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农民〕〔圣手玄医〕〔我写网络小说的那〕〔重生九零小军嫂〕〔狂婿〕〔逆袭再现〕〔缺氧〕〔你离我近一点好吗〕〔总裁的绝命爱人〕〔妖女宋姬传〕〔渣年记事〕〔七零甜妻太撩人〕〔报告总裁爹地,妈〕〔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长恨缘歌〕〔愿无来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龙之星系〕〔奥林匹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7章 强辐针(万更求订阅)
    唰!

    刀芒掠过,如皓月断空。

    “呃……嘶……”

    粉椒倒吸一口凉气,命门被破,她浑身气血翻腾,体内犹如被千刀万剐。

    阳向族有命绳守护,无往不利,但唯独这个命门令人厌恶。

    只要命门被击破,体内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气血,瞬间被倒戈,如硫酸翻腾,直接成为折磨自己的利器。

    想要压制这股反噬,会浪费大量精力。

    最关键,是真的疼,特别特别疼,疼到生不如死。

    粉椒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了这只蝼蚁。

    “我不能叫,我还要笑,对,我要继续笑!”

    命门被破,她得忍着。

    这一刀,一定是意外。

    这蝼蚁,一定是想斩自己的脚心,结果斩偏了,才斩到自己命门。

    一定是这样。

    踩了狗屎运的蝼蚁,竟然真的斩到了命门。

    粉椒狡猾,她一边压制着体内的痛苦,一边还要表现的若无其事。

    “哼,一个区区蝼蚁,也妄图撼动苍天?

    “蝼蚁你记着,等你死后,我要将你的所有亲属,全部挫骨扬灰!”

    粉椒轻蔑的嘲笑着苏越。

    可她内心却也震撼。

    地球武者的实力,真的是越来越强,这个蝼蚁还没有封品,竟然就已经能破开自己的防御,这简直就奇迹。

    但确实又发生了。

    蝼蚁的实力很一般,厉害的是那刀法。

    他破开自己防御的依仗,也是那该死的刀法。

    粉椒心里也庆幸。

    幸亏这蝼蚁还没有封品,如果是二品武者,再施展刚才那刀法,也会瞬间让自己重伤。

    刚才那一刀自己虽然痛苦不堪,但毕竟还不影响继续对战。

    几秒时间,粉椒被斩开的伤口,已经凝固,鲜血结痂!

    ……

    “唉……可惜,斩歪了!”

    鸟笼外,李星佩一声感慨,气的肝疼。

    但她也不能责备苏越。

    一个还没有封品的学生,面对五品异族,能在这种极限状态下破开防御,已经创造了前无古人的记录。

    想当年自己上高中,二品武者都能一脚踢死自己。

    斩!

    念头落下,李星佩剑芒缭绕,继续延绵不绝的斩杀鸟笼。

    ……

    湿鬼塔。

    所有武者同样一声怒喝。

    开什么玩笑。

    竟然斩歪了,如果能真正斩到粉椒命门,或许可以给李星佩减轻一些压力。

    但大家也只是可惜。

    他们的想法和李星佩一样,苏越能破开五品异族的防御,这已经称得上是奇迹。

    牧京梁和江复严也注意到了弓菱。

    这个女娃的箭法,堪称是浑然天成。

    苏越在急速移动的情况下,她竟然可以精确的射击到前脚掌,从而给前者借力。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令人惊叹。

    至于苏越枯步二响,他们也有些猜测。

    其实他二响并不熟练,甚至根本施展不出来,他需要一个向上的劲,来助攻。

    幸亏,有个神射手。

    “这个女孩叫弓菱,可惜气血成绩不高,好像不够四大武院的录取线!”

    王南国说了一句。

    当然,他没有补充儿媳妇的事情,场合不对。

    ……

    “这异族的命门在脚底,可惜歪了!”

    潘一正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幸亏反应及时,否则车都飞了。

    他是真的可惜。

    ……

    “哼,你个长毛老比,都这个时候了,还敢装。

    “一会苏爷爷再赏你一刀,我让你装比装个够,演戏演个痛快!”

    下坠的途中,苏越轻蔑的一笑。

    刀刃破开粉椒皮肤的一瞬间,他已经捕捉到了粉椒的微表情。

    她真的痛。

    可这老比演技不错,还不忘嘲讽自己。

    咦。

    我体内的气血,怎么有些燥热。

    好像是第一次洗骨的感觉。

    卧槽!

