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难追:总裁爹〕〔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无敌继承人〕〔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重生之完美未来〕〔大演帝〕〔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爸真是大明星〕〔老婆比我先重生了〕〔星之所向心之归途〕〔快穿女配生存计划〕〔影帝你的小迷妹上〕〔别歌帝后〕〔我和死对头恋爱了〕〔乡村小神农〕〔我的极品老婆〕〔九八年暖又甜〕〔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叶尘叶小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09章 天地之间(求订阅)
    粉椒被镇压,她只能凄厉的嘶吼着,咆哮着。

    可惜,一个重伤的五品异族,又怎么可能逃开潘一正的镇压。

    阳向族的妖器,就在她面前,几乎是触手可及。

    可惜,她这辈子,已经再也没希望触碰,想要逃走,也已经成了白日梦。

    妖器,被潘一正踩在脚下。

    轰隆!

    他脚掌狠狠一踏,妖器瞬间四分五裂。

    妖器!

    这是阳向族的邪物,有一些诡异的作用,类似于仙侠电视剧里的法宝,但效果很有限。

    说破天,其实就是可以稍微刺激粉椒的潜力,让她有逃亡的机会而已。

    地球武者弄到过很多妖器,但没有什么研究价值,地球复制不出法宝,也没办法。

    妖器只能由阳向族血脉操控,地球武者一般都是直接销毁。

    其实留着也没用。

    妖器似乎有保质期,过段时间,便会直接化为飞灰。

    所以,潘一正直接摧毁!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粉椒张牙舞爪,还企图抓挠潘一正,可惜她除了浑身剧痛,宛如疯子,什么都做不到。

    潘一正已经将气血打入粉椒体内,她现在承受着凌迟之苦。

    “潘将军,多谢!”

    李星佩赶过来,连忙道谢。

    她也松了口气,如果被粉椒逃了,谁知道她以后还会造什么孽。

    况且,太丢人了。

    “抱歉,是我来晚了。”

    潘一正一脸惭愧。

    自己本来要力挽狂澜,谁知道终究还是来晚了。

    不过还好,捡了个漏网之鱼,起码主谋没逃走。

    “潘将军客气,您已经很快了。

    “所幸,武者家属没有伤亡,我们逃过一劫!”

    李星佩连忙道。

    看潘一正的装扮,他一定是在湿境临危受命,能这么短时间赶回来,已经是极致。

    “杀了?”

    潘一正问道。

    对于阳向教的异族,俘虏没什么意义,这群人根本不怕酷刑,反而会满嘴胡言乱语,混乱人族关系。

    以往,人族也试图严刑逼供。

    可没有一次成功过,之后神州内阁下令,只要抓到阳向族教众,格杀勿论。

    “让苏越亲手杀吧,这份荣耀应该归他!”

    李星佩想了想道。

    “嗯,也好!”

    潘一正点点头,他捏着粉椒,和李星佩朝着购物中心掠去。

    ……

    湿鬼塔。

    “没想到,地下室还有这么多教徒!”

    江复严诧异。

    “江总督,您的仁青省,人才济济,老夫佩服,老夫佩服!”

    牧京梁抱拳,一声感慨。

    他是真的诧异。

    60多个一品异族,竟然是生生被几个高中生挡在门里面,从始至终,都没有机会出来祸乱。

    这群高中生,一个贴一个,组成了人墙。

    而在门口那个黄金骨象的少年,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一个还没有封品的身躯,以一人之力,挡住60多个异族攻击,这简直是逆天的战绩。

    犁皮战甲都被砍碎,他得承受多大的痛苦。

    犁皮战甲啊。

    理论上,犁皮战甲可以挡住七万多刀,甚至是八万刀的砍杀。

    这个少年,几乎是承受了几百吨的伤害。

    他竟然还活着,这简直是奇迹。

    这才是真正的奇迹。

    “唉,惭愧,惭愧。”

    江复严也感慨。

    他甚至都不知道,层岩市的青年如此优秀。

    一人守一门。

    这真的是逆天战绩,除了自身实力之外,还需要钢铁一般的意志。

    真是难得。

    “儿子,你是好样的。”

    王美玲哭成了泪人。

    她又是担忧,又是感动。

    谁都没有想到,从小懦弱无比的廖平,竟然会这么勇敢。

    他这是生生抗住了一个战场啊。

    “这是好事,你应该替你两个儿子骄傲,我也替你骄傲。”

    牧京梁朝着王美玲敬了个礼。

    “江总督,让学生们好好休息,这个潜能班,延迟三天高考吧,您觉得怎么样!”

