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二嫁司少闪婚妻顾〕〔你与我的倾城之恋〕〔替补总裁要转正〕〔总裁爹地宠妻无度〕〔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女婿〕〔一窝三宝,总裁喜〕〔无敌炼药师〕〔捡个校花做老婆〕〔我与你的情深似海〕〔修罗神帝〕〔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我真不想吃软饭〕〔不死剑尊〕〔刁蛮战王妃〕〔神级透视〕〔温柔深处是危情顾〕〔帝少是个宠妻狂〕〔一世高手俏千金〕〔寒少的宠妻叶幽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九十九章 廖平的烦恼
    廖平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床边的破内裤。

    “额,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你雅兴,实在抱歉,我……”

    廖平开始解释。

    可越解释越尴尬。

    原来苏越在左右互搏,这……真的好尴尬。

    苏越这小子也真是的,大白天,兴致那么高昂。

    你还挂着吊瓶呢。

    太冲动。

    “雅兴?廖吉,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越连忙将内裤扔到床底下。

    “没事,都是年轻人嘛!”

    廖平神秘一笑,露出了大家都懂,你别装的表情。

    “我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越越描越黑。

    “别解释了,我又不会四处宣传。”

    廖平低头,使劲压抑着笑意。

    “你来找我,有事?”

    算了,不解释了。

    该死的内裤,怎么说破就破了。

    “苏越,我来找你,有个事情求你帮忙。

    “你可以去救救廖吉吗,他似乎是疯了。”

    提起正经事,廖平突然抬起头,眼圈都是红的。

    “疯了?

    “你先别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苏越一愣。

    廖吉他们还没有离开余梁市,可怎么就疯了。

    “你吊瓶快挂完了吧?一会我带你去看看!”

    廖平也没多解释。

    “也好,亲自去看看。”

    苏越点点头。

    ……

    半个小时后!

    一间私人训练场,苏越和廖平远远看着廖吉。

    这小子握着一柄大刀,疯狂朝着空气挥刀。

    挥刀的姿势很熟悉。

    素质刀法。

    但很差劲,甚至连第一步都没有成功,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而且他红着眼,明显是劳累过度。

    “我弟着魔了,他听说你挥刀十万次,修成了素质刀法,现在做梦都要修成素质刀法。

    “可教官说了,你是个特例,但廖吉不听劝,非要走你走过的路。我觉得他会魔障,这样一直挥刀,会影响他正常的气血修炼啊。”

    廖平一脸焦急。

    “修炼气血是小事,他一直这样,怕是会受内伤。

    “先别说根本不得要领,他的气血,也根本支撑不住啊。”

    苏越一眼看出问题所在。

    气血不够。

    自己有系统加持,即便这样特殊的情况下,也是0卡才在死亡的压迫中,斩出了第一刀。

    廖吉现在就是浪费时间。

    而且,他真的会内伤。

    “苏越,我听说你修炼龟甲功了,是吗?”

    突然,廖平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孙教官告诉你的?”

    苏越点点头。

    “我能帮你找到一件全新的犁皮战甲,你只要能帮我弟走出魔障,我就给你。

    “眼看高考临近,他这时候不应该浪费时间。我弟弟性格倔强,我劝不动他,在整个潜能班,他应该最怕你。

    “况且,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懂素质刀法,你可以教育他。”

    廖平深吸一口气。

    下血本了。

    如果动用一些手段,犁皮战甲一件差不多600万左右。

    但为了阻止廖吉疯魔,600万根本不算什么。

    咱家,不缺钱。

    武道路,一步慢,步步慢。

    战法重要吗?

    对,很重要!

    但那是对苏越这种天才重要,一般人,还是以提升气血为主。

    起码,你要先考入武大啊。

    对廖吉他们这个等级的人才来说,起码也要先洗骨,再想战法。

    战法再重要,那也是下湿境才重要。

    苏越毕竟只有一个。

    “犁皮战甲,我确实是需要,可帮助同学,原本就是应该的,我不应该拿什么酬劳……”

    苏越皱着眉。

    “额,这个,是我误会班长胸怀了。

    “要不这样,犁皮战甲理论上市场价是600万,我多买了一件,200万卖给你?

