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超能妻〕〔总裁大人,矜持点〕〔全才奶爸〕〔妙手神农〕〔掌家小萌媳〕〔重生之长姐持家〕〔超级军工科学家〕〔第一战王〕〔时光能缓故人不散〕〔王婿〕〔电影人传奇〕〔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医婿〕〔捡宝〕〔背叛:妻子的谎言〕〔第一战神〕〔嫁我不吃亏〕〔重生之多情王爷冷〕〔农门辣妻:王爷来〕〔国家终于给我分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2章 我要收版权费
    廖吉的话,气的武文帅肝疼。

    “你们这群毕业生,目中无数,简直就是一群井底之蛙,我今日就给你们涨涨记性。

    “我武文帅不打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姓名!”

    武文帅咬牙切齿。

    本身就是易怒的人,这种毫不留情的嘲讽,真的激发了他的肝火。

    当然,武文帅也不傻,后方有个学生给他递过来一柄木刀,武器必不可少。

    虽说木刀效果不如利刃,但对方毕竟还要高考,略施惩戒就可以,没必要见血。

    自己必须要让这群人,知道什么是战法。

    “我是廖吉!”

    廖吉从兜里找了一只搏击手套戴上。

    平日里练刀,手掌和刀柄摩擦,会很痛,所以廖吉兜里常备一些手套。

    “原来你就是廖吉,潜能班唯一一个可以施展战法的人,怪不得这么嚣张。

    “不过,似乎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嚣张。

    “廖吉,最好拿一件武器,免得被人说我欺负你!”

    武文帅木刀直至廖吉。

    “你从小就这么多废话吗?要打就打,不打滚开!”

    廖吉言语冷漠。

    原来装比是这种感觉,还真的蛮爽的。

    “廖吉同学,同学之间切磋,你最好还是拿一件木刀吧!”

    对方一个教官开口说道。

    武文帅的战法,真的不是开玩笑。

    其实以去年潜能班毕业生的水准,武文帅真的可以完虐。

    这种天才,层岩市很久都不会出现一个。

    他虽然倨傲,但也足有倨傲的资格。

    “戴岳归,小孩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快让廖吉拿一件防护!”

    对方总教官也黑着脸提醒道。

    从始至终,戴岳归一言不发,那表情明显是看不起武文帅。

    他和戴岳归虽然没什么仇恨,但毕竟新老交替,他心中也在暗暗较劲。

    自己新官上任,一定要比戴岳归做的更好。

    “没事,学生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即可!”

    然而,戴岳归平淡的摇摇头,一副坐视不理的表情。

    噗呲!

    突然,毕业生这边,有个学生没忍住……他,笑了出来。

    对!

    这货和傻子一样,竟然笑出了声,幸亏周云粲及时制止了他继续笑。

    可这一笑,简直是在嘲讽潜能班啊。

    “廖吉,你简直不识好歹,既然你不拿木刀,那我就打倒你拿起来!”

    嗡!

    武文帅气血翻腾,顿时间一层稀薄的氤氲,覆盖在木刀之上。

    “好!”

    “厉害!”

    “流弊!”

    顿时间,潜能班的惊叹此起彼伏。

    听着后方赞叹,武文帅体内的热血更加沸腾,他目光如炬,遥遥锁定着廖吉,手中的木刀,已经颤抖到极致。

    “我外甥的战法,又精进了,看来,这次这帮高考生,确实要吃亏!”

    武永昌满意的点点头。

    其余教官也纷纷点头。

    厉害,不愧是武文帅,小小年纪,竟然能将罡气修炼到这种地步,货真价实的天才。

    “廖吉,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

    唰!