    牧京梁问道。

    “正有此意,我稍后给教育部打报告!”

    江复严道。

    “我和你一起。”

    牧京梁点点头。

    ……

    购物中心警灯闪烁,医疗人员来来往往,所有人也正在井然有序的撤离。

    而在天台,苏越盘膝坐在中央。

    他面无表情,再加上周身不断闪烁的雷电,看上去神秘莫测,气势非凡。

    可惜,苏越心里苦:

    怎么没人来救我啊。

    来个人啊。

    留我一个人,在这吹冷风呢?

    吹的我快骄傲放纵了。

    苏越浑身剧痛,他根本就动不了。

    我需要担架。

    我需要医生,我是功臣,连个医生都没有吗?

    苏越心里咆哮着。

    他嗓子冒火,连开口都做不到。

    空荡荡的天台,除了死亡的邪徒,就剩下了自己。

    周云粲抬着蚝油跑了。

    弓菱去楼下帮忙照顾伤员,廖吉去找廖平,戴岳归也去救人。

    闹了半天,根本没人管自己啊。

    然而,苏越还真错怪了医院。

    在东门,一群医疗人员面面相觑。

    根本就没人敢去啊。

    苏越浑身是血,又和雷电法王一样,生人勿近,看上去就唬人。

    有人已经在找绝缘手套。

    关键他一副即将要得道成仙的模样,医疗人员怕打扰了他清修,没有上头的命令,谁敢过去?

    就这样。

    医疗人员害怕,苏越奔溃。

    堂堂一个功臣,被晾在了天台中央吹冷风。

    吹啊,吹啊。

    陪伴他的,只有一群无头尸体。

    可能,还有他的纯净花园。

    “咦,苏越你怎么不找医生。”

    潘一正捏着粉椒,和李星佩直接跃到天台。

    看着苏越孤零零一个人,潘一正好奇的问道。

    呃、呃……

    苏越没好气的抬了抬眼皮,随后嗓子发出了几个音节。

    我特么不能说话啊。

    我也想去医院,我也想要担架,我都快疼死了。

    快救我啊。

    读我的唇语,你堂堂宗师,不懂唇语吗!

    “这颗紧急医疗丹,你先吃下,这都伤成什么样了。

    “不过你也真是个狠人,这就二洗了,我都羡慕!”

    潘一正又喂苏越服下一颗丹药。

    不愧是军部的东西,入口清凉,苏越嗓子的痛感瞬间得到抑制,起码,他可以说话了。

    “快,再来一颗,疼死我了!”

    苏越连忙说道。

    “我刚回来,没了啊!”

    潘一正道。

    “苏越,你还能动吗?这还有最后一件事情!”

    李星佩已经示意医疗队过来,只要苏越需要,他立刻可以上担架。

    至于铂金骨象的雷电,并不是实体电流,只能看而已。

    “什么?还有事?

    “我估计我帮不了什么忙了,浑身疼,站不起来!”

    苏越一愣。

    潘一正都回来了,还要我干什么?

    写一份详细经过?

    有必要这么官僚主义吗!

    “这个邪徒,是你的手下败将,她的命,理应该由你来终结。

    “如果你实在站不起来,那就由潘将军代劳吧!”

    李星佩道。

    粉椒的命,没必要留着,这种没有价值的异族,一秒钟都没资格多活。

    况且,阳向族诡计多端,早杀了早轻松。

    “也好,苏越辛苦了那么久,还是别操劳了!”

    “你看着也行,就当我替你杀了!”

    潘一正点点头。

    他能看得出来,苏越确实很虚弱。

    “哼,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废话。”

    粉椒嘶哑着嗓子咆哮道。

    被宗师杀了,也算死得其所。

    如果被一个未封品的人族臭虫杀了,她死不瞑目。

    “等等!