    “一般人不需要犁皮战甲,我留在手里也没用,就当闲鱼卖二手了,卖给谁都是卖嘛!”

    廖平一拍额头。

    领导嘛!

    做事情将就一个合情合理,也就是说当表子,一般都还要立个牌坊。

    “这样啊,200万我其实也能拿出来。

    “算了,反正你也没用,我先买下,就当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一定偿还。”

    苏越点点头。

    犁皮战甲,他是真的喜欢,毕竟要修炼龟甲功。

    可拿同学的东西,他也是真的不好意思。

    象征性的给200万,也算弥补一下歉意。

    “那请班长,赶紧帮帮我弟吧。”

    廖平连忙说道。

    ……

    擂台上。

    “练刀呢!”

    苏越走到廖吉身旁,平静的说道。

    “我不是为了超越你,我是为了战胜我自己。而且我也不是为了什么虚名,我是想更强,从而在湿境建功立业!”

    廖吉早就看到苏越他们进来,此时没好气的说道。

    “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我能斩出素质刀,这毫无疑问,是优秀的,是卓绝的,是值得你们学习的榜样。”

    苏越叹了口气,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班长,咱们说重点。”

    廖平一肚子郁闷,我花钱雇你来劝导,不是让你来装比啊。

    “喝!”

    果然。

    廖吉被刺激到了自尊心,他握刀的手,更加坚毅。

    当然,由于情绪起伏太大,他的刀法,也更加杂乱无章。

    “我并不是在炫耀什么。”

    苏越摇摇头。

    廖平咬着牙,廖吉更是睚眦欲裂。

    你特么废话这么多,还不是在炫耀?

    “其实江湖上传言的十万刀版本,是有些偏差的。”

    苏越又道。

    “偏差?”

    廖吉顿时一愣。

    他果然来了兴趣。

    “其实在高二联考前,我就已经拿到了素质刀法,你们都知道,那时候我18卡,超过你们很多,很优秀……不好意思,说偏了。

    “那时候的我,和廖吉一样,只是乱挥刀,从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我真正开始掌握素质刀,应该是在27卡之后……也就是从27卡开始,我才开始算十万刀。

    “在此之前,我已经挥出了不知道多少刀,那些纯粹是浪费时间,甚至还造成了一些弊端,反而会拖延的修炼进度。

    “素质刀是厉害战法,难度极高,所以更要掌握要领,我觉得,你应该洗骨成功之后,再慢慢尝试!”

    苏越道。

    “不用说了。

    “你和我都是人,既然你能成功,那我廖吉也一定可以成功!

    “十万刀不够,我就挥一百万刀。一百万刀不够,我就挥一千万刀,我相信,天道酬勤!”

    廖吉果然是个倔骨头。

    他非但没有悔改的意思,反而是更加倔强。

    廖平焦急的看着苏越。

    这下完了,中毒更深。

    “廖吉,如果路走错了,停下来……就是进步,你应该停下来。”

    苏越皱眉道。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让我停下来,神仙都不行,除非我死了!

    “苏越,你也别劝我了,我不是傻子,我心里有我的计划。

    “心之所向,无所畏惧。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我相信自己能行,那就一定能行。

    “我的路,不需要别人指指点点。”

    廖吉举起刀,冷笑着。

    这鸡汤,一口连着一口,也不怕喝死你。

    咻!

    突然,苏越张开嘴。

    他的嘴里,猛地吐出一柄猩红色软剑。

    波!

    软剑以一个异常刁钻古怪的角度,直接是点在了廖吉的钢刀上。

    嗡。

    钢刀的震荡声,久久不散。

    一闪而逝之后,软剑消失。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兄弟俩甚至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咔嚓!

    咔嚓!

