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秘之主〕〔假婚真爱,傅少的〕〔天医嫡妃〕〔农女有田:山野夫〕〔平天策〕〔试婚100天:帝少的〕〔偃者道途〕〔晚安,霍先生!〕〔狂妃在上:邪王一〕〔王爷,娘娘又有喜〕〔重生暖婚:帝少娇〕〔抗战之我为纨绔〕〔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秘宝之主〕〔万古邪帝〕〔万维〕〔邪肆太子妃〕〔猎魔烹饪手册〕〔医路逍遥〕〔绝世护美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九十五章 别人家的孩子(第七更求订阅)
    “不是有隐藏雷电的战法嘛?我年纪轻轻武功高,连枯步和素质刀法都能学会,区区隐藏战法,还不是手到擒来。”

    苏越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他们,我是天才,你们得正视。

    闻言,二人哑口无言。

    这话,还真的没办法去反驳。

    人家确实天赋高,史无前例的高。

    “可是,淤腥草很臭,你现在重伤,能咽下去吗?

    “你要清楚,吐出去,就没有效果了。”

    许白雁又提醒道。

    “没问题,我能咽下去,为了变强,为了能保护我的姐姐,我不怕任何困难!”

    苏越一脸坚毅。

    我连味觉都没有,我会怕这东西?

    杨乐之一脸苦相。

    你没问题,我有啊!

    我要炼药,我要突破四品,我要战败会长,我……算了,学分比淤腥草值钱。

    况且还能挑选一些东西,突破几率会更大。

    这根淤腥草,其实品相不算好。

    ……

    “爸,我觉得咱们还是先去找弓菱,你先见见未来的儿媳妇。

    “苏越在重症病房,还没醒呢,他又跑不了,这么着急干嘛。”

    病房外,王南国和王路峰过来探望。

    昨晚王路峰就想来找弓菱,可人家潜能班聚会,他没机会。

    失眠了一夜,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可老爸却要先来探望苏越,这就郁闷了。

    “儿媳妇以后要和你过一辈子,你急什么急。”

    王南国瞪了儿子一眼。

    “咦,这么臭……完蛋了,苏越一定被打的大小便失禁,我们要不下午来吧,等病房打扫好再说。”

    刚到苏越的病房门口,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是真的臭,王南国办案,也见识过不少腐烂尸体,但也没有这么臭啊。

    “不行,我们去看看,万一苏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王南国加快脚步,朝着病房走去。

    ……

    病房内。

    苏越打开了淤腥草的罐子。

    臭!

    臭的丧心病狂。

    许白雁和杨乐之早已经躲在窗户旁,狠狠呼吸着新鲜空气。

    “姐,这玩意,你们都吃过?”

    苏越咬着牙问道。

    “当然……没有!

    “这么臭,我宁愿死!”

    许白雁摇摇头。

    “别看我,我也不敢生吞,一般用来炼药。”

    杨乐之也摇摇头。

    “姐,你是不是在坑我?”

    苏越又开始怀疑许白雁,这个姐,一贯以欺负弟弟为己任。

    “效果是真的,难吃也是真的,我又没强逼你。”

    许白雁道。

    “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苏越这一生,注定要成为最强王者。。”

    闭气。

    苏越捏起了淤腥草。

    一指长,其实挺像半根火腿肠,不过颜色有些诡异,说绿也不绿,说紫也不紫,说黑也不是纯黑,无法描述的颜色。

    如果非要找一个参照物。

    可能,和风干的屎,有一点点相似。

    “弟弟,咬着牙,一口吞下去。”

    许白雁加油鼓气。

    “别听你姐的,淤腥草药效很难化开,你最好一点点咬碎,否则会拉肚子一个月。”

    杨乐之连忙提醒道。

    苏越愣了愣。

    随后,他朱唇轻启,竟然是轻轻的咬了一点点。

    嗯!

    果然,和嚼蜡一样呢。

    福气祸所兮,残废了味觉,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苏越害怕拉肚子,所以细细咀嚼着淤腥草。

    呕!

    许白雁胃部翻腾,但勉强还能抑制想吐的冲动。

    “狠人,原来你才是个狠人。”

    杨乐之一脸崇拜。

    敢于生吞淤腥草,你已经是我心中的最强王者。

    敢于一点一点吞,并且还细细咀嚼者,乃当世之奇葩。

    咚咚!

    敲了敲门,王南国父子进来。

    门没有锁,甚至是虚掩着门,所以他们很自然的进来。

    王路峰被熏的眼睛流泪。

    可打开门的一刹那,他还是差点吐出来。

    苏越左手端着个罐头瓶,右手捏着一根……屎。

    他竟然……在吃。

    “老爸,我欣赏的人,哪怕是嚼屎,我都觉得厉害。但如果我陆峰不欣赏的话……

    “不对,任何人敢嚼屎,我都会觉得厉害。

    “反正敢嚼屎的人,都超厉害。”

    王路峰真的是受不了了。

    “闭嘴,你知道个屁,那是淤腥草,湿境里的东西,吃下去可以直接增加气血。”

    王南国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不成器的玩意。

    苏越没有封品。

    这种情况下,他还服用淤腥草,就只有一种可能。

    洗骨。

    他要二洗,成为铂金骨象。

    这就厉害了。

    如果说黄金骨象有宗师资质的话,那铂金骨象,几乎就已经是预备宗师,难度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当然,铂金骨象去湿境有些危险。

    但苏越年纪轻轻,便能领悟枯步和素质刀法,他要掌握隐匿雷电的战法,应该也不难。

    王南国心脏狂跳,不出20年,神州一定会崛起一颗新星。

    “咦,王叔,王路峰……你们怎么来了,快坐。

    “王路峰,要不要来一口,不怎么脆,蛮有嚼劲。”

    苏越举起咬了一半的淤腥草,淡然说道。

    “呕!”

