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为君〕〔女主有个鉴渣系统〕〔赵洞庭颖儿〕〔我是都市医剑仙〕〔江颜林羽〕〔总裁爹地请温柔免〕〔陈惜雯余远恒〕〔重生之神级召唤系〕〔唯有真心换真情〕〔我可能跟了假宿主〕〔林帘湛廉〕〔顾西冽宋青葵〕〔爱情似火你如冰〕〔农民工玩网游〕〔七爷家的人鱼姬〕〔长河逆流〕〔陆军〕〔回到过去变鹦鹉〕〔情归陌路爱已尽〕〔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5章 你等等
    侦捕局一共有五个小队。

    都是五人编制小队,队长二品,四个队员一品。

    其中,三个队长战力完整,一个队长重伤,一个轻伤。

    20个一品队员。

    已经牺牲6人,目前还剩下14人,其中三人重伤。

    而侦捕局局长卢兴荣,被命绳击伤,目前勉强能发挥出二品极限的实力,伤情随时会恶化。

    群众里,有三个一品武者,不过他们是纯粹的气血武者,战力仅比普通人强一些。

    潜能班这边。

    戴岳归四品,战力完整。

    其余能战的,苏越、廖吉、周云粲……廖平可以算半个,他不敢出手。

    还有一条狗。

    侦捕局的详细情报,已经到了卢辛荣的联络器里。

    他时时刻刻都在和外面侦捕局联络着,起码可以得到最新的情报,算是知己知彼,总比两眼一抹黑强。

    天台上,一个四品巅峰邪徒,他只能由戴岳归去对付。

    还有140多个杂鱼邪徒,其中二品武者就有50人。

    这群杂鱼虽然都是气血武者,但却可以联击出一招越阶罡气。

    当然,有一点好消息。

    侦捕局分析到,这群杂鱼献祭过鲜血,目前也很虚弱,可能战力折半,他们的作用,是杀戮普通人,实力更弱。

    侦捕局有五个二品,再配合一些防具,勉强可以死守天台的东门西门。

    但地下室的门,真的已经有心无力。

    在地下室,还有50个一品武者。

    可恨的是,阳向教这群邪徒,都穿着连体的皮甲。

    侦捕局分析过,这些皮甲虽然不如犁皮战甲,但防御效果也很强,哪怕三品、四品武者,也很难割裂。

    每个邪徒都有战甲,并且连体到了头颅,阳向教这一次下了血本,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对方除了攻击力弱一些外,目前几乎处于不败之地。

    侦捕局想杀邪徒,难上加难。

    “地下室的门,潜能班负责吧!”

    深吸一口气,苏越点点头。

    廖吉掌心里捏着匕首,瞳孔闪烁凶光。

    一年的追逃生涯,已经让他习惯了危险。

    周云粲没什么意见。

    蚝油虽然厉害,但因为有皮甲,他的牙齿毫无作用,所以战力忽略不计。

    其实地下室的门,终究只是苏越、廖吉和周云粲去守护!

    其余三个气血武者,暂时跟着侦捕局防御天台。

    “暂时就先这样布置,如果临时出现什么意外,再重新部署!”

    不到一分钟时间,大家已经分配了彼此的任务。

    三个门,三批人。

    其实并不复杂。

    “同学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侦捕局的一员,如果大家都能活下去,你们都是我卢辛荣的恩人。

    “在这里,我感谢大家!”

    卢辛荣站起来,朝着苏越他们深深鞠躬。

    “局长,言重了!”

    苏越他们也没废话,转身就走。

    地下室大门已经出现响声,这是邪徒们开锁的声音。

    “留下十几个人安置普通人,其他人,跟我走!”