    这时候,钢刀表面,出现了一些密密麻麻的裂缝,虽然没有彻底碎裂,但耐久度也已经到了极限。

    果然,舌剑还是有些不熟练。

    苏越心里叹了口气。

    没错。

    这段时间,苏越也学会了舌剑。

    舌剑其实并不算复杂,当然要比小凌波步难一点,但和素质刀法根本无法比较,所以苏越很快就已经学会。

    这门战法最大的优势,是其稀缺性。

    除了白兆,其他人根本就不懂。

    可惜,自己对角度,以及力度的掌握,还是有些欠缺。

    刚才那一击,原本应该直接打碎钢刀,可惜没成功。

    震慑效果大打折扣。

    “这是……那个白兆……”

    廖平和廖吉一愣。

    擂台赛那天,所有人对白兆的舌剑都记忆犹新。

    如果不是枯步,苏越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苏越这家伙是魔鬼吗?

    他怎么能拿到对手的战法,廖吉甚至让家里去打听过。

    根本就没有舌剑战法出售。

    “苏越,你是不是会搜魂术?”

    廖吉一脸警惕的问道。

    这家伙,简直诡异。

    “一句话,我给你舌剑的心法口诀,你乖乖放弃素质刀法,起码在封品前,再不碰它。”

    苏越想了想,也只有用替代法。

    廖吉明显是魔障了,这种情况,和恋爱被分手一个道理。

    想要走出来,只有两种办法。

    第一,是伤的你遍体鳞伤。

    第二,是找到一个替代品。

    廖平用犁皮战甲,就是不想让弟弟伤透心,这时候舌剑这个替代品,就要发挥作用。

    白兆在笔记本里写的很清楚,他希望舌剑可以发扬光大,也没有什么传授禁忌。

    其实廖吉天赋不错,修炼舌剑,他总归是会成功,虽然难一些。

    也只有舌剑了。

    如果用其他战法代替,人家廖吉富二代,也不稀罕啊。

    “弟弟,我觉得这舌剑,也不比素质刀法差,要不……”

    廖平知道苏越的想法,他眼珠子一亮,也连忙劝道。

    “多谢班长,哈哈,我就知道你最够意思!”

    然而。

    廖吉根本就不用劝。

    他爽快的扔了大刀,笑的还蛮贱的。

    舌剑啊。

    虽然等级一定比素质刀低,但效果绝对可怕。

    当日擂台,廖吉就深深爱上了舌剑。

    这家伙,灵巧的舌头,作用大了。

    “不是说神仙都改变不了你吗?”

    苏越冷笑。

    “苏大仙,都是亲兄弟,我装个比,你别拆穿嘛,好尴尬的,一点不给人留面子!”

    廖吉尬笑。

    ……

    第二天清晨。

    终于用不着继续输液,苏越体内的伤势也已经大概愈合。

    大清早,廖平提着个箱子,来找苏越。

    “咦,这么早啊。”

    苏越笑道。

    “多谢你的舌剑,我弟弟很喜欢!

    “没想到最终是我占你便宜,舌剑是稀缺战法,要比犁皮战甲还要珍贵,那200万,你千万别给我了!”

    放下箱子,廖平不住的道谢。

    他说的是实话。

    舌剑的价值,真的大于犁皮战甲。

    “那我也不客气了。”

    苏越点点头。

    之前没想到舌剑,所以承诺了200万。

    既然对方执意不要,他也懒得再推搡。

    自己也真的缺钱。

    犁皮战甲。

    通体黑色,很轻,质感很薄。

    其实孙志威说的不对,这根本就不像是秋裤,反而更像是泳衣的材料,紧身的,只不过要更薄一些。

    “犁兽,是湿境里的一种妖兽,刀枪不入,实力超群。

    “人族武者猎杀之后,用它的皮,做成了犁皮战甲,用来防御刀刃的砍杀,效果斐然。”

    廖平道。

    “妖兽?”

    苏越一愣。

    “其实在湿境,除了和人族敌对的种族外,还有不少野生妖兽。湿境是一个很庞大的世界,什么东西都有。”

    “这犁皮战甲,理论上可以抵消八万次利刃的砍杀。当然,战甲仅仅是防止被砍破,并没有防御作用,利刃打在你身上,你还是会痛,和被鞭子抽一样。

    “听说在湿境,人族武者要对付犁兽,都是生生将其震成内伤。”

    廖平道。

    “嗯,我明白!”

