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4章 撑过这段时间(万更求订阅)
    “咦,怎么停电了!”

    灯光熄灭的瞬间,苏越瞳孔瞬间绽放出一股精芒。

    这是武者习惯,熟悉的环境发生异变,他本能的会警惕。

    原本熙熙攘攘的大厅,顿时一片大乱。

    整个大厅,只有一些消防应急灯勉强亮着,但光芒很淡,没过了几秒,各种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刺眼的光芒一闪一闪,大厅瞬间五颜六色,让人眼睛不舒服。

    有些地方的人开始起哄,以神州的基建水平,层岩市已经很久没有停过电,习惯了灯火通明的人们,对黑暗还有些新鲜感。

    戴岳归皱着眉。

    他看着喧嚣欢腾的人们,心里突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停电?

    对一个大商场来说,理论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层岩市有备用应急电源,商场也有强制发电机。

    一分钟,应该恢复供电。

    人群喧嚣着,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分钟,可商场依然没有恢复供电的迹象。

    “同学们,大家都玩够了,毕竟明天要高考,都早点回家吧!

    “早点休息,争取明天超水平发挥!”

    戴岳归站起身来,准备让人们回家。

    不知为什么,他心里越来越不安。

    “好端端,为什么会停电呢,真是郁闷!”

    一个女生叹了口气。

    “听教官的,都回家吧,考完试,咱们还可以出来聚会!”

    苏越也说道。

    众人靠着手机的光,开始收拾东西。

    ……

    “杀人啦,杀人啦!”

    ……

    也就在这时候,一楼突然发出尖叫。

    苏越他们的位置,在二楼,众人连忙冲出来。

    果然,一楼出口的位置,侦捕局人员开始疏散人群。

    真的死人了。

    而且不是一个,是三个。

    他们似乎要离开商场,准备回家。

    可前门打不开。

    “后门被锁死了,该是,是焊死的,打不开了。”

    突然,后门位置,又有人发出惊呼。

    ……

    轰隆!

    轰隆!

    轰隆!

    轰隆!

    ……

    还不等人们思考后门的事情,地下室突然发出了连续的几声闷响,震耳欲聋,甚至连商场的地板都在颤抖,一些商铺的玻璃柜台都开始龟裂。

    “是地震了吗?”

    不知道谁惊呼了一声,人群瞬间骚乱。

    “不是地震,大家维持秩序,以免发生踩踏,都在原地,不要动!”

    侦捕局人员开着高音喇叭,开始维护秩序。

    为了这场嘉年华,侦捕局派遣了五个小队,还有一个四品的副局长带队,所以秩序还算井然。

    “确实不是地震,好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

    苏越竖着耳朵。

    应该是很巨大,也很沉重的铁器。

    如果自己判断的没错,铁器里装着东西,似乎是液体。

    ……

    轰隆!

    轰隆!

    轰隆!

    轰隆!

    ……

    几秒钟之后,楼顶上空,也发出了相同的震动。

    水晶灯坠落,顶棚的吊顶开始散落灰尘。

    人群太密集,进一步开始骚乱。

    ……

    卢辛荣是负责这次安保的副局长,四品初段实力。

    他此时站在大厅最中央的位置,指挥侦捕局维持秩序。

    简直见鬼了。

    后门被焊死,根本没办法打开。

    这门是特殊材料,暴力无法破开。

    正门还好些,只是从外面锁着,耗费一些时间,侦捕局可以打开,但群众已经开始不耐烦。

    该死。

    这次嘉年华,有太多的武者家属前来,万一出什么意外,自己这条命都不够赔罪的。

    事已至此,卢辛荣已经能确认,是有人想借着嘉年华的幌子,来进行怖恐活动。

    阳向教。

    一定是这群人,没跑了。

    “卢局长,电梯停电,无法使用。

    “通往地下室的三个门,其中两个被彻底焊死,我们无法打开,目前还剩下最后一个……里面,似乎有人,是武者,我们死了三个兄弟。

    “里面的武者,似乎在砸水箱,我们暂时进不去,但他们也不出来。

    “而且这些人会联击的手段,几个人加起来,可以轰出二品武者的杀招,我们冲杀不进去!”

    侦捕局一个小队长汇报到。

    他二品巅峰,但尝试了几次,全部失败,又一次差点丧命。

    地下室的武者,实力其实并不强,大多一品,而且看上去是气血武者。

    但他们却可以将力量集合在一起,将杀伤力翻倍,令人胆寒。

    而且这群人在地下室砸水箱,绝对不是干好事,侦捕局甚至在里面闻到了很重的血腥味。

    ……

    “卢局长,通往天台的三个门,其中一个被焊死,还剩下两个门,但上面有武者阻拦,我们上不去!

