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简而言之我爱你〕〔凌霄江惜月〕〔一梦来到青春时〕〔宋艺顾行洲〕〔猎赝〕〔绝世兵王之贴身保〕〔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近战保镖〕〔仲夏夜的秘密〕〔无敌传人〕〔带着火影到大唐〕〔超能之王在都市〕〔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家天使萌萌哒〕〔长公主吐槽日常〕〔别歌帝后〕〔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吞噬异界Ⅱ〕〔第一豪婿〕〔快穿之守灯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九十四章 敲诈你一下(第六更)
    白兆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关于门票的分成资金,俱乐部还在结算。

    苏越返回病房,还要继续进行一些后续医疗,毕竟是一场生死厮杀,他内伤比平日里要重很多。

    ……

    可用酬勤点:2369

    酬勤柜台: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7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气血值:32卡

    ……

    平日里的受苦和折磨,不过是小恩小惠,酬勤值真正的来源,还是生死搏杀。

    苏越还没有资格下湿境,等真正上了战场,他觉得系统才会真正起作用。

    “这次受伤,估计要休息很久,闲着也是闲着,再来1卡气血吧!”

    苏越体内一阵暖流涌动,气血值再加1卡。

    ……

    可用酬勤点:1669

    酬勤柜台: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气血值:33卡

    ……

    刚刚才洗骨结束,立刻又多了1卡气血,如果被别人知道,会不会羡慕的晕厥过去。

    30卡之后,每1卡的气血修炼,难度直逼二品武者。

    关键苏越服用了大量洗骨水,体内还残留着药劲,等伤势愈合,再苦修一段时间,突破34卡有望。

    40卡!

    似乎也没有那么遥远。

    咦!

    这次竟然没有残废?

    苏越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

    手脚,安然无恙!

    胳膊腿,也没有问题。

    眼睛也没有瞎。

    能看得见,能听得见,也能闻到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难道系统格外开恩?

    苏越又打开系统。

    爱的代价:残废倒计时:167时57分12秒!

    不对劲啊。

    苏越下了床,又在地上蹦跶了几下,除了身体还很疼以外,没有任何异常。

    这就古怪了。

    难道脑残了?

    我还能思考,依然聪明伶俐,脑子也没有残。

    苏越坐下,百思不得其解。

    味觉!

    对,是味觉。

    苏越猛然惊醒,他嘴里有些淡,特别的寡淡。

    抓起桌子上的一颗苹果。

    咔嚓!

    一口下去,果然没有任何味道,清甜的果汁,似乎不存在,就如在嚼蜡。

    原来是味觉消失了!

    也好。

    对自己来说,味觉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感官。

    ……

    下午,苏越算是渡过危险期,可以有人来探望。

    得知许白雁他们要来,戴岳归便没有让其他同学来打扰。

    此时,许白雁和一名陌生的青年,坐在苏越的病房。

    三双眼睛,面面相觑。

    苏越在观察着杨乐之:还算小帅,实力很强,就是有些智障,你没事干,抱着个玻璃可乐瓶,一直舔什么舔,有味道吗?

    莫不是个基佬,练技能呢?

    可怕。

    而且看许白雁的表情,似乎很讨厌这个青年。

    嗯。

    一眼万年。

    小伙,你有当我姐夫的潜力,我姐越讨厌你,我就越得帮助你。

    可这小伙,似乎对许白雁也没有什么情愫。

    他更多的是惧怕。

    至于许白雁。

    苏越现在不准备原谅她。

    当初莫名其妙打自己,那也就算了,自己的姐姐,总不能真的去报仇。

    之后又用高级战法打击自己,这就令人生气了。

    苏越心里气难消。

    哪怕介绍学姐都难消,除非是特别漂亮的学姐,才可以谅解。

    对了。

    许白雁还给自己拿来了一瓶洗骨水。

    虽然150万的价格,对许白雁来说,也是一笔昂贵的负担。

    但姐弟情深,自己啃啃老,也是应该的。

    不原谅。

    杨乐之,也在观察着苏越:

    这小子,有些呆头呆脑,和擂台上的狠厉差别很大,有些小帅,但比自己是差一点。

    自己是助教,必须要得到苏越的签字,才能领取到一笔大额学分,甚至是特殊奖励。

    黄金骨象啊。

    这个小同学,是个好苗子。

    可惜,他是许白雁的弟弟,这下事情就复杂了。

    万一许白雁从中作梗,嫉妒自己的运气,那就有些不好办。

    该死的玻璃瓶,我怎么就能舔着吃完呢。

    杨乐之当初嘴贱,非要说吃玻璃瓶,这下尝到苦果了。

    “弟弟,你干的很不错,作为一个姐,我替你骄傲。

    “没想到我总结的战法那么精妙,竟然能让未封品的菜鸡学会,果然我是个战法天才。”

    许白雁点点头,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苏越满脸错愕。

    你不是应该震撼我天赋高,悟性好,资质强吗?

    这是什么情况?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认为是自己的功劳?

    现在的武者,真的都这么无耻吗。

    “许白雁,枯步和素质刀法,已经是很成熟的战法,和你的总结,没有一毛钱关系。

    “这完全是苏越同学努力修行的结果。”

    杨乐之打断了许白雁的自恋。

    “姐,这位是?姐夫?

    “有房吗?有车吗?月薪多少?父母有没有退休金?彩礼钱给多少?

    “如果小舅子想买房,可以支援多少钱?