    气势积攒到极致,武文帅大臂一甩,罡气顿时划出一道匹练,刀芒从天而降,直指廖吉的肩膀。

    虽然是木刀,但刀芒依旧凌厉。

    当然,武文帅出手有分寸,他并没有砍廖吉的头颅,免得重伤不治,自己还得担责任。

    武永昌他们还有些紧张。

    武文帅出手没轻没重,可千万别捅下什么娄子。

    如果是苏越还好,反正也是个平头百姓。

    可廖吉家名门大户,到时候不好解释。

    总教官也皱着眉,万一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自己还得去救廖吉。

    再一看戴岳归。

    该死。

    这家伙身为廖吉的教官,这时候竟然还无动于衷,简直不负责任。

    而在潜能班,还有个教官一脸茫然。

    不正常啊。

    毕业生这么多人,都这么蠢?

    眼看着廖吉就要重伤,他们竟然都在看笑话?

    没错。

    有几个人,好像还在使劲憋着笑。

    你们笑什么呢?

    “这罡气刀,真的没意思,而且这家伙的步伐凌乱,下盘不稳啊。”

    苏越看了一眼,意兴阑珊。

    甚至那几个二品的教官,也真的没什么看头。

    和a段擂台的搏击者比较,根本就是气血武者,按俱乐部的说法,叫垃圾武者。

    观察一个武者的实战能力,需要看其下盘,这群人可能在教育局舒服了太久,他们走路的时候,已经没有那种龙行虎步的凌厉。

    这就代表,他们的反应能力已经迟钝。

    退化了。

    如果面对白兆那类狠人,这群二品武者极有可能被越阶强杀。

    ……

    眨眼之间。

    刀芒已经落下,潜能班那帮学生各个惊呼,有几个人闭着眼睛,竟然不敢看。

    武文帅也太可怕了。

    然而。

    就在刀刃即将落下的刹那,廖吉懒散的瞳孔,陡然绽放出一抹精芒。

    武文帅原本一脸倨傲,轻蔑的笑着。

    可当廖吉瞳孔一瞪的刹那,他大脑一片空白,就连握刀的手掌都开始颤抖。

    可怕。

    他竟然被廖吉一个眼神吓住了。

    目露凶光,似乎还有血腥气。

    武文帅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他根本没有想到,廖吉在深山里抓逃犯,虽不说杀人如麻,但也手刃了几十个逃犯,特殊情况下,他甚至还动用过不少酷刑。

    论残忍,苏越都不及廖吉。

    边境侦捕局,常年与最恶的罪犯打交道,他们唯一的依仗,就是比罪犯还要恶。

    廖吉平日里内敛,但特定的情况下,仅仅是那种凶恶眼神,就能震慑不少罪犯。

    更何况,武文帅还只是个学生。

    啵!

    下一秒,廖吉掌心里弥漫出刺眼氤氲。

    他平静的抬起手掌,随后轻描淡写的用掌心,抓住了木刀。

    木刀在掌心里纹丝不动,表面的罡气早已经震的烟消云散。

    真的不堪一击。

    武文帅楞在当场,满脸都是震撼的表情。

    他想将刀抽出来,再砍廖吉一刀。

    刚才可能是自己的失误。

    可惜,对方力气奇大,他的刀根本就挣脱不了其手掌。

    其实,廖吉也遗憾。

    该死。

    还是不如苏越。

    他清楚记得,当初苏越装比的时候,是用指头夹住了自己的刀。

    而自己道行不深,竟然不敢用双指去夹刀,最后只能用掌心抓。

    不圆满啊,有些遗憾。

    嘎嘣!

    廖吉手掌一震,刀柄顿时从武文帅手心里脱手。

    “失去了木刀,你的罡气刀,就无法施展。

    “对于我来说,其实已经不屑再玩罡气刀。”

    捏着刀尖,廖吉手臂一甩。

    他模仿着苏越,赫然是用刀柄,斩出了罡气圆弧。

    对!

    以柄为刃,化腐朽为神奇,这一招很炫酷。

    杀招太快,武文帅脸色煞白。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廖吉斩杀出来的刀气圆弧,已经是从天而降,眼看着就要打到自己肩膀。

    武文帅呆若木鸡。

    他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我会被打成残废吗?

