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6章 一路疾驰
    高速公路。

    一辆军部特种汽车,一路以最快的速度,疯狂驰骋。

    沿途收费站已经将减速带都全部撤出,只要是这辆车要途径的地方,公路已经全部戒严,以保证一路畅通。

    直至层岩市,路上没有一辆车。

    “还需要20分钟,快,快!”

    潘一正驾驶着车辆,目光如炬。

    他还穿着带血的衣服,副驾驶扔着自己的佩刀,刀刃上一层厚厚的血浆,使得车厢内血腥味刺鼻。

    20分钟前,潘一正还在战场杀的正酣。

    眼看着自己就要斩杀一个掌目族宗师,可突然,他被军部大将牧京梁紧急召回。

    虽然有些遗憾,但军令如山,潘一正不敢耽误,毕竟,这是来自大将的最高召回令。

    当潘一正回归湿鬼塔营地的时候,才知道层岩市出了大事。

    数千武者家属被阳向教俘虏,对方甚至在武道官网直播。

    这还能了得?

    北区战场前线吃紧,这时候别说武者内乱,就是消极对战,那绝对也要出大问题。

    千人家属汇聚在一起,那绝对不是开玩笑。

    如果这千人被斩杀,背后还会牵扯出一大推问题。

    哪怕那些家属并没有被杀的武者,心态也会出问题。

    这次是层岩市,下次是什么地方?

    就连宗师都有家属,谁的父母老婆不是命根子,谁的儿女不是比天大。

    这次事情解决不好,绝对要出大问题,甚至会牵扯到其他战区。

    而且牧京梁大将说的很明白,被邪徒抓走的人质里面,有两个宗师的家属,并且是至亲。

    潘一正临危受命。

    他驾驶最快的车,以最快的速度,疯狂往层岩市行驶。

    奇迹军团几个少将,潘一正是速度系,他不仅仅本身速度快,就连驾驶技术都是全军第一,也只有他能胜任这项任务。

    汽车全速前进,犹如一头全力蹦跑的怪兽,风驰电掣。

    全速情况下,理论上是50分钟里程。

    但潘一正卸去了后座以及一些杂物,后视镜也被他扔了,这样汽车可以降低风阻,更加轻便。

    他可以40分钟内赶往层岩市。

    到了层岩市之后,自己便放弃汽车,直接掠至战场。

    车上,投影里显示着购物中心的具体情况。

    这些画面很清晰,可能是为了影响武者,阳向教连摄像头都花了大钱。

    潘一正能看到一层和二层的情况。

    有人质的地方,都是来自阳向教的直播。

    而在天台,是层岩市官府的资料,天台也要更加清楚。

    潘一正能看到侦捕局在东门和西门的反抗。

    他甚至看到了天台上来回乱窜的苏越,也看到了弓菱那一箭。

    “苏越这小子,进步不小,小凌波步很娴熟。”

    从摄像头的角度看下去,苏越简直就是个泥鳅,几十个邪徒,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但根本没什么用。

    阳向教邪徒武装精密,他毕竟还只是个未封品的高中生,哪怕有素质刀,也只能挥出一刀,根本没用。

    而弓菱那一箭,其实要更加震撼潘一正。

    他能看得出来,天台风不小,而且又是黑夜,再加上李星佩和粉椒在战斗,光线甚至有些扭曲。

    可在这种苛刻的条件下,小姑娘还能精准的射向粉椒脚心,这已经是绝顶的远程天赋。

    风向,风力,光线,明暗。

    任何因素,都会影响那一箭的发挥,可想那一箭稳的可怕。

    可惜。

    箭是普通的箭,弓是普通的弓。

    想要破开五品异族的防御,几乎是痴人说梦。

    轰轰轰!

    引擎嘶吼,汽车的尾喉已经冒出了火焰,乍一看似乎要燃烧起来。

    “诸位,一定要再坚持20分钟,等着我……”

    握着方向盘的手,满是汗水。

    潘一正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紧张过,此时此刻,他恨不得长翅膀飞回去,比第一次下湿境还要紧张十倍。

    ……

    北区战场。

    湿境空气潮湿,四季阴雨绵绵,地面泥泞,泥浆常年都能淹没半截小腿。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半点干燥的地方。

