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财富人生〕〔全球巨导〕〔甜蜜的冤家〕〔重生八零:家有媳〕〔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影后的嘴开过光〕〔我能举报万物〕〔妾心已凉〕〔乔总求别惦记我〕〔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后青年时代〕〔八零弃妇的开挂人〕〔最强重生之学霸女〕〔再见时承诺不是敷〕〔都市之最强仙帝〕〔超级精灵之龙一〕〔重生之商界大亨〕〔洪荒历〕〔仙墓〕〔我有一个聚宝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8章 最后的城墙
    第二次注射强辐针,撕裂感依然是毁天灭地级,甚至比第一次还要痛苦。

    苏越仰天嘶吼,嗓子里似乎都在喷火,蚝油焦急的来回乱窜,就连旁边的异族都不敢过来,此时的苏越,简直就是正在被凌迟的恶魔,看上去触目惊心。

    ……

    酬勤值+10

    酬勤值+13

    酬勤值+11

    ……

    系统疯狂在提示,苏越充耳不闻,他皮肤下的血管暴凸,整个人似乎要彻底炸开。

    而在体内,苏越的骨头也在剧痛,几乎要被碾压成粉末。

    痛!

    史无前例的痛,几乎已经让苏越丧失了理智。

    而且在刀斩粉椒的时候,来自五品武者的压迫,也使得苏越五脏六腑剧痛。

    他滞空时间只有一秒,这一秒内,他要成功砍出一刀,然后用舌剑二次补刀。

    自己毕竟还没有封品,在五品异族身旁,能勉强斩出一刀,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

    五品的威压有多可怕,根本无法用语言描述。

    强辐针很痛,但效果也强。

    几十秒后,浑身剧痛潮水般消散,苏越被耗空的气血彻底恢复。

    气血,重回巅峰。

    “弓菱,继续!”

    嘭!

    地面一震,苏越拎着刀,身躯再一次义无反顾的破空而去!

    ……

    商场大厅内。

    战况凄惨,侦捕局的人,又牺牲了两个,来自东门的压力越来越可怕。

    这群异族和疯了一样,但侦捕局还在誓死抵抗。

    卢辛荣也刚刚扔了强辐针针筒,他和苏越的情况不一样,自己本身就重伤,强辐针也只能勉强维持二品水准而已。

    ……

    李星佩已经能感觉到粉椒的虚弱,她剑芒更加凌厉。

    在商场周围,侦捕局警灯闪烁,数不清的救护车已经就绪,甚至在这里组成了一个临时医院,层岩市的医生早已经就位,就连仁青省其他城市的知名医生,也已经疯狂往层岩市赶。

    购物中心通往医院的道路,已经彻底戒严,整个医院严阵以待。

    只要鸟笼被破,里面的人会第一时间得到有效医疗。

    ……

    唰!

    弓菱箭矢抵达,赵楚抽刀断命。

    粉椒早已经无法再演戏,她痛苦到面容扭曲,凄厉惨嚎。

    明明自己一指头就可以捏死得了蝼蚁,却成了偷袭的致命毒针。

    可粉椒根本没一点时间去对付苏越,外面李星佩的攻击简直比潮水还要癫狂,她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喘息的机会。

    该死!

    哪里跑出来这么个臭虫,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命门所在,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到底是谁!

    我的命门,只有白眉哥哥和几个长辈知道。

    白眉哥哥已经死去,长辈们也全部死在湿境战场,按道理,根本就没人知道自己的命门。

    可恶!

    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该死!

    “你们这群没用的畜生,快去杀人,快去杀人啊!”

    粉椒开始焦急。

    她真的快要力竭,外有李星佩不断轰击,内有这只臭虫斩破命门,粉椒腹背受敌,几乎要发疯。

    特别是来自命门的攻击,最为致命。

    还有,这个臭虫,为什么不怕自己的威压,他凭什么能坚持到挥刀。

    轰隆!

    苏越坠地,他摇摇晃晃站起来,满口的血腥味。

    “弓菱,再加把劲!”

    苏越不敢浪费时间,两道门每分每秒都可能被轰破,邪徒要斩杀普通人,几分钟即可,自己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早一点杀了粉椒,早一点安全。

    “嗯,我明白!”

    弓菱大拇指已经血肉模糊,血液染红了袖口,但她只是坚毅的点点头。

    嘭!