    武文帅极度恐惧。

    电光火石间的反击,令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偏偏武文帅跑过去打廖吉,距离潜能班的教官们距离有些。

    他们想去救武文帅,可已经来不及了。

    受伤,在所难免。

    然而。

    就在刀柄即将抽在武文帅肩膀的瞬间,廖吉轻轻一抖胳膊,却是散去了刀弧。

    啪!

    廖吉用刀柄,轻轻搭在武文帅肩膀上。

    这一幕,同样是模仿苏越。

    “放心吧,作为前辈,我不会打伤你的。

    “你不懂事,我作为前辈,总不能和你一样不懂事啊。

    “同学之间,有竞争是好事,但下次注意点,说话别太嚣张,容易被人笑。”

    廖吉轻轻将木刀,轻轻插在武文帅裤腰带里,随后转身。

    一套装比流程结束,行云流水,圆润流畅。

    果然,舒爽!

    毕业生们轰然大笑,有几个人简直要笑抽。

    廖吉这家伙,纯粹是在模仿苏越。

    关键,还模仿的微妙微翘。

    苏越黑着脸。

    劳资是不是该收点版权费。

    还有,我有这么装比吗?

    我应该很低调的吧。

    “廖吉,还没打完呢!”

    武文帅受此奇耻大辱,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恶气。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你廖吉是个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教育我。

    武文帅失去理智。

    他拿出了自己的锋利匕首,又是一道罡气刃斩了出去。

    这一次,他直接斩向了廖吉的脖颈。

    一刹那,全场震撼。

    谁都没想到,已经一败涂地的武文帅,竟然会从背后偷袭。

    关键廖吉背着他,一时间还没察觉。

    不怪廖吉粗心。

    大家都是潜能班同学,这里又不是神州边境,根本就没有罪犯。

    武文帅的突然刺杀,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戴岳归反应过来的时候,刀刃距离廖吉的后脑勺,已经不足20厘米。

    武文帅的战法,确实已经有些基础,这一次是偷袭,更是超水平发挥。

    武永昌吓的脸色发白。

    该死。

    武文帅心态果然失衡,他从小到大没有失败过,太容易失去理智,可现在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廖吉感觉到了身后的冰冷,他原本就无防备,一时间完全陷入了被动。

    毕业生们的笑容,彻底定格在脸上。

    谁都没想到,对方会背后偷袭,而且还是利刃偷袭。

    “这就是你小瞧我的代价。”

    武文帅睚眦欲裂,简直和疯子一样。

    啪!

    然而,眼看着刀刃就要捅下去,突然出现一声清脆的响声。

    众人只感觉到黑影一闪。

    原本偷袭廖吉的武文帅,竟然倒飞出去。

    他被扇了一耳光。

    廖吉得救。

    “苏越?”

    廖吉惊魂未定。

    他回过头来,身旁站着苏越。

    “谢谢!”

    廖吉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这次是自己大意了,怪自己。

    “小小年纪,对同学都这么恶毒吗!”

    苏越皱着眉。

    他在搏击场训练了一年,已经对杀气有了些许的预判能力。

    戴岳归哪怕是四品武者,也已经很久不在搏杀。

    他没有注意到,武文帅的脚掌变化。

    其他人更不可能注意这些细节。

    但武文帅的心态与癫狂前兆,却没有瞒得过苏越的眼睛。

    搏击会培养一些直觉,从而预判对手会不会出招。

    武文帅脚尖移动的刹那,苏越就判断出他要偷袭廖吉,那时候武文帅甚至还没有抽刀。

    戴岳归诧异的看着苏越。

    这小子刚才的速度好快,而且他距离廖吉最远,竟然会第一个来救人。

    唯一的解释……苏越早已经判断到了武文帅要出手。

    一年的搏击生涯,果然没有浪费时间。

    这种战斗本能,甚至要比气血还要珍贵。

    戴岳归更加欣慰。

    “你是谁,毕业生的教官吗?

