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今天还没承认〕〔都市大仙王〕〔攻略小社会〕〔乱入三国之逆天改〕〔我和黑粉结婚了〕〔大宋猛虎〕〔从敖丙开始的神级〕〔九五纪元〕〔女配表示很无辜〕〔天雷岛〕〔乾坤争渡〕〔洪荒历〕〔最强上门女婿〕〔三国之随身空间〕〔丧尸不修仙〕〔民间按摩医师〕〔吾本红妆之悍妃难〕〔九星毒奶〕〔庶女绝色,鬼帝大〕〔陆先生,爱妻请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0章 今日屠神(求订阅)
    戴岳归找到周云粲谈话。

    他面临着两条路,封品或者洗骨。

    可与廖平廖吉他们不同,周云粲的资质并没有那么强,他如果选择洗骨,希望渺茫。

    没错。

    去武大之后,确实可以利用大一的一年,用来洗骨。

    但那是建立在高考成绩27卡以上,剩余的卡,总归是不远了。

    可眼看着距离高考只有两个多月时间,周云粲的气血刚刚20卡。

    他如果洗骨,并没有意义。

    戴岳归也只是征求一下意见,仅此而已。

    十有,周云粲是要封品。

    虽说没有洗骨,但一品武者高考,也算不错的成绩了。

    “教官,其实……我也想洗骨!”

    周云粲沉思了很久,他突然抬头,一脸坚毅的说道。

    汪。

    蚝油大脑蹭了蹭他,仿佛在说:你做什么决定,本犬都支持。

    “周云粲,我知道你心气高,可你要明白,任何武大,都不会给你这么久时间。”

    戴岳归皱着眉。

    这也不怪周云粲。

    只要是能高考前突破20卡的学生,就没有一个不想洗骨。

    宗师希望,谁不想拥有?

    特别是这一届的潜能班,还有个苏越,这已经足够让人疯狂。

    “教官,还有两个多月高考,我还能试一试,或许能考出26卡的成绩,我就有希望洗骨。

    “让我试试吧!

    “万一不行,我高考前夕……也可以封品。”

    周云粲沉着脸道。

    戴岳归代表层西市教育局,自己如果突破,也算是给官府长脸。

    洗骨,官府不会赞成。

    这种事情,必须要经过戴岳归同意。

    当然,他心里也清楚,戴岳归必然会承受巨大压力。

    他只是个教官,很多事情也很难压住。

    “两个月,6卡!而且是超过了20卡之后的提升,这……”

    戴岳归皱着眉。

    他想提醒一句,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苏越。

    可又担心打击了周云粲的自信心,这个青年资质,可能略微不如廖平廖吉他们,但论勤奋程度,真的足够了。

    “教官,我知道您担心什么。

    “我爷爷在三天前,想办法给我弄来了一株淤腥草。

    “我很快就可以突破到21卡,如果再吞下淤腥草,一定可以到2卡。

    “还有两个月时间,我会加倍努力。

    “虽说不洗骨也有可能宗师,但我爷爷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周家可以出一个宗师。

    “对我来说,洗骨很重要。”

    周云粲瞳孔闪烁。

    汪!

    蚝油叫了一声,紧紧靠着周云粲,它似乎在鼓励好兄弟。

    “淤腥草。

    “你能吃得下去?”

    闻言,戴岳归一愣。

    现在的孩子,都已经疯魔到这种地步了吗?

    为了强大,堪称不折手断。

    怪不着,自己这批人成才者稀少,和周云粲他们比起来,自己高中时代,简直就是荒废时光。

    周云粲的家庭,潜能班也有所了解。

    据说,周云粲的爷爷,是五品武者,也是层西市名门望族,可惜,周云粲的父亲死于湿境,其余堂叔伯,资质平庸。

    周云粲是周家这一代天赋最强者,他也是周家出宗师的希望。

    他的心思,戴岳归能理解。

    可生吞淤腥草,这得多大的勇气。

    虽然地球近几年还算安全,但现在小孩所背负的责任,似乎更沉重了。

    “为了变强,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

    “既然苏越能吞下去,我又有什么资格逃避。

    “我资质不如苏越,天赋不如苏越,这是天注定,无能为力。但忍耐力,是事在人为的事情,我如果逃避,就是一辈子的懦夫。”

    周云粲瞳孔里,似乎燃烧着熊熊火焰。

    “我支持你,但也别太勉强自己。

    “加油吧,少年郎,你们才是神州一国,甚至整个地球,未来的扛鼎人。”

    拍了拍周云粲的肩膀,戴岳归转身就走。

    该死!