    苏越也查询多犁皮战甲的资料。

    这战甲防切割,但本身防御力真的和秋裤一样,一刀砍下来,虽然不会砍破皮,但依然会痛,就像是钝刀抽在身上一样。

    不过能挡八万次砍杀,也令人震撼了。

    “在湿境有个传说,主人死了,犁皮战甲都碎不了,但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

    “希望再过十年,咱们潜能班还能聚会。”

    廖平笑道。

    “一定会的。

    “而且等地球和平之后,你也一定会成为时尚界大师!”

    苏越拍拍廖平肩膀。

    对这个杀马特,苏越逐渐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他心很善良。

    ……

    之后,弓菱和周云粲,又来探望了苏越。

    他们要离开余梁市,继续特训,这次专门来告别。

    周云粲还带来了蚝油。

    蚝油是军犬,有着严格的疫苗记录,所以可以出入医院。

    苏越想去摸摸狗头,可蚝油傲娇的很,它瞪了眼苏越,那轻蔑的表情,仿佛在说:想摸本犬的狗头,你没资格。

    “蚝油,苏越是班长,给点面子。”

    周云粲连忙劝了劝蚝油。

    闻言,蚝油才走到苏越面前,低下了傲娇的狗头,它呜咽了一声,意思很明确:之所以让你摸狗头,是看在我朋友的面子上,你珍惜点。

    “蚝油,大家都是老朋友,你别老跟着周云粲跑啊,我也给你带过礼物的。”

    苏越一脸郁闷,蚝油为什么对周云粲那么亲近,根本不公平。

    “哈哈,蚝油一般只和善良的人亲近。”

    周云粲笑道。

    “啥意思,我不善良呗!”

    苏越就不服气了。

    “可能你杀过人,蚝油闻出来了。”

    弓菱感慨。

    都是同龄人,苏越不仅修为走在了大家前面,就连经历,他们也没办法相比。

    不知不觉,苏越已经杀过人了。

    虽然武者迟早都要上战场,但弓菱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旺!

    蚝油冲着弓菱低声叫了一声,同时它靠近了苏越一些,仿佛在替苏越解释:杀人没什么不好,本犬欣赏残暴的人。

    众人闲聊了一会,周云粲领着蚝油离开。

    苏越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

    ……

    一周后!

    深夜,茂密的小树林。

    脚底有积雪,很滑。

    而且树干杂乱无章,且密密麻麻。

    一般人在这里别说奔跑,就连走两步都困难。

    小凌波步,作用就在这里。

    树林里,苏越步伐灵巧,就宛如一只野兔,奔奔跳跳,他在丛林了一口气跑了三个来回,可一次都没有碰到树干。

    地上的脚印很完整,没有拖泥带水。

    小凌波步,是一种特殊的步伐,气血锁定在脚底,宛如踩着弹簧,可以使人的挪腾灵巧数倍。

    很精妙。

    停下小凌波步,苏越舌头一吐。

    咻!

    猩红色的剑刃出现。

    软剑可以点刺到任何角度,苏越赫然是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波!

    与此同时,他胸口出现了一枚土黄色小盾。

    一刹那,舌剑与小盾同归于尽。

    苏越舌头被震的发麻。

    小盾碎裂,苏越胸口也刺痛,虽然舌剑没能伤了自己,但反震力也疼的够呛。

    这就是苏越最近的修行重点。

    他用舌剑打自己。

    训练精准度的同时,还能刺激龟甲功。

    可惜,苏越目前只能凝聚出一块小盾,前两天问了问廖平。

    那小子深藏不露,龟甲功竟然已经到了二层,比自己都要强一些。

    ……

    可用酬勤点:1789

    酬勤柜台: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酬勤点)

    :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气血值:4卡

    ……

    距离白兆一战结束,酬勤值仅仅涨了120点,速度奇差无比。

    但这也没办法,毕竟伤势刚刚才痊愈。

    “九针负重,好久不见了。”

    回到病房,苏越打开背包,拿出了熊泰光给自己的九针。

    两天前,苏越去了趟a段擂台。

    孙志威分析的不错,虽然自己无法打败二品武者,但由于躲闪技能强,对方除了用杀手锏,否则也很难杀自己。

    最终,苏越力竭落败。

    这样下去,自己的成绩提升很慢。

    增加负重,继续压榨潜能,这就是苏越想要继续提升的唯一办法。

    10斤的银针,没必要再用。

    苏越拿出0斤的针。

    插入体内。

    呃!