    不对劲,难道……是粉椒的血?

    刚才斩开命门,苏越一个不小心,被几滴血溅在嘴里。

    再回想起铂金液体的主要成分,苏越思维一亮。

    铂金液体:高阶异族的血。

    我刚才,似乎喝到了最精纯的铂金液体,比700万买的还要精纯。

    怪不得,效果这么强。

    异族血,能激发气血沸腾,难道……我40卡了?

    一定是这样。

    前所未有的压力,迫使自己极限突破。

    ……

    酬勤值+3

    酬勤值+4

    酬勤值+3

    ……

    仔细体会,果然,脑海深处,有来自系统的提示。

    其实系统的提示音,还是比较人性化,在苏越全神贯注的时候,提示音忽略不计。

    但苏越想要知道,提示音又会随时出现。

    酬勤值的涨幅,也可以让苏越判断一些事情。

    涨幅这么大,也只能是洗骨进行时。

    而且二次洗骨没有第一次苛刻,并没有气血必须枯竭的特定条件,毕竟异族鲜血要霸道的多。

    “好事啊,给我节省了不少钱!”

    瞳孔目露精芒,嘴角微微一笑。

    ……

    轰隆!

    一声巨响,苏越身躯轰然落地。

    接近30米的高空,苏越掉下来可能会受伤,他将落脚点选择在东门的门口。

    在那里,聚集着一群杂鱼武者。

    这是天然的肉垫子。

    果然。

    从天而降的炮弹,直接炸开在人群,几十个杂鱼武者瞬间被震飞。

    当然,也仅仅是暂时性震飞,他们站起来后,立刻又去冲击大门。

    在邪徒眼中,胜利已经在望,侦捕局武者,快撑不住了。

    “苏越,干得好!”

    不远处,戴岳归压制着四品邪徒,随后冲着苏越吼道。

    “哼,你们这群人,都要死!”

    四品邪徒咬牙切齿。

    “你身为人族武者,却甘愿当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廉耻!”

    戴岳归一声怒吼,二人厮杀继续。

    ……

    “弓菱,准备第二箭。

    “廖吉,派个人去找局长,给我把强辐针拿来……还有,想办法再找一柄合金刀,你的武器快断了。”

    苏越身形闪烁,躲开了邪徒绞杀。

    他满脸是血,扯着嗓子一声怒吼。

    没错。

    廖吉的匕首,毕竟不是上等品,只是最低档的合金刀。

    粉椒的反震,已经让刀身出现了裂缝。

    再斩一刀,武器必碎。

    普通的刀,根本不可能破防,哪怕有素质刀加持都不行。

    而苏越也豁出去了。

    自己体内的气血,最多够施展两次枯步,两次素质刀法。

    之后,必然要面临气血枯竭。

    除了强辐针,他想不到快速恢复气血的办法。

    已经到了这种关头,不拼命也不行了。

    “明白!”

    廖吉点点头。

    旁边的副队长一愣。

    强辐针,这个年轻人,竟然敢用强辐针。

    随后,他内心一阵惭愧。

    和现在的年轻人比起来,自己竟然像个废物。

    果然,英雄人物,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出类拔萃了。

    “我准备好了!”

    弓菱举着长弓,长发飘扬。

    此刻的她,犹如战争女神,浑身都散发着绝对的自信。

    嘭!

    苏越二话不说,一脚踏在地面。

    他的身躯,再一次如炮弹一样,朝着粉椒冲去。

    两瓶铂金液体,就在自己腰包里别着,苏越怕丢了,所以随身携带,铂金液体的包装坚固,也不怕损坏。

    现在还不到最后关头,先喝粉椒的血,最后一刻,再灌铂金液体。

    这一次,苏越有备而来。

    除了削弱粉椒,还要喝血……对了,我可以用舌剑,再一次钻到粉椒命门里,同时还可以多舔一点血。

    不对劲啊。

    那可是脚啊。

    算了。

    我辈武林中人,何必在意那些细节。

    炖猪蹄也吃过,卤鸡爪也吃过,腊鸭爪也没放过,蟹钳子我也吸过,异族的脚,和这些东西一样,都是食物。

    熊掌还是一道美食,我今日就当替美食家开荒了。

    我苏越连淤腥草都吞过,我怕你异族的蹄子?