    眼里又进沙子了。

    最近眼睛出毛病了,老是不自觉的流泪。

    ……

    深夜。

    周云粲背着包,他领着蚝油,一个人跑到了寂静的郊区。

    生吞淤腥草,需要天时地利。

    汪。

    蚝油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它警惕的视察着周围,誓要保护周云粲的安全。

    噗!

    密封淤腥草的罐子打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呕!

    周云粲眼前一黑,差点直接吐出去。

    该死,这也太臭了。

    为了今夜生吞淤腥草,他甚至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可刚才那一股味,还是令他差点连苦胆都吐出去。

    捏着黑乎乎的草根,周云粲想死的心都有。

    “苏越那么优秀,照样为了变强不惜代价,我又能算什么东西!

    “我资质一般,悟性一般,为了变强,还有什么不可以失去!

    周云粲闭着眼,狠狠将一截淤腥草咬下。

    刹那间,强烈的呕吐感,不断冲击着大脑,他的口腔,犹如被硫酸腐蚀到千疮百孔。

    臭!

    比想象中还要臭几十倍。

    不!

    不能吐。

    吐了药效会消失,周家想尽办法弄来淤腥草,我不能辜负爷爷一片苦心。

    不能吐!

    绝对不能吐。

    周云粲的罐子,已经打翻在地。

    旺!

    这时候,蚝油伸出舌头,在舔着玻璃罐。

    它舔的津津有味。

    “连蚝油都不惧这味道,我不如苏越就算了,总不能连蚝油都不如吧。

    “吃,只要不是毒药,我怕什么!”

    ……

    不知不觉。

    天亮了。

    周云粲吞下了最后一口淤腥草,他感觉自己大病了一场。

    期间,无数次想要放弃。

    但凭着心中一口信念,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周云粲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虽然胃里面还是一阵翻腾,但他终于咽下去了。

    果然,体内气血真的开始燃烧,这是淤腥草给他的回报。

    “爷爷,您放心,周家的宗师,一定会是我!”

    周云粲捏着拳头。

    汪。

    蚝油大脑袋蹭着他。

    “蚝油为什么不嫌臭呢……该死,我忘了,蚝油是条狗。”

    周云粲豁然惊醒。

    狗怎么可能害怕淤腥草的味道。

    该死。

    整整一夜,自己竟然佩服了蚝油一晚上。

    这事闹的,有些丧智。

    “蚝油,咱们回去,继续修炼。

    “还有两个月时间,我就不信,我突破不到26卡!”

    体内气血疯狂燃烧,周云粲有预感,他刚才最少都增幅2卡气血。

    ……

    层岩市。

    宇宙豪邸小区。

    “爸爸,大表哥好久都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他学习的怎么样了。”

    苏健军周末。

    他趴在窗户上,痴呆的望着街道。

    快一年了,苏健军很想念苏越。

    “放心吧,苏越一定变的更强。

    “还有两个多月高考,他一定可以上四大!”

    苏健州笑道。

    他虽然不知道苏越的具体情况,但猜测,应该是很强。

    三个月前,官府有人来,竟然要给自己在官府里安排一个小闲差。

    但苏健州婉拒。

    他心里明白,官府没由来的对自己好,一定是因为苏越出息了。

    由于丹药公司和苏青封的缘故,没有人会主动照顾自己。

    只有苏越出息,官府才可以名正言顺的绕开丹药公司。

    苏健州之所以拒绝,也是不想给苏越添麻烦。

    苏家人跳脱的越厉害,就越是容易被丹药公司的人注意到,这对苏越的成长,并不好。

    当然,假如苏越靠自己的能力强大,任何人也没资格阻拦。

    既然是协议,丹药公司也不会去故意为难苏越。

    “爸,听说层西购物中心周末打折,咱们也去看看吧。”