    当然,这样潮湿的气候,造成了植被异常茂密,且品种繁多,数不胜数,这里也有太阳,但天空灰蒙蒙,是地球从来不可能出现的奇异场景。

    一座平原沼泽,这里就是北区战场交战的中心。

    地球堡垒就建立在平原后,原本暗灰色的沼泽,已经被鲜血染成猩红色,血腥味铺天盖地,哪怕经历了无数场暴雨,但依旧难以冲刷干净。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天空深处,雷霆震撼,雨幕无数次被剑气割裂,就连虚空都时不时被震碎,十几个宗师在疯狂对轰,音浪毁天灭地。

    而在地面,数不清的人族小队,也彼此配合着,正在顽强冲杀。

    面对异族联军,人族武者其实根本不占优势。

    四臂族有四条胳膊,且条条都比人族长,他们可以拿起四件兵器,彻底压制人族。

    钢骨族则浑身铁皮钢骨,哪怕利刃穿心,都很难将其杀死。

    阳向族有命绳护体,防御力也十分惊人。

    而新加入的掌目族,直接向人族军队投来标枪,几乎百分百命中,军方最近损失严重的原因,也在于此。

    当然,人族最大的优势,就是善于学习,善于总结,以及懂得彼此配合。

    经过几个月的交手,军方已经从最初开始的被动,逐渐开始反击。

    人族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对战法的掌握惊人。

    而在湿境内,各个种族还是以自己的种族天赋来对战。

    当然,也有一些宗师级的异族,总结出了战法,但终究是比不上人族。

    “无纹族武者,你们滚回地球,看看你们的家属,哈哈!”

    “我阳向教势如破竹,已经屠杀了你们大量的亲人!”

    战争到了白热化地步,阳向族的异族突然开始传递谣言。

    “仁青省的武者,你们就不担忧你们的家属吗?”

    “层岩市的武者,你们的家属,现在已经是尸体,哈哈!”

    “你们快滚回地球,看看你们的视频。”

    “我阳向族,正在直播杀你们的家属!”

    阳向族的异族不断在叫嚣。

    起初,人族武者根本不为所动,这种扰乱军心的行为,简直低劣。

    但随着阳向族叫嚣的越来越详细,一些来自仁青省的武者,率先开始坐不住。

    一次冲锋之后,武者要交替进行休息。

    仁青省的武者急匆匆离开堡垒,哪怕抓紧几分钟时间,他们也要回地球看看。

    万一!

    万一阳向族说的是真的,那……不堪设想。

    关键阳向族在地球,真的有阳向教,且破坏力可怕。

    ……

    “叽里叽里呱啦呱啦!”

    其他种族焦急的乱吼。

    他们既听不懂地球武者在骂什么,也不知道阳向族的人在说什么,他们只能焦急的乱吼。

    最终,还是阳向族亲自翻译,异族们才开始嘲讽。

    当然,他们嘲讽的语言,依旧是叽里呱啦,简直比驴叫还要难听一百倍。

    ……

    对于战场谣言,军部期初是镇压。

    随着一次冲锋结束,仁青省的武者回堡垒休息,这件事情,根本就压不住了。

    他们有权利回去看看。

    “地球武者你们注意,阳向教已经布局了很多城市的杀戮计划,你就现在投降,还能保住你们亲人的性命,如果继续反抗,我们会杀光地球人,哈哈!”

    “你们建立的堡垒,今天一定会被攻破,你们一个都活不了!”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阳向族一边杀,一边疯狂吼叫。

    “闭上你们的臭嘴!”

    人族武者浴血奋战,虽然伤亡惨重,但根本就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

    当然,也有武者心中犯了嘀咕。

    万一自己家人真的全部被杀,那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保家卫国。

    如果家人全死了,那这个世界,还有自己的家吗?

    ……

    湿鬼塔。

    这座塔位于神州军部中央,是军事要塞,全部都是武者在镇守,里三层外三层,防守森严。

    第一批来自仁青省的武者,开始休息。

    他们第一时间回到湿鬼塔,打开网络电视。

    果然。

    武道官网上,有个最醒目的视频。

    层岩市,杀戮直播。

    王南国这一次跟随大部队下来湿境,当他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呆如木鸡。

    他来之前就知道,自己父母经常在层岩市购物中心活动,那里有老年活动场。

    自己曾经任职于层岩市,虽然搬家到了宏园市,但二老毕竟在层岩市居住了很久,早已经有了感情,所以直接定居在了层岩市。

    这个购物中心,王南国有所耳闻。

    谁能想到,竟然会是阳向教的阴谋。

    画面里,几个学生在搬运着昏迷的群众,终于,王南国在人群中,锁定了自己的老父老母。

    还好,王路峰明天高考,自己的老婆孩子不在场。

    该死!