    “背后偷袭一个学生,你还要不要脸!”

    武文帅爬起来,捂着脸咆哮道。

    这一巴掌,苏越扇的毫不留情,武文帅右脸高高肿起,嘴角和鼻孔都流着鲜血。

    虽然苏越看上去年轻,单实力绝对不是学生,所以他认为是教官。

    “你不是一直要挑战苏越吗?

    “我就是,我可以陪你玩!”

    苏越黑着脸。

    这一次,他是真的动怒了。

    “苏越!”

    武文帅瞠目结舌。

    他从来没想到,苏越会这么强。

    在他心中,毕业生里,只有一个廖吉还能看。

    这次之所以廖吉出来,一定是因为苏越废物,他要挽回毕业生的面子而已。

    啪!

    苏越身形一闪,人们只是眼花了一下,空中竟然是又想起一声脆响。

    刚刚站起身来的武文帅,又一次被巴掌抽飞。

    这一次,人们甚至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苏越抽的很狠,毫不留情。

    “我在潜能班修炼了一年,认识了不少武者。

    “我听了很多故事。有武者,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粉身碎骨,在所不惜。有武者,不惜和异族同归于尽,战死沙场。有武者,哪怕残废了,也在默默为神州奉献。也有武者,哪怕生活潦倒,也不愿意吸国家的血,他们方式补助,反而在打拳卖艺求生存……

    “我虽然还没下过湿境,但我也知道,神州并不太平,武者应当团结一心,保家卫国。

    “相互切磋,共同进步,再正常不过,有输有赢,大家友好交流,很正常。

    “但你年纪这么小,出手为什么这么狠毒……刚才那一刀斩下去,廖吉非死即残,他可能没命啊。

    “他本来一招可以打残你,却根本没有出手,甚至给你留了面子,你就这样回报他?

    “如果你不服气,你大可以努力修炼,和他考一所武大,来年再切磋,可你为什么要背后阴人呢?

    “他是你的学长啊,未来也可能是你并肩作战的战友,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苏越嘴唇干涩。

    其实苏越是幸运的。

    从开始修炼,他遭遇的武者,大多心性还不错,除了白兆人格分裂,其他人并没有害人之心,哪怕是搏击,大家也有合同,死而无憾。

    可有光的地方,就会有阴暗。

    有些武者,确实就是人形兵器,其人格品性之低劣,甚至根本不配称之为人。

    苏越很久都没有这么愤怒过。

    他要好好教训这个武文帅。

    “你别过来,舅舅,快救我。

    “总教官,苏越要杀人,你快救我。”

    武文帅刚刚爬起来,就看到苏越走过来,他吓的魂飞魄散。

    这个苏越,简直是恶魔。

    自己竟然都看不到他怎么出的手。

    两巴掌,武文帅脸庞肿胀,整张脸甚至有些变形。

    “戴岳归,让你的人住手。”

    新总教官说道。

    “学生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苏越不会杀人。”

    戴岳归黑着脸。

    他也愤怒,但身为教官,也不方便对武文帅出手。

    苏越是学生,他教训也合理。

    而且这个武文帅,也真的太狠毒。

    小小年纪,对同学下死手,如果现在不教训,以后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苏越同学,武文帅做错了事情,潜能班会教育他,还请你住手!”

    武永昌直接跑到武文帅身前,拦住了苏越。

    不能再打了。

    虽然武文帅确实错了,但自己的使命是保护外甥,万一被打出什么三长两短,就坏事了。

    “我今天就要打!”

    苏越面无表情的看着武永昌。

    一个二品的气血武者而已。

    “苏越同学,我说过,潜能班会教育他,请你离开,切磋结束了。”

    武永昌也怒了。

    你一个学生,难道还敢和我堂堂二品教官顶嘴?

    继续打?