    众目睽睽下,苏越的身躯,再一次一跃而起!

    ……

    宇宙豪邸小区。

    苏健军已经睡了,客厅没有开灯,苏健州坐在轮椅上,看着手机。

    屏幕里灯光一闪一闪,视频里是苏越又一次跳跃的画面。

    “苏越,加油!”

    苏健州虽然重伤,但他在武道官网的账号还在,每天临睡前,他都习惯看看论坛的武者吹水。

    至于一些武道干货分享,以他的情况,反而是已经没必要再看。

    可今日,他却在最醒目的位置,看到了关于层岩市的大新闻。

    最后,就是苏越怒斩邪徒首领的画面。

    苏健州眼圈泛红,眼眶已经湿润。

    苏越这才多大年纪,就已经在用强辐针,那种痛苦,得多大的毅力才能抵抗。

    与此同时,弓菱的家属,也在通过官网关注着这一战。

    除了苏越之外,弓菱无疑是这一战,第二显眼的存在。

    那神乎其技的箭法,箭箭命中,已经震撼了无数人。

    弓菱的爷爷老泪纵横,她的母亲已经涕不成声,父亲只能唉声叹息。

    他们都清楚,弓菱资质其实一般。

    但姑娘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定是付出了很残酷的代价,而今日,她却又深陷险境,一家人却什么都做不到。

    “我的宝贝孙女,你一定要安全回来啊!”

    爷爷颤抖着手。

    层岩廖家,廖父也在关注着这一战,他虽然已经退伍经商,但孩子的妈,还在军方担任校官。

    廖平至始至终没有出现,而廖吉在天外负责守护弓菱的安全。

    “你们哥俩一定要回来啊,要不我怎么和她交代。”

    廖父深深低下头,满脸痛苦。

    丁北图,甚至是层岩二中的刘达晨,也在关注着这一战。

    他们没想到,才一年不见,苏越已经这么强。

    他们也可惜,潜能班这才刚刚回归层岩市,就遭遇这种浩劫,真是命运多舛。

    ……

    第三针!

    没错,苏越斩出第四刀之后,气血枯竭。

    他落地休息了几秒,继续注射第三针。

    没有迟疑,没有犹豫。

    东门。

    一个侦捕局成员的尸体,被邪徒扯出来,生生分尸。

    对!

    就在苏越眼前,尸骨无存,胳膊腿被生生撕下来,这群人之残忍,触目惊心,不对,他们根本不配称之为人。

    东门进一步危险。

    苏越没时间考虑疼痛。

    他现在唯一的执念,就是杀,不惜一切代价,杀了粉椒这个罪恶源头。

    ……

    湿鬼塔!

    不少武者眼眶已经湿润,他们彻底被苏越的不屈所感染。

    这个人,简直是所有年轻人的榜样。

    “报告将军,前线吃紧,四臂族又冲上来了。”

    突然,一个武者冲进会议室。

    “我去!”

    一个武者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我休息够了,也去战场!”

    “我也去!”

    层岩市的的武者纷纷站起身来,一脸坚毅。

    相对于军方武者,他们纪律要闲散一些,毕竟不是常规编制,主要是协助军方。

    但此刻,他们脸上没有犹豫。

    “可这里的情况!”

    江复严一愣。

    “总督,等事情结束,告诉我们结果就可以。

    “假如,我的亲人被阳向族杀害,那我和异族同归于尽。”

    临走前,一个武者点点头。

    几秒后,原本嘈杂的办公室,只剩下零星几个人。

    这几个人受伤太重,不允许再上战场。

    没错,离去的刃,被苏越的顽强斗志所影响,他们也冷静了下来。

    时代就是这样。

    战争每天都在发生,死亡每天也在发生。

    一味的怨天尤人,还不如多杀一个异族实惠。

    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

    “大家好样的,谢谢诸位!”

    江复严和牧京梁朝着众人点点头。

    他俩是北区宗师,牧京梁更是军部将军,他们必须要镇守在湿鬼塔,随时监控敌方宗师,所以无法参与厮杀,免得被对方钻了空子。

    “将军、总督,人族不朽,等着我们凯旋的消息!”

    话落,武者们纷纷前往湿境。

    “第三针了,苏越这小孩,能不能坚持住!”

    牧京梁叹了口气。

    “算算时间,潘一正将军应该快到了吧!”

