的头号黑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九十章 终大成(第二更)
    “枯步,这怎么可能!”

    提督一把捏碎手里的茶杯。

    一个还未封品的高中生,竟然修炼出了枯步,这简直是玩笑。

    “好小子,有意思!”

    潘一正狠狠捏着手掌,甚至骨骼都在脆响。

    他比别人看的清楚,他可以确认。

    刚才那一招,就是枯步。

    一般情况下,枯步二段跳,可以让武者跳的更高。

    但在极端战况中,枯步也可以反作用,利用踏叶之力,让武者箭矢一样快速落地。

    这也是夺得先机的办法,毕竟滞空时间很被动,容易被对手预判出落地轨迹。

    果然。

    白兆斩出了一剑,身躯处于浮空状态,而他的舌剑明显很耗费气血,一招之后已经散去,根本无法持续。

    而苏越,早已经在枯步的加持下,提前落下。

    他脚下地砖都被震出裂缝,可想枯步的反震力有多大。

    苏越脚都是麻的,就如蹲坑玩手机,不知不觉蹲了一个小时一样。

    当然,腿麻不影响战法。

    苏越站在白兆即将坠落的地方,犹如一个等待拾取猎物的猎人。

    他的嘴角,带着轻蔑的笑。

    被迫浮空!

    骗招!

    枯步反向二段跳!

    提前落地,转换双方位置!

    这一系列极限动作,简直是惊心动魄。

    白兆,老子是在和你换命。

    ……

    “许白雁,你惭愧不。

    “枯步啊,一个还没有封品的武者,成功了。

    “这小子厉害,够阴险,竟然能忍到现在。骗招啊……那个白兆输了。”

    杨乐之口干舌燥。

    虽然是一品武者的厮杀,但那个面具男,简直卑鄙无耻,比抢走自己女朋友的会长还要无耻。

    “你闭嘴,我起码会枯步,你会吗?”

    许白雁冷着脸嘲讽道。

    同时,她有些不相信事实。

    枯步啊,这么容易成功吗?

    那家伙还未封品啊。

    “唉,如果我弟弟也能修炼成枯步,那爸爸该多骄傲!”

    许白雁又喃喃自语。

    “什么,你弟?

    “你弟要能在高考前修成枯步,我把你手里的可乐瓶子吃了。”

    杨乐之嘲讽。

    “杨乐之,要不咱俩也上去打一场?”

    许白雁捏着玻璃瓶,咬牙切齿。

    ……

    “呼!

    “苏爷,没想到,你竟然是等到最后,才用枯步,吓死我了。”

    花熊狠狠呼出一口气。

    他一直以为,苏越会用枯步踏空逃跑。

    可谁能想到,他竟然踏着拳带,直接朝着地面二段跳。

    这样一来,骗出了白兆的舌剑,也让对方处于逃无可逃的滞空状态。

    苏越,真的可能反杀。

    但也仅仅是可能。

    苏越并没有一招毙命的绝招,白兆落地之上,二人还是要拳脚对轰。

    戴岳归和孙志威等人已经目瞪口呆。

    谁能想到,苏越竟然暗中修成了枯步。

    开什么玩笑。

    枯步啊。

    “果然,强中自有强中手,和这个家伙比起来,班长算个屁啊。

    “人家连枯步都会。”

    廖吉咬着牙感慨。

    对苏越他是嫉妒,对广坤,廖吉真的是崇拜了。

    毕竟,双方差距有十万八千里。

    “未封品的武者,竟然会枯步,这怎么可能!”

    周云粲他们一脸茫然。

    ……

    “枯步,该死,这怎么可能!”

    擂台中央,白兆身躯开始下坠。

    他睚眦欲裂,气的几乎窒息。

    对手滞空状态下,自己的舌剑首次斩空。

    对方会枯步,这令人始料不及。

    简直就不符合常理。

    但无所谓。

    对方并没有类似于舌剑的杀手锏,落地之后,无非还是拳脚的比拼。

    自己不可能输。

    但想杀他,就难了。

    “这段时间,我已经斩出了9999刀,可没有一次能成功!

    “距离十万刀,就剩下最后一刀。”

    “如果这一刀依然失败,那我……就认输!”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看着即将坠地的白兆,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武者不是莽夫,苏越绝对不会为了所谓的名声,付出自己的命。

    手心里垂落的布条,沾满了血,大部分是自己流的,也有一部分来自白兆。

    冬天气温寒冷,鲜血冻结,布条也硬邦邦,被冻成了一根冰棍。

    素质刀法,需要一个载体。

    这根冰棍虽然没有刃,但也能称得上是一柄钝刀。

    钝刀无锋!

    大巧不工!

    白兆狰狞着脸,眼看着就要坠落下来。

    他的手掌之上,甚至已经弥漫出了罡气拳的氤氲,作为一个老辣的搏击者,生与死之间,可以发挥出最大的潜力。

    会枯步又如何?

    我以绝杀之境,将你脖颈折断。

    全场观众全部站起身来。

    这场一品境的顶级对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

    咔嚓!

    咔嚓!

    ……

    谁都没有注意到,苏越的脚下,已经蔓延出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缝。

    他掌心里的血冰刃,在微微颤抖。

    轰隆!

    陡然间,苏越大臂一甩。

    擂台中央,出现一声刺耳尖鸣。

    随后,无数人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在苏越面前,一道半月形的血色匹练,直接是拔地而起,破开了空间,犹如从地狱深处探出来的血手,悍然撕裂人世间。

    也就在这时候,白兆的罡气拳,从天而降。

    可惜。

    面对苏越的血色刀芒,罡气拳竟然是眨眼间支离破碎,无往不利的战法,脆弱的犹如废纸。

    白兆目瞪口呆。

    还不等他回过神来,刀芒已经劈到胸膛。

    仿佛被一辆坦克撞击在胸口,白兆还未降落的身躯,赫然是又一次被匹练高高抽飞。

    白兆看了眼苏越。

    那双瞳孔,无比坚毅,犹如被狂风暴雨冲刷了一百年的顽石,坚韧不拔。

    一刹那的血芒。

    一瞬间的成败。

    当血色刀芒消散之时,苏越手里的冰棍,也已经被彻底震碎,散落成了满天冰雾。

    “第十万刀……终大成!”

    苏越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这一刻,他念头通畅,气血沸腾,就连头脑都清明了许多。

    血雾缭绕中,苏越浑身浴血,宛如从地狱中走出的魔头。

    ……

    ……嘭!

    嘭……嘭……

    ……嘭……

    ……

    凌晨24时。

    新年的钟声响起,城市里燃放着烟花。

    年年岁岁。

    神州大地,又渡过了一个平安年。

    天空烟花璀璨,一闪一闪,美不胜收。

    大地中央,苏越一步一步,朝着白兆走去。

    这个人还没有死。

    冰柱毕竟只是钝刀,对手可能五脏尽碎,但应该不会死。

    斩出最后一刀,苏越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但他,还能站着。

    很多的账,总该要算一算。

    ……

    “是素质刀法!”

    潘一正狠狠捏着拳头,他脚下的地板,已经龟裂。

    一个还未封品的武者,竟然修成了素质刀法,这简直就是奇闻。

    “这个青年,简直比当年的青王还要狠,可怕。”

    提督嘴唇发白。

    在他们这种级别的强者看来,素质刀法也不是顶级战法。

    但苏越还未封品啊。

    这多可怕。

    “这个人,战*校要定了。”

    潘一正瞳孔里燃烧着火焰。

    “青王当年是战*校学生会长,苏越应该也会去吧。”

    提督深吸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