    苏越领着潜能班,浩浩荡荡去了地下室。

    在大厅,躺着太多昏迷的普通人,这群人也需要有序的集中在一起。

    万一哪一扇门守不住,侦捕局还要在商场内和邪徒殊死搏斗。

    三道门附近几十米,不可以有普通人。

    其实潜能班也有不少同学没有醒来,他们可能是气血值太低,抵消不了药效。

    留下13个同学抬人。

    跟着苏越下去的人,其实也只有20个。

    当苏越他们下楼梯的时候,天台的两个门已经打开,侦捕局举着两面盾牌悍然冲上去,戴岳归一马当先,率先杀到了天台。

    他不能让四品邪徒冲入商场内。

    四品武者搏杀,很容易误伤普通人,而他们的使命,要誓死保护这群武者家属。

    这牵扯到了湿境主战场。

    苏越他们也领到了一面盾牌。

    其实靠这盾牌,也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但聊胜于无。

    唯一的三面盾牌,每个小队一面。

    地下室!

    已经有三个一品邪徒冲杀进来。

    廖吉和周云粲与之缠斗,苏越身形一闪,直接挡在门前。

    砰砰砰砰!

    一连20多拳轰出去,里面的邪徒终于被打退。

    可惜,对方根本就没有受伤。

    苏越想骂一声曹尼玛!

    武装到牙齿,也莫过于此了吧。

    通体黑衣,全是低配版的犁皮战甲,而且这群人眼睛上还带着护目镜,舌剑想取其命门都做不到。

    这阳向教得多有钱。

    其实戴岳归之前说过,阳向教靠着走私湿境灵药给国外,确实积攒了大量财富。

    酝酿这个购物中心,可不是一笔小钱。

    还好,这群杂鱼的攻击力,也确实弱。

    他们虽然一品,但都受了伤,进而攻击机更弱。

    并且这群人施展罡气很不顺畅,酝酿的速度也慢。

    虽然联击的罡气拳,勉强算二品一击,但效果强差人意。

    苏越轰出去的罡气拳,也勉强可以抵消。

    可这也不是办法啊。

    门口,苏越一个人挡着,不断的轰出罡气拳,与对方的攻击抵消。

    可苏越终究是一个人,对方60多人。

    他们可以休息,可以车轮战。

    可苏越一个人,还不得累死!

    廖吉他们实力单薄,虽然也会罡气拳,但根本扛不住联击啊。

    ……

    酬勤值+1

    酬勤值+2

    酬勤值+1

    ……

    苏越皱着眉。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李星佩能冲破命绳网。

    可万一她冲不进来,这群人迟早要被杀干净,阳向教人太多,酬勤值涨幅速度都比平日里快。

    可能,还不等地下室的防御被撕裂,天台就先崩了。

    要知道,天台上,有二品的阳向教邪徒。

    苏越一阵绝望。

    双拳难敌四手,他已经被打碎了三面龟甲小盾,面前的衣服早已经成了洞洞装,再过一会,连龟甲盾都无法施展。

    可惜,这次没舍得穿犁皮战甲,否则不会这么狼狈。

    这特么怎么办!

    苏越愁容满面,这才几分钟,自己的气血就已经有些不够用,他连忙吞下一颗气血丹。

    也不能怪自己,六月的天,脑残才会穿连体秋裤。

    ……

    酬勤值+2

    酬勤值+1

    ……

    酬勤值涨的越快,苏越就越心慌。

    冲进来的三个武者,已经被廖吉他们一群人包围。

    “卧槽,这群人根本就杀不死啊。”

    廖吉怪叫一声。

    刀砍不破皮甲,武者气血高,又打不晕,只要有机会,这三个畜生又冲破围困,疯了一样朝着楼上跑。

    他们的目得很明确,以自杀的形式,去杀人武者家属。

    廖吉和周云粲,已经被这三个人彻底牵制。

    情况一片糟糕。

    关键还有几个同学,已经吓的瘫软,根本不敢出手。

    这也不怪他们,并不是每个人都天生胆大。

    弓菱的勇敢,出乎意外。

    这女孩丝毫没有惧色,她咬牙切齿,每一脚都往邪徒裆部踢,苏越看了一眼,自己都菊花一紧。

    “廖平,你是个猪吗?

    “拿着盾牌,去分担班长的压力,该死,你这种人,活着有什么用!”