    苏健军突然说道。

    “嗯,也好,去看看吧,听说挺热闹。”

    苏健州点点头。

    随后,苏健军推着苏健州,父子二人坐上出租车。

    层西购物中心。

    短短几个月时间,这座新建起来的购物中心,已经引来了大量的客流。

    经常性的大促销,大优惠,足以令百姓趋之若鹜。

    两层楼的购物中心,不算太高,甚至这座楼都不算太大,但格局很新,各个店铺也很有秩序。

    前段时间,层西市的提督都亲自来剪彩。

    “哇……好热闹!”

    下了出租车,苏健军推着苏健州不断惊叹。

    小孩子爱热闹,这里也人来人往,确实热闹。

    “啊,姐姐对不起!”

    突然,苏健军一个不小心,将轮椅压在了一名妙龄少女的脚上,他连忙道歉。

    “没事!”

    这个女子冷冰冰与他们擦身而过。

    明明是大热天,苏健军甚至感觉到了一些寒意。

    “好奇怪的姐姐。”

    苏健军道。

    “总有些不舒服。”

    苏健州转头看着妙龄女郎,眼皮直跳。

    可自己又说不出来哪里古怪。

    妙龄女郎走去电梯,直接去了地下室。

    这里并不是停车位,而是购物中心的各种管道电缆。

    “粉椒前辈!”

    十几个西装革履的武者,已经在杂乱的地下室等候。

    “嗯,最近这里的客流怎么样!”

    粉椒寒着脸。

    边走,她边打开一瓶白酒灌下。

    不知不觉,粉椒身上探出了绿色的长毛,她成了一个怪物。

    “人流量已经成熟,我们随时可以启动计划。”

    一个武者说道。

    “不急……对地球武者来说,高考似乎是个很重要的节日。

    “我要在高考前夕,给李星佩一个大礼。

    “你们继续守在这里,我去修炼!”

    话落,粉椒直接钻到水井房里。

    水井房异常隐秘,甚至连门都似有似无。

    “遵命!”

    几个武者连忙鞠躬。

    ……

    层西一中,1班!

    一年一度的潜能班考核,即将开始,高二学生,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关头。

    “武文帅,你现在气血17卡,还有两个月时间,超越去年的联考状元苏越,指日可待。”

    一班班主任武永昌笑道。

    武文帅,是武永昌的外甥,后者既是舅舅,也是班主任。

    这个外甥,令人骄傲。

    “苏越?

    “一个落马提督的儿子,不过就是运气好罢了。

    “那群人在潜能班修炼了一年,也有可能一点都没有进步。

    “舅舅,你觉得,他们会罡气刀吗?”

    武文帅冷笑。

    他的眼底,有些轻蔑。

    “文帅,上届潜能班,除了苏越之外,还有廖平廖吉两兄弟,他们其实都很强。”

    武永昌皱了皱眉。

    这个外甥,什么都好,天赋高,资质强,但唯一的毛病,就是从小眼高于顶。

    这也没办法,作为整个家族的掌上明珠,武文帅有这个资格。

    “廖平?

    “那就是个懦夫,从小挨打挨到大,能有什么出息。

    “至于廖吉?这是我唯一能看在眼里的人,可惜,他在戴岳归手下,不可能有什么建树。去潜能班一年,他那毛皮毛罡气刀,都可能荒废。

    “潜能班,不过是培养一群考试机器,气血武者罢了,论实战,都是一群垃圾。

    “如果廖平廖吉被我遇到,我一定将他们打成廖不尽。”

    武文帅表情更加轻蔑。

    “这个……总归还是低调一点。”

    武永昌也无可奈何。

    武文帅有些被惯坏了,甚至这次去潜能班,家里还找关系,让自己去潜能班当教官,亲自教育外甥。

    “舅舅,你也要好好修炼,你现在只是个二品,我随时都能超越你,你要居安思危啊。”

    随后,武文帅话锋一转,竟然开始教育班主任。

    “额,我知道!”