    “我身为层岩市杰出青年,自当除魔卫道,斩一个五品蝼蚁,用不着将军出手,我苏越既然选择出手,就会终结到底!

    “潘将军,你能帮我给粉椒摆个造型吗?让她跪下,谢罪天下的那种样子。”

    苏越急忙拦住潘一正。

    开什么玩笑。

    媒体界的朋友那么多,斩杀五品啊。

    这种机会,我错过了能后悔一辈子。

    以后和朋友亲戚吹牛,就靠这一波了。

    “也……也行吧!”

    反正浑身经脉也断了,有两个宗师在场,粉椒也逃不了。

    潘一正随手从衣服上撕下几根布条,将粉椒死死困住,随后,他真的将粉椒摆成了谢罪天下的造型。

    苏越这孩子,啥都好,就是爱装。

    就给他个机会吧。

    “潘将军,提督大人,你们稍微站远一点,我想一个人上镜。

    “那个拿相机的朋友,你开个美颜,稍微等我一下,谁有毛巾,我擦擦脸!”

    苏越焦急的问道。

    吃了潘一正的丹药,苏越总算是能勉强活动了。

    热毛巾递上。

    潘一正和李星佩远离,将镜头给了苏越。

    粉椒简直要气炸。

    她想自杀,可惜气血被潘一正禁锢,根本做不到。

    绿毛垂下,粉椒死死低着头。

    被一个未封品的武者当众处死,还是这种姿势,这简直是阳向族最大的耻辱。

    “粉椒低着头,一下子应该认不出我来。

    “不擦干净脸,别人也不知道我是苏越啊,唉,面对镜头,好麻烦!”

    苏越将脸擦干净。

    他手持血刀,已经做好了准备。

    如果万分之一的几率,自己被粉椒认出来,那就不能让她开口说话,直接一刀砍了。

    粉椒一死,九毛博士那一场风波,就彻底成了秘密。

    “摄像机准备!”

    苏越清了清嗓子。

    旁边医疗人员倒吸冷气。

    果然少英雄少年,不管什么时候,都注重自己的仪表,细节决定成败,非同凡响。

    这个巨刀的姿势,有宗师的风范。

    李星佩低着头,没脸见人。

    眼前这个摆造型的虚荣玩意,和刚才怒斩粉椒的英雄少年,这是一个人?

    苏越不会被鬼上身了吧。

    “改天,我也得从湿境抓个宗师,来这么一场直播,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潘一正有些遗憾。

    ……

    “呔……大胆邪徒,你竟然在我苏越面前,大闹我美丽的家乡层岩市,谁给你的胆子。

    “如今,你已经成了我苏越的阶下囚,死到临头,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苏越,给你一个说遗言的机会!”

    苏越举着大刀,气正言辞的怒斥道。

    “没有,要杀就杀!”

    粉椒咬牙切齿,被气的浑身颤抖。

    我策划了多少次怖恐袭击,杀死过多少人族武者。

    多少人对我闻风丧胆。

    可一世英名,竟然毁在了这么个小畜生手里。

    不甘心啊。

    粉椒越想越不甘心。

    她想站起来,不能跪着死啊。

    “你们地球人听着,等我阳向族杀过来,你们将死无葬身……”

    “我呸,既然无话可说,就闭上你的嘴,逼逼叨叨,给你机会你不珍惜。”

    粉椒不甘心,她临死前还要咆哮一番。

    然而,苏越一口吐在粉椒头上。

    “你……你、你……”

    粉椒受辱,怒不可遏的抬起头。

    下一秒,她表情巨变。

    没错,她看清楚苏越的脸之后,整个人如被雷击。

    是他。

    当初被九毛博士认为,是实验希望的高中生。

    不错,就是他。

    粉椒对苏越印象深刻,毕竟他是九毛博士最后一个实验品。

    可他,为什么还活着。

    这才一年时间,他为什么变得那么强。

    一年前抓人,她亲自打晕了苏越,那时候的他,简直就是个垃圾啊。

    不对劲!

    他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活着!

    当初扔了这群尸体的时候,粉椒他们仔细探查过,这小子绝对没有生命迹象,自己不可能看错。

    “大胆邪徒,你还敢说话!”

    刷!

    手起刀落。

    苏越一刀斩下了粉椒的头颅。

    该死!