    王路峰直接冲到厕所。

    幸亏病房里有厕所,王路峰跑的还算及时。

    “这些人,好东西都不认识!”

    苏越撇撇嘴。

    他闭着气,只要闻不到淤腥草的味道就好。

    此刻,许白雁和杨乐之的眼里,除了敬佩,就只剩下了茫然。

    这根淤腥草,莫不是假的?

    苏越竟然没有吐?

    再狠的狠人,也不该这么从容啊。

    关键苏越还给人一种津津有味的感觉,这简直让人怀疑世界。

    ……

    十几分钟后。

    苏越总算是吃完了整根淤腥草。

    每一口,都经过了细细咀嚼,确保药效能化开。

    果然,体内暖流翻滚,气血正在疯狂增长。

    苏越心中一喜。

    这一次许白雁没有坑自己,果然奇效。

    当然,自己情况特殊,2卡成绩没指望,但1卡问题不大。

    这也没办法。

    超过30卡还不封品,苏越已经走上了一条歧途。

    “爸,你骗我,我不信那根屎能增加气血!”

    王路峰从厕所出来,还在狡辩。

    嚼屎就是嚼屎,扯什么提升气血,当我是傻子吗?

    如果嚼屎就能提升气血,那该多简单……不对,简单个屁,我宁愿去苦修。

    “弟弟,有效果吗?我这里有气血仪,你测一下。”

    许白雁递给苏越一个气血仪。

    淤腥草药效霸道,如果没有意外,应该会当场生效。

    滴!

    34卡的气血,使得病房里气氛凝固,空气似乎都已经被冻结。

    未封品的状态下,能提升这么多气血?

    这根本不合理啊。

    “打败白兆的时候,我已经31卡气血。之后用洗骨水,又提升了1卡。剩余的2卡,应该是淤腥草的效果。”

    苏越想了想说道。

    淤腥草正好可以解释系统的提升。

    “这……这也太可怕了。”

    王路峰目瞪口呆。

    34卡,简直是个令人绝望的数字。

    在看看自己23卡的气血。

    卧槽!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为什么不回家吃饺子,我为什么要来这破地方。

    找虐啊。

    “苏越,罐子里那点汤汁,你还要吗?要不给陆峰喝了吧,万一也能提升一点。”

    王南国黑着脸。

    苏越的气血,让他个老男人都开始嫉妒。

    随后,王南国看到了苏越旁边的罐头瓶,里面还有点黑乎乎的汤汁。

    “当然可以,这点汤效果很强,我觉得王路峰一定能再突破1卡。”

    苏越阴森森笑着,并且将罐头瓶递给王南国。

    小王八蛋。

    造谣老子是渣男,别以为这个仇就这样过去了。

    你味觉正常,我让你吐一个月。

    “爸,我不喝。”

    王路峰闻了一下,差点又去厕所。

    再吐,苦胆都出来了。

    “王叔,真的蛮有效果,王路峰资质不错,我觉得一定能突破。

    “以咱们的关系,我能坑路峰嘛!”

    苏越添油加醋。

    “不是,爸……你听我解释……我……呜呜呜呜……

    “呕!”

    不容分说,王南国直接捏着儿子的嘴,将汤汁灌下。

    “看看人家苏越,什么苦不能吃,再看看你,娇生惯养,不成器。”

    淤腥草真的特别珍贵,哪怕在军部都是稀罕东西,而且这些汤汁里,确实残留着药效,起码比普通气血丹强很多。

    距离高考只有半年,谁都无法保证王路峰能到27卡,这也是一次机会,难得苏越大方。

    再说,你王路峰娇气什么。

    人家苏越都已经洗骨成功,还不是照样生吃淤腥草,你凭什么矫情?

    优秀的人还在忍耐,你有什么资格逃避。

    不成气。

    “陆峰,味道怎么样?”

    苏越扯着嗓子问道。

    唉。

    突然就活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压力虽然大,但心里还是蛮爽的。

    王路峰,让你在没事干,去造谣生事。

    “王叔,这里有开水,要不涮一涮杯子,杯璧上还残留着不少药效。

    “王路峰是个好苗子,以前我们老师说过,他就是有些娇生惯养,你也别太骄纵。”

    苏越笑眯眯,指了指旁边的暖瓶。

    王路峰吐的脸色煞白,他刚刚从卫生间走出来,正看到王南国在用开水涮杯子。

    特么,我还不够惨嘛……还要让我喝泔水,我不活了。

    王路峰想要夺门而逃。

    可惜,王南国速度更快。

    “苏越说的没错,我之前就是对你太骄纵,一点苦都吃不了,喝下去。”

    王路峰眼一翻,差点晕死过去。

    “许白雁,泡淤腥草的汤,真的能提升气血吗?”

    杨乐之小声问道。

    “应该是可以,军部的气血丹里,不是就添加着一点点粉末吗!”

    许白雁点点头。

    但这小子也太废材了,不就是一点点汤汁嘛,有那么臭吗?

    看看我弟。

    这才是天才,那么粗一根淤腥草,说吃就吃,吃的还津津有味。

    这个弟弟,太可怕了。

    以后不会真的给我下药吧。

    许白雁突然有些后悔以前欺负他。

    ……

    大家帮忙首订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圣源武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