    廖吉黑着脸怒吼道。

    简直丢人现眼。

    连弓菱个女孩都在战斗,你个大老爷们,躲在角落里发抖。

    关键你30卡气血,都已经黄金骨象了啊。

    连个女人都不如。

    闻言,廖平颤抖着抬起头,他看着苏越,又看了眼一人高的盾牌。

    他不断深呼吸,不断深呼吸。

    他似乎在酝酿着一个天大的决心。

    “曹尼玛!”

    终于,苏越一个不小心,被对方的阴刀,划开一道伤口。

    苏越一声怒骂。

    他更加后悔没穿战甲,如果乱刀砍过来,自己也扛不了多久。

    “苏越,你先让开!

    “来几个人,在后面推着我,别让邪徒撞开我!”

    苏越的伤口,似乎刺激了廖平。

    他猛地站起身来。

    与此同时,廖平从包里掏出一个头套,也套在了自己脑袋上。

    众人惊呆了。

    邪徒同款?

    不对,应该是更高一个等级。

    廖平的头套,护目镜是连体的。

    “我穿着犁皮战甲,这道门我来守护,苏越你离开!”

    廖平红着眼,直接扛起盾牌。

    苏越一愣。

    这么热的天,还真有狠人。

    当然,苏越也没客气,他脚掌一动,离开的瞬间,廖平无缝穿插,直接代替了自己之前的位置。

    廖平面前立着盾牌,顿时间噼里啪啦的撞击声,便砸在盾牌上。

    对于廖平的防御,苏越还算有信心。

    “来几个人,从背后推着我,千万别让我后退。同时也抓着我,别让邪徒把我抓进去,你们把我当门就可以。

    “苏越,弟弟,你们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去天台帮忙吧,上面更加危险。

    “地下室,我一个人守护!”

    面对汹涌而来的邪徒,廖平早已经被吓到泪崩。

    他只能闭着眼,扯着嗓子乱喊。

    这才几秒时间,盾牌已经龟裂出裂缝。

    几分钟后,盾牌就会碎裂,自己的肉身,将直面邪徒的轰击。

    这一次,真的生死有命了。

    廖平身后,几个没有战力的学生冲上去,死死抓着他的胳膊腿。

    “该死,这群人的骨骼,经过特殊淬炼,捏不断!”

    腾开手后,苏越企图扭断对方的脖子,可惜,这群人似乎修炼过软骨功。

    他想要捏碎脖颈,可邪徒一口气血憋在嗓子里,一下子也捏不断。

    罡气刀,根本破不开皮甲的防御。

    这就是一群毫无命门的橡皮人,他们都是被专门训练过的一品武者。

    关键,对方并不是被己方俘虏,只是压制而已,他们随时可能挣脱出包围,进行反杀。

    自己这群人,还是太弱。

    思前想后,也只有用素质刀砍脖颈,或许能震断对方喉管。

    可是,以苏越的气血储量,砍两刀就力竭了。

    力竭之后,苏越自己也就废了。

    “把这三个人,扔回去,别浪费时间了。

    “我们帮侦捕局,去守护天台!”

    苏越心里不安。

    他总觉得,天台的两道门,才容易被轰破。

    反正廖平防御着地下室大门,将这三个塞回去,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好!”

    廖吉点点头。

    杀不死,也压制不住,与其浪费精力,还不如塞回去,继续让廖平挡着。

    “廖平,你让开一下。”

    苏越吼道。

    闻言,廖平身躯一侧。

    顿时间,两个邪徒就要冲进来,可惜,他们脚掌还没踏出门槛,就遭遇了人形暗器,两个人被砸了回去,东倒西歪。

    趁着邪徒混乱的空隙,又是两个人被扔回去。

    不得不说,这群邪徒脑子似乎有些僵化,或者说是……智商不高。

    苏越想了想也正常,按照戴岳归的说法,孤儿被阳向教抓走,从小培养成亡命徒,他们只会教育其听话和牺牲,绝对不会开发智力。

    这群杂鱼智商低,也就情有可原。

    “大家叠成长龙,防止里面的人推廖平,我们一定要守住地下室!”