    真的被认出来了,差点露馅。

    以后还是低调点!

    唉,力量让我开始有点迷失自己,以后得改掉这个爱装比的陋习。

    苏越在镜头前举起刀刃,一副高手寂寞的表情。

    稀里哗啦。

    顿时间,远处医疗工作者纷纷鼓掌,潘一正和李星佩和配合着鼓掌。

    如果不是满地尸体,苏越竟然有一种开业剪彩的感觉。

    然而。

    他眼前恍惚,举着手的刀,开始沉重。

    这次他真的力竭……昏迷!

    ……

    整整一夜忙碌,直到天亮的时候,购物中心的事情才解决完。

    潜能班里,廖平和苏越都住进了重症病房,医院已经进入抢救模式。

    卢辛荣的命勉强保住,全靠他四品的气血强度,才没有咽气。

    其余人状态还可以。

    李星佩通知他们,延期三天高考。

    ……

    重症病房。

    苏越口干舌燥,突然醒来。

    浑身的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但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的胳膊上,还扎着针管,吊瓶里是恢复药剂。

    “我睡了多久!”

    借着昏暗的光,苏越看了眼墙上的表。

    23点18分。

    “我这是睡了一天一夜?

    “该死,是不是错过高考了。

    “算了,神州应该会延期高考,毕竟我是功臣!”

    苏越松了口气。

    ……

    可用酬勤点:5461

    酬勤柜台: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1200酬勤点)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气血值:40卡

    ……

    打开久违的系统,苏越都有些震撼。

    一场浩劫结束,自己的酬勤值,竟然涨到了5461,简直是可怕。

    自己回层岩市的时候,酬勤值好像是900多一点。

    一次涨了4700多!

    其实想想也正常。

    喝了那么多异族鲜血,又饮下两瓶铂金液体,还注射了三次强辐针,酬勤值给的少了才不正常。

    发达了。

    这得兑换多少气血。

    不对,我已经洗骨成功,马上可以封品。据说封品之后,气血修炼速度会很快,我还需要兑换吗?

    不管了,气血高总归是好事,万一需要兑换呢!

    咦。

    多了一个技能!

    突然,苏越一愣。

    猥琐隐身?

    这是什么鬼名字。

    隐身就隐身,为什么要加猥琐两个字。

    隐身?

    猥琐?

    这个不正经的名字,很容易将一个正直,且品格崇高的青年,带入歧途,

    隐身,能干什么?

    除了去银行偷窥别人密码!

    除了去女生的澡堂旅游。

    除了在小树林里看情侣幽会。

    除了去商场试衣间。

    除了这些事情,还能有什么用?

    偷袭敌人吗?

    弱的没必要偷袭。

    强的偷袭杀不死,穿个犁皮战甲,你都破不开防。

    我要这技能有什么用。

    大夏天。

    好像有点热,等有空,去办个游泳卡吧。

    苏越记得手机里,存着一个游泳健身销售员的联系电话。

    先研究一下怎么用!

    ……

    猥琐隐身:

    静止不动的情况下,可以达到隐身效果。

    隐身效果下,可彻底消失于世界,任何感官,都无法探查到你的存在。

    隐身条件:必须静止不动,肢体有任何异动,隐身状态消失。

    技能消耗:500点/1分钟。

    ……

    苏越惊叹。

    每分钟,耗费我500点酬勤值,不够一分钟,以一分钟计算。

    500点酬勤值。

    一分钟,输入银行密码也够了,我呸……还得偷卡。

    不对,不能偷钱。

    隐身两分钟,就是1000点。

    够我兑换1卡气血了。

    而且隐身的条件是静止不动,我根本去不了换衣间,我也没想要去换衣间。

    算了。

    还是在家洗澡吧,这游泳卡浪费钱,我不办了。

    ……

    “苏先生,您醒了,我去通知家属!”

    这时候,一个医生走进来,看苏越醒来,他很意外。

    “你好,我睡了多久?”

    苏越连忙问道。

    “算上今晚,就是两天两夜了,您伤的太重。

    “对了,您的同学廖平,也已经醒了,他没有大碍。”

    医生连忙说道。

    苏越可是拯救了层岩市的英雄啊,他不得不尊敬,虽然对方很年轻。

    “嗯,谢谢!”