    啪!

    箭矢精准抵达脚下,苏越身躯再一次高高跃起。

    刀芒耀眼,绽放着最璀璨的光辉。

    与此同时,苏越挤出最后一点气血,汇聚成了舌剑,随时准备点刺。

    这一次,是真的油尽灯枯。

    ……

    “苏越,你切记,要斩他的脚心,那里是命门!”

    鸟笼外,李星佩一脸惊愕。

    苏越的顽强,出乎了她的意料,但既然第二刀斩出来了,就千万别再浪费精力。

    她急忙提醒道。

    ……

    湿鬼塔所有人也凝神静气,所有人都祈祷着。

    苏越。

    苏大爷。

    苏大佬。

    你千万争气,你千万不要斩偏。

    你和粉椒距离不远,理论上不该再斩偏了,她根本不能动啊。

    车上。

    潘一正也浑身冷汗。

    苏越,千万别斩偏,算潘叔我求你了。

    ……

    “哼,蝼蚁,这一次你不可能再好运,希望你能斩到我所谓的‘命门’上,让李星佩白开心吧,我会配合的很痛苦,我会让你们所有人以为我受伤很重。

    “来吧,我的‘命门’,随时等待你!”

    粉椒心里咆哮着。

    然而。

    李星佩想多了。

    粉椒想多了。

    湿鬼塔和潘一正等人,全部都想多了。

    苏越再一次斩偏,而且偏离的地方,和第一次一模一样,简直是毫厘不差。

    血痂凝固的地方,也就是苏越落刀的地方。

    这一次,苏越为了取血,所以加大力道。

    刀芒消失,血液即将喷出来的瞬间,苏越舌剑出击,再一次将伤口洞穿了几厘米。

    理论上,以舌剑这种低阶战法,根本不可能破了粉椒的防御。

    但素质刀刚刚斩开命门,粉椒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所以舌剑以刁钻的点刺,还是加深了一些伤害。

    噗!

    一大股鲜血喷出来,苏越张开嘴,咕咚咕咚饮下。

    异族的血,同样是腥咸。

    果然,鲜血入口,体内气血翻腾的更加狂暴,浑身骨头刺痛的感觉,再次降临。

    ……

    酬勤值+3

    酬勤值+5

    酬勤值+4

    ……

    自己正经历着剧痛。

    苏越在坠落,可他这一刀,却砍碎了无数人的心,也砍碎了无数人的希望。

    李星佩一口鲜血喷出来,也不知道是气血攻心,还是纯种被苏越给气的。

    潘一正强忍着怒气,他怕自己拍碎方向盘。

    湿鬼塔里,众人恨不得亲自替苏越出刀。

    瞎子吗?

    那么近的距离,连续两道斩歪,简直崩溃了。

    “这不能怪苏越,粉椒是五品异族,可能苏越硬扛着压迫,挥刀无法稳定。

    “而且他还修炼了一门舌剑,也在想办法削弱粉椒,他尽力了,”

    王南国解释了一句。

    同时王南国也佩服苏越,这舌剑,不是那个敌人的杀手锏吗?

    怎么到他手里了?

    那个冤魂告诉他的?难以理解。

    随后,众人也沉默不言。

    也对,苏越已经做到了那个年纪的极致,任何人都没资格责备他。

    各种战法层出不穷,他根本就不像是高中生。

    江复严也惆怅着脸。

    苏越越优秀,他就越是心疼。

    而牧京梁却皱着眉,他在观察粉椒,越观察,他瞳孔闪烁的越厉害。

    ……

    天空深处,粉椒想问候苏越祖宗十八代。

    你瞎吗?

    第一次斩歪,我可以理解你。

    第二次,为什么你还要斩歪,并且每一次都能歪到老娘的命门上。

    畜生啊!

    脚心旁边,还有脚指头,还有脚后跟,你为什么非要往筋上斩,看不到刚刚才愈合,血痂还没脱落吗?

    该死!