    “情况和地下室一样,这群人可以连击,第五对队长,重伤,队员死亡两人。”

    又一个队长来汇报。

    “啊……楼上怎么在滴水……啊,不是水,是血,是血啊……”

    突然。

    楼顶被震开的裂缝,开始有液体渗透下来。

    最开始,人们还以为是水,可再一看,是猩红的颜色。

    “大家放心,这座楼绝对塌不了,我用人格保证,当初我是监工。”

    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帮着维持秩序。

    他不是乱说,以层岩市的建筑标准,除非宗师来了,否则楼顶还真的塌不了,里面钢筋水泥,货真价实,并且经过了加固。

    闻言,群众才安定了一点。

    但不断渗透下来的鲜血,还是让不少人嚎啕大哭。

    ……

    “大门怎么了?为什么我们出不去?”

    “侦捕局的人呢?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出不去!”

    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骂,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瞬间让整个商场一片混乱。

    廖吉掌心里已经捏着合金匕首。

    廖平被吓的浑身颤抖,周云粲也捏着匕首,蚝油匍匐在地上,不安的低吼着。

    一滴液体,从天花板渗透下来,滴到苏越额头。

    他用指尖触下来,随后仔细闻了闻。

    阳向族。

    是阳向族的气息。

    和自己被抓的那天,一模一样,苏越这辈子都忘不掉。

    简直该死。

    赶上阳向教闹事了。

    “稍后大家站在我身后,我尽量保护你们。”

    戴岳归长吁一口粗气。

    “商场只有南面有玻璃,可靠近玻璃的房间,几乎都是商场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办公区的门,也被焊死了。

    “通过玻璃逃生,根本没希望。”

    苏越心中也有在盘算着。

    这些门都很特殊,武者都难以轰开。

    ……

    天台!

    有200多个阳向教的邪徒。

    其中150多人是一品,50多人二品,都是被阳向教培养起来的那种杂鱼教徒。

    而在这群人中央,七个生铁水箱被打开,天台的水位,已经可以淹过脚踝。

    这群人齐刷刷跪在水里,同时掌心里还在滴落着鲜血。

    在水底,有一层很细、很密的发丝。

    纯绿色,犹如一团又一团绿色的头发。

    当这些头发吸到鲜血之后,赫然是开始变粗、膨胀。

    地下室的情况,和天台一模一样。

    当然,地下室空间逼仄,邪徒只有不到80人。

    他们都是一品。

    地下室的生铁水箱更多,全部砸开之上,淤积在地面的水位,已经淹没了小腿。

    这里的水草膨胀的更快,有些发丝,已经有小孩子手臂那么粗。

    ……

    落地窗前。

    粉椒用高脚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二锅头。

    她捏着纤细的杯颈,一饮而尽,随后扔了杯子。

    “白眉哥哥,如果你在神国能听到我的祈祷,请保佑你的爱人。

    “今日,妹妹一定替你复仇!”

    粉椒脸颊潮红,身姿妙曼,说不出的优雅。

    啪!

    高脚杯落地的刹那,粉椒面前的落地窗,猛地被一根长蛇般的水草砸破,与此同时,粉椒开始变形。

    她露出了令人作呕的粉色皮肤,她浑身蔓延出了流淌着液体的水草。

    绝世佳人,瞬间成为一个怪物。

    粉椒一屁股坐在窗外伸进来的水草上,随后水草犹如一个王座,载着她浮空而去。

    没错。

    水草。

    数不清的水草,已经从地下室狂暴的蔓延出出来。

    十根!

    百根!

    千根!

    万根!