    果然被俘虏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二老暂时还没死,只是被侦捕局烟雾弄晕。

    负责抵抗的副局长,是卢辛荣。

    这是王南国一手提拔起来老部下,这个人骁勇善战,不怕牺牲,但指望他一个人,毕竟孤掌难鸣啊。

    卢辛荣已经在注射强辐针,他浑身重伤,明显坚持不了多久。

    而在天台。

    教育局的戴岳归在对抗敌方四品,起码是拖住了最高战力。

    而最引人关注的,竟然是苏越。

    没错。

    他虽然满脸血污,甚至还涂着一些白色的东西,但王南国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就是苏越。

    这小子身法奇快,游走在邪徒中间,游刃有余。

    是小凌波步。

    王南国伤心之余,也真的是震撼。

    连小凌波步都这么纯熟,也只有苏越能坐到了。

    但可惜,苏越毕竟没有封品,他根本杀不死那些邪徒,靠吸引,也解不了门外的危机。

    “大家都冷静一点,两道门还没有被冲破,李星佩已经在拼命冲杀,而且侦捕局也在里面防守,你们着急什么?

    “如果你们家属死了,老夫给你们陪葬行吗?”

    仁青省总督江复严已经疯了。

    隶属于仁青省的武者,全部骚乱,纷纷叫嚣着要回去救人。

    他这个做总督的,真恨不得替家属们去死。

    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自己哪怕是宗师,也无能为力啊。

    该死的阳向教,简直狡猾。

    北区元帅已经特赦仁青省一系,他们暂时无需上战场,可以在湿鬼塔关注家属安危。

    事情已经无法再压制,继续让武者们上战场,只会起反作用。

    一群无心恋战的人,不可能骁勇善战。

    而在军部,同样有仁青省户籍的军人,他们腥红着眼,但还是坚持在厮杀。

    冲锋结束,一个大校归来。

    他跑着前往湿鬼塔。

    隶属于仁青省的将士,全部允许暂时离开湿境,回归地球。

    通过视频,见自己家属最后一面,这也是军部唯一能做的事情。

    “诸位将士,阳向教邪徒发疯,这是军部预料不到的事情!

    “由于掌目族插手,湿境战场吃紧,阳向教找准了仁青省防御薄弱的空隙,我们不用埋怨谁,这个时代就是这样!

    “万一,在座有谁的家属成了人质,万一出什么意外,我们也只能多杀几个阳向族来报仇,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奇迹军团少将潘一正,已经前往层岩市,如果侦捕局能在内部,再防守20级分钟,这场危机可以解除!”

    大将牧京梁亲自来安抚众将士。

    但不论是官府武者,还是军部武者,都气氛压抑。

    能来得及吗?

    视频里,侦捕局已经不剩几根独苗。

    而在天台,接近200个异族,随时可能冲下去,虽然那只是一群一品的垃圾,但屠杀普通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李星佩尽力了,她甚至已经疯了。

    可七万根命绳太坚固,靠她一个宗师,短时间根本就轰不破。

    “江总督,实在抱歉,军部情报,没能查到这次阳向族的行动,我们很抱歉。”

    牧京梁专门找江复严道歉。

    这次仁青省防御薄弱,其根源就是军部临时抽调了仁青省所有宗师,这才让阳向教钻了空子。

    “牧将军言重,北区战场吃紧,奇迹军团损失惨重,你们也没精力去管地球的事情,我们可以理解,没事!”

    江复严苦着脸。

    对方是大将,理论上官职比自己大一级,而且实力也比自己强。

    堂堂一个大将给自己致歉,也真的不容易。

    “将士们,如果这次诸位的家属出事,我牧京梁一定亲自去一趟阳向族皇城,我哪怕是死,也要屠空他半个城池!”

    牧京梁朝着众武者抱拳。

    “将军言重了。”

    仁青省武者纷纷摇头。

    这简直是开玩笑。

    因为一群平民,牺牲一个军部大将,简直是笑话,神州内阁都不会同意。

    大厅的气氛很沉重,所有武者都死死盯着会议室里的大屏幕。

    他们用意念祈祷着,祈祷两道门不要被破开,祈祷潘一正快点抵达,祈祷李星佩能快点破网。

    江复严和牧京梁也盯着屏幕。

    “江总督,那个少年的步伐很精妙,似乎是小凌波步,他应该还没有封品吧!”