    果然霸道。

    穴道的刺激下,苏越瞬间背负着60斤的重量。

    噗!

    又插进来一根!

    120斤的负重,瞬间压的苏越浑身不舒服,他走路都有些笨拙。

    “去趟擂台,我现在背负着120斤负重,应该会败的很快。”

    收起银针,苏越朝着a级擂台走去。

    他其实还可以继续增加负重,但那样也没意义。

    苏越的目标,是负重的情况下,和二品武者周旋,彻底压的站不起来,就舍本逐末。

    一切,都要找一个平衡。

    ……

    擂台!

    面对传说中的广坤,苏越的对手还有些紧张。

    虽说二品武者不可能输,但被一个b段搏击者拖的太疲惫,也丢人现眼。

    然而,广坤似乎浪得虚名。

    仅仅十招,这个b段的王者,竟然已经被打成死狗。

    他的速度很慢,动作笨拙,和传说中根本不一样。

    “广坤,原来是浪得虚名!”

    二品武者傲然下台。

    “苏越这是……增加了负重吗?”

    远处,王伯言悄然观察着刚才一战。

    自己对苏越了如指掌,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那么慢。

    只有一个可能,苏越给自己增加了负重。

    “可他身上没有沙袋,更没有什么铅块,怎么做到的。

    “这小子,看来秘密很多,天之骄子,也难怪。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苏越他们离开之后,王伯言亲自走到擂台中央。

    果然。

    擂台的地板,出现了不少浅浅的脚印。

    只有极大的重量,才能造成这种痕迹,苏越果然是增加了负重。

    ……

    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

    苏越体内的银针,已经增加到了四根。

    他现在背负着240斤的重量,在a段擂台搏击,当然,情况及其凄惨,简直惨不忍睹。

    三个月时间,发生不少事情,也能让人忘记不少事情。

    陪练榜的第一,苏越已经被廖平取代。

    而在b段擂台,已经出现了新的英雄人物,特别是b9擂台,搏杀的更加残酷。

    自从没有了白兆和广坤的威胁,b段擂台的比赛次数爆炸式增长,毕竟大家都没有生命危险。

    而曾经密密麻麻的广坤广告牌,也已经更换成了最新的热门搏击者。

    广坤已经是最强王者,他几乎是一个图腾的存在。

    但商业价值,已经挖空了。

    ……

    可用酬勤点:102

    酬勤柜台: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000酬勤点)

    :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气血值:7卡

    ……

    这三个月时间,苏越在病床上躺了接近50天。

    毕竟,二品武者不是开玩笑,稍有不慎,就是浑身骨折的下场,重伤在所难免。

    利用住院时间,苏越用系统兑换了2卡气血。

    气血丹和苦修,也艰难的增加了1卡气血。

    三个月前,4卡。

    三个月后,7卡。

    按照戴岳归他们的估计,以苏越目前的状态,五个月能增加1卡,已经是奇迹。

    但苏越在银针的压榨下,还是三个月增加了1卡。

    系统提升2卡气血之后,酬勤值一度枯竭。

    三个月时间,苏越才重新恢复到1000多点,勉强还够再兑换1点。

    这也没办法。

    睡眠赦免也要吃酬勤值,累积起来很可怕。

    其实在擂台上,酬勤值涨幅还可以。

    但可惜,拳脚无眼,苏越动辄就要在病床上躺着,这会浪费大量时间。

    可事实如此,他也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距离高考,还剩下两个多月时间,假设苏越再兑换1卡气血,也还差2卡,才能到二次洗骨的40卡。

    两个月提升2卡。

    苏越自己也没有太大把握。

    尽人事听天命吧。

    “暂时就维持在7卡吧,剩余1000多酬勤值,还要兑换睡眠赦免。

    “我明明已经变强,怎么就越来越穷呢!”