    ……

    商场里面的人多,外面广场的人同样不少。

    停电的时候,外面的人也知道,他们在侦捕局的驱散下,瞬间远离了混乱现场。

    有阳向教的武者动乱,甚至还有不少平民死亡。

    阳向教邪徒,从外面焊死了后门。

    他们在大门上落锁,还没来得及电焊,就已经被侦捕局纷纷斩杀。

    可惜,当侦捕局计划破锁的时候,地下室已经蔓延出了恐怖水草。

    侦捕局的队员,大部分都是一品武者。

    他们怎么可能是水草的对手。

    没几分钟,侦捕局已经死了0多个人。

    平民喧嚣,尖叫不止。

    侦捕局的援军还未到,大门正面除了尸体,空无一物,根本没有人敢去破坏铁锁。

    人们能听到大楼里的呼唤,但谁都无能为力。

    阳向教邪徒混迹在人群中,还在不断制造着混乱。

    偏偏这商场的玻璃坚固,哪怕是武者都很难破坏。

    ……

    从停电到现在,整整过去了十分钟。

    从天空俯瞰下去,商场犹如一个巨大的棺材。

    地下室不断蔓延出水草。

    天台也在疯狂生长着水草。

    就如棺材的底部和顶端发霉了一样,水草疯了一样朝着天空蔓延。

    而在距离天台20多米的高空,一个浑身水毛的女怪物,正张开双臂,呈十字形,漂浮在空中。

    水草蔓延的终点,就是那个女怪物。

    水草原本很粗,可到了那女怪物身旁时,又会缩小成发丝,最终缠绕在女怪物胳膊上。

    没过了多久,人们见证了一个巨大的圆球诞生。

    对!

    女怪物是核心,就如囚禁一只鸟的鸟笼顶端。

    而地面,就是鸟笼的底部。

    那密密麻麻,粗细不均匀的水草,就是鸟笼的主体。

    这些水草会动,所以鸟笼密不透风,几乎连一只蚊子都飞不出来。

    “终于……成功了!

    “我呕心沥血,从湿境运送来七万族人尸体,再以我的本命气血为根基,彻底换发生机。这七万根命绳组成的鸟笼,你李星佩根本就无法破开。

    “我承认,你人族的侦捕局效率强大,我的人想要杀光所有人,根本不可能,甚至连十分之一都杀不了。

    “但现在,我计划已经成功!

    “任何人都出不去,任何人都进不来,所有人都会死。

    “命绳网,宗师都破不开。

    “李星佩,快点来吧,快点来欣赏着场血腥盛宴!”

    天空中央,粉椒俯瞰着自己杰作,心满意足。

    粉椒。

    原本就是阳向族的智囊。

    以前很多次怖恐行动,都是在粉椒的策划下,才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如果能将这一次行动直播,并且给地球武者看到,必然会影响整个地球军队的信心。

    虽然粉椒实力不算最强。

    但在阳向族,智慧同样值得尊敬。

    ……

    天台之上,不少教徒已经倒在血泊中,为阳向教奉献了生命。

    但还有150多人活着。

    他们继续奉献着,直到所有的命绳都被激活。

    等使命完成之后,这群人将从两个防火通道下去,开始在商场内大肆杀戮。

    地下室的情况也一样,不过那里只有一个门。

    上下夹击,上百个教徒冲出去,里面的武者家属,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阳向族有一部联击之术。

    这群教徒很弱,但联合起来,却可以轰出越阶的一击。

    对付里面那几个侦捕局的人,足够了。

    ……

    咔嚓!

    卢辛荣不愧是侦捕局的副局长。

    办公区的门被焊死。

    但他还是不惜一切代价,轰开了一扇门。

    之后再打碎玻璃,大家逃生有望。

    这间办公室的玻璃,涂满了广告,卢辛荣看不到外面,他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命绳。

    这也怪不得卢辛荣。

    几千人杂乱无章,他再冷静,也心烦意乱,哪里有时间仔细探查。

    商场外面的事情,卢辛荣根本就没时间顾忌。

    砰!

    千辛万苦,卢辛荣终于轰开了玻璃。

    嘭!

    可惜,玻璃碎裂的刹那,卢辛荣瞬间被十几根命绳抽中。

    措不及防的危机,卢辛荣根本没预料。

    他狠狠吐出鲜血,差点被一招抽死。

    这些命绳连宗师都能防御,他只是个四品武者。

    “小心!”

    戴岳归脚掌一踏地面,急忙将卢辛荣从空中接住。

    “你没事吧!”

    落地后,戴岳归急忙问道。

    “局长!”

    几个侦捕局的队长跑过来,连忙给他喂下丹药。

    “噗……没、没事,死不了!”

    丹药入口,瞬间止血。

    卢辛荣的胸口,被抽开六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子,触目惊心。

    “我是潜能班总教官戴岳归!”

    戴岳归自我介绍道。

    “这一届的潜能班,也在这里?”

    卢辛荣急忙问。

    “嗯!”

    戴岳归点点头。

    他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好端端带学生们来这里,如果有什么意外,自己死了都弥补不了。

    “噗……!”

    卢辛荣又气又怒,又一口鲜血喷出去。

    他也知道,这不该怨戴岳归,但这种危机下,潜能班再有什么意外……这可怎么办!