    这一次由于舌剑配合,粉椒更是疼到无与伦比。

    但她不断提醒自己,不能叫出声。

    绝对不能让李星佩他们看出来。

    自己的命门,在脚底。

    一定要继续伪装下去,一定要坚持。

    可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刺痛的感觉,真的会令人窒息,关键还在对抗李星佩,粉椒恨透了这个蝼蚁。

    这一次,她甚至连嘲讽苏越都开不了口。

    她是被疼的开不了口。

    下面那群蠢货,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还没有冲进去。

    为什么还没有杀人。

    该死!

    一群蠢货,全部都是蠢货!

    快去杀人啊,你们在干什么!

    粉椒气的几乎要窒息。

    ……

    轰隆!

    苏越又一次坠地,他依然是坠落到了东门的人群里。

    这群教徒智商真的堪忧。

    眼看着苏越就要落地,他们竟然都不知道躲闪。

    在肉垫子的帮助下,苏越无伤坠落。

    但这一次,他气血枯竭,连小凌波步都施展的不娴熟。

    “苏越,强辐针!”

    这一次蚝油也到了天台,它嘴里含着强辐针,眨眼时间便闪烁到了苏越身旁。

    也只有蚝油,能在天台自由奔跑!

    呲!

    洗骨的状态下,苏越浑身已经刺痛。

    但当他将强辐针注射到体内的时候,顿时有一种被丢在油锅里炸的感觉。

    疼!

    史无前例的疼。

    甚至比九毛博士杀他那次还要疼。

    “呃……啊……”

    凄厉的嘶吼,响彻长空。

    苏越半跪在地上,指甲死死扣着水泥地,不住的干吼着。

    这一刻,他早已经忘记了什么危机,什么洗骨。

    只有源源不断的痛。

    这一刻,苏越甚至想自杀。

    这就是强辐针,这就是钢铁军人都坚持不了的痛苦。

    汪!

    汪!

    蚝油守护在苏越身旁,不断朝着邪徒低吼,他獠牙狰狞,简直比狼还要残暴。

    可惜,由于皮甲的缘故,蚝油无法发挥本事。

    苏越的低吼,甚至引起了邪徒的震动。

    “苏越,对不起,让你受这种苦!”

    戴岳归咬牙切齿,恨不得替苏越受罪。

    他知道苏越想干什么。

    强辐针可以急速恢复气血,他想继续去斩杀粉椒。

    “小小年纪,心狠手辣,以后还能了得?”

    四品邪徒都震撼。

    ……

    车上。

    潘一正紧紧咬着牙,眼珠子发红。

    强辐针他尝试过,那是在三品的时候,即便是自己,都痛的差点晕过去。

    苏越这才高中,他都没有封品啊。

    湿鬼塔里,所以人都捏着手掌。

    苏越这个少年,真的可以了,一般人谁敢尝试强辐针。

    “他站起来了。”

    一个武者干涩着嗓子说道。

    ……

    不到20秒时间。

    苏越的意识重新回到脑海里,虽然还疼到无法用言语描述,但苏越起码已经可以思考。

    酬勤值+11

    酬勤值+11

    酬勤值+12

    系统里的数据也在疯狂跳动,苏越根本没时间顾忌。

    强辐针很痛。

    但疼痛的代价,也同样值得。

    苏越体内气血储量不多,所以,一针强辐针,彻底恢复到巅峰状态。

    “苏越,这把刀,是卢局长的佩刀,比我的匕首品阶好,你用它。”

    汪!

    蚝油一个闪烁,又含过来一柄暗红色的长刀。

    这是卢辛荣的刀,苏越脑子里有印象!

    “弓菱……准备……”

    苏越拖着长刀站起身来。

    这一刻,他浑身浴血,简直和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一样,狰狞可怖。

    “是,班长!”

    弓菱瞳孔着眼,但她不能哭。

    眼泪会影响自己的精准。

    在弓菱眼里,现在苏越已经不再是同学,他这个班长的名号,已经是根深蒂固的领袖。

    对苏越,弓菱脑海里已经有了崇拜的潜意识。

    啪!

    身躯笔直向上,弓菱的箭矢紧随其后。

    ……

    “苏越,你一定要精准点啊。”

    李星佩也咬着牙,苏越的状态,已经让她深深佩服。

    可惜!