    一个学生说到。

    果然,还是正常人智力高。

    为了防止里面的人强推廖吉,潜能班的同学,一个叠着一个,组成长龙形状,最后一个人的身躯,已经挨到了最近的墙壁。

    这样一来,对方哪怕人多,也不可能将廖平强行推出来。

    然而,里面的弱智杂鱼,还在用不熟练的罡气拳轰击廖平,还有些杂鱼用刀砍。

    他们暂时还没想到合力强推。

    至于盾牌。

    早已经碎了。

    廖平留着眼泪,双掌死死扣住门框,指甲断裂,浑然不觉。

    这一刻,他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什么都想不到。

    几块龟甲盾刚刚出现,就已经被震碎,战法根本没太大作用。

    “廖平,你千万要坚持住,如果你死了,我是下一个。

    “在你身后,还有十几个同学。”

    听到身后同学的声音,廖平咬着牙,胸中突然燃起熊熊火焰。

    我廖平不是废物。

    我可以保护别人,我可以给大家争取时间。

    坚持。

    一定要坚持下去,我能坚持下去。

    我廖平,不是个废物。

    苏越和廖吉他们已经离开,头套下,廖平整张脸都已经痛到变形。

    没错。

    犁皮战甲,可以防止砍伤。

    但罡气的冲击,他依然要靠肉身去硬抗。

    廖平也是肉体凡胎。

    他之所以支撑着,全凭心中一口执念。

    地下室里,一条学生组成的长龙,挡住了一个入口。

    ……

    大厅!

    在学生们的搬运下,昏迷平民,已经井然有序的被集中在一起,这里相对要安全一些。

    苏越他们猜测的没错,通往天台的两道门,才真的是危险。

    卢辛荣奔跑于两道门,哪边防御减弱,他就去帮哪边,甚至时不时一个邪徒冲进来,卢辛荣还要去将其斩杀。

    他虽然可以勉强杀死,但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根本得不偿失。

    每进来一个邪徒,里面的平民就更危险一分。

    卢辛荣,也是武者家属生命的最后一道防御。

    “地下室失守了?”

    见到苏越他们上来,卢辛荣差点晕厥过去。

    “没有,暂时能守一段时间,我们可以来天台帮忙!”

    苏越一边说,一边观察情况。

    东门,已经死了一个二品队长,他浑身被打的支离破碎,死状凄惨。

    盾牌早碎了,其余人也在用血肉之躯抵挡,全军覆没,只是时间问题。

    没办法,天台上的邪徒,有二品。

    西门情况好一些,但也死了两个侦捕局队员,奔溃是迟早的事情。

    局长,两道门可以支撑多久?

    苏越问道。

    “东门,应该15分钟左右。”

    “西门,20分钟吧。”

    卢辛荣吐出一口血痰,又苦笑了一声。

    其实他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要抵抗,之所以还在战斗,完全已经是本能。

    “提督需要多久能轰破命绳网!”

    苏越又问道。

    “最快,也要两个小时,提督也已经尽力了。”

    卢辛荣打开一个铁箱子。

    里面是一排黑色药剂,卢辛荣直接注射到了胳膊的血管里。

    刹那间,他整条胳膊通红,皮肤下似乎燃烧着火焰。

    “呃……啊……”

    卢辛荣忍不住嘶吼着,它身体蜷缩,表情扭曲,宛如在承受凌迟酷刑。

    “局长,这是强辐针吗?”

    苏越铁青着脸,心脏狂跳。

    强辐针。

    可以急速恢复体内气血,但要承受史无前例的痛苦,其强度相当于被烈火烧伤,痛苦堪比钢刀刮骨,哪怕是钢铁军人都难以承受。

    旁边已经散落着几个空药筒。

    原来卢辛荣已经注射了好几支,这段时间,他几乎是靠着强辐针支撑。

    这得多痛。

    苏越在书里看过,哪怕是湿境的军人,十针下去,也会生不如死。

    卢辛荣最少都已经注射了五针。

    这简直就是铁打的男人。

    “我是侦捕局的局长,我必须要死在所有平民前面,这是我的使命。”

    卢辛荣整张脸已经痛苦到变形,他的下嘴唇,竟然被自己咬下来半个。

    这得多痛。

    强辐针很痛,但效果逆天。

    几秒种后,卢辛荣崩裂的伤口,再一次凝固,他的气血也恢复了不少。

    话落,转身。

    卢辛荣提着刀,又一次奔向左门。

    从他的背景里,苏越看到了两个字:无畏。

    口干舌燥,心里发酸。

    苏越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滋味。

    在对战开始之前,卢辛荣就已经重伤,他能支撑这么久,完全是靠着一股信念。

    这,是武魂吗?