    “教官,外面的命绳,为什么没有来冲进来杀人。”

    苏越走过来问道。

    连四品武者都能伤害,这批水草没道理仁慈。

    “阳向教,可能还有更狠毒的计划。”

    戴岳归咬牙切齿。

    窗户外,一根根水草随风飘摇,似乎组成了一张鬼脸,在嘲笑着他们。

    ……

    “李星佩,你终于来了!”

    天空中央,粉椒阴森森笑着。

    在远处,一个黑点疯狂闪烁着。

    虽然看不清楚,但她知道,那就是李星佩。

    七万命绳,她要对付李星佩,里面的人,自然有手下去收拾。

    普通人,根本不配她用命绳。

    况且,粉椒一旦和李星佩交手,必须全神贯注,没时间分心。

    与此同时,天台的教徒,也终于结束了献祭。

    200多个垃圾武者,死了60多个。

    当然,死者全是一品,50多个二品,全活着。

    理论上,三四个二品教徒联手,就可以施展出三品的攻击力。

    而地下室的80多个一品,还有50多人活着。

    他们的情况一样,三四个人联手,可以发挥出二品的实力。

    天台中央,还有个四品的人族武者坐镇。

    纯种的人族武者。

    “教徒们,你们听我号令,只要李星佩抵达,你们就冲进去,杀光所有人。

    “越残忍越好,哈哈。”

    粉椒下令道。

    “尊命!”

    天台中央,140个一品,50个二品武者,全部下跪。

    包括那个四品武者,也低贱的跪着。

    地下室的武者,疯狂敲击着墙壁,表示他们听到了命令。

    通往大厅:

    天台两个门。

    地下室一个门。

    之前教徒防止侦捕局冲进来。

    现在,他们要通过这个门,去完成阳向教的计划。

    ……

    一切就绪。

    命绳鸟笼,彻底笼罩了商场,除非宗师,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粉椒掌控七万命绳,要全力对抗宗师李星佩。

    天台与地下室的教徒,已经摩拳擦掌。

    通过三个门,他们闯入大厅,就是狼入羊群,顷刻间血流成河。

    商场外。

    侦捕局以公务为由,拉起了警戒线,已经驱散了方圆十公里的所有人。

    幸好这里算是城郊,居民住户并不多,也不会影响到明天的高考。

    侦捕局密密麻麻的警车闪烁。

    局长已经抵达,可面对七万命绳,他根本无能为力。

    他尝试着突破,可四品巅峰的实力,顷刻间被打成重伤,侦捕局死亡惨重。

    “提督大人,快点来啊!”

    局长浑身是血,焦急的来回打转。

    ……

    商场内。

    滴滴滴!

    滴滴滴!

    滴滴滴!

    突然,四面八方想起了密集的蜂鸣,类似于闹钟倒计时。

    “要用迷烟吗?”

    戴岳归照顾着卢兴荣,突然一愣。

    为了防止群众混乱,有些必要的时候,侦捕局会释放一种迷烟。

    气血之力薄弱的普通人,闻了之后会昏迷。

    假如一切安全,人们睡一觉就会醒来,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但万一情况恶劣,人们也能死的安详一些,起码用不着被折磨。

    这是侦捕局没办法的办法。

    同时,这也证明,事情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局长的命令!

    “整座大楼,已经被数不清的命绳包围,外面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

    “等待吧,提督已经赶来,如果提督也破不开,我们……殉国!”

    卢辛荣沉着脸说道。

    就在这时候,迷雾已经散开。

    随着一道道重物落地的声音传开,原本几千人的喧嚣,开始以一种诡异的状态,逐渐安静下去。

    迷烟入鼻,苏越大脑出现了一瞬间的眩晕。

    但也仅仅一瞬间,之后体内气血驱散了这股迷烟。

    其他同学的情况差不多,他们都头晕了几秒,便也清醒过来。

    对普通人,迷烟的效果很强大。

    没几分钟,横七竖八的人,已经铺满了地面,气氛极度诡异,乍一看,甚至像是满地的尸体。

    空气死寂的可怕,武者们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戴岳归愧疚的看着学生们。

    “教官,这不是你的错,即便没有你,我们也可能来这里玩,和你没关系!”

    弓菱上前安慰道。

    “教官,事已至此,您内疚也没用,我们不一定死,还有提督大人呢。”

    廖吉舔着嘴唇,目光看向天台的门。

    “我们一定会没事,大家放心吧!”

    戴岳归点点头。

    ……

    “大胆异族,敢在我层岩市捣乱!”