    苏越一声感慨。

    夜幕降临,苏越来到花熊的大排档。

    天气逐渐暖和起来,夜市也焕发了新的生机。

    花熊在轮椅上坐了小半年,如今胖了一圈,他笑起来宛如一个弥勒佛,早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锐气。

    老赵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据说他女儿成绩很好。

    “呀,苏爷来了,贵客贵客!”

    远远看到苏越,花熊自己推着轮椅出来。

    “少废话,手机给我,据说你下载了不少新片子。”

    苏越直截了当。

    “你自己没手机吗?我蓝牙给你传过去!”

    花熊皱着眉。

    “不行,我的手机很纯洁,容不得那些乱七八糟的污秽内容。”

    苏越一脸理所当然。

    闻言,花熊楞在当场,如被五雷轰顶。

    这特么,什么逻辑。

    你手机清纯,劳资的手机就该污秽嘛!

    纯粹是当表子,还要立牌坊。

    三分钟后,苏越拿着花熊的手机,一个人躲在角落,津津有味的欣赏着最原始的战争。

    快进。

    快进。

    真是千篇一律的姿势,差评。

    咦……有新花样。

    卧槽。

    这么多人,史无前例的大乱斗啊。

    场面如此恢宏壮观,21世纪的倭国,简直令人震撼。

    可怕。

    花熊这家伙,有好电影不推荐。

    ……

    与此同时。

    王路峰在疯狂训练,自从苏越黄金骨象之后,他励精图治,再也没有松懈过。

    当然,王路峰也怕老爸收拾自己。

    别人家的孩子,绝对是最大的原罪,根本就不该出现。

    边境深山。

    咻!

    廖吉用舌剑洞穿了一名逃犯的脖颈。

    侦捕局其他人赶过来,一脸敬佩。

    “廖吉,你是我见过的高中生里,最强的存在,没有之一。”

    侦捕局的武者们面面相觑,那舌剑神出鬼没,令人胆寒。

    这三个月,廖吉更是和疯了一样,不眠不休的追击逃犯,这片荒山,几乎成了黑市的禁区,好多逃犯已经不敢过来。

    廖吉的存在,使得这里成了鬼门关。

    “我虽然比较优秀,但天外有天,还不能骄傲!”

    廖吉淡漠的点点头。

    自从学会舌剑,他走路都有些飘。

    当然,这一次廖吉是真的感激苏越。

    弓菱和周云粲,也在疯狂修炼。

    “弓菱,恭喜你,终于17卡,你有希望考到四大了。”

    周云粲替弓菱开心。

    就在昨天,弓菱终于测试出了17卡的成绩。

    达到了a类武大录取线。

    距离19卡,也仅仅只差2卡。

    这个姑娘,努力的让人心疼。

    旺!

    蚝油也用大脑在蹭了蹭弓菱,它似乎也在鼓励:美女,你很棒。

    这三个月,蚝油没留在基地,反而是跟着周云粲。

    “还有不到两个月,我能修炼出2卡气血嘛?”

    弓菱低着头,依然自卑,也不自信。

    “尽力吧!”

    周云粲点点头鼓励道。

    “嗯,我会努力的,也不知道苏越怎么样了,我要能有苏越的本事,那该多好啊。”

    弓菱突然又想起了苏越。

    自己17卡,想要再进一步,已经难到无法用语言形容。

    而苏越在三个月前,已经0卡洗骨。

    他天赋该有多高。

    “苏越?

    “那是个妖孽,别提他,来气!”

    周云粲也皱着眉,一声感慨。

    他气血刚刚20卡。

    昨天戴岳归来找过自己,建议直接封品。

    毕竟,以周云粲目前的成绩,几乎没有洗骨的可能。

    哪怕去了武大,学校也不会支持他洗骨。

    可自己……不甘心啊!

    ……

    三合一发了,懒得分章节了。

    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