    就你这种力道,武文帅得在床上躺半个月。

    “舅舅,打断这个畜生的腿。

    “爸妈和外公都舍不得删我耳光,他凭什么扇我……给我打死他,打死他。”

    武文帅气的呼吸紧促,说话都开始语无伦次。

    “我说要扇他,就一定要扇他,别说你个二品,就是天王老子……都拦不住。”

    苏越言语很平静,甚至平静的有些寒冷。

    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纨绔。

    被家长惯坏了。

    如果武文帅能意识到自己错,亲口向廖吉认错,苏越也就原谅他,毕竟年纪还小。

    可他执迷不悟,竟然还要继续恶化。

    苏越也是个倔骨头。

    他认定的事情,今天就一定要做到。

    “苏越,我是教官,我不想为难看你,立刻离开。”

    武永昌身上弥漫出了气血氤氲。

    “苏越,回来吧,他是二品武者,没必要冲突。”

    廖吉眼圈发红。

    苏越为了自己,敢和二品武者对抗,这也太感动了。

    这才是同学啊。

    “苏越,我们上车走吧。”

    弓菱他们也满脸焦急。

    面对二品武者,苏越就是再厉害,也根本不可能有一点点胜算啊。

    “苏越,走吧,没必要继续纠缠!”

    戴岳归想了想,也开口说道。

    真和二品武者起了冲突,根本没有一点胜算。

    潜能班的教官们,也特别尴尬。

    谁都能看得出来,明显是武文帅寻衅滋事,并且暗算在先,真按照武者的规矩,廖吉杀了他都活该。

    可武文帅毕竟是自己的学生。

    他们只能保持中立,不去帮武文帅,这是武者的底线。

    但也不能去帮毕业生。

    当然,武永昌是武文帅的舅舅,底线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气氛凝固。

    苏越和武永昌对峙着,武文帅爬起来躲在武永昌身后,怨毒的盯着苏越。

    ……

    “蚝油,取一把刀过来。”

    寂静了几秒钟,突然,苏越平静的开口。

    汪!

    蚝油叫了一声,眨眼时间不见了。

    几秒种后,蚝油叼着一把钝刀,直接跑到苏越面前。

    它尾巴疯狂摇着,似乎再鼓励苏越:小子,本犬好看你,千万别怂。

    “明天就要高考,我真的不想多生事端!

    “可你一个教官,如果非要参与学生间的恩怨,那我就连你一起打。”

    苏越捏着刀柄,说话的语气更加冷漠。

    与此同时,一层淡淡的罡气,浮现在刀刃之上。

    面对二品武者,苏越当然不敢大意。

    “荒谬,何其荒谬。

    “苏越,你简直狂妄自大,连二品武者你都敢挑衅,你简直是活腻了。”

    武文帅尖着嗓子叫嚣道。

    “苏越,我承认,是我外甥做事不妥当。

    “但你如果执意要挑衅,我也只能出手,我以大欺小,已经不公平,所以我不会伤你。”

    武永昌也寒着脸。

    自己一个教官,去欺负高考生,简直就丢人现眼。

    但为了外甥,也没办法。

    “如果你败了,就乖乖闭嘴,别打扰我教他做人。

    “有些事情,需要一些代价,否则不足以长记性。”

    苏越微微低着头,根本就没有一丝惧怕。

    “哈哈,你们听到了吗?

    “他疯了,他一个学生,要打败二品武者,你就是个白痴!”

    武文帅一声嗤笑。

    这真的是本年度,最蠢的笑话。

    潜能班一群新生早已经被吓的脸色惨白。

    这一届的毕业生,都这么嚣张吗?

    连教官都敢挑战。

    而教官们,却微微摇摇头。

    苏越很强,这毋庸置疑,从他打武文帅耳光,就不难看得出来。

    甚至,苏越已经有了挑战一品武者的资格。

    但面对二品武者?