    江复严寒着脸道。

    “应该还需要几分钟!”

    牧京梁道。

    “廖平、廖吉,你们兄弟两,一定要平安啊。”

    空荡荡的办公室,剩下几个无法上战场的武者。

    其中廖平、廖吉的妈,已经重伤,她无法上战场,一直关注着屏幕。

    她能看得到廖吉在天台,却一直没找到廖平的身影。

    大厅里昏迷的人里,没有廖平。

    正在厮杀的人群里,也没有廖平。

    “美玲中校,你的亲人也在里面吗?”

    旁边一个武者问道。

    “弓箭手女孩旁边的小伙子,那是我二儿子。”

    李美玲道。

    “您的儿子很优秀,也很厉害。”

    武者由衷赞叹道。

    廖吉虽然没有苏越和弓菱表现的惹眼,但在这个年纪,也已经十分出色。

    “谢谢!”

    李美玲点点头。

    相对于二儿子,她其实要更加担忧大儿子廖平。

    那孩子有心理疾病,连小动物都不敢摸,更别说杀人,也不知道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

    “该死,快点,再快点!”

    导航信息里,潘一正已经抵达层岩市范围,但他还没有到收费站。

    而苏越在注射了第三次强辐针后,又一次从天空坠落。

    “该死,卧槽!”

    原本一片安静的商场第二层,突然出现异变。

    潘一正气的一句脏话骂出去。

    东门!

    被破!

    没错,东门一个侦捕局的队长被分尸,其余侦捕局成员全部被杀。

    数不清的邪徒,已经潮水一样,从东门冲出去。

    “轰隆!”

    潘一正不顾汽车还在疾驰,他一脚踢飞车门,整个人已经踏空掠去。

    轰隆隆隆!

    汽车失控,撞击在公路的隔离带上,火焰滔天。

    而潘一正早已经没影。

    ……

    “哈哈哈哈,突破了,你们这群蝼蚁,全部都要死,哈哈!”

    粉椒一声凄厉的狂笑。

    虽然自己眼看着坚持不住,但东门终于是破了。

    只要自己再坚持几分钟,再挡李星佩几分钟,这群武者家属全部都会死,一切计划,圆满成功。

    李星佩气的气血燃烧,她披头散发,简直和疯子一样。

    简直该死。

    这个节骨眼,东门竟然被冲破了。

    “弓菱,再来一次,这个畜生,坚持不住了!

    “提督,我再砍她一刀,你这次一定要破开笼子,否则一切就都完了!”

    苏越看到了失守的东门,他一声怒吼,连嗓子都彻底喊哑。

    两瓶铂金液体一口气下肚。

    苏越有预感,他洗骨即将成功。

    嘭!

    苏越脚掌狠狠一踏地面,谁都没有看到,他的眼眸里,已经闪烁出了星星点点的雷光。

    噼里啪啦!

    随后,刀刃之上,赫然是浮现出了几根淡淡的雷蛇。

    接下来,是苏越的胳膊。

    没错。

    铂金骨象,雷电法王。

    不到一个眨眼时间,苏越已经被一层刺目的雷光所笼罩。

    噼里啪啦。

    就如一颗突如其来的灯泡,他身上爆发而出的雷光,甚至照亮了整片天空。

    二次洗骨,铂金骨象,终于成功!

    啪!

    枯步一响。

    苏越二段跳,随着身躯越来越高,雷光也越来越璀璨。

    这一刻,整个天空,亮如白昼。

    远远看去,苏越就是一团雷光,人们连他的样子都已经看不清。

    ……

    “是铂金骨象,苏越成功了,该死,再快点!”

    潘一正急速闪烁,在他的视线尽头,已经能看到当空的雷光。

    ……

    咔嚓!

    弓菱举着弓箭,眼看着就要射出去。

    可惜,这一次终于有邪徒开窍了。

    反正东门已经被轰破,他们也不再着急冲击西门。

    几个邪徒不惜一切代价,开始干扰弓菱射箭。

    仅仅廖平和侦捕局的成员,早已经没什么用。

    连周云粲都已经在天台保护弓菱,虽然能保证安全,但对方的干扰,他们无能为力。

    这一次,弓菱的箭,被一个异族折断。

    对!

    眼看着苏越就要进行第二响,可这时候,箭矢断裂。

    重新搭箭,已经来不及。

    “为什么我这么没用!”