    武永昌黑着脸。

    丢人现眼啊,被自己外甥给训斥了。

    “好期待潜能班啊,据说潜能班有个节目,就是老生要打一顿新生,算是服水土。

    “今年,我到要看看,这水土怎么服。”

    武文帅手里把玩着一柄匕首,罡气附着在刀刃上,吞吐着氤氲,眼花缭乱。

    “哈哈,我外甥这么厉害,肯定不可能挨打。”

    武永昌由衷的赞叹道。

    这不是恭维。

    武文帅的战法天赋,真的是出类拔萃。

    他虽然还没有封品,但对罡气的掌握,已经是炉火纯青,甚至,不比一品武者差。

    真正实战,武文帅还战胜过几个很弱的一品武者。

    他足有骄傲的资格。

    “哼,一群垃圾气血武者,等潜能班开学,我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战法!”

    武文帅嘴角漏出一抹嘲弄。

    ……

    许白雁在做美容。

    电话响了。

    该死,又是杨乐之这个畜生。

    这段时间,这王八蛋纠缠不清,到处说自己是他女朋友,败坏自己名声,简直可恶。

    “有屁就放!”

    接起电话,许白雁觉得自己要疯了。

    “雁子,我给你唱首情歌吧。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我唱的好听吗?当我女朋友怎么样,我给你唱一辈子!”

    杨乐之恬不知耻的唱着。

    “您好,我是许白雁的妈妈,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许白雁急中生智,她深吸一口气,语气低沉,她要用家长恐吓杨乐之。

    嘟、嘟!

    果然,杨乐之这蠢货,直接挂了电话。

    该死,为什么要烦自己。

    许白雁要疯了。

    “咦,不对劲啊,许白雁好像父母双亡啊,她哪里来的妈?该死,被算计了。”

    杨乐之原本还有些心有余悸,竟然表白到对方母亲手里,好尴尬。

    可突然间,他又反应过来。

    叮!

    许白雁一口气还没有咽下去,该死,杨乐之的短信过来了。

    [许白雁,你连狗都不如!]

    看着短信内容,许白雁要真的起了杀心。

    [杨乐之,我和你不共戴天,比一场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许白雁回信息。

    [连狗都喜欢我,你却不喜欢,你就是不如狗。]

    [许白雁,你生是我杨家的人,死是我杨家的鬼,你注定是我杨乐之的老婆。]

    杨乐之恬不知耻,继续发信息。

    “啊……我要杀了你!”

    杨乐之没皮没脸,许白雁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摧残。

    叮铃铃!

    这个畜生,没有一分钟安生。

    杨乐之竟然在弹视频。

    该死的校内网,屏蔽不了,许白雁又不能随便关机。

    她接通视频。

    杨乐之那张讨厌的脸,还在恬不知耻的笑。

    为了打消被纠缠,许白雁石头人一样,静止不动,她在模仿信号不好。

    “雁子,你好美,我好想你。”

    “雁子,我已经想好咱们宝宝叫什么名字了,如果是男的,叫杨乐许。如果是女孩,就叫杨乐雁,你觉得怎么样。”

    “雁子,我还是喜欢双胞胎,你要不生个龙凤胎吧。”

    杨乐之喋喋不休。

    来自苏越的报复,还在继续。

    ……

    余梁市!

    苏越继续在苦修。

    时间过的飞快,不知不觉,短暂的两个月已经过去。

    神州四季分明,六月的天,开始燥热。

    郊区小树林,有个鬼魅一样的身影,不断闪烁在错综复杂的丛林中央,他脚掌轻轻点地,同时身躯变化着各种古怪姿势。

    呼!

    结束修炼,苏越在树枝上休息。

    不知不觉,都快高考了。

    没错。

    昨天,苏越接到了戴岳归的通知,两天时间,他们要回归训练基地,准备高考。

    ……

    可用酬勤点:961

    酬勤柜台: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200酬勤点)

    :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气血值:9卡

    ……

    这是苏越的修炼情况。

    这两个月,他一连兑换了2卡气血,再想兑换,要更加艰难。

    “距离40卡,还有最后一点点,明明应该突破了,为什么一直没动静呢!”