    真的是个笑话。

    廖平他们满脸焦急的看着戴岳归。

    这可怎么办。

    苏越是厉害,但二品武者更厉害,他千万别受伤啊。

    “苏越有分寸,让他疯一回吧,我也劝不回来,大不了,我出手救他。”

    戴岳归摇摇头。

    “苏越,谢谢你,谢谢你给我出头!”

    廖吉感动的热泪盈眶。

    如果是自己,面对教官,真的只能认怂。

    可苏越,敢和教官叫板,不愧是班长。

    这才是班长。

    ……

    “苏越,你说武文帅嚣张,应该被教训,这点我承认。而我觉得,你也够嚣张,你同样该涨一点记性。”

    武永昌也动了肝火。

    我好歹是个二品武者,你竟然敢这样蔑视。

    苏越没有多废话,回答他的,是从天而降的刀芒。

    轰隆!

    武永昌毕竟是二品武者,虽然是气血武者,但基础的身体素质还在。

    他身躯一侧,便轻松躲开了这一刀。

    与此同时,武永昌鞭腿直接扫向苏越的胸膛,二品武者的气势,甚至将空气都抽出了呼啸声。

    这一脚,苏越根本没时间避开。

    面对二品武者,他根本没有一点机会。

    弓菱他们满脸焦急,蚝油都低鸣着,狗腿不安的乱蹬。

    然而。

    苏越脚掌轻轻后腿了一部,随后身躯以一个诡异的角度一扭。

    必杀的一脚,赫然是被他险之又险的避开。

    嗯?

    有两把刷子。

    武永昌一愣,他根本没想到苏越能避开。

    攻势不减。

    武永昌一只脚刚刚落地,另一条腿已经再次踢出去。

    他在武大,主修腿法。

    这也是一部战法,连环十九腿。

    可惜。

    看似精妙的第二腿,苏越竟然再一次原地闪开。

    武永昌开始发怒。

    一脚连着一脚,他靠着二品武者悠长的气息,攻势连绵不绝,根本就不给人喘气的机会。

    二品武者的强大,就在于此。

    相对于一品武者动不动气血枯竭,二品武者的气血几乎是无止境状态,除非一些特殊情况,否则耗也能耗死一品武者。

    武永昌根本就不怕浪费气血。

    然而。

    这一次他也遭遇了对手。

    包括戴岳归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苏越的身法,竟然会如此灵巧。

    他的身躯简直和长了眼睛一样,每次都能提前预判到武永昌的攻击,从而完美躲闪。

    “是小凌波步,简直见鬼了,一个还没有封品的武者,怎么可能将小凌波步修炼到这种地步!”

    潜能班一个教官惊呼。

    他在武大修炼过小凌波步,可和苏越的状态一比,自己就该去自杀。

    其余教官也一脸呆滞。

    如果不提气血境界,仅仅是对战法的掌握,苏越能给他们当教官了。

    武文帅更是目瞪口呆。

    苏越的战法水准,这么高吗?竟然能在舅舅手下走这么多招。

    然而,更加令他们震撼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苏越并不是一味的躲闪。

    他一边闪避,一边在寻找武永昌的破绽。

    果然。

    招多必失。

    武永昌焦虑,心态爆炸,招式的漏洞也越来越多。

    苏越找到一个空隙,罡气刀直接劈在他小腹。

    蹬蹬蹬蹬!

    谁能想到,堂堂二品武者,潜能班教官,武永昌竟然被苏越一招劈的后腿十几步。

    而苏越,则提着钝刀,沉默不言。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逃跑。

    冷静,是厮杀中必要的素质。

    “气血武者,真的差。

    “如果和王伯言对战,这个人撑不过十招。”

    苏越摇摇头,内心分析道。

    果然,同样的境界,实力一个天、一个地。

    “我饶不了你!”