    苏越点点头。

    “对了,医院有气血探测器吗!”

    廖平没事就好!

    苏越突然想看看自己气血值,高考的时候,心里能有个谱。

    “有的,我帮您去拿。”

    医生点点头。

    “好,谢谢!”

    苏越点点头。

    噼里啪啦。

    他抬起手,指尖电光缭绕。

    当然,这种电流很特殊,似乎和电线里的电不一样,只有视觉效果,并没有实际意义。

    苏越触碰金属,电光都不会导电。

    看来,这铂金骨象的闪电,和自然界的电,是两回事。

    几分钟后,医生按例检查了苏越的情况,通知他伤口基本愈合,如果想出院的话,明天可以出院。

    今天晚上,他还得输液。

    苏越让医生先别通知苏健州,老叔一个残疾人,半夜没必要专门跑。

    由于自己在重症病房,所以医院不允许家属陪护,这也省得老叔跑,他腿脚也不方便。

    探测器已经拿来。

    这里已经没什么事情,而且苏越状态良好,医生仔细替他换了吊瓶。

    苏越的情况特殊,他安然无恙,医生心里也松了口气。

    临走前,苏越让医生直接休息去吧,夜班挺辛苦,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也没什么需要,针头自己能拔。

    ……

    41卡!

    ……

    果然!

    又超标了。

    之前,苏越心里就有些嘀咕。

    自己在洗骨的时候,就已经40卡,而之后喝了那么多异族血,还有两瓶铂金液体,理论上也该涨1卡气血。

    20卡气血就可以封品。

    一般人极限也就40卡,现在自己还超过了1卡,这多浪费。

    至于封品,还是等高考完了再说吧。

    对了!

    可不可以第三次洗骨?

    戴岳归当初没说,应该没有吧。

    算了,抽空找人打听打听。

    假如有三次洗骨,以我苏某人的资质,一定拒绝。

    真的是纯浪费时间。

    雷电法王看上去很炫酷,可戴岳归说的很对,宗师之前,一点用处都没有,就仅仅是炫酷而已。

    要强撑到60卡?

    玩呢!

    人家李星佩和潘一正,全部都是黄金骨象,还不是在宗师境溜到起飞,我在这自己找痛苦,何必呢!

    叮!

    咦,有短信。

    苏越一愣。

    他住院的时候,戴岳归已经将个人物品一并拿来。

    “老弟,听说你受伤了,姐姐我明天来看你,帮我去酒店订个房。

    “千万保密,切记不能被杨乐之知道。

    “对了,我要粉色的大床。”

    是许白雁的短信。

    一连三条。

    酒店订房间?

    你自己没手机,还是你卡里没钱?

    苏越回拨过去。

    竟然没信号。

    对方什么破手机。

    “算了,等这瓶吊完,我也去酒店睡吧,医院的环境,总归是不舒服!

    “还要粉色大床,毛病真多。”

    苏越反正睡不着,也准备离开,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喜欢医院。

    ……

    三个小时后,深夜!

    苏越找了家情侣主题酒店,交钱拿房卡,一气呵成。

    也只有这种酒店,有粉色的大床。

    在苏越身后,还有一对看似小情侣的青年,在等着开房,看样子是刚放假的文科大学生。

    真幸福啊。

    苏越酸的肝疼,但他表示自己不嫉妒。

    房间还不错。

    插上电卡,打开灯,灯光也是粉色,粉的让人身体燥热。

    苏越走到落地窗前,俯瞰着层岩市的夜景,他连房间门都懒得关,直接虚掩着。

    在这个位置,甚至还可以看到远处的购物中心。

    曾经灯火辉煌,热闹一时的地方,因为一场浩劫,已经被侦捕局封锁,购物中心的未来,必然是一片废墟。

    苏越心里还有些感慨。

    才过去两天,他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

    “你别猴急嘛,就要到房间了。”

    突然,苏越听到楼道里有人在轻笑。

    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房门在响动,苏越心脏狠狠一跳。

    “咦,咱们的房门,为什么没锁。”

    说话间,两个人抱抱搂搂,拥着走进了苏越的房间。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越在转身的瞬间,鬼使神猜的使用了猥琐隐身。

    对!