    廖吉、周云粲,以及蚝油,都已经投入到了战斗。

    苏越也不敢耽误,他直接冲到东门。

    “我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他身躯一个闪烁,直接跑到了门外面。

    “小伙,危险,快回来……这,好厉害的身法!”

    侦捕局队长怒吼。

    这简直是捣乱啊,你个学生,出去就被分尸了。

    然而,他话音还没落下,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苏越脚步轻盈,灵巧精妙,快的惊人,那么多邪徒围杀,他竟然可以从容躲开。

    “这是,小凌波步。现在的高中生,已经这么逆天了吗?”

    队长一刀振飞一个邪徒,瞠目结舌。

    苏越的身法,真的可怕。

    “该死的邪徒,连个破绽都没有!”

    对象收敛心神,又是一声怒骂,他继续抵抗着冲击。

    ……

    “戴教官暂时没什么危险,但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在天台的角落,戴岳归和四品邪徒在疯狂厮杀。

    可惜,由于命绳的缘故,戴岳归他们无法离开鸟笼,能牵制四品武者,已经是戴岳归的极限。

    剩余的邪徒,分成了两拨!

    一波冲击着东门,一波冲击着西门。

    由于门很狭窄,邪徒们如一群黑老鼠,十分拥挤。

    这群人智力确实很一般,甚至还造成了不少误伤。

    当然,由于自己的到来,也有20几个邪徒来围杀,但也并没有给两个门减轻压力。

    这群人发现打不到苏越之后,便又去冲击大门。

    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去大厅,去杀人。

    而在鸟笼外面,则更是一副毁天灭地的场景。

    李星佩脚踏虚空,已经掀起了一道剑幕飓风,数不清的剑芒,假如绞肉机的利刃一样,不断轰击在命绳之上,苏越身在鸟笼内,甚至有一种随时可能被剑幕搅碎的错觉。

    他觉得自己像个蝼蚁。

    “宗师,果然好可怕!”

    苏越心里一声感慨。

    他目前最强的轰击,就是素质刀,可和李星佩的剑芒比起来,素质刀简直就是塑料刀。

    可惜。

    任由剑幕轰击,鸟笼依旧无恙。

    命绳之坚韧,简直令人发指。

    苏越观察了一下。

    每次在面对剑芒的时候,命绳都会好几根凝聚在一起,这样剑芒便无可奈何。

    和十根筷子折不断的道理一样,几十根命绳凝结在一起,便可抵御剑芒。

    而在天幕中央,粉椒披头散发,犹如鬼魅,她一人,操控着整个鸟笼。

    看着这个老熟人,苏越咬牙切齿。

    一年前,就是这群人残杀自己,九毛秃头死了,白眉死了,那批人,也就只剩下了粉椒。

    如果不是粉椒太丑陋,这家伙悬浮在空中,竟然像个天使。

    ……

    “李星佩,你继续斩,你的手下,要挡不住了,你加油啊!

    “李星佩,你怎么这么软弱无力,是被小白脸折腾的腿软了吗?

    “李星佩,你人族男人不行,要不让我四臂族伺候你吧,他们肯定能让你爽舒……哈哈……”

    粉椒操控着命绳,还在不住用言语羞辱李星佩。

    ……

    “我距离这个畜生,差不多有27米左右。

    “枯步的极限,是20米。

    “二响,我根本没有把握。李星佩从外面牵制粉椒,她所有的防御缺陷,其实是暴露在了内部。”