    武永昌被一刀逼退,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一次,他不再留手。

    比之前还要迅捷的腿法,狂风暴雨一样笼罩下来。

    可苏越依然可以从容闪避。

    虽然有几脚他也不得不出刀对抗,但后者还是没有败迹。

    躲闪腾挪。

    根本就不费太多气血,苏越也还能支撑。

    “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躲!”

    不知不觉,十几分钟过去,武永昌将苏越逼迫到了一个竖着大石头的角落里。

    巨石足有三人高,苏越靠着巨石,已经没有退路。

    “苏越小心,他要逼你浮空。”

    戴岳归连忙提醒。

    苏越的地面躲闪能力太强,想要一脚抽中,只能将其逼迫成浮空状态。

    武永昌也不在乎戴岳归提醒。

    他一脚连接着一脚,哪怕是二品武者,都有些力竭。

    这个苏越,简直可怕。

    这家伙时不时的反击,也震的他浑身剧痛。

    这还是钝刀,如果是利刃,自己可能遍体鳞伤了。

    这一次,是自己占了便宜。

    终于。

    苏越一个不留神,闪避不及的情况下,他被踢到了空中。

    “你输定了。”

    看着苏越浮空,武永昌嘴角一笑。

    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也跟着苏越跳跃起来。

    他要在空中,以战斧的形态,一脚将苏越砸在地上。

    可惜,他没有看到戴岳归他们的表情。

    当初有个叫白兆的强者,也计划这样败苏越。

    可惜,他死的很惨。

    “好,舅舅杀了他!”

    武文帅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

    啪!

    ……

    果然。

    长空响起一道脆响。

    原本应该落地的苏越,赫然空中二段跳。

    他借力拉开了与武永昌的距离,竟然是先一步落地。

    当武永昌落地的时候,他只看到了一道血腥刀芒,拔地而起。

    犹如湿境凶兽的獠牙,残暴凶狠。

    随后,刀芒与他擦肩而过,最终却轰在了巨石之上。

    咔嚓!

    巨石轰然炸开,碎石头四分五裂,打得不少学生抱头蹲下。

    “你输了。”

    苏越收起刀,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武永昌僵硬在原地,浑身落满了炸开的碎石与灰尘,他面色呆滞,似乎已经被吓傻。

    刚才那一刀,到底有多强?

    如果苏越手中是利刃,自己会不会被一劈两半?

    苏越真的是留手了。

    他先一步落地,之所以斩偏,一定是不想伤了自己。

    “我输了。”

    十几秒后,武永昌深深鞠了一躬。

    输给一个学生,还有什么脸再说话。

    ……

    在他们身后,新来的总教官世界观崩塌。

    开什么玩笑。

    如果没猜错的话,刚才那是枯步和素质刀法。

    你一个还未封品的学生,施展出了枯步,竟然还有素质刀法。

    你让我们这群老鬼怎么活。

    该死。

    还未封品,就能战胜二品。

    虽说是气血武者,但也是二品啊。

    等苏越封品以后,还能了得?

    “大家上车吧,我突然懒得打他了。”

    苏越将钝刀丢在武文帅脚下,随后先一步上车。

    “也是,这种垃圾夜郎自大,如果继续惯着,迟早死在湿境。”

    廖吉摇摇头。

    从始至终,他再没有再看武文帅一眼。

    那是不屑。

    廖平走的时候,看了眼新来的总教官,他还做不到苏越的收敛能力,所以黄金骨象的特招,不经意流露了出来。

    看着廖平的黄金眼眸,总教官大脑震撼。

    黄金骨象。

    该死,怪不得戴岳归要辞去潜能班职务,原来他培养出了黄金骨象,已经功成名就。

    不对!

    廖平是黄金骨象,那苏越呢?

    他连二品武者都能打败,他又是什么水准?

    难道……两个黄金骨象?

    大巴车缓缓驶离,原地留下一片狼藉。

    学生战教官,竟然赢了。

    这一届的潜能班,开学就遇王者。

    武文帅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质疑自己天才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