    李星佩风驰电掣的赶来。

    她简直要发疯。

    原本都准备下班,去捏个脚,放松放松。

    可突然间警铃大作,层岩购物中心异变。

    官府大楼和这里横跨南北,距离最远,开车已经来不及,李星佩一路奔袭过来,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当她看到七万根命绳的时候,也被震撼到口干舌燥。

    这一次阳向教的怖恐袭击,绝对是蓄谋已久,而且规模空前绝后。

    最后,李星佩将目光锁定在了天空中央。

    在那里,有个双臂舒展,身体垂直漂浮的怪物。

    而这些命绳,全部来自于这个怪物。

    “李提督,还记得我吗?

    “当初你追杀我们,白眉哥哥付出了生命,才掩护我逃走。

    “当时的你,好厉害啊,活生生斩了我的白眉哥哥,我被吓的只能落荒而逃。”

    粉椒的声音回荡在天空,宛如厉鬼,令人毛骨悚然。

    “原来……是你!

    “粉椒!”

    李星佩瞳孔一缩。

    这件事,还得追溯到一年前,她为了高中生命案,追杀阳向教邪徒,终于找到线索。

    可惜,最终斩杀了白眉,却被另一个主谋逃走。

    粉椒!

    就是另一个主谋!

    “区区贱名,不值得被提督大人记着!

    “我之所以大费周章酝酿一年,也不过是想替你进行一场直播罢了!

    “掌目族加入战争,你们无纹族军部节节败退,如果这时候,我将斩杀武者家属的视频扩散出去,不知道那些武者,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你李星佩提督,会不会成为人族的千古罪人呢?”

    粉椒的话,令李星佩浑身颤抖。

    这时候,侦捕局局长跑过去:

    “提督,武道协会设立在层岩市的端口被入侵,我们正在紧急修复!”

    局长说话的时候,浑身是汗!

    “这里的视频,是不是已经泄露到了武道协会官网!”

    李星佩头痛欲裂。

    武道协会官网,是神州武者们平日里交流的网络平台。

    如果视频被上传到官网,那自己就真成了千古罪人。

    “提督,对不起,属下无能!”

    局长恨不得扇自己个耳光。

    视频,已经上传到了官网,一切来不及了。

    “该死!”

    李星佩咬牙切齿。

    “李提督,你脸色不好看啊,是不是被男朋友甩了,更年期啊。

    “对了,你猜猜,我在命绳网里,囚禁了多少武者家属?

    “?1000?1500?

    “算了,我也懒得去数,都是你们无纹族的贱命罢了……一百万条命,也抵不上我白眉哥哥的一根手指。

    “李星佩,我不会杀你,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从今天开始,你李星佩将生活在整个神州国的指点中,你将成为千古罪人,我要让你带着愧疚,被千夫所指。

    “哈哈哈哈,你杀我白眉哥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的下场!”

    尖锐的笑声,令人耳膜生疼。

    “你找死!”

    李星佩脚掌一踏地面,他掌心里的长剑,已经是斩出一轮直径足有十米的巨大剑弧。

    剑芒滔天,犹如血月盖世。

    呲呲呲!

    剑弧与命绳对撞,令人牙酸的震荡声久久不散,空中甚至被卷起一道狂风。

    可惜。

    一剑落下,命绳网纹丝不动。

    “李星佩,我回阳向族,吃了族里的秘宝,如今是五品巅峰的实力。

    “而这命绳网,是我阳向族秘宝,里面蕴含着七万亡者命绳,你一个状态不佳的宗师,怎么可能会砍破?我既然敢出手,就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

    “哈哈哈,绝望吗?”

    粉椒继续狂笑着。

    “教徒们,开始冲杀,杀光他们!”

    粉椒下令,顿时间,天台上的所有武者,朝着两个门走去。

    ……

    “邪徒的计划,大家都听到了吗?

    “我相信,提督一定可以攻破这命绳网,而我们,是商场里唯一的战力。

    “虽然大家还不到上战场的年龄,但这一次,拜托大家了。

    “死守三道门,绝不可以让阳向族邪徒冲进来。

    “这群家属意义非凡,我们如果能守住,就算立大功了。”

    侦捕局所有人聚集起来,苏越他们也被聚集起来。

    还有三四个一品武者,也被纠集了过来。

    外面粉椒的话,里面都能听得见。

    他们是唯一可以镇守三道门的武力。

    “我们尽力吧!”

    苏越深吸一口气。

    不尽力又能如何,事已至此,这是为了神州而战,为了平民而战,更是为了自己的命而战。

    学生们浑身颤抖。

    说不怕,那是假的。

    ……

    每天更2万多字,作者菌已经尽力了,成绩不好,我也没办法。

    如果能帮着订阅,就订阅几章,起码……撑过这段最黑暗的时期。

    感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