    天台上的画面,引起了牧京梁的关注。

    这也难怪。

    侦捕局武者太少,已经被压的抬不起头,随时都可能崩溃。

    而在天台,有个少年奔奔跳跳,不断游走在邪徒中央,片叶不沾身,潇洒的很,苏越很难不被人注意。

    “确实没封品!”

    江复严皱着眉。

    他不认识这个少年。

    “这个少年叫苏越,高三学生,本来明天要高考。”

    “他虽然还没有封品,但已经洗骨成功,目前黄金骨象,而且在半年前,气血36卡,正在冲击铂金骨象。

    “半年前,他用一响枯步,以及素质刀法,战败了搏击台最强的一品搏击者。

    “如今半年过去,属下也不知道苏越的具体情况!”

    这时候,王南国站起身来,简单介绍了一下苏越。

    闻言,所有武者都有些意外。

    高三学生。

    黄金骨象,半年前就36卡。

    关于气血,虽然很难,但也并不是做不到。

    但无论是素质刀,还是枯步,亦或者小凌波步,这就令人震撼了。

    小小年纪,这天赋是要逆天吗!

    “如果这孩子也死在浩劫中,乃神州之损失!”

    牧京梁言语惋惜。

    “唉,该死的阳向教邪徒,罪该万死!”

    江复严心里在滴血,他比牧京梁惋惜十倍,这可是他仁青省的好苗子啊。

    “对了,他是青王苏青封的儿子!”

    王南国又补充了一句。

    话落,整个会议室温度骤降。

    江复严瞳孔一缩。

    就连牧京梁都猛地抬头。

    “那个疯子的儿子!”

    牧京梁喃喃自语。

    “苏青封在第四战场,他和丹药公司有协议,不可以使用任何资源,他已经彻底断开与社会联系,他儿子怎么可能修炼的那么快。”

    牧京梁又呢喃道。

    苏青封的独子如果死在这里,那个疯子还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

    “青王确实没有帮苏越,所有的路,都是他自己在走。

    “我见过苏越修炼,比起青王,他要更加疯狂。”

    王南国道。

    “虎父无犬子,这也正常。”

    江复严点点头。

    “那个女孩的箭法,也很不错,可惜,普通的弓箭,根本不可能破开五品异族的防御,无能为力!”

    弓菱那惊鸿的一箭,也引起了大佬们的关注,但也没有用。

    关于苏越和弓菱的讨论,就此结束,前后也就这么几句话,会议室重回死寂。

    毕竟,苏越只是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大家最关注的重点,还出商场大厅里的家人。

    ……

    层岩购物中心。

    “弓菱,如果我跳到20米的地方,你可以精准的将箭,射到我脚底吗?”

    苏越一脚踢飞一个邪徒,随后郑重其事的问道。

    “我……可以……”

    平日里,弓菱有些自卑。

    但只要提起弓箭,她眼睛里便弥漫出了前所未有的自信,两颗眼眸如宝石一样,在泛光。

    “弓菱,你仔细听好。

    “一会,我会用枯步,跳跃到20米的高空,你要在我坠落的瞬间,便将箭矢送到我脚下。

    “关于速度,你自己预判,但千万不要有任何失误,我们的时间不多,我们的机会也不多!

    “或许,所有人的命运,都押在你和我身上了。”

    苏越深吸一口气,郑重的叮嘱道。

    廖吉和侦捕局队长面面相觑,他们根本不知道苏越要干什么。

    “我可以,班长,请你相信我!”

    弓菱目光闪烁,也郑重的点点头。

    在她脚下,箭壶里有五六根箭矢。

    “廖吉,把你的合金刀给我!”

    苏越伸手,廖吉也没时间思考,他下意识将价格昂贵的匕首,递给苏越。

    轰隆!

    轰隆!

    轰隆!

    外界,李星佩还在不惜一切代价的轰击,苏越他们可以清晰的看见,李星佩已经在吐血。

    她一定是急火攻心,再加上透支气血,造成了内伤。

    一时半会,暂时指望不上李星佩。

    “对了,你把箭头摘了,别射穿我的脚。”

    苏越交代了一句!

    之后,也没有废话,深吸一口气,苏越脚掌狠狠一踏地面,整个人已经笔直的朝着天空跳跃而起。

    犹如出水的蛟龙,一往无前。

    他的手里,握着一颗小石子。

    这是他第一响的载体。

    “我脸上全是血,还有一些蛋糕,粉椒应该不可能认出我来!”