    其实在几天前,苏越已经感觉到了突破40卡的征兆。

    可他去仪器测试,却还是显示9卡。

    苏越咨询了戴岳归和许白雁。

    最终得到一个结论,苏越根基开始不稳。

    没错。

    一直以来系统增加气血,苏越有些虚胖。

    至于什么时候真正突破40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淬炼自己。

    也只能这样。

    他们也是猜测,毕竟铂金骨象太稀奇。

    至于系统,高考前是指望不上了。

    先别说酬勤值不够,哪怕是够,他也不敢在高考前夕残废。

    “看来,也只能等到去武大,再二洗了。”

    苏越叹了口气。

    ……

    a段擂台。

    “广坤,你别折腾我们这帮老骨头了,行吗?

    “好几个月了,没事干就被你挑战,你也赢不了,我们累了,真的累了。”

    苏越对面,二品武者累得够呛。

    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广坤,明显就是拿他们当陪练玩呢。

    可又无可奈何。

    自己要领取俱乐部的工资,就必须接受挑战,可偏偏广坤是b段王者,有资格挑战自己。

    来来回回,a段的搏击者就20几个,苏越已经挑战了一圈。

    大家都疲了。

    广坤这家伙,速度极快,比泥鳅还要灵巧,越来越难对付。

    二品武者要疯了。

    这是他第四次面对广坤,每一次都能累到吐血。

    “我认输。

    “明天我就要走了,感谢诸位前辈这段时间的照顾!”

    突然,广坤认输,对面的二品武者还有些诧异。

    “对,我要走了。

    “正好,b段有个搏击者要挑战王者,一会我打完最后一场,就可能永远离开搏击场,感谢大家!”

    苏越朝着对面的二品武者鞠躬。

    随后,他又朝着其他武者鞠躬示意。

    可能是王伯言的关系,这群武者也习惯了被自己挑战,他们甚至适应着训练自己。

    这是一种帮助。

    比起b段擂台,a段其实要平和的多。

    苏越内心很感激他们。

    “年轻人,祝福你。”

    搏击者上前一步,狠狠抱了一下苏越。

    人往往就是这样。

    平日里特别烦,可真正要走的时候,还难免伤感。

    王伯言也上台,抱了抱苏越。

    他们虽然没有师徒之名,但这段时间,王伯言真的是当亲儿子一样在训练苏越。

    “小家伙,一定要成为宗师!”

    又一个二品搏击者拍着苏越肩膀。

    “嗯,大家后会有期,b段的擂台已经准备好了,我打完就走!”

    苏越转身离去。

    他衣服都没有换,直接走向了b段擂台。

    还是熟悉的露天擂台,还是熟悉的场地。

    甚至,俱乐部宣传的力度,都丝毫不比白兆那一战弱。

    观众人声鼎沸,好多人举着广坤的灯牌。

    广坤这个王者消失了半年,他终于回来了。

    “角色调换,不知不觉,我已经成了被挑战的王者。”

    上台前,苏越看着巨大的广告牌,微微笑了笑。

    这一次,俱乐部贴心的为苏越准备了白色中山装,还是上次那一战的衣服。

    一周前,苏越已经向俱乐部提交了辞职书。

    离开之后,他不再享受俱乐部的高额津贴,同时也会放弃王者的搏击位置。

    当然,苏越也不用承担被挑战的风险。

    俱乐部花费00万,请苏越在离去前,答应了最后一战。

    00万,是出场费。

    无论输赢,苏越都能拿到手。

    如果苏越还能赢,他还能拿走巨额的门票分成。

    白来的钱,不要白不要。

    虽然夏天穿中山装有些热,但这是合同内容,苏越也得穿,这是契约精神。

    ……

    挑战广坤的搏击者,叫魔狼。

    他虽然不是一路连胜,但失败的次数并不多。

    一品境,魔狼几乎无敌。

    “广坤,今日我要让你一败涂地!”