    弓菱嚎啕大哭,她内疚的想要自杀!

    廖吉和周云粲也欲哭无泪,东门被迫,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一刀,可箭矢却被邪徒弄断。

    屋漏偏逢连夜雨,简直是苍天不公平!

    李星佩也看到了这一切,她瞠目结舌,一颗心已经彻底冰凉。

    从东门下去的邪徒越来越多。

    苏越笼罩着一团雷光,眼看着就要坠落,一切,已经无力回天!

    “该死!”

    戴岳归气的脸色发白。

    “你们输定了。”

    四品邪徒一脸嘲弄。

    ……

    湿鬼塔。

    潘一正和牧京梁气的差点奔溃。

    完了!

    如果这一刀斩下去,李星佩或许可以力挽狂澜。

    但随着弓菱的箭矢断裂,一切已经无力回天。

    悲哀啊。

    这是人族武者之殇。

    汪!

    也就在这时候,长空响起一声响亮的犬吠!

    潘一正和牧京梁同时抬头,目瞪口呆!

    “好狗!”

    牧京梁狠狠捏着拳头!

    ……

    汪!

    这一声犬吠,也打断了粉椒的咆哮。

    李星佩猛地抬头,戴岳归心脏狂跳。

    弓菱他们诧异的望着天空。

    “蚝油,蚝油……好兄弟,你千万不要死啊!”

    周云粲已经崩溃。

    没错!

    是蚝油,它是军犬,跳跃能力惊人。

    在弓菱箭矢断裂的瞬间,蚝油就已经锁定了苏越的方位。

    它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犬,它知道如何去把控战局。

    蚝油也明白苏越所面临的困难。

    汪!

    既然箭断裂,那本犬,就是你的箭!

    修长的身躯,划破长空。

    “蚝油,谢谢你!”

    苏越原本想死的心都有,这个节骨眼,弓菱箭断,一切将无法挽回。

    然而,蚝油弥补了弓菱的最后一箭。

    汪!

    蚝油盯着苏越,那坚毅的表情,仿佛在说:本犬一直是你们的战友,本犬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咔嚓!

    苏越坠落的力度不小,他一脚踏在蚝油头上,甚至听到了骨骼脆响。

    当然,他的三段跳……成功!

    “邪徒,这一刀,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苏越笼罩在雷光里,睚眦欲裂,犹如雷电魔神。

    “铂金骨象!

    “该死,为什么还有一条能跳这么高的狗,简直是该死啊!”

    她已经强弩之末。

    苏越挥臂出刀,精准无误的斩到了她的命门,舌剑紧随其后,又一次雪上加霜!

    “额……啊……”

    这一次,粉椒终于坚持不住。

    唰!

    就在苏越坠落的瞬间,他看到了一道庞大的剑光,斩断了鸟笼。

    没错。

    粉椒彻底重伤力竭,李星佩蓄力一击,直接是破开了鸟笼!

    “蚝油!”

    周云粲嚎啕大哭,他连邪徒都没时间理会,不顾一切跑到了蚝油坠落的地方。

    蚝油是他最好的伙伴,蚝油绝对不能死。

    呜呜

    被周云粲搂在怀里,蚝油呜咽了两下,用舌头舔着他的脸。

    它似乎在责备周云粲:本犬很好,你别丢人现眼!

    “周云粲,危险!”

    一个邪徒出手,要斩杀周云粲,远处弓菱连忙提醒。

    然而!

    还不等邪徒手里的刀砍下去,原本刀枪不入的邪徒,头颅直接坠地。

    提督李星佩……降临!

    李星佩暂时没时间顾及粉椒。

    邪徒已经下了东门,她第一时间要去救人。

    天台的邪徒,李星佩手起刀落,一招无影剑,全部斩杀。

    就连那个一直和戴岳归缠斗的四品邪徒,也被一剑杀之,干净利落,这就是宗师之威,这就是一市提督的可怕。

    苏越平躺在地上,嘴角带着笑容。

    在他身下,压着一个无头的邪徒。

    “你苏爷爷出手,一切危险,都会灰飞烟灭!”

    ……

    二楼!

    家属们被靠墙推在一起,邪徒只能经过一个楼道,进来杀人。

    卢兴荣和几个侦捕局成员,死守在一众家属的面前,也死守着最后的楼道。

    五个队长,全军覆没,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他们全部是被乱刀砍死,连个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剩余三个成员浑身是血,但他们拿着刀,挡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卢辛荣刚刚注射了一剂强辐针,勉强站起身来。

    “想要杀平民,先从我卢辛荣尸体上踏过去!”