    虽然是一年前的事情,但其实苏越还是害怕被粉椒认出来,如果她再乱叫一通,自己复活的秘密就暴露了,这样总归是不好。

    但经过故意伪装,再加上粉椒全神贯注对付李星佩,她不可能认出来。

    与此同时,弓菱张弓搭箭,微微闭上了一只眼。

    这一次,她箭尖的目标,不再是粉椒,而是锁定着苏越,不断的校正。

    廖吉看着弓菱的侧脸,一时间有些痴呆。

    他竟然从来没发现,弓菱这个笨丫头,竟然这么好看。

    ……

    车上,潘一正一愣。

    “这家伙,是要用素质刀法砍粉椒?

    “办法是不错,可枯步一响,根本就触碰不到粉椒,对方太高了,而且你还未封品,能破了粉椒的防御吗?”

    潘一正心脏狂跳。

    ……

    北区湿鬼塔。

    画面里,苏越踩出了枯步一响,他手持合金匕首,身躯再一次朝着粉椒掠去。

    江复严等人全神贯注,哪怕是宗师强者,这一刻都屏气凝神,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画面。

    自从知道苏越会素质刀法之后,他们很容易就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靠枯步接近粉椒,然后以素质刀,从里面攻击粉椒。

    粉椒虽强,但被李星佩牵制,他根本无瑕顾忌鸟笼内部,哪怕是个蝼蚁,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咬她。

    然而。

    牧京梁却暗中摇摇头。

    想法虽然大胆,但却不可能成功。

    先不提未封品武者能不能破防,高手一眼就能判断距离。

    枯步一响的极限是20米。

    而粉椒距离天台,最少都有27米,根本斩不到啊。

    期初,武者们都振奋。

    但稍微分析一下,他们就知道,这是苏越一厢情愿而已。

    几秒后,大家又唉声叹息。

    还是期待潘一正吧。

    ……

    鸟笼外!

    李星佩同样看到了高高跃起的苏越,她知道苏越的实力,也猜到了苏越的计划。

    但她更加明白粉椒距离天台的距离,所以她也没抱什么希望。

    虽然苏越的反抗没什么用,但李星佩内心还是燃起了熊熊斗志。

    就连高中生都在绝地反击,自己需要更加拼命。

    ……

    果然!

    一响之后,苏越的身躯已经开始坠落。

    正如大家所料,根本没什么用。

    咻!

    然而,也就在这时候,一道刺耳的呼啸声,划破长空。

    一支来自地面的箭矢,精准无误的射击到了苏越脚底,不差一丝一毫,弓菱知道苏越是要借力,她甚至精准到了苏越的前脚掌。

    “苏越,班长,你一定要成功,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

    弓菱咬破了下嘴唇,她实在太紧张。

    啪!

    下一个眨眼,伴随着一道响彻天际的脆响,湿鬼塔办公室所有人全部上前一步,江复严甚至一掌拍碎了桌子。

    枯步。

    双响,三段跳。

    苏越即将坠落的身躯,赫然是又一次冲天而起。

    这一次,他左手举起了掌心的匕首。

    会议室寂静的可怕,人们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

    高速路上。

    潘一正头脑轰鸣,汽车差点撞击在隔离带上。

    双响。

    苏越这小混蛋,竟然可以踏出枯步双响。

    他是要逆天嘛!

    随后,潘一正一边开车,一边紧张的关注着屏幕。

    苏越的素质刀法,能破防吗?

    ……

    “果然成功了,劳资就是天才。”

    “粉椒,你要支撑着庞大的鸟笼,代价就是你和石像一样,根本就不能动。

    “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个活靶子。

    “最关键,我知道你真正的命门所在。”

    苏越咬牙切齿。

    他大臂一挥,随着浑身气血潮水一样汇聚在匕首表面,素质刀法的恐怖刀气,已经令空气都有些扭曲。

    刺目的匹练,犹如死神的眼眸,冷冷注视着粉椒。

    “哪里来的蝼蚁,也敢挑衅我!”

    粉椒怒骂一声。

    但她也只能怒骂,要维持着鸟笼,还要牵制李星佩,她根本一动也不能动。

    “苏越,你斩她的脚心,那是她的命门所在。”

    鸟笼外,李星佩震撼之余,连忙提醒道。

    然而。

    苏越心里只是冷笑。

    斩脚心,那就耽误大事了。

    目标直指后脚跟,苏越的刀芒悍然降临,毫不犹豫!

    ……

    抱歉更新晚了,还有一章会很晚,大家早点休息,别等了,明天看吧。

    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