    广坤一身白衣出场,欢呼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这段时间,广坤已经被俱乐部营造成了一个神。

    魔狼瑶瑶指着广坤……今日屠神。

    “我如果离开这个圈,就算我输。

    “我只会反击你一招,如果一招败不了你,同样算我输。”

    苏越用粉笔在脚下,画了一个三步左右的圈。

    他带着面具,别人看不到表情,但他的瞳孔很平静。

    刹那间,全场寂静。

    出圈算输?

    一招不败敌,也算输?

    何其嚣张。

    不愧是广坤,简直无法无天,嚣张无度。

    观众席已经沸腾。

    “广坤,你太目中无人。”

    魔狼被气的咬牙切齿。

    一招?

    这简直是对自己的羞辱。

    没有太多废话,魔狼早已经忍耐不了心中的怒气。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不可思议。

    唰唰唰唰!

    罡气拳缭绕在拳头表面,堪比暴雨一般的拳风,瞬间笼罩苏越!

    然而。

    苏越脚掌根本不动,他只是上身摇摆,就如飓风之中的一根树枝,风强任它强。

    一些武者惊叹。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如此凌厉的拳风,竟然连广坤衣角都没有沾到。

    开什么玩笑。

    他的速度,该有多块。

    该死。

    别说出圈,他的脚掌,至始至终都没有动一下。

    这根本就是在戏耍魔狼。

    比起半年前,广坤简直是变了一个人,强的可怕。

    “你的素质刀呢?施展出来啊。

    “你枯步呢?

    “我知道你有杀手锏,我根本不怕你!”

    魔狼被羞辱,越打越憋气。

    “你……不配我用素质刀!

    “罡气拳,足以!”

    魔狼又一拳朝着苏越面门轰来。

    这一次,苏越没有躲闪。

    他也举起拳头,很普通的直拳,平静的朝着对方轰去。

    魔狼的罡气拳,宛如一颗足球大小,光芒璀璨。

    而苏越的罡气拳,却只有乒乓球大小,附着在拳头的第二骨节。

    “广坤,你的罡气拳,可笑吗!”

    魔狼轻蔑的嘲讽道。

    “罡气拳比的是强,从来都不是大。”

    咔嚓!

    苏越话音落下,二人拳头正面对撞。

    与此同时,魔狼脸上的嘲讽,也永久定格。

    果然。

    自己的罡气拳,被打的支离破碎。

    与此同时,那颗乒乓球大小的气劲,也轰到了胸口。

    砰!

    地板震荡,魔狼赫然是一步都没有退让。

    他的上衣被打碎。

    可惜,苏越的拳头,没有伤了他。

    原来在魔狼的胸口,也有一层罡气护盾。

    “广坤,你输了!

    “为了防备你的罡气刀,我潜心苦修了一门防御战法,我的胸口,堪比铜钟,刀枪不入。”

    魔狼低着头,疯狂喘气,在气浪的震荡下,他长发飞扬。

    一招已出。

    自己没有败,广坤已经输了。

    虽然,有些胜之不武。

    全场鸦雀无声。

    魔狼嘴角带着一抹嘲弄,他缓缓抬起头,要迎接四面八方的欢呼。

    然而。

    他的喜悦还没有绽放,就已经彻底变为恐惧。

    一枚猩红的软剑,就如蛇的信子,就贴在自己眼球前,只要再进一寸,就会贯穿自己的大脑。

    是舌剑!

    全场震撼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舌剑。

    这半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广坤为什么能施展白兆的舌剑。

    这个人,简直什么莫测。

    “呼……我、我认输!”

    几秒后,魔狼叹了口气。

    一招!

    对方真的只出了一招。

    罡气拳和舌剑,几乎同时出招。

    战法能防御身躯,却根本无法防御眼睛,如果不是广坤留手,现在自己是一具尸体。

    舌剑一出,整个b段搏击场,广坤已经是无敌神话。

    “承让!”

    苏越收起舌剑,平静的转身,随后离开擂台。

    比起上一次的狼狈,这一次他衣服依旧崭新。

    或许!

    这就是成长。

    ……

    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隔墙追到时先生〕〔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