    苏越面对大床,隐着身,面对着一对情侣。

    他眼睛直愣愣看着情侣叠在一起,随后砸在了粉床上。

    对。

    只能用砸这个词来形容。

    ……

    酬勤值-500

    ……

    开启隐身之后,苏越顿时间气的肝疼。

    500酬勤值,就这样没了。

    这是要杀人啊,劳资累死累活,拼了命,才弄了几千点。

    这样减下去,谁能受得了。

    可大床上的人不管,他们柴干火烈,早已经和糯米团一样,死死黏在一起,根本就无法分开。

    如果苏越现在撤销隐身,难免会令大家都尴尬。

    夏天,人们穿着本来就清凉,不到一分钟时间……

    地上撒了一地的衣服,看商标,都是名牌。

    苏越都心疼,你们买衣服的时候,不是说好要爱惜一辈子吗,脏了都要干洗。

    可扔衣服的样子……和渣男渣女玩弄感情,又有什么区别。

    不得不说。

    这个女孩的眼睛,可真软,还弹。

    不对,这个女孩的睫毛,可真白真嫩,那是馒头吗,中原一点粉……呸,我在想什么,那是睫毛嘛!

    我得想办法化解尴尬啊。

    “……你讨厌……”

    女孩和蜘蛛一样。

    一边扭,一边推,两条腿还乱蹬,似乎要将狗男人蹬开。

    苏越都替她着急。

    你倒是用力点蹬啊,位置也不对。

    该死,你明明是在欲!拒!还!迎!

    “宝贝,你声音小点。”

    几秒钟后,女孩彻底不反抗了。

    她……她特么还在受享,并且发出了类似于高烧不退,似乎需要急救的声音,苏越都想给她打个120电话。

    狗男人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还在堵着女孩嘴。

    苏越想提醒一句,你们还啥都没干呢!

    “情纵天地之间!”

    接下来,女孩一句话,打碎了苏越的三观。

    神特么的情纵天地之间。

    这是酒店,老子花钱开的房间。

    你在这里情纵天地间,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

    酬勤值-500

    ……

    苏越简直要发疯。

    原本狗男人在上面,他牛仔裤也还完整,裤腰带还在。

    可突然间,狗男人一阵神经质一般的哆嗦。

    随后,房间陷入了死寂。

    狗男人猛地站起身来,在苏越眼里,这货如一个修行年的得道高僧。

    他走到窗边,平静的点燃一支烟。

    “宝贝,我觉得,咱们发展的,还是有些太快。

    “为了不伤害你,我决定将我们最珍贵的回忆,留在结婚的那天。

    “宝贝,原谅我,我不忍心伤害你。

    “假如有一天咱们俩分开,你也要一定留着最完整的自己,让别人更加珍惜你。”

    深沉、沙哑、忧郁。

    此时此刻,这货的声音,说不出的有魅力。

    苏越震撼了。

    脸皮厚的人,对擦枪走火这件事,解释的如此清新脱俗吗?

    此时此刻,你应该立刻去男科看大夫。

    电线杆上好多老军医。

    “咦,咱们房卡还没用,为什么房间里有电!”

    女孩突然阴森森问道。

    “我看看,坏了,咱们走错房间了。”

    狗男人突然发现了端倪。

    ……

    酬勤值-500

    ……

    你们明知道走错房间,还不快跑。

    我受不了了,再扣下去,我要发疯啊。

    苏越心里咆哮着。

    再给他们一点时间,如果还不走,尴尬就尴尬,顾不了那么多了。

    都怪自己爱面子,否则早不客气的驱逐了。

    ……

    “快跑!”

    二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狂逃走。

    “损失惨重。”

    苏越撤销隐身,连忙过去锁好门。

    浪费了2分17秒。

    一共是1500点酬勤值,苏越眼前一黑,躺在床上,天旋地转。

    咦,还有淡淡的香味,是女生的体香吗?

    不对劲,好像是飘柔的味道。

    该死。

    我的酬勤值,你死的好惨啊。

    不过说起来,这男的真的看医生了,从进门到离开,一共不到3分钟。

    这女孩,以后可怎么情纵天地之间!

    ……

    请假一章吧,今天头晕。

    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