    卢辛荣摇摇晃晃,两颗猩红的眼珠子似乎要暴凸出来。

    “杀!”

    邪徒们没有浪费时间,他们举起刀,洪水一般朝着平民杀去。

    邪徒们其实也已经力竭,他们毕竟是最弱的气血武者,已经无法再施展罡气。

    但邪徒人多势众,他们手里还有刀。

    刀芒闪烁,势如破竹。

    阻挡邪徒的武力,只有这侦捕局的几根独苗,根本不堪一击,犹如一个笑话。

    一秒后,三个侦捕局成员被乱刀砍成碎肉。

    “我卢辛荣,绝不负武者之名!”

    空荡荡的楼道,卢兴荣张开手臂,就如最后的城墙。

    他浑身是血,连蠕动的肠子都能看得见。

    攻击手段,已经没力气施展了。

    哪怕是注射了强辐针,也无法再施展,没办法,身体的伤势太重。

    所以,卢辛荣将有限的所有气血,全部汇聚成了防御罡气。

    他要以血肉之躯,硬抗邪徒冲杀。

    哪怕……能挡你们一秒钟。

    噗!

    刀刃贯体。

    噗噗噗!

    噗噗噗!

    几十个邪徒疯狂将刀刃插在卢辛荣身上,他们狠狠推着刀柄,要将这个疯子推开。

    可卢辛荣脚底,似乎生了一万米根。

    他如怒目金刚,身躯似有万斤之重,根本就一动不动。

    几个眨眼时间,卢辛荣如刺猬一样,浑身被插满了刀刃,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移动一步。

    “局长!”

    在人群里,潜能班几个无战力的同学痛哭。

    他们在卢辛荣的身后。

    他们能看到,数不清的刀刃,已经从卢辛荣背后贯穿出来,鲜血滴落在地面,汇聚成了一滩。

    呃、呃……呃……

    卢兴荣还没死透,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浑身剧痛,开不了口。

    唰!

    也就在这时候,邪徒们的头颅,皮球一样直接坠落。

    随后,无头尸体七零八落的倒下。

    卢辛荣终于看到了提督李星佩,看到了戴岳归,同时,他也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提、提督……”

    卢辛荣嗓子里挤出几个难听的字眼。

    他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终于闭了眼。

    “老卢。”

    戴岳归一步冲上前,死死搂住了刺猬一样的卢辛荣,他泪珠止不住的流。

    死了吗?

    虽然认识不到一个小时,但卢辛荣是大家的生死战友啊。

    都这个时候了,卢辛荣都死死捏着拳头,似乎想杀一个垫背。

    “他四品,气血会护体,一般刀刃不容易杀死,不过……也残了,唉。”

    “戴岳归,你死守这里,等侦捕局援军,我去杀粉椒!”

    李星佩心里一酸,但现在不是惆怅的时候,粉椒还在外面,她得去格杀元凶。

    “提督大人,地下室还有很多邪徒!”

    这时候,潜能班的学生连忙说道。

    “嗯?地下室?”

    李星佩疯了。

    怎么地下室还有邪徒,下面没有视频,她都不知道。

    “廖平!”

    戴岳归猛地抬头,一直以来在紧张战斗,他甚至忘了地下室,也忘了廖平!

    轰隆!

    由于鸟笼奔溃,外面侦捕局终于破开了商场大门,不少武者跑进来。

    “提督大人,你去追杀邪徒首领,我去是地下室救人!

    “你们照顾好局长。”

    话落,戴岳归直接朝着楼下走去。

    “哥!”

    廖吉也从天台冲下来,疯狂朝着地下室跑去。

    还有几个侦捕局成员,跟着戴岳归朝地下室跑去,这些人有随身的摄像设备。

    ……

    湿鬼塔办公室!