    “抽烟吗?喝酒吗?有没有什么陋习?

    “姐夫,初次见面,你准备给小舅子多少见面礼。”

    苏越想了想,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许白雁脸色铁青。

    杨乐之承受了一系列的灵魂打击,大脑一片空白。

    许白雁?

    女朋友?

    劳资宁愿去搞基。

    “苏越,你别胡说。

    “什么有车有房,我找男朋友的条件,一定要有别墅。

    “就这种啤酒浇头的二货,这辈子不可能有女朋友。”

    许白雁瞪了眼杨乐之。

    “哦,原来这样啊,不是姐夫!

    “那你是在给我姐当舔狗的吗?你可以贿赂小舅子,我帮你下药。”

    苏越郑重的说道。

    杨乐之震撼了。

    他看了眼许白雁,又看了眼苏越。

    这是姐弟?

    咦!

    不对,舔狗?

    谁是舔狗?

    卧槽,劳资被误会了。

    “弟弟,你是不是皮痒,等你出院了,我再连击你一套。”

    许白雁咬牙切齿。

    这小子嘴上说不记仇,现在分明就是在报复自己。

    “苏越小兄弟,这种玩笑还是别开了,我和你姐只是同学关系。

    “我叫杨乐之,是你的潜能班助教,前半年有些琐事,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杨乐之站起来,郑重的自我介绍。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来自北武的教官?一直旷工划水的那个。”

    苏越一愣。

    同时,他也想起了杨乐之这个名字。

    许白雁叮嘱过,似乎要让自己刁难这货来着。

    怪不得,两个人看上去有些不正常,原来是宿怨了!

    “弟弟,这货逃避训练,现在想让你签字,他就可以领学分,你趁着机会,多敲诈点东西。”

    许白雁冷笑着说道。

    “是琐事耽误,这不是还有半年时间嘛,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苏越同学修炼。”

    杨乐之连忙补救。

    他恨啊,苍天不公平。

    好不容易有个洗骨学生,竟然是许白雁的弟弟。

    如果苏越一直不签字,自己的学分,就泡汤了啊。

    “杨教练,你有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呗,我看看值不值得敲诈。”

    苏越连忙点点头。

    杨乐之手脚冰凉。

    还真是亲姐弟。

    什么叫值不值得敲诈,这些话,你们不该是背后议论吗?

    当我是空气啊?

    还有,我是那么穷酸的人吗?

    对!

    我好想就是。

    “这里有一只陈年可乐瓶,瓶体流畅,线条完美,犹如绝世美女的腰部曲线,惊心动魄,浑然天成,乃是21世纪畅销的款式,极具收藏价值,你看……”

    杨乐之举着可乐瓶。

    “杨教官,我突然头有点晕。

    “你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先请便吧,姐,你帮我送送客。”

    苏越失望的摇摇头。

    “杨乐之,你涮我弟弟呢?

    “淤腥草拿出来,我知道你在湿境搞了一颗,别以为我不知道。”

    许白雁冷着脸说道。

    淤腥草?

    湿境?

    苏越顿时来了兴趣。

    “许白雁,苏越现在还没有封品,要淤腥草干什么?

    “我要炼药,用来突破四品,我还要找会长报仇,你落井下石啊。”

    杨乐之一脸心疼。

    还是怪自己嘴贱,当初从湿境回来,就不该炫耀。

    现在好了,被贼盯上了。

    该死!

    以后一定要学会低调。

    “我弟伤好之后,就可以封品!

    “理论上超过30卡就可以生服淤腥草,运气好的话,可以提升2卡气血。”

    许白雁不依不饶。

    “姑奶奶,有保质期的,我这次回来,是准备去科研院炼药,等不到你弟封品。

    “不信你看。”

    杨乐之打开背包。

    顿时间,一股陈年老屎的味道,弥漫在病房内。

    苏越看了一下,这罐头瓶竟然是密封状态。

    如果打开盖子,或许能直接熏死人。

    苏越味觉暂时消失,可嗅觉还在,是真的臭。

    许白雁也皱着眉。

    她看了一眼,从品相上判断,果然要过期了。

    “姐,让他赶紧把这罐屎端走吧。”

    苏越受不了了。

    辣眼睛。

    “这是淤腥草,来自湿境的产物,别看味道臭,可对低品武者来说,是至宝。

    “知道为什么军部气血丹效果强吗?就因为里面添加了零点几克的淤腥草粉末。

    “这么大一株吃下去,一品武者都能提升2卡气血。

    “可惜了,你还没有封品。”

    许白雁有些惋惜。

    淤腥草真的特别珍贵,一般情况下根本买不到。

    “2卡气血?

    “我没有封品,提升难度比封品武者要高很多,但提升1卡气血,应该没问题。”

    苏越揉着被辣到的眼睛,眉头一皱。

    这可比苦修来的快啊。

    “姐,给我来一根淤腥草呗!”

    苏越道。

    “你现在重伤,要愈合起码一周,封品也得一段时间,过期的淤腥草是剧毒。”

    许白雁解释道。

    “没事,我现在就能吃,我不封品,我还要洗骨,二洗……雷电法王!”

    苏越说道。

    “什么!”

    “二洗!”

    许白雁和杨乐之齐刷刷站起身来,同一时间惊呼道。

    “弟弟,你别开玩笑,有二洗的精力,你或许都可以突破到二品境。

    “还有,二洗武者,在湿境太危险!”

    许白雁焦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