    苏越抬头,分析些战局。

    李星佩是宗师,粉椒看上去轻松,但她其实也很痛苦。

    苏越甚至看到粉椒在悄悄吐血,但她用舌头舔回去了,宗师的剑芒,不是开玩笑。

    如果李星佩能牵制所有命绳,自己或许可以用素质刀,破开粉椒的命门。

    她的命门在左脚,后脚跟上面有一根筋,那就是了。

    当初苏越昏迷,这是粉椒和白眉交谈的内容,一定不会有假。

    现在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

    指望李星佩十几分钟突破鸟笼,这根本不现实。

    可天台的两个门,最多抵挡20分钟。

    地下室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半小时是极限。

    这根本就是绝境。

    苏越看到粉椒情况之后,已经想要……擒王。

    只要弄死粉椒,才会有胜利的曙光。

    哪怕自己杀不了粉椒,也可以削弱,让李星佩攻击的更加快一些。

    素质刀,应该可以破防。

    可现在最大的难题,是27米高空,已经超越了自己极限。

    “枯步二响,我只成功过一次,那次也是运气!”

    苏越躲开一道轰击,眉头紧皱。

    在余梁市的时候,苏越也没落下对枯步的修炼。

    可一直维持在一响。

    直到有一天,他半夜修炼枯步,可竟然又两个人在借着路灯打网球。

    可能是球发歪了,网球斜着朝天空飞来。

    苏越一响结束,身躯都准备落地。

    鬼使神差,他一脚踩在了球体上

    也是巧合。

    网球力道极大,目前还在上升,还残留着一股向上的劲。

    借着这股劲,自己竟然成功踏出了梦寐以求的二响。

    当然,求也碎了。

    但之后,苏越各种尝试,他用树叶,用匕首,也各种东西,都无法踏出第二响。

    他甚至找来老赵他们来打网球,可全部失败。

    没办法,一般人根本打不了那么准。

    要正好在下落的瞬间,打在自己脚下,谁能有这水平?

    尝试了很多次,全部失败,老赵都快哭了,就是打不准,一品武者都没用。

    之后,苏越便彻底放弃。

    等自己封品之后,一定可以踏出二响,所以他就暂时放下。

    此时此刻,苏越急需要二响才能踏空,可却无能为力。

    书到用时方恨少。

    苏越突然理解了古人的智慧,这简直是要命。

    “妈的,劳资不甘心啊!”

    天空中央,粉椒还在用难听话羞辱着李星佩,她笑的及其嚣张。

    苏越气的肝疼,可偏偏无可奈何。

    明明有机会擒王,却只差最后一点点机会。

    “要不,试一试!”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闪过两刀之后,抽空在地上捡起两块碎石。

    如果不成功,那也是命运。

    “苍天在上,保佑我一次吧!”

    苏越深吸一口气中,脚底已经在燃烧着气血。

    咻!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一道刺耳的蜂鸣,划破长空。

    苏越抬头。

    一支箭!

    对,一支穿云箭,千军……不对,一支箭矢,赫然是笔直的朝着粉椒穿透而去。

    虽然有点星光,但天色还是比较黑。

    空中甚至还刮着不小的狂风。

    但这箭矢,竟然是毫厘不差,直接贯穿到了粉椒脚下。

    目标,粉椒的左脚脚心。

    可惜。

    箭矢终究是箭矢。

    根本就用不着命绳,仅仅是粉椒的护体罡气,就直接将其震碎。

    箭矢,无法破防!

    “哈哈,一群蝼蚁,也妄图挑战真神!”

    粉椒一声讥笑。

    这支箭准头不错,但杀伤力就是个笑话。

    外面,李星佩意外的看了眼鸟笼内。

    里面的人,还在反抗,这就证明武者家属暂时没事。

    ……

    “弓菱?”

    苏越一脸诧异的看着西门。

    射箭的人,是弓菱。

    “在一层,有个卖弓箭的体验店,局长说异族首领现在防御弱,让我试着用箭射命门,可惜……我破不了防御,我太没用了!”

    在廖吉和一个侦捕局队长的保护下,弓菱射出了一箭。

    可惜,根本没用。

    “弓菱,这里危险,我们先回去!”

    别人没有苏越的身法,在天台逗留就是找死。

    “弓菱,你等等……”

    苏越瞳孔猛地一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