    江复严和卢辛荣坐在椅子上,终于是长吁一口气。

    李星佩成功破网。

    数不清的武者家属,终于得救。

    无一人死亡。

    “江复严,你仁青省的侦捕局……好样的。”

    卢辛荣的不死也残。

    如果不是侦捕局拼死抵抗,这场浩劫不会胜利。

    他们才是最伟大的人。

    特别是卢辛荣,他靠着血肉之躯,赫然是战到了最后一秒,连死都保持着对抗的姿势。

    “我神州武者,从来都越战越勇,仁青省武者,当仁不让。”

    江复严站起来,朝着视频里卢辛荣,深深鞠躬。

    办公室里其他人,包括牧京梁,也站起来,深深鞠躬。

    “老大,你到底在哪!”

    李美玲,还在找廖平。

    虽然廖吉安全了,可廖平哪去了。

    “咦,我的天,地下室竟然还有人。”

    这时候,最新画面出现。

    随着侦捕局的人涌下去,地下室的画面,第一次展露在众人面前。

    王美玲站起身来,彻底泪崩。

    在地下室的最危险的地方,赫然就是自己的大儿子廖平,他虽然戴着头套,但王美玲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头套是自己送给廖平的东西。

    ……

    “教官,我们快坚持不住了,廖平已经很久没说话了!”

    见到戴岳归下来,潜能班同学纷纷痛哭奔溃。

    他们在地下室抵着廖吉的身躯,简直是度日如年。

    上面什么情况,一无所知。

    终于,他们等来了胜利,等来了戴岳归。

    这群原本还算坚强的学生,全部奔溃。

    在戴岳归的指挥下,学生们纷纷散开。

    廖平被挪开的时候,里面邪徒不要命的冲出来,他们被压抑了太久,早已经要发疯。

    可惜。

    面对他们的,是戴岳归这个四品武者。

    几十个一品垃圾,对戴岳归来说,就是砍瓜切菜。

    “哥,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了。”

    廖吉抱着廖平,一把摘下了他的头套。

    廖平的犁皮战甲已经被砍破,但应该是刚刚才被砍破,一道血痕从肩膀贯穿到腰部,还有几个血口子,但幸亏没有伤及到心脏肺腑,廖平还有呼吸。

    这也是廖平运气好,地下室这群邪徒,没准备太多的利器。

    “弟弟,咱们胜利了吗?”

    廖平闭着眼,有气无力的问道。

    “赢了,咱们赢了!”

    廖吉一把鼻涕一把泪。

    “班里同学都安全吗?苏越安全吗?”

    廖平又问道。

    “安全,都安全,一个人都没死,苏越安全,戴教官也安全。”

    廖吉语无伦次。

    “那就好。

    “弟弟,我不是废物,对吗?”

    廖平又问道。

    “不是,你是英雄,这一战,你是所有人的英雄,别说话了,你快上担架。”

    医生来了,廖吉将廖平搀扶到担架上。

    “我本来就是英雄,一直也是!”

    刚刚躺在担架上,廖平直接昏迷。

    ……

    距离购物中心百米外,一座仓库突然爆炸。

    “李星佩,你等着,我粉椒迟早还要杀回来,迟早要让你生不如此!”

    趁着李星佩救人的时间,粉椒已经恢复了一点点气血。

    她及其狡猾,在计划开始之前,就已经在旁边的仓库里准备了阳向族的邪器,准备助她逃跑。

    厂房爆炸,邪器是一个类似于鼎的东西,一人高,闪烁着幽光。

    那只鼎可以激发气血,助她亡命奔跑,并且还可以隐匿气息。

    上一次粉椒逃亡,也是靠着这个邪器。

    “该死,又是这个东西。”

    李星佩去救人,耽误了一些时间。

    当她再追击粉椒的时候,这个畜生已经跑到了仓库旁。

    “李星佩,这次是你运气好,下一次,你不可能再有好运。

    “该死的蝼蚁,我一定要弄死你,趁着你现在还弱,一定要早点弄死你。

    “铂金骨象,简直该死!”

    厂房火焰滔天,浓烟滚滚,距离邪器不足十米。

    粉椒可以顺利逃亡,这也是他计划的一环,哪怕是宗师都追不上自己。

    “邪徒,你逃得了吗?”

    然而,还不等粉椒手掌贴到邪器,浓烟中赫然有个身形魁梧人,走了出来。

    潘一正一把扣在粉椒脑袋上,直接断了其浑身经脉。

    ……

    ps: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全球诸天在线〕〔笑傲之问道巅峰〕〔血精灵崛起〕〔嫡女炼丹师〕〔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最强斗音〕〔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级卡徒〕〔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说唱之神〕〔22岁中年危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