    苏越依旧是充耳不闻。

    他继续斩在了粉椒的脚腕,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刀口。

    舌剑再一次补刀。

    苏越坠落的时候,又是几口鲜血饮下。

    骨头更加剧痛。

    但经历强辐针之后,苏越反而已经适应楼这种痛苦。

    ……

    酬勤值+12

    酬勤值+13

    酬勤值+11

    ……

    轰隆!

    苏越落地,脚下甚至被震出一片血腥图案,犹如一张魔鬼的脸,丑陋扭曲。

    李星佩黯然失色,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粉椒再也忍不住,她虽然没有叫出声来,但表情已经开始狰狞。

    阳向族命门,那是与生俱来的种族缺陷,哪怕宗师都难以抵抗,更何况她一个利用手段突破的五品。

    “一群蠢货,快点给我冲进去,快点给我杀人,杀人啊!”

    粉椒瞪着下方的属下,恨不得将这群没出息的蠢货杀干净。

    ……

    “弓菱……准备……”

    恢复了几个呼吸,苏越毅然抬起头。

    他的眼睛,已经绽放出了刺目的金光。

    身体剧痛,苏越连隐藏黄金骨象的能力都已经丧失,他大脑其实已经混乱。

    苏越现在唯一还剩下的执念,就是斩杀粉椒,饮下鲜血。

    啪!

    空中再次响起枯步的声音。

    咻!

    弓菱一脸坚毅,也再次射出了堪称完美的一箭。

    班长。

    我做不到你那么优秀,但请放心的将后背交给我,我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点失误。

    ……

    “让人通知李星佩,别瞎嚷嚷了。

    “枉我们常年征战湿境,眼界竟然都不如一个高中生。

    “那个粉椒的命门,根本就不在什么脚心。苏越所斩的地方,就是她的真正命门所在。

    “我们所有人都被骗了,狡猾的阳向族,他根本就是在演戏而已!”

    湿鬼塔办公室,众人一阵喧嚣,苏越竟然又斩偏。

    这一次,牧京梁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果然如此,粉椒表情不对劲,而且她防御李星佩的速度,已经开始迟钝!”

    江复严猛然惊醒。

    顿时间,武者们纷纷观察着粉椒。

    果然,她已经很久没有再叫嚣,虽然她在极力的演戏,但微妙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的情况。

    这个畜生,真的已经重伤,她在勉强坚持。

    还有一个证据。

    粉椒脚腕的伤口,已经没有那么容易愈合。

    “苏越一个高中生,他从来没有下过湿境,也没有和阳向族真正战斗过,他怎么知道粉椒的命门?”

    一个武者惊呼道。

    要知道,粉椒不是一般的低阶异族,她可是五品啊。

    而且能潜入地球的异族,在阳向族地位也不会低。

    “战斗直觉!

    “有一种武道天才,天生对敌人的命门有感应,这种感知玄之又玄,谁都说不清。

    “他父亲青王当年战无不胜,屡屡越阶强杀异族,可能也是这种战斗直觉吧!”

    牧京梁想了想,也只能这样勉强解释一下。

    这种事情,太玄妙。

    “还真是,这孩子小小年纪,已经熟练那么多战法,本就是天生的武者!”

    王南国感慨。

    和苏越比起来,王路峰真的和儿童一样。

    “你们发现了没?

    “苏越在趁机饮用粉椒的鲜血,他……似乎想洗骨!”

    突然,牧京梁又说道。

    话落,众人惊骇。

    果然,苏越嘴角全是鲜血,这明显不是他自己的血。

    他双目金光,已经是黄金骨象。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苏越是在二洗,成就铂金骨象。

    “天纵之资,天纵之资啊!”

    江复严激动的差点流泪。

    每每看到这种有潜力的年轻人,他心里就忍不住激动。

    未来,这必然是人族的栋梁。

    “该死,他还要注射强辐针!”

    又一声惊呼!

    ……

    天台!

    苏越手里那种蚝油叼来的强辐针,不断深呼******笼外,李星佩已经收到消息,她知道自己误会了苏越。

    看着苏越又在注射强辐针,李星佩焦急的流下眼泪。

    “苏越,等着,快了,我就要到了!”

    高速公路上,引擎轰鸣。

    潘一正红着眼眶,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被感动过。

    今天,他被苏越不屈不挠的精神所振奋。

    这才是武者。

    这才是神州